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幕
第五场
目录
第一幕
第一幕
第五场
第二幕
第二幕
第三幕
第三幕
第三幕
上一页下一页
弗隆坦 甚至……鬼在屋里造成的损失,要超过二十五埃居。
塞夫兰 真见鬼,我到哪儿能找到于尔班这个可恶的家伙?想必他掉进厕所里了,这么说请勿见怪。噢!可怜的塞夫兰,瞧一瞧你在为谁这么干,为谁积聚这么多财富!为一个天天背叛你、时刻给你增添烦恼的儿子,为一个与其说盼你长寿,不如说盼你早死的儿子。
塞夫兰 喂,弗隆坦,真见鬼,是谁把鬼放到我家的?
塞夫兰 嗯,你说什么,全是鬼?真的吗?
弗隆坦 我看不能。
弗隆坦 必须耐住性子。
弗隆坦 您把他留在田庄,还来问我这个待在巴黎的人。
弗隆坦 不知道。
弗隆坦 您这是给他们添乐子,因为他们只喜欢火。
弗隆坦 您先走,我随后就到。
塞夫兰 啊,杰出的人,我多么喜爱他们哪!可是,鬼在里面插上了房门,关了窗户,怎么把他们赶走呢?
屋里闹腾的声响。
弗隆坦 您还会听到闹声。99lib•net
塞夫兰 你应当知道,既然是鲁凡和你把他带坏的。(弗隆坦也不回驳,只是吐口痰,屋里的人便闹腾起来)噢!我的上帝,我们什么也没有讲。弗隆坦,告诉他们,我什么也没有讲。
塞夫兰 噢!他们要毁了我的整个住宅。
塞夫兰 他们太没有教养了,就这样插手别人的事。他们若是付了房租,那还好说。不行,我要把他们赶出来,哪怕放火烧房子。
弗隆坦 您听啊,还没有听见吗?瞧瞧我说得对不对。
弗隆坦 也许吧。
塞夫兰 怎么!洗劫,洗劫……难道这不算什么吗?
塞夫兰 我要等着,一个人绝不走。
塞夫兰(旁白)尽管鬼闹得这么凶,我把钱袋藏到安全地点,思想就完全轻松了。
塞夫兰 他们是从门还是从窗户出去?
弗隆坦、塞夫兰。
塞夫兰 上帝呀!别讲这话,你这是要我的命啊。唉,这全是于尔班的罪孽惹来的。他能在哪儿呢?他究竟能在哪儿呢?
塞夫兰 天哪!这是怎么回事儿?锁头是给砸开的吧?房门好像从里面闩上了。我记得挺清楚,于尔班没有钥匙,因此怕是进去小偷了。肯定有人对这里不怀好意。九-九-藏-书-网
弗隆坦 您说什么?
弗隆坦 问得真妙。他们想从哪儿出去,就从哪儿出去。喏,我主人来了。您到公墓藏骸室那儿等我,我跟他一说完话就去找您。
塞夫兰 走了就不再回来了吗?
他吐了口痰,房里的人便闹出响声。
弗隆坦 会的。
塞夫兰 我该怎么办呢?我派一队士兵将他们杀光好不好?
塞夫兰 他们会走吗?
弗隆坦 这老头儿,可真没头脑!刚才他还要单独行动,现在却硬逼我跟他一道走。然而是同一个缘由,他的钱袋装在脑子里了。
塞夫兰 而我的房子会白白烧掉啦!我真想割断他们的喉咙。
弗隆坦 塞夫兰,塞夫兰,请您原谅,即使这是您的房子,我也认为您最好离开。
塞夫兰 唉,弗隆坦,我真害怕!
弗隆坦 老天爷呀!说话小点儿声。九九藏书网
弗隆坦(返回来)好了,塞夫兰老爷,您不必费神找巫师了。我能给您找来一位特别棒的,是法国最大的驱魔师。
塞夫兰 咱们在这儿,能被他们伤着吗?
塞夫兰 咱们一道去吧,弗隆坦。
塞夫兰 上帝呀,他们要把我家的东西偷光了。
塞夫兰 哦,对呀。
塞夫兰 到底为什么呀?
弗隆坦 半夜里,他们有时唱起歌,还演奏乐器。
弗隆坦 情有可原。我更是吓个半死。
弗隆坦 如果让他们听见,他们就会让你改改口气。因为他们要投石块和瓦片,甚至投向没有向他们讨什么的过路人。
弗隆坦 因为房里全是鬼。
塞夫兰 这次闹鬼有多长时间啦?事前也没有给我个什么警告。
他吐了口痰,屋里的人便投瓦片。
塞夫兰 这无所谓,因为我向你保证,等他们一离开,我就把房子卖了,即使赔一埃居也在所不惜。
弗隆坦 哪儿来的疯子,要碰这扇房门?99lib•net
弗隆坦 他的钱袋还随身带着……要救于尔班,还得弄到十埃居。
塞夫兰 为什么我就不能进去呢?
弗隆坦 您完全明白,他们是不会给您修缮的。您瞧,瓦片乱飞,若是不想被打伤,您就离开吧。
塞夫兰 哦,我碰属于自己的东西,为什么成了疯子呢?
塞夫兰 我说如果能把这些鬼全赶走,我就太高兴了。不过,弗隆坦,我不希望那位巫师向我要价太高,我是个穷人。
塞夫兰 (绕圈子)多倒霉呀,房子让鬼占啦!我的钱袋都不能放在家里。如果我带在身上,让我儿子瞧见,那我就完蛋了。放到哪儿呢?哎,这个洞,我已经藏过钱袋了。小洞啊,我多么感激你!噢,若是让别人发现呢!两千埃居呀!不行,我还是带在身上。这些该死的鬼!哎呀!他们若是听见还了得!最好还是把钱袋藏起来!唉!我的钱袋哟,我的魂儿哟,我的希望哟,求求你,不要让人发现。我怎么办呢?放进这洞里吗?对。不行。可以!嗳!我的小洞哟,我的小乖乖,求你多关照了。我以上帝和帕托瓦的圣安东尼的名义,将我的魂魄交到你手里九_九_藏_书_网
弗隆坦 您若是信我,就会照着我所说的做。
弗隆坦 得请个巫师,将鬼驱逐出去。
弗隆坦 我也不知道,约莫有两个夜晚了。我从这儿经过,就听见他们了。
弗隆坦 这一点您不必担心。他特别通情达理,可以说意思一点点儿他就满足了。
弗隆坦借用塞夫兰的阳伞,撑在前面挡鬼。他走到门口,同鬼交涉;塞夫兰趁这工夫想法儿藏起他的钱袋,又不让人瞧见,然而,弗隆坦在阳伞后面观察他,暗暗高兴。
塞夫兰 你让我好怕呀!
塞夫兰 我宁肯将全部财富带进坟墓里,也不愿意留下一文钱给这个造成我这么多痛苦的废物。可是,我不先回自己的屋,放下钱袋,再去找我儿子,给他应得的惩罚,还等什么呢?咦!我的钥匙在哪儿呢?哦!……找到了……
弗隆坦 嗯!我想,您发抖啦?不要怕嘛,他们只是洗劫您的家,不会给您造成别的损害了。
塞夫兰 哦!真的!
弗隆坦 世上有不少儿子这样企盼。
弗隆坦 借助咒语。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