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幕
目录
第一幕
第二幕
第二幕
第三幕
第三幕
第三幕
第四幕
上一页下一页
帕卡从店铺里出来,收拾酒杯,擦擦餐桌。
勒鲁 (大把大把地向部长们颁发勋章)
士兵 中士,上尉要我们把他枪毙了,所以就去那后边,那儿没有店铺。
上尉 那就用鞭子杆儿抽嘛,笨蛋!
咱们就要跳个欢。
上尉 把这个疯女人带走……去把俘虏给我带来。
咱们舞会再见面,
他们下去。
第八个声音 如果上帝愿意。
灯光黑暗。
一名俘虏 您若是愿意照顾我一下,那就给我的右手松绑,只一小会儿,我抽筋了。(士官示意解开。俘虏伸了伸手臂,以红色阵线的方式敬个礼,又一拳击到一名士兵的脸上)给你,作个纪念。
士官 噢!混蛋!
士官 (对帕卡)因为,你也看到了,在雇佣部队里,也不都是野蛮人。
士官 (一副轻薄的神态注视着她)天气不错呀,嗯?
第四个声音 很快就要下雪了。
上尉 好了,冷静点儿。究竟是谁杀害了唐·菲尔南德?就在您酒馆门前发生的事儿。受害者的家属想要了解。
上尉 什么?……这么说吧,我想了解的全部情况——一个小小的细节——就是谁杀害了唐·菲尔南德。有人告诉我,大概就是这些俘虏中的一个。
一个男人 今天早晨,还逮捕了一名外国记者,天晓得他插手什么事了……不用说,又是这帮贱民的一个间谍。
一名士兵走过来,行军礼。九九藏书
一名俘虏 谢谢,什么也不要。
帕卡 唔,我嘛,要知道,无论谁都一样!
上尉 这些人,是什么杂种啊?……我真不明白,他们是怎么造出来的……好了,最后几个我来对付。(他示意让人把皮拉尔带到面前。皮拉尔惊恐万状)见鬼,我又不是要把您吃了。(极为自负地)我这个人,从来就没有吓着过女士们。您对这帮强盗那么热情,引起了邻居们的气愤。不过我呢,这种事情我会理解的,他们当中有英俊的男人,对不对……我负责调查,因此我要查问一下,但是要好言好语。您明白吗,好言好语?
广播 今天上午的内阁会议,一致同意国防部长建议的表彰,以奖励共和国的英勇卫士们。
士兵 可是,上尉,他已经昏过去了。
上尉 为您效劳,市参议员先生。
皮拉尔 杀害,杀害,他们把他给我杀害了……几乎还是个孩子!
一个男人 从一定意义上讲,这种轰炸要起作用了。
第三个声音 我是安东尼奥,从山里来。别人没见过雪。我若是说正是为了雪我才战斗的,一定会惹他们发笑。不错,从前在大雪中,我用不着想什么。雪美极了,也非常单纯。我从山上下来,见到黑黑的面孔和非正义。于是,我想到我家乡的雪,想到有人把雪踩下去时它发出的叫声。可是桑地亚哥说,我不用着急,我根本不用着急,还没有授给我勋章呢。
阵亡:三百二十一人(其中士兵二百二十九名、骑兵十一名、保安队七十名、警察十一名)。
士官 对,就跟我似的:喏,就在前天,形势最严重的时候,我在教堂的窗口,还朝你瞄准来着……(对押着一名俘虏的两名士兵http://www•99lib.net)喂,你们这是去哪儿?
一个男人 对,很快就要下头场雪了。
第三个声音 谁还能记得呢?
灯光暗下来。
一名上尉,戴着单片眼镜,抽着雪茄,躺在扶手椅上,让人给擦皮鞋。
他们三人扑向俘虏,在反击中将他带走。
帕卡 哦,对。
工人 是人民。
第五个声音 有人给我们抽了签。
上尉 他一直什么也没有说吗?
失踪:七人(其中士兵五名、保安队两名)。
士兵 上尉,鞭子打断了。
第四个声音 我是佩普,皮拉尔经常对我说:“最不幸的,还不是走了的人,而是留下来的人。”也许我还是愿意留下来,因为这里有阳光和园子的鲜花,而且,还有皮拉尔——不过关于她,我什么也不能说。我喜欢街道举行的舞会。有人对我说:“佩普,你不怎么正经?”不过那也是很久的事了。桑地亚哥、桑切斯、安东尼奥和巴斯克人、鲁伊斯、莱昂,他们都叫我“小家伙”。他们这样叫有道理。
一个女人 夜里天儿开始凉了。冬天临近了。
一个女人 对,我亲爱的,在地窖里待了十五个钟头,动也不敢动。他们狂轰滥炸。
阿隆索 仁慈的上帝对我说过:“阿隆索,你死不了。”坏蛋活千年嘛。这只是说说而已。
第二个工人 是人民。
——幕落——
伤员:八百七十人(其中士兵五百五十名、骑兵十六名、保安队一百三十六名、警察一百九_九_藏_书_网六十八名)。
革命已经完全粉碎了,部队控制了阿斯图里亚斯省。多亏了西班牙政府,而这政府又在军队和公共力量的英勇协助下,我们才在西方捍卫了民主和拉丁文明的基本原则。然而,报复是在人类之间进行的,就必须强调慷慨大度,以便让世界知道,西班牙政府,这个共和的并遵循宪法的、民主的并依靠议会的政府,充分了解国际的批评,它在极其有力地镇压了一场武装革命的同时,也显示了宽容、人道,从宽执法,做出了无与伦比的榜样。尽管士兵阵亡的数量极大,尽管好几座城市被毁,尽管劳动和艺术的一些杰作遭到破坏,政府仅仅处决极少数人,大部分人都处以监禁。
士官 说说看,矿工们在这儿那会儿,你们也许更殷勤些吧?
皮拉尔 我的小家伙……
一切结束了。不过,大厅四角还传来声音。
等到夜晚三更天;
——剧终——
在餐厅里。
上尉 杂种!你这笔账要算的。过来,老头儿,你回答。
第七个声音 我们家乡的笛声……不可能是毫无意义的。
皮拉尔 他那双手多细溜儿……圣母哇……他的头发让血粘住了。他们把他从我手中夺走了。(发疯一般)杀人犯,杀人犯!
在观众身后的一条街尾,由手风琴伴奏,又唱起一支桑坦德山歌:
上尉 坏蛋。(对士兵)拉到墙根儿去。(对第二名俘虏)你明白,无赖,谁杀害了唐·菲尔南德?……是穆诺,是洛佩斯,还是被打死的人中的一个?
药店老板 唔,上尉,见到您真高兴。我不打扰您吗?
第一个声音 我呀,九九藏书我就是老桑地亚哥,我一辈子也没有过上非常幸福的日子。我父亲是矿工,我祖父,往上数的所有祖辈,也全当矿工。后来,我结婚了。当然是个善良的女人了,可是,从来也没有满意过。我有个儿子——也当矿工——在一次塌方中死了。我从来没有损害过任何人,要说这辈子也该知足了,可是我想到了青年。我认为自己在战斗中表现不错。这也许是因为我没有什么要争取的了。等到下了大雪,世上就再也不会有人提起我了。
一名伙计 今天早晨,有些房屋自己就倒塌了。
士官 上尉,我已经让人把这些坏蛋的尸体,全集中在一块田地里,可是太多了,埋不过来。
广播 喂,喂,巴塞罗纳广播电台。内政部长发表如下公报:
广播 政府公布政府军死伤和失踪的正式数目。
第一个声音 谁还能记得呢?
士官坐到上尉的座位上。他用口哨吹着进行曲。
第三个工人 这还用问:是人民将他处死了。
上尉 (越来越恼火)干脆浇上汽油,点火烧了算了。埋了也让人恶心,就当做老鼠处理……
我的宝贝儿,你们落到一个上流社会人士的手中,算是运气。换了我的一些同事,就会用烧红的烙铁烫你们的肋骨,好让你们开口讲话。我呢,只有到了迫不得已的时候,才会那样做。就你吧,小伙子,你叫什么名字?……其实,叫什么名字,对我都无所谓,我只想了解谁杀害了唐·菲尔南德。你知道,就是那个商人……谁杀害了菲尔南德?
士兵 没有,上尉。
阿隆索 我呀,从来没有提过什么大要求,再见,谢谢,这是阿隆索讲的。
上尉 真的,你觉得这样有趣吗?我来教教你怎么充硬汉子。
上尉 哼,他在嘲弄我。将这两个败类给我押到市场后面去枪毙了。这里开始散发臭味了。九_九_藏_书_网
他身边有个手拿记事本的士官。稍远处,两名士兵押着一群俘虏。
广播 加泰罗尼亚师指挥官巴泰将军,指挥同阿斯图里亚斯叛乱分子作战的洛佩斯·奥乔亚将军,同时晋升为中将。巴泰将军的现职,将由迄今担任陆军总监的罗德里格斯·德·巴西奥将军接替。
咱们舞会再见面,
药店老板 刚才您在审判吗?喏,是关于所有那些孩子和妇女的事儿。他们叫喊得太厉害,把人耳朵都震聋了。看样子他们饿坏了。部队能不能……
灯光。
士官 又一个无政府主义者……喂,你看到了,笨蛋!这给你带来什么?当初,你就不能安分一点儿。现在,说什么都……(一些看热闹的人逐渐围拢过来)在他们处决你之前,你要抽支烟,或者喝杯酒吗?
第六个声音 那是要决定谁开卡车。
旁边的窗板纷纷关上。
伴随手鼓咚咚声,
第二个声音 很快就要下雪了。
灯光照到小舞台。
第二个声音 桑切斯。在罢工中,有人说我是煽动者。我十七岁那年,是我哥哥教给我的。我相信自己搞的革命,我就是相信。我还试过念念书。因为,正如他们所说的,教育……不过,我用镐刨矿石迸出火花时,理解得更透彻一些。死了多少人,死了多少人。可是,总要发生点儿什么事儿。而我呢,我要对他们说:“革命这事儿,可不像摇摇扇子。”
上尉 (气急败坏)随你便吧,这个也给枪毙了!下一个。你呢,爱惜自己这条命吗?唐·菲尔南德是怎么死的?
更多内容...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