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部分
第十二场景
目录
第一部分
第一部分
第二部分
第二部分
第十二场景
第三部分
第三部分
上一页下一页
彼得·维尔科文斯基又喝了一杯白兰地。
彼得 好,好,您的确没有必要忏悔。您讲了,好极了。
彼得 宣誓惩罚叛徒。快点儿,你们宣誓。来呀,快点儿。我还得去见斯塔夫罗钦。宣誓……
彼得 同意,同意。
维尔钦斯基 (有点不知所措)到底应当宣什么誓?
基里洛夫 不,不是什么好极了。您说话就跟什么也没说一样。我决定自杀,因为我产生了这种念头。您认为这种自杀可能为组织服务。假如您在这里下了黑手,警方要缉拿凶手,我就开枪打烂自己的头,留下一封信,称自己是凶手。您要我等一等再自杀。我回答您说我可以等待,反正这对我无所谓。
沙托夫 我寄了一封信,信上写得很清楚。
利甫廷 为什么沙托夫站起来了?
维尔钦斯基 可以,您讲吧。
基里洛夫 我没有改变观点,我按照自己的意愿行事,我是自由的。
彼得 来得正好。
基里洛夫 什么也不能把我绑住,也不能把我绑在什么上。
利雅姆琴更加用力地弹琴。
众人目光又投向维尔科文斯基,只见他根本没有讲话,而是恢复了打瞌睡的姿势。
维尔钦斯基递给彼得·维尔科文斯基一瓶白兰地,在整个晚上,彼得喝了不少。这时,齐加列夫站起身,他阴沉着脸,将一个厚笔记本放到桌子上,笔记本上密密麻麻,字迹很小,众人看着颇感畏惧。
利雅姆琴停止弹琴。
利甫廷 不妨,亲爱的,不妨。自从您往那个女小贩的经书里塞了黄色照片,搞了那场闹剧之后,您在这里受到普遍的欢迎。
修士 那不是闹剧,我是带着信念干的,认为上帝就该枪毙。
彼得 不完全如此。别人向您透露了许多事。您无权说断就断,连声招呼也不打。
基里洛夫到角落里坐下。
斯塔夫罗钦 我看没有什么必要。
修士 先生们,我可没有浪费时间的习惯。既然你们盛情邀请我参加这次会议,我能冒昧地提个问题吗?
利甫廷 您呢,斯塔夫罗钦?
维尔钦斯基 恐怕很难让老百姓接受。
利雅姆琴 剪子?干什么?
修士 也就是说……为什么不呢,如果……
沙托夫 印刷机我还给你们。
基里洛夫慢腾腾地回自己的房间。
彼得 您愿意这么说也行。您还一直是原来的打算吗?
九*九*藏*书*网
沙托夫果然站起身,他气得脸发白,注视彼得·维尔科文斯基,继而朝门口走去。
基里洛夫 (如同指出观察到的一个事实)他鄙视您。
沙托夫的房间半明半暗。
费德卡消失了。
彼得 (嘴角露出一丝笑意)埋在地下了?非常好!真的,非常好!
利雅姆琴 飞速,当然飞速,为什么跋涉呢?
齐加列夫 我注意到,我们不停地讲话,却等于什么也没有说。负责人能不能告诉我们,为什么让我们到这儿来?
沙托夫 有些律师就是这样,他们的职业就是把人毁掉。
齐加列夫 同样,特别愚蠢的人也应当清除,因为他们会诱使别人沾沾自喜,觉得与众不同,这也是专制的根苗。反之,通过这些办法,就能实现完全的平等。
修士 (怒气冲冲地)我当然不会告发啦。
利雅姆琴坐到钢琴前,随意弹一曲华尔兹舞曲。
修士 对不起,利雅姆琴先生,这可真是什么也听不见了。
维尔科文斯基追上去,继而又回来。
维尔钦斯基 当然了,如果您以恰当的方式向我们提出来。
基里洛夫 我没有承诺,我同意了是因为我觉得这无所谓。
众人哗然。
彼得 这就是说,砍了一亿人的脑袋,前进的步伐势必加快了。
彼得 您呢,维尔钦斯基?
彼得 对,我忘了剪指甲了,三天前就该剪了。说下去,齐加列夫,说下去,我听您讲。
斯塔夫罗钦站起身。
修士 真的?
彼得 我不大熟悉您。
修士 这样一个问题是一种侮辱。
基里洛夫 我没有公开,只是讲了我要那么做。
利甫廷 不是问您喝不喝酒,而是要不要讲话。
齐加列夫 对。然而我要坚持,说明除了我这个办法,再也没有,也不可能有别的办法解决社会问题。这种解决方式也许令人失望,但是没有别种方式。
修士 然而,您陷入了矛盾,这样一种平等,就是专制。
修士 为什么首先问我?
齐加列夫 对,我就是这样获得平等的。所有的人都是奴隶,在奴役状态中人人平等。否则,他们就不可能平等,也就必须完全拉平。譬如说,必须降低知识和才能的水平。由于有才能的人总想提高身份,可惜就得割掉西塞罗的舌头,剜掉哥白尼的眼睛,砸烂莎士比亚的脑袋。这就是我的体制。http://www.99lib.net
修士 也就是说……当然了……还得进一步说明!
维尔钦斯基 (在门口)嘿!斯塔夫罗钦来了。
维尔钦斯基 斯塔夫罗钦,您能回答这个问题吗?
彼得 (打呵欠)净说蠢话!
修士 您知道,这里的人谁也不怕。但是,您把我们当成棋盘上的小卒。把事情向我们讲清楚,我们再瞧瞧如何。
维尔钦斯基 不会,一百个不会!
沙托夫从里面房间出来。
彼得 听我说,斯塔夫罗钦是代表。我是他的副手,你们所有的人必须不惜性命,服从他并服从我。不惜性命,你们明白吧。对了,要记住,沙托夫刚刚暴露了自己是叛徒,而叛徒就得受到惩罚。宣誓,好了,宣誓……
彼得 同意,同意。我承认这是自由的意愿,只要这种意愿没有改变就好。您听一句话就发火,这段时间脾气大得很。
基里洛夫 (站起来,若有所思)要我声明犯了什么罪呢?
彼得 (惊跳)什么,您改变观点啦?
沙托夫 我这态度至少对你这奸细和坏蛋有利,让你心满意足吧。我不会降低人格,回答你这无耻的问题。
利雅姆琴 什么!又来啦!每次都是老调重弹!
基里洛夫、费德卡和彼得·维尔科文斯基在菲利波夫公寓的公用厅里。
利甫廷 先生们,先生们!我们不要冲动。齐加列夫太谦虚。他的书我读过,有些结论是可以探讨的。但他是从人性出发的,即从我们通过科学认识的人性,而且真的解决了社会问题。
他们所有的人慢慢举起手。彼得·维尔科文斯基冲出去。
基里洛夫 我不是脾气大,我是不喜欢您。然而,我还是信守诺言。
修士 我建议投票看看,齐加列夫先生的绝望能引起多大兴趣,我们开会期间是否有必要听他念这部书。
彼得 到时候您就知道了。
斯塔夫罗钦 你们是受到了牵连,而我没有。
利雅姆琴 斯塔夫罗钦也没有回答呢。
彼得 这是一种弊病。要树立起一种新宗教,这种风险总是要冒的。不过,您要退缩,这我完全理解,而且认为您有权逃避。
利甫廷 不算太早哇。99lib•net
利甫廷 (急速地)利雅姆琴,请坐到钢琴那儿去。
齐加列夫 先生们,我提请你们注意,要初步地向你们解释几点。
沙托夫和基里洛夫避到一个角落。
维尔钦斯基 可是,我们全牵连进来,而您,却没有!
费德卡 您是个卑鄙虚伪的小人,但是我听您的吩咐,我听您的吩咐。千万不要忘记您对我的许诺。
利甫廷 维尔科文斯基,您不要发表什么声明吗?
修士 什么?……
利甫廷 这样,就谁也听不见我们的谈话了。弹吧,利雅姆琴!为了事业!
修士 自己的脑袋也有被砍掉的危险。
修士 如果我完全理解了的话,会议的议程就是齐加列夫先生的巨大失望。
基里洛夫 您表述得很愚蠢。
彼得 写作,建立体系,这些都是废话,是一种美学的消遣。你们不过是在城里待得无聊而已。
彼得 你们是不是男子汉?你们要退缩,不敢以名誉宣誓吗?
有人敲门。阴谋分子上:利甫廷、维尔钦斯基、齐加列夫、利雅姆琴和一名还俗的修士,他们边讨论边落座。
彼得 我不需要他喜欢我,只需要他服从。请坐,我有话要对您讲。我来给您提个醒儿,别忘了我们绑在一起的协议。
彼得 再过几天吧。
利甫廷 对。齐加列夫先生发现,才能高是不平等的根源,因而也是专制的根源。因此,一旦发现一个人天资过人,就得把他打下去,或者把他关起来。甚至相貌很美的人,在这方面也值得怀疑,必须清除。
彼得 (表面上十分惊慌)什么?您要说什么?您可真让我慌了神儿。我们中间有密探,这可能吗?
彼得 不过,我们之间话一定要讲明白,您一直要自杀吗?
维尔钦斯基 是啊,弹吧,利雅姆琴。
彼得 我受到的牵连要比你们严重。因此,你们每个人都必须回答一个问题,这将决定我们是分手还是继续。为了事业的需要准备杀一个人,你们当中某个人如果知道了,会去警察局告发吗?(对修士)请允许我首先问您。
彼得 如果你们害怕,那就没必要说明了。
彼得 听我说,先生们,我完全理解你们等我解释、等我透露我们组织的机构。然而,我还没有确信和你们有同生共死的关系,就不可能这样做。那么,让我向你们提一个问题好吗?你们赞成无休无止的争论,还是千百万人头落地?当然,这只是一个形象。换句话说,你们在沼泽地里,是愿意挣扎跋涉,九_九_藏_书_网还是愿意飞速穿越?
彼得 我不是说齐加列夫,当然也不是说他的天才的思想,而是说所有的这些讨论。
维尔钦斯基 投票,投票!
修士 不是,在修道院里,大家因为上帝而受罪,因此大家恨他。不管怎样,我的问题是:我们开会还是没有开会?
基里洛夫 一直是这个想法。
齐加列夫 还别说,您这话相当准确。对,我陷入了绝望。然而,除了我的解决方式,没有别的出路。你们若是不接受,那么干什么都靠不住。总有一天还要回到我这个办法上来。
彼得 更明确一些。
彼得 这话就错了。您现在这种处境,还真需要我的帮助,我已经费了好多唇舌,为您说好话了。
众人哗然。利雅姆琴跑到钢琴前。
彼得 您的态度可能给您带来极大的危害,沙托夫。
利甫廷 通过讨论,就能达到一种结果。这总比摆出一副专裁者的架势保持沉默要好。
利甫廷 真那么愚蠢吗?我反而觉得这是非常现实的。
利甫廷 我准备回答,准备做许多别的事儿。但是我要首先确定,这里没有密探。
沙托夫 在森林里,离勃里科沃林间空地不远,全让我埋在地下了。
齐加列夫 不错,正是这一点令我失望。然而,如果说这种专制就是平等,那么矛盾就消失了。
彼得 躲起来。
全体目光投向维尔科文斯基,他变换了一下姿势,看样子要发言。
沙托夫 我无需征得您的同意。
利甫廷 在修道院里教授的就是这个吗?
利雅姆琴 对,对。
斯塔夫罗钦 讲话?讲什么呀?没有。
基里洛夫 对。很快就安排吗?
修士 可是,维尔科文斯基也没有回答问题。
斯塔夫罗钦 谢谢,不要,我不喝酒了。
彼得 好极了。要承认,谁也没有强迫您。
彼得 在哪儿呢?
利甫廷 好哇!考验一下还是有用处。现在,我们了解情况了。
彼得 不管怎样,他们现在同意您恢复自由,只要您交出印刷机和所有的纸张。
修士 我没有这么讲。我原就准备把自己同一个组织完全绑缚在一起,只要这个组织能显示出严肃而有效。
齐加列夫 我的全部精力投入未来社会的研究,得出这样的结论,从远古到今天,99lib•net各种社会制度中的所有的人,说过的全是蠢话。因此,我就必须建立起自己的组织体系。就是这个!(他拍了拍笔记本)老实说,我这个体系还没有完全设计好。不过到现在这个样儿,也应当讨论一下。因为,我还要向你们解释我解决的矛盾。从无限自由出发,我确实达到了无限的专制制度。
彼得 (对费德卡)基里洛夫先生会把你藏起来。
彼得 我们看了信,理解得并不清楚。他们说,现在您可能会告发他们,我为您辩护了。
彼得 什么,您同意向我们组织的团体宣誓吗?
斯塔夫罗钦 不错。
利甫廷 我们要受到牵连!
斯塔夫罗钦下。
利甫廷 我们不过是外省人,的确如此,特别值得怜悯。然而眼下,您也没有给我们带来任何轰动的事情。您给我们的那些传单上说,只有砍了一亿人的脑袋,才能改善全人类的社会。在我看来,这并不比齐加列夫的思想更现实可行。
大家都赞同这一直接的回击。
彼得 (打哈欠)没有话要讲,我倒是想要一杯法国白兰地。
基里洛夫 好。但是有一点您不要忘记:我绝不会帮您对付斯塔夫罗钦。
彼得 同意,同意。我表述得非常愚蠢。毫无疑问,谁也不可能强迫您。我接着讲,您参加了我们的组织,您却向组织的一个成员公开了自己的打算?
齐加列夫 我请求发言。
——黑暗——
彼得 你们准备用誓言把自己和组织连在一起吗?
沙托夫下。场面一阵混乱。除了斯塔夫罗钦,所有的人都站起来。
彼得 利雅姆琴,把钢琴上的剪子递给我。
利甫廷 当然了。他提议将人类分成两个不等份儿:约十分之一的人将享有绝对自由,对其他十分之九的人拥有无限的权力。那十分之九的人必然丧失个性,可以说变成一群羊,如羔羊一般只会顺从,因而也就达到了那种有趣动物单纯无知的状态。总之,那是伊甸园,不同的是必须劳动。
彼得 (指了指沙托夫)利甫廷,您可什么话也没有讲。
彼得 那么你们就是同意我给你们的传单上所主张的方法啦?
沙托夫 我没有必要向任何人汇报,我是自由的。
彼得 好。但是,您承诺同我一起写这封信保证听我的支配。当然了,只有这些,其余的一切,都由您自由做主。
费德卡 遵命。要记住。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