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天
目录
第三天
库尔西奥 我的人得胜了,要来找我,而你的丧魂落魄的队伍已经逃窜。我愿意留给你一条生路,逃走吧。我的这些村民要复仇,都义愤填膺,我要保护你也爱莫能助。你独自一人,面对他们恐怕性命难保。
厄塞比奥 (旁白)一个人捆在树上!脖子上还吊着十字架!我必须跪倒在地,完成我的心愿。
厄塞比奥 现在只有我们二人了,你要讲的话,唯有无言的树木花草见证。摘下你掩饰面孔的面罩吧,告诉我你是谁,你要去哪里,要干什么。说吧。
曼卡 你在这儿干什么?
塞利奥 给你。
吉尔 侍候够了,打也打够了,注意瞧一瞧嘛。
朱莉娅 他们得胜之后睡起大觉,丝毫也没有提防。时机非常有利。
树哇,上天使你缀满真理之果,就是要补赎第一个人咬食的那个果!天堂的鲜花呀,给人以希望!光明的方舟哇,在无边无际的大海上负载着消息,宣告太平世界!令人赞叹的新芽呀!永远结不完的葡萄!你呀,新大卫的竖琴,第二个摩西的诫台!既然上帝在你上面,只为罪人受了折磨。我也是罪人,我乞求你的宽恕,给我以正确的评价。给予你的,你应当还给我!即便我是这世间唯一的罪人,上帝也会为我一人而死。没有我的罪过,上帝也不会在你上面受难。今天,你是为了我,仅仅为了我才立起来的。
厄塞比奥 不行,不要因为我向你投降,就期望我屈从于法律。我向库尔西奥投诚,有敬意就足够了。可是,法律要人惧怕,而我什么也不怕。
朱莉娅下。吉尔上,他一身强盗打扮。
吉尔 老爷……
蒂尔索 一个逐出教会的人死了,你还要安葬在圣地?
库尔西奥 作者就是以这样令人赞叹的收尾,圆满地结束了《信奉十字架》
库尔西奥上。
吉尔 你又想起什么,厄塞比奥?你这是向谁祈祷?你若是崇拜我,为什么还捆绑我?你若是捆绑我,为什么还崇拜我?
库尔西奥的人拥上。
——剧终——
阿尔贝托 这是什么声息?这微弱的声音从哪儿发出来,将我的名字送到我耳畔?
布拉斯 像他这样死了的人,只配抛尸在荒野!
库尔西奥 (在幕后)我望见了,厄塞比奥在山上的灌木丛里。他把那些岩石当成壁垒,也是枉费心机。
厄塞比奥 这位戴着面罩的绅士是谁?
库尔西奥 背叛!……原谅我,厄塞比奥,既然他们以这种方式谴责我,那么就应当首先由我来结果你的性命。
众强盗上。
吉尔 衣衫骗人。穿着僧装,不见得是僧人。
高山。
众人 就是他……干掉他!
厄塞比奥 你是谁,到这儿来干什么?
朱莉娅 动手吧,胆小鬼,我取走你的性命,就会消除你这种怀疑。
厄塞比奥 对,看到你,我越发六神无主……如果说此刻之前,我这颗慌乱的心还渴望见到你的话,现在它醒悟了,就像原先不惜一切代价要见你那样,现在却不惜一切代价不见你。你,朱莉娅!你,在这里!……还穿一身世俗的打扮,双倍亵渎上天!……你独自一人,如何找到这里?……是谁带你来的?……
库尔西奥 现在只有我们二人了。感谢上天让我伸手就能报仇。上天不肯把雪耻的事交给别人,也不肯托付一把陌生的剑结果你的性命。
厄塞比奥 你若是来杀我的,倒无需费力了,我这性命已经没了。
阿尔贝托上。
厄塞比奥 我注视着你,真被慑服了。听你的声音,我不禁迷醉,可是在你面前,我又心惊胆战。其实,我是怕上天威胁我的那些危险,才突然离开你。你回修道院吧。至于我,我非常惧怕你身上的十字架,不能不逃开……咦,是什么声响?
库尔西奥 老神父一在他头上打了赦罪的手势,他就倒在老人脚下,第二次死去。
村民一齐攻击。所有的人都动了手,边打边下,场上只剩下库尔西奥。
九-九-藏-书-网
库尔西奥 交给库尔西奥。
里卡多 我们在这条穿山路的下面,又劫了一桩买卖,想必你听了会高兴的。
里卡多 谁呀?
里卡多 这些乡巴佬人多势众。
吉尔 可怜我吧!这下子我入伙成了强盗啦!
朱莉娅 是你的蔑视和我的羞耻!好让你明白,一个女子追逐自己的欲望,比飞箭还要迅疾,比枪弹还要灼热,比闪电还要突然。听听直到现在,我犯了哪些罪行,让你知道知道,这些滔天罪行,我不仅当做乐事,还要活灵活现讲述一遍,再次开开心。
奥克塔维奥 干掉厄塞比奥!
众人下。场上只留下厄塞比奥和朱莉娅。
朱莉娅 谁见过还有比这令人惊讶的奇迹!
布拉斯 跟你说,揍哇!
布拉斯 你这样哀怨,现在也无济于事。迄今为止,你的勇气始终能经受住命运的打击。
吉尔 (旁白)哎呀!……十字架总刺我……让我受不了。
吉尔 对,我得解下这武装带,哪怕冻得发抖。
阿尔贝托 让世人都了解,这是世间荣誉中最高尚的褒奖!我要亲口为此作证:上天让厄塞比奥的灵魂还待在死了的躯壳里,直到他作完了忏悔。这就是信奉十字架所能对上帝的期待。
高山的另一处。朱莉娅上。
库尔西奥 (在幕后)你躲藏在哪儿,厄塞比奥?
厄塞比奥 阿尔贝托!
厄塞比奥 操家伙!谁也不要怯敌!哪怕有一个人腿发软或者逃跑,我看见了,就先在他的胸膛里染红这把剑锋,再刺进敌人的胸膛。
吉尔 啊!活见鬼!……是这么回事儿!……我杀了一个强盗,穿上他的衣裳。
厄塞比奥 我在你的威力面前低头,库尔西奥。然而,世界上任何别的力量也吓不跑我。我重新拾起这把剑,如果说我缺乏勇气同你较量,你会看到你的那些人还不够对付我的。
厄塞比奥 以上帝的名义,我的信念在召唤你,要你在我死之前听我忏悔。(他站起来)我的身体已经死去好久了。然而,尸体并没有带走附在上面的精神。死亡致命的打击,剥夺了肉体使用灵魂的能力,但是未能将两者拆散。走吧,阿尔贝托,走,到一个我能和你忏悔的地点:我的罪过,比大海中的沙粒,比阳光中的原子还多。(他走)这就是信奉十字架所能从上天得到的。
大家看到,厄塞比奥跪在听他忏悔的阿尔贝托面前。
布拉斯 不留一个活的。
布拉斯 让猛兽和鸟儿当他的坟墓,以惩罚他那些极大的罪恶。
厄塞比奥 怎么回事?这些泪水所为何来?怎么从我心底涌出,越过复仇的焦渴,越过我的痛苦,现在升到我的眼眶?库尔西奥,我现在思想极度混乱,觉得真不如自杀而为你报仇。你在我身上报仇吧!……大人,我的性命,就投在你的膝下!
众人声音 (幕后)他们往这边来了。
库尔西奥 厄塞比奥,我要杀你,也不想在武器上占便宜。我也放下剑。(旁白)这样一来,我就避开杀死他的危险。(对厄塞比奥)我们空手格斗吧。
厄塞比奥 上天安排这次相遇,库尔西奥,并不是对付我。你来到我面前,等你受到惩罚再返回,你这颗声称受到侮辱的心,还将保留它的侮辱。然而,我面对你的痛苦,内心不知产生一种什么敬意,令我比面对你的剑还要胆怯。你的勇敢足以令人畏惧,可是,我只会在这白发面前后退。唯独白发能令我屈服。
吉尔 大家从四面八方赶来啦!……大家都听我说,这儿发生了最令人叫绝的奇迹!厄塞比奥亲口召唤一名教士,从埋葬他的地方站起来。其实,你们全能看得见,何必用我讲呢?瞧瞧,他多么虔诚地跪在那儿。
里卡多 不必前去了,他们已经到了。
奥克塔维奥 你有什么可说的,大人?你要干什么?
朱莉娅 上帝呀,救救我吧!今天我听到的是什么情况啊?这都是什么奇事啊?……我想得到厄塞比奥,可我同他又是兄妹!……应当让我父亲和所有的人都知道我的滔天大罪!我为自己的堕落感到惊骇。要向大家喊出来!(她摘下面罩)让生活在天地之间的人知道,我是朱莉娅,罪恶家族的朱莉娅,坏女人中最坏的朱莉娅。我既然公开了我的罪过,那么从今天起,也公开地赎罪。我要请求世人宽恕我所提供的有害榜样,请求上帝怜悯我一生的罪孽。
吉尔和村民上。
阿尔贝托 我至今所进行的全部苦修,今天都九*九*藏*书*网移交给你,好用来多少补赎你的罪孽。
曼卡 哦!刚才你怎么不说呢,吉尔?
朱莉娅 前进!向他们冲啊!
厄塞比奥顺着山坡滚到台上。场上竖立一副十字架。
厄塞比奥 我都不知道自己往哪儿走。人一绝望,就觉得活一辈子太长了;死亡从不来找活腻了的人。朱莉娅,我在你的怀抱里如醉如痴,当时我们的爱已经结成新的关系。可是到头来,我没有享受这场欢乐,我未等得到就逃离了,难道是我的过错吗?不对,这过错的根源更深。一种主宰的力量促使我控制住自己,尊敬你我胸上都有的十字架。唉!朱莉娅!两个人生来就有十字架,这其中必有我们不知道、唯独上帝了解的一种秘密。
阿尔贝托 现在我看见你了。以上帝的名义,告诉我你有什么要求。
嗳,这次,他没有看见我……我就藏在这边,等他走过去,再躲进这片染料木小树林……哎哟!……这没什么!哼!最小的还要扎人……呜!……顺从基督就是这种结果!我就是干了一件坏事,或者受到菲拉布拉太太一次特别侮辱,或者我忌妒起村里的白痴,我也不会感到刺得这么疼。
库尔西奥 那是因为,命运对我从来没有如此残酷。啊!我的眼中淌出的灼热的泪流,我的痛苦能以热泪焚毁这座高山。天哪!真叫人痛断肝肠。
布拉斯上。
众人 还要给予更大的惩罚,把他推下山去,让他粉身碎骨。
库尔西奥 不管受了什么侮辱,一位绅士的剑也不能让战败者的血来玷污。用鲜血污黯了自己胜利的人,就几乎丧失了全部光荣……
库尔西奥 他们在追捕他……噢!厄塞比奥,现在谁能让你活命呢?就是用自己的命换也不行……他深入山中,浑身挨了无数打击……他往后退……他跌倒了,朝山谷滚下去。噢!我要跑去搭救他!这已经僵冷的血液在低声呼唤我,有我身上的成分。不是我的血统,怎么会呼唤我,我又怎么能听得见呢?
里卡多和众强盗以及脸戴面罩、女扮男装的朱莉娅上。
吉尔 上帝呀!是厄塞比奥说话了。我觉得魂儿都要吓掉啦!
厄塞比奥 唯独上帝能医治灵魂。
曼卡 你这是什么打扮?
库尔西奥 上帝呀,这人,活着的时候我恨之入骨,死了我却痛哭流涕!……
朱莉娅 在这山中,我无论走到哪里,无论踏倒哪处山草,可怕的喊杀声也能传到我的耳畔,激战就在我眼下展开……哎呀,我看见什么情景?厄塞比奥全部人马被打散,战败了,还在奋力抗敌。哦!必须回到他身边,将优势还给他。如果我鼓起他的勇气自卫,敌人就会恐惧。而我,复仇女神的尖刀,未来岁月的报复的惶恐,将让世界和世纪震惊。
厄塞比奥 阿尔贝托……阿尔贝托……
吉尔 这再自然不过了:他是吓死的。就是这个缘故!
里卡多 问他哪儿来的,叫什么名字,就是问不出来。他只肯对头领讲。
众人声音 (在幕后)在这儿从树枝间就看见他们了。
库尔西奥 你伤在哪儿?
库尔西奥 痛苦和欢乐,正是在这里交织在一起,一种残忍而至高无上意志所产生的孪生后果,也正是在这里相交接,同时升起感激和痛苦的两种喊声!
厄塞比奥 很好。这事儿等一会儿咱们再看。先告诉你们,咱们又添了一名新战士。
库尔西奥 我的儿子!天主哇,还有这样的奇迹!
全体村民和库尔西奥上。
厄塞比奥 那就上来吧,乡巴佬!
厄塞比奥 (旁白)这是个头脑简单的人,从他口中,我可能了解一点儿有关我的不幸的情况。(对吉尔)吉尔,自从我们交谈了,我就感到挺喜欢你,愿意和你交朋友。
唉,我的儿子,终于见到你,我在幸福中感到绝望。你是厄塞比奥,是我儿子,那么多征兆,我若是相信的话,那么一定是在失去你的时刻,在哀痛中找到你。你的讲述证实了我的心灵已经猜到的事情。当初,你母亲将你遗弃在这里,今天我又在同一地方找见你。上天在我犯罪的地方惩罚我,而这同一地点已经向我表明我的过错。这个十字架,加上朱莉娅身上带的,我还期望什么更大的征兆呢?上天神奇地给你们二人打上烙印,以便让你们二人在整个大地上只构成一个奇迹。
厄塞比奥上。
布拉斯 干掉这个强盗!
厄塞比奥 父亲,噢,父亲!我说不出话啦!别了!殓单已经覆盖我的躯体,死亡脚步迅急,夺走我能回答你的全部声音,夺走我能认识你的全部生命,还夺走我这颗本来要服从你的灵魂……终于来了,这巨大的打击……这是无法回避的考验……阿尔贝托。
库尔西奥 你哟,能让罪恶本身脸红!我要亲手杀了你,好让你的死同你的生一样可怜!www•99lib.net
除了吉尔之外,众人下。
阿尔贝托 我一点儿也不怕。
阿尔贝托 显灵啦!
阿尔贝托 有人就在这旁边说话!这声音一瞬间扩散在风中。你是谁,在叫我的名字?
阿尔贝托 我从罗马来,走进这片森林又迷路了。夜空静止不动,万籁俱寂。就是在这里,厄塞比奥饶了我一命。我担心遇到他的人又该有危险了。
朱莉娅 你是头领?
吉尔 什么,不早说?……一开头我就对你们说:“是我呀。”
曼卡 跟我们走,我们胜利了,正追赶强盗。现在是他们退却,见我们就逃。
厄塞比奥 你们走开点儿。
他移开覆盖厄塞比奥的树枝。
吉尔 总得看清楚,我是吉尔,忠于基督哇。
库尔西奥 我也不能否认,厄塞比奥,你在我受侮辱的心中,平息了大部分我对你的怒火。不过,我不能让你冒冒失失地认为,仅仅是我的白发令你后退,而我的勇敢也能办到。动手吧!……有什么星宿,有什么有利的征兆,我也不会放弃复仇,停止追逐。我们交手吧!
厄塞比奥 你说谎!……厄塞比奥从不逃跑!
库尔西奥 我的灵魂之子啊!……不,一个惨死的人,能得到这样的恩惠,那他就算不上不幸了。
厄塞比奥 大人,你从我面前闪开!不知道为什么,我见到你就不寒而栗。你若是站在我眼前,就给你的人充当盾牌啦!
他咽了气……
厄塞比奥 来呀,阿尔贝托!
奥克塔维奥 从山谷到山顶,他们的人没有剩下一个活的。唯独厄塞比奥趁夜色跑掉,已经逃脱了。
你抛弃我之后,我先是逃离修道院,前往山里。途中遇见一个牧羊人,他提醒说我走错了路。然而,我却无缘无故担起心来,就用插在他腰带上的一把刀把他杀了,好确保他守口如瓶,免得他把我置于危险的境地。那是我头一回杀人犯罪。后来又遇见一个骑马的男子,他见我疲惫不堪,就殷勤地让我上马,坐到他身后。可是,他要走进一个村庄,而我要逃避有人居住的地点,于是用同一把刀——死神的使者,把他杀了,作为他善行的报答。在这荒山野岭,我三天三夜没有吃饭,只能用野草充饥,只能把冰冷的岩石当床休息。我终于走到一间破草屋。我一望见那茅草屋顶,心情忽然平静下来,觉得是我这逃亡之人的一个理想避难所。一个农妇接待了我,她十分慷慨,同她放羊的丈夫竞相照顾我。桌上虽是粗茶淡饭,却十分好客。我在他们家里,便不觉得累,也不觉得饿了。然而在那儿也一样,我离开他们的时候,又担心他们去告诉可能在寻找我的人。于是,我杀了给我带路进山的那个老实的牧羊人,再原路返回,同样干掉了他妻子。
库尔西奥 噢,不公平的搏斗!
曼卡 你这武装带就明确告诉我们,你是强盗!
朱莉娅 等只有我们二人的时候,我再告诉你。
厄塞比奥 就是这位村民。他人虽然显得挺老实,但熟悉这地方:山区和平原。他可以给我们当向导,还可以到我们的敌人营垒去,做我们的灵活侦察。你就给他一支火枪和一条武装带。
厄塞比奥 交给谁?
朱莉娅和众强盗从另一侧上。
奥克塔维奥上。
库尔西奥泪流满面,下场。
厄塞比奥 难道你不知道恐惧和敬意的差距吗?我并不怕你。不过,我的确渴望得到宽恕,而不是别种胜利。这把剑,吓得多少人魂不附体,我要放到你的脚下。
里卡多 头领,准备抵抗吧。库尔西奥率人离开大道,进山追捕你。所有村民都冲你来了,人数多极了,甚至还有老人、孩子和妇女。他们叫喊要为你亲手杀的一个儿子报仇,血债要用血来还。他们发誓,不管死的活的都要逮住你,押送到色纳城,惩罚你,为那么多死难者报仇。
库尔西奥 让我瞧瞧,你的心脏是否衰竭……噢!可悲。(他解开厄塞比奥的衣裳,看到胸脯上的十字)这是什么圣洁而神奇的印记,一见了就搅动我的心灵?
库尔西奥 他朝这边走来了。
朱莉娅 (抽出剑)你要彻底了解我从哪儿来,是什么人,那就抽出剑吧!……这样你就会知道,我是来杀你的人。
库尔西奥 受到这最后一下打击,他一命呜呼。噢!让我这头白发表现这种痛苦!
吉尔 上帝呀!他站起来走啦!太阳又露出来,好让人看得更清楚。我要讲给所有的99lib.net人听。
朱莉娅 上帝呀!
接着,我又意识到,修女袍能暴露我的身份,便决定换下来,正巧碰到一名睡着的猎人,我就把他从梦乡打发到冥府,拿了他的衣衫和武器,就是你所看到的。总而言之,我经过千难万险,又利用所有这些犯罪的手段,终于到达你面前。
她搂住厄塞比奥坟头的十字架,一同飞升,消失在空中。
朱莉娅 神圣的十字架呀,来救救我吧!帮帮我呀,我发誓要在十字架下重新生活,再次诞生。别了!
厄塞比奥 我可不是把你丢在这儿的!
曼卡、布拉斯和一些农民上。
厄塞比奥 我能够自卫。就这事儿啊?我怀疑你的胆量,也怀疑你的本领。不过,我听你的声音对我并无敌意。
厄塞比奥 是我,厄塞比奥。过来,阿尔贝托!到埋葬我的这地点来,过来拿开这些树枝,一点儿也不要害怕。
库尔西奥 出什么事儿啦?
曼卡 有一个藏在这儿了。
奥克塔维奥 怎么!你保护他,背叛我们?
他也打吉尔。
二人下。
厄塞比奥 朱莉娅,咱们以后再谈,罩上你的面孔,跟我来!你绝不能落到你父亲的手掌里,他是你的仇敌。弟兄们,拿出勇气!这是值得骄傲的日子!谁也不能气馁,不要忘记他们敢来,就是要杀掉我们,或者抓住我们。我们一旦让他们抓住,就得关进监狱,就会受尽折磨和屈辱。只要肯定了这一点,谁还不肯冒最大的危险保命、保名誉呢?不要让他们以为我们怕他们。我们迎上前去!运气总是在胆大的一边!
厄塞比奥 怎么是你?我又相信又怀疑。眼前所见我不禁恐惧。我看着你,心里很不是滋味。
厄塞比奥给他解开。
吉尔 我刚刚当上见习强盗以求安全,现在却以强盗的身份,遭遇更大的危险。当初我是农民,农民们受欺侮,今天我站到强者一边,又同样落到下风。我受上天的迫害,我想过千八百遍,如果我是犹太人,那么犹太人也准会倒霉。
朱莉娅 你说得有道理。既为荣誉复仇,只要冒犯者不明白为什么受惩罚,那么受侮辱者就不会感到满意。(她揭下面罩)你认得我吧?为什么吓成这样子?为什么这样瞪着眼看我?
厄塞比奥 等一等,粗鲁的人!我请上帝作证:这旷野浸透你们的鲜血,将变成肥沃的河流。
库尔西奥 你们等一等!……听我说……噢!可悲的事件……把他押送到色纳城,不是更好吗?……你投案入狱吧,厄塞比奥,我以绅士的名誉发誓,一定保护你。我尽管是这个案件的当事人,也还是要当你的辩护律师。
厄塞比奥 我没有躲藏,我在寻找你。
吉尔 吉尔啊。您没有瞧见我吗?
他跪下。
吉尔 受到我们惩罚逃跑的强盗,在一个鬼家伙的鼓动下,又回来找你算账了:那人遮住面孔,也不知道叫什么名字。
山中另一个角落。
吉尔 您说得对,既然咱们成了极好的朋友,我就不想去那里,而是想留在这边。留在这边,咱们全当强盗,据说这是好生活:用不着整年干活儿。
神圣的十字架呀!我的心每每一冲动,总是无限笃信,无限虔诚地祈求你不准我没有忏悔就死去。我也不是躺在你上面去见上帝的头一名强盗。我这第二个强盗,这痛悔的人,第一次已经在你上面赎过罪,这次赎罪也同样不会落空!
奥克塔维奥 朱莉娅逃离了修道院。
厄塞比奥 这片灌木林里有人。谁在那儿?
库尔西奥 你又来告诉我什么痛苦的事?……
吉尔 他们可倒放心哪!把厄塞比奥安葬在这儿,他们就走了,只留下我一个人看着。厄塞比奥大人,请您回想一下我跟您做朋友那时候。咦,那是什么?……也许是单独一个人害怕,就看花了眼,至少有上千人朝我走来。
库尔西奥 当心……
阿尔贝托 又叫我的名字?好像就在这边,我要过去瞧瞧。
布拉斯 哦!吉尔,你怎么不早说呢?
朱莉娅 现在你认出我来了。
厄塞比奥 对。
吉尔 (旁白)我的全部脚手架,这下子全垮了。
厄塞比奥 伤在胸口。
厄塞比奥 那就留在我这儿吧。
奥克塔维奥 (幕后)你们伏击,就应埋伏在这儿,他们准从这个方向过来。
曼卡 侍候侍候他!
曼卡 没什么可注意瞧的,你是个强盗。www.99lib.net
吉尔 我也很想这么讲。
布拉斯 先简单安葬在树枝下再说。(他们将厄塞比奥的尸体安放在树枝下)夜幕已经降临了。你守在旁边,吉尔,如果逃走的人再有谁回来,你至少喊几嗓子向我们发出警报。
库尔西奥 农民的报复哇!受到的侮辱,在你身上还保持这么强大的力量,你甚至到了死亡之门还不止步!
吉尔上,他满负十字架,其中一个很大的,则抱在胸前。
库尔西奥 流了这么多血,就是铜人也会动心……厄塞比奥,交出你的剑吧。
利萨尔多!你受伤的时候在我的怀抱里。我本来可以杀掉你,在那撒手人寰的千钧一发之际,我给了你忏悔的机会。现在,死亡虽然已经附在我身上,我却转向你,也转向那个对我许诺的老人。我是向你们两个请求怜悯。瞧一瞧我吧,利萨尔多,我要死了……听一听我吧,阿尔贝托,我呼唤你!
库尔西奥 我的心,今天已经饱尝痛苦,再有多大灾难,我听了都无动于衷了。将厄塞比奥这揪心的遗体抬走吧,好让他这灰色眼睛观赏我的悲痛,直到为他体面地安葬为止。
厄塞比奥 动手可以,但我只是招架,而不伤你,我很看重你的性命。在这场搏斗中,无论我杀了你还是你杀了我,我都不知道为何杀人,为何丧命。因此,我求你亮出你的真面目。
厄塞比奥 我从山上滚下来,命要没了,却着不了地,未能摔死。我是有罪,我看到自己的全部罪孽,我的灵魂终于回归,不会为丧命而感到痛苦,仅仅想知道就这么一条命,如何抵偿那么多罪行。瞧,那帮仇恨的人又追来了,我难以逃脱,不杀人就得丧命,而我只希望跑到一个地方,能请求上天宽恕……十字架呀,制止我的脚步吧!纵然那些人要给我一种没有未来的死亡,你至少能还给我永生。
吉尔 你怎么能保护这样一个人呢?他胆大包天,处处破坏这个地方,杀了我们多少人,到我们家见瓜尝瓜,见女孩子尝女孩子。
吉尔 嗳!稍微瞧一眼!……是我呀!……
厄塞比奥 阿尔贝托!
吉尔 曼卡打发我来山里砍柴。不过,我为了安全,今天想了个高招来保护自己。厄塞比奥信奉十字架是出了名的,我就从头到脚用十字架武装起来。上帝呀,这不是他吗……一提起狼,就瞧见尾巴!噢!我怕得要命!……没地方躲没地方藏!……我要昏倒了。
奥克塔维奥 库尔西奥,今天你太倒霉了,一个不幸者所能遭受的痛苦,命运全让你摊上了!老天知晓,我有多么难于启齿。
厄塞比奥 你是谁?
库尔西奥 想都想象不出,还能有一种痛苦,能与这残酷的不幸事件相比拟!想象不出,我的不幸超出了思想的范畴……你见到的这具尸体,奥克塔维奥,就是我的儿子!……面对如此可怕的遭遇,你能感觉到,再添一点点儿痛苦,现在就足以要我的命。天哪,赋予我灵魂的力量吧!要不然,就取走我的性命,使之今后免遭这么多非人的折磨。
厄塞比奥 阿尔贝托!
曼卡 他逃了。咱们追上去。
厄塞比奥 是这副十字架赋予我的徽章。我就出生在这十字架下,除此之外,我对自己的身世就一无所知了……我并不指责不肯把我留在家中的父亲。他一定预见到我身上带来的灾祸……我就是在这里出生的。
库尔西奥 住手,奥克塔维奥,等一等!
吉尔 你没看见吗?我在第五诫冒犯了上帝。我开杀戒,我独自一个,比一个医生和炎热加在一起杀的人还多。
吉尔 吉尔啊……你不认识吉尔?你让我给库尔西奥捎口信儿,将我捆上丢在这儿之后,我怎么喊也没用,唉,没有一个人来给我松绑。
曼卡 你说杀了他,那他衣服上怎么没有血迹?
他们下场。厄塞比奥和库尔西奥边打边上。
吉尔 不错,大人。然而,我看没有人来,就自己挪地方,始终捆着,从一棵树移到另一棵树,一直挪到这棵树上。这就是一个异乎寻常事件的前因。
厄塞比奥 那好,见了我,你就可以摘下面罩了。
她揍吉尔。
厄塞比奥 交给库尔西奥?给你。(他交出剑)现在,我跪到你脚下,也要请求你宽恕当初那种冒犯……我不能多说什么了……我伤痕累累,生命耗尽了。我这颗恐惧的灵魂已进入黑暗。
库尔西奥 我不知道该怎么办?难道这世上就无药可医了吗?
二人扭打在一起,厄塞比奥占了上风。不料,他突然放开库尔西奥,后退了。
奥克塔维奥 什么,大人,你应当鼓励我们,现在却后退啦!你在保护一个杀了你家人、侮辱你名誉的人?
更多内容...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