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部分
第十三场景
目录
第一部分
第一部分
第二部分
第二部分
第十三场景
第三部分
第三部分
上一页下一页
彼得 (爬起来)这和您有什么关系?他对您那么凶恶。
斯塔夫罗钦 (凝视他)我早就琢磨您究竟像谁,但是错就错在要在动物界寻找可比的形象。现在我找到了。
斯塔夫罗钦 我母亲从来不扒门缝偷听。
彼得 我们将抬出新沙皇。
达莎在场上,她听见维尔科文斯基的声音,便从右侧门出去。
斯塔夫罗钦 毫无疑问,您喝醉了。别缠我了。
达莎 尼古拉,噢,我恳求您了,不要同这些人混在一起。去看看第科尼,对,第科尼……我已经对您讲过,去看看第科尼。
斯塔夫罗钦 你们有齐加列夫。
斯塔夫罗钦 看来您是真的要杀他啦?
斯塔夫罗钦 我明白。一个骗子。
彼得 他自我暴露了。
斯塔夫罗钦转向费德卡。费德卡则平静地冲他微笑。
斯塔夫罗钦 您不是要对我说,她也谋反吧?
斯塔夫罗钦 教皇?
彼得 好,好。是这样。(他望着旁边的门)等一等。
斯塔夫罗钦 您像一名耶稣会教士。
彼得 接受当新沙皇。
斯塔夫罗钦 您可真固执……明明白白告诉我,您对我有什么期待,说完就走人。
他住了口。
彼得 (心不在焉)是啊,是啊。
斯塔夫罗钦 什么俄罗斯?密探的俄罗斯?
九-九-藏-书-网
斯塔夫罗钦 俄罗斯很沉重。
彼得 看吧,如果您真的坚持的话,我们掌握了政权之后,也许会促使人们更加道德些。不过目前,我们需要一两代堕落的人,需要一种前所未闻的、极端无耻的腐化,将人变成卑鄙而自私的、肮脏的虫子,这就是我们所需要的。除此而外,再给他们一点儿鲜血,好让他们品出味道来。
彼得 第科尼?他是什么人?
费德卡 不是,我呢,我杀人。然而他,他宽恕罪恶。
斯塔夫罗钦 我看不下去了。您在沙托夫身上演的戏叫我恶心。可是,我不会听任您这么干的。
他扬长而去。
费德卡 一个圣人。不要讲他的坏话,虚伪的小人,我也不准许你。
彼得打了个手势。费德卡出现,他们二人跟随斯塔夫罗钦。展示街景的幕布拉起,呈现瓦尔娃拉·斯塔夫罗钦的客厅。
斯塔 夫罗钦和彼得·维尔科文斯基上。
彼得 什么帮助,什么都能帮助……而且,您说对了。和我在一起,我就给您除掉您妻子。(彼得·维尔科文斯基拉住斯塔夫罗钦的胳臂。斯塔夫罗钦一下子挣开,揪住他的头发,将他掼到地上)噢,您可真健壮!斯塔夫罗钦,照我的要求做,明天我就把莉莎·德罗兹道夫给您带来,好吗?回答呀!听我说,如果您向我提出要求,沙托夫我也可以让给您……
斯塔夫罗钦 您夸大其词,人不可能愚蠢到如此程度。
——黑暗——
斯塔夫罗钦 (转向窗户)然后,对不对,您就掌握住我……
斯塔夫罗钦 我始终认为您不是社会主义者,您是个无赖。http://www.99lib.net
彼得 那就算了。我倒希望您说:“哪里,您是聪明人。”
斯塔夫罗钦 您就是抬一抬手,我就会立刻要您的命。
斯塔夫罗钦 我没有说话。
乍一看,斯塔夫罗钦根本不可能去拜访他。
斯塔夫罗钦 (表情奇特,仿佛受了迷惑)她纯洁……(彼得·维尔科文斯基尖利地吹了一声口哨)您干什么?
彼得 为什么,他跟你一起杀了人?他是血腥教堂的人吗?
彼得 对。就说他隐蔽着,但是会出现的。他存在,然而谁也没有见到。想象一下这个主意的力量!“他隐蔽着。”十万人当中,也许能把他指给一个人看。于是,整个大地都欢腾了。“看见他了。”您接受吗?
他走过去,轻轻打开门。
彼得 听我说……
彼得 同意,同意。但是,不应当起身就走哇,我还需要您呢。
先在街道上,后在瓦尔娃拉·斯塔夫罗钦的家中。
彼得 同意,同意。况且,耶稣会教士做得对,他们找到了套路。阴谋、谎言,只为一个目的!换了别种方式,就不可能在这世上活下去。而且,教皇也必须站在我们一边。
叙述者:我本人并不认识第科尼。我仅仅了解我们城里流传的说法。民众赋予他大圣贤的声誉。但是当局却责备他书房里宗教著作中夹杂着剧本,也许还有更坏的读物。
彼得 我知道。但是,您不会因为蔑视我而要我的命。
达莎在幕后叫起来。她一出现,便扑向斯塔夫罗钦。
彼得 不是。99lib•net然而她抱着一种念头:必须阻止俄罗斯青年走向深渊,她所谓的深渊就是革命。她那一套很简单:必须赞扬革命,赞成青年,向青年表明她作为行政长官的夫人,也完全可以当个革命者。青年从而就会明白,这是最好的制度。因为辱骂它非但没有危险,想消灭它甚至还能得到报偿。
斯塔夫罗钦和彼得·维尔科文斯基。
彼得 这我相信,你们这些贵族,根本不屑干这种事。我呢,正相反,我要扒门缝偷听,况且,我仿佛听见有声响,不过,这没有关系。您想知道我对你们有什么期待吗?(斯塔夫罗钦默不做声)那好!是这样……我们共同掀起俄罗斯。
彼得 斯塔夫罗钦,您长得英俊。您又英俊,又强壮,又聪明,您总归知道吧?不,您不知道,您还是个老实人。我呢,这些我知道,因此您是我的偶像。我是虚无主义者,虚无主义者需要偶像,您正是我们需要的人。您不冒犯任何人,然而人人都恨您;您平等待人,然而人人都怕您。您呢,您无所畏惧,您能牺牲自己的生命,也能牺同胞的生命。这样很好。对,您是我需要的人。除了您,我看别人都不成。您是头领,您是太阳。(他突然抓起斯塔夫罗钦的手亲吻,被斯塔夫罗钦推开了)不要蔑视我,齐加列夫找到了体制,而我呢,唯独我找到了实现这种体制的办法。我需要您,没有您,我等于零,同您一起,我就能摧毁旧俄罗斯,建立起新俄罗斯。
斯塔夫罗钦 这我料到了,既然您要促使我让人杀死我妻子。这么干到底为什么呢?我这样对您能有什么帮助呢?
彼得 嗳!他们可不那么愚蠢,他们不过是理想主义者而已。幸而我不是理想主义者,但是我也不聪明。什么?
斯塔夫罗钦 就像由这些傻帽儿组成的十个团体!
99lib•net
斯塔夫罗钦 什么?
彼得 我是恶人。然而我,我可没有扇您耳光。
费德卡出现。
彼得 那有什么关系?您呢,也将掌握莉莎。她又年轻,又纯洁……
斯塔夫罗钦注视他,慢慢地离开他。
彼得 (怀着仇恨)您的看法对,我这人愚蠢。因此,我需要您。我的组织必须有个头儿。
彼得 再有十个这样的团体,我们就强大了。
斯塔夫罗钦 哦!这就是您的方案!
彼得 同意,同意。一个无赖。可是,我必须向您说明我的方案。我们开始制造混乱:放火,暗杀,不断把水搅浑,嘲笑一切。您明白,对不对!对!对,美妙极啦!一场浓雾要降临俄罗斯,大地将哀悼她从前的神灵。到那时……
斯塔夫罗钦 (站住)您瞪眼说谎。我已经向您道破为什么您需要沙托夫流血,您要利用他来把你们这伙人拢在一起。刚才您很灵活,促使他走开。你就知道他不肯说“我不告发”这句话,他认为回答您是一种怯懦的行为。
斯塔夫罗钦 您眼力不错。
彼得 (跟在斯塔夫罗钦身后小跑)您为什么离开呀?
彼得 对。请仔细听我说。和您一起,就能造出一部传说。您只要一露面,就胜利了。从前,“他隐蔽着,隐蔽着”,我们将把所罗门的两三条评价,同您的姓名连起来。一万条请求,只要满足一条,大家都来投奔您。每个村庄的每个农民都会知道,在哪儿安了个木箱,可以将自己的请求投进去。于是,这消息传遍整个大地!“颁布了一部新法律,一部公正的法律。”于是,大海就将涨潮,旧木船www•99lib.net就将沉没,我们就将考虑打造起一艘铁船。怎么样?怎么样?(斯塔夫罗钦鄙夷地笑笑)嗳!斯塔夫罗钦,不要丢下我一个人。没有您,我就好比没有美洲的哥伦布。您能想象出没有美洲的哥伦布吗?而我反过来也可以帮助您。我把您的事情全安排好,明天我就把莉莎给您带来。我知道,您很想得到,特别想得到莉莎。只要您说一声,我就全给摆平。
彼得 (怀着仇恨)您这是嘲笑他。绝对平均化,这是一种卓越的思想,丝毫也不可笑。这要纳入我的蓝图,配以别的东西。这种社会,最终我们要组织起来。要迫使他们相互监视,相互揭发。这样,就没有个人主义的容身之地了!时而会发生一点儿骚动,但是总在一定的限度之内,仅仅是为了战胜无聊。我们是首领,全由我们来供养。要知道,有奴隶就得有首领。因而,他们必须绝对服从,彻底非个性化,而且每三十年,我们准许骚动一次,那时他们全都大打出手,相互残杀起来。
彼得 正是同愚昧一起推动历史前进。喏,您瞧瞧行政长官的老婆,朱莉·米哈依洛芙娜,她就同我们在一起。愚昧!
彼得 听我说,听我说……
他打呵欠。
斯塔夫罗钦 我从来没有想过对您说类似的话。
彼得 我们的朋友来了,他能帮助我们。您说行,斯塔夫罗钦,说行。行,莉莎就是您的,世界也就是我们的了。
斯塔夫罗钦 到那时……
斯塔夫罗钦 沙托夫是好人,而您,您才是恶人。
彼得 对,但是这很复杂。为此教皇必须同“国际”取得一致意见。这还为时过早。将来则是不可避免的,因为两者精神相同。到那时,教皇位于顶峰,我们在他周围,下面才是服从齐加列夫体制的群众。当然,这是将来的打算!在西方,会有教皇,而在我国,在我国……将来有您。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