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幕
第六场
目录
第一幕
第一幕
第二幕
第二幕
第二幕
第三幕
第六场
第四幕
第四幕
第四幕
上一页下一页
舍雷亚 因为我渴望生活,也渴望幸福。我认为,彻底推行这种荒谬逻辑,既无法生活,也不会幸福。我同所有人一样,为了感受一下无牵无挂的自由,我有时竟然希望我所爱的人死去;我也觊觎一些女人。而这又是伦理或友谊所不容的。如果按照自己的逻辑干下去,我就应该杀掉我所爱的人,占有那些女人。但是,我认为这类模糊的念头不值一提。假如大家都要实现这类念头,那我们就既无法生活,也谈不上幸福了。再说一遍,我看重的就是这个。
卡利古拉 完全肯定,舍雷亚。(又冷场片刻。忽然热情地)唔!请原谅,我心不在焉,接待你不周。坐到这张椅子上,咱俩促膝谈谈吧。我需要同一个聪明人聊聊。
舍雷亚 我不懂,对这种复杂的感情,我也没什么兴趣。
舍雷亚 这点你误会了,卡伊乌斯,我并不恨你。我认为你有害、残酷、自私和爱慕虚荣,然而,我并不能恨你,因为我看你并不幸福。我也不能鄙视你,因为我知道你不是卑怯的人。
舍雷亚 你有什么事儿要单独同我谈谈?
舍雷亚 我知道它在你手里。
冷场。
藏书网
舍雷亚 你叫我吗,卡伊乌斯?
卡利古拉 这番话十分明确,也十分合理,在大多数人的眼中,这甚至是不言而喻的。可是,对你则不然。你是聪明人;聪明,要么付出很高的代价,要么否定自身。拿我来说,我要付出代价。然而你呢,为什么既不否认聪明,又不愿意付出代价呢?
舍雷亚 我对你说过,我认为你有害。我喜爱也需要安全感。大多数人也同我一样。在他们生活的天地中,如果最荒唐的思想在一刹那间就能进入现实,往往像匕首一般刺入心脏,那么他们就无法活下去。我也如此,不愿意在这种世界里生活。我更愿意把自己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
卡利古拉 舍雷亚!
舍雷亚……我告便,卡伊乌斯。这套装神弄鬼的把戏我看腻了;这套东西我太熟悉了,因此不想再看了。
舍雷亚 我知道你持这种看法,卡伊乌斯,因此,我并不恨你。然而,你是障碍,是障碍就应当清除。
卡利古拉 再谈谈,耐心点儿好吗?瞧,这个证据在我手中。我打算这样:没有这个证据,我就不能处决你。这就是我的想法,也是我的
九_九_藏_书_网
休息。喂!瞧瞧,证据到了皇帝手中会怎么样。
舍雷亚 的确如此。我的想法不合逻辑,但是有益。
卡利古拉 说得对极了。但是,为什么对我直言不讳,甘冒生命危险呢?
卡利古拉 (声音微弱地)对,舍雷亚。卫士!拿蜡烛来!
舍雷亚坐下。
卡利古拉 对,舍雷亚。可是,刚才你还认为我做不到呢。
——幕落——
舍雷亚 我判断错了,卡伊乌斯,我认错,也向你表示感谢。现在,我等待你的判决。
卡利古拉 不错。但是,我要破一回例,来个自相矛盾。这不妨碍任何人。不时地自相矛盾一下,这可大有好处,可以养养神。我需要休息,舍雷亚。
卡利古拉 你说得对。我不过是要了解一下,你同我想的是否一致。那好,让我们戴上面具吧,运用谎言吧,让我们全身披挂起来,谈话就像搏斗一样。舍雷亚,为什么你不喜欢我?
卡利古拉 那么,你为什么www•99lib•net要杀害我呢?
卡利古拉 假如两个人的心灵和自豪感不分高下,你认为他俩在一生当中,起码能有一次剖腹相见吗?
仿佛从本剧开场以来,他第一次显得这么自然。
舍雷亚 我并不以为,你杀人还需要什么证据。
卡利古拉 舍雷亚,假如两个人的心灵和自豪感不分高下,你认为他俩在一生当中,起码能有一次剖腹相见吗?——二人仿佛面对面,身上一丝不挂,剥光了他们赖以生存的成见、私利和谎言。
卡利古拉在坐椅上身子半仰着,脖颈缩进披风里,一副疲惫的神情。
卡利古拉 你总还相信某种更高尚的思想吧。
舍雷亚 (颇为恼火地)你肯定我有必要来吗?
冷场。
他把书板举向烛火。舍雷亚走上前,二人在蜡烛两侧。书板开始焚化。
舍雷亚 我认为我们刚才就是这样做的。
卡利古拉 瞧吧,谋反者!它焚化了,随着这件证物的消失,清白的晨曦便升上你的面颊。舍雷亚99lib.net,你纯洁的额头多令人景仰。一个清白的人,多美呀,多美呀!赞扬我的威力吧。即使神仙降世,不经过惩罚,他也不能还给人一个清白。而你的皇上,只需一点儿烛火,就能宽恕你,就能鼓起你的勇气。继续干吧,舍雷亚,把你这番妙论演绎到底。你的皇上等待安息,这是他独有的生活与幸福的方式。
舍雷亚 再也没什么要讲的了。我不愿意跟随你的逻辑走。对我做人的职责,我另有想法。而且我也知道,你的臣仆大多和我想的一致。你妨碍大家,当然应当从这世上消失。
舍雷亚 我相信有些行为比另外一些美好。
卡利古拉 我认为所有行为全是半斤八两。
卡利古拉 安全和逻辑不可能并行不悖。
舍雷亚 因为,你身上没有一丝可爱之处,卡伊乌斯。因为,这种事情不能强迫命令。还有一个原因,我对你了解极深,谁也不会喜欢自己竭力掩饰的一副面孔。
舍雷亚愕然地注视卡利古拉。他微微动了一下,似乎有所领悟,张了张嘴,又突然下场。卡利古拉一直把书板举在烛火上,笑吟吟地目送舍雷亚。
冷场。
舍雷亚 因为别人会接替我,还因为我不爱说谎。99lib•net
卡利古拉 为什么恨我呢?
卡利古拉 (心不在焉地)等待我的判决?哦!你是说……(从披风里掏出书板)你认识这件东西吗,舍雷亚?
舍雷亚 我想这是可能的,卡伊乌斯。不过,我认为你办不到。
卡利古拉 (冲动地)对,舍雷亚,你的坦率也还是装出来的,两个人并没有剖腹相见。不过,这也无所谓。现在,我们停止这种佯装坦率的游戏,还像以往那样生活吧。你还得尽量理解我要对你说的话,还得忍受我的凌辱和怒火。你听着,舍雷亚,这个书板是唯一的证据。
卡利古拉 说下去。
舍雷亚 我看,谈话最好到此为止。
卡利古拉 当然了,舍雷亚。你嘛,是个健全的人,你不追求任何特殊的东西!(放声大笑)你想要生活和幸福。仅仅这些!
卡利古拉 没有,舍雷亚。
卡利古拉 (声调依然冲动而关切地)再留一下。这是唯一的证据,对吧?
舍雷亚 嗯,卡伊乌斯。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