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幕
第十一场
目录
第一幕
第一幕
第十一场
第二幕
第二幕
第二幕
第三幕
第四幕
第四幕
第四幕
上一页下一页
卡利古拉 (继续敲锣)我说什么,你都会照办?
卡索尼娅 我完全听你的。(坐下)人到了我这样的年龄,知道生活并不美好。可是,如果人世间有痛苦的话,为什么还要增添新痛苦呢?
卡索尼娅 (同上)全照办,卡利古拉,你住手吧。
卡索尼娅 (哭)残酷无情。
贵族们上,见状瞠目结舌。宫廷侍从同时上场。卡利古拉敲了最后一下,举起锣槌,转过身去,招呼他们。
卡索尼娅 (站到他面前,哀求地)世上有好与坏,有伟大与卑下,也有正义和非正义之分。我敢肯定,这一切是不会改变的。
他扑向大锣,开始敲起来,不住手地敲,锣点越来越密。
卡利古拉 (转过头来)真糊涂,你怎么知道是德鲁西娅的缘故呢?你就不能想象,一个男子哭泣不是由于爱情,而有别的原因吗?
卡利古拉 但是必须清楚手往哪里放。假如我不能改变事物的秩序,不能让太99lib•net阳从西边升起,不能减轻人间的痛苦,不能使人免于一死,这只有力的手对我又有什么用处呢?这样惊人的权力对我又有什么帮助呢?不行,卡索尼娅,如果我对这个世界不采取行动,那么我是睡觉还是醒着,也就毫无差异了。
卡利古拉 (越来越激昂)我要让天空和大海浑然一体,要把美和丑混淆起来,要让痛苦迸发出笑声!
他拉起她的手,把她领到镜子前,用锣槌狂乱地擦掉光滑镜面上的一个形象。
卡利古拉 可是要这样,就必须睡大觉,就必须放任自流,这是不可能的。
卡利古拉 (边敲边说)你,卡索尼娅,你要听从我的吩咐,要自始至终协助我。会有好戏看的,发誓帮助我,卡索尼娅。
卡利古拉 (哈哈大笑)你瞧,什么也没有了。记忆不存在了。所有面孔都逃开了!没有了,什么也没有了。留下来的是什么,你知道吗?再靠前点儿,你瞧。你们都上前来,瞧一瞧吧!
卡利古拉 (继续敲锣)你要心如铁石。
卡索尼娅 对不起,卡伊乌斯。不过,我是想弄明白。九-九-藏-书-网
卡索尼娅 对,卡利古拉,可是,我会发疯的。
卡索尼娅 让天空不成其为天空,让一张美丽的脸变丑,让一个人的心变得麻木不仁,这种事你办不到。
卡利古拉变了声调,指头戳在镜子上,突然定睛凝视,欢呼一声:
卡索尼娅 你哭啦?
卡利古拉 你也一样,认为我疯了。其实,神又算什么,我为什么要和神平起平坐呢?今天,我竭尽全力追求的,是超越神的东西。我掌管起一个王国,在这个王国里,不可能者为王。
卡利古拉 对,卡索尼娅。
卡利古拉 (继续敲锣)你要残酷无情。
卡索尼娅 看来应当睡觉,睡很长时间。应当听其自然,不要思考了。我守着你睡眠。等醒来你就会发现,这个世界又恢复了它的味道。你运用自己的权力,去更好地爱那些还值得爱的东西吧。可能实现的事情,它应该有自己的
99lib•net
机会。
卡利古拉 男儿弹泪,是因为事物不是原本应有的面目。(卡索尼娅朝他走去)不要过来,卡索尼娅。(她后退)唔,还是留在我身边吧。
卡索尼娅 (恐惧地看着镜子)卡利古拉!
卡利古拉 你是理解不了的。增添痛苦又有什么关系?也许我能从中解脱呢。然而我感到,无名的东西从我身体往上升。我怎么对付呢?(转身对着她)噢!卡索尼娅,早先我就知道人可能会陷入绝望,但并不真正懂得这句话的含义。那时我同所有的人一样,认为这是一种心病。其实不然,倒是肉体受折磨。我感到皮肤灼痛,胸口、四肢也一样;还感到头脑空虚,一阵阵恶心。最不堪忍受的,是嘴里这股味道,细说起来,不是血腥味,不是腐尸味,也不是发烧时的苦涩味,然而这些味道全有。我只要蠕动一下舌头,就觉得一切变得一团漆黑,人也都令我厌恶了。要成为一个男子汉,该有多艰难,有多辛酸哪!
他挺立在镜前,摆出发狂的姿势。
卡索尼娅 (高叫一声)你不能否认爱情!
卡索尼娅 说说看,究竟发生了什么变化?就算你爱德鲁西娅,同时你也爱过我,爱过许多别的女子啊。她这一死,你就跑到荒郊野外,跑出去三天三夜,回来就换了一副仇视一切的面孔,何以至此呢?九_九_藏_书_网
卡利古拉 (神态失常)全都过来,靠前来,我命令你们上前来!(跺脚)是皇帝叫你们走近前!(众人心惊胆战地向前移步)快点儿过来。现在,卡索尼娅,你也过来。
卡利古拉 (仍然冲动地)我就立志改变这种状况。我要将平等馈赠给本世纪。等到一切全被拉平了,不可能的事情终于在大地上实现,月亮到了我的手中,到了那时候,我本身也许就发生了变化,世界也随我而改变了,人终于不再死亡,他们将幸福地生活。
在锣点声中,宫殿渐渐充满嘈杂声,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近。一片人语声、武器撞击声、轻重脚步声。卡利古拉哈哈大笑,不停地敲锣。几名卫士上,随即又下去。
卡利古拉 (发作,声调狂怒地)爱情,卡索尼娅!(他抓住她的肩膀摇晃)我懂得了爱情是微不足道的。还是那家伙说得有道理:国家金库!你听得一清二楚,对吧?一切都以此为开端。啊
九*九*藏*书*网
!现在,我终于要生活啦!生活,卡索尼娅,生活,就是爱的反面。现在,是我这样对你讲,是我邀请你参加一场毫无节制的欢宴,出席一场全面的诉讼,观赏最精彩的演出。因此,我需要有人,有观众,有受害者,有罪犯。
卡利古拉 卡利古拉!
卡利古拉 (一直敲锣)将罪犯押上来。我需要罪犯。他们全都有罪。(一直敲锣)听我命令,将判处死刑的罪犯押上来。公众,我要有我的公众!法官、证人、被告,审理之前就统统判罪!啊!卡索尼娅,我要让他们开开眼,看看这个帝国唯一自由的人!
卡索尼娅 (失去常态,在锣点声中说)我用不着发誓,因为我爱你。
卡索尼娅 人疲乏到了极点,才会产生这种想法。休息一会儿,双手就又恢复气力了。
卡索尼娅 可是,这是要和神平起平坐。真没见过比这还疯狂的念头!
卡索尼娅 心如铁石。
——幕落——
卡利古拉 (继续敲锣)你也要忍受痛苦。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