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
目录
第二天
吉尔 听我说,大人,不要捆我。我向你们发誓,绝不逃跑。婊子才说话不算数呢。曼卡,你也发同样的誓言!
曼卡 咱们打赌,就凭我总有运气,咱们准能撞到他……
曼卡 吉尔,你不是有弹弓和棒子吗?
他跌下去。
厄塞比奥 现在最好是逃走。今天夜晚,我们还有很多事情要做。你们两个都跟我来,我的名声和荣誉,完全托付给你们了。
里卡多 就待在这儿,要一直等到天亮。
修道院的外观。里卡多和塞利奥上。
蒂尔索 说话的声音是在这边。
塞利奥 是什么恐惧阻遏你这桀骜不驯的傲气?
这身修女袍的谦卑,又递增了她的完美。女人的谦卑就是美,我无耻地觊觎她这美貌。她穿着棕色粗呢袍,对我产生极为强烈的效果。我的爱情冲动起来,既有我对她的身体产生的欲望,又有她的法袍引起的我的虔敬。朱莉娅!朱莉娅!
塞利奥 厄塞比奥,一群乡民拿着武器来抓你了。他们从依山傍海的那片平原赶来,恐怕已经临近了。库尔西奥准备复仇。你要怎么办,决定吧,召集你的人,咱们出发。
里卡多 (将他扶起来)发生什么事儿啦?
厄塞比奥 我感到内心充满了恐惧和敬意。可敬的老人,你是谁,怎么受到上天的庇护,出现这样异乎寻常的奇迹?
里卡多和塞利奥上。
曼卡 哎呀!大人,您可别走迷了路,厄塞比奥就在这一带出没!
厄塞比奥 我办不到。我梦寐以求的,没有享受就得抛开。上帝保佑我。
曼卡 吉尔,我害怕他那野蛮的方式。想一想西尔维雅,让他在这里遇见。她进山时还是个黄花闺女,出山时就成了嫁出去的女人了。这可不是件小事儿。
朱莉娅 只剩下我一人,真是又羞愧又不知所措。没良心的,难道这就是你的诺言?难道这就是你无限的爱?我的爱,恐怕也到此为止了吧!威胁,逼迫,哀求,凡是一个恋人所能做出来的,你全用上了,就是要让我顺从你的欲望。然而,你一旦能够夸口掌握了你的欢乐和我的痛苦,就在获胜的当儿,你逃走了。除了你之外,谁敢成为胜利者又逃跑?上帝呀,我要死了,可怜可怜我吧!鄙视就足以要我的命,又何必用天生的毒药呢?此刻,是鄙视杀我,我又遭受新的折磨,去追逐拒绝我的人。什么爱情有这两副面孔?当厄塞比奥流泪哀求我的时候,我不屑理睬,可如今我又哀求,他也鄙视我了……我们女人就是这样,总跟自己的欲望作对,拒绝我们喜爱的男子的求欢。谁爱我们也不够,还想给自己的爱讨回报。我们有人爱却不屑理睬,我们受人鄙视却又要去爱。不行!我受不了的,不是他不爱我,而是他抛弃我。
他们丢下梯子走开。墙头上只剩下朱莉娅。
齐林德里纳 第一条,我真不想对你讲,就是利萨尔多的父亲……
里卡多 你在哪儿跟他分手的?
曼卡 我呢,也成了圣女塞巴斯蒂昂娜了!……捆吧,大人,随你们怎么捆都行,只要不杀我就好!……
罗丝米拉和我,就在这里……噢!罗丝米拉……一想起这段往事,我的灵魂就发抖,我的声音就衰竭,这么说还不足以表达。在这个地方,没有一朵鲜花,我见到了不会跌入黑夜,没有一片叶子不会令我毛骨悚然,也没有一块石头不会使我呆若木鸡。面对这些树木和岩石,我的心感到怯懦;面对这座高山,我的双膝发软。这里的万物,对,万物都是见证者,目睹了一种卑鄙到极点的行为!
厄塞比奥 强大的爱情啊!
厄塞比奥 既然无情的命运把我变成了强盗头儿,我的罪行就没有限度,就像我的痛苦没有止境一样。他们追捕我,认为我背信弃义,杀害了利萨尔多。毫无道理,却穷追不合,逼得我走投无路,只好起来保卫自己这条命,为此不惜犯罪。我的财产被查封,土地被没收,对待我残忍到了极点,连食物也剥夺了。既然除了不幸的面包,没有给我留下别的食品,那好吧!任何行客从此地经过,都要为此付出钱财和生命。
里卡多 (对塞利奥)别弄出声响!过来!梯子就搭在这儿。
朱莉娅 他们走了。我这就爬上去……怎么!……梯子不在这墙头!……应当搭在这儿啊……不见了……没有梯子怎么上去呢?……上帝呀!现在我明白自己的不幸啦!您关闭大门,不让我进去,向我表明您既不让我回去,也不要求痛悔。您既然永远拒绝赦免我,那么就让惊恐的人世和惊愕的世纪知道,一个绝望的女人,从今以后犯起罪来,就会吓坏了罪孽,抹暗天的面孔,甚至震慑地狱!
吉尔 我这条更粗更好!
吉尔 别来社交活动那一套啦!第一个先给我解开!……九_九_藏_书_网
厄塞比奥 在他坟上立个十字架,愿上帝宽恕他。
厄塞比奥 梯子在这儿。
吉尔 我有魔鬼,让它把你抓走吧!……
阿尔贝托 我多年研究的成果。
塞利奥 在黑夜里享乐的人,里卡多,绝不关心天亮不天亮。厄塞比奥嘛,他一定会认为,太阳从来没有这么早就升起来,在天空也跑得太快了。
朱莉娅 留下来,不然就带我走!
厄塞比奥 我向你致敬。
厄塞比奥 住口,朱莉娅!
朱莉娅和厄塞比奥出现在墙头。
曼卡 对。
布拉斯 怎么?
吉尔 要躲着那坏蛋。
米莉娅 住口,厄塞比奥!想一想……我会大祸临头!……我听见脚步声!……有人穿过祭坛!怎么办,上帝呀!关上门。留在这儿……原先我担心不幸,现在担心的是你!
——幕落——
塞利奥 头领,那是幽灵,是从人的惧怕中生来的。
厄塞比奥 噢!……这种折磨我承受不了啦!……难道我就永远被复仇的上天压垮,空怀着欲念和被扼杀的希望,甚至要忌妒她放弃我而为之献身的这个上帝吗?既然我胆大包天,以犯罪为生,以抢掠为食,我就再也坏不到哪儿去了。让行动紧随意念,就像惊雷紧随闪电!去叫来塞利奥和里卡多!……噢!这一爱情会要我的命!……
布拉斯 对呀,卡塔莉娜让厄塞比奥掠去过,巴尔托洛不是照样娶了她!……而刚结婚六个月,他妻子就生了孩子,他还兴高采烈,说什么:“瞧瞧这奇迹!别的女人要九个月办的事儿,我老婆五个月就圆满完成!”
厄塞比奥亲了他的手。众人下。另一名强盗齐林德里纳上。
曼卡 可我是女人,应当解除我的痛苦。
厄塞比奥 你见到我就这么害怕?
里卡多 对,厄塞比奥,正是这样。如果需要,我心甘情愿死在你的身边。
朱莉娅 生活的残酷力量啊!
里卡多和老者阿尔贝托上。
阿尔贝托 我向你许诺,在那样一种神圣的场合做他的司铎。你的宽厚深深打动了我的心,我答应你无论在哪儿召唤我,我一定离开隐修地去主持你的忏悔。我起誓。我是神父,名叫阿尔贝托。
朱莉娅 我并不否认在幸福的时刻,爱情将我们二人的意愿结合在一起。我也不否认,我们相互的吸引力是不可抗拒的。我曾叫你亲爱的夫君。当时,一切都像你所说的这样。然而,我在这里许了愿,发誓做基督的妻子。我是基督的人了,将我的终身许给了他。从今往后,你从我这儿还能得到什么呢?走吧!再次去惊扰这人世,去屠杀男人,奸淫女人!走吧,厄塞比奥!永远也不要希望享有你这疯狂的爱情,只考虑我已经许给了上帝,你的疯狂会给你带来恐惧。
塞利奥 里卡多,那边有动静,你没有听见吗?
厄塞比奥 还有什么?我预感到要降临不幸,已经意乱心烦。出了什么事?
齐株德里纳 我这就叫去。
阿尔贝托 这个神木的真实历史,当年基督被钉在上面,以灵魂的力量接受并战胜死亡。这本书名叫“十字架的奇迹”。
蒂尔索 那你哭什么?
阿尔贝托 这是我的手。
布拉斯 他这次行为还不算太坏,这不把曼卡给你留下了。
阿尔贝托 我要请求主给你光明,让你最终看到,你是生活在什么样的错误中。
我的快乐真是无与伦比!然而,唉!这样一场惊喜,却由于另一件不幸而暗淡了。其实,罗丝米拉在痛苦的昏迷中,感到生下两个孩子。另一个孩子留在山里,而且……
奥克塔维奥 老爷,在你的想象中,又出现什么新的痛苦啦?
齐林德里纳 两条坏消息。
厄塞比奥 爱情哟,在你身上一切都是过分的!我的痛苦和忧伤,今天要将我击垮!我忍受着不断希望的痛苦,直到得知你进了修道院。而我一旦知道永远失去了你的花容月貌,便将应对神圣事物所怀有的虔敬踏在脚下,不惜闯入修道院。有理也好,亵渎也罢,反正是我们二人的过错。至于我,仗恃着勇气和欲望,什么荒唐事都干得出来。你让人送进来之前,曾秘密地结了婚。你不
九九藏书
能既做妻子又当修女。
一所修道院的外观。厄塞比奥、塞利奥和里卡多上。
二人将梯子抬走。
库尔西奥 召集我们的人,冲上前去。我再也没有幸福可言了,只等待复仇的时刻。
厄塞比奥 你没看见那威胁我的烈火吗?
塞利奥 他们捆好了。
厄塞比奥 去吧,就说我在这里等他们!……我要进攻收留她的修道院。最可怕的惩罚,也休想吓退我。为了享有她那美貌,爱情逼我使用武力冲犯修道院,变成违犯天条的人。我对什么都不抱希望了,即或爱情不逼使我犯下滔天罪行,纯粹为了犯罪的淫乐,我也能干得出来。
库尔西奥 奥克塔维奥,这种痛苦是揪我的心,而不是纠缠我的想象。由于我的舌头拒绝张扬我的丢人的事,忧伤就寻找另一个出路,眼泪便盈眶了。奥克塔维奥,你让这些人都离开,我单独面对自己,才能向上天自怨自艾。
他是从这儿掉下去的,我也要从这儿跟着跳下去!……咦,这是什么?一架梯子!可怕的念头哇!驰骋的想象,停下,不要带我冲下去!这种罪过,我哪怕一同意,就已经犯下了。怎么的!厄塞比奥不是为了我翻过修道院的围墙吗?看到他为我甘冒如此巨大的危险,我不应当感到骄傲吗?为什么还犹豫呢?为什么要害怕呢?怎么这样畏首畏尾呢?……我照他进来的办法从这里出去,他若是像我,看到我为爱他冒多大风险,他也会高兴的。
厄塞比奥 料到了,又是令人失望的事儿。
里卡多 你等什么呢?
里卡多下。
齐林德里纳 朱莉娅……
厄塞比奥 光荣哟,属于这颗没有灵魂的铅弹,它比蜡还柔软!宁愿让这颗枪弹的火焰将我的手烧成灰,也不可抹掉这书页上的文字。你的衣物、钱财和性命,你全留着吧,我只要这本书。你们几个,送他走吧,放了他吧。
里卡多 头领,我本来去瞧瞧子弹从哪儿打进去的,却发现了天大的怪事,不能不讲给你听听。
里卡多 厄塞比奥,你干什么呀?
厄塞比奥 我的预感没错。你要告诉我痛心的事,一开口讲出朱莉娅的名字,这不幸就肯定无疑了……你说的是朱莉娅,对不对?……这就足以叫我痛苦不堪。噢!这灾星真该死,竟迫使我爱上她!嗯!……对,朱莉娅!……说下去!
朱莉娅 有脚步声……我躲到这边,等他们走远,再爬上梯子,免得被人瞧见。
里卡多 刚才是一种幻觉,是他的恐惧产生的想象。
奥克塔维奥 咱们到了这山里最偏僻的地方。
库尔西奥 真没见过这样的害虫!他的罪恶罄竹难书,难道还要我听下去吗?
齐林德里纳下。
吉尔 我哭,是因为他给我留下了曼卡。瞧瞧人家昂通!他妻子让厄塞比奥抢走了,过了六天才放回家;我们祝贺人平安回来,就狂欢跳舞,足足花费了一百银币。
厄塞比奥 我要登天,直至见到太阳:爱情给人胆量和力量。我是没有翅膀的伊卡洛斯、黑夜的法厄同,要穿越天穹。我一登上墙头,你们就撤掉梯子,等我的信号。行动吧!往上攀登时,就是未能抵达顶端,反而跌下去,摔得粉身碎骨,又有什么关系!坠落,丝毫无损攀升的光荣!
塞利奥 依我看,他准在忙别的事,而不是窥望东方的日出。
那天,我们就在这副十字架前,我抽出剑,而罗丝米拉看着我,既不慌乱,也毫无惧色。事关名誉的时候,清白之人从不畏怯。“亲爱的夫君,”她对我说,“住手吧!你想杀我,我是不会反抗的。这条命本来属于你,我怎么可能拒绝给你呢?不过,我只求你告诉我为什么要我死,然后再让我拥抱你一次。”我就回答道:“要给你带来死亡的,好似蝰蛇,就隐藏在你腹中。丧失贞操的女人,你等待的孩子,就足以向我证明你的罪过。然而,在你看到孩子之前,我先杀了你,我要成为你的刽子手和一个天使的刽子手。”她又回答说:“我的夫君哪,你若是真这么确信我不贞洁了,当然有理由杀我。但是,我以我吻的这副十字架起誓,我从来就没有欺骗过你。今天,就让这十字架为我担保!”她的清白显而易见,我心中懊悔,真想投她的脚下。然而,一个人考虑到了背叛行为,就势必首先审视他要干的事。事情一旦定下来,他即使心想后退,也要一味向前,以免放弃自己的理由。我在内心深处,已不再怀疑她的诚挚,但是还要为自己的荒唐行径辩解,怒火不肯平息下来。我举起手臂,剌得她遍体鳞伤。不过实际上,我只是朝空中乱刺一通,还真以为把她杀死在十字架脚下了,就一心想逃离,返回家里。不料,刚到家门,奇迹呀!忽然发现我原以为丢在山里已经殒命的罗丝米拉。只见她美极了,胜过给我们捧出婴儿的太阳的曙光。她捧给我朱莉娅——她那美貌和贞洁的神圣反光。那天傍晚,她就在十字架脚下分娩,而刚出生的孩子的胸口,就有火和血织成的一副闪光的十字架。九_九_藏_书_网
库尔西奥 是谁这样对待你们?
蒂尔索 厄塞比奥什么也不尊重。
库尔西奥 (旁白)上帝呀,当初正是在这里,我看到证明一位美人的清白和贞洁的奇迹发生了。而我却胆大妄为,不相信十分明显的奇迹,还一而再、再而三地怀疑并伤害那美人。
厄塞比奥 乡下人,我饶了你们的命,但是有个条件,你们必须给我的仇敌传个口信儿。告诉库尔西奥,我的队伍果敢坚定,我在这队伍中仅仅在保卫自己的命。告诉他,我不去寻找他,他也毫无理由这样追赶我,因为,我不是用诡计,也不是以背信弃义的手段杀了利萨尔多。我绝没有占什么优势,是面对面杀了他,而且在他死之前,我还把他抱到他能忏悔的地方,这一举动总还值得敬佩。不过,如果库尔西奥就是要报这个仇,你们也告诉他,我能够自卫。(对两个强盗)现在,把他们捆在树上,蒙住眼睛,不让他们看见我们去哪里,免得向任何人提供情况。
里卡多 对,你是不耐烦的时间,他是作乐的时间。
厄塞比奥 放开我,女人!
曼卡 你又开始胡说了。来,你先过来。
齐林德里纳 我越过高山来告诉你……
厄塞比奥 什么内容?
朱莉娅 谁叫我的名字?上帝呀!你是谁,怎么来到这里?你是我渴念的阴影,还是我相思的幽灵?
他往上爬。
塞利奥 他需要胆量才能进去。至于我嘛,我倒是愿意再去会我那村姑。不过,那种美妙的嬉戏,要等以后再说了。
厄塞比奥 你越是防守,我的欲望就越强烈。不,朱莉娅……我逾墙进入这修道院,现在见到你的面,身上燃烧的已不是爱情,而是一种更可悲的力量。顺从我的欲望吧,要不然我就说是你召我来的,关在你的修室里待了好几天。我遭遇种种不幸,已经绝望了,必须叫喊了。(喊叫)告诉你们大伙儿……
朱莉娅 你要干什么,我的烦恼的幻影、幽魂和映像……难道是我的想象发出声音,同我的不幸说话,引来一个幽灵、一场梦中的形影、寒冷一夜的幻景?
厄塞比奥 开头一切顺利。黑幕落下来,夜色沉沉,表明会伸手不见五指……朱莉娅,哪怕上天不准,我也要享有你的美貌。
厄塞比奥 (旁白)乡巴佬。(对他们二人)我怎么能知道你们的劝告是对的呢?
吉尔 可以肯定,他就在这附近。老爷,你瞧这里立了多少十字架,人全是他杀害的!
吉尔 曼卡,过来给我解开,然后我马上就给你解开。
蒂尔索 吉尔!出什么事儿啦?
塞利奥 那就上吧!
曼卡 想法儿干掉他。你指挥吧,妇女都会拿起武器反对他!
塞利奥 快拿来。
里卡多 凌晨三点钟了,他还迟迟不出来。
吉尔和曼卡上。
厄塞比奥 我就是厄塞比奥。你们为什么都反对我呢?你们不回答?
吉尔 不要朝这个方向走,大人。
吉尔 这回我成了圣徒塞巴斯蒂昂了!
里卡多 嗯,不叫来,谁敢闯一所修道院。
库尔西奥 这是怎么啦?
奥克塔维奥上。
吉尔 魔鬼真滑头。先给我解开,蒂尔索;然后我告诉你我的倒霉事。
现在我远离了修道院……四周寂静得瘆人,黑暗令我充满了恐惧。我被黑夜晃花了眼睛,在黑暗中往前走,跌跌撞撞,就要滚入我的罪孽中了。去哪儿?干什么?我不知道自己想要干什么。在魔影憧憧的寂静中,我觉得毛发倒竖,周身血液也凝固了。我的不羁的想象力看到飘浮的躯体,而在回声中,我听见的是对我的审判。这种藏书网罪过,刚才还令我得意扬扬,现在却又叫我灰心丧气。我的双腿让恐惧绊住,几乎难以移动了。一种重负要压垮我的双肩。我浑身冰冷。不行,不行,我不愿意走啦!应当回修道院去,请求饶恕这一罪孽!上帝呀!我相信您的仁慈,相信您能宽恕,能宽恕像天上的星辰、大海的沙粒和风中的原子那么多的罪过!
塞利奥 就在这里。
曼卡 大人,您即使没有做什么事、说什么话冒犯他,他抓到您也会立刻杀掉您。完了事儿,他在您坟头竖个十字架,就认为对您好大照顾了。
吉尔 都撤离,你们一点儿没听懂!人家对你们说全——撤——离。
厄塞比奥 你跟着我干什么,女人?放我走!我突然离开你,是因为看见你的怀抱里闪耀着神的神秘面孔的光辉,看见你裸露的胸脯有一个十字架。从那一刻起,我再注视你就感到恐惧,你献给我的一切就成为地狱的一种约定。对,你的眼神、你的叹息,都燃烧着地狱之火,你的全身罩着地狱的闪电。你的话语烧灼我,你的口在替死神说话。这记号是神奇的,我再怎么亵渎神明,也不能违背上天,丧失我对十字架应有的虔敬。如果让十字架目睹我作孽,今后还怎么敢呼唤它来相助呢?不,朱莉娅,你就留在修道院。不要以为我鄙视你,其实我对你的爱,从来没有这样强烈。
有灯光!一间修室……朱莉娅在那儿!(他撩开帘子,注视朱莉娅)干吧,为什么还要犹豫?难道我连同她讲话的勇气都没有啦?我拿不准自己想要干什么,期待什么。噢,战战兢兢的勇气呀!坚韧不拔的怯懦!我猛冲向前时却跌跌撞撞!
里卡多 枪弹正中他的胸口。
厄塞比奥 把话说完!……不要让我等着!……
厄塞比奥 朱莉娅,听清楚是我……朱莉娅……我是厄塞比奥,大活人跪到你脚下。如果我仅仅是厄塞比奥的思念,那么它就从来没有离开过你。
塞利奥 在一朵娇嫩的花上,从未有更血腥的一击,留下凄惨的印记。
吉尔 你想让那个强盗给杀啦?
里卡多 他进去有两个钟头哇!
朱莉娅 怎么!我见你那么乞求便要依从,听你抱怨心就软下来,见你流泪就乱了方寸,我就要顺从你的欲望,要两次冒犯作为上帝和夫君的上天,就在这种时候,你却突然离开我的怀抱,不屑理睬而毫无欲求,你没占有我就鄙视我了。你要去哪儿?
吉尔 是谁?就是厄塞比奥呗!他委托我告诉您……哦!我哪儿记得他对我说了什么?反正就是他把我们弄成这样!
里卡多 厄塞比奥惶恐万状,弄得我们也把梯子忘了。必须从这墙头搬开,天一亮就会有人看见了。
朱莉娅 哦!你的声音使我回到现实,回到耻辱。其实,你还不如是个幽灵。厄塞比奥,你到这儿干什么?我生活在这痛苦之中,要死在泪河里。你来找我做什么?你还寻求什么?我浑身颤抖,内心恐惧……你又在打什么主意?你怎么一直来到这里?
蒂尔索 别哭哇!归根结底,他对你还是相当客气的。
库尔西奥 孤独,正适于陷入忧伤的人。而他寻求孤独,就是要脱离世人,形影相吊,得到一刻的休憩。我呀,同时受多少思虑的折磨,溢出多少泪水和叹息,连大海和长空都容纳不下,而在这种默默无言的孤独中,我仅仅与自身相伴,回忆一下我的幸福时光,排遣排遣我的不幸。我既不求鸟儿,也不求泉水来见证:鸟儿歌唱,泉水潺潺,我只想让这些无言的野树陪伴。唯有听不懂的见证者,才会沉默。
塞利奥 把梯子搭上。
里卡多 我有一条绳子。
吉尔 连一个人也不会打这儿经过!……一个唱着《三只鸭子》的骡夫、一个乞讨的朝香客、一名喝醉的学生,或者一位念念有词的信徒。可是不会有人经过,咱们连个影子也见不到,你就放心好了。人人都能这样碰见人,我却不能,这大概是我的过错。(幕后传来人声)我好像听见那边有人说话。快过来呀!大人!您来得正是时候,好打消这阵工夫缠住我的一种怀疑。
朱莉娅 等一等,厄塞比奥……听我说……
吉尔 (对曼卡)什么!他管他叫厄塞比奥!
蒂尔索 你要干什么?
塞利奥 你知道我今天产生的怀疑吗,里卡多?是朱莉娅叫他来的。
吉尔 哎呀!……蒂尔索!……我不是因为他残忍才流泪,恰恰相反……
曼卡 您来得正好,老爷,要惩罚那个阴险的坏蛋。
塞利奥 可是他会说,才两个钟头啊!
吉尔 你猜中了,你猜中了!
曼卡 大人!您若是碰巧到山里http://www.99lib.net来找一条绳子,我这儿有一条给您用!
厄塞比奥 (旁白)他们不认识我,我就隐藏身份。
唉,我内心不是已经同意,在整个这件事上,我不是已经犯了罪吗?罪孽如果大得很,它的阴影怎么就不能覆盖仅限于想象的罪孽呢?如果说我同意了,而上帝也把手撤回去的话,难道我不能至少期望这样大的一件过错得到宽恕吗?行动吧!为什么还等待!(她从梯子下去)我违反人世和名誉的规则,有辱上帝的颜面,就如从天贬降的坏天使,盲目地冲入这深沉的黑夜。然而,我没有后退的希望了,将来也不后悔……
他们瞧见厄塞比奥。
齐林德里纳 他接受任务,不管死的活的都要抓到你。
二人下。
朱莉娅 哦!谁见你不想远远避开!……
吉尔 这附近就是佩拉尔维洛村,那里总是先把人吊死再审判;哪个人发现咱们落到这种地步,曼卡,就会承认情况对咱们大大不利。
里卡多 对于怀着渴望的人,天总是亮得太早;而对于已经享乐过的人,天又总是亮得太迟。
修道院。朱莉娅的修室。厄塞比奥上。
里卡多 好吧。当了强盗,还照样是基督教徒。
一种确确实实的清白,曾在这里显示出来,那方式极为奇特,就是查遍古代流传下来的有关忌妒的奇闻轶事,也找不到丝毫类似的情景。这一奇迹,本来可以使我豁然开朗。然而,一个人不辨真伪,怎么能够摆脱掉怀疑呢?忌妒就是爱情的死亡。忌妒饶不过任何人,无论荣耀还是屈辱,它都不放过。
众人下,只剩下库尔西奥独自一人。
奥克塔维奥 一伙强盗穿过山谷。大人,趁现在还看得见,在可悲的夜色变浓之前,最好下山截住他们。他们熟悉这地区,而我们却生疏。
奥克塔维奥 好啦,士兵们,让大家都撤离!……
枪声。里卡多、厄塞比奥和塞利奥上,他们一身强盗打扮,手里拿着火枪。
厄塞此奥 你证实了我的预感。是什么消息?
曼卡 过我这儿来,吉尔,我动不了。
齐林德里纳 她进了一所在俗的修道院。
吉尔 好哇!曼卡……有我呢!我不是在身边吗?……不要怕那个凶恶的强盗头子。咱们若是撞见他,你一点儿也不要害怕……我有弹弓和棒子。
厄塞比奥 你若是为我好,那就只祈求上帝,不准我未作忏悔就死去。
厄塞比奥 这个满是燃烧着利箭的火球,你没有看见吗?鲜血漫溢的天空朝我塌下来!如果天也发怒了,谁还能保佑我呢?……神圣的十字架!我向你保证,以我在人间所爱的一切庄严发誓,无论在哪儿遇见你,我都要跪拜曾在你脚下忍受过痛苦的那位女子!
厄塞比奥 我在这修道院里游荡,没有被任何人看到。我跟随命星所到之处,只看到窄门敞着的修女室,可是哪一间也不见朱莉娅。追随不断落空的希望,我这是走向哪里?……多么幽深,多么骇人的寂静!多么凄惨的黑暗!
吉尔 (对厄塞比奥)快逃!那是个强盗。
塞利奥 他进去了。
厄塞比奥 什么事,兄弟?
厄塞比奥 这就上去。那些光芒晃花我的眼睛,但是,我要闯过火焰!哪怕地狱之火也阻挡不住我。
阿尔贝托 我是最幸运的人,首领。说来惭愧,我是名副其实的神父,在波洛尼亚教授神学,前后有四十四年。教皇陛下要奖赏我的工作,给了我特伦托主教职位。然而时过不久,我看到要照管这么多灵魂,而我对自己的灵魂也只是勉强了解,便知难而退,逃离世纪的幻想,来到这种还能碰见真相的僻静之地,寻求醒悟——这人世上最后的唯一可靠的东西。我去了罗马,首领,请求教皇允许我创建一个圣徒隐修会。不料,你远大无畏的力量,刚才阻断了我的命运和我的生命的进程。
厄塞比奥 这是一本什么书?
厄塞比奥 惧怕什么?
里卡多和塞利奥上。
吉尔 哼!他对我动粗试试看!我进这儿来是玫瑰花,出去就可能成了戴玫瑰花冠的少女!
厄塞比奥 你向我许诺啦?
他同自己的人下。
他们将吉尔和曼卡捆住。
塞利奥 撤掉梯子吧。
里卡多 听见了。
里卡多 子弹打在他揣在胸前的一本书上。他只是昏过去,现在安然无恙了。
库尔西奥、布拉斯、蒂尔索和奥克塔维奥上。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