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幕
目录
序幕
要注意,我们已经陷进去了。然而,只有一个醉鬼才能明白这一点。我们究竟到了哪种地步呢?理智的人哪,这要由你们自己去推测。至于我呢,我的见解是始终一贯的,在我的原则上,我坚定不移:生命与死亡等值。人是树木,只用来做烧火的劈柴。请相信我,你们要有麻烦了。这颗彗星是个不祥的征兆,它来警示你们!
军号声。卫士簇拥着一名传令官上。
一个声音 纳达,是纳达呀,是白痴啊!
“是场厄运……”
纳达 我这膝盖僵硬,跪不下去呀。至于说恐惧嘛,我全都预见到了,连最糟的情况,即你的道德说教也都预见到了。
狄埃戈 我要娶法官的女儿了,纳达。我希望从今往后,你不要再冒犯她的父亲,否则,那也就是冒犯我。
一个声音 狄埃戈,他那话是什么意思啊?
纳达 治安警察真走运,想法都很简单。
纳达 一点儿不差。处死这个世界!啊,整个世界若能面对着我该有多好,就像一头公牛面对着我,四肢战抖,它那小眼睛射出仇恨的光芒,粉红色鼻唇流出的涎沫弄脏了一块花边饰巾!哎呀!难得的一分钟。这只老手绝不会迟疑,一下子就砍断脊髓索,而这头笨重的畜生立时毙命,倒在那里,经历亿万年,直到时间的终结!
狄埃戈 瞧哇,又开始了……
幕启。舞台一片黑暗。
“不会降到西班牙头上,老兄,不会降到西班牙头上。”
一个声音 不久就要爆发战争九*九*藏*书*网,这就是征兆!
卡萨多法官 宽恕他吧,我的上帝,他不知道自己胡说了些什么。饶过您的孩子的这座城市吧。
“够啦!”
狄埃戈 任何人也不会在荣誉之上。
“加的斯城啊!”
狄埃戈 你蔑视的事物太多了,纳达。你的蔑视省着点儿用,你自己也有需要的时候。
“当然啦!”
“好啦!”
狄埃戈 冷静点儿!不要升那么高,人家会不大喜欢你了。
一个声音 这总归是个征兆。不会无缘无故就出现征兆。
“不对,老兄!”
狄埃戈 老家伙,不要预告不幸!真相大白的时刻,就是处死的时刻!
两三个人物转过头来。一两个人物小心翼翼地移动一下,继而,全又重新静止不动了。嗡嗡的声响越来越强,变得刺耳,发展成为清晰可辨、话语带有威胁性的音响效果。与此同时,彗星无限扩大。突然,女人的一声惊叫,当即打断音乐,也使彗星恢复原状。那女人气喘吁吁地逃走。广场顿时乱了。对话更像窃窃私语,尽管还令人费解,但是听来更真切了。
“这是战争的征兆!”
纳达 要让我说,你们又该不愿意听了。你们笑了吧?去问那个大学生吧,他很快就要当上博士了。我呢,我还是对我的酒瓶说话吧。
“够了。”
“跪下!”
一个声音 问问那位治安警察吧。
你们觉得这难以置信吗?我就料到了。既然你们一日三餐,干八个钟头的活儿,各自供养着两个女人,你们就想象一切都正九九藏书网常进行。不对,你们并不正常,而是编入队列。你们排得整整齐齐,面无血色,完全准备好了接受灾难。好了,老实厚道的人,警告完了,我也就问心无愧了。其余的事儿你们不必担心,上天自然会照顾你们。你们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上天可不是好惹的!
“加的斯城的热风。”
“世界末日啊!”
“降到城头……”
狄埃戈 好吧,纳达。不过,我得走了,那姑娘还等着我呢。因此,我不相信你预告的灾难,我应当为自己的幸福操劳。这要经过长时间的努力,需要城市和乡村的太平。
狄埃戈 是让我挺直而立的东西。
“算了。要刮热风。”
纳达 (他是个残疾人)哎哟!你这话可是真的?根本不是,军官都是在自己的床上咽气的,而打打杀杀,要由我们去干!
治安警察 全回家去!你们该看到的也看到了,就该满足了。不过是大惊小怪,大轰大嗡一通,结果是捕风捉影。到头来,加的斯仍然是加的斯。
狄埃戈 这是一件蠢事!说谎总是一件蠢事。
“热风来势汹汹。”
纳达 我什么也不需要,我的蔑视能一直用到死。大地上的任何东西,无论国王、彗星还是道德,永远也不会超越我!
卡萨多法官 正是你这样信口开河,给我们引来了上天的警告。因为,这确实是一个警报,不过仅仅警示所有心肠坏了的人。随之而来的还有更可怕的后果,你们大家要畏惧,要祈求上帝宽恕你们的罪孽。跪下吧!喂,全跪下!
纳达 我提到上天了吗99lib.net,法官?上天无论做什么我都赞同。我有自己的判断方式。我看书悟出个道理:最好当上天的同谋,而不要成为它的牺牲品。况且,我也有一种感觉,这与上天并不相干。人只要参与一下打碎玻璃和打烂脑袋,你们就会发现,精通音乐的善良的上帝,不过是合唱队的一个儿童。
纳达 Ite missa est。狄埃戈,给我一瓶彗星牌的酒。你再跟我说说,你的爱情到了什么程度。
纳达 我在一切事物之上,也就不再渴望什么了。
一个声音 在我们这个时代,没人再相信征兆了,败类!幸而人都变得特别聪明了。
“特别是震耳欲聋。”
纳达 人世上,除了酒,什么也不相信。天上也什么都不相信。
纳达 喂!狄埃戈,你说怎么样?这真是绝妙的办法!
纳达 荣誉是什么东西,小子?
除了纳达,所有的人都跪下。
纳达 荣誉是过去或未来的一种天体现象。取消!
狄埃戈 同您有什么关系?您保持意志坚定,也就够了。
卡萨多法官 你这疯子,难道什么也不相信?
军号声。传令官退下。
“就连西班牙也可能毁灭。”
一个声音 噢!伟大而可怕的上帝呀!
一个声音 噢!伟大而可怕的上帝。
九九藏书网
嗡鸣之声又响起来。彗星第二次划过。
纳达 (他蹲在一个石桩上,嘿嘿冷笑)就是这样!鄙人——纳达,由于渊博的学识而成为这座城市的智慧,由于鄙视一切事物和讨厌虚名而成为醉鬼,也因为保持蔑视的自由而受人嘲笑。在这次烟火之后,我一定要无偿地给你们一个警告。我要告诉你们,我们陷进去了,而且要越陷越深。
五点的钟声敲响。彗星消逝了。天亮了。
“不对,老兄。世界可以,但是西班牙毁灭不了!”
——序幕结束——
他将酒瓶举到嘴边。
一个声音 纳达,你应该知道,这到底预示什么?
警官 治安警察认为你们扰乱社会秩序。
传令官 行政长官命令:人人都必须离开,各干各的事儿去。好的政府就是不出任何事情的政府。这正是行政长官的意愿:在他的管辖区不出任何事情,他好保持他从前那样一贯的善良。这样,就必须明确告诉加的斯的居民,在这令人惊慌和混乱的日子,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因此,从今天六点钟起,每人都应当认为这是谣传:城市上空根本没有出现彗星。任何违反本决定的言论,任何居民不是当做过去或未来的天体现象而妄谈彗星,那就要依法严惩!
他们重又凝望彗星,与此同时,响起一名治安警官的声音,这回听来很清晰。
卡萨多法官 要恐惧,纳达,要恐惧和跪下。
“肃静!藏书网肃静!”
卡萨多法官 不要亵渎上天,纳达。你这种放肆态度由来已久,对上天是有罪的。
“这要看情况了。”
彗星照见西班牙一座要塞的城墙、许多人物的身影,看似中国的皮影。那些人物伫立不动,皆背对着观众,仰头望着彗星。人物对话几乎难以理解,仿佛咕咕哝哝的絮语。
纳达 我已经对你说过,我们已经陷进去了,不要抱任何希望了。喜剧即将开场,恐怕我连跑到集市去,为处死世界干杯的工夫都没有了。
“如果世界毁灭……”
纳达 不对,这是一种政治。我完全赞同,因为这种政治旨在抹杀一切。哈!我们拥有的好长官哪!如果他的财政预算出现赤字了,如果他妻子和人通奸了,他就取消赤字,否认通奸。当了王八,老婆还是忠贞的;全身瘫痪了,也能够行走;双目失明了,还能睁眼观瞧:这就是真相大白的时刻!
“哎哟!加的斯!你要遭殃啦!”
灯光全部熄灭。
开场音乐,嘹亮的主题曲令人想到警报。
一个声音 是啊,聪明了,也就昏头了,蠢得像头猪,人就成了这样子。猪嘛,那要杀了吃肉的!
“厄运降临这座城头!”
开场曲结束,但是警报的主题余音不绝,仿佛在远处回环缭绕。
“这是降灾的彗星!”
“彗星发出呼啸声!”
“什么征兆也不是。”
突然,一颗彗星在远台出现,从庭院方向缓慢地朝花园方向移动。
警官 你们都回家去!战争是我们的事儿,不是你们的事儿。
“肃静!肃静!”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