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天
第二场
目录
第一天
第二场
第一天
第一天
第二天
第二天
第二天
第三天
第三天
第三天
第三天
上一页下一页
法比·娅 还有什么?
唐··阿隆索 特略,就是这位老婆婆?
法比·娅 (对特略)一个外乡人?他是找我有事儿吗?
法比·娅 一个初萌的爱情故事,你用羞怯和敬意掩饰也是枉然。从你的亲吻上,我已经衡量出你的病症多么严重。
特略 对。
法比·娅 (单独对特略)不要跟我唱反调。我要给你介绍一个棕发姑娘,长相美极了……
法比·娅 特略……
法比·娅 是什么病疾?
特略 相思病。
特略· 如果你把项链给我,那么我有你也将就了……
法比·娅 思念谁?
法比·娅 (对唐·阿隆索)愿上帝保佑你这样风度翩翩的少爷!
特略 圣洁?
法比·娅 情人的心,是在脸上跳动的。秋波一瞥,就把99lib.net你迷住了,对不对?你遇见什么啦?
法比·娅 明白了。
法比·娅 人的所有手段,我要全为你使用上。我并不在乎你答应给我的项链,我知道自身的价值。
唐··阿隆索 对,是圣洁的,既然这双手要创造奇迹。
无形的爱情在她身边垂钓,看见那么多天真的鱼咬食饵,笑得简直要岔了气儿。有些人送给她项链,另一些人则送给她耳坠儿。然而,受蛇迷惑的时候,谁还看她那耳朵的坠子呢?还有一个人要给她的脖颈戴上精美的珍珠链。然而,那个部位光艳照人,戴上珍珠链不是多余吗?我呢,将我的雄辩力全置于我的目光中,只是向她每一根秀发献上一颗灵魂,在她每个脚印里置放一生。她默默地注视我,但我觉出她分明对我说:“千万不要去奥尔梅多,唐·阿隆索,今天晚上留在坎波城吧。”我相信了她,法比娅,我追随自己的希望,留了下来。今天早晨,她去做弥撒,但是换上了符合她身份的装束,不再乔装村姑了。你知道,象牙雕的独角兽能圣化水,而她那雪白的手,也同样具有圣化水的作用。我满怀中了毒的爱跟随她,我们的手指一起接触圣水,我就突然感到,她的眼睛为我分泌的剧毒化解了。她看九-九-藏-书-网着她妹妹,姐儿俩咯咯大笑,那笑声长时间伴随她的美貌和我的爱情。她们走进教堂侧面一间祭祀室,我还执意地尾随。心中有了爱情,就不免胡思乱想,不知怎么想到不能在这里举行婚礼,还突然掺杂进来一种死亡的预感,就好像爱情当时亲自对我耳语:“今天在教堂,明天到地下。”我一时心慌意乱,愣在原地;先是手套,接着我的小帽子都从我手中失落;我的目光刚一离开伊奈丝,就又移过去。唔!可以肯定,她并没有赶我走,她明白我全身所表达的仅仅是爱情和荣誉。否则,她怎么会那样看我呢?不会的,不会的,法比娅,只有粗鲁的人,看人才没有思想,而圣洁的智慧怎么可能不寄寓在这个天使身上呢?不管怎样,我满怀希望,让我在这张字条中的炽烈感情讲话。假如你有一定的胆量,运气又好,能把这张字条交到她手中,假如我的信念和我诚挚的爱情,借助这种办法能得到允婚,我就会报答你,送给你一条贵重的项链和一名像样的奴隶;那奴隶既为你的地位增光,又会引起所有择夫不当的女人的羡慕。
特略 不对。
特略 魔鬼也能创造奇迹。
唐··阿隆索 法比娅呀,好一幅肖像,正是自然置于人的头脑中的一切优越性的典型!啊!无与伦比的医生,自天而降的希波克拉底,来医治因爱而痛苦的人。请把你这只手给我,你这女子发髻的光轮、修士袍的徽章,把你这只手给我吻一吻!九九藏书网
特略、法比娅、唐·阿隆索。
法比·娅 你瞄得太高了。
法比·娅·就凭这话我相信你。
特略 收起你的评论,法比娅,除非你不愿意像我们那些从不失手的手术医生,一下子就造成致命的创伤。
特略 正是老婆婆本人。
唐··阿隆索 你猜中啦!那位乔扮的乡姑,正是我爱慕的对象。她的目光在我身上点燃的大火,要烧灼并吞噬我。
唐··阿隆索 唔!法比娅,生命和灵魂都要交到你这圣洁的手中,我怎么报答你呢?
法比·娅 得了,特略,把这封信交到伊奈丝手中。我至少不会失手,哪怕是有生命危险,而且什么也不图,只想让你明白,唯独我有足够的九九藏书网胆量,敢于进行这样一场大赌博。让我瞧瞧信。(旁白)我得先润色润色。
唐··阿隆索 我事先就表明,完全听你的。
唐··阿隆索 其实,我一心要维护她的名誉!
法比·娅 你这是冒极大的风险。
特略 法比娅……
唐··阿隆索 你怎么答复?
唐··阿隆索 听我说,愿上帝保佑你!昨天傍晚,她在坎波城集市上一露面,简直美极了,众人都以为看见太阳又升起来了。伊奈丝就好像知道,人心不会轻易投进过分明显的陷阱里,她就将发髻上了油,遮掩起来。她的眼睛十分慷慨,遇见男人就赠予生命。然而,据说她使之活下来的那些男人,却要争取为她而死的幸福。她那双手特别优美,像击剑一样能做出各种姿势和假动作,每动一下都划开一道伤口。再不然,她那大领子周围雪白的指状花饰,犹如竖在阁板角落的纸人。她那笑口一声号令,就集合起来大队人马,她根本不用布置,就能把全城的人招募来。她对自己光洁的牙齿、鲜艳的脸庞信心十足,早就不把珍珠和珊瑚放在眼里。她上身穿一件海蓝色巴斯克紧身衣,下身穿一件法兰西短裙,九*九*藏*书*网仿佛有意将她的秘密隐藏在外国数字中。她的拉车的骡子哪知道,它们的彩带和十字轴,都留下了跟随她的人的目光和心。总而言之,人们从未见过能与她媲美的鲜花盛开的杏树,也从未闻到过能超越她散发的香气的芬芳。
法比·娅 他患了什么残疾吗?
唐··阿隆索 一个天使!
特略 查查你的价格表。
法比·娅 好哇。他在打猎,要靠我给他赶出山鹑来。
特略 找你。
唐··阿隆索 两种不可能。可是,法比娅,这足以让我丧失理智:一种不可能,我绝不会停止爱她;另一种不可能,她有朝一日能爱我。
法比·娅 昨天我在集市上,瞧见你昏头昏脑,尾随一位年轻姑娘。那姑娘一身村姑的打扮,能掩饰她的身份和地位,却遮不住她的美貌和光彩。唐娜·伊奈丝,是不是坎波城最美丽的鲜花?
唐··阿隆索 来,法比娅,来吧,尊敬的婆婆,我要让你瞧瞧我的旅馆。
特略 他来了,由他告诉你。法比娅,他比我说得清楚需要什么。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