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
第一场
目录
第一天
第一天
第一天
第二天
第二天
第一场
第二天
第三天
第三天
第三天
第三天
上一页下一页
唐·阿隆索 我崇拜伊奈丝……我怎么能够再也不见她呢?
相信我,他知道我在你手下干事儿,他的斗篷丢在我们俩面前。要当心,我的主人,他们是有权势的人,又在自己的地盘上。公鸡在自己的窝里叫声最高。再说,你的恋情一开始就陷入各种魔法和邪术,我也十分担心。如果你的追求是正当的,何必借助于法术和驱魔呢?我跟法比娅去拔一个绞死的罪犯的臼齿,老实说,我更愿意待在自己屋里。我扮演了喜剧中的小丑,将梯子立在绞刑架上。法比娅爬上去,我在梯子脚下等待,只听那个绞死的人对我说:“上来,特略,不要怕,否则的话,我就下去了。”伟大的圣保罗呀!我一下子瘫倒在地,魂儿都吓飞了,最后魂儿www.99lib.net又回来,真是上天的奇迹。法比娅从梯子上下来,我也定下神儿来,可还是惊魂未定,看到没下雨浑身就都湿了,心里也实在难受。
唐·阿隆索 你披上啦?干的蠢事!
特略招呼。
唐·阿隆索 生活中不见她的面,我宁愿死去,特略。
特略 你这样一趟一趟来回跑不累吗?
街道,唐·彼德罗住宅的外观。
唐·阿隆索 我的爱既无间歇,也不松懈。这种爱始终燃烧,不容天性怂恿它有片刻懦弱的表现。不,九_九_藏_书_网我的心闲不下来。反之,现在我才知道,爱情具有雄狮的野蛮力量。要驯服这种爱,要战胜我这颗心,小于这种不间断的狂热是不行的。远离伊奈丝,我在爱情的平静水面,几乎缓不过气来。我若是生活在她身边,能够随时见到她,我的心灵就会成为一只火兽。
特略 只怕有人发现了你们爱情的秘密。你在奥尔梅多和坎波城之间不断奔波,就让你的两个情敌产生想法,有了话柄。
特略 你的一言一行,至少表面要维护住。怎么,我的主人,你就不能耐心等三天,不这么狂热地宣泄爱情吗?
唐·阿隆索 然而,特略,从奥尔梅多到坎波城,有什么值得那么称赞的呢。利安得去见海洛,不是每天夜晚都游过海,最后不是把水全喝下去,好浇灭他心中的火焰吗?在奥尔梅多和坎波城之间,特略,并没有大海。伊奈丝不欠我什么。
九*九*藏*书*网
唐·阿隆索 特略,特略,一种真心实意的爱情,不怕冒任何风险!可是命运却和我作对,我偏偏有一个狂热的情九_九_藏_书_网敌,非要娶唐娜·伊奈丝不可。瞧我,又忌妒又绝望,怎么办呢?不行,我不能相信驱魔的威力,那纯粹是虚幻的。唯有才德和恒心,才能将两个意志结合起来。伊奈丝爱我,我崇拜伊奈丝,靠她活着!凡是同伊奈丝无关的,我全无视、鄙视和蔑视!伊奈丝是我的财宝,我是伊奈丝的奴隶,没有伊奈丝,我就不能活下去!我从奥尔梅多到坎波城来回奔波,也是因为伊奈丝掌管着我的生与死。
特略 像利安得那样,自知走向生命危险的人,也面临一片大海。我敢断言,关于你的恋情,唐·罗德里戈同我一样了如指掌。当时我还不知道这件短斗篷是谁的,有一天,我就披着它进城……
唐·阿隆索、特略。
唐·阿隆索 招呼吧,时间到了。
http://www.99lib.net
特略 好了,这一爱情,你再也没有什么话可说的了,也许只能补充一句:“伊奈丝,我就觉得你看着还不算讨厌。”这才新鲜呢。总之,上帝保佑这事儿有转机!
特略 我这就去。
特略 就跟是我自己的一样,在街上碰见唐·罗德里戈,他叫住我:“这件斗篷,先生,是谁给您的?我认得。”我回答说:“如果您认为它能为您效劳,那我就送给您的一名仆人。”他一听,脸色陡变,回击道:“这是我的一个仆人夜晚丢失的。您留着吧,披在身上很合适。”说罢扬长而去,他的手还按着剑柄,一副不屑的神态。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