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部分
第二十二场景
目录
第一部分
第一部分
第二部分
第二部分
第三部分
第三部分
第二十二场景
上一页下一页
瓦尔娃拉 (动情,但口气生硬地)别人会宽恕您的。然而……
斯切潘 这就是说……唯一真实的事情,就是我爱您。至于其他事情,对,我说谎,这是肯定的。麻烦就在于,对不对,我说谎时却相信自己所讲的。生活中最难的莫过于不相信自己的谎言。但是,您在跟前,会帮助我的……
斯塔夫罗钦 那地方我知道,很凄凉,在山谷里,高山在四周阻断视线和思想。在这个世界上,那地点最像死亡。
达莎 您来了,也使我感到幸福。
阿列克赛从右侧下。瓦尔娃拉又回到斯切潘身边。
达莎 哦!但愿上帝赐予您一点儿爱,哪怕爱的对象不是我!
瓦尔娃拉 快,把他放在这张长沙发上。(对阿列克赛)去通知大夫。(对达莎)你呢,把房间弄暖和些。(将斯切潘安顿好,农奴便退出去)好嘛!您可真疯了,出去散步很好吧?(斯切潘昏过去。瓦尔娃拉惊慌失措,坐到他身边,拍打他的手)噢,平静下来!平静下来!我的朋友!噢,刽子手,刽子手!
瓦尔娃拉 别,等一等,住口。
瓦尔娃拉 其实,你何必这样反复说“我爱您,我爱您……”够了!二十年过去了,再也不可能召回来。我不过是个傻瓜!(她站起身)如果您不再重新入睡,我就……(忽然带着一股柔情)睡吧,我来守护您。
阿列克赛 已经通知大夫了,夫人。九九藏书
斯塔夫罗钦 去国外。我们到那儿永远定居。您去吗?
瓦尔娃拉 备马车!(阿列克赛下)到他那年纪,还这样冒雨到处流窜!(她流泪)傻瓜!傻瓜!可是,他现在病了。噢!不管是死是活,我也要把他接回来!(她朝门口走去,又站住,转身走向达莎)我的宝贝儿,我的宝贝儿!
瓦尔娃拉 (哭泣)在我身边也一样。
斯切潘 唔!给我念一念关于猪的那一段。
瓦尔娃拉 您想说什么?
达莎 (浑身颤抖)尼古拉,空虚到这种程度,这就是信念,或者可望产生信念。
斯塔夫罗钦 (样子怪怪地看着她)幸福?同意,同意……嗳,不对,这不可能……我只带来痛苦……然而,我不指责任何人。
斯切潘 对,我要睡觉。(他开始说昏话,但是还合乎几分情理)亲爱的、无与伦比的朋友,我感到,对,我差不多幸福了。但是,幸福对我一钱不值,因为,我马上就要开始宽恕我的敌人……假如别人也能够宽恕我的话。
斯切潘 (苏醒过来)哦,亲爱的!哦,亲爱的!
斯切潘抓住她的手,紧紧握住。
达莎 可以!我们去哪儿?
斯切潘 对,打我脸的另一侧,九九藏书网如同《福音》上说的那样。我始终是个坏蛋,在您身边则例外。
斯塔夫罗钦 我来请您明天跟我一起走。
达莎朝那房间跑去,只听她哀吟起来,继而,她慢慢走出来。
外面传来喧闹声。瓦尔娃拉从远台上。
瓦尔娃拉 醒过来,醒过来。噢,他烧得烫人!阿列克赛!
瓦尔娃拉 上帝存在,斯切潘·特罗菲莫维奇,我向您肯定他存在。
达莎在窗口望着她走了,又返身坐下。
斯切潘 亲爱的,亲爱的,您来啦!路上我思考了,明白了许多事情,不应当再否认了,什么也不要否认了……对于我们,就太迟了,可是对于后继者,是不是,接班的一代,年轻的俄罗斯……
斯切潘 唔!唔!对……魔鬼全从病人体内出去,亲爱的,您终于看到了,您认出它们来,当然是我们的创伤了,我们的不洁,而病人,正是俄罗斯……不过,不洁的东西从她体内出来,又进入小猪体内,我指的是我们,我儿子,还有其他人,我们就像中魔者冲下去,最后毙命。但是,病人一定能治愈,也要坐到耶稣的脚下,所有的人都能治愈……对,有朝一日,俄罗斯能够治愈!
在斯塔夫罗钦府第。
斯切潘 对,然而我不配,我们全都有罪。不过,如果有您在,我就会像个孩子,像孩子一样无辜。亲爱的,我只能生活在一位女子身九九藏书边。大路上可真冷啊……但是我认识了百姓,向他们讲述了我的一生。
斯塔夫罗钦 (狞笑一下)对,我有力量。我能挨了耳光一句话不讲,能制伏一个杀人凶手,能过极度放荡的生活,也能公开承认自己的堕落。我什么都能做,有一身使不完的力气,可是,我这一身力气不知往哪儿用。在我看来,一切都那么陌生。
斯切潘 我是在路上……在我的人民中间理解的。我终生说假话。明天,明天,亲爱的,我们将重新一起生活……
斯切潘 我爱了您一生,这二十年之间……
——幕落——
瓦尔娃拉牙关紧闭,眼睛望着房间一角。
阿列克赛上。
达莎 上帝呀,保佑他们所有的人,保佑他们所有的人,然后再保佑我自己。(斯塔夫罗钦突然进来。达莎盯着看他。冷场)您是来找我的,对不对?
斯塔夫罗钦 对。
他从右侧下。
他突然将瓦尔娃拉·斯塔夫罗钦的手拉到自己的唇边。
他又一阵昏厥。
她身后是斯切潘·特罗菲莫维奇,被一个高大强壮的农奴像孩子一样抱着。
达莎 (颓然跪倒在地)他吊死了。
斯切潘 我爱您……
叙述者九九藏书:太太们、先生们,再说一句!斯塔夫罗钦死后,医生们会诊检验,宣布死者毫无精神错乱的迹象。
阿列克赛 (从右侧房间出来)夫人,夫人……(达莎上)那儿,那儿。(他指着房间)斯塔夫罗钦先生!
瓦尔娃拉 (大惊失色)关于猪的?
叙述者上。
瓦尔娃拉 (站在他身边)……魔鬼纷纷从这人体内出来,进入一群小猪体内;于是,这群猪便从山上冲进湖里淹死了。这时,人们出来看发生了什么事,走到耶稣跟前,发现他正是魔鬼从他体内出来的那个人。看到耶稣穿上衣服,精神正常,人们便坐到耶稣的脚下,一个个都胆战心惊。
斯切潘 不是,亲爱的,不是……况且,我也不会完全死亡。我们还会复活,我们还会复活的,对吧……如果上帝存在,我们就能复活,这就是我表明的信念。而我这是向您表明信念,我所爱的人……
她拥抱了达莎,这才出去。
斯塔夫罗钦 (注视她,沉默片刻)这么说,我有信念了。(他又站起来)什么也不要讲。现在,我有事儿可做了。(他怪笑了一下)多么卑劣呀,居然来找您!本来对我来说,您是个很可亲的人,我忧伤的时候,待在您身边心里就会好受些。
瓦尔娃拉 您也谈到我,在旅店里!
瓦尔娃拉 对,您在说谎。
达莎 我去。
达莎 我跟随您。可是,您要学会生活,学会重新生活。您这么健壮。九九藏书
达莎 找我做什么?
斯切潘 对,在圣卢西亚篇,您知道,当时魔鬼进入了猪体内。(瓦尔娃拉到她的写字台上取《福音书》,翻找)在第八章,三十二至三十六行。
瓦尔娃拉 您可不能死。您这么讲,还是会伤我的心,残忍的人……
斯切潘 对……也就是说,用隐晦的话语,对不对?他们根本听不明白。唔!让我亲吻您衣裙的下摆吧!
瓦尔娃拉 达莎!(继而,她身体僵直,始终站在那儿)噢!我的上帝,可怜可怜这个孩子吧!
斯塔夫罗钦 对,您有勇气,您将是一个很好的看护!不过,再讲一遍,您可不要打错了主意。我从来未能蔑视什么,将来永远也不可能爱。我只能否定,吹毛求疵地否定。如果我终于能相信点儿什么,那么我也许能自杀,但是我不可能相信。
瓦尔娃拉 安静地待着吧,您什么都叫人受不了。
瓦尔娃拉 住口。
瓦尔娃拉披着一条披肩。她身边的达莎戴着黑纱。阿列克赛站在门口。
斯切潘 (慷慨激昂地)不对,可是,我终生说谎……即使说真话的时候。我讲话,从来就不是为了表达真相,仅仅为了表现自己。您知道吗,也许,现在我还在说谎吧?
他身子朝后仰去。
更多内容...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