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乐章 罪与罚
组曲二 化蝶
目录
第一乐章 旧时明月
第二乐章 《秋天奏鸣曲》
第二乐章 《秋天奏鸣曲》
第三乐章 罪与罚
组曲二 化蝶
第三乐章 罪与罚
第四乐章 如果还有明天
第五乐章 仰望天堂的距离
第五乐章 仰望天堂的距离
第六乐章 似是故人来
第六乐章 似是故人来
上一页下一页
那两个抬琴的马仔吓一跳,条件反射地放下琴。
四合院的庭院极开阔,大片的茉莉青翠欲滴,杜长风很熟悉这茉莉,林家大宅也种了很多,听说是林然的祖父林伯翰很喜欢茉莉。不过他自己谈不上有多喜欢,他一向对花花草草没什么感觉。穿过满庭茉莉,正对着大门的是厅堂,远远地就看见叶冠语坐在太师椅上,一身随意的家居服,品着咖啡,气定神闲地等候着他的大驾光临。
舒曼抽泣起来,一直被叶冠语拉下楼准备上车了,她还在哭,仰脸凝望楼上的阳台。杜长风已经来到阳台送她,冲她挥挥手,笑容坦荡。舒曼摇摇晃晃,那一刻,如锐刺尖刀往心上剜去。
而音乐是可以让人交出灵魂的。别说舒曼和韦明伦懂音乐,就连那两个抬琴的马仔也被钉住了似的,愣愣地瞧着杜长风弹完最后一个音符,那样子像是弄不清自己身处何地。叶冠语不知道是懂还是不懂,似乎想置身音乐之外,好像又有些不能自已,目光有一瞬间的零乱,但表情仍然坚定,让人无法看透他的心。
“冠语——”林然唤着他,蹲在桂花树下泣不成声。
“你指什么?”
“我叫杜长风,想见你家叶先生。”
“我们好好谈谈吧。”
……
“那在下真是受宠若惊。”
“慢着!”杜长风当然也不是吃素的,板着脸逼视舒曼,“是你叫他来的?你退出演出也是听了他的唆使?”见舒曼没吭声,他步步紧逼,眉毛皱在一起,“你要退出演出我不反对,要来搬琴也可以,但为什么叫他来?他凭什么?!”
完全是商量的语气!也不容舒曼表态,他就径直搬过琴凳,坐到钢琴边,掀开琴盖。深呼吸。手指缓缓触向琴键……
文婉清反应过来,慌忙摇摇头,“没……没什么,随便看看。”
“我不是要你还,我要你们整个林家还!”叶冠语掷地有声。
仅此一句,舒曼的眼泪就像断了线的珠子般滚落下来。她战栗着,那一刻,她似乎动摇了。她已经动摇了!
“别叫我!这辈子我都不想听到你这么叫我,如果老天有眼,我真希望我从未认识你,从一开始我就知道我跟你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十几年前,你母亲扇我母亲那一记耳光后,我们就应该躲得远远的,躲掉这样的灾难,躲掉……你我的这个残局,别让我再看到你,除了在法庭上,我唯愿今生再也别看到你们林家的任何一个人!走!你走!走得越远越好,走——”
叶冠语起身踱到落地窗边,下午的太阳正好,照在玻璃上,阳光里飘浮着无数尘埃,转着圈、打着旋,像哪部电影里的特写镜头一样,光线虽亮,却有一种说不出的暗沉。太可笑了。太可怕了。人性如此卑劣,光鲜的外表下竟是这般肮脏不堪,此前他也没少为自己做过的事难过,可是现在,他反倒坦然了,世间就是如此,世事就是如此,相比那家人的龌龊,他还算纯洁的呢。
叶冠语目光灼灼,脸上还是不动声色:“想通了?”
韦明伦却急了,伸手去拉他。杜长风甩开韦明伦,走到舒曼面前,重新注视她,目光中只是无波无浪的沉寂,他嘶哑着嗓音说:“既然拦不住你,弹首曲子给你听,就当给你送行吧。你愿意听吗?”
“哦——”林希拖长着声音,不知道是信了还是不信,“走吧,小心感冒。”说着拖起文婉清的手离开了墓地。
这时,车队已经驶进了通往二院的岔路口。两人不约而同地望向车窗外,透过密密的树林,二院那边山坡上的墓地隐约可见,林然就葬在那里,还有舒秦,还有……叶冠青。沉默。令人窒息的沉默。杜长风更是一脸黯然,抬眼间,眼眶已经泛红。
杜长风适才称他为“叶兄”,他当然不能失礼:“恩弟,知道我最喜欢哪首曲子吗?”
“放过我的家人,有什么冲我来。”
“叶兄真是待我太好了,林然若在世,也一定感激不尽。这正是我要提醒你的,你还真应该多烧点纸钱,不是给我烧,是给林然!当年你在法国享福的时候,他经常一个人爬到暮云山的山顶,抱着那块大石头哭,据说那块石头上刻满了你的名字,不知道是真是假,反正我没有上去看过。而你可能不知道,每年清明,也都是他到冠青的坟地去扫墓,无论他曾经有过什么过错,他的宽厚仁慈想必也得到了冠青的原谅。我这么说的意思是,逝者如斯,当年的悲剧我们每一个人都付出了代价,即便如你所愿我化了蝶,你跟舒曼白头偕老,我可以保证你不会有真正的胜利感,当亲人和仇人都离去的时候,你会体会到所谓的得到其实是更彻底的失去……”
他试图打破沉默:“……听说你要搬走了。”
“谁不难过啊?”杜长风的瞌睡上来了,靠着车窗闭上了眼睛。林希侧脸看着哥哥,欲言又止。车窗外,林中的光线很暗,明明是上午,却感觉阳光正慢慢地退缩,黑暗正一寸一寸地侵吞着窗外的世界。夜晚又要来临了吗?林希不由自主地缩紧了身体,可怕的噩梦又要来临了!十七年了,只要一闭上眼睛,他就会见到叶冠青全身血淋淋地站在他的面前,用凄厉绝望的声音冲他吼叫:“我都求饶了,为什么不放过我?!”
林然知道已无可挽回,总归是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他只是害怕这样的寂无声息,寂静得叫人心里发慌。
“是啊,被人拿来做了替罪羊,还蒙在鼓里呢。”欧阳昭起身站到叶冠语的身后,问他,“那么,现在我们该怎么做?”
“为了良心好过。”
“谁知道呢,也许我们林家死光了,他才甘心吧。”
叶冠语一下被定住了,目光顿时如冰雪寒彻,凛冽刺人。他直直望着欧阳昭,眼中似是无波九-九-藏-书-网无浪的平静,最深处却闪过转瞬即逝的痛楚:“……是谁?”
林希惊恐地睁开眼睛,车内的暖气开得很大,却还是周身冰凉。他侧脸看了看已经进入小睡状态的哥哥,内心剧烈地抽搐起来……
“你……断定?”叶冠语的下颌仰起。
“唔,是的。”
“她会回来的,你要对自己有信心。”韦明伦很不忍看他这样子。
“请坐。”叶冠语不失风度地招呼客人。
风声在山谷间呜咽呼啸。
林希寻思着走过去。
胡同口的那株桂花树还在,但不久,也许就会轰然倒地。
“伯伯的死,就这么算了?”
清水堂公馆。这是叶冠语的住处,典型的民国时期建筑,从外观上看毫不起眼,但却曾经是桐城最显赫的大宅院。门口蹲着两头石狮子,朱漆门紧闭,大片翠绿的枝叶从青砖围墙里伸展出来,周围也是遮天蔽日的绿树,笔直的水杉,只怕都是数十年的树。还有两株极大的香樟树,浓翠如盖,掩映庭院深深。这公馆原来的主人并非叶冠语,是个极有身份的老太太,背景复杂,后来老死在海外。也不知道叶冠语怎么把这公馆弄到手的。
按了门铃,一个谨慎的老妇人从门房里伸出头,警惕地问他是谁。
海外归来后,叶冠语曾经在夜晚特意来过胡同口,并没有听到哭声。此刻,他站在桂花树下叹息,跟旁边的一个经理说:“如果我们中了标,这棵桂花树移植到清水堂去……”
“你是要我原谅你吗?”他冷笑,目光变得犀利如刺。
那年的秋天,在叶冠语后来的回忆中,成了一生最黑暗的日子。他每日从外奔波回来,总要跑到林家小楼外久久伫立。他就那么抓着铁门,怔怔地望着空落落的院子,昔日嬉闹喧嚣的场景像是一场梦,完全没有真实性,眨眼工夫,一切就已面目全非。当时院子里的花园已经长满荒草,门口更是堆满落叶,显然很久没有人来打扫过了。林家已经彻底遗弃了那栋房子,他们可以在法庭上蒙混过关,却无法直面叶家的人。事实上,当时的叶家还剩下谁呢,就剩叶冠语守着神志不清的老母亲,叶家的院落里也是荒草丛生。
杜长风并没有深入去理会这话的意思,反问:“就这么算了?”
“就这么放过姓叶的,伯伯死不瞑目!”杜长风咬牙切齿,很不甘心。
林仕延现在已是林家当之无愧的长辈,他佝偻着背,一遍遍抚摸着哥哥的墓碑,禁不住老泪纵横。生在这样的家庭,往往比平常人更不幸。创业不易,守业更艰难,他操劳了大半辈子,实在是心力交瘁,很多的事情他可以守口如瓶,但更多的事情他无法预见,比如,他断不会料到,真正杀害林维的未必就是叶冠语。
“当然,这条线索我追了半年,最近才搜集到确凿的证据。杜长风刺中冠青的地方都是腹部、肩部、大腿等位置,他并没有直接捅进冠青的心脏……”
“都是我的错……”他根本不知道该怎么说。
葬完林维,林家人自然也要到英年早逝的林然墓前祭拜。之前情绪失控的刘燕再次崩溃,首先哭倒在儿子墓前,接着是林仕延、林希……五年了,林然离世已经五年,如果林然知道这五年里发生了什么,他未必会抱怨自己这么早就躺进冰冷的地下。至少林希是这么认为的。就在一家人哭作一团的时候,林希发现妻子文婉清不见了踪影,四处张望,看到她站在很远的一块墓地上,那里是葬穷人的地方,用汉白玉围栏跟林然这边的墓地隔开了。
“OK,当然没问题,你想谈什么?”
叶冠语温和地一笑:“跟谁有关,好像不是你说了算?当时你在疯人院里,外面的事情你一概不知,你是无辜的,懂吗?”
“随便看看?”林希狐疑地看了眼文婉清面前的墓碑,顿时僵住,很普通的灰白色碑石上赫然刻着:爱女李落英之墓。落英?不正是哥哥林然生前的恋人吗?林然当年就是因为落英而被叶冠青打破头,从而导致二哥长风去斗殴,酿成人命惨祸的。
“谁都有错,一步走错,步步错。”林希长长地舒口气,他望着车窗外不断往后倒退的树林,唇角嗫嚅着,“葬了伯伯,我们林家……已经有两个人埋在那里了,真不知道还有谁会埋在那里,如果死了的人真的可以安息,为什么活着的人会如此备受煎熬,那一定是亡者的灵魂在作祟,安息,什么才叫真正的安息呢?”
两个人的身影被路灯昏黄的灯光拉得很长,远远地看,像是电影里无声的长镜头,悠远而寂寥。但现实毕竟不是电影,避无可避的刺痛,宛如针芒生生扎在了两个年轻人的心上。叶冠语瞧着林然,像是从来不认识他一般,又像根本不是在瞧他,仿佛只是想从他身上瞧见别的什么,那目光里竟似是悲悯的痛楚,夹着奇异的哀伤。
“林希?”
才几分钟工夫,两个水火不容的家伙就称兄道弟起来。
欧阳昭在办公室一见到他,就瞧出了端倪。
“杜长风的弟弟……林希。”
到了殡仪馆,林维很快化成了一把灰,被装进了一个精致的骨灰盒里,由其妻子冯湘屏抱着上了车,十六岁的菲菲则抱着父亲的遗像哭得肝肠寸断,也跟着上车。车队绕过二院,最后停在公墓的山脚下,一大队人浩浩荡荡地上山将林维的骨灰下葬。
舒曼黑黝黝的大眼睛瞪着他,似乎听不懂他在说什么。但他激烈的表情无疑触动了她,她确实不明白,一架不属于他的琴何以让他反应如此激烈?叶冠语却不给她思考的机会,他怕她一想明白,就会退缩,她若退缩,他就没有进攻的机会了。他手一挥,身边的马仔不由分说就上前去抬琴,出人意99lib•net料,这次杜长风并没有阻拦,他直直地望着舒曼,眼神绞痛,幽暗的眼底清晰地映出她的影子。琴都抬到了门口了,他屹立不动,还是那么直直地望着她。
“……”
“这首曲子是林然去世后,我写给他的,所以……从未公开……”
“不然怎样?”林希反问。
他叫上公司的几个高层去现场看地。
“谢谢,疯子这个称谓对我来说无比荣耀。”叶冠语挑着眉,目光玩味地瞅着沉不住气的杜长风,这正是他想要的效果。他的嘴角勾起,笑道:“不是所有人都有资格成为疯子的,你爸当年花了那么大的代价才让你当上疯子,我不知道有多羡慕你!二院那里环境又好,有吃有喝,不用辛苦地在外面讨生活,我做梦都想搬过去跟你做邻居,你的那个山庄,我实在是喜欢至极,凡是你拥有的东西,我都喜欢,包括女人,包括——‘疯子’这个称谓,哈哈哈……”
好厉害的一箭!
舒曼也不由得惶然惊恐,只怔怔地瞧着他,他想干什么?该不会砸琴吧?叶冠语却一脸平静,他倒要看看这个疯子到底有没有能耐留下这架琴。
也许他知道,却装作不知道吧。
叶冠语说:“没事了,我放过你了,真的。”
“叶总,您喜欢这树?”
舒曼的情绪已经很激动,说话的声音都有些发颤了,叶冠语见状连忙将她往旁边拉,“你别说这么多,身体要紧。”转过头又对杜长风说,“你就把琴给她吧,你真以为霸着一架琴她就属于你?你不会这么天真吧?她的身体很虚弱,如果你不想她死在你面前,就把琴还给她。”
叶冠语被众人簇拥着走到桂花树下,已经是冬天了,桂花飘香的季节已经远去,但凛冽的空气中,似乎还弥漫着若有若无的清香,一如当年。叶冠语抚着苍老的树干抬头仰望萧瑟的枝丫,如鲠在喉,旁边的人跟他说什么,他都答不上来……
舒曼的情绪也激动起来:“是你哥的琴,我知道,但这琴是林然留给我的,请你还给我……”
很多天后,有街坊告诉叶冠语,那天晚上,胡同口的桂花树下有个年轻人哭了一宿。奇怪的是,过了很久,一到夜间就有哭声萦绕在胡同口。特别是有月亮的晚上,那哭声断断续续,甚是凄恻。
叶冠语挑的就是他的软肋,跟他侃侃而谈起来:“跟踪了我这么多年,你也应该了解我吧,我这人生平好斗,商场上如此,情场上也是如此。金钱和女人,争过来的,绝对比自己送上门的更刺激,我喜欢跟你争的感觉,你总是让我充满斗志,觉得活着的每一天都很有意思……”
杜长风气得差点晕过去。
“冠语……”林然抑制不住地痛哭。
“不行!”杜长风吼。
欧阳昭这才不慌不忙地说:“我找到当年参与此案的一个年轻人,当然,现在已经不年轻了,他是冠青的同学,他说他亲眼看到捅进冠青心脏的那一刀并非是杜长风所为,而冠青其他的刀伤都不是致命的,就是那一刀要了他的命……”
文婉清表情有些不自然,笑了笑:“我的一个同乡,以前认识。”
舒曼哀怜地哽咽起来:“这么多年了,你们还是不明白,这起悲剧的受害者不只是死去的人,为什么你们要将所有的罪都强加到我的身上?难道仅仅因为舒秦已经死了,她就能逃脱所有的罪吗?我就应该承担这些罪吗?”
这首曲子舒曼没有听过,曲调舒缓,却流淌着奇异的哀伤,高音处则异常婉转,每一个音符都似有回音,直穿入胸膛渗透到血液,让人被摄了魂魄般不能自已。音调的苍凉感和娴熟的演奏技巧融为一体,凝神倾听,仿佛置身空旷的原野,天空高远,脚下碧绿的草浪翻滚,天地间孤零零只剩自己一人,神思飘得那么远,恐难再回来。多么美妙的音乐!这种指法的弹奏除了已故的林然,再无人可以演绎。连舒曼都不能。
“还有,我不仅要照应着你,还要照应你身边的人,比如舒曼……”说着叶冠语笑出了声。
舒曼到底有点畏惧,躲躲闪闪:“你,你不肯……”
欧阳昭说:“也就是说,杜长风并不是真正杀死冠青的人。”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杜先生何出此言?”
“不许你碰她!”杜长风霍地站了起来,胸膛剧烈地起伏着,仅凭这点,就证明他的耐性没有叶冠语修养到家。
“为什么不行?你认定是我害死了林然,所以就来寻仇,你寻仇没关系,别碰我的琴!”舒曼叫道。
杜长风将悍马停在门口,下了车。
林维的葬礼于次日低调举行。
在经过他身边时,他忽然低低地说了句:“那首曲子叫《花火》。”
一句话镇住了刘燕。
那个人有多固执,他比任何人都了解。他知道他必然还在这。树若倒,他去哪里等啊……他知道那个人在等他,等他原谅,等他执手倾谈,等年华老去,等来生,等他们重逢再做回好兄弟……
“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叶冠语已经摘下墨镜,冷着脸坐到他对面,端起秘书方小姐递来的咖啡,“我从未恋爱,何来失恋?”
欧阳昭又继续说:“人到底是有私心的,林希是林家的亲生子,杜长风不过是领养的,关键时候,该保谁,该牺牲谁,林家老头子可是一点都不含糊。”
再说葬礼这边,本来一切都是有条不紊,却在遗体被搬上灵车的时候出了岔子,林维的夫人和女儿哭倒在地不说,林仕延的夫人刘燕突然冲进人群,死死抱住灵柩,怎么也不肯撒手。旁边的人吓坏了,拼命掰她的手指,拖她,拽她,却无济于事,刘燕就像是跟灵柩粘在一起一样纹丝不动,凄厉的尖叫刺破长空。林仕延怔怔地看着妻子,脑子完全转不过弯,如果是九-九-藏-书-网林维的夫人和女儿这样失控,还好理解,作为弟媳的刘燕这样疯了似地发狂,无疑乱了身份。
“不要跟我说对不起,有用吗?说对不起,冠青就能活过来吗?”叶冠语突然提高嗓门,疲惫的他当时一天没有吃东西,迷茫的夜色里看不清楚他的脸,只一双眼里,像燃着两簇幽暗的火苗,在暗夜里火星飞溅,“知道我恨的是什么吗?不是你弟弟杀死冠青,而是你们竟然可以如此泯灭良知逃避法律制裁,你们怎么做得出来?!你知不知道,这好比在我们叶家的伤口上撒盐,失去亲人的悲痛不够,还要让死去的亲人蒙受冤屈,你说,你们怎么做得出来?”
“用不着你管!这是我跟她的事,跟你没关系!听到没有,没关系!”杜长风一点就着了,张牙舞爪的样子吓得保姆躲进了厨房。韦明伦连忙出来打圆场,将他拉到一边:“有话好好说,不就是架琴嘛,大家可以商量……”
“所以你就搬他来?”杜长风大吼。
好生歹毒的话!刚才都说放过他,现在又要他“化蝶”了。而且连妻儿都冒出来了,这个浑蛋还真是恬不知耻。
叶冠语没有回答。
“你放过我?”
家族的秘密就是家族利益。家族利益永远高于一切。
林希冷冷的,眯起眼睛望着车窗外,仿佛是被什么刺得睁不开,冷不丁冒出一句:“可怜的人多了去,在我们家,每一个人都很可怜。”
杜长风喘着气没吭声,知道那天她听到他们的谈话很受刺激。
两个人站在昏黄的路灯下,相对无言。胡同口的桂花树据说有五十多年的树龄了,正是八月间,桂花的清香弥漫在冷冷的夜风中。米色的花粒细细密密,自头顶洒落下来,两人的肩头很快就落满花粒。芬芳四溢。再也寻不回的青春飞扬,再也留不住的执手深情,一切都恍若桂花香,带着秋夜的凉,淡淡的,飘散在无边的夜色中。
吕总管恰在这时走过来:“叶总,欧阳律师刚打电话,他在办公室等您,说有很重要的事相告。”
“他还想怎样?一命抵一命,他也该够了吧!”
她停止尖叫,恍恍惚惚抬起头,披头散发的样子像个失了魂魄的女鬼。旁边的人马上过去将她拉开了。林仕延跟香兰使了个眼色,香兰上前将刘燕扶进林家的房车。
叶冠语没有说话。
“客气,应该的。”
杜长风摇头:“不,我从不奢望你会原谅我,你也不可能会原谅我,我只是不希望你到时候太难过,虽然你现在很有钱,但钱财并不能给人带来幸福,就如同仇恨不能给人带来宽慰一样。我绝对能体会你生活在仇恨中的每一天,该是如何的难以煎熬,所以我一定会给你做伴的,陪你玩到底,从今天开始,我要堂堂正正地生活在阳光下,做我喜欢做的事情,爱我喜欢的人,哪怕最终会被押上刑场,我也一定是笑着的,因为我为自己的过错煎熬了十七年,我,决定给自己自由……”
是的,叶冠语准备搬走,他对这座无情的城市已经彻底失去信心。他准备带母亲去桐城生活。“你是怎么知道的?”他记得他没有对外人说过。
舒曼领着叶冠语登门拜访,让杜长风大为吃惊。韦明伦头天晚上和他在一起喝酒,也在公寓,意识到来者不善。
“请稍等。”老妇人走出门房,进了大宅。
“这是我跟她之间的事,跟你无关!”杜长风就差没一拳挥过去。叶冠语却不急不恼,转过头问舒曼:“小曼,你要不要琴啊?”舒曼当然点头,眼泪汪汪:“杜长风,如果你不准我搬,我就死在你面前……”
杜长风感觉背心在出汗,这是个难对付的角色,他竭力保持镇定,正色道:“我们不必扯这些闲话吧,当年是我动的刀,跟我家人无关。”
他的目光突然变得虚空。
叶冠语怒吼着,嘶哑的嗓音回荡在寂静的夜空,显得格外恐怖。他要林然走,自己却手足酸软,脑中一片茫然,浑身的力气都像是突然被抽光了,连移动一个小指头也不能。只生了悔,不如不相识,可笑他还以为找到了人生的知己,可以携着梦想一同前进——却原来从头就错了。说不清是谁带给谁灾难。自己却是从头就错了。
过了一会儿,老妇人过来打开了门:“请进来吧,叶先生在等你。”
那笑,出人意料的无辜。那笑,花儿一样在他脸上绽开,眼神明净,整个人都很干净,干净得无邪。
天空阴沉。
林希知道,生在这样的家庭,他别无选择。
杜长风可能也意识到自己越失态,对方越高兴,于是渐渐平复了情绪,坐下来,拿过叶冠语面前的烟盒,抽出烟点上。他不能这么轻易地被对方打败,他要反击!长长地吐出一口烟,他也笑道:“好啊,人生难得一‘知己’,其实我也是个很孤独的人,因为过去犯下的错,让我至今都很消极地对待人生,从不敢去争取什么,我确实是个罪人,没有资格拥有太多东西,包括爱情。但是,刚才听到叶兄的一席话,让我茅塞顿开,生命短暂,既是向往的东西,自己为什么不争取呢?而且,我也是个好斗的人,这个想必你比我更清楚,你说得很对,无论是金钱还是女人,争来的肯定是比送上门的来得刺激。所以,从现在开始,我不会再消极等待,我会去争取我想要的一切,包括爱情。”
林希的表情也很僵硬,淡淡地说:“没什么,估计是触景伤情,想起了大哥去世时的场景,那时候她比刚才还不像样子……这几年,她的精神状况很糟糕,一直就不是很正常,爸爸请了很多医生来看都没办法……”
“哈哈哈……”叶冠语又笑了起来,居然还笑得很“无邪”,他连连点头,“承蒙恩弟抬爱,届时我一定光临。”
九*九*藏*书*网
灰秃秃的旧楼和平房跟周围林立的现代大厦确实很不协调,电线杆横七竖八地撑在杂乱的巷子里,各种各样的电线像蛛网似的将整个翠荷街罩得严严实实,从这家窗户里牵进去,又从那家窗户里扯出来。几十年了,这里的贫民区形象一点都没改。
叶冠语见状赶紧给手下马仔使眼色,手下这才反应过来,连忙抬起钢琴就往屋外走。杜长风不但不拦,还很绅士地帮忙打开门。叶冠语也不失风度,“抱歉,打搅了。”说完拉起舒曼就走,舒曼明显的身体发硬,机械地被他拖着走,眼光却还停留在杜长风脸上。杜长风微笑着示意她走,目送着她出门。
“你站在这里干什么?”林希问妻子。
“是啊,想通了!”杜长风说出这番话,果真得到了无比的力量,眼中焕发出奇异的光彩,“我会跟舒曼表白,她一定会再回到我的身边,不仅如此,我还要和她同台演出,当我们在台上琴瑟和鸣的时候,我最期待的观众会是你,如何?”
终于到了兵戎相见的时候!
“正是,我希望演出那天你能给愚兄拉首梁祝,我倒想看看你怎么化蝶。我呢,当然不会是马文才,我跟舒曼举行婚礼的时候,绝对是不会经过你的坟前的,你就一个人化蝶吧,每年春暖花开时,我会携妻儿前去拜祭,给你多烧点纸钱,让你在阴间也能住山庄攀塔楼,如何?”
似乎是故意说给她听的。
林希慌忙摇摇头,心烦意乱,嗓音嘶哑:“没什么,就是难过。”
“忘了吧!通通都忘了!”叶冠语打断他,“这事不会就这么结束,我要替冠青讨回公道,总有一天会讨回公道!我和你,早晚会在法庭上相见,那个时候我不会记得我们过去的任何事情,你也不要记得,我和你,我们叶家和你们林家,将避免不了一场生死决斗!你回去告诉你父亲,还有你那个没人性的律师伯伯,要他们准备好棺材,我叶冠语只要还有一口气,就会不惜一切代价把他们拖进棺材!你要他们最好多保重身体,一定要等到我亲手葬了他们!无论是十年,还是二十年,我都不会放弃!”
叶冠语不等手下拉车门,火速将舒曼请上车。
关键时候,林希冲上前,对着母亲大吼:“你要不要跟他一起去?!要不要跟所有的人说,你跟他去?!”
“梁祝。”杜长风笑答。
像他们这样的大家族,总是有很多的秘密,每个人都有秘密,父亲的,母亲的,儿女们的,很多很多……有些秘密也许跟随主人埋进棺材都不可能公开,对内,大家即便你争我夺;但如果遇上外敌,必会保持高度一致,家族的秘密很多时候就是家族利益,在利益面前,人性的贪婪和自私从来都是赤裸裸的。
杜长风显然低估了叶冠语。第二天舒曼就打电话给他,正式声明退出演出,并要求搬回她的琴。杜长风断然拒绝,他很清楚,如果搬走了琴,他就失去了和她的一切牵绊。但是舒曼次日一大早就上门来了,陪同她一起来的,正是衣冠楚楚的叶冠语。
叶冠语抬起头:“愿闻其详。”
叶冠语转过身,目光森冷,嘴角却含着笑:“请林希喝咖啡。”
“你小点声不行吗?”叶冠语将舒曼拉到了身后,“你想她又犯病是吧?!”
“没得商量!”杜长风跳起来,指着叶冠语说,“你给我听清楚,马上从我的房子里出去,否则我就报警,没有我杜长风点头,谁也别想把这架琴搬走,这是我哥的琴……”
恩弟……
一声令下,车子呼啸着冲出楼下花园。
叶冠语的眼睛又微微地眯了起来。
“你心里明白。”
“没错。”
又一个生命灰飞烟灭,只是天地这么大,世界这么大,一把黄土能埋住的毕竟很有限,人心太险恶,地下的亡灵根本不惧这薄薄一层黄土。今天我躺在这里,明天也许是你躺在这里,谁又赢得了谁呢?
“在等你啊,推掉了很多公务。”叶冠语不动声色。
林然去山顶哭?石头上刻满他的名字?往事翻腾而来……那个霞光万丈的清晨,林然站在山顶迎风而立时的孤独身影,此时格外清晰地浮现在他脑海。眼前这个疯子说的是没错,当仇视的人凭空消失了的时候,所有的痛会全部强加到你身上。林然去世五年,他背负了五年的痛,痛过之后他才发现,他其实从来没有真正恨过林然。从来没有。
“你要我怎么说才相信呢?”
“阿姨这是怎么了?”去往殡仪馆的路上,杜长风和林希坐一辆车,杜长风对于刘燕适才的失控有些不解。
林然没有正面回答,消瘦的脸庞在路灯下显得那么的虚弱,他怔怔地望着叶冠语,从来没有那样望过他,那样悲哀,那样绝望,就像失去的不是两人的友谊,而是他所珍爱的一个世界,虽然以后他还会有很多的朋友,每一个都会比眼前这个疲惫的年轻人有身份,都会巴结他。但是,这一刻他很伤心,他知道他失去的从此以后再也无法拥有。眼泪终于还是无声地淌了下来,他颤动着嘴唇,哽咽道:“冠语,我欠了你这样多,你想要我怎么还都可以……”
“我不明白。”
他一直知道叶冠语住这儿。两人相互窥探这么久,熟知对方的一切。叶冠语海外发家后回到桐城,杜长风就密切关注着他的一举一动,就如叶冠语也在关注着他的举动一样。很多时候,他的玩世不恭、他的风流、他的不羁,都是故意的,故意刺激对方,唯有如此才能痛痛快快地大干一场,因为他实在忍受不了被人窥视的感觉,那双狼一样的眼睛,这么多年,总让他无法在梦中好好地安睡。
杜长风陡然一惊,他在等?
“阿姨真可怜。”杜长风说。
“冠语,我走,我知道我没办法在你面前多停http://www•99lib.net留。但我还是要说,认识你的这段日子,是我今生最美好的时光,我没有资格请求你的原谅,因为冠青再怎么样也活不过来,今天来我只是想跟你道个别,让我看看你,记住你的脸,将来无论我到了哪里,哪怕是躺进坟墓,也让我记住你的好,记住我们的曾经……”
林希望着他,顿了顿,道:“现在的问题不是我们要不要放过他,而是他能否放过我们……”
杜长风嘴角上扬,仿佛是想笑,嘴角却难以自抑地在微微抽搐:“我现在就在你的面前,你动手吧,没必要再这么耗下去,我等了你十七年,你还要我等到什么时候呢?”
“因为我太孤独,需要一个对手,这么多年我习惯了跟你玩游戏,你为我单调乏味的生活增添了很多乐趣,我怎么会舍得让你消失呢?”叶冠语弹弹烟灰,一点玩笑的意思都没有,颔首道,“我需要你,非常地需要。我不仅不会碰你,我还不允许别人碰你,你的安危将是我叶某的头等大事,尤其是林然已经不在世,凭我跟他当年的交情,我更有责任‘照应’你……”
他只是怕他找不到栖身的地方。
他在等欧阳昭下面的话。
林家举行葬礼之际,叶冠语正在忙翠荷街拆迁的事情。翠荷街是老城区,政府决定将其开发成一个文化广场,向全社会公开招标。这么好的扩张机会,叶冠语当然不会袖手旁观。
“你认识她?”林希盯着妻子。
但是杜长风忍了,因为他也是浑蛋,十几年前,舒曼在那个月夜的香樟树下骂他的时候,他就是浑蛋了,所以他必定比叶冠语更浑蛋。他嘴巴向上一扬,露出一口白牙,呵呵地笑了起来,韦明伦经常说他笑的样子像禽兽,尤其那口白得晃眼的“狼牙”,一露出来,即便是笑着,也意味着禽兽要吃人了。这会儿,他就正“笑”着,说:
说完,叶冠语扭头就走。
“你,你这个疯子,你疯得比我厉害!”杜长风终于失控地骂出了声。
欧阳昭知他情绪不好,收起笑容,如实跟他汇报:“你弟弟的那桩案子,我发现了新线索,刚搜集到的证据,你不想知道吗?”
叶冠语只觉眼眶轰地一热,他连忙别过脸去。
“两位早啊。”叶冠语还算有风度地跟他们道早安,面色冷峻,一句多余的话也没有,“我就不多说了,今天来是帮舒曼搬琴的,如有打搅,还请见谅。”说完,手一挥,身后的马仔直奔向客厅的那架斯坦威古董钢琴。
叶冠语不甘心,整日奔波在外,先是求助媒体,没有一家敢报道。他又到有关部门的门前跪地请愿,无人理睬。他甚至写血书,贴到音乐学院,还是无济于事。这时候,他才真正体会到了什么是“只手遮天”。有一天晚上,他从外面回来,意外地在胡同口见到了等候已久的林然,他显然伤得不轻,额头留下了一条很深的伤疤。
杜长风瞅着林希不明所以:“你怎么了?”
“放过我?”
“对不起……”
“你失恋了?”欧阳昭笑问。
“我倒是有点同情那疯子了。”叶冠语说不出的好笑。
“唔,就是他!据我的那个目击证人交代,事发后,林家花了大笔的钱封他的口,还有其他的证人,都被封了口,神不知鬼不觉。说到底,杜长风其实是林家的一个替罪羊,当然,事情本身就是因他而起的,他被关在疯人院那么多年也不冤枉,而且林仕延花在他身上的心血也确实不少……”
杜长风转过脸看着林希,听不懂他在说什么。
一曲奏毕,杜长风舒了口气,侧脸瞅着舒曼笑了一笑:“怎么样?舒老师,我没有辱没这架琴吧?”
忽然,他一声大喝:“放下!”
杜长风在他旁边的椅子上坐下,凝视着他:“叶先生是百忙之人,今天怎么有空在家喝咖啡?”
“哥,你说我们犯下的罪,是不是一定要以死才能赎罪?问题是我们都不愿意死,用余生去赎罪可不可以呢?赎得了吗?地下的人能感知吗?会原谅我们吗?”林希像是灵魂出了窍,说话前言不搭后语。
“知道了。”叶冠语低头径直走向停在街边的房车。他很庆幸,他出门的时候戴了墨镜。
出席葬礼的都是各界名流,林维的夫人和女儿都已哭成泪人,灵堂的打点都是林仕延派人在做。刘燕一身黑色大衣,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戴了副大墨镜,看不出脸上的表情。她站在灵堂不被人注意的角落,一动不动地盯着灵堂前躺在鲜花丛中的林维,像尊冰冷的蜡像。舒伯萧夫妇,以及舒隶和妻子,也都出席了葬礼。林希作为林家唯一的嫡亲男性继承人,迎来送往,非常礼貌周到,只是连熬了几个通宵,眼窝都陷进去了。林希的妻子文婉清举止端庄,一直紧随林希身后。杜长风明显的心不在焉,木木的,也是一夜未睡,韦明伦不时提醒他注意自己的举止,他却置若罔闻。
那么好吧,箭在弦上,看谁先发!
“别用‘死’来要挟我!我不怕!”杜长风打断她,额上青筋暴跳,丝毫不让步,“你明知道我为什么留着这架琴,你明白!可是你居然听信他的唆使,我是那样不分青红皂白的人吗?我如果要找你报仇,我会等到今天?我有十三年的机会!煎熬了十三年等到今天,我只为了一个可以面对你的契机,舒曼,你是真不明白还是假不明白?”
直到这一刻,杜长风的笑容才消失,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小区的大门,仿佛刚才被拖走的不是一架琴,而是他的魂,脸色苍白得像是屋宇上的积雪,竟没有一丝血色。舒曼……一念及这个名字,似乎连呼吸都痛彻心扉。韦明伦将手搭在他肩膀上,一时也找不到别的话来安慰。他终究是别过脸,转身回楼上的卧房,原本挺拔的脊背突然变得佝偻起来,脚步沉重。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