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乐章 《秋天奏鸣曲》
组曲三 解剖
目录
第一乐章 旧时明月
第二乐章 《秋天奏鸣曲》
第二乐章 《秋天奏鸣曲》
组曲三 解剖
第三乐章 罪与罚
第三乐章 罪与罚
第四乐章 如果还有明天
第五乐章 仰望天堂的距离
第五乐章 仰望天堂的距离
第六乐章 似是故人来
第六乐章 似是故人来
上一页下一页
“来了,来了,别哭,妈妈就来!”一个年轻女人正在灶房洗头,小跑着穿过院子进了屋。
昨夜雪下得那么大,仍然不能掩盖翠荷街的破败,大片的旧式小区,一幢幢火柴盒样的房子,窗口密集如同蜂巢。站在马路对面望去,白茫茫一片。叶冠语要司机在路边停下车,吩咐吕总管先回去,吕总管甚是了解老板的脾气,一个字也不多问就先回了公司。叶冠语深一脚浅一脚地往前走,整个人像是梦游一般,像是丢失了什么,想要寻找,却又不知究竟丢了什么,完全一片茫然。
“那你继续挖吧,把他们家的祖坟挖出来都没关系。”
“不好说,可能是仇家,也可能是谋财害命,现在还不能妄下定论。”欧阳昭瞅着叶冠语的背影,似笑非笑,“若是仇家,你叶大总裁该是头号嫌疑人吧,你得有心理准备,警察会找你问话。”
叶冠语当时很尴尬。
他一脸的不正经,笑道:“这我倒要问问了,你进过几个男人的房间?”
他居然叫她“老师”?语气虔诚,却透着萧然。
两个互不买账的人做邻居,肯定是免不了火药味的。晚上一回到海棠晓月,两人就发生争吵。因为舒曼刚进门,准备休息一会儿,电话就“丁零零”地响了起来,她疑惑地接起电话,正纳闷怎么会有人知道她公寓的电话,杜长风懒懒的声音传了过来:“你过来一下。”
林希连连点头:“二哥说得有理,我们都是猴。”
叶冠语约了律师见面。
“你不觉得很有意思吗?一层一层地撕开他们的皮,剔净他们的肉,敲他们的骨,看看那家人腐烂到何种程度……”
话音刚落,他猛然转身,几步奔过来突然抱住她,打个旋将她扔在床上,她还没来得及叫出声,尾音就湮没在他的吻中。他钳子似地箍住她,似要将她整个挤碎,他根本不是在吻,而是在恶狠狠地啃啮。舒曼挣扎着,踢打着,两人翻倒在地毯上。舒曼的头咚的一声磕在地上,只觉两眼冒金星,而他像是在发泄着满腔的怒火和痛恨,没有一点点的怜惜,他是不是要她死在他面前才甘心?
舒隶个子很高大,一看就是个做学问的,忙起身跟叶冠语握手:“你好,早就听林然说起过你,今日一见,真是很荣幸。”
九点,叶冠语准时到达叶氏茂业公司总部的总裁办公室。都说雪后天晴,偏偏昨晚下过雪,今天又下起了雨。雨越下越大,光线很暗,一室的潇潇雨气。落地的幕墙玻璃外,喧嚣的城市像是另一个无声的世界,一切从眼前匆匆掠过,仿佛电影的长镜头,悠长而漫远。
欧阳昭肥硕的手指扶扶眼镜,表示不可信。
后来,为了杜绝自杀事件,当地有关部门专门召集志愿者到河上巡逻,岸边也时常有人巡视。叶冠语就“有幸”被巡逻员救过一次。那是十七年前法庭宣判后,他承受不住打击,在桥上吹了一夜的风,跳了下去。最后当然没死成,被救了上来。
叶冠语得知舒曼住进了离城的海棠晓月,眉头一直紧蹙。吕总管跟他说什么,他都听不进去。
“楼上这么多房间,只有我的卧室才有毛毯吗?”他强词夺理。舒曼气得把毛毯扔在他的脚下:“你以为我没进过男人的房间,到这来看稀奇的?”
“我说去翠荷街。”他重复。
“不记得!你本来就该骂!”舒曼终于忍无可忍。
欧阳昭是名震南北的大律师,叶冠语和他是多年的老朋友,很谈得来。跟一般律师的精干形象不同,欧阳昭很胖,一般的单人沙发都容不下他的大屁股,非坐双人沙发不可。叶冠语是通过一次跨国官司认识他的,当时叶氏集团卷入一场倾销案,美国方面扣压了中方大批的货物,如果输掉官司,将会损失惨重。欧阳昭毛遂自荐,主动为叶氏打这场官司,而且不收一分钱律师费,理由是看不惯老美的无理和嚣张。叶冠语本来组成了个律师团,结果在洛杉矶的头一场法庭辩论中就败下阵来,叶冠语藏书网懊丧之际,权当是死马当活马医,同意让欧阳昭当辩护律师,开庭那天,叶冠语去都懒得去,自个儿在加州晒太阳。不料,洛杉矶传来喜讯,第二场法庭辩论中方胜。
两人在办公室一见面,自然就谈到刚刚发生的墨河大桥的凶杀案,欧阳昭上下审视他,厚厚的镜片下,小眼睛眯成一条线。
一边的杜长风插话:“拜托!你别把老头子的那一套搬出来,我听着都起鸡皮疙瘩,明说好了,以后要写什么弄什么,直接让冠语兄代劳就是。”
“什么事?”
叶冠语瞅着母亲,原本一肚子的话全咽了下去。他当时看到了厨房热腾腾的饭菜,花样菜式那么多,显然都是用心之作。母亲待人一直是掏心窝子的,她说的话也许有道理,而且跟林家兄弟在一起,她或许也没有那么孤独。但是,一家人,可能吗?那种阶层之间的差异,岂是说没就没了的,叶冠语知道说服不了母亲,却也无可奈何。
叶家旧居很多年前已经卖给了邻居,不过是间矮小破旧四面漏雨的平房,旁边搭了间杂乱的灶房。叶冠语站在院子外面看,还是跟过去一样,墙边堆了很多煤球,隔老远就闻到饭烧糊了的味道,屋子里传出小孩哭闹的声音。
“林家还有秘密?”叶冠语眼中闪烁着异样的神采。
一阵哄笑。
叶冠语虽然高中就辍学在外做工,却也是饱读诗书的人,当然也不能让自己显得太卑微,他收起自卑,不卑不亢,跟在座的几个年轻人逐个握手打招呼。“这位是我的三弟长风,”林然指着一个穿着牛仔装的年轻人说,“跟我们一起回国的,以后还望多照应。”
“要我说实话吗?”他双手抱臂眉毛一挑,一点也不像是开玩笑,“除了做清洁的钟点工鲁阿姨,我从不允许任何女人擅自进我的房间,当然,我肯定是有佳人伴眠的,但没有带女人回家过夜的习惯,这个……你可以问韦明伦,他知道得最清楚。”
他惊慌失措,四顾张望,这才看到巷子里有孩童在放爆竹。
叶冠语透过铁门缝隙静静看着杂乱的院落,厚厚的积雪仍未掩盖丛生的野草,显然已久未住人。他忽然有些累了,坐在了门口磨得发光的水泥台阶上,上面有雪也顾不得,然后靠着铁门,慢慢合上眼睛,深深地叹了口气。
但她还是有些意识,感觉自己被抱起,刹那间,似有风从耳畔掠过,她想起很久以前的那个晚上,林然也是这么抱着她,跟她说,“我一定要将你抱上红地毯”——不能想,一想心口就割裂般的痛,那疼痛从体内慢慢缠绵而出,她就如同在梦魇中一样,整个人像是漂在海面上的一根浮木,轻软得连睁开眼睛的气力都没有。她只能丝丝儿的吸着气,用以缓解胸口那渐渐排山倒海般的疼痛,仿佛用尽了全部的力气,她才发出含糊不清的几个字节,连她自己都不知道从唇中颤抖而出的,是什么声音。
叶冠语回桐城时经过墨河大桥,叫司机把车停到桥头,自己步行过桥。桥上行人车辆依旧川流不息,丝毫看不出就在十几个小时前发生了命案。倒是有几个警察站在桥栏边说话,还有一个在拍照,似乎在取证。现场的血迹显然已经冲洗干净,但在行人道旁的积雪中仍残留有零星的血渍,触目惊心。
谁知杜长风竟把她当用人使唤,“倒杯水!”他颐指气使地吩咐。舒曼狠狠地瞪他一眼,只得去拿杯子。他咕噜着喝完,舒曼还没歇口气,他又吩咐:“把暖气打开。”说这话时,他眼睛看都不看她。
叶冠语当时愣了半晌,忘了自己是怎么回应的,很久很久,他只觉心里某个地方在隐隐地发痛。这么多年了,他居然还会心痛。那些事,那些人,那些时光,他以为他再也不会为之所动。他不去想,绝对不想。以为这样就可以让自己足够狠,只有狠,才能让自己无情,他才可以一个个地解决掉前进路上的绊脚石。可他偏偏忘了无论怎99lib•net么狠,那个人始终长眠在自己心中最柔软处,不能想,也不能提,动不得,一动就牵起五脏六腑的痛。
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这里成了很多人轻生的首选之地,经常有人从桥上跳下去,每年都有人葬身河底。墨河因此笼罩着悲剧的阴影。每到阴雨天,站在桥上,总能听到隐隐约约的呜咽声回荡在河面上,即便是酷暑天气,站在桥上吹风,那风也是冰凉的。如果心情抑郁的人去桥上吹风,面对滚滚东去的河水,很容易产生轻生的念头,“忧伤河”由此得名。
叶冠语也懒得解释。
“出牌,出牌,什么上进不上进的,动不动就老祖宗,我就知道我的祖宗是猴。”杜长风呵呵地笑着,指着其他人说,“你们也是,说到底,我们都是一家人,一家人……”
“怎样?”舒曼并不怕他。
欧阳昭两手一摊:“现在事情还不明朗,什么样的可能都不排除。”说着欧阳昭吃力地挪了挪大屁股,身子向前倾,忽然说,“我今天来是有件事先跟你通个气,你绝对想不到的。”
说完就挂了,还不容舒曼问明缘由。
“啪”的一声,叶冠语被惊醒。
欧阳昭道:“你从来就比我帅,不过我倒觉得,你好像比他们家那个林希更适合当医生,你有解剖的天分……”
“是。”吕总管不敢多问,忙放下手中的备忘录,吩咐司机,“老张,掉头,去翠荷街。”
方小姐是叶冠语的秘书。
他门神似地挡在门口,纹丝不动。“你妈妈没有教过你,女儿家是不能随便进男人房间的吗?”他继续嘲弄。
再看看铁门里的院落,死一般的沉寂,像是什么也没发生过,也像是什么都已经发生过。活着的,死去的,都不过是弹指一挥间的一滴泪、一声叹息、一句扪心自问的话语。
杜长风这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是你先挑起的。”他喘着气说,拒不道歉。舒曼大哭,夺门而出,她就是露宿街头,也不跟这个心怀叵测的恶棍做邻居,她不是个没有自尊的人,从来就不是。可是就在她回自己的房间收拾好东西准备离开时,突闻隔壁传来阵阵闷响,凭直觉她知道那是钢琴被重物敲击的声音,她丢下行李就冲到隔壁,只见杜长风不知道从哪摸出一把大铁锤,刚刚的闷响就是他敲在琴盖上发出来的,他笑容可掬地瞅着舒曼说:“你可以走,我决不拦你,但是……在你迈出门槛的那一刻,我会让你听到这架琴的绝响。”说着,打开琴盖,举着铁锤作势要敲琴键。
“瞧你说的,我又不是考古。”
母亲梁喜珍闻声从厨房里出来,见到冠语,知道他来的目的,忙把他拉到厨房说话:“冠语,你也别多想,我就是帮个忙而已,林院长送林然他们回国的时候,亲自登门来托付,你说人家现在都是华侨了,有的是钱,啥样的人找不到,还不是图个乡里乡亲嘛。林然他们这三个孩子都好有礼貌的,到底是留过洋的人,说话做事都是一顶一的斯文,让冠青跟着他们好歹也学点斯文样,都这么大的人了,他们不会再像小时候那样打架的,你放心好了。”
可是母亲已走多年,他不知道自己还剩下什么。叹了口气,他转身看到了巷子那头的林家旧楼,慢慢走了过去。
多少年了,他至今仍记得母亲发间的白絮,到死,都没有洗净。如果母亲还健在,他一定每天都给母亲洗头,用最好的洗发水,慢慢地洗,轻轻地揉,那样的场景该有多幸福。
“你,你这家伙,真是不上进。”坐他对面的舒隶呵呵直笑。
一直到她昏迷过去,他都没有挪动身子。
雪后的离城很安静,也很纯净,一如当年。
……
“你好厉害啊,冠语哥!”林然看着叶冠语两眼放光,由衷地说,“我中文很差,以后你可要多多指点,就因为中文差,家父才把我们几个送回国的,说我们忘本,连老祖宗的话都不会讲了。”
“冠语哥,你还是一点都没变呢。”林然似
九九藏书
乎看出了叶冠语的局促,尽可能用平和的语气,拉近彼此的距离,“我刚才跟珍姨说,很感谢她小时候喂养过我,现在又过来帮忙照顾我和弟弟,我们一家人都很感激,所以我把冠青也叫过来一起住了,大家本来就是一家人,你可不要见外……”
事实上,自约见林维,他就一直处于精神游离的状态。虽然如愿以偿地打击到了林维,看到他瞬间苍老的样子,他甚觉痛快,但林维最后说的那句话却也不轻不重地刺到了他的心。林维说:“林家大概只有林然是无辜的吧,你为什么不想想林然,你真的忘了他吗?”
“我才没兴趣知道这些呢!无聊!”舒曼气得直瞪眼,推开他,就要出门。他却将脚抬起挡在门框上,挑衅地望着她:“男人的房间进来容易,出去可不容易,你不知道吗?”这个浑蛋!她在心里暗骂。
“你就知道打架,就没别的专长?”林然责备弟弟,眼神却很温和。看得出来,他很宠溺这个弟弟。
还好是地毯,否则她会被他压得骨折。舒曼用脚踹开他,边哭边喊:“你这浑蛋,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你欺负一个弱女子,算什么本事,你不是男人,你是魔鬼……”
才十几个小时,活生生的一个人就没了。
“没错,我就是要解剖他们!”叶冠语答。
在离城,连接桐城的地方,有一条水流湍急的大河,本身的名字是叫墨河,但是当地很多人都管那条河叫“忧伤河”。
手机突然响了,吕总管打来的。嘈杂声中,他只听清了一句:“叶总,刚刚得到消息,林维昨晚在墨河大桥被刺身亡……”
欧阳昭端起咖啡杯:“你别急嘛,在没有得到确认前,我不会说的。到时候你自然就知道了。我敢保证,一定比林维的那份卷宗还让你大开眼界,林家的秘密,挖也挖不完啊……”说着抿了口咖啡,连连称赞,“嗯,还是方小姐磨的咖啡香,地道啊……”
叶冠语微微眯起眼,远眺滚滚而去的河水,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这是他的习惯神态,每每在思考什么时,他总会眯起眼睛,目光凛冽如寒冰,什么样的阴谋都逃不过他的锐眼。
“我的床很舒服,要不要躺上去试试?”背后传来他冷淡的、不带一丝感情的声音。舒曼吓得连忙转过身,只见他斜靠在门上,戏谑地瞅着舒曼,脸上的表情却很严肃。舒曼尴尬地抱起床上的毛毯,低着头要出去。
“不是你让我来拿毛毯的吗?”舒曼恨不得踹他一脚。
一道陈旧的绿色铁门被紧锁着,漆都已经剥落了,许多地方发黑,露出里头的铁,一根根的铁栅。
舒曼咬咬牙,还是忍了。
“如何?”
欧阳昭冷笑:“像他们这样的大家族,历经几代沧桑,藏着掖着的事不知道有多少,看似风光的外表,实则腐朽不堪……”
都是场面上的话,却说得那么得体,天衣无缝。
“冠语哥,你也过去打牌吧。”林然微笑着走进厨房,亲热地把手搭在他的肩上,“给你介绍个朋友,也是我的好兄弟,来。”说着就把叶冠语拉到了客厅,指着一个戴眼镜的年轻人说,“这是舒隶,从小跟我们一起玩的。”
饭后几个年轻人坐在一起继续打牌。
“是啊,大家住一起多热闹,刚好可以凑一桌打牌。”冠青到底年纪轻,只要哪里有玩的,什么都可以抛到脑后。小时候他跟林然打过架的事,他好像压根就忘了。
“去翠荷街。”他说。
欧阳昭瞅着叶冠语,半晌没吱声。
吕总管在车里跟他汇报行程安排:“上午十点您将跟外贸局的负责人谈合同,中午一起用餐;下午两点,您将和寰宇公司的王总去城东看地;晚上七点半,您约了电视台的葛雯小姐共进晚餐……”
他看着她,只是看着她。却无动于衷。
“收拾你!”说完他掉头就朝门外走。
于是叶冠语想起了过去,母亲在居委会的一家小作坊里弹棉花,一年四季,母亲的头上总是沾满白色的棉絮,怎么洗http://www.99lib.net都洗不掉。作为家中长子,叶冠语承担了很多同龄孩子无法承担的家务,劈柴、烧火煮饭、照顾弟弟,有时候还要帮父亲拉煤,最轻松的时候,莫过于给母亲洗头。
“您……”
“你觉得会是谁干的?”叶冠语临窗而立,淡淡的烟从他口中逸出,衬得他的背影格外冷漠疏离。
叶冠语跟他们聊上后,才知道林然原来是个钢琴家,在海外很有名,已经出过好几张唱片了。林希比林然小几岁,在省城读医科大学,他父亲原来就是个医生,当了华侨后在离城投资兴建了家大医院,林希无疑是继承父业。舒隶比叶冠语还大两岁,也是学医的,在上海读研究生,说是马上要出国了。杜长风则跟哥哥林然一样都是学音乐,学的是小提琴,名义上在音乐学院读书,大部分时间却跟林然泡在一起,据说音乐学院的老师拉琴没他拉得好,他经常把老师赶下台。可是叶冠语瞧他那玩世不恭的样子,哪像个搞音乐的,牛仔裤破了洞,脖子上挂着银链子,烟不离手。怎么看都像个不良青年。但是很奇怪,他身上有种独特的气质,让他散发着与众不同的光芒,举手投足间自有一种不羁的风范,说话喜欢调侃,一脸的不正经。
其实他很不愿意回忆过去。那些支离破碎的往事已然是他心底不可触碰的伤痛,不去触碰,并不表示那些伤、那些痛可以痊愈结痂。很多个寂寞无眠的夜晚,翻来覆去中,那些痂就会隐隐地渗出血来。就像此刻,他看着那荒废的院落,忽然觉得很厌憎。那些人、那些事并没有带给他多少快乐和幸福,他缘何还在此凭吊?他站起身,拍了拍大衣上的雪,准备离开。
“我活不了多久的,你不用这么折磨我,我死了你就满意了吗?如果你一定要置我于死地,大可以痛快点,不必这么……这么大费周折,如果你是个男人,你就痛快点……”舒曼喘着气,跌坐在沙发上。她知道,他是故意折磨她。她还想再说,却突然说不出话,心跳紊乱,胸口发痛,痛得连呼吸都没有办法继续。豆大的冷汗从额际渗出,她咬着自己的嘴唇,不让自己发出呻吟的声音。她知道,她又犯病了,但她不想在他面前表现得软弱……
叶冠语转过身:“你的意思是,有栽赃的可能?”
他又想起了从前,他第一次走进这院子时的情景。那还是他得知母亲给林家做保姆后,他从桐城赶了回来,想阻止母亲。但是晚了,母亲都已经搬到林家去了,弟弟冠青也跟着一起搬了过去。他怒气冲冲地跑到林家院子,未进门,就听到了满堂的笑声。林然和林希,还有林院长的养子杜长风都在,三个年轻人和另外一个年纪稍长的青年在一起打牌。林然见到叶冠语很惊喜,虽然十几年没有见面了,还是认得,不认得猜也猜得到。他很客气地起身招呼着让座,文质彬彬,礼貌周到,让叶冠语一时也拉不下脸。
欧阳昭神秘地笑笑,不作答。
叶冠语和林然没打,在一旁观战,也聊天。自然少不了聊音乐,让林然吃惊的是,叶冠语居然很懂音乐,巴赫、肖邦、李斯特、拉赫玛尼诺夫,他竟如数家珍;聊到文学,更不得了,叶冠语读过的书让林然都自愧不如,无论谈论哪个名家,他都非常有见解,头头是道。就连一般年轻人不看的古典文学,庄子孟子老子一连串的,他都倒背如流。林然当即对这个出身贫寒的年轻人刮目相看,他衣着寒酸却学识渊博,尤其他言语间不卑不亢的一种气节,不由得令人折服。他并没有刻意地去炫耀自己的才学,却似乎凌驾在所有人之上,眉目间似有锐气,逼人无法直视。
舒曼跳起来,“你浑蛋!”
欧阳昭倒没有追问,这么多年的老朋友,他知道叶冠语要说的事情必然会说,不想说的事情怎么也不会说。
那是他第一次见到杜长风,个头挺拔,相貌很英俊,还不是一般的英俊,就是样子有点吊儿郎当,笑起来透着一股邪气九九藏书,跟林然他们完全是不同的两种人。“客套话就不说,以后大家都是兄弟了,有好吃好玩的,一起分享,要打架的,找我!”他说话一套一套,像个老江湖似的。其实他还只是个大学生。
但他听清了,是“林然”……
舒曼怔怔地望着这个男人:“你为什么这么恨我?”
舒曼当即吓得面如土色,结结巴巴地说:“我,我没说要走,我只是待在屋子里闷,想出去换换空气。”
下午排练完,她是坐他的车子回来的,两人都闷着没说话。反正彼此都看对方不顺眼,都不肯给对方好脸色。舒曼本不打算理他,但想到林然的琴还在他手里,没办法,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只得开门过去。
“给我上楼拿床毛毯来,我要休息一会儿。”刚打开暖气,他再次发号施令。他的样子显得很疲惫,斜躺在宽大的沙发上。舒曼心中气血翻腾,差一点就发作,但看到角落里的那架琴,她又忍住了。只得上楼给他拿毛毯。他的卧室在书房的隔壁,这是舒曼第一次走进他的卧室,真看不出来,他还是个有点洁癖的人,房间内纤尘不染,床上的被褥叠得整整齐齐,还有浅蓝色的拉毛地毯,同色系条纹落地窗帘,简洁中尽显华贵,内敛中影射着张扬的个性,这家伙是个很会享受生活的人。
“你瞧着我干什么,是不是觉得我很帅?”叶冠语很少开玩笑,悠然闲适的姿态很招眼。
“哦——”杜长风故意拖长着语调,恶魔一样的笑容让他原本英俊的脸显得狰狞,他继续把玩着手中的铁锤,声音透着森冷的寒意,“没关系,要去哪里问问这架琴就行了,你说你早晚要死在这架琴上,它可是听进去了的,想必这琴伴你很多年,跟你不是亲人胜似亲人,它舍不得你死在外面,它今生最大的心愿就是看着你死在它面前。”
他已经坐到沙发上去抽烟了。
叶冠语大喜过望,终审时他特意飞去洛杉矶,看着欧阳昭滚圆的身体在老美的法庭上摇来摇去,活像只笨重的企鹅,他又好笑又暗自捏把汗,结果欧阳昭一张利嘴,滔滔不绝,根本容不得对方有反击的机会。赢了官司,叶冠语跟欧阳昭相见恨晚,结为挚友。叶冠语不仅请他当公司的终身法律顾问,还将冠青的案子交给他,希望有生之年能让真相公之于众,让地下的冠青瞑目。
舒曼不甘示弱,反问:“你呢,是不是经常有佳人伴眠,所以才认为所有的女人都巴巴地想进你的房间?”
她早已习惯他的冷漠,并不向他求救,弓着身子,捂住胸口哼了两声猝然倒在了地毯上,像只虾子似地蜷在一起。
林希同样很斯文,戴副眼镜,开口就喊“冠语哥”。
他嘴角弓起一抹冷笑,眉目间更见俊俏:“不要问为什么,你自己不记得了为什么要问我?这个我早就跟你说过了的,你只需好好地练琴就行了,舒老师,这很难吗?”
“是不是又想骂我浑蛋?”他一眼就看穿了她的心思,放下脚,咄咄逼人地瞪着她,“你骂我几次浑蛋,我都记着,到时候跟你算总账!骂了几次,你记得吗?记得吗?”
他虚张声势地冲她吼:“我是该骂!但你最好想清楚,你到底骂了我几次浑蛋,仔细想清楚,否则,你永远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
“你别卖关子,到底如何?”叶冠语难得有沉不住气的时候。
“跟你弟弟的那件案子有关,我发现了新线索,但证据还没有收集全,如果我的推测一旦被证实……”
他当时也很惊讶,十几年不见,林家兄弟早已不是儿时的模样,都是洋装在身,举止谈吐极有教养,即便是热情有加,跟叶家的兄弟站一块,还是一眼就分出了层次。那种高贵,似乎是与生俱来的,也是他们这些生活在底层的人无法与之相比的。他清楚地看到了彼此间堪比高山大海般的遥远距离,深深的自卑让他从来没觉得自己这么低人一等过。从来没有。
叶冠语神色自若地摇头:“不是我干的,别用这眼神看我。”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