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乐章 旧时明月
组曲三 用一生去忘记
目录
第一乐章 旧时明月
组曲三 用一生去忘记
第二乐章 《秋天奏鸣曲》
第二乐章 《秋天奏鸣曲》
第三乐章 罪与罚
第三乐章 罪与罚
第四乐章 如果还有明天
第五乐章 仰望天堂的距离
第五乐章 仰望天堂的距离
第六乐章 似是故人来
第六乐章 似是故人来
上一页下一页
“为什么?”
“先生,你刚才看到了,是她先动手的。”反扭着舒曼胳膊的保安松了手,却很不服气。
因为她也知道,林然会赞成她这么做。
不知过了多久,她才昏昏睡去,恍惚中听到敲门声。她去开门,“吱呀”一声,他的脸一点一点地露出来,她感觉自己的身子震了一下,拼命瞪大眼睛,泪水迅疾涌出眼眶。这是隔了这么多年后,她第一次这样近地看到他的脸,隔着模糊的泪光,只觉得他瘦了许多,眼角已经有了细纹,不再像当年那样光洁饱满。而他也红着眼眶,颤抖地朝她伸着手,冰冷的手指触及她的脸颊,轻轻地唤了声她的名字:“小曼……”
早上醒来,舒曼站在卧室的窗前梳头。院子里的苦楝树已经没剩几片叶子了,于是舒曼开始憧憬着春天的来临。她喜欢憧憬春天,喜欢站在被风高高撩起的窗帘前眺望窗外的风景,昼夜的交替,四季的变换,这些都喻示着生活正在继续。但是这个秋天的某个早上,她意识到她可能挨不下去了,她瞪大眼睛望着院子里的围墙上大大的“拆”字,心跳几乎停止,于是再也不敢奢望春天的来临。随后跟邻居们打听,她才得知她住的小区要拆了!
该死的!她在心里骂。
葛雯的确是漂亮的,在电视台工作,精明能干,做事风风火火,可能是电视台的工作过于忙碌,一直没听说她谈朋友。但追她的人肯定不少,像她这种自身条件就很优越的女孩子眼光往往很高,车房俱全,并不需要依赖于男人,一般的愣头小子肯定是看不上眼的。舒曼还在犹豫着去不去,葛雯抢过了电话,在那边嘻嘻地笑,“来吧,来吧,万一人家看不上我,反而看上你呢?哈哈哈……”
“住手——”
吕总管答:“正在加紧收购,散股比较好办。比较棘手的是林氏家族成员手中的股权,比如林维,虽然并未参与林氏的经营,但要他放弃名下12%的股权,难度很大。”
“你呢,结婚的感觉如何?”
他还好意思问怎么了,舒曼横他一眼,转身就朝门外走。他叫她:“小姐,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怎么样?”林维站得笔直,迎风而立。
“不了,你去忙吧,我正好要去书店买本书。”舒曼说着起身,拿起手袋准备离座,林希却坚持:“我送你。”
“就因为学校是林然家的?”小棠对舒曼和林然的过往当然也知情,但她的看法却不一样,“算了吧,舒曼,事情都过去这么久了,你何苦还这么为难自己,你看你现在过的是什么生活!”顿了顿,又说,“实话跟你说吧,是学校方面托人找到我,要我来做你的工作,邀请你去执教的……”
回到家,一进门电话就响了,林希打来的,一贯温和的语气:“小曼,这阵子别到处乱跑,留心你身边的人……”
已经是深秋。院子里种了两棵苦楝树,只剩几片凋零的叶子在寒风中瑟瑟地发抖。舒曼看着那些悬挂在枝头战栗着的黄叶,总是很伤感,觉得自己就像那些叶子。还没到深秋,黄叶就落尽,只剩枯败的枝丫。一到晚上,如果遇上风雨,那些枝丫就像陡然“活”了似的,不断敲打着窗玻璃,像是鬼魂的手。很多时候她会把窗户打开,任凭风雨肆无忌惮地飘进来,吹乱她的长发。她把手伸向那些树枝,就像当年她把手递给林然一样,期待他久违的爱和温暖。可是每次打开窗,手还没伸出去,她的脸就先被树枝无情地划伤,很像舒秦打她的耳光,清脆响亮,震耳欲聋。
林维格外加重“拜托”两个字,眼底转瞬即逝的痛楚无法让人不动容,林希咬着牙,声音都在颤抖:“伯伯,您待我的好我怎么会不知道,从小我就被父亲冷落,是您给了我父爱一般的关怀。现在我长大了,肩上的责任有多重,您也应该知道,我是身不由己啊……”
“是。”
“我也很庆幸,伯伯!”林希笑着反击。
立即有为首的居民敲锣打鼓,号召大家团结起来,一起跟狡猾的奸商斗争到底,横竖就是不搬,有本事他们让挖土机就从这些老少的身上碾过去。这关系到每个人的切身利益,大家很快团结在一起,男女老少将院子围了个严严实实,闲杂人等一律不得入内,誓要跟开发商死磕到底。
“对不起,小棠,我可能去不了。”她如实说。
“林然——”
“老板,我没做错……”
“我刚才不是说了嘛,林家根本就不参与学校的经营,学校也不是林家的人说了算,据说是股份制,林家只是占了小部分股权。真正的老板,也就是投资人是校长,校长不知道是不是个洋人,叫啥名来着,哦,对,叫什么山姆……”
保安的桌上放着一只手电筒,大概是巡夜用的。舒曼几步奔过去,抓起手电筒径直走到轿车边,狠狠地砸向倒车镜,极少骂粗口的她边砸边破口大骂:“你他妈的看清楚,谁是狗?!你他妈的才是狗!浑蛋!畜生!”
在往来的同学中,小棠应该算是嫁得很好的,老公是外贸公司的老总,她自己没有工作,在家当全职太太。她家住的小区环境很好,那条路位于这座城市的深处,路两侧有许多高大的法国梧桐,在这个季节犹未落尽黄叶,在半空中枝叶交错。这条路上都是些颇有岁月的老房子,偶尔能看到精巧的屋顶掩隐在高大的法国梧桐与围墙之后,不由得让人想到“庭院深深”这样的字眼。舒曼喜欢梧桐,在桐城,随处可见不同品种的梧桐,所以才有“桐城”之称。
林希是在两年前结99lib.net的婚,让舒曼颇有些意外,因为林希之前有个很要好的女友何茹,各方面条件都不错,看得出来林希很喜欢那女孩,经常带她到桐城来玩,当有一天他突然打电话给舒曼说他要结婚了的时候,舒曼毫不怀疑新娘就是何茹。林希却说不是,直到婚礼上舒曼才见到新娘文婉清,据说是在美国认识的,从认识到结婚没超过三个月。舒曼当时问他何茹呢,他笑笑,回答一句:“恋爱和结婚是两码事。”又说:“任何一个女人爱上我,都是不幸的,比爱上我哥哥还不幸。”舒曼问他:“为什么?”他当时回答:“因为我从来没得到过我想要的爱,没体会过,也就不希冀了。”
“伯伯!”
林维“嗯”了声,连眼皮都没抬,自个忙自个的,也不招呼林希进屋坐,当他是透明是空气。从前可不是这样的,林维在三个侄儿中最喜欢的就是林希,经常叫他到家里吃饭辅导学业,恨不能当亲儿子养。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叔侄俩渐渐生疏,其间当然发生了很多事,到现在,几乎是形同陌路了。倒是林夫人冯湘屏闻声从屋内出来,还算热情地跟林希打招呼:“哟,林希来了,可有些日子不见了啊,快进来,屋外站着冷。”
刚走几步,后面的男人也冲她数起数来:“小姐,你听好,第一,我没把你当成那种小姐;第二,我确实很想送你,可是你拒绝我也没办法;第三,我肯定还想看到你,而且一定会再看到你;第四,你发脾气的样子很撼人心魄,今晚我会失眠,但我会祝你晚安,OK?”
“只是……”舒曼仍是很有顾虑,“林家人会怎么看?”
舒曼也笑:“有些习惯是改不了的,我妈老说我没教养,乡下丫头就是乡下丫头,没办法。”说完立马顿住,因为她脱口而出的“妈”让她很窘迫,和父母断绝来往已经五年,她几乎忘了自己还是个有家的人。
保安也很不耐烦地催促:“小姐,你快点好不好,别拦在门口,人家要进来。”而轿车司机更加得势不饶人,凶神恶煞地叫嚷着,“好狗不挡路,你听到没有!”
这话起到了一定的作用。
……
“是,叶总。”年轻男子冲眼睛流血的保安说,“走吧,我带你们去医院。”
“这个,一言难尽,但我真的不能去。”
“你经常犯病就是因为体质太弱,来吧,家里刚好有客人要来,我老公也在,很热闹的。你不要老是一个人困在家里,得出来走走,老这个样子没病也会闷出病,都这么大岁数了,你该为自己的将来考虑了。”
“喂,你能不能快点?”一身黑色西服的司机把头伸出车窗喊。
“你觉得什么是属于你的?你真的知道吗?我看你一点都不知道!好好的建筑不学,偏要学医,以为这样就可以拥有你想要的,林希,人这一辈子想要的太多了,你必须搞清楚什么才是最珍贵的,万贯家财吗?生不带来死不带去,你将来会后悔的,林希!”
整个下午,舒曼都在考虑要不要去离城执教,看着阳光在露台上逐渐偏西,她想她是不是该换一种方式生活?已经受了五年的酷刑,日夜煎熬,她还该继续吗?可是不能想,一想就头晕得厉害,刚好林希打了个电话过来,说他来桐城办事,问她有没有空见面。舒曼想问下林希的意见,如果他反对,那么就算了。如果他赞成,她的顾虑应该就会少很多,因为振亚集团未来的掌门人就是林希。
林维闪烁其词:“我刚才已经说了,我忍了三十多年,我该过自己的生活了,大人的事,你不明白……”
林希笑着直摇头:“这么多年了,你还是这个习惯,喝咖啡喜欢舔勺子,一点都没改,像个孩子。”
“为什么?”舒曼不以为然地一笑,“难道我还怕被人谋财害命?就我现在这样,一贫如洗,小偷到我家他喜欢什么就拿什么,除了那架琴。”
舒曼没有参与到其中,因为房子不是她的。当年走投无路时,老同学卢小棠出手相助,借了这套房子给她住。确切地说是小棠父母的房子。老两口早年被大儿子接去美国带孙子了,房子一直空着,小棠又不在乎那点租金,就借给舒曼住,条件是教她女儿弹钢琴。不过小棠的女儿不喜欢弹琴,教了两年死活不肯学了,小棠没办法只好放弃,但房子却一直让舒曼住着,也不提租金的事,只说是让她帮忙看房子。
司机也从车上跳了下来。
舒曼将手电筒朝保安砸过去,又趁着司机的脚迈下车门的当口一脚踹过去,正踹在他的裤裆,那畜生立即嗷嗷乱叫蹲在了地上,就差没打滚了。而身后也有人在喊娘,她回头一看,好家伙,那手电筒正好砸在保安的眼睛上,她清楚地看到鲜血从他捂眼睛的指缝间渗出来。她顿时吓得不敢动了,他的眼睛该没瞎吧?
“是吗?一分子?”林维冷哼了一声,站直身子,目光犀利地逼视林希,“从你爷爷开始,就没把我当这个家的一分子,现在,你们连我仅有的一点股份也想打主意,当我是一分子?”
“没错,就是姓杜,不是洋人,估计也是华侨吧。”
那架斯坦威钢琴是林然留下的,是架古董琴,八十年代在纽约索斯比拍卖行由林仕延购得送与爱子林然。对于舒曼来说,那架琴的价值并非钢琴的本身,而是因为那是林然留给她的唯一的纪念,她一直看得比命还重。
林希见她这么说,也就不再勉强。
“是啊,那学校在离城乃至全国都很有名……”
林希的回答模棱两可www.99lib•net:“她是距离我的爱最近的人,所以我才娶她。”
“林维,林维……”叶冠语念叨着这个名字,微微眯起眼,语气比凛冽的寒风还森冷萧瑟,“我怎么会忘了这个人呢?当年是他做的无罪辩护啊,那就从他开刀吧,我要一块肉一块肉地把他剔干净,最后连骨头都不要剩。”
“是要拆了。”舒曼看着林希,犹豫了下,终于问,“林希,林然钢琴学校最近邀我去执教,你看这事……”
叶冠语冷笑:“这对我根本不是问题!”说着转过身,目光瞟向待拆的小区院子,三楼的阳台上有一家种着好几株茶树,这个季节茶花不会绽放,但翠绿欲滴的叶子在这萧瑟的冬季尤显得有生机。他认得那种茶花,是白茶,每到春天皎洁的花朵最是惹人喜爱。他听见自己说:“我最觉得困难的是,如何让她爱上我,她也是我这么多年……牵挂着的人哪。”
车门突然打开,一双锃亮的皮鞋先着地,跟很多影视剧里演的一样,皮鞋的主人往往气度非凡。果不其然,一个身着深蓝色西服的男人脚步稳健地走下车,戴着副精致的无框眼镜,三十五六的年纪,面色冷峻,一边扣着西服的扣子,一边冲打人的保安怒喝:“搞什么名堂,几个大男人欺负一个女孩子,你们仗的谁的势?”紧跟着他下来的是个同样穿着西装的年轻男子,估计是跟班的。
林希进门的时候,林维正在院子里整理花草,不大的四合院前后都种满花草灌木,但看得出,林维甚喜茉莉,所种植物中茉莉占了大半。现在这个季节不是茉莉开花的时节,但林维仍十分细心地打理,戴着老花镜,拿着花剪一片叶子一片叶子地在琢磨是剪还是不剪,谨小慎微的样子跟他在法庭上叱咤风云的样子判若两人。
可悲的是,作为事件的主角,哪怕已经落到身败名裂的下场,仍不可避免成为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哪怕过去了五年,一提及那件事,离城人还会津津乐道。从离城逃到桐城,舒曼的生活才得以渐渐平静。
闻此言,林维挺得笔直的身躯开始发抖,一瞬间只觉得天旋地转:“林希,我真庆幸……你不是我的儿子……”
“是你?”舒曼很意外。
舒曼连连摆手:“不用这么麻烦,你还跟我客气啊,快点去办事吧,我反正是闲着的,正好可以多逛逛。”
“你的脸肿了,得赶紧处理,你家住哪里,我送你回去吧。”他走近几步,目光灼灼地审视着她,那本是张看上去很严厉的脸,可因为嘴角的笑意,似乎随和了很多,“在下叶冠语,请问小姐芳名?”
“你们着急关我什么事!活该!”林维看都不看林希一眼,“咔”的一下剪掉一根小枝叶,然后弓着身子退后几步,甚为欣赏地品味着。
他意识到什么,“哦”了一声,圆场道:“我不是说你,我是说他,还有他们,”他指了指那几个保安,“都是些狗眼看人低的家伙,就喜欢乱咬人。”说着他冲旁边跟班的男子说,“带他们去医院,该赔的一分不少。”
“是。”吕总管点头。
“呃,小姐,我看你伤得不轻,我送你!”他在后面喊。舒曼转过身,冷冷地看住他,说道:“第一,我不是小姐;第二,我不想要你送;第三,我不想再看到你;第四,以后看好你身边的狗,免得到处咬人!”
他有些尴尬地放下手,眼睛却紧盯着她,目光闪烁,似乎在她脸上发现了什么奇迹,面露兴奋之色,不无调侃地说:“好身手啊!你受过训练?我的保镖都没你反应这么快。”
“没错,副校长韦明伦是我的好朋友,他们最近正在招人,我立即就想到了你。曼曼,这是个很好的机会,你可不要错过了。你不用担心别人会说什么,因为我在学校也占有股份,没人敢说闲话,而且,是林然的学校,没有人比你更有资格进去执教。”林希叹口气,忽然又说,“回离城吧,你也该回去了,你爸妈年纪都大了,他们都盼着你回去。”
“你给我滚!回去告诉你老子,我林维死都不会放弃股权,不是我在乎这些身外之物,是我咽不下这口气!我为他林仕延忍辱负重三十多年,他心里不是没数,能让的我都让了,还要我怎么样?”林维气得额上青筋突突地跳,冯湘屏连忙从屋里跑出来,着急地将他往屋里拉:“老林,你又发什么脾气,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吗?你看你这血压……”
“那你等会儿,我给你泡杯茶。”冯湘屏说着就进了屋。
林希说:“我不需要明白,我只知道我至死都会维护家族利益,何况您有婶婶,还有菲菲,您该为她们多想一下,伯伯!”
保安立即冲了过来。
那叶总又转过脸望着舒曼,似笑非笑地说:“小姐,下次踢人得小心点,那可是男人的命根子,传宗接代的,踢坏了你可赔不起。”
从这件事上,舒曼觉得林希跟他哥哥是完全不同的两种人,不仅比他哥哥理智,更多了一份冷酷。其实他看上去很斯文儒雅,人也很随和,无论是说话的语气,还是笑容,总是温温的,对谁都是礼貌周到。当然,这跟他从小所受的教育有关,上流社会的好教养在他身上有着最完美的体现。
“您不能这么说,伯伯,”林希压抑着火气,竭力让自己的语气平静,“家父是管教不严,Sam才闯出那样的大祸,但当初可是您给Sam做的无罪辩护……”
“哦,我刚刚买下这块地,想盖新房子……”
“去吧,去吧,舒曼,以你的才华只教几个小孩子,实在是浪99lib•net费,如果能培育更多的音乐后辈,相信林然九泉之下也会欣慰的。”
林希见婶婶进去,走到林维身边,低声道:“伯伯,您考虑好了吗?这事等不得了,家里人都很着急。”
舒曼很不屑:“你真是没事找事,葛雯那么漂亮,工作又好,你还怕她嫁不出去?”
“小曼,你不能老这样,还是给自己找条生路吧。”林希总这么说她。林希现在是林家的顶梁柱,三十出头就已经是仁爱医院的副院长,也是林氏振亚集团的总经理。很奇怪,医学世家居然也会出钢琴家,如果不是五年前那场轰动全城的桃色事件,林然现在一定还是林家的骄傲。
“没关系,是我老公生意上的一个朋友,我准备介绍给我表妹,你正好过来给我参谋参谋,如何?”
说着掏出手帕擦拭她嘴角的鲜血。
第二天,小棠突然打电话给舒曼,问她有没有兴趣到学校去教琴,说是待遇不低,情况特殊的话学校还安排食宿,这样的话她的生活就有着落了,至少不用露宿街头。舒曼当然心动,只是到学校去教琴不比自己带学生,自由会受到很大限制,而且离开社会多年,她已经不知道怎么跟人相处了。小棠却极力鼓动她去:“是我老公的同事介绍的,那所钢琴学校最近正在招老师,待遇肯定是没问题的,虽然远了点,在离城,不过你家不是在离城嘛,离家近点也没什么不好吧?”
林然,林然……她在心底连名带姓地呼唤着他,撕心裂肺,泪流满面,仿佛只要在心底拼命呼喊,他就会回到她的身边一样。怕他听不到,她趴在窗台上,拼命地朝外倾着身子,就像疯了一样喊着:“林然!林然!你回来!林然,你回来——”
舒曼一眼就看到了他,就如他也一眼看到了她一样。他不是那晚在小棠小区门口撞见的那个男人吗?
林希愣了下,有一瞬间的出神:“就这样呗。”
晚上,狂风大作,下起了暴雨。卧室老式的玻璃窗是开着的,被风吹得啪啪直响,院子里不时有玻璃坠地的声音,在深夜显得格外凄厉刺耳。舒曼从被窝中爬起来,去关窗。窗帘飘起老高,全部都淋湿了,窗边的地上也是一地的水。她站在冰冷的水中,伸出手去,“噼啪”一声响,窗外闪过一道电光,接着滚过震耳欲聋的雷声。她像傻子一样站在窗边,狂风卷着雨水直灌进来,仿佛无数条鞭子抽打在她的脸上、身上……
“你走开!让我跟他说清楚!”林维一把推开妻子,大步走到林希的面前,直视着他,一字一句地跟他说:“林希,从小我怎么待你的,你真的一点都不记得了吗?如果你知道我这半生是怎么忍过来的。你还会这样理直气壮地站在我面前说话吗?我们大人的很多事,你们做晚辈的未必知晓,不要总把身家利益摆在前头,这世上还有很多东西比利益更重要,你到时候悔之晚矣!伯伯年事已高,活不了几年,你就让我好好实现我的心愿,过我自己的生活吧……算我拜托你,行吗?”
叶冠语扬起手,继续吩咐:“还有,二院那边给我增加人手,密切注意那边的一举一动,一有情况立即给我汇报。”
“是吗?”舒曼拖长着声音反问,语气甚是嘲讽,“我是死是活对他们已经没关系了吧,回去干什么?在他们眼里我是罪人……”这么说着,不争气的眼泪蓦地涌出眼眶,她努力咽回去,“你不用劝我,这么多年我一个人也过来了,就是死,我也会死得干干净净,不会拖累任何人,那个家,早就没有我了。”
“姓杜?”
许多人用尽一生去缅怀一段感情。
“哦,我知道,是我向他们举荐你的。”
“他可以不给我,但属于我的我肯定得要回来!”
楼上有人开了窗骂。她捂住嘴,滑坐在了窗边的地上,睡裙顿时湿透,她也不觉得冷,靠着墙任窗外的雨肆无忌惮地泼进来。这如注的豪雨浇透了她的心,她觉得自己像沉在冰冷的海底,暗无天日,千年百年,她亦无法挣脱。
叶冠语一直看着舒曼的身影走远。
舒曼挤进人群中瞧了瞧,还好不是打人,只见闹哄哄的人群里站着几个西装革履的男人,很有派头,背着手,左看右看。
重要的是,林希现在是林家的顶梁柱,林家全部的希望就寄托在了林希身上,林仕延这几年也一直在用心培养林希,委以重任。如果不出意外,未来接替林仕延位置的除了林希再无他人,林仕延虽然还有一个兄长林维,但林维并不参与经营,只占了少量股份,而且林维只有一个独生女菲菲,按照林家的家规,家业是传男不传女的,林维无后也是导致他未能参与家族事业的原因。
这个小区原是电信局的家属楼,四年前她搬过来的时候,就说要拆,可是一直没有动静。居民们原本对这样的谣言都麻木了,直到这天醒来,大家发现院墙外都刷上了大大的“拆”字时,这才知道不是谣言。邻居们聚在一起紧急商量对策,来不及了,挖土机当天就开到了小区门口,一路停了好几辆。速度之快,让人措手不及。
舒曼立即纠正:“先生,我没咬人。”
“那是你们欠揍!”那男人板着脸的样子很震慑人,但他望向舒曼的时候脸色缓和了许多,声音也很自然地放低了些,“怎么样?疼不疼?”
“伯伯,您也是这个家的一分子……”
吕总管说:“叶总您放心,只要搞到林维12%的股权,我们就可以堂而皇之地进入林氏董事会。”
“十几年,为了这一天我等了十几年,终于到收九*九*藏*书*网网的时候了。”叶冠语双手插进裤袋,仰起头眺望阴云密布的天空,悠悠地叹了口气:“冠青,我能做的都做到了,你在天之灵助我一臂之力吧。”
“混账!你竟然敢这么跟我说话?你是在怪我吗?”林维一把扔掉手中的花剪,暴跳如雷,“如果我当初不那么做,被关起来的就是你!你居然还不知道好歹,没良心的东西,枉我过去这么看重你……”
轻描淡写,没有一句多余的话。
舒曼顿时无语。
“明白。”吕总管训练有素,决不多说一个字。倒是叶冠语漫不经心地问了句:“振亚那边情况怎么样?”
舒曼立即警觉起来:“在离城?”
约好地方,舒曼稍稍收拾下就出门了。在院子门口看到聚了很多人,还停了好几辆小车,她凑过去,想看看是不是又打人了。前几天工程队和居民在对峙中发生冲突,手无寸铁的居民被打伤,最严重的被打得当场吐血,抬到了医院。可是开发商对此不闻不问,医药费也不出,好像压根就跟他们无关一样。这更加激怒了居民们,对峙愈演愈烈,很快就惊动了新闻媒体,上级部门也来过问这事,110随时在旁边待命,防止事态的进一步恶化。
舒曼并没有反抗,任由他们把她的胳膊往后面反扭,其中一个保安甩手就扇了她两耳光,她顿觉耳朵一阵轰鸣,完了,本来就听力不佳的左耳这回要彻底失聪了,嘴里也咸咸的,两边脸疼得发麻发烫。
“我哪里还吃得下东西。”
“这个山姆跟林家是什么关系?”
一个两鬓斑白、西装革履的中年男子这时候走上前来,毕恭毕敬地问:“总裁,下一步我们该怎么做?”
舒曼一直是一个人。搬到这个破旧灰暗的老家属区院子里,已经几年没有挪过窝,每天除了下楼迎送家长送来的小孩,她很少出门。教孩子们练琴是她目前唯一的职业,也是唯一的收入来源。她不会收太多的学生,四五个而已,并严格限制了学生练琴的时间,每人每天不能超过两小时,周末可以适当延长一小时。小棠说她傻,有钱不知道赚啊。她无语。
“婉清呢,也不爱吗?”舒曼不解。
小棠很诧异:“你,你知道啊……”
保安犹豫着,高高扬起的手怏怏地放了下来。想必他阅人无数,一眼就看出面前这男人非等闲之辈。
“伯伯,您在忙啊。”林希进门热络地跟林维打招呼。
那保安还不解恨,又扬起了手。
现在房子要拆了,舒曼比任何一个人都心急如焚,因为她连基本的栖身之所都没有了。就算她可以到外面租房子,可就她现在这经济条件,肯定租不到很宽敞的房子,没有宽敞的房子,她怎么收学生,怎么教琴?收不了学生哪里来的收入呢?万般无奈之下,她打了个电话跟小棠商量。小棠一时也不知道怎么办,只在电话里极力安慰她,说船到桥头自然直,又说:“你还没吃晚饭吧,来我这,我煮了上好的银耳汤。”
舒曼的脸一阵发烫。
“我一直很牵挂你,曼曼,”林希夹了两块方糖放到舒曼的咖啡杯里,淡淡地笑了笑,“最近因为事情太多,一直没空来看你,你的身体现在怎么样?要不要到我那里做个彻底的检查?”
“是啊,韦先生是这么说的。你看,连校长都不姓林,你有什么好担心的?韦先生希望你尽快给予答复,因为他们那里现在极缺人。”
林希低头用小勺搅拌着咖啡,似乎是漫不经心:“小心一点为好,现在社会上很乱的,如果有什么来历不明的人接近你,你不要随便相信别人……”说着抬起头,问起舒曼的住处,“听说你住的地方要拆了,有什么打算吗?”
“嗯,正是。”小棠终于道出实情,“其实学校虽然名义上是林家开办的,但真正经营的并非林家,等于是挂个名,学校主要由副校长韦明伦负责,校长很少露面,这次就是那个副校长托人找到我的,他不知道从哪听说我跟你的关系好……昨天韦先生专门给我打了电话,说久仰你大名,非常希望你可以到他们那里去执教,还说不要考虑其他的因素,估计他也知道你跟林然的事。”
吕总管跟随叶冠语多年,彼此熟悉,极有默契,但凡事他还是会先征询叶冠语的意见,得到明示后再见机行事。他问叶冠语下一步的策略,叶冠语双手抱臂,下腭微微仰起,镜片后的那双眼睛深不可测,他沉吟片刻,淡然道:“做生意,追女人,两不误。”
“不了,婶婶,我就在外面跟伯伯说说话。”林希很有礼貌地道谢。
居民们很快摸清了大致的情况,这小区已经整体被卖给了一个房地产开发商,即将被建成一个新的高级小区,至于住户们,愿意拆迁还建的可以在新的小区建成后搬进去住,当然得买才能住,开始大家还很高兴,可后来一打听,新小区均价都在每平米八千以上,而开发商补下来的拆迁费,平均每户还不到十万块,还不够付首期的。这明摆着就是坑人。居民们当然不依,这些人里有的在这住了一二十年,退休的,老弱病残的,小区拆了住哪去?
林希隔着大片茉莉,直直地看着林维:“不是我威胁您,伯伯,到时候不要怪我不顾叔侄情分。您该知道,做医生的,见惯了生离死别……”
舒曼的资格是没话说,但学校是林家的,林家一向视她如仇人,如何能接纳她进去执教?
“什么?你就是那个开发商?”
“小姐,我们又见面了!”他穿了件浅灰色西装,站在那么一堆有身份的人里仍是气度不凡,头高高昂着,不可一九九藏书世。看见她后,他不紧不慢地穿过人群,走到她身边,笑着跟她打招呼。她诧异地打量他:“你……怎么在这?”
“你要担那么多责任干什么?你真以为你老子会把一切都给你?林希,不要太天真……”
“那也跟我没关系,谁让你父亲教出那么个混账儿子,害人家破人亡,人家找上门是迟早的事!”
这时候他的司机已经直起了身子,可是还捂着裆口,显然刚才舒曼那一脚踹得不轻,那男人却对他没好脸色:“说过你多少次,不要这么飞扬跋扈,怎么样,这次尝到厉害了吧?自找的!明天就去公司结清你这个月的薪水,我不想再看到你!”
一个人的生活,寂寞是难免的,但是安全。不用担心身边的人会给你带来伤害。因为人是最危险和最具攻击性的动物,哪怕是亲人,最亲最亲的人,也避免不了给你伤害。而那种伤害往往是万劫不复的。
“曼曼,最近你要小心点,不要随便跟外面的人打交道。”林希突然又提到这个话题,面色严峻。
“哎哟喂,这我可不知道了,只知道他好像中文名字姓杜……”
舒曼正欲开口,手机响了,小棠打来的,问她怎么还没到。舒曼心想这个样子还怎么见得了人,只得说身体不适,改日再来。打发掉小棠,她看也不看眼前这个自报家门的家伙,径直往回走。
“是谁啊,三更半夜的鬼叫,别人还睡不睡了!”
说完这些话,林希黯然转身,穿过郁郁葱葱的茉莉园,径直朝门口走去。临出门了又回头,冷冷地说了句:“就算您不让股权,也请您保全我家庭的完整,我不允许任何人破坏我的家庭,否则……”
舒曼最怕她唠叨这些:“我不去,你家的客人我又不认识。”
“舒曼……”
舒曼甩开他的手,狠狠瞪着他:“你是谁?别碰我!”
他是叶冠语的高级助理吕耀辉,跟随叶冠语风云起伏十几年,负责打理叶冠语一切私人和非私人的事情,因劳苦功高,德高望重,被公司员工们尊称为“吕总管”。在公开场合,吕总管称呼叶冠语“总裁”,但是私下很多时候,他会直呼其名“冠语”,这也是他独享的特权,而叶冠语也会称呼他“老吕”或者“吕叔”,可见两人的交情已非一般上下级关系。
她承认现在很穷。失去得太彻底了,反而不敢拥有太多。无论是亲情、友情,还是爱情,多一点点都不行。
马上又有两个保安往这边冲了过来。
小区的门卫很严,要登记才能进去。刚登记完,走到大门口,她发现鞋带松了,于是弯下腰。黑色镂花铁门外驶过来一辆银灰色轿车,才等了不到一分钟司机就很不耐烦地摁喇叭,在这寂静的夜间显得格外刺耳,她鄙夷地扭头瞪了一眼,生平最看不得有钱人的趾高气扬。
“伯伯,那您最想要的,难道就是让这个家分崩离析、名誉扫地吗?”林希毫不畏惧地迎着林维的目光,欲言又止。
“林然国际钢琴学校?”舒曼自然想到了那所学校。
她并不认识这个韦明伦。
林希沉沉地叹口气,每次谈到这里就卡壳,他也就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本来我们可以一起吃个饭,不过我要去伯伯家有点事,改天我们再约个地方好好聚聚?”他抬腕看了看表,“我派司机送你回去……”
“还嘴硬!如果是你被人骂作狗,你咬不咬人?!”
林维所住的西苑过去是林家的祖居,林家在离城和桐城有很多祖业,西苑其实并不起眼。老式的四合院,历经岁月沧桑已经有些破败,周围的树木倒是郁郁葱葱,将四合院跟外面的闹市整个隔开,非常幽静。以林维的经济实力,他什么样的奢华房子都住得起,不说他持有的林氏股份,仅凭他享誉江南的大律师身份,实力也绝不容小觑。为此内人冯湘屏怨声不断,说他是有钱不知道用的傻子,弟弟林仕延在离城住着数一数二的豪宅,凭什么他作为长子反倒住在这偏僻不起眼的野林子里。林维却不以为然,他素来低调,除了工作甚少出门,现在事务所也去得少了,除非是大案要案,他一般不轻易出山。
“你表妹?葛雯?”
舒曼愕然:“学校方面托人?”
“是啊,怎么了?”
林希连忙辩解:“不是这样的,伯伯,实在是事出有因,万一股权落入外人之手,家族的事业就有全盘崩溃的危险……因为这半年来有人在大肆收购散股,出的价很高,明摆着就是冲着我们来的……”
她如何不知道?三年前林家亲友为了纪念林然,传承他的钢琴艺术,专门设立了一个林然钢琴教育基金会,同时以林然的名字成立了一所国际性的钢琴学校,以培养音乐后辈。当然,投资方仍然是林家。学校建立之初就引起社会广泛关注,因为林然的名气实在太大了,即便这是非官方的民营学校,学费贵得惊人,仍令各地的学生慕名而来。但学校招生的门槛很高,选择学生非常挑剔,没有出众的才华,是挤不进去的,而能进入学校执教的老师,也都是音乐界的翘楚,非泛泛之辈可以充数。
“山姆?”
“是啊,这丫头一天到晚光顾着玩,都这么大了还没找对象,我舅舅他们急得不得了,老早就托我给她介绍对象,一直没合适的,这不,我老公的一个生意上的朋友最近刚从国外回来,我看他条件蛮好,就想介绍给她。”
“不用,没事的。”舒曼用勺子小心地搅拌咖啡,又把勺子放到嘴里舔舔,再端起咖啡浅浅地尝了口,连声赞道,“嗯,不错,还是这种味道最醇……”
说完她头也不回地大步走开。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