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部分
第十六场景
目录
第一部分
第一部分
第二部分
第二部分
第三部分
第十六场景
第三部分
第十六场景
上一页下一页
莉莎 这种想法可够卑鄙的。
莉莎 我并没有忘。现在我要离开您。
斯塔夫罗钦 (声调阴沉地)我。噢!我……(他突然狂笑,接着站起来,以可怕的声音叫喊)我,我恨死了俄罗斯存在的一切:人民、沙皇,还有您和莉莎。我恨大地上生活的一切,首先恨我本人。让毁灭扫荡,对,让所有的人都毁灭,让斯塔夫罗钦的所有猴戏和他本人,同所有的人一起毁灭……
莉莎 我平静了。我拿一生换取同您厮守一小时。现在我平静下来了。至于您,您会忘掉的,您还会有别的良宵,别的时刻。
斯塔夫罗钦 你是为昨天的任性向我报复。
莉莎 这对您有什么要紧?您一点儿过错也没有,无需向任何人交代。
夫罗钦 记得。
彼得 (殷勤地)事情怪极了,纯属偶然!有人趁大火把他们杀掉,抢走了财物。肯定是费德卡干的。
彼得·维尔科文斯基上。
彼得 不是,不是。您知道,这种大火计划是我们各小组的行动,这种行动方式极具全国性、民众性……可是,并没有这么早!有人不服从我的命令,仅此而已,但必须严厉惩罚。要注意,这场灾难有好的一面,比方说,您成了独身,明天就能娶莉莎了。她在哪儿?我要向她宣布好消息。(斯塔夫罗钦哈哈大笑,显得有点儿精神失常)您笑啦?
斯塔夫罗钦 绝不会有!绝不会有!除了你,任何人也不行……
莉莎九*九*藏*书*网 因为我死了。
莉莎 (无比绝望地看着尼古拉)啊!您……
斯塔夫罗钦 (缓慢地)我没有杀人,也反对这种谋杀。然而,我知道有人要杀他们,却没有阻止凶手行动。现在,您请便吧。
莉莎 (又镇定下来,语气沉郁而失望地)把您治愈!我不愿意。我不愿意当一名慈善的修女照顾您。您去找达莎吧,那是条狗,到哪儿她都能跟随您。您也不要为我伤心,我事先就知道等待我的是什么。我一直就知道,如果我跟随您,您就会把我带到一个地方,里面住着一只同人一样大的巨型蜘蛛。而我们看着蜘蛛,心惊肉跳地度过一生。我一直知道,我们的爱情会归结为这种情景……
斯塔夫罗钦 您给了他一千五百卢布?
莉莎 走?去干什么?如您所说,一起复活吗?不,对我而言,这一切太过于高尚。如果我非得和您一道走的话,那也应当去莫斯科,接待客人并拜访人家。这是我的理想,一种相当市民化的理想。可是,您既已结婚,谈这一切都没用了。
阿列克赛 先生,先生,他们找到了……(他瞧见莉莎,便打住话头)我……先生,彼得·维尔科文斯基希望见您。
莉莎 尼古拉!他讲的是真话吗?
莉莎呻吟一声。
斯塔夫罗钦 不可能结婚,莉莎要保持独身。
斯塔夫罗钦 以我的名义?
莉莎仍穿着原来的衣裙,但是皱巴了,也没有扣好。她站在落地窗里,观望熊熊大火的火光,身子微微颤抖。斯塔夫罗钦从户外进来。
斯塔夫罗钦 那么你为什么做出这种事儿?
莉莎 (恐惧地)我不明白您的话。九-九-藏-书-网
斯塔夫罗钦 (特别心不在焉)是费德卡放的火吗?
斯塔夫罗钦 不是,他没讲真话。
彼得 被杀死了。不幸的是,房子只烧了一部分,有人又找到了他们的尸体。列比亚德金被人割了脖了,他妹妹遍体刀伤。不过,肯定是一个游荡的强盗干的。有人告诉我,头一天晚上,列比亚德金喝醉了,让所有的人看我给他的一千五百卢布。
——黑暗——
莉莎您说莫里 斯·尼古拉耶维奇怎么啦?他被杀啦?
彼得 您首先应当知道,我们谁也没有罪过。这是一种巧合,事态帮了忙。在法律上,您没有责任……
斯塔夫罗钦 对,对,我会爱您的,现在我敢肯定了。有一天,我的心会终于放松的,我低下头,在你的怀抱中忘乎所以。唯独你能把我治愈,唯独你……
斯塔夫罗钦 不要哭,看到你哭我受不了。
莉莎 您知道,还是照样占有了我。
莉莎 您会爱的!而我,当时还想象……哼!我是出于骄傲的心理随您来的,要同您争一争谁最大气;我跟随您来是要同您一起堕落,分担您的不幸。(开始流泪)然而我不顾一切,还想象您发狂地爱我。而您呢,您只是希望有一天能爱我。我真是一个小傻瓜。不要嘲笑我流泪,我特别喜欢这样自悯自怜。算啦!我无能为力,您也同样无能为力。我们面对面伸伸舌头,寻求点儿自我安慰吧。这样,我们骄傲的心理至少不会感到痛苦。
莉莎上。
莉莎 让我知道什么?谁杀了人?您说莫里斯·尼古拉耶维奇怎
九九藏书网
么啦?
她嚷着出去。
莉莎 在洛桑的时候,他可让您烦得要命,对不对?他总说:“我来只待一小会儿。”结果一泡就是一整天。我可不愿意像他那样。
彼得 对。我怕他告发我们,就给了他这笔钱,让他去圣彼得堡……(斯塔夫罗钦心不在焉,走了几步)您至少听听,事情是怎么变化的……(他拉尼古拉燕尾服的翻领。尼古拉狠狠给了他一拳)噢!您差点儿把我这胳臂打骨折了。总之……简单地说,他得到这笔钱就卖弄,让费德卡看见了,就是这码事儿。现在我敢说,肯定是费德卡,大概他没有理解您的真正意图……
斯塔夫罗钦 (大惊失色)你这话什么意思?马上说清楚,是什么意思?
彼得 对。作为一种特意的安排,是以您的名义给的。
莉莎惶恐地注视,倒退着进了办公室。
斯塔夫罗钦 没有,莉莎,只是我妻子和她哥哥被杀了。
彼得 哪里!为什么?何况,从法律上说……而且,那是一位很有胆量的小姐,她会大踏步跨过那些尸体,那种劲头能叫您本人吃惊。她一结婚,就全置于脑后了。
斯塔夫罗钦 莉莎,在那房间里等着。(莉莎走过去。阿列克赛·伊戈罗维奇下)莉莎……(她又站住)如果你听说了什么事儿,要知道,那是我的罪过。
斯塔夫罗钦 我知道。
彼得 怎么,年轻的姑娘,还会在门外偷听啊!
莉莎 尼古拉,对我说,此刻您就像面对上帝。您有罪还是没罪。我相信您的话,就像相信上帝的话那样。我会跟随您,如同一条狗,跟您到天涯海角。
斯塔夫罗钦 不要这么讲,你伤害了自己,同时也伤害了我。听我说,我可以向你发誓:此刻我爱你胜过昨天你进来的那时候。
九九藏书
斯塔夫罗钦 对,你谴责我吧,有这种权利。我也知道我不爱你,却又占有了你。我对任何人也从未萌生过爱,我只产生欲望,仅此而已。我利用了你,不过我一直希望有一天能够爱,也一直希望爱的是你。你肯随我来,也就增加了这种希望。我会爱的,对,我会爱的。
斯塔夫罗钦 然而,莉莎,难道你忘了,你已经委身于我了?
莉莎 请听我说,尼古拉。我们在一起不能待多久了,我想把要说的话全对您说了。
莉莎 好怪的爱情表白!
斯塔夫罗钦 阿列克赛骑马去打听情况了。再过几分钟,我们就全知道了。据说城郊一带烧毁了一大片。大火是在半夜十一点至十二点烧起来的。
莉莎猛地转过身,走过去坐到扶手椅上。
莉莎 我不过是问您,您为这种希望付出的是您的生命,还是我的生命?您为什么这样看着我?您想到哪儿去啦?您就好像怕什么,很久以来就怕……现在,您脸色都白了……
斯塔夫罗钦 如果说你知道点儿什么事,而我却一无所知,我可以向你发誓,刚才我要说的不是这个……
斯塔夫罗钦 死啦?为什么,莉莎?应当活着呀。
阿列克赛·伊戈罗维奇上。
莉莎 您的生命还是别人的生命?
斯塔夫罗钦 对,我笑我这猴戏,我也笑您。好消九九藏书网息,当然啦!然而,您不认为这些尸体会多么引起她的不安吗?
彼得 不会吧?我一见到你们,就明白事情不顺。哈!哈!也许,完全失败啦?我敢打赌,一整夜你们都坐在不同的椅子上,浪费宝贵的时间,讨论非常高尚的事情。我倒是确信,这种讨论,最终净讲些蠢话……好,我很容易就能让她嫁给莫里斯·尼古拉耶维奇。请相信,他一定在外面雨中等候她呢。至于其他人……那些被杀死的人,最好什么也不要对她讲,她知道得越晚越好。
彼得 真是的,我跟您就是白浪费时间!
斯塔夫罗钦 我们不分开了,我们一道走吧?
莉莎 (恐怖地注视他)不,不,不!
斯塔夫罗钦 (他坐下来,双手捧住头)一场不好的梦……一场噩梦……我们讲的是两件不同的事儿。
莉莎 我不知道你讲的是什么事儿……(她注视尼古拉)尼古拉……(尼古拉抬起头)昨天您能没有看出今天我要离开您吗?您知道还是不知道?不要说谎:您知道吗?
斯塔夫罗钦 他们被烧死了?被杀死了?
莉莎 您忘了,昨天走进这屋子的时候,我就对您说过,您带来了一个死人。我已经活过了,我在大地上有过生命的时刻,这就够了。我可不愿意像克里斯托夫·伊万诺维奇。您还记得吧?
斯塔夫罗钦 不要这样鄙视我,我唯恐丧失你给我的希望。我这个人已经毁了,如同溺水的人,本想你的爱能挽救我。这种新希望让我付出多大代价,你知道吗?我是付出了生命。
斯塔夫罗钦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莉莎?我们在一起为什么待不久了呢?
彼得 嗳,要知道,这个人丧失理智了!况且,他在您身边待了一夜,因此……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