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夜闯董妃坟(上)
第二节
目录
第二章 夜闯董妃坟(上)
第二节
第二章 夜闯董妃坟(上)
第三章 夜闯董妃坟(中)
第三章 夜闯董妃坟(中)
第四章 夜闯董妃坟(下)
第五章 大闹太原城(上)
第五章 大闹太原城(上)
第五章 大闹太原城(上)
第六章 大闹太原城(中)
第六章 大闹太原城(中)
第七章 大闹太原城(下)
第八章 崔老道捉妖(上)
第九章 崔老道捉妖(中)
第九章 崔老道捉妖(中)
第十章 崔老道捉妖(下)
第十一章 金刀李四海(上)
第十一章 金刀李四海(上)
第十二章 金刀李四海(中)
第十二章 金刀李四海(中)
第十三章 金刀李四海(下)
上一页下一页
过去有这么一段话形容全真道人的打扮:“头戴青巾一字飘,迎风大袖衬轻绡,麻鞋足下生云雾,宝剑光华透九霄,葫芦里面长生术,胸内玄机隐六韬,跨虎登山随意去,三山五岳任逍遥。”入了这个道门,既不能吃荤,也不能娶妻生子,常年在道观中修行,打坐炼丹、参悟道藏。不过他们衣食无忧不用出去挣钱,因为道观有皇封的田产,还有善男信女捐的香火钱,不愁吃不愁喝的,避开了俗世搅扰。
其实他不知道,这算命的遇上他这样的主儿,全往军队里打发,个个是武曲星下界,他这是歪打正着蒙上了。因为这种人什么都不会,你指点他别的营生肯定做不好,到时候还得找你来。脾气好点儿的找你讨要卦金,赶上那脾气不好的,上来先把摊子给你砸了,倒多大的霉全得赖在你头上。而在战乱之时去当兵的,十个里头死了九个,死人肯定不会回来找他,剩下一个只要活到最后,怎么还不混个一官半职的,当然认为算命先生是神卦了,却不知这算命的身后跟着多少枉死鬼。
崔老道这路在家的火居道则不同,没什么清规戒律,不必住道观穿道袍,吃饭荤素不忌,想吃什么没人管你,大鱼大肉随便。可你得自己凭本事挣钱来买,没人给你捐香油钱,只要你养得起,尽可以娶妻生子、传宗接代。但也是真正的道人,也有门派师承和箓书,以什么为生呢?算卦、测字、相面、看风水、打鬼胎、卖野药、画符念咒、降妖捉怪,没有九-九-藏-书-网不会的,总而言之就是行走江湖混一碗饭吃。
要往大了说,那叫“一言可以兴邦,一言可以亡国”,古往今来多少大事的成败都在一张嘴上。比如说诸葛亮三气周公瑾,周瑜周公瑾那是多大的能耐,七岁学文,九岁习武,一十三岁官拜水军大都督,统带千军万马,执掌江东六郡八十一州之兵权,人称“世间豪杰英雄士,江左风流美丈夫”。这样的人物愣让诸葛亮那张嘴给活活气死了。还有司徒王朗,也被骂死在了两军阵前,可见嘴皮子比刀剑更厉害。再说春秋战国时代的苏秦苏季子,仅凭一张嘴口若悬河,说得六国合纵抗秦,身背六国相印,使得强秦十五年不敢出函谷关;另有一位能人叫张仪,也凭三寸不烂之舌,又把六国给说掰了,打得跟热窑似的。
头一位举子心想:“一个手指自是说仅有一人能够金榜题名。我刚生下来就找人看过,天庭饱满、地阁方圆,准头端正、大耳朝怀,乃是天生的富贵之相。要说只有一个人能金榜题名,理所当然应该是我。这天机不可明言,说破了就不灵了,让我两位兄弟知道了,他们也会生闷气,我自己心里有数就得了。”于是摸出钱来,毕恭毕敬地送给崔老道,付了很多卦钱,兴冲冲地去了。
崔老道常年在天津卫南门口摆摊儿算卦,以此挣钱养家糊口,他是个火居道,也叫天师道。以前的道人分为“出家、在家”两大派。出家的是全真道士,从穿衣打扮上
九九藏书网
可以看出来,首先就是蓄发。这跟和尚正相反,和尚得剃光头,谓之剃度,剪去三千烦恼丝,从此不问红尘事,为的是六根清净。道家则追求天人合一、道法自然,所以满头须发任其生长从不修剪,头上高绾牛心发髻,横插一根簪子,顶九梁道冠,当中一块无瑕美玉,三缕长髯飘洒胸前,身穿道袍,上绣八卦阴阳鱼,水袜云鞋脚下踩,背插宝剑、手持拂尘,口念法号无量天尊。
您可别小瞧这个会说话,往小了说“话能开心锁”,心里有什么别扭想不开的,三五句话可能就给说开了,如若闷在心里头,钻了牛角尖儿出不来,寻了短见也不一定。
以前有个散尽家财、走投无路的人来算卦,这人是个二世祖,以前家里有钱,想怎么花就怎么花,除了花钱什么也不会,赶等老子撒手归西,剩下他继承家业。无奈不会做买卖,干什么都赔钱,最后把房产都搭进去了,万贯家财一朝丧尽,只落得个一穷二白,什么都没剩下。走投无路实在没办法了,只得去找算命的指点。
其余两位举子和先前这位想得差不多,都以为崔老道这一根手指,是暗示自己能够皇榜高中,俱是心中窃喜,不敢表露出来,也都加倍付了卦钱,拱手告辞,欣然离去。
崔老道旁边的徒弟都看傻了,什么意思啊这是?师父也太厉害了,一句话没说,只用手比画了一下,那三位就心甘情愿付了这么多卦金,钱来得也太容易了。
以往那些算命的先生99lib•net,如果得过真传,必然知道一个秘诀,当时正值战乱,算命先生收了卦金,就说你这人乃是武曲星转世,武运亨通,应该去当兵,到时候定能挂帅封侯。那个人还真信了,反正家业都赔进去了,孑然一身无牵无挂,听了算卦先生的话去当兵打仗,从死人堆儿里活了下来,几年之后成了一个独霸一方的大军阀,带着金条来跪谢算命先生,承蒙先生当初指点迷津,才有今日的造化,否则还不知道在哪儿要饭呢!说不定早已沦为了饿死的路倒尸。
崔老道坐在卦摊儿后面,抬起头挨个儿看了看这三位举子,旋即点了点头,不动声色地伸出一根大拇指,作势比画了一下,始终没有开口说话。
崔老道告诉徒弟:“你们看着容易,为师这一指里的学问可大了。这一根手指可以解释成三人中只有一人考中,或是三人中只有一个人考不中,还可以看成三个人里一个也考不中。不管结果怎样,那三个举子都会觉得为师卦术如神未卜先知,这算命卜卦的江湖手段,就看你会不会左右逢源了,有此则神,离此则庸。”
崔老道就以这些本事赚钱,不必为穿衣吃饭发愁,一家老小饿不死可也撑不着,过着粗茶淡饭的日子,倒也是安生自在。直到有这么一天,有个大户人家许以厚报,请他去看风水选坟穴,崔老道一时起了贪念,鬼迷心窍泄露了天机,才引出一段“夜闯董妃坟”。
这就如同某人问算命先生家有兄弟几人,算命先生说你必是“桃园三结九_九_藏_书_网义孤独一枝”,全是模棱两可的套话,怎么说都准。
如果把崔老道这张嘴比成“苏秦之口,张仪之舌”,能把死汉子说翻了身,崔老道还得不服,因为他觉得自己比这二位能耐大,只不过生不逢时,否则定会名垂青史。崔老道也常自比二人,比谁呢?一位是开周八百年之姜子牙,另一位是立汉四百载之张子房,也就是张良。这叫“好马出在腿上,好汉出在嘴上”。反正没人见过姜子牙和张子房,不怕吹破了牛皮。
三个举子商量定了,一同来到卦摊儿跟前,拱手施礼问声道长:“我们哥儿仨要进京赶考,您给瞧瞧我们三人能否金榜题名?”
崔老道的能耐不在脸上,全在嘴上。在过去来讲“金、皮、彩、挂,全凭说话”。这个“金”字,指的就是算卦相面,跟说书唱戏、变戏法、打把式卖艺的一样,全靠说话挣饭吃。
咱们简单地说吧,崔老道从龙虎山回了老家天津卫,从此当了个火居道,在南门口摆摊儿算卦,挣个仨瓜俩枣的进项,吃不饱也饿不死,勉勉强强娶妻生子。日子虽然过得清苦,倒也结交了不少江湖上的朋友,还陆陆续续收了几个小徒弟。南门口这个地方挺热闹,熙来攘往十分繁华,人多好做生意,算卦相面的也不少。过去的人们大多以为算卦相面的先生有真本事,不说全是得道的高人吧,起码精通阴阳八卦,能够未卜先知、断人吉凶祸福。所以谁家有个大事小情的,都得找个先生问问,不然心里不踏实。其实算卦也好,相九-九-藏-书-网面也好,只是江湖上的一门生意,跟别的行当一样,无非混口饭吃。咱也不能一棒子全打死,说算卦的都不灵,也保不齐有灵的,没准儿真能蒙上一回两回的,不过绝大多数和崔老道一样,靠嘴上的花活儿、手里的戏法骗饭吃。崔老道赖以为生的卦术,全是糊弄人的江湖手段,连他自己都不信,唯独看风水看得准,这个是真本事,找他选祖坟的都错不了。不过崔老道不愿意替人看风水选坟地,前有车后有辙,他师父当年怎么死的,可没人比他更清楚了。泄露了天机,不折寿也得消福,说不定还得遭天谴,因此仅以算卦为生,凭耍嘴皮子吃饭。崔老道算卦批命的本事说不上高明,可仍有不少人很信服,皆因他脑子快,话茬子厉害,凭一套江湖上绕搭人的铁齿铜牙,两头堵八面封,一个马俩脑袋,怎么算怎么准,怎么说怎么有,算准了都不用自己说,上当的人就出去替他扬名了。
三个举子你瞧瞧我,我瞧瞧你,都觉得莫名其妙,老道这是什么意思?
过去听人说过,这叫打哑谜,不能说话,怕的是道破神机,不过伸一个手指头是什么意思呢?这三个人各怀心事,当时可就琢磨上了。
比如前清之时,有三位赶考的举子,进京途中路过崔老道的卦摊儿。三个人一路上都在想,不知这次进京能不能皇榜高中,走着走着抬眼一瞧,正好这有个老道会算卦,正襟危坐,道貌岸然,边上还有好几个徒弟,这个肯定了不起啊!何不花几个钱找他扯上一卦,心里也算有了底。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