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乐章 罪与罚
目录
第一乐章 旧时明月
第二乐章 《秋天奏鸣曲》
第二乐章 《秋天奏鸣曲》
第三乐章 罪与罚
组曲一 道德的审判
第三乐章 罪与罚
第四乐章 如果还有明天
第五乐章 仰望天堂的距离
第五乐章 仰望天堂的距离
第六乐章 似是故人来
第六乐章 似是故人来
上一页下一页
内心似有流星划过,
刹那间灰暗的心田被照得通亮,
心跳猝然紊乱,
仿佛是前世的呼唤,
那样温软,
带着梦寐已久的幸福和希望,
让他僵直了身体,
一时间忘了自己身处何地。

组曲一 道德的审判

十七年后,林维作古,灵堂就设在其住处西苑。追思会历时三天。林氏直系亲属以及林维生前共事过的同事、好友以及他带过的学生悉数到场吊唁。还有司法界和政府相关部门也派人前去慰问家属。但人数最多的却是曾接受过林维法律援助的普通人,从灵堂接受外界吊唁开始,那些人就从四面八方赶来,或在灵堂号啕大哭,或掩面而泣,或长跪不起,林维生前免费给弱势群体打官司的义举这才逐渐被曝光,其情其景无法不让人动容。
“放了?为什么?”
杜长风低下了头。
“舒……舒曼……”韦明伦突然从沙发上坐起来。
母亲梁喜珍几度昏死,直至最后精神失常,间歇性的,不发作还好,一发作起来六亲不认。官司拖到三个月后才开庭,这三个月对林家和叶家来说都是漫长的考验,林然数次上门找叶冠语都被拒之门外,除了在法庭上,否则他一辈子都不想再见到林家的人。他知道林家有钱有势,但心想再有势,判个十年八年不为过吧,毕竟是一条人命啊。但让他目瞪口呆的是,法庭上,被告律师居然出具了凶手杜长风精神不正常的证明,而且是经过严格司法鉴定的,按法律相关规定,精神病患者是不承担刑事责任的,杜长风在他眼皮底下被无罪释放……
“怎么,我不公正,你还真要割掉我的舌头?”林维被这几个年轻人逗得前仰后合。
“法庭?你还感觉到法庭的存在?”
悲剧的源头还是在落英身上。叶冠青因为脾气暴躁,两人没好多久,落英就提出了分手。冠青哪肯罢休,一直纠缠着落英不放,后来才发现,落英已投入林然的怀抱。于是兄弟反目,冠青搬出了林家小楼,把母亲也拉回了家,原本亲密无间的哥们儿一下就成了陌路人。林然试图和解,遭到冠青的断然拒绝。于是林然又找到叶冠语,说不是自己存心要介入这段感情,是落英已经放弃了跟冠青的感情,主动走近他,他才接受的。叶冠语不好说什么,但他还是一针见血地指出:“但你肯定很早就喜欢落英了吧?”
他跟林然是截然不同的两种人,不拘小节,喜欢捉弄人,如果林然是和煦温暖的暖阳,那么杜长风就是一匹脱了缰的野马,天不怕地不怕,很喜欢打架。这倒跟冠青很相像,都是喜欢没事找事的主,林希就无意中说漏了嘴,这两小子曾结伴打过架。但奇怪的是,杜长风跟叶冠青虽然都属于冲动做事不经大脑的人,但杜长风却明显地比冠青有气质,哪怕他故意穿着破衣烂衫,大口抽烟大碗喝酒,经常把摩托当火箭开,在街上招摇过市,但他眉宇间显露出的傲慢不羁,让他看上去还真有那么点艺术家的底子。
叶冠语问吕总管:“葬礼在什么时候?”
“哇,是不是真的,舒隶,你有三个妹妹?”大伙立即把矛头对准了舒隶,“带来看看嘛,一定很漂亮吧。”
“……”
“是啊,别以为你长得帅,会弹琴,就可以捷足先登……”
“当然,我们还是要送个花篮什么的,表示一下哀悼嘛,毕竟两家的渊源这么深,是吧?”叶冠语放下酒杯,从茶几上银质的盒子里掏出一根肥硕的雪茄,吕总管连忙掏出打火机为其点上,他长长地吐出一个烟圈,“不过,还是要暗地里查查,究竟是谁下的手。想把这屎盆子扣我叶某头上,没那么容易!”
这时林希急急地推门而入,喘着气打量家人:“到底是怎么回事?”杜长风也紧跟其后进了门。
“不去,我要等人。”
然而,事情的发展根本不在两人的控制之中。两个月后的一天晚上,叶冠语正在工棚里做预算,老板突然来找他,说有人找。他跑出去一看,竟是林然的伯伯林维。他迟疑了半天,带给叶冠语一个天大的噩耗:“刚才离城那边打电话过来,要我赶紧带你回去,你,你弟弟……出事了……”
“别听他吹,八字还没一撇呢。”韦明伦最清楚状况。
而且看得出来,杜长风跟林然的感情很深,他对林然表现出来的不仅仅是兄弟之情,更多了一种形容不出来的亲密,仿佛是生命中的一部分,林然主宰着他的整个世界。他老爸说的话,他大多时候当成耳边风,林然说的话,多数情况下他都是听的。林然对这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弟弟也是极端地宠溺,无论这小子在外面惹了什么麻烦,他总是默默担当着一切,对身在美国的父亲隐瞒弟弟的种种劣迹,即便被父亲追究,他也总是把自己当成挡箭牌,将弟弟保护在其羽翼之下。叶冠语觉得,林然的这种放纵会害了杜长风。
心底如同有狂舞的火苗在燃烧,燎得五脏六腑都刺痛如焚,他知道他会来,一定会来,他早就准备好了迎接他复仇的利刃,却不想,那复仇的利刃不是刺99lib.net向他,而是刺向他身边的亲人。这比让他千刀万剐还痛苦百倍!一想到这,心底翻滚的气血,汹涌而上,他感觉头像放在火药桶里蒸一样,随时都会爆裂。
林仕延瞪着失态的妻子,哑口无言。
“真的?”
“为什么?”
兄弟俩异口同声地问。
“不允许?我杜长风做事从来不需要经过任何人允许……”
林希说:“有没有东西吃,饿死了。”
杜长风含糊其辞:“开始是……不过现在……”
“嗯,挖得越深,我们的胜算越大。”叶冠语弹了弹烟灰,又道,“林维那边的股权……还得加紧……”
“还得对得住史特拉底瓦里,否则他老人家会从坟墓里爬出来找我算账的。”杜长风始终没个正经,但看得出来,他很喜欢那把琴,爱不释手。一高兴,现场就给众人拉了首曲子。在场没几个懂音乐的,但都被那宛如天籁的琴声打动,巴掌都拍红了。林然的兴致也来了,也当场给大家弹了首钢琴曲,同样好听得要命,叶冠语问他什么曲子。林然说:“《秋天奏鸣曲》,Sam写的。”
“垃圾食品,我不吃。”林希是医生,很讲究饮食,又有洁癖,断然不会吃这种在冰箱里放了N久的食物。他的生活从来就是一丝不苟,包括仪表。在守了两夜灵堂,杜长风和韦明伦都是胡子拉碴,衣衫皱巴巴,唯有林希依然是衣冠整齐,连头发都是一丝不乱,坐姿端正,不改绅士派头。
“破琴?拜托!”杜长风做晕倒状,介绍道,“这是‘史特拉底瓦里’古董小提琴,全世界仅存六把,我都不知道老爷子是怎么弄到的。”
“错,罪恶是不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磨灭的。”
“我会的,无论他提出什么要求,我都尽量满足。”
不,他不能让这悲剧继续。与其卑微地活着,不如就让他轰轰烈烈地死去。他等待了十七年,无论如何也不应该是这个结果!
完了。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信任,瞬间轰然坍塌。杜长风一阵头晕,不单单是因为饿。他靠着冰冷的大理石墙壁,恨不得一头撞死。
林维闻言笑道:“你还真可以考虑帮我切掉这舌头,很多人都讨厌我这个舌头,说我嘴巴一动,就有人拉的拉去打靶,蹲的蹲监狱。我自己也讨厌这舌头,无罪有罪,有时候真的很难定论……”
“还不是为你!”林仕延精神恍惚,悠然长叹,“他是为你赎罪,为他自己赎罪,也是为林家赎罪啊……”
叶冠语笑着跟舒隶说:“你好歹也带一个来嘛,你看这里一群的饿狼……”
林维却在心里对这个年轻人重新进行掂量,他觉得这个衣着寒酸的年轻人身上有股精神气很震慑人,那是他这个年龄不应该具备的,他不能不对这个年轻人另眼相看。走的时候,林维握住叶冠语的手说:“小伙子,你将来会很有出息,我敢保证!”
“这是我女朋友,落英。”叶冠青大胆地给众人介绍,神采飞扬,明显有炫耀的嫌疑。叶冠语很意外,没想到弟弟这么快就交了女朋友,这小子真是出息了,平常看他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样子,没想到感情上比他这个哥哥还早熟。母亲梁喜珍却一点也不意外,显然事先已经知情,她很喜欢那个女孩子,怎么看都觉得喜欢,拉着落英的手,笑得合不拢嘴。舒隶挤对道:“珍姨,媳妇咋样啊,什么时候过门?”
“哈哈哈……”林维捶了叶冠语一拳,“臭小子,还真有你的,现学现用啊。”
“林然,你什么时候暗度陈仓的?!”
“……”
林希愕然:“你现在跟舒曼在一起?”
“杜长风。”
叶冠语这才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人仰马翻。”
林仕延见两个儿子都回来了,长长地叹口气:“凶手被放了。”
“不会吧,你是律师,有罪没罪当然是你说了算。”舒隶不解。
“你不用跟我说‘对不起’,你并没有做错什么,先想好怎么安抚冠青吧,那小子是个爆脾气,一冲动就不计后果。”
“哥,你别冲动……”林希也喊。
“你说的是没错,不过法律这个东西,不是全能的,世间的很多事情也不是在法庭可以得到定论的,比如道德,有些罪犯在法庭上没法审判,就只能让其接受道德法庭的审判,至于他愿不愿意,也还是局限在他个人的道德意识上。”
除了林仕延,没人知道其中缘由。
“扯淡,我妹妹是给喂狼的吗?”舒隶又好气又好笑,如实相告,“没错,我是有三个妹妹,大妹妹舒秦,也是学钢琴的,刚保送到音乐学院,二妹在玛丽女中读书,三妹还在念小学呢,但是都没你们的份儿,想要做我们舒家的女婿,拿出本事来才行……”说着把目光投向林然,表情故作严肃,“嗯,林然倒是在我的考虑范围之内,我大九_九_藏_书_网妹妹正好看上他了,而且也是学钢琴的,有共同语言……”
“你回来!”林仕延站起来喊。
林希拍拍他的肩膀:“我们都会记住伯伯的好。”
“我不希望有那样的麻烦。”叶冠语的意思是,他不想惹上官司。林维当即会意,连连点头:“对,对,希望我们不要在法庭上相见。”
“史特拉底瓦里,历史上著名的小提琴制作大师,他制作的琴每把都价值不菲,仅存世上的确实只有六把,这把琴少说也有三百多年历史了。”林然不愧是学音乐的,说得头头是道,又对杜长风说,“爸送你这把琴是希望你好好用功,别老是在外面惹是生非,你怎么着也得对得住这把琴……”
“林然,我没有怪你的意思,毕竟这是落英的选择,不过我要说的是,我自己的弟弟我最了解,他没有受过你那么好的教育,我们家也比不上你们家的家世背景;而且最关键的是,冠青只是个体校的篮球生,前途渺茫,即便他能娶到落英,也给不了她很好的生活。但你不同,你拥有所有女孩子艳羡的一切,我这么说的意思是,你和冠青站在一起,冠青根本没有任何竞争的优势,你介不介入,他都赢不了你,换句话说,你的存在对冠青来说是不公平的……”
“是,叶总。”
林然当即表示异议:“伯伯,你说的话不对吧,好像听你说过,感觉在法庭是决定不了结果的,决定结果的是证据。”
“爸,你说啊,怎么放了?”杜长风叫。
“我可不敢来找你。”叶冠语也笑。
叶冠语怔住了,耳畔像是有狂风呼啸,前尘往事,一下全涌了上来。他转动着杯子,盯着杯底琥珀色的酒液,久久不语。他蹙着眉头,茫然四顾,忽然觉得一切都像在梦里一样,那么可怕。他自以为他是在暗处,却不想还有人在暗处,“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典故格外清晰地浮现在脑海里。他紧紧捏着酒杯,恨不能捏碎,眼中自是寒光凛冽:“嫁祸,有人想嫁祸!林家人肯定以为是我干的,连欧阳昭都这么认为。”
吕总管道:“林维得罪的人多了,林家表面看上去风光,其实内部明争暗斗得厉害着呢,都不是什么好东西,我们无须过多插手,家族内部的矛盾就足以瓦解他们。”
“怎么会是巧合?刚好是个精神病人……”林仕延说。
“林维只有一个女儿,在加拿大念书,女儿嘛,终究是要嫁人的,他老婆也才四十出头,也不能守一辈子寡,所以……尽管按《继承法》,林维老婆和女儿都可以直接继承,但以林家的惯例,是不可能将股权外流的,林家很有可能收回林维名下的股票,至于通过何种方式,那就是他们内部的问题了。”
杜长风看不过去:“我说老弟,你老这么箍着自己也不难受?我就不信你跟你老婆做完功课还这么衣冠楚楚……”
林然点点头,并不否认。“不过,如果他们没有分手,我是不会介入的。”林然坚持自己的无辜,认定不是他造成冠青和落英的分手。
林仕延开始目光散乱:“……杀害你伯伯的那个人。”
“只怕更难了。”
“你怎么还是这么霸道。”
“后天。”
林希和杜长风一愣,顺着韦明伦的视线望向门口,顿时僵住。门是开着的,舒曼什么时候进来的,竟然一点都不知道。她脸色苍白,漆黑的眼眸闪着泪光,瘦弱的身子摇摇晃晃,似乎在极力克制自己。
“对不起,冠语,我……”
这样他也会去杀人,也不用承担刑事责任。而让他事先想不到的是,为杜长风做无罪辩护的正是林然的伯伯林维。
杜长风十八岁生日的时候,林然邀叶冠语过去参加聚会。一到离城,叶冠语就被直接拉到了林家小楼。母亲梁喜珍忙得不亦乐乎,杜长风的同学朋友来了十几个,加上林然和林希的同学,偌大的一个院子热闹得不行,喜珍一个人在厨房里忙不过来,叫了两个街坊嫂子帮忙。林仕延人在美国没回来,却派人送来一个特别的生日礼物给养子,是一把看上去很古董的小提琴。叶冠语不识货,其他人也不识货,杜长风和林然是学音乐的,当然识货。杜长风见到那把琴连叫了几声“阿门”,说:“亲爱的老爸,您花两百万美元给我送把琴,还不如直接送我美元来得实惠,我可以环游世界了,环游十遍都没问题。”
……
一句话震倒一屋的人。
林然连连告饶:“你们别冲我放箭,我只把舒秦当妹妹看,那么小,怎么可能嘛。”舒隶呵呵笑道:“预备人选嘛,大家如有意做我们舒家女婿,也还是给机会你们报名的,但还是那句话,得有真本事。”
韦明伦扑哧一声,差点被火腿噎住。
兄弟们顿时凉了半截。有人问:“落英,你有没有妹妹啊?”一句话九九藏书引来满堂哄笑。
马上一群人跳起来举手。只有叶冠语和杜长风按兵不动。有人问他们:“你们怎么不举手?”杜长风说了句:“我要看现货。”舒隶扑过去作势就要掐死他,杜长风躲到林然的身后:“我不可能跟我大哥争的,你如果真有心要我做你们家女婿,不是还有两个妹妹嘛,那个读小学的就算了,玛丽女中的给我吧,那学校我去过,闭着眼睛都能撞上美女……”
“你在转移话题。”叶冠语一针见血。
林仕延继续说:“出事那天晚上,你伯伯回桐城的家,在桥上碰到一个疯子拿刀吓行人,伯伯下车去制止,结果……被他连捅十一刀……疯子当时跑了,可是很快被目击者发现,警方轻而易举地抓到了他,可是这人根本就神志不清,谁都不知道他怎么会突然杀人……”林仕延目光呆滞地瞅着院子里萧瑟的梧桐树,显得很虚弱,“他终于是动手了,十七年,终于还是没能躲得过……”
舒隶恨不得揍冠青:“臭小子,别把火引到我这来。”
“怎讲?”
“那您现在要不要去公司做下安排?”
“真的。”
“为什么?”
“好人啊……”很多哭倒在林维遗体前的受助者悲痛欲绝。
叶冠语握着酒杯,哑然失笑:“看来,这家伙还有比我更大的仇家。”
“可是刚刚放了。”
一直在旁边观战的林然发话了:“舒隶确实有三个妹妹,但我只见到过两个,一个叫舒秦,一个叫舒睿,那个舒秦可不是一般的漂亮哦,第二个妹妹我没见过,不过也应该差不到哪去吧。”
“不要自欺欺人,二哥。”林希一针见血。
“对对,舒秦可漂亮了,真正的仙女,你们见了保准把魂都丢了!”林希也帮哥哥说话。
车窗打开着,他听见风在耳旁呼啸。
……
杜长风点点头,心里说不出的难过。兄弟俩在灵堂守了两夜后,第三天实在撑不住了,只得到杜长风在桐城的公寓短暂休息。韦明伦也陪了他们一夜,困得不行,一扑进门就抢占沙发的最佳位置进入临睡状态。
世间的很多事,都是有前奏的。
他没有叫林律师,而是叫“林伯伯”。
韦明伦哧地笑出声,显然还没睡着。
林希提醒他:“小心让舒隶知道,他会跟你拼命,他已经失去了一个妹妹,不会让你再碰舒曼的。”
“你误会了,不是你想的那样。”杜长风想解释。
“当然,我很穷,请不起律师的。”
“骗子!你们都是骗子!”叶冠语咆哮怒吼的声音在空旷的法院大堂回荡,那天的情景他一辈子都记得,林家人像逃瘟疫似的疾速躲进豪华轿车,他跟着车子跑,赶不上,跌倒在地,膝盖摔得鲜血直流。
很多年后想起这种种的前奏,叶冠语欷歔不已,怪只怪命运太无情,原本都是善良无辜的好兄弟,偏要对他们设下一个又一个的局。谁都逃不脱。谁都不能幸免。一个跳进去了,后面的拦都拦不住,悲剧也就不可避免。
杜长风表示赞同:“没错啊,你看我表面上好像很无赖的样子,可是对女人很规矩的,认识舒曼这么久,一直守身如玉……”
“你笑什么,想女人很正常,”杜长风肚子也饿得呱呱叫,爬起来去冰箱里找吃的,“自从跟舒曼在一起,我有多久没碰女人了,完全是戒色啊……”
“怎样?”叶冠语很好奇。
“静观其变。”叶冠语换了个舒服的姿势仰倒在书房的沙发上,盯着天花板的吊灯冷笑,“我倒是很感兴趣,谁比我的仇恨更深,要置林维于死地。”
他宁愿自己疯了。
“可我不希望有那么一天。”
“等谁?”
林维愣了愣,笑了起来:“你这小子,很喜欢打破沙锅问到底啊,精神可嘉!不过你还年轻,到了我这个年纪,你就会明白,法律在良知或者道德面前,并不能起到决定性的作用,法律判断某个人无罪,但是道德上这个人可能犯下了滔天大罪,这样的情况,通常只能让时间去审判他,十年,二十年,三十年,哪怕他临终时才认定自己有罪,那也是一种审判。”
他害怕在这个年轻人面前多停留一秒。半秒都不行。
“臭小子,我这又不是在法庭上。”林维笑。继而又跟叶冠语说:“如果不嫌弃,以后多来我这走走,有什么事情需要帮忙也尽可以跟我说……”
叶冠语第一次见到林维就是在那次他和林然爬山下来的晚上,林然带他到伯伯家吃晚饭,舒隶也去了。林然的伯伯就是林维,那是叶冠语第一次见到他,跟想象中的律师不一样,林维性格豁达,很健谈,大概跟他做律师有关,说什么都是滔滔不绝,林然笑伯伯是“职业病”,要当医生的舒隶帮着治治。舒隶说,他的刀子只切过坏死的病瘤,还没试过切舌头。
“对不起,冠语,我只是个律师,我不会回答
http://www.99lib.net
你案件以外的任何问题,因为我们背后是法庭,好好安慰你母亲吧……”
一群人扑向了杜长风。
“我,我指的是时间能让世间的某些罪……”
“可林家会阻拦,一定会的。”
林家客厅。一片虚空的奢华。房子颇有些年代,走进去觉得像博物馆,因为旧,因为大,客厅空阔似殿堂。家具陈设老旧,壁炉里生着火,浅灰色的地毯铺满每个角落。天色已经黯淡下来,屋子里没有开灯,壁炉的火光映在墙壁上,让每个人的脸都晃动在阴影里,看不清楚。除了已经崩溃的林维的妻子冯湘屏,亲友们都在。屋内气氛很紧张,透着一种风雨欲来的压抑。刘燕也刚刚从国外赶回来了,一身黑衣,缩在沙发上一动不动。她的脸色白得吓人,眼神空洞,仿佛被人摄了魂魄似的,整个人都空了。林仕延望着妻子,十分忧虑,他仿佛又看到了当年林然去世时,刘燕精神崩溃的神情。他想可能是触景伤情吧,林维的猝然离世,让刘燕觉得一切是那么的相似,旧伤没好又添新伤,虽然平日里刘燕和林维的关系并不密切,但怎么说也是一家人,好端端的一个人说没就没了,无疑将刘燕已经过去五年的丧子之痛再次掀了开来。
“那我们该怎么办?”吕总管也意识到了。
“为什么?”
“报复?二哥,你没这么愚蠢吧?”林希没吃火腿,冷冷地瞪着杜长风。
“大哥如果知道,他不会允许。”
那次聚会,让众人大跌眼镜的是,叶冠青带了个女朋友回来。那女孩生得眉清目秀,羞涩清纯的样子,留着一头乌黑的长发,气质脱俗,像极了台湾文艺片里的女主角。
“我去找他!”杜长风掉转头就冲出客厅。
说这话的人不是别人,正是一直沉默的叶冠语。林维立即以别样的目光打量这个年轻人:“你是这么认为的吗?”
舒曼直视着他,眸光凛冽如千年寒冰:“果然如此,你不怀好意,你们都不怀好意……”
林希的表情少有的严肃:“我劝你还是别碰舒曼,发生了那么多事,舒、林两家的关系至今没有修复,你别往大家的伤口上撒盐。”
“我呸,就你这德性,我会把妹妹嫁给你?”舒隶咬牙切齿,转过头又问叶冠语,“冠语,你怎么不举手?瞧不上我妹妹?”
林希反问他:“你又没见过,你怎么知道我跟婉清做完功课是什么样子……”
韦明伦指着杜长风说:“Sam,这你就错了,表面上越正经的人,上了床越放荡,如狼似虎,不信你可以问林希……”
“二哥!”林希突然追出来,拿着手机,脸色煞白,“快!爸打电话回来,那边出事了……”
“你终于知道你是无赖!”韦明伦很意外。
“何以见得?”叶冠语不卑不亢。
“谁、谁被放了?”林希没听明白。杜长风也吓一跳,瞪大眼睛瞅着父亲。
“我再也不想见到你!”舒曼扔下这句话就夺门而出。杜长风还傻愣着,待反应过来追出去时,舒曼已经跑进了电梯。
“就是要违背自己的良心给无罪的人定罪,让有罪的人无罪。”
“什么意思?”林然没听明白。
林然哑口无言。
“说得没错,我们就继续看戏吧。”
杜长风跳上车,迅疾驶出花园。
“平常玩的时候,没见你这么累。”杜长风熬得两眼通红,连门都忘了关,也扑在了沙发上。
叶冠语却不无忧虑地说:“我不能对你们的感情做评判,说谁的不是,都不公平,我要提醒你们的是,好好处理,别操之过急,到时候惹出麻烦,没人给你们收拾。”
落英的脸上一片红霞。
“史……史什么来着,干啥的?”众人没听明白。
吕总管点头:“肯定不是偶然的。”
林希终于忍不住笑,即便笑,也笑得很节制。
“听说凶手抓到了。”
十多年来,叶冠语想过很多种将林维碎尸万段的方式,一步步,终于到接近他心脏的时候,这人突然就没了。太突然,他都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反应才好,是幸灾乐祸,还是释怀地大笑?他一片茫然……
可是,叶冠语不这么看。
“就这破琴值两百万美元?”叶冠青直咂舌。
“无辜?唉,当年替你作无罪辩护的就是你伯伯啊……”林仕延捂着脸痛不欲生。一边的刘燕这时突然从沙发上弹了起来,歇斯底里地尖叫:“报应!这都是报应!当初我就说过,叫你们别做,你们不信!这还只是开始,报应还在后头,还在后头……”
林仕延迟疑着,不知道怎么回答。
林希也张大嘴巴说不出话。
杜长风拿出几根火腿,还有几罐啤酒:“就这些了,凑合着吃吧。”说着一屁股坐到沙发上,开了两罐啤酒递给林希和韦明伦,自己也开了一罐,撕开火腿就开始狼吞虎咽起来,含糊不清地说:“我对自己很有信心。”
林然再九九藏书网次陷入沉默。叶冠语摆摆手,不想再多说什么,只是交代林然,别伤害冠青,因为他只有这一个弟弟。
林维当时顿了顿,显出几分无奈:“你们还没懂我的意思,大多数时候,我可以以公正的立场去给嫌疑人定罪,可有时候,自己也会在法律面前低下头……”
于是战火又烧到了林然的身上。
这让叶冠语意外,这个没正经的小子会写曲子?
杜长风心虚地站起来:“你,你怎么来了?”
“冠语,有些事你以后会明白的,我现在什么都不想说。”
舒隶插了句:“真要有那一天,林伯伯的舌头可要公正才对。”
林维真的什么都不说,掉头就走。
然而世事难料,命运的残酷完全超出了叶冠语的想象。当那天林维跑到工地找他,告诉他冠青出事了的时候,他还把事情想得很简单,以为弟弟“出事”肯定又是打架了,不是被打伤,就是打伤了别人,无外乎这两种情况。但是当他连夜赶到离城时,见到的竟然是冠青僵冷的尸体,静静地躺在太平间,静静地,仿佛只是睡着了一样。
“我没有转移话题,我的意思是,有些罪不是在法庭上可以定的,即便可以定,也有不能定的缘由,时间,有时候也是一种审判。”
“感觉!”林维目光炯炯的,“就是感觉,你有种力量让人敬畏,虽然你很年轻,但这跟年龄没关系,希望以后我们成为朋友。”
“司法鉴定,凶手是个疯子。”
“当然会阻拦,不过他老婆可不是林维,没有哪个女人不喜欢钱。”
她很安静,林然弹琴的时候,她一言不发地盯着看,深邃的眼眸宛如浸在水中的宝石,光华流转,楚楚动人。但是她安静,不意味着其他人能安静,小伙子们连连起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她身上。都是些青春正当头的年轻人,女孩永远是男孩子们最重要的讨论话题,在漂亮的姑娘面前,谁都想好好表现一把。叶冠青却张牙舞爪,半开玩笑半天真地警告哥们:“这是我女朋友,你们起什么哄,都给我听好了,谁要敢打我落英的主意,我打破他的头!”
“我也不希望。”
“我跟舒曼的事,跟过去的事没关系。”
叶冠语点点头:“当然,你说的就是这意思。向法律低头,就是向自己的良心低头,因为法律代表着公正,在公正的法律面前,你明知无罪偏给嫌疑人定罪,良心上肯定过不去。这很正常,人最大的敌人就是自己,很多时候,我们是被自己打败的。”
“我已经派人去查了。”
叶冠语一本正经地说:“不怕,法律定不了你的罪,道德法庭会审判你的。”
杜长风的脸煞地灰白。
“好了,好了,我是因为林然接近的她,那又怎样?我替林然爱她不行吗?哪那么多废话……”杜长风的爆脾气又上来了。
叶冠语疯了。
“好戏!”叶冠语慵懒地靠着沙发吐了个大大的烟圈,笑起来,“果然是好戏!我们只要抢先一步,出的价高,神仙都动心。”
“因为,警方鉴定,凶手……是个精神病人……”
“法律在良知或者道德面前,并不能起到决定性的作用,法律判断某个人无罪,但是道德上这个人可能犯下了滔天大罪……”言犹在耳,多么冠冕堂皇的理由!叶冠语做梦都想不到,他和林维真的会对簿公堂。宣判后两人在法庭外的走廊上相遇,叶冠语红着眼眶问这个他曾经很敬仰的长辈:“你怎么可以这么坦然地面对我?你是怎么做到的?告诉我,林伯伯,你如何能这么的坦然……”
杜长风的脸由灰白变得铁青:“有种他冲我来!怎么伤及无辜?”
“你对她的态度呢?”韦明伦也在咬火腿,从来没觉得火腿这么好吃过,原来这就是饥不择食,“你不会还是想报复她吧,别这样,她很无辜,又病得那么重……”
杜长风咕噜着:“我不想吃东西,我想女人。”
“知道了,啰唆。”杜长风递火腿给他,“你也来根。”
“林家呢?”
杜长风更是不解:“想不到伯伯还这么仗义……”
“如果他受到什么伤害,林然,别怪我们连朋友都做不成。”叶冠语实话实说。林然当即表态:“当然的,我知道自己该怎么做。”
“如果他只想要回落英呢?”
“不是,我不想跟林然争,而且我也觉得二妹妹应该不错的。”
“拜托,她还在读初中!你比林然都大四五岁,比我妹妹大一圈呢,臭小子想老牛吃嫩草?”舒隶又要扁叶冠语。杜长风却找到了同盟,马上站到叶冠语一边:“预备人选!我们都是预备人选!冠语我不敢保证,我可以保证我自己,在娶你妹妹前绝对守身如玉……”
“会不会是巧合?”杜长风想自欺欺人。
叶冠青说:“落英没妹妹,舒隶有,听说有三个。”
“太不够意思了,好歹也给兄弟们公平竞争的机会嘛。”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