第二章 夜闯董妃坟(上)
第六节
目录
第二章 夜闯董妃坟(上)
第六节
第二章 夜闯董妃坟(上)
第三章 夜闯董妃坟(中)
第三章 夜闯董妃坟(中)
第四章 夜闯董妃坟(下)
第五章 大闹太原城(上)
第五章 大闹太原城(上)
第五章 大闹太原城(上)
第六章 大闹太原城(中)
第六章 大闹太原城(中)
第七章 大闹太原城(下)
第八章 崔老道捉妖(上)
第九章 崔老道捉妖(中)
第九章 崔老道捉妖(中)
第十章 崔老道捉妖(下)
第十一章 金刀李四海(上)
第十一章 金刀李四海(上)
第十二章 金刀李四海(中)
第十二章 金刀李四海(中)
第十三章 金刀李四海(下)
上一页下一页
崔老道等人齐声称是,四个人歃血为盟,兵合一处将打一家,各展所能,决定合伙去董妃坟。当天在酒桌上把这件事敲定了,酒足饭饱之后,各自回去准备。要带的一切应用之物都听二臭虫安排,四人之中就他是行家,专门干这个的。
李长林一听那是受宠若惊,长这么大从没人请咱喝过酒,谁会看得起他一个凿石头的,更何况是崔道长这等人物,平时想高攀都高攀不上,这得是多大的面子?当时就把手头的事儿放下了,又带崔老道和燕尾子去找二臭虫。此时还是白天,二臭虫正在家睡大觉,一听有人叫门,还以为是偷坟掘墓犯了案。这也怪不得他多想,就冲他干的那些勾当,别人平时躲他还躲不过来,谁会上他家来串门?当时吓坏了,蹿出去就跑,让燕尾子三步两步追了回来。二臭虫一看跑不了了,连忙跪地求饶,磕头如捣蒜。
这两位说完了,燕尾子也得表个态,他端起酒杯跟那二位说:“二哥、四弟,你们也知道我是干什么的,我乃是天津卫头一号的飞贼,走千家过百户,窃取不义之财。这年头狗咬破的,人敬阔的,能发财的事什么也敢干,只要手上有钱,走到哪儿都是大爷。咱兄弟四人各尽所能,阴间取宝,阳间取义,东西到手之后一碗水端平了,一人分一份,雨露均沾九九藏书,若违此言,天诛地灭!”
二臭虫一听眼睛亮了,赶紧问道:“大哥,这件事我们还真是头一次听说,原来董地主的祖辈儿也是掏坟包子的。您给好好讲讲,到底刨的哪家的坟,取的什么宝,才能发这么大财?”
等到酒喝得差不多了,崔老道觉得火候已到,脸色一正对那三人说道:“咱这几个人能捏到一块儿,也是难得的缘分,既然如此投契,何不趁此机会结为异姓兄弟,今后吉凶相救,祸福与共,不知兄弟们意下如何?”
四人当即撮土为炉、插草为香,指天为誓、歃血为盟,一个头磕到地上拜了把子。崔老道年岁最大当了大哥,说是老道,这时也就三十多不到四十;倒斗的二臭虫三十一岁,做了二哥;三兄弟是燕尾子,二十九岁;石匠李长林块头大胳膊根子粗,长得魁梧岁数却最小,只有二十七岁,所以他是老四。四个人赌咒发愿,皇天在上,后土在下,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不求同生,但求同死,若违此誓,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过去有这么句话“酒越喝越近,钱越耍越薄”,要说哥儿几个凑在一起打牌,肯定都憋着赢钱,谁输了谁别扭。别看平常称兄道弟,你请我下馆子我请你喝酒,牌桌上欠一个大子儿也不成,耍来耍去输不起了,摔牌骂骰子那还是99lib•net好的,急眼了动刀动枪闹出人命来也不是没有可能,什么哥们儿义气都顾不上了。可要说是喝酒,尤其是几个大老爷们儿坐在一处,哪怕从前互不相识,三杯酒下肚,天南海北一通胡吹,很快就聊熟了,你拍我我捧你,越喝交情越深。这四位也是,虽说酒不是好酒,菜也不是好菜,却是把酒言欢,倾心吐胆、无话不谈。
四个人称兄道弟,拜完把子接着喝酒。李长林和二臭虫也是明白人,脑仁儿再小也知道崔老道不可能跟他们无缘无故拜把子,那就别藏着掖着了,索性把话挑明了说:“大哥跟三哥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咱干脆打开天窗说亮话。承蒙二位看得起,我们哥俩儿虽然没什么本事,可甭管有什么事,只要从大哥你嘴里说出来,咱兄弟赴汤蹈火绝没二话,让我们怎么着我们就怎么着。”
李长林和二臭虫一听这话大喜过望,他们俩一个是卖苦力的,一个是吃臭的,穷得都掉渣儿,谁能把他们这样的人放在眼里,平时根本没什么朋友,何曾有人这么抬举过他们?况且是眼前这二位,一个是江湖上的铁嘴霸王活子牙崔老道,一个是绿林道上赫赫有名的燕尾子,求之尚且不得,哪还有不愿意的道理?
李长林一向心直胆壮,可他那个胆子,只是天不怕地不怕,也九_九_藏_书_网可以说是天之下地之上的不怕,地底下的就说不准了,对这勾当多少有些发怵。因为那会儿的人都迷信,棺材不过埋在地下三尺深,却是阴阳相隔。但他也是穷怕了,俗话说“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想发财不担风险可不成,况且是跟这三位兄长合伙,想来也不会出什么岔子。牙一咬心一横,当场拍了胸脯:“承蒙哥哥们看得起我李长林,只要用得上我这膀子力气,绝没有二话。”
二人商量好了,起身离了小饭馆,前往附近的村子,先找到石匠李长林。石匠李长林认识崔老道,只不过没有深交,见崔老道突然登门,心中也是纳闷儿。但他头脑简单,对崔老道这样的人很是尊敬,赶紧尊了一声:“崔道长,哪阵风把您吹来了,找我这个石匠有何见教?”
崔老道说:“穷不生根,富不长苗,世上没有积祖传下来的财主,听闻董地主家祖辈儿也是靠取宝发的财。”
崔老道等的就是这句话,一瞧火候到了,便将挖董妃坟的念头,一五一十跟这两个人说了。常言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这四个穷光棍儿凑在一起,憋不出什么好屁来,身上都有能耐,无奈生不逢时,从无用武之地,也是穷怕了,得知有这条发财的道路,当然是一拍即合。二臭虫听完这话,喜得抓耳挠腮:“大哥九九藏书网你怎么不早说啊!这个活儿要是做成了,那真是遂了我二臭虫一世的心愿,能发财不说,咱也见一见皇上的娘们儿长什么样。”
石匠李长林越想越是不平,恨恨地说道:“这董地主又贪又奸,老天爷也是不开眼,当初怎么让这号人发了财?”
这二臭虫又丑又穷,也没有媳妇儿,穷光棍儿就一条,家住在村子外头,孤零零一间破房子。崔老道见这个地方十分荒僻,没什么人经过,正好商量大事。过三杯酒,先把燕尾子介绍给那两个人,免不了连吹带捧,将飞贼燕尾子说成了绿林中的英雄、江湖上的豪杰、劫富济贫的侠盗。李长林和二臭虫一听这个人可了不得,佩服得五体投地,大有相见恨晚之意。
崔老道说:“没别的事儿,久闻阁下是条好汉,苦于无缘往来,今天老道和这位兄弟做东,想请你喝杯酒,能给老道这个面子吗?”
书要简言,只说众人分头去做准备,到了第二天傍晚,按约定来到壶山附近碰头。人到齐了,家伙也带全了,先躲到没人的山沟里,此时天还没完全黑下来,挖坟没有白天干的,那也太明目张胆了,等到九_九_藏_书_网月黑风高之时才好下手。四个人找地方席地而坐,吃点干粮等待天黑。
其余三人听了恨得咬牙切齿,想不到董地主如此不仁不义,简直就是恩将仇报,太不是人了,活该落得如此下场,董妃娘娘的坟就该刨。又好奇有钱人家里什么样,尤其是石匠李长林和倒斗的二臭虫,打小吃苦受穷,生在乡下长在乡下,对付着没饿死就不错了,没见过多大世面。听崔老道把当初在董地主家吃过见过的情形,添油加醋那么一说,馋得这两个人直流哈喇子。
四个人吃着干粮等待天黑,崔老道借机给三个兄弟说起董妃坟的来历,以及董家如何不仁不义、过河拆桥,翻脸不认人。这样也罢了,竟然还打断了他一条腿,当真是一天二地仇,三江四海恨,这次刨了他家的坟也是一报还一报,出了胸中这口恶气,了却了一桩恩怨。
崔老道说:“兄弟们,董家祖辈儿可不是依靠挖坟掘墓发的横财,你们是有所不知,董家以前号称金鸡董家,这里还有这么一段奇事。”
崔老道赶紧把二臭虫搀扶起来,说:“兄弟别怕,我们来找你喝酒,可不是抓你去吃官司。”当下把对李长林说的原话又跟二臭虫说了一遍。二臭虫的心这才放到肚子里,听说有酒喝,他也挺高兴。一行四人出去打了些酒,买了几包卤肉卤菜,回到二臭虫家共谋大计。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