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乐章 似是故人来
组曲二 决裂
目录
第一乐章 旧时明月
第二乐章 《秋天奏鸣曲》
第二乐章 《秋天奏鸣曲》
第三乐章 罪与罚
第三乐章 罪与罚
第四乐章 如果还有明天
第五乐章 仰望天堂的距离
第五乐章 仰望天堂的距离
第六乐章 似是故人来
组曲二 决裂
第六乐章 似是故人来
组曲二 决裂
上一页下一页
“什么风筝?”
“这个……”吕总管不敢说了,拿眼神瞟向叶冠语。欧阳昭正要说什么,方秘书敲门进来,颔首道:“董事长,外面有位客人想见您。”
“不怕,他不听话,我就揍他。”婉清笑。
“啪”的一声,杜长风点亮打火机,先自己点燃烟,然后给林希点。兄弟俩已经很久没有这么近距离地看过彼此的脸了。相视一笑,林希转过脸看远处,他其实很少抽烟,做医生的都知道尼古丁会致癌,但最近他的烟瘾也逐渐上来了,尤其是在夜深人静独处的时候,他没办法让自己平静,他需要麻痹,否则他很怕自己活不到天亮。
卧虎山庄这两天都很忙碌。
“没办法,老头子现在不管事,公司所有的事情又都压在我头上。”他很快就调整了情绪,眨眼工夫就变回了他原来的样子,“你多保重,有什么地方不舒服赶紧给我打电话,别忘了你老公是个医生。”
舒曼指着墙上的一幅京剧人物形象的水墨画问他:“那是什么,那女的怎么挥了把剑?”
有风轻软地吹过,碎金子般的阳光透过石榴树叶的缝隙,轻盈地落在杜长风的头上和肩上,那一瞬间,舒曼有些沉沉地迷醉,心也变得轻盈起来,仿佛黑暗的峡谷陡然照进明媚的光亮,是她没有见过的那种光亮,即便是林然都没有给过她那种光亮,她清晰地嗅到了爱情的芬芳……
“山姆大叔!”舒曼吃力地将自己从柔情的陷阱里拉出来,故意愤愤的说,“我是你的风筝?那你把我当什么,玩物?”
“人总是会变的嘛,经历了这么多事……”林希在婉清的旁边坐下,也只有在她的面前,他才有短暂的喘息的机会,“我这辈子做了很多错事,蠢事,心里的负担很重,老爷子又不待见我,我如履薄冰居然也过了这么多年,很多事情身不由己,婉清,你不懂的。”
话一说出口,似乎又觉不妥,他已经不是她的“老公”了。为掩饰尴尬,他俯身假装摸她的肚子:“乖儿子,好好听你妈的话,快点长大,爸爸会亲自迎接你来到这个光明的世界……”
“你猜呢?”
她披头散发,脸色白得像纸,人也单薄得像张纸,瘦得连颧骨都突出来了,仿佛一阵风就可以将她吹走。她老了,真的是老了,虽然五官仍然精致,但眼角的皱纹和脸上密密麻麻的黄褐斑让她跟普通的老妪没有区别。
“这还用问吗?虽然她做了手术,但归根到底她还是个病人,手术只是稳住了她的病情,如果怀孕,她的心脏肯定不能承受负荷。”
“顺路看看,我在桐城谈笔合同。”林希一迈进大门,满园碧绿的茉莉铺开在他眼前,他不由得一怔,真的奇怪了,的确像是来过的。“你发什么愣呢,快进来吧,屋外太阳大,我给你冰了甜瓜。”婉清招呼他。
最后还是欧阳昭发话了:“你就给个话嘛,老吕都等着呢。”
“干吗这么吃惊?虽然我在疯人院被关过五年,可是,院里可是藏龙卧虎啊,这水墨画就是我跟一个老伯学的,他疯了三十多年,却画得一手好画;还有做风筝、唱京剧、捏泥人、篆刻等等,都是我跟疯子们学的,可以这么说吧,十八般武艺,我不说样样精通,起码八九不离十。”他说着又重拉她躺下。舒曼还是坐起来,不可思议地看着他,“大叔,你真的什么都会啊?”
林希摸摸她的头,转身穿过茉莉花丛,向大门口走去。
舒曼出院后径直搬到山庄,以杜长风女友的身份。
“老男人,你今天不对劲。”舒曼非常敏感,察觉他的眼底泛滥着悲伤。杜长风刮刮她的鼻头,“我什么时候成老男人了?”
“那会怎样?”
林希忙过去将靠垫给她理好:“这么调皮,将来你管得了他吗?”
吕总管点点头:“没错,也就是说那孩子是从部队上流落出来的。”
“你为什么喜欢做风筝?”舒曼很好奇,谁都知道做风筝可是细活儿,一向粗枝大叶的他,居然会沉得下心来倒腾那些个花、鸟、虫、鱼、人物脸谱?
“你爱我吗?”她的声音犹在耳畔。
盛夏的清水堂公馆阴凉清爽,遮天蔽日的绿树挡住了城市的热浪,高高的院墙,精致的飞檐,剥落的铜环大门,在斑驳的日影中无声地吟诵着岁月的流逝,那么近,仿佛几十年的光阴只是弹指一挥间。
林希喘着气说:“可不是,我当初干吗要设计这么高啊……”兄弟俩终于到达塔顶,倚着大理石围栏吹风,俯瞰群林,但见墨黑的天幕下,远处闪烁着的是城市的灯火,那么遥远,仿佛是另外一个世界。脚下是夜色下的枫树林,明镜似的湖面上映着满天的星光,除了虫鸣,四下里寂静无声。
杜长风一笑,他有着特有的明净的额头,眼中恍若冬日的一抹暖阳:“在这里关着,总想自己飞。”
“听天由www.99lib•net命呗,还能怎样。”林希低着头,胸口剧烈起伏着,像下了很大的决心似的,颤声说,“哥,其实你什么都知道吧?”
杜长风掏出烟盒,递根烟给林希。
刘燕抬眼看她,泪水流了一脸:“……同归于尽?”
林希已经来过好几次了,每次来都有似曾相识的感觉,就觉得眼熟,是不是以前来过这?可是,他不记得什么时候来过。文婉清挺着大肚子倚在厅堂门口冲他笑:“天这么热,都说了不要来。”
那夜,出院后舒曼搬到卧虎山庄的第一个晚上,杜长风给舒曼讲故事,两人就躺在书房里的沙发上,清茶袅袅,还有罗妈做的酸甜可口的枣糕,夜即便漫长,却悠然自得不似在人间。
晚上看着舒曼入睡,他给她掖被子,她却睁着一双大眼,忽闪闪地看着他,很不老实地从被窝里伸出手抚摸他的脸。
“林希,你别这样……”婉清起身为他拭去眼角的泪水。他很少流泪,连他自己都觉得意外。多少年了,他没有在人前流过泪。他握住婉清的手,将她整个的搂在胸前:“对不起,婉清,让你看到我这么难堪的一面……我一直就过得很不堪,从前我们有婚姻关系的时候,我每天那么晚回家,心里很过意不去,但我就是厌恶那个家,我不是厌恶你,婉清……看到他那张冰冷的脸,我就觉得压抑,对不起,我没有给你想要的幸福……”说着他站起身,在她额头亲吻了一下,很歉意地说:“我还有事,得走了,你要好好照顾自己……”
“是的。”
“不是的,我第一次来这看你的时候,就觉得眼熟。”林希接过婉清递来的甜瓜,尝了口,“嗯,很甜!”又打量她的肚子,“才几天不见,好像又长大了些,怎么样,还扛得住吗?”
他居然笑着说这话。
舒曼高兴得大叫:“哇,明伦你们来了!”说着连忙奔下楼,杜长风忍不住喊:“你慢点,才动完手术!”
“你呢,在干吗?”舒曼趴在窗台上问他。
“那他姐姐是从哪抱来的孩子?”
消息传到林仕延耳朵里,他倒不意外,跟人说:“我早就知道他背着我,背着公司另外在圈钱,至于通过什么方式敛财,只有天知地知,神知鬼知了,但我可以肯定的是,他已经给自己挖好了坟墓。”
“我呸!伪君子!”刘燕根本听不进去,无论林仕延的理由多么冠冕堂皇,但涉及爱子,母性的本能让她失去常人最基本的判断力,她指着林仕延说,“你现在想清白了?你清白得了吗?你想自己少下层地狱,就不惜把儿子也踹进地狱,不管他是不是你的亲生儿子,他终归叫了你三十年的爸爸,哪怕你对他再冷漠,他仍然叫你爸爸,从小到大,他跟我不知道哭诉了多少回,问我他到底做错了什么,让你那么不待见他……他有什么错,他只是个孩子,大人的恩怨为什么要强加给他?哪怕他今天变成魔鬼,也是拜你所赐!林仕延,都到这分上了,你还给我扮演你的假仁假义,你假了一辈子了,现在想真一回只怕没那么容易了,阎王老子都记着呢,你造的孽一笔都少不了,全记着!别的不说,奇奇的生母当年难产不就是你害死的吗?结果呢?你救了香兰母女,那丫头一长大成人又害死林然,报应啊,林仕延,这都是报应啊!”
方秘书说:“可他一定要见董事长。”
“你还知道我交友不慎啊。”韦明伦恰恰就听到这句话,牵着齐菲走进院子,“难得你良心发现。”
“谁说跟我没关系!叶冠语起诉的不只是你一个人!”林希也叫起来,他一向有风度,言谈举止从来有条有理,可是这会儿他失了控,指着自己的胸口说,“那刀是我捅的,叶冠语要的是我的命,你明不明白?他已经收集了足够的证据,也找到了目击证人,到时候一开庭,我们根本没有翻身的余地!一旦事实成立,我就会被定罪,会拉去枪毙,哥,我会死——”他扑在围栏上,排山倒海般失声痛哭起来,“从小我就受尽父亲的冷眼,我拼尽一切讨好他,可是如今……亲手将我送上断头台的恰恰是我的父亲!哥,我到底做错了什么,让他这么待我!我不是怕死,我是舍不得你们,舍不得妈妈,舍不得你……大哥去得早,我就剩你这么一个兄弟,还有舒曼,我死了,她的病一旦复发,到时候谁来救她……”
欧阳昭拿过资料,翻看着:“资料显示,三十多年前,住在离城西城区一户姓黎的人家遗弃过一个男婴,而且还就是丢在胜利路的那个桥洞里,老吕,你去查过这户人家吗?”
“在做风筝。”
叶冠语的眉头一直紧缩。面前摊着一沓资料,都是有关他身世的。吕总管和欧阳昭都在等着他的回答,要不要继续查下去。好几天了,他每日九九藏书翻着那些资料,茶饭不思,也不说话,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
而且舒曼怎么办?如果林希真的不在了,一旦哪天舒曼的病情反复,谁来救她?这次是侥幸从鬼门关闯过来了,下次还有这么好的运气吗?刚才林希一提到舒曼,就直中杜长风的死穴,什么样的理智都退居其后,本来就单纯,人世的很多险恶他都不甚清明,这下脑袋里一阵发蒙,什么都想不明白了。
刘燕对着林仕延又踢又打,林仕延也不还手,反问她一句:“林希是我的亲生儿子吗?”
“那不行,我会心疼的。”林希俯身摸摸她高高隆起的大肚子,眼神复杂,眼底莫名就泛起潮意,“这是上苍给我的最珍贵的礼物,婉清,你可知道?”
“真的?!”
杜长风打了个寒噤,夹烟的手不由自主地一阵战栗。暗红色的烟头在夜色中忽明忽暗,火是热的,心却冷得发颤。
文婉清追过去,突然问了句:“你爱我吗?”
林希担忧地看着他:“哥……”
四个人坐到院子里的海棠树下纳凉。
“没事。”杜长风颤抖地吸了一口烟,佯装镇定地笑了笑,“不就是不能生嘛,我本来就不喜欢小孩,何况我想多享受些二人世界,要什么小孩。”
杜长风答了句:“谁让他交友不慎的。”
一说到领养,他就不敢吭声了,意识到自己不该扯到这上面来。果然,杜长风的表情有些僵硬:“我就是一辈子孤老,也不会领养。”
林仕延唯一没法交代的是,刘燕跟他没完。虽然刘燕整日吃斋念佛,不问世事,但父子间闹到这个地步,她即使是个聋子也知道了。刘燕给他打电话:“姓林的,你够狠!你自己半截入土的人了,居然不肯放过自己的儿子,要把他往死里整,我告诉你,如果林希有个三长两短,我死给你看!”
刘燕捶胸顿足,跌坐在躺椅上失声痛哭。四嫂连忙上来,看见林仕延在,也不好说什么。刘燕凄厉的哭声将沉闷的屋子搅得沸腾起来,林仕延也是眼眶湿润,起身走到她身边:“我承认都是报应,是我造的孽,我无话可说,如果你知道林希都做了些什么,你会比现在更痛苦。没错,他已经变成了魔鬼,我拉不回他了,只好跟他同归于尽,否则不知道他还要祸害多少人。”
“是谁?”
韦明伦装糊涂:“什么事?如果是领证,我们暂时还没有,如果是……那事儿……”
他搂紧她,在她额头轻轻一吻:“永不。”
“会死。”
韦明伦大笑,坐他旁边小鸟依人的齐菲也“咯咯”地笑起来,齐菲是那种典型的露珠女孩,清新可人,到底是年轻,笑起来眼睛都发亮。韦明伦很宠她,看她的眼神比蜜糖还黏糊,舒曼忍不住说:“你们俩什么时候把事办了?多称的一对啊。”
林希也笑:“无所谓,是女儿也可以啊,一定跟你一样漂亮。”说话间他已经走到了院子里,长舒一口气,“婉清,也许我不是个好丈夫,但我肯定会做一个好父亲,我要把我这辈子缺失的父爱百倍千倍地补偿给我的孩子,就像你说的……”他看着她,眼底涌动着深切的痛楚,“我们要让他从小就懂得爱,接受爱,学会爱,婉清,就是这句话让我觉得我没有白认识你……”
“先不告诉你,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我是你哥哥,我知道该怎么做。”杜长风别过脸,眺望远处的城市灯火,眼神幽暗,“就算当年顶替你关进疯人院,我有怨言,也埋怨老头子,可是我……并没有因此怪过你,都是我闯的祸,理应我承担后果。”说着深深地埋下头,胸腔内发出闷闷的声音,那么遥远,就像不是他自己的声音,“我这一生注定是悲剧了,自幼父母双亡,我连父母的样子都不记得了,林家收养我,给我饭吃,供我读书,哪怕把我关进疯人院,也是为了救我……我常常觉得很悲伤,不知道自己从哪来的,也不知道自己该去哪里,一心一意,死心塌地,只为着可以靠近爱的人,陪着她过上最寻常的生活。可是现在看来,这也是奢望了,最最寻常的幸福,对我而言也是最遥不可及的幸福,我这辈子注定跟幸福无缘,我认命了。林希,我真的认命了。”
“讨厌!”齐菲娇嗔地捶了韦明伦一拳。果然是甜得腻人!杜长风扫了一眼舒曼:“学着点吧,瞧人家菲菲多温柔……”
杜长风邪邪地笑。
舒曼将头靠近他的怀里:“可是我在你脸上看到了苍老……跟皱纹无关的那种苍老……不过这更让我觉得踏实,怎么办,我越来越依恋你了……山姆,你不会离开我的,对吧?”
“哥!你让我把话说完!”
“这个我去了解过,他姐姐已经不在人世了,但他姐姐还健在的一些同事称,那孩子是她丈夫抱回家的,而她丈夫当时在省城军区当个什么营长还是连http://www.99lib.net长的,是部队上的人。”
现在,看着弟弟哭,杜长风只觉自己很没用,没办法保护弟弟,如果叶冠语真的翻案,林希必然要被拉去打靶。他怎么跟林然交代?他虽然也是林家的儿子,但到底没有血缘关系,林然去世后,林希就成了林家唯一的嫡亲子嗣,杜长风自问承蒙林家养育三十年,虽然被父亲关进疯人院五年,他口口声声说恨林家,心里或多或少确实也有些恨,但养育之恩大于天,他如何能眼睁睁地看着林家唯一的血脉断了根?
婉清抚摸着肚子小心翼翼地在檀木椅子上坐下,“挺好的,就是晚上睡觉,这孩子不老实,老在肚子里踢我。”
他将目光投向车窗外,城市的风景穿越金色的日影如时光般飞逝,如果时光真能往后飞逝,他还是那个白衣胜雪瞳人清亮的少年,他会怎么回答?他不忍去想,只怕一想就更加不堪。
杜长风整个人都僵住了,从小到大,他从未见过林希这么大哭过,那个跟在他和林然屁股后面的小男孩如今长大了,可是他竟然还这样哭。虽然自小他和林然的感情最亲近,但他从未忽略过这个弟弟,只是林希从小有理智有主见,从不像两个哥哥那样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林希永远是那种理性过头的人,不需要大人操心,也不需要哥哥们为他操心,很多时候,杜长风反要这个弟弟来规劝自己的言行,在人情世故上林希倒像个大哥一样。
“部队上的?”欧阳昭很意外。
“林希!”文婉清哭出声。
“为什么说对不起,你又没做错什么。”杜长风是背对着光的,脸上漆黑一片,看不出什么表情,“下个礼拜开庭,你……准备得怎样了?”
“我也喜欢,我还会唱呢。”
“客人?”吕总管代替叶冠语说,“董事长现在不见客。”
林希无心地说了句:“也是,大不了领养就是。”
山庄一下就热闹起来。接着杜长风的一帮狐朋狗友也陆续来报到,老梁早已备好酒席,在山庄里连开了好几桌。一直闹到晚上,舒隶给舒曼检查手术恢复的情况,杜长风邀林希到瞭望塔上看星星。兄弟俩一前一后攀上高塔,杜长风还好,林希爬到塔顶的时候气都喘不上来了,杜长风不免笑他:“你自己设计的塔,自己都爬不上来,丢不丢人你。”
舒曼问韦明伦:“学校那边怎么样?”
一连数天,振亚大厦的门口,包括紫藤路的林家大宅外聚集了大批记者。林仕延的自首将整个林氏集团及其家族推向舆论的风口浪尖,振亚股票已经连续数日跌停。检察院也已立案调查,很多在位的和退位的都被牵连其中。林仕延成为千夫指,被家族成员骂,被股东骂,被媒体骂,被民众骂,更被妻子骂,被儿子骂……只是他在走出这一步时,就已经做好了挨骂的准备,按常规,他自首后会被公安机关收审,但考虑到他年岁已高,而且案件已过去十多年,涉及面广,案情复杂,公安机关暂时没有羁押他,但对他进行了详细的笔录,并限制他离境,准备随时接受司法部门调查。待案件移交法院后,再进行公开审理。于是林仕延得以暂时回家,为了避开舆论的干扰,他搬到了桐城的一处私宅居住。公司的事他也不管了,都交由董事会其他高层管理。
婉清若有所思地看着他:“林希,我总觉得你现在变了很多,跟以前给我的感觉不太一样。”
这么说着,他的目光变得散乱,脸上有一种卸下面具后的疲惫,平日里他必然是戴着面具的,他不能让人看到他的内心,他不能在人前流露自己的怯弱,还有迷茫。活着有多累,他一点也不感激父母给予他生命,尽管他至今不知道自己的父亲是谁。这真是莫大的悲哀和耻辱。
“他敢不来。”杜长风哼了声。
“快睡。”他把她的手拉进被子。
此刻,他在心里只能说:对不起,我没有爱……
杜长风叹口气:“你不知道,我很怕,非常非常地怕,每天早上睁开眼睛就要看她在不在,一会儿没看到她,我就心慌得不得了。”
林仕延本不想再见刘燕,但又怕她真的寻短见,只得回离城去翠荷街跟她当面解释,结果一进门,刘燕扑上前对着他就是一耳光:“你还敢来!畜生,你连畜生都不如!都说虎毒不食子,你把养子护得像个宝,却不给亲生儿子一条生路,你还是人吗?你不是人!不是人——”
“知道什么?”
“他说他姓吴。”
那些天,杜长风没事就带舒曼到后山竹林里闲逛,有风的时候,还会带舒曼到枫林外的田野里放风筝。他果然是个童心未泯的人,俗世的很多事他都漠不关心。他的世界除了音乐,再无其他。而除了玩音乐,他还会玩很多东西,比如做风筝,这让舒曼很是意外。
舒曼就喜欢他这模样,卸下忧虑和包www.99lib.net袱,他就是个单纯的大孩子,心思细密,温暖和善。舒曼不由得想起韦明伦跟她说过的话,问:“韦明伦会不会来啊,他说过要带齐菲来的。”
婉清轻叹口气,她最不忍看他这个样子。她说得很小心:“林希,有些事看开点,别太往心上去,他毕竟是你父亲,也许你们之间有什么误会……”
“挺好的,学生们挺惦记你们两口子。”一句“两口子”让杜长风脸上笑开了花,韦明伦上下打量他:“气色不错啊,这地方与世隔绝,杨过小龙女也不过如此,神仙眷侣啊……”
林希当然不会坐以待毙,在林仕延自首的第二天他就委托律师在《离城晚报》登载启事,宣布与林仕延断绝父子关系。
婉清扑哧一笑:“你怎么知道是儿子?”
“你都来了不下十来次了,当然眼熟。”
林希端坐在奔驰车内,面无表情。
随后,他又以个人名义宣布即将成立一家投资管理公司,注册资金达数千万,全部独资。这让振亚集团骇然,林希虽然担任集团总经理和仁爱医院副院长数年,但他并没有多少可以支配的资金,超过五十万的花费就要经董事长签字,他孑然一身离开董事会,哪来这么多钱突然开家公司?
他笑,眼底的哀伤转瞬即逝:“不然怎样呢?长年关在这里,总要有些东西打发时间吧,否则我会真的疯掉。我一直努力地学这学那,就是害怕有一天真的会疯掉……”说到这,他的声音突然变得腻腻的,像融化了的巧克力,滑滑的、腻腻的,“现在,你就在我的身边,你就好比我的一个风筝,无论如何,你不能自己飞了,懂吗?”这么说着,他的手揽住了她的肩,那一双深邃的目光,仿佛火山,渗出滚烫的岩浆来,几乎要将一切都摧枯拉朽焚烧殆尽。
“对不起,哥。”林希心里一阵发虚。
林仕延俯看着她:“不然怎样?”
“……”
短短的一则启事,不过数十字,彻底斩断了父子间的最后一点亲情维系,林氏父子的恩怨也因此轰动离城,成为街头巷尾最热烈的谈资。林希一不做二不休,启事见报的当天又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退出林氏董事会,并辞去振亚集团总经理以及仁爱医院副院长的职务。
“是吗?”
舒曼生日这天,杜长风交代下去,务必隆重。所以山庄提前两天就忙起来了,老梁乐滋滋地跑前跑后,打点一切。早上舒曼起得很迟,醒来枕畔空空,推开房间的窗户,一眼就看到杜长风坐在院子里的石榴树下,低着头,拿着把小刀,不知道在削什么,聚精会神,很投入。
林希愣住,诧异地回头看她。她也被自己的问题吓一跳,但眼中仍闪烁着坚定的神采:“林希,我一直就想问你,你爱过我吗?哪怕只是……”
“误会?是啊,我也希望是误会,如果这一切都是误会,该有多好!”一提到父亲,林希说话的语气和表情就冷了八度,好像陡然坠入一个冰窟,目光落在哪里,哪里就会冻结。他说:“没有办法,已经走到这步,不可能再回到从前了,这是我的悲剧,也是他的悲剧。如果有个正常的家庭,哪怕是贫民,也会比现在过得幸福……真的,每次在街上看到那些提着食物匆匆往家赶的普通人,我就格外羡慕,看他们的样子不是为人父,就是为人母,他们一定是赶着回家给他们的孩子做饭,陪他们说话做游戏,而这些恰恰是我们这种家庭没有的。从前有大哥,二哥在家,母亲也还正常,或许还不至于这么孤独,可是现在,你去大宅看看,静得像是荒宅古墓,一点人味都没有……”
什么也不用再多问,她明白了他。
一句话就让刘燕停止发疯。
“是给我做吗?”
林仕延看着她这个样子,又有几分不忍,自顾坐到客厅的沙发上,心平气和地跟她说:“刘燕,你我到底夫妻一场,我们都已经成这个样子了,你还指望父子能一如往昔?我是禽兽没错,否则当年不会做出那样的糊涂事,让奇奇去顶林希的罪,把一个再正常不过的孩子关进疯人院,一关就是五年。犯下的罪,早晚是要受到惩罚的,我现在就承受着惩罚,叶冠语来复仇是对我的惩罚,林希对我视如水火也是惩罚,包括你,你已经惩罚了我三十几年,不是吗?正如你说的,我已经半截入土了,我想清清白白地躺进去,少一点罪孽,少一点恩怨,还奇奇一个清白,也给叶家一个交代,否则……悲剧会无休无止,还会有更多的人受到牵连和伤害,林希也只会越陷越深……”
一直到他上了停在门口的车,车子消失在林荫道,她都没有挪动身体。她自嘲地笑了起来,真是很无耻,异想天开,只不过多来了几回,就以为他爱你,他来只不过是因为你肚子里的孩子……多大的岁数了,想什么都还是一相情愿,要不怎么连他也说99lib•net你孩子气呢。
舒曼正欲顶他几句,门口又走进两人,是舒隶和林希,都提着礼物,笑吟吟的,抖落一身阳光。
其实卧虎山庄后院里收藏有很多风筝,各式各样的,挂满了整整一间房,原来舒曼以为他是喜欢收藏,后来才知道那些风筝全是他自制的。蜻蜓,蝴蝶,老鹰,猴脸儿的孙悟空,水浒里的林冲、张飞,三国里的诸葛亮、关公……不计其数的动物和人物形象都被他制成了风筝,工笔画、水墨画、剪纸、雕刻全都被他用在了风筝制作上,在这方面他绝对是个天才!
“只要注意调养,保持情绪稳定,她会慢慢恢复的。”林希呼出一口烟,突然又像想起什么似的,“对了,哥,我提醒你啊,千万不能让舒曼怀孕……”
舒伯萧没有阻拦,因为林仕延事先给他打了电话:“让那两个孩子在一起吧,命中注定的,过去我们两家有什么恩怨都已经过去,现在什么都不求,就求孩子们平安健康就好。”舒隶也赞成舒曼搬到山庄,说那里安静,空气好,对舒曼的身体恢复很有好处。
“你就是这样,人家帮你做了这么多事,你连句感激的话都没有,学校是你们两个建的,可是你啥事也没做……”
杜长风捏了把她的脸蛋:“那你把我当玩物吧。”
“怎么就走?每次来都匆匆忙忙……”
舒曼一下坐起来,像看外星人似的看着他。
“宝贝,做风筝可不是粗活。”
“不能怀孕?为什么?”
叶冠语支着额头,只是摇头:“我不知道,我真不知道还继不继续,吕叔,你觉得这些资料上说的可能性有多大?”
杜长风斜她一眼:“你拉倒吧,休想让我叫你姑姑。”
“我可以学吗?”
欧阳昭把目光投向一语不发的叶冠语,但见他脸上无悲无喜,像是在听,又像是什么都没听,他很少有这种精神游离的状态。欧阳昭示意吕总管继续说,吕总管会意,又道:“我接着又去省城军区调查,但部队上不比地方,要查什么事情很难的,就目前掌握的线索看,跟军区一位已经离世的高官有关,传说那位高官有个女儿当年因为跟人私奔在桐城闹得沸沸扬扬……”
“别把我看得那么娇贵,我小时候在乡下,什么粗活都干过。”
“还有什么好说的!”杜长风突然提高嗓音,转过脸瞪着林希,“这是我的伤,你一定要揭开吗?是不是你捅的,人都死了,埋在那边化成了土——”他指着远处的公墓,吼叫起来,“你现在跟我说这些还有什么意义!反正我是个‘疯子’,所有的人都认定我是疯子!叶冠语要对付的也是我,跟你有什么关系!告诉你,我不怕,我什么都不怕,只要能甩掉‘疯子’这个包袱,现在要我躺到那边去都没有问题——”
“查过,那户人家的确遗弃过一个男婴,不过不是亲生的,他们也是从别人手里接过来的。具体情况是这样,姓黎的当时在供销社上班,和老婆生了三个丫头片子,就是没儿子。他姐姐在计委上班,有一天突然抱来一个男婴,说是有户人家养不起,看他们要不要。姓黎的很高兴,把男婴抱回家,结果老婆跟他要死要活地闹,非说那孩子是他跟外面的野女人生的,闹得家里鸡飞狗跳,姓黎的没办法,只好把那孩子扔了。”
杜长风打断他:“我什么都不记得了,你别问我。”
“喂,你这么看着我干什么?”杜长风抬头发现舒曼在看他,笑眯眯地问,“你犯什么傻呢,是不是觉得我很帅?”
林希哭着,滑坐在了地上,将头埋在膝盖上,如此不顾形象仪表,实在不像平日里衣冠楚楚的他。
林希笑着走进厅堂,还是忍不住回头打量,“我怎么老觉得来过这里似的,怎么这么眼熟……”
舒曼连连点头:“唔,我也有神雕侠侣的感觉。”
吕总管说:“这要看你怎么理解了,反正这是两年来明察暗访筛选下来的,如果你否定,可能……”接下来的话吕总管不知道怎么说,想了想,“如果这些都否定掉,那我也无能为力了,再没东西可以查了。”
一个月后。
“真是孩子气,快进屋去,外头热。”林希像是没有听到她的话,笑了笑,那笑在斑驳的日影中显得恍惚迷离。
“谁啊?”
“霸王别姬。”杜长风让她把头枕在自己的膝盖上,揉着她额头的碎发说,“你看过这出戏吗?”舒曼摇头,“我不懂京剧,但我爸喜欢听。”
还是杜长风先打破沉寂:“舒曼的手术多亏你了,不然……我会疯掉。”林希拍了拍他的肩膀:“说了我们是兄弟,你还这么见外干什么,何况我一直把舒曼当妹妹,能不救她吗?”
“当年……捅进叶冠青心脏的那一刀是……是我捅的,你都知道,一直就知道,只是你不肯说……”
“肯定早办了,我知道。”杜长风知根知底。
“不行,你的手那么细,会划伤的。”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