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分
第二场景
目录
第一部分
第一部分
第二场景
第二部分
第二部分
第三部分
第三部分
上一页下一页
瓦尔娃拉 别哭嘛,我并没有受到冒犯。直截了当地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儿。
斯切潘 我……当然,我接受,既然这是您的愿望。不过……我怎么也不能相信,您会同意……
莉莎 对。我们分开有十二年了。告诉我,您非常高兴,又见到我您非常高兴。您没有忘记您的小门生吧?
斯切潘 上帝呀!上帝呀!亲爱的莉莎!终于有这样幸福的一刻!
莉莎 得了,得了,做一个正直的人,也没有什么可惭愧的。(她转身背对着格里高列耶夫。他则以欣赏的目光注视她)达莎同我们一道回来了,这您当然知道了。她是个天使,我希望她幸福。对了,关于她哥哥,她对我谈了很多情况。那个沙托夫,他怎么样啦?
普拉丝科葳下。
瓦尔娃拉·斯塔夫罗钦家的客厅。
瓦尔娃拉 这么说,你同意了。那好,我们具体安排一下吧。一举行完婚礼,我就付给你一万五千卢布。从这笔钱里,你给斯切潘·特罗菲莫维奇八千卢布,让他每周接待一次他的朋友。如果他们来的次数太频繁,那就把他们赶出去。况且,有我在眼前。
达莎 (声调平稳,带两分倦意)哦!我玩得很开心,确切地说很长见识。欧洲是让人长见识的地方,对,比起欧洲来,我们太落后了,而且……
——黑暗——
普拉丝科葳 对,就是这个字眼儿,反正莉莎不断找碴儿跟尼古拉争吵。有时她发现尼古拉跟达莎说话,她就大发脾气。亲爱的,这真叫人受不了。医生嘱咐我不要生气,而且,我在那湖畔待腻了,又患了牙疼病。后来我听说日内瓦湖能引起牙痛,这是它的一个特点。最后,尼古拉走了。依我看,他们会和好的。
斯切潘 怎么,您知道……
格里高列耶夫 您拒绝?
阿列克赛·伊戈罗维奇上。
格里高列耶夫 我们的朋友好像很激动……
斯切潘 也就是说……
斯切潘 我忘记了,真是昏了头,我来给您介绍格里高列耶夫,一位出色的朋友。
普拉丝科葳 什么事儿也没有,对不对?他爱上莉莎,这是肯定的,喏,在这件事儿上,我不会看错。女人的直觉!……可是,你了解莉莎的性格,怎么说呢,又固执又好嘲笑人,对,是这样!尼古拉呢,他也很高傲。九-九-藏-书-网多高傲哇,哦!不愧是你的儿子。因此,他受不了别人的嘲笑。而他本人,也是那么挖苦人。
莉莎和莫里 斯·尼古拉耶维奇上。
瓦尔娃拉 别谈欧洲了,你没有什么特别的事儿要告诉我吗?
瓦尔娃拉 这次闹别扭也没什么。再说,我太了解达莎了。荒唐,我会把事情弄个水落石出的。
瓦尔娃拉 是啊,这又怎么样呢?到了五十三岁,这是生命的顶峰。我知道,我也快到这个年龄了。况且,您还是个漂亮男人。
瓦尔娃拉 放开她吧,您有一辈子的时间爱抚她呢。我呢,我有话对您讲。
格里高列耶夫 这一切会给您带来荣誉。您哪,何必这样黯然神伤呢?
莫里斯·尼古拉耶维奇 我听您的吩咐。
瓦尔娃拉 告诉达莎,我在等她。
斯切潘 (猛一惊跳)达莎……我还以为……达莎!她还是个孩子啊。
瓦尔娃拉 坐在那儿,(达莎坐下)做刺绣活儿。(达莎从桌子上拿起刺绣的绷子)跟我讲讲你这趟旅行吧。
莉莎 (有点卖弄风情地)唔,没错儿!是您哪,心腹!我觉得您很讨人喜欢。
莉莎 善举,为什么?我想认识他,我感兴趣……总之,我特别需要找个人帮忙。
斯切潘 这当然是个善举了。
普拉丝科葳 不行,我向你肯定……
格里高列耶夫 我不明白。
普拉丝科葳 唔!亲爱的,不管怎么说,我很高兴将达莎·沙托夫还给你。至于我,我没有什么可说的,只是认为如果她不在那里的话,你的尼古拉和我的莉莎不会闹得这么别扭。要注意,我什么也不知道!莉莎自尊心太强,性子太倔犟,不肯对我讲。不过事实上,他们俩关系冷淡,莉莎觉得丢了脸面,可是天晓得为什么,也许你的达莎了解些情况,尽管……
瓦尔娃拉 同意什么呀?
瓦尔娃拉 我来帮助您,送给新娘的礼物篮子是不会空的。唔!我忘说了,您要娶的是达莎。
达莎 (慢吞吞地)如果非如此不可,那我就作此决定。
瓦尔娃拉 请坐吧。问题不在这儿,现在的问题是,您必须结婚。
瓦尔娃拉 没有,他什藏书网么也没有说。不过,他会说的。(她霍地站起来,将她的黑纱巾抛在肩上。达莎目不转睛地看着她)你真没良心!你想到哪儿去啦?你以为我要害你吗?他会主动来哀求你,低声下气地给你下跪!他会幸福死的,事情就是这样安排的!
瓦尔娃拉下。
达莎下。
斯切潘 如果没有一个重大原因,一个急不可待的原因……我怎么也不会相信,您能眼睁睁看着我娶……另一个女人。
瓦尔娃拉 挖苦人?
瓦尔娃拉 她那方面您不必担心。自然了,要由您去祈求,恳求她给您这份儿面子,您明白吧。不过,您无需担心,还有我在呢。况且,您爱她。(斯切潘·特罗菲莫维奇站起来,身子站立不稳)您怎么啦?
斯切潘 (手里捧着鲜花)这没什么。我也一样,对不对?我也一样,您瞧,我的眼泪要流下来了。
达莎 对。我照您的意愿去做。
格里高列耶夫 我配不上这种荣誉。
格里高列耶夫 您在诬蔑自己,娶一个年轻漂亮的姑娘用不着花钱。
斯切潘 我同意了,是因为我觉得生活无聊。对我来说,怎么都无所谓。然而,她若是把我逼急了,那就不再无所谓了。那我就会感到受了侮辱,就会拒绝。
瓦尔娃拉 我不喜欢这样拐弯抹角,普拉丝科葳。你要说的全说出来吧。你是要我相信,达莎和尼古拉私通了吗?
叙述者:我要去瞧瞧沙托夫,既然这是莉莎的要求,而且我已经觉得对莉莎什么都不能拒绝了,尽管我根本不相信她突然萌生那种愿望作出的解释。这就把我,同时也把你们引到不大华贵的街区,引到女房东费利波夫那里;女房东将客房和一间公用客厅,至少她称做客厅的一间房,租给了一些古怪的人,其中有列比亚德金和他的妹妹玛丽娅、沙托夫,尤其是基里洛夫工程师。
达莎 关于这件婚事,斯切潘·特罗菲莫维奇对您说什么了吗?
阿列克赛·伊戈罗维奇下。
瓦尔娃拉 非如此不可?你这是指什么呀?(达莎默不做声,低下头)你刚才讲了一句蠢话。我要把你许配给人,这不错,但这绝不是强制的,你明白吧。我忽然想到这事儿,仅此而已。没有什么可隐瞒的,对不对?
瓦尔娃拉 我知道。不过,您不要总叫她“我的小门生”。她长大啦!真讨厌!哼,您抽烟啦!
瓦尔娃拉 不管是思想上、良心上,九九藏书还是心上,就一点儿事儿也没有?
斯切潘 啊!达申卡,我的美人儿,又见到您真高兴。(他拥抱达莎)您终于回到我们中间啦!
达莎 (闷闷不乐而口气坚决地)没有。
斯切潘 我知道,可是,年龄相差悬殊……我本来想……迫不得已,喏,也得找一个我这年纪的人……
斯切潘·特罗菲莫维奇进来。达莎站起身。
斯切潘 他呀!一场空梦!他原先是社会主义者,后来又放弃了信念,现在是为上帝和俄罗斯活着。
瓦尔娃拉 好哇,您就提高她,发展她的心灵。您还给她一个体面的姓氏。您也许成为她的救星,对,她的救星……
斯切潘 好吧,我的朋友,好吧。可是您知道,我多么喜爱我这小门生。
普拉丝科葳 亲爱的,我不该对您谈起达莎。她和尼古拉之间只有过一般谈话,还是高声的,至少当着我的面。可是,莉莎神经过敏,也影响到我。还有那湖水,你不可能知道!不错,湖水很平静,可是叫人心烦。人一心烦,对不对,就要神经过敏……(达莎上)我的达申卡,我的孩子!把您丢下多叫人伤心!我们再也不能像在日内瓦那样,晚上进行有趣的谈话了。啊!日内瓦!再见,亲爱的!(对达莎)再见,我的小乖乖,我的心肝儿,我的鸽子。
达莎 (注视对方)没有,什么事儿也没有。
莉莎 (对斯切潘)又见到您的面,叫人多高兴!然而,我很伤感。在这种时刻,为什么我总伤感呢?您是位有学识的人,您给我解释解释吧。事先我一直在想,又能见到您了,回忆起所有的往事,我一定会乐疯了。可是现在,我一点儿也高兴不起来——然而,我是爱您的。
斯切潘 还有别的事儿。我怀疑……喏,您瞧……别看我在她面前那种样子,我也并不那么傻!为什么要这样匆匆忙忙地结婚?达莎在瑞士期间,见到了尼古拉。而现在……
莉莎 好哇,好哇。很可能我要亲自去一趟,尽管我不愿意打扰他,或者他家里根本没人。可是,一刻钟之后,我们还得回到自己家里。您准备好了吗,莫里斯?
她擦拭一滴眼泪。
斯切潘 唉!我更需要钱,而不是漂亮姑娘……您知道,我没有经营好我儿子继承的他母亲的那个庄园。他要求我偿付欠他的八千卢布。有人指责他是革命分子、社会主义者,要破除上帝、私有财产,等等。关于上帝,我不知道,可是关于私有财产,我可以向您保证,他非常看重他自己
九*九*藏*书*网
的私有财产……况且,对我来说,这是一笔荣誉债,我必须牺牲自己。
瓦尔娃拉 二十岁的孩子,谢天谢地!您的眼珠子不要这样滴溜儿乱转,好吗?您又不是在竞技场上。您是聪明人,可您什么也不懂,您需要一个时刻照顾您的人。等我一死,您怎么办呢?达莎会是您的出色的管家。况且,还有我在,一时半会儿我还死不了。再说,她是个温柔天使。(气冲冲地)您明白吗,跟您说,她是个温柔天使!
瓦尔娃拉摇铃。
莫里斯·尼古拉耶维奇 非常荣幸。
斯切潘 (愕然)结婚?第三次?到了五十三岁?
莉莎 是啊,瓦尔娃拉刚刚告诉我们的。大喜事儿啊!我敢说,达莎没有想到。走吧,莫里斯……
斯切潘 也就是说……噢!最后我非得失去耐心,再也不愿意……
瓦尔娃拉 (猛然站起来)另一个女人……(她样子极凶地注视他,然后朝房门走去。在到达门口之前,她又转过身来)我永远,永远也不会宽恕您,明白吗?如果您居然想象,哪怕是一秒钟,想象您和我之间……(她正要出去,格里高列耶夫却进来)我……您好,格里高列耶夫。(对斯切潘·特罗菲莫维奇)您是同意了,具体事务由我来安排。我这就去普拉丝科葳家,把这个计划告诉她。您照顾好自己,不要变老了!
莉莎 很好。您真好。(她朝门口走去,同时对斯切潘·特罗菲莫维奇说)我讨厌心肠不好的男人,哪怕他们相貌堂堂,聪明过人,您也跟我一样吧?人心,这才是主要的。对了,我祝贺您要结婚了。
斯切潘 是啊,这里面有奥妙。为什么这样奥妙呢?我不愿意掩盖他人的罪孽!上帝哟,您多么伟大,多么仁慈,您会给我安慰!
达莎 不会,绝不会。愿上帝祝福您。
斯切潘 拒绝结婚。噢!我本来不应当说出来!然而,您是我的朋友,我这是自言自语。对,人家要我同达莎结婚,而我同意了,总之,我同意了。到了我这年纪!哼!我的朋友,结婚,就是一颗有点儿高傲、有点儿自由的灵魂的死亡。婚姻将腐蚀我,耗损我的精力,我再也不能为人类的事业效劳了。孩子要出世,天晓得是不是我的。其实不是,他们不是我的孩子,智者能够正视现实。我接受了!因为我感到无聊。不对,并不是因为我感到无聊才接受下来,只不过是,有一笔债……
莉莎 对,有人跟我说过,他有点儿怪。我想认识他。我愿意交给他一些工作。
斯切潘·特罗菲莫维奇跑向莉莎,抓起她的手,端详她,一时激动得说不出话来。99lib•net
莉莎 这是送给您的一束鲜花。我本来想给您带来糕点,可是,莫里斯·尼古拉建议送鲜花,他多会体贴人心。这是莫里斯:我希望你们成为好朋友。我非常爱他,对,他是我在这个世界上最爱的男人。向我的好老师致敬,莫里斯。
莉莎 哦,您还有我的画像啊!(她去摘下一幅肖像画)这是我,可能吗?我那时真的长得这么美吗?可是我不愿意看这画像,不看!一种生活过去,另一种生活开始,随后又让位给另一种,就这样没完没了。(瞧着格里高列耶夫)您瞧,我又讲起那些老故事!
瓦尔娃拉 听我说,我想到你了。放下刺绣吧,坐到我身边来。(达莎来到她身边坐下)你愿意结婚吗?(达莎注视她)等一等,先别说话,我想到比你年长的一个人。不过,你是通情达理的,况且,他还是个挺漂亮的男人。我指的是斯切潘·特罗菲莫维奇,他当过你的老师,你也始终敬重他。怎么样?(达莎仍然注视她)我知道,他人很轻浮,总好唉声叹气,总过分考虑自己。不过,他有优点,你会珍视的,尤其是我要求你这样。他值得爱,因为他没有自卫能力。我这话你明白吗?(达莎点了点头。发作)我早就确信,早就信赖你。至于他,他会爱你的,因为他必须如此,他必须如此!他必须崇拜你!听我说,达莎,他会对你百依百顺的。你要迫使他服从,否则你就是个笨蛋。不过,永远也不要把他逼迫得忍无可忍,这是夫妻生活的首要一条规则。啊!达莎!最大的幸福,莫过于自我牺牲。况且,你会让我特别高兴,这是主要的。然而,我一点儿也不强迫,要由你自己来决定。说吧。
斯切潘 那么她呢……您对她讲过吗?
普拉丝科葳 私通,亲爱的,怎么用这种词儿!再说,我也不愿意让你相信……我太爱你了……您怎么能假设……
格里高列耶夫 愿意干什么……
瓦尔娃拉·斯塔夫罗钦和普拉丝科葳·德罗兹道夫在场上。
格里高列耶夫 我同沙托夫挺熟,如果您高兴的话,我马上去找他。
斯切潘 您对我始终这么宽容,我的朋友。不过,不瞒您说……我没有料到。对,五十来岁了,我们还不老,这是显而易见的。
斯切潘凝视她。
莉莎 终于又见到他了,莫里斯,那是他,正是他。(对斯切潘·特罗菲莫维奇)您还认得我,对不对?
瓦尔娃拉 我就确信是这样。我从未怀疑过你,把你当做我的女儿看待,还帮助你哥哥。你绝不会做出惹我不快的事,对不对?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