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段时间
第十场
目录
第一段时间
第二段时间
第十场
上一页下一页
护士长 (对一名男护士)快点儿,去找值班医生。(对科尔特)我想,今天是托罗塔大夫值班。
科尔特 那干脆撤了电话不就行了,为什么搞这种恶作剧?
克拉雷塔 这还用说,亲爱的朋友,的确毫无道理。(对护士们)你们都疯了是怎么的?
科尔特 (始终漠然地)唔!没什么,亲爱的朋友,没什么了不得的。有人要把我抬下楼。暂时地。不过,我呢,太累了。再说,现在我待在这儿很好,已经习惯了。
科尔特 (同上)咦?连五天还不到呢。四楼的人已经回来啦?
克拉雷塔 (就在护士们拿担架靠上去的时候)好了,您不要这么看。您理解我,这一点我敢肯定。我也同样,我若是您,也会感到气愤的。(对护士们,口气生硬地)快点儿……(又恢复快活的声调)我承认,这是不可原谅的。只可惜,这不是头一回了。然而,我又能怎么办呢?施罗德下了命令,命令很明确。好了,亲爱的朋友,好了,劳驾。
女护士 没有。
护士长 (甜言蜜语地)事情如果是这样,先生,那肯定是出了差错。您不要怪我,一定是发生了误会。九-九-藏-书-网
克拉雷塔 (始终快活地)唉!您要从中作梗还不容易,非常亲爱的朋友!可是后果呢,却由我来承担,无非如此。我已经看到迎面来一顿斥责,哎呀呀!本院的一顿斥责。喏,您也许置之一笑,然而我无权……
这工夫,只听远处传来钟声、闲聊和脚步声以及各种声响;整个喧闹中还时续时断掺杂着那歌声。
科尔特 度假呗,不是吗?他们一定是提前返回了。本来他们要离开半个月,然后我才能回四楼去。
科尔特 对,科尔特。不是碰巧说的是那个企业家科尔特吧?
科尔特 (漠不关心地)这事儿问您的院长去好了。
克拉雷塔 您怎么把我看得这么糟,亲爱的朋友。真的,这张讨厌的命令书,我宁愿把它撕得粉碎,也不愿拂您的意。现在是我受您摆布了,亲爱的朋友,我恳求您,真的恳求您理解……
科尔特 (漠然地)克拉雷塔,请告诉我,您总不至于现在就把我抬到楼下吧?
科尔特 究竟是谁呀?
女护士 (困惑地)科尔特?
九九藏书网
护士长 怎么叫“回来啦”?
科尔特 这么说,他还不明白?
科尔特 (精疲力竭,漠然地,声音微弱)我理解。
女护士 (微笑)我想是免得患者费神。要知道,我是这儿新来的。
科尔特 (身体虚弱,心不在焉)什么事儿啊?
女护士 (明白自己讲了蠢话,不禁惊慌)哦!我……不,我觉得不是。嗳,不对,不是这个名字,根本不对,不是科尔特。(她那表情仿佛在极力回想)科尔特,想想看,科尔特……(她好像猛然醒悟)啊,科尔特,就是您,不是吗?(笑)上帝呀,您想到哪儿去啦?
女护士 根本不明白,他还期望随时出院呢。
科尔特 (沉默许久,因情绪激动而说话结巴)小姐?您知道他叫什么名字吗?
女护士 记不大清楚了。我想,是个大阔佬。喏,说起来,那个不幸的人算完蛋了。他那几百万也根本救不了他的命。尽管如此,他们还编了不少故事,让那老兄相信他身体好极了,他随时都可以出院回家。最妙的,哈!太滑稽了,最妙的是他应当安排到三楼,甚至干脆送到二http://www.99lib•net楼。然而,必须保住面子,不是吗?您想象不出,他们制造了多少假象,编造了多少借口,将他引到楼下来,又不会引起他一点儿怀疑!(她咯咯笑起来)每下一层,都新编一个谎言,而且越来越巧妙,越来越复杂。现在,他就快到这儿了,还什么也不知道呢。他始终确信他的位置在七楼,一层层搬下来,纯粹是过失、混乱、误会、烦琐的行政造成的。他完全受骗上当了,然而在生活中,他绝对不是个傻瓜。
克拉雷塔 您不要这样,我比您还要烦。(笑)我怎么办呢?这是施罗德下的命令,有他的签字。在他回来之前……
护士长 让我们来稍微搬一搬。
科尔特 那个大阔佬。他的名字,不是碰巧叫科尔特吧?
护士长 我想,教授今天进城了。
科尔特 不要怪他们,人人都可能出错。现在,您告诉他们让我安静点儿。
科尔特 当然了,当然了。那好!问问那个亲爱的克拉雷塔去吧……
护士长 (颇为尴尬)可是,老实说,先生,不是四楼的事儿。这次特意派我们来……
科尔特 (有礼貌,但是话很明确)哦!我明白。是这样,不行,对不对?我太疲惫,不能下去,就是这样。况
九九藏书网
且,你们的老板都很清楚,我太累了。
女护士 四点半。
护士长 我不知道克拉雷塔教授是否……
女护士 (狡黠的神情)施罗德疗法。虚伪。他们似乎没有勇气实话实说。院长是个名副其实的天才!他完全可以成为外交家。在这方面,流传着许多故事。例如,您听着,三楼这儿随时都等着来一个胖家伙。嘿!那家伙,实在太妙啦!
科尔特 (沉默片刻)我睡着这工夫,没人打电话来吗?
科尔特 (惊醒,声音微弱地问)是怎么回事?谁在这儿唱歌?是您吗?
克拉雷塔 (兴高采烈地)怎么啦!出什么事儿啦?
科尔特 您到底要说什么?
科尔特 好吧,好吧。归根结底,这不关我的事儿。我呢,反正不从这儿动窝。
护士长 我不知道,先生,我无法告诉您。
科尔特 不为什么。(不安地)几点钟了?
克拉雷塔 这可就怪啦!拿来看看。(他接过那张纸,仔细检查,摇了摇头)真的吗……好奇怪呀!这是没有疑问的,正是他的签字。我真不明白,他们出了这种差错。
护士长 有命令,在这儿呢,是施罗德教授签的字。藏书网
三层楼的一间病房。
女护士 我?不,为什么?
科尔特 (轻声地,并任人摆布)我反对,亲爱的朋友,我反对。
科尔特 (他摘下听筒,要拨号码,却发现号码盘不转动。这是一部假电话)咦,这是开玩笑的电话!开玩笑。一部假电话!
女护士 可以吗?您不必动。
这时,克拉雷塔一阵旋风似的进来。
科尔特 什么,只可惜?
他上手帮着护士从床上抬起科尔特,放到担架上。
恰巧这时,有人敲门,并嚷了一声:“可以进去吗?”不待应声,男护士长和两名抬一副空担架的男护士上。
科尔特 (一副陶醉的神态)咦!现在是谁唱起来啦?
克拉雷塔 当然了。只可惜……
科尔特躺在床上睡觉。一名女护士坐在一盏电灯旁,边缝东西边哼唱;而她哼唱的,恰恰是那著名的声音唱的同一旋律。
科尔特 我……
女护士 谁呀?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