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乐章 罪与罚
组曲四 丫头,我好难过
目录
第一乐章 旧时明月
第二乐章 《秋天奏鸣曲》
第二乐章 《秋天奏鸣曲》
第三乐章 罪与罚
第三乐章 罪与罚
组曲四 丫头,我好难过
第四乐章 如果还有明天
第五乐章 仰望天堂的距离
第五乐章 仰望天堂的距离
第六乐章 似是故人来
第六乐章 似是故人来
上一页下一页
“话先跟你说清楚,你来玩可以,如果要提到演出的事,你立马给我走,一分钟也不要多留……”舒曼还没开口,他就给她来了个下马威。这是他一贯的作风。上次在他海棠晓月的公寓里,他也是给她来这么一手,让人措手不及。舒曼瞪大眼睛想着怎么反击,他拿起茶几上一个电动剃须刀,吱吱地剃着胡须,眼睛根本不朝她看,“我决定了的事是不会改变的,你走吧。”
杜长风低着头,自顾自摸着“丫头”的脖子,但林仕延知道他在听,继续说:“林希也正在考研,课业很紧张,你要是觉得闷,跟我到外面转转吧,我最近刚好要去韩国谈一个合作……”
十三年前的一个午后。
韦明伦第一次来这地方就羡慕得要死,说世外桃源一点也不过分,还说李某某导演应该付杜长风版权费,完全就是“抄袭”他家后山竹林的样板。当然,这只是玩笑话。当时两人刚从日本留学回国,杜长风将他带到二院玩,他一连串的叽里呱啦,连“八格丫路”都冒出来了,意思是杜长风凭什么一个人住这么好的地方。
“看到你的刹那,我确信我一定在过去的某个地方见过你,是今生,是前世,我不能确定。可是现在,所有的希望都破灭,你居然是我哥的人!我活到这个岁数,居然从未爱过,你说可不可怜?但是,我还是不能有怨言,因为是我的哥哥喜欢你,那么,你要记得,一定要好好地爱他,不能背弃他,伤害他,如果让我知道你做了对不起他的事,或者他因为你而受到伤害,我不会放过你,哪怕我心里喜欢你,我也不放过你,你一定要记得!
“可你不是上帝,你左右不了我的生命!”舒曼也嚷道。
“什么?”
“也许连来年的春天都看不到了,”舒曼失神地瞅着他身后墙上的书架,轻轻抿一抿嘴,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平缓,“我知道,像我这样的人是没资格得到同情的,可是心里不能说没有遗憾。原先韦明伦劝我登台我抗拒,可是当我从医生的眼睛里看到自己的死期不远后,我反而发疯似地想登台,今生再也没有这样的机会了,我想给自己的人生来一个完美的谢幕,用音乐为自己送行……”
“就叫叶冠青吧。”他沉吟着道,“叫它叶冠青……”
这条街新中国成立前曾是法租界,当时所住之人都是有身份的,一栋栋西式小洋楼掩隐在各式小院中,青石板路,梧桐树,一直到今天,这里仍然是名流聚集之地。林家的大院新中国成立前是法国大使住过的,规模自是比其他院落大些,这房子最初是林仕延的曾祖父买下,“文革”时被没收,但因林仕延对当地慈善事业的贡献,八十年代中期政府作为特例,又还给了林家。
“我就是上帝,你一个人的上帝!”他也嚷道,两道浓眉竖起,如果不是了解他这个人,肯定会被他这个样子吓倒。但舒曼知道他就这臭脾气,这个时候又不能跟他死杠,只能凄凄哀哀地说:“好,如果你是我的上帝,那你告诉我,到了我这份上,我该怎么办?明知道所剩的日子不多,却并不想就此安静地死去,我不是张爱玲,她辉煌一生传奇一生可以平静地死在自己的卧室里,可我过去所经历的人生已经一塌糊涂,为什么到死连最后的心愿都不能实现呢?”
“我不能求其他任何人,只能求你,给我这次机会,让我死在舞台上也好,即便我没有资格选择死去的方式,我还是希望你能让我……”
“这些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怎么看待你自己,不是吗?就像你自己说的,你是个音乐家,没错,可怎么才能证明自己是音乐家呢?仅仅是出几张唱片,一辈子躲在角落里不敢露面?你躲在这里,证明得了什么?那只会让人们看到你的懦弱和胆怯……”
杜长风不再说话,但心里却油然而生强烈的好奇,林然喜欢的那个女孩儿,会是什么样呢?他丝毫也没想过,那女孩儿他是否见过。林仕延一走,当天下午,他就瞅准机会偷偷溜出了二院,直奔桃李街的林家小楼。还在楼下花园里,就听到三楼的琴房传出叮叮咚咚的琴声,显然不是林然在弹,林然的琴声他知道。轻手轻脚地推门进去,保姆可能出去买菜了,家里显得很空寂,这更方便他径直溜到了三楼。琴声更近了,琴房的门虚掩着,林然不在里面,看了看隔壁的书房,他正在阳台的躺椅上闭目养神呢。
“哦,是舒伯伯的一个女儿,舒隶的妹妹……”林仕延很高兴儿子主动问他问题。
“我是怕你闷。”
杜长风靠着墙头抽到了第十根烟的时候,他终于决定还是进去看看,四年没有回家了,心里不想念那是假的。但他没有走正门,而是从旁边翻围墙进去的,落地的时候响声大了点,立即被发现。花园葡萄架下的秋千上有个女孩正在玩耍,听到响声,警觉地摸了过来。他迅疾躲在了围墙边的一株香樟树后。
虽然外面寒风刺骨,屋里开着暖气,倒是温暖如春。四面墙,有三面墙全是书架,古香古色的深色黄梨木很显气派,舒曼认得那种木头,非常稀有昂贵,父亲的书架就是这黄梨木。满室都是书墨香。正对着门的雕花窗棂上,居然还贴着梅花图案的剪纸,房中间摆着檀木沙发藏书网,坐垫柔软而舒适,茶几上搁着一杯还在冒着丝丝热气的清茶,茶香混合着书墨香,令旅途疲惫的舒曼顿觉放松了许多。
二院俨然已经是杜长风的一个“巢”。
他简直觉得自己在“恋爱”了,一刻看不到“丫头”,心里就惦记得慌。夜晚睡觉,他总是开着窗户,因为清晨醒来,他要一眼看到湖面上“叶冠青”和“丫头”的身影才放心,即便在浴室洗漱,他也从不瞄着镜子,而是瞄着窗户外的湖面。他连塔楼都不去了,躺在湖边的草地上晒太阳、看书、拉琴,跟“丫头”说话,是他一天中最快乐的时光。
“叶冠青”渐渐向他这边游来。
老梁已经在二院退休,杜长风跟他很有感情,请他到山庄当起了管家,山庄里除了老梁,就只有一个做粗活的罗妈,非常清静。老梁跟韦明伦很熟,听闻有女人要来山庄见杜长风,老头在电话里呵呵笑:“肯定不见,你又不是不知道奇奇最不喜欢女人来山庄。”
这天,林仕延又去二院看儿子。秋高气爽,阳光明媚,林中开满野菊花,走在里面倍觉清新,心情也变得愉悦起来。问起儿子的情况,老梁说:“他就是喜欢那两只鹅,一会儿看不到都不行,每天要给它们喂了食,他自己才肯吃饭,就差没抱上床睡觉了。”
一阵风吹来。
这以后,杜长风可就有事干了,整天和那两只天鹅厮混在一起,给它们喂食、拍照,跟它们说话,俨然已是亲密伙伴。
为什么偏偏是她……
杜长风装作没听到,他在想,那只雌天鹅取什么名字呢?想了一天,也没想到好名字。
过去的,未来的,他一概都不愿去想。
“……”
“从今往后,你活着的全部意义都是为了我哥哥,就如同我活着的全部意义也是为了他一样,我答应过他,为他活着,那么你也一样,是为他活……
他一阵风似地逃出了院子。
老梁张着嘴,半天没反应过来。
然而,两个小时过去了,杜长风压根就没有“谈”的意思,自顾站在窗前一根接一根地抽烟,不知道在想什么。
“不关你的事!”杜长风别过脸,并不看父亲,但语气还不是很生硬。
于是总有人打趣杜长风:“Sam,你这山庄里什么时候养只母老虎呢?”
他大口地吐着气,放开了舒曼,自己却趴在了窗台上,声音突然变得沙哑低沉:“可是你不明白,你始终都不明白,我让自己坚强地面对这一切,只是为了有一天你能记得……或许我并不是你眼里的浑蛋……可是你只记得林然,把我当浑蛋,你骂了我这么多次浑蛋,却把最重要的一次忘记了。我苦挨十几年撑到今天,你不但没给我个交代,还把我看成了懦弱的胆小鬼,我是在你面前逃走过,可并不表示我就是个胆小鬼……你不记得就算了,可至少应该给我个交代,起码不能死在我的前面。”
莫不是它听懂了他的话?
“如果放在旧社会,可以养很多小妾。”韦明伦首先就想到了这个。
四年了,他当时已经在这疯人院待了四年。而那个去了的人想必坟头已经长满荒草,他的坟就在二院旁边的公墓,杜长风一次也没去过。林然说,叶冠青的哥哥叶冠语自从法庭宣判后搬到了桐城居住,母亲不久也离世,叶家从此凋零。
但逃避绝对不是他所愿,他告诫自己,一定要去面对,把那只天鹅叫“叶冠青”,也许是他迈出的第一步吧。
杜长风探出头,一眼就看到琴房的窗边弹琴的那女孩,侧着身子,长发披肩,阳光透过窗子洒了她一身,她低着头,侧脸的弧线是那么优美……可是,怎么会是她?怎么可能是她?电光石火间,突如其来的天崩地裂,让他几乎无法站直身体。他踉跄着往后倒退几步,心中像是被什么轻轻地划过,起先不觉得痛,然后猝不及防明白过来,原来真的是她!
“我可能活不了多久了。”
因为,他一定是认得她的。
他说:“丫头,我不是浑蛋哦,更不是流氓,虽然有时候我是有些浑蛋,可你不能这么骂我,因为……因为我会保证,在你面前一定比君子还君子。你是哪家的姑娘呢,我从来没这么心跳过,你的眼睛,亮得让我心跳,到现在还在跳,你听……”说着他伸手将栖在湖边水草里睡觉的雌天鹅抱在了怀里,他蹲在水边,向前倾着身子,轻轻地抚摸着“丫头”修长的脖子,“我好难过,丫头,偏偏我困在这里,我没有自由,不能带着你到处跑,我知道很多好玩的地方,却不能带你去,我甚至连你的名字都不知道……”
经过十几年的翻修扩建,卧虎山庄已经是个自成一体的大庭院,跟二院其他西式院舍不一样,杜长风喜欢中式风格,他在原来的房子两边各修建了一排青砖碧瓦的中式小楼,一边取名山海居,一边取名海棠舍,各有雕梁画栋的廊桥连接小楼,围抱成一个不小的院落。院落后面是繁茂的竹林,面积很大,跟二院外的枫树林连成一片,蔚为壮观。为什么种竹子?因为杜长风喜欢听起风时竹叶发出的沙沙声,那声音特别,跟别的树木发出来的声响不一样,开始是局部细微的沙沙声,然后随着风声掠过,整个竹林都陷入一片沙沙的海洋,此起彼伏,很有音乐的韵律,因此九*九*藏*书*网给了他很多创作的灵感。好莱坞某位华裔导演拍了部拿了奥斯卡奖的武侠电影,里面有个很经典的竹林打斗镜头,被杜长风国外的同学看到,连声惊呼,这不是Sam家的后山吗?
这话玩笑归玩笑,不过杜长风的确是从不带女人来山庄,要风流在外面风流,也不喜欢朋友带女伴来,他说这山庄是男人的地方,女人来了,怕是没活口回去。末了,也补充一句:“如果有主动送入虎口的,在下决不推辞。”
杜长风却自顾转身离去,缓缓上了楼。
父子间的谈话陷入僵局。
舒曼心里其实怕得要死,却嘴硬:“难道……不是吗?”
他长长地叹口气:“再看吧,我也不想这样。”
这么说着,杜长风抓过她的手,紧紧攥着,一颗很大的眼泪,缓缓涌出,滴在了舒曼的手背上。他抬眼看她,嘴角上扬,仿佛是想笑,却牵动了什么伤口般,痛得他浑身战栗。他即便那样痛,仍抓着她的手,那般用力,就像再也不能放开,轻轻唤她的名字:“舒曼,你总该给我一个交代……”
“一切不会就这么过去的。”杜长风不止一次跟林然说。
“你不是别人,是我儿子!”林仕延笑容可掬地走过来,蹲下身子,瞅着那只被他唤作“丫头”的天鹅说,“听老梁说,你就是跟这只天鹅‘恋爱’?”
来者无不哄笑。
滚滚的泪水,夺眶而出。
这两只天鹅当即被放养在人工湖上。那真是一幅罕有的美景,碧绿的湖水上,两只天鹅伸长着优雅的脖子游来游去,湖面倒映着它们的身影,衬着繁茂的湖草,简直可以入画。杜长风看得发痴。老梁不失时机地介绍说,这两只天鹅是院长大人托人赶赴甘肃千挑万选出来的,品种优良,适应能力很强,而且是雌雄搭配,说不定明年还可以养出小天鹅呢。
“我不去!”杜长风断然拒绝。
“你更要记得,我哥哥的幸福就是我的幸福,你务必让他幸福,无论有什么样的理由,如果你毁灭掉他的幸福,我会在自己下地狱前,先把你拖进地狱。
杜长风哈哈大笑,“真是太棒了,美人儿,我也喜欢你,对你一见钟情,可是‘姑娘’,我该叫你什么名字好呢?”他抚摸它的头和坚硬的喙,它居然一点也不畏惧,甚至还很享受的样子低下头,仿佛是害羞了般,杜长风本来眼泪已经擦干,这会儿又是喜极而泣,“好,我一定会好好待你的,等我想好了名字就立马告诉你。不过,你现在得先告诉我,我今晚回不回家看我父亲呢?如果去,你就抬头,如果不去,你就继续低头,好吗?”
杜长风原以为他不会再落泪,可是面对这只通灵性的天鹅,他欣喜也悲伤得再也无法压抑自己的情感。他颤抖地朝着湖面伸出双臂:“‘叶冠青’,你过来,让我抱抱你……”
林仕延很有分寸地把握着和儿子的距离,把话题岔到林然身上去,“你哥哥本来也要来看你的,但最近他收了个学生,要送去日本参赛,脱不了身……”
但感觉上,“叶冠青”似乎理性些,虽然并不拒绝他的亲昵,但始终跟他保持着距离,若即若离,跟它说话,它也是爱答不理的样子,自顾自戏水,展翅飞翔。“丫头”就不一样了,只要杜长风一声召唤,无论它在哪里,玩得有多高兴,也会立马飞到他身边,扑棱着翅膀,甭提多喜悦。杜长风也最爱跟它说话,过去从不曾对人说过的话,埋在心里的秘密,都对它说了出来,他最喜欢抚摸它的脖子,一边抚摸,一边说着话,甭提多惬意。
林仕延只是笑:“这小子,从小到大,我就没琢磨透过,不知道他心里想些什么,做出来的事情总是没谱儿……”
花园中光线不是很好,树木太多,遮住了月光。
下了塔楼,他来到湖边,“丫头”弯着脖子,将头藏在翅膀里,依偎着“叶冠青”沉沉地睡着了,他蹲下来,犹自哀怜地说:“丫头,你怎么不早说,你原来是有主了的呢,而且偏偏是我哥哥,我有多难过,你根本不晓得……因为,你是我哥哥喜欢的人,我就不能动那样的念头,这些日子以来我没有到处乱跑,就是为了让父亲放松戒备,这样我才可以去接近你,至少应该知道你是哪家的姑娘,住在哪里,我好经常去看看你,可是……
人生的很多事就是这样,早一步,与迟一步,相隔的不是咫尺,而是天涯。那晚回到二院,他兴奋得一夜未睡,在湖边跟“叶冠青”和雌天鹅说了一夜的话。对了,他把那只雌天鹅取名叫“丫头”,因为他并不知道那女孩儿的名字,只能叫她“丫头”。一想到这名字,他就迫不及待地告诉了那只天鹅。
这时候他已经剃好了胡须,干脆把腿放到了茶几上,厚厚的缎面拖鞋在舒曼面前放肆地摆着,甚是招摇。舒曼知道他是故意的,挑战她的耐心。可她没有耐心跟他耗,直直地看着他,声如蚊蚋:“韦明伦有没有告诉你?”
杜长风答复:“那就来吧。”
他推开窗户,揪着舒曼的衣领摁在窗台上,指着不远处湖那边的疯人院咆哮:“你看到没有,我曾经就跟那些疯子一样被关在里面,关了五年!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我为了什么?你说我为了什么?!我就是为了能等到他来,我99lib•net知道他必定会来,我在这等着他,你说这需要多大的勇气?如果我不够坚强,早就逃之夭夭,或者彻底变成了个疯子……而你竟然还说我懦弱!”
五年后,杜长风以治病为由离开二院远赴日本留学,毕业后林仕延又接他回来,对外宣布他的病已经治愈,不用住在二院了。也就是说,杜长风“自由”了。可是很奇怪,他竟从未觉得自己自由过,他可以去世界上任何一个地方,无论去哪里,他心里始终摆脱不了二院的阴影。在外面游荡了一阵子,他渐渐没了兴致,喧嚣过后他选择了宁静,他依然搬回了二院,过起了半隐居生活。当然,他并没有直接住在二院里,而是将他原来在二院住的小楼买了下来,建成了山庄,以那个人工湖将山庄和二院隔离开来。
关于取消演出的事,韦明伦很恼火,打电话跟他沟通,总是关机。于是韦明伦搬出了舒曼,一个电话打到山庄,老梁接的电话,韦明伦说:“你转告他,说有个貌美如花的女子要来看他,问他见不见。”
“只是,你在那边过得好吗?我知道你家里没什么钱,没人给你修塔楼,你孤独的时候怎么办呢?所以每年我都叫我哥哥给你烧很多的钱,拿着这些钱,你也在那边修座塔楼吧,孤独的时候站在塔顶眺望远处是很好的,可以看看星星,也可以听听风声……”
“这个,我哪知道……”老梁为难地挠头。杜长风一动不动地盯着两只天鹅,问:“哪只是公的?”
他突然打住,湖面倒映着一个人的身影……回头,看到父亲微笑着站在他身后,旁边是发了福的老梁,也呵呵地瞅着他笑。
怎么会就此过去呢?四年来,那个人哪一天在他心中消失过?四年的光阴都没有让他学会面对,他从不敢去看看那坟,每次走到半山腰,都停住,一步也不敢再向前。每年的清明,都是林然代表林家去扫墓的。
第二天下午,他在湖边看天鹅,他查过资料,“叶冠青”属于扬科夫斯基氏天鹅,有着黑色的喙,喙基是黄色,体形优美,飞翔时长颈前伸,徐缓地扇动双翅,在水面或地面冲跑一段距离后再腾空而起。雌天鹅明显地比“叶冠青”安静,不怎么飞,游泳或站立时,喜欢把一只脚放在背后,或者以头钻入浅水中觅食水生植物,贪吃的样子让杜长风忍俊不禁。
可是“叶冠青”还是没理他,倒是那只还没取名字的雌天鹅迟疑着,缓缓地,优雅地朝他游过来,一直游到了岸边。“克噜……”它仰着脖子,居然冲杜长风打招呼。杜长风笑逐颜开,伸手抚摸它的羽毛,“好家伙,你是认得我还是怎么着,可比‘叶冠青’有义气,我说嘛,我杜长风素来是最有女人缘的,你也喜欢我的,是吧?”
于是韦明伦把舒曼带到了卧虎山庄,当然,他跟杜长风私下发的短信舒曼并不知情。“她终于是来了……”杜长风叹息着,差不多是彻夜未眠。他期望见到她,又害怕见到她。面对她,他总是很无力。
夜已深了,街上的石板路被露水浸润,在月色下似水银铺就一般。杜长风心事重重,在自家门口徘徊了很久,还是没有决定进不进去。透过镂花铁门,可以望见花园中停了很多辆高级小车,四层高的洋楼灯火通明,欢声笑语隔着院子都听得很清楚。不知是谁的哈哈大笑惊起枝上的宿鸟,唧一声飞往月影深处去了。杜长风不觉抬头一望,只见几株梧桐树高过墙头,枝叶迎风微微摇曳,映着一钩秋月。
“今生我是没有机会了,如果有来世,我希望你最先爱上的那个人是我,让我也感受被一个自己喜欢的人爱着的感觉,可怜我从未真正体会过这感觉……
这从一个侧面可以看出,他的精神仍然游离在二院的边缘。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舍不得搬离二院,按道理他应该逃得远远的才是,可能是因为精神始终没有得到解脱,逃到哪里,都像是被囚禁的。而二院,凝聚了他太多的心血,也留下了他过往青春的很多回忆。
内心似有流星划过,刹那间灰暗的心田被照得通亮,心跳猝然紊乱,仿佛是前世的呼唤,那样温软,带着梦寐已久的幸福和希望,让他僵直了身体,一时间忘了自己身处何地。他立在那里,只不过数步之遥,咫尺间脚下却如同无声划开一道千仞鸿沟,他怎么也迈不出那一步,理直气壮地大声说“我在这里”,但,如果时光就此停住,如果岁月刹那老去,如果可以在一瞬间即是白头,他即便用一生去跨越他和她的距离,他也会毫无怨言。
“可是院长,您真打算让他一辈子待在这儿?”老梁终于实话实说。
“……”
老梁说:“啥女人他都不会见,他心里只有十几年前养的那只母鹅。”
杜长风不得不佩服林老头子,居然真的给他弄了两只天鹅来。全身纯白的羽毛,没有一点瑕疵,纯净得宛如天物。
四年了,这里一切如故。
“……”
“我不闷,有‘叶冠青’和‘丫头’陪我,我哪都不去!”
“‘丫头’,你要多吃点才行,这阵子你可是瘦了,抱在手里轻了好多呢,‘叶冠青’就比你吃得多,你看它多肥壮,我真怕哪天老梁会把它抓到厨房蒸了,这老东西不止一次跟我说过,天鹅肉是这世99lib.net上最好吃的……不过你别担心,我是绝不会让别人碰你们一根毛的,除了我,还有我哥,谁都不能碰你们,我哥……这家伙,好长一段时间都没来瞧我了,难不成是谈恋爱了?听他说,他最近喜欢上一女孩儿,在教人家弹琴呢,是不是喜欢一个人就想为她做点什么,比如我也喜欢你,就想拉琴给你听,还想给你写曲子。这阵子我写了好多曲子,可好听了……”
老梁自是喜上眉梢,这小子终于安定下来,不到处乱跑了。也不再拒绝林仕延的关怀,偶尔来看他,也能说上一两句话。林仕延怎么都没想明白,为何两只天鹅就让父子间的冰山趋向融化,而此前他付出那么多,儿子难道一点也没放在心上?
老梁如实把韦明伦的话转告给杜长风,他当时正在书房作画,一听到舒曼的名字就搁下画笔,发了个短信给韦明伦:“你确保她有活口回去?”
他终于按捺不住,当她背对着靠近香樟树的时候,他伸手捂住了她的嘴。她惊吓得浑身颤抖,他示意她不要出声,然后,她转过脸来,乌沉沉的眸子凝视着他,除了些许的惊诧,竟然平静如水。这女孩儿,胆子很大啊。他问她是哪家的野孩子,她竟然说他是野孩子,这激起了他的兴致,想逗她玩儿,可是她却骂他“浑蛋,流氓……”,他正要发作,她竟夺路而逃,迎面就跟一人撞上,他一眼就认出是林然,迅速闪到了树后,爬上围墙,落荒而逃……
近几年来,杜长风一直不大愿意出门,他每每会朋友都是邀到山庄里来,呼朋唤友,聚会喝酒,时间倒也不难打发。而来山庄的人多是文艺界的名流,杜长风看似交游甚广,实则很挑剔,不是谁都可以跟他交上朋友,他性情古怪,特立独行,有时候甚至是傲慢无礼,一般人是吃不消的。如果不是投缘,杜长风不会随意邀请对方来山庄,如果是朋友带来,第一次处得不快活,就休想有第二次机会来。因此山庄来来往往的都是几个熟人,韦明伦更是差不多把半个家都安在这了,只要杜长风在山庄里,就不会给他独处的机会,这些年,一直是相伴其左右。杜长风很喜欢朋友们来“打搅”,这会让他忽略这是关疯子的地方,也忽略自己是个“疯子”,他害怕静下来,一静,就会胡思乱想。
杜长风当时一本正经地点头:“是个不错的建议。”继而哈哈大笑。在韦明伦的建议下,杜长风给这院落起了个很侠客的名字“卧虎山庄”,寓意很明显,这山庄里住着只“老虎”,最好别惹他,否则他发起威来可不是吃人那么简单,韦明伦每次跟人介绍山庄时都这么说。末了还不忘补充一句,“是只公的。”
但林仕延并不勉强,他知道能这样近距离地谈话已经很不易,他不能太急,必须小心,否则所有的努力都前功尽弃。可就在转身离去时,一直埋头喂天鹅的杜长风突然问了句,“林然教的什么学生,他说他从不收学生的……”
“你少给我摆出这张臭脸,想我同情你?门都没有!”他一眼洞穿她的心思,脸上刀劈斧削般,线条生硬,一丝一毫缓和的余地都没有,“我还要问你呢,到了我这份上,我该怎么办?犯下的错误不能纠正,种下的祸根无法拔除,面对一个在黑暗中窥视自己十多年的人,你以为他会轻易放过我?没错,我是个杀人犯,可我也是个音乐家,我没办法在他不怀好意的注视下集中精力去拉琴……”
他顿时恼了:“干吗偷听别人说话?”
林仕延的脸上瞬间罩上一层阴影,久久伫立,望着不远处爱子和天鹅嬉戏的场景,眼眶顿时变得湿润。好好的一个孩子,聪明绝顶,本可以有着很好的前程,却深陷于此,整天跟一群疯子生活在一起,一辈子,该有多远啊……
说完径直走到儿子的身后,隔着几步的距离,见他跟天鹅正在说话,示意老梁不要出声。杜长风丝毫也未觉察到后面站了人,一边给“丫头”喂食,一边叽叽咕咕,说:
“茶都凉了。”舒曼打破沉寂,提醒他,她已经枯坐了很久。
林家大院坐落在紫藤路9号。
一点点都不行。
夜晚,他又一次攀上了塔楼,下着小雨,脚下的枫林透着无尽的黑暗,而远处城市的灯火辉煌,渐渐模糊为无数的流星,每一颗都在眼中划出迷离的弧线,越来越模糊,最后什么都看不清了,只剩了一片淡薄的水汽。
卧虎山庄从此声名远扬。
杜长风的眼中闪过一丝湿润的光芒。
“我更欠你们叶家,很多次我都想远远地逃跑,可是中途又返回,因为我要在这里等着你哥哥,如果我跑远了,他会找不着的……我不想被你哥哥看做是胆小鬼……我不怕,一定会在这里等着,不管他将来以何种方式来讨债,我决不逃避,一个人连死也不怕的时候,还会害怕活着吗?
“叶冠青”飞累了,终于停了下来,在他面前游来游去,高高地仰着脖子,看都不看他一眼,缓缓游到雌天鹅身边,一会儿以喙相碰,一会儿又以头相靠,甚是亲昵。杜长风叹了口气,道:“‘叶冠青’,你为什么不过来?游近一点,让我抱抱你吧,摸摸你的脖子也行……我知道,你还在恨我,可是你也看到了,我的遭遇并不比你好,跟一群疯子关在这里,http://www.99lib.net不知道要关多久……
舒曼原本对他的看法有些改观,不想他竟然这么不知好歹,她恨不得端起茶往他脸上泼去。
这话捅了马蜂窝,他脚一蹬,茶几上的杯子飞出老远,摔得粉碎,“你很想死是吧?你现在就想死是吧?!”他跳起来,拽起舒曼的手就往窗户边拖,“你看看,你来看看,我这么多年是怎么过来的!生不如死,我都过来了,你有什么资格说我懦弱?!我这么多年的地狱生活,暗无天日,你现在就是这么看我的吗?”
“克噜……克喱……”这东西又鸣叫了两声。
“奇奇,你爸爸已经回来了,这一次是回来定居的,你不去看看他吗?”老梁在楼下喊,“明天你家里有晚宴,你们家亲戚都会过来,你回去一趟吧……”
“你再看你,现在多快活,做天鹅也是不错的,可以飞,多好……我也想飞,远远地飞离这里,哪怕被猎人一枪击中,也比现在这样半死不活地关在这里强。我不是没想过去自首,可是这会牵连到很多人,很多很多的人,包括我的父亲和哥哥……我不是个自私的人,从来就不是,从前是他们为我活,而现在,却是我为他们活,我欠他们的,只能以这种方式还。
他沉着脸,厚厚的棱角分明的嘴唇在抽动:“你以为我是懦弱?”
“雌雄搭配?”杜长风挑着眉,连连点头,“不错,不错……”顿了顿,又说,“以后这湖就叫天鹅湖吧,别再叫人工湖,难听死了,至于这两只鹅,也得有个名字才好,老梁,你说取啥名呢?”
不知道那只天鹅是不是太困,居然一动不动地任他亲密地抚摸,偶尔发出一两声低低的鸣叫,好似少女羞涩的呢喃,让杜长风更加兴奋得忘乎所以。月光下,“丫头”的眼睛半睁着,浸润着月光,漆黑的眼珠仿佛是沉在湖底最深处的宝石,发着熠熠的光彩。杜长风惊奇地发现,那眼珠竟跟香樟树下的那女孩出奇的相似……
奇迹般,“姑娘”沉吟了片刻,慢悠悠地仰起了修长的脖子。
“凉了自己添,壶里有开水。”杜长风漫不经心地说。他穿了件蓝色绒布的睡袍,坐到舒曼的对面,样子慵懒,却自有一种不羁的风范,舒曼很少见有人穿睡衣都这么倜傥自如的。
杜长风答:“母老虎在外面养,不带回来,一山岂容二虎?”
杜长风的嘴巴张成了个“O”形:“我的神啊……”
似曾相识的脸庞,亮得令人不敢直视的眼眸。一切的一切,他都像是在梦里无数次相遇过,凝视过。那么,她是谁呢?
韦明伦哈哈大笑,回了短信:“我会要老梁先把你喂饱,再送她来。”
“大叔,是天鹅好不好,什么母鹅……”韦明伦啼笑皆非,“不过你还真说准了,来山庄的就是他心中的天鹅,名字叫舒曼,你告诉他就行了。”
韦明伦胸有成竹:“这可不是一般的女人,是他的梦中情人。”
那丫头四处张望,寻找目标。杜长风在树后却是将她看得一清二楚,只见她十五六岁的年纪,梳着个马尾,白衣黑裙,站在月光下清丽脱俗得宛如一个坠落凡尘的精灵,尤其她的皮肤,被月光浸润着,白皙得近似透明,吹弹即破。在她转过脸四下搜寻时,杜长风看到了她那双眸子,水光盈盈,摄魂夺魄,他从未见过如此炫目的眼眸……还有她轻盈的黑裙,被风吹得张扬而起,在夜色中如黑色的蝶,一切恍然如梦中。
已经是深秋,寒风料峭,他仅穿了件衬衣,一双手冻得发僵。可他依然那样伸着双臂,头发在风中翻飞,泪水在脸上肆意奔流,他全然不顾。
“我真觉得我很不幸,从小父母双亡,我连他们的样子都不记得了,我现在的父亲收养了我,原本过得自由自在,却因为年轻莽撞,深陷在这个关疯子的地方。很多时候,我宁愿自己真的疯了,不记得从前,不去想未来,这样就会少很多痛苦,我很痛苦,‘丫头’,你知道吗?这些年,只要一闭上眼睛,我就梦见叶冠青,浑身是血,流着泪,求我放过他……现在,反过来了,是我求他放过我,别再来梦中找我,让我少受些煎熬,我一直备受煎熬,直到遇见你……
“‘丫头’,我好难过……”
舒曼是傍晚时候到的,简单吃了顿晚饭,杜长风把她叫到山海居的书房谈话。冬日的卧虎山庄显得格外寂静,后院竹林传来此起彼伏的沙沙声,傍晚时分下起了小雨,雨声,风声,伴着竹林的沙沙声在寂静的傍晚格外动听。天气预报说晚上有雪,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闭嘴!”他终于打断舒曼的话,眉头皱着,嘴角的线条绷得紧紧的,眼神如两柄闪着寒光的利刃,仿佛是先从自己的身体里拔出来,然后刺向她的,似要跟她同归于尽,“我不会允许你在我面前死去,从而让我一生来凭吊你!我不会给你这样的机会!”他突然提高嗓门嚷道,下颌刚刚剃过的胡楂,根根凸起,仿佛随时都会刺破皮肤冒出来。
“克噜……克喱……”它仰着脖子对着杜长风长鸣两声,然后扑腾着翅膀飞了起来,围着湖盘旋了两个圈,又轻盈地落在了湖面,继续依偎在雌天鹅的身边。
“就那只……”老梁指着一只个头稍大点的说,“就是头顶有点凸的那只。”
他并不知道那女孩儿跟林然撞见后,发生了什么。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