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形记·莫云泽
目录
游园记·四月
焚心记·莫云河
焚心记·莫云河
惊魂记·四月
变脸记·莫云泽
借刀记·费雨桥
借刀记·费雨桥
结婚记·芳菲
伤城记·四月
现形记·莫云泽
1
现形记·莫云泽
现形记·莫云泽
1
上一页下一页
良久,放佛过了一个世纪,
他终于说:“明天跟我去梅苑后山看梨花吧,四月。”

1

一摸枕边,空空的,费雨桥不知去了哪里。
四月的身子一震,拿着冥纸的手僵在空气中。
他的眼睛,虽然眼神依然明净,浓而密的睫毛下半掩着,就像是夜空下的大海,暗涌着心碎的波纹,但眼部四周的皮肤却呈灰白色的褶皱状。那不是正常人的皮肤,没有了弹性和光泽,难怪阿森说已经有坏死的迹象,都起皱了,仿佛随时都会脱落……
“不,四月,这样就可以了,不要看了。让我在你心中保留一点美好吧,也请给我留点自尊,好吗?”他的眼中幽暗,清晰地倒映出她的影子。
“别乱讲,我马上帮你查。”费雨桥神情肃穆,掏出手机拨过去,“小张,你帮我查下,机场有没有李芳菲小姐的出境记录,顺便也到各个领事馆去查下,看她的签证是办的哪里,什么时候走,对,越快越好,有结果马上给我电话。”
焦头烂额的费雨桥因为公司岌岌可危,脾气也变得很暴躁,对四月还好,可是每次回家对佣人都是大吼大叫,动不动就摔东西。
芳菲下葬后,四月一直在医院待了十多天才出院,人瘦得不像样子,精神恍惚,意识混乱。那段时间她很少见到费雨桥,葬礼前他在医院陪了几天,之后公司出了状况,他便消失不见,每日只电话问候四月,到后来连电话都少了。
“哪有的事?”四月本能地否认。可是费雨桥不问还好,一问她心里就打了个结,她想起这阵子吃什么都吐,成天犯困……
“我并没有给她办什么签证,也不知道她要出国的事。我们已经离婚,她的任何事情都跟我没有关系。”说着莫云泽就挂了电话。
“谢谢。”他竟然还跟她道谢,目光空茫没有焦点,“我一直不敢靠近你,就是怕吓着你。我自己都不敢照镜子,我知道我的样子像个鬼。事实上这些年我就活得像个鬼,没有光明,没有灵魂……”
她给芳菲烧了很多冥纸,芳菲说过她想要很多很多的钱,四月不知道她烧的这些够不够,也不知道芳菲在另一个世界能不能找到很多很多的爱。这辈子她已经没有办法了,如果有下辈子,她希望可以倾其所有地弥补芳菲,给她享用不尽的爱。把所有的爱都给她,让她不再感觉寒冷,不再逼着自己做那么狠心的事。
莫云泽走近几步,想靠近又不敢,仿佛自己是个鬼魂,哀求着,“你别哭,你一哭我怕我的眼泪也会掉下来,眼泪里面有盐分,我的皮肤不能受这样的刺激。”
“不关你的事。”
在等待消息的日日夜夜里,四月瘦掉了一大圈,虽然她已经有思想准备,但当接到警方认尸的电话时还是急火攻心,晕了过去。
四月闭上眼睛,伏在他的怀抱中泪水悄然滑落。
四月一连数天心神不宁,茶饭不思。没有具体的事情,就是心里有种难言的焦灼感,像是暴风雨来临前的蚂蚁,爬爬滚滚,一刻也不得安宁。
因为警方说,芳菲的死很有可能是被人害命,因为芳菲的银行卡身份证等均不翼而飞,在她遇害的当天,账户上的巨款就被人分批分次地提走了,验尸报告也显示她临终前遭受了非人的折磨,她是被人殴打昏迷后从桥上扔到江里的……
四月并不怪他,因为她知道他是真的有事,听婷婷说,公司又有百分之十四的股份被收购,仍然是那个神秘的海外基金。费雨桥遇到了他发家以来最强劲的对手,他疲于应付,根本无暇顾及我,“能不能撑过去很难说,我们一点把握也没有。”婷婷忧心忡忡地说。
“我爹?”莫云泽以为她说疯话。
“她说得没错,你的确谁都不能信,包括你的枕边人。”
一想到他带着别的女人的体味来碰她,四月的胃就翻了,扑进浴室在马桶边上狂吐。费雨桥正在浴帘后冲澡,见四月突然呕吐很诧异,“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四月缓缓放下手,上前几步,声音又变得哽咽起来,“那让我靠着你一会儿,就一会儿,我怕眨眼你又不见了,我怕以后再也没有这样的机会了。”说着将头伏在他的胸前。他迟疑着伸九_九_藏_书_网出手臂,想拥抱她,却终于还是放下了手。
四月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费雨桥了,当她在化验单上看到“阳性”两个字的。虽然多少有些心理准备,但真的获知结果,她还是慌乱得没了主张。
四月一下从地上爬起来,扑过去抓住他大衣的衣襟,“你知道,你肯定知道!告诉我他们是谁,是谁!……”
那杯蓝色的诡异的“魂断蓝桥”竟然成了芳菲生命终结的暗示。四月搜肠刮肚去回忆跟芳菲最后的别离,很多印象都变得模糊,唯有芳菲在街头点烟时,收心拢着的蓝色火光让她记忆深刻。那火光此后无数次出现在四月梦中,可怜的芳菲,她人生的结局并不比《魂断蓝桥》的女主角好到哪里去,而她竟以为她可以开始新生活……
四月更答不上来了…
“我只是随便问问。”费雨桥在雾气蒸腾的浴帘后若有所思地说,“唉,我想也是,老天怎么会对我这么仁慈呢,不会在这种时候赐给我孩子的。天要绝我啊!如果我有个孩子,我何苦这么绝望,即便一贫如洗我也觉得幸福……”
四月抽泣着,“那你可以让我看看你的眼睛吗?你的眼睛总没坏掉吧,我看着你的眼睛就可以知道你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
芳菲的尸体是在江边被散步的路人发现的,塞在一个编织袋内,据说当时是被反捆着的,口中塞着丝袜,浑身是伤。
她隐约听到他说:“你不要逼我嘛,我总需要些时间……是、是,我知道没时间了,你以为我愿意这样……好了啦,我知道……”
晚上两人做爱时四月明显感觉费雨桥力不从心,虽然一样的做足前戏,很卖力很投入的样子,可是那种卖力和投入分明是某种剧烈运动透支后的掩饰。四月想都不愿去想他在哪里消耗了体力,只觉那个女人肯定很厉害,因为费雨桥汗淋淋地起身去浴室冲澡时,四月清晰地看到他背后几道鲜红的指印,她不用闭上眼睛也能想象那是怎样一种激烈的情欲撕绞。
每晚,他都在书房待到很晚,甚至是天亮。四月不知道他在干什么,有时是听他在打电话,有时是在房间里走来走去,烦躁不安。
莫云泽可能又围着围巾,将脸包裹得严严实实,说话的声音齆齆的,“你不必看我,我的样子本来也见不得人。你只听我说几句就好了,虽然我知道我说什么你都不会原谅我,不过我说出来信不信就由你吧。芳菲的死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也不是警方说的什么谋财害命,是谋杀,谋杀你知不知道?”
“嫂子!”婷婷也在身边,也搀扶住四月,满脸都是泪。
下手又狠又快,完全没有给融臣和盛图起死回生的余地。
四月在电话这边气得发抖,又拨过去,大声吼叫:“就算你没有给她办签证,你关心下她的行踪总可以吧,虽然已经离婚,到底是夫妻一场,她还怀过你的孩子,你怎么这么绝情!莫云泽,算我看错了你,没想到你是这么冷血的人,亏你爹还说你心地善良呢,你善良什么啊你……”
“我还需要人同情吗?”
四月疯了似的拨打芳菲的手机,刚开始时是无人接听,后来干脆关机。难道她真的去了国外?四月不甘心,鼓起勇气拨通莫云泽的电话,问他芳菲去了哪里,结果得到的是冷冰冰的回应:“我不知道她去了哪里。”
四月瞬时止住哭声,嗫嚅着看着他,“我,我不哭。”她挣扎着让自己站直身体,慌忙用袖子拭泪,“我再也不在你面前哭。”
桥!四月瞬间石化,当警察给她提到桥的时候。
四月在黑暗中转过脸,发现通向露台的门时开着的,夜风将白色纱帘吹得高高扬起,于是他看见费雨桥在露台上走来走去,拿着手机,似乎在打电话。
这个孩子来得太不是时候了,竟然在她跟费雨桥关系如此诡异的情况下说来就来,因为自那晚费雨桥回来跟她道歉后,她已经一个礼拜没有见以他。偶尔,他会打个电话到公馆,询问下她的饮食起居,但只是象征性地问下,跟往日那种99lib•net真心的关怀有着微妙的区别。人是很奇怪的动物,不仅因为智慧,也因为灵魂度。四月敏感地察觉到费雨桥在故意冷落她,虽然每次他都有借口说很忙,可以往即使忙会安排婷婷来陪她,而这一个多礼拜,连婷婷也踪迹全无。四月一个人守在公馆,每天看着满屋子的古董字画,双有了那种荒唐的滑稽感,这样的生活,她真的不知道是惩罚还是享受。
晚上也连着发噩梦,四月总是梦见芳菲站在漆黑的巷子里,看不到脸,就那么站着,不知道她在干什么。有时看不见她的人,就听到她在尖叫,“姐姐,救我!”四月吓得半夜哭叫不止,害得费雨桥也睡不好,他只道是四月这阵子应酬太累,就不再安排她陪他出席形形色色的酒会。至于他让谁陪着去的,四月不得而知,她根本没有心思管他的事。
也许是巧合,这个墓园不仅安葬着去世多年的莫云河和刚刚下葬的芳菲,也安葬着容念琛,只是容的墓地在另一个山头,不行还得二十来分钟。每次走进这家墓园,四月的心就疼得揪起来,这里长眠着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三个人,算不算命运刻意的安排?
“虽然我还没有确凿的证据,但已经有些眉目,很快就会水落石出,我不会放过他们的,这些丧心病狂的魔鬼!我现在已经开始接受治疗,因为我现在还不能死,我必须要揭露他们的真面目,否则芳菲死不瞑目。虽然我跟她并无多少情分,但有人利用我跟她离婚给她赡养费的事,制造出谋财害命的假象……”
“身体是自己的,生病了谁会照顾你?”
现在,连这样的存在和牵挂都没了,四月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让上苍赶尽杀绝,一丝一毫的怜悯都不肯给她。
芳菲的墓边已摆有一束菊花,显然是莫云泽在四月之前来祭拜过。四月毫不犹豫地将那束菊花扔了,这世上最没资格给芳菲送花的就是莫云泽!自从芳菲去世,四月就跟这个人没了任何交集,他的助手阿森倒是来找过四月,大意是希望四月不要责怪莫先生,这件事他也没有想到云云。是啊,他没有想到,他如果想到了大约不会把那笔巨款赡养费打给芳菲,不仅破了财还给芳菲招来杀身之祸,从而让自己背上帮凶的罪名。可是他不狠心绝情在前,芳菲怎么也不会走上这条不归路,四月—想到这儿就心神俱碎。
“浑蛋!”四月操起电话机就往墙上砸去,摔得稀烂。费雨桥刚好进门,吓一跳,“怎么了,出什么事了?谁把我太太气成这样?”
“你胡说八道!”
“你要我相信你,你什么都不肯说,我如何相信你?”四月说着就哭起米,“我现在谁都不信,芳菲死前都跟我说了,叫我谁都别信……”
他们很少亲热,四月想他可能没心情,她也因为还沉浸在悲痛中更没心情。有一天晚上,费雨桥可能喝了点酒,爬上床突然就掀开被子,扯下四月的睡裙就开始做,没有前戏连句招呼都没有,四月被弄得很疼反抗起来,结果激怒了他,口不择言地骂遭:“你装什么装啊,不就死了个妹妹吗,难不成还要你守孝?”
他身子顿了下,屏住呼吸,“你刚才叫我什么?”
“你不是说,你已经在接受治疗吗?”
四月没有吭声,任由着他那么抱着,心里更说不上是什么滋味了,因为她又闻到了那种沐浴露也冲不掉的香水味,淡淡的,若有若无,直钻入她心间。但她什么也没说,缓缓伸出手回抱住他,“我没有生你的气,你不要撑得太辛苦,钱差不多够用就行了。”
这个对手到底是谁?
“那你为什么还回来呢?你可以一直待在国外,好好治疗,好好生活。”说出这话时四月不免战栗了下,她诧异自己的语气怎么没了方才的火药味。
四月骇得不行……
“这样再好不过,我也一直想放火烧了那个鬼地方。”
一个人的崩溃有很多种可能,一句话,一声叹息,一个转身,都可能让人心碎到崩溃。自芳菲去世,四月以为她再也不会崩溃到此,可是当她九九藏书面对莫云泽一双深邃空茫的眼眸时,只觉得脑中嗡的一声轻响,似乎天都暗下来一般,心下顿时一片死寂,一颗心直直坠入到谷底。太残忍了,太可怕了,这双眼睛超出了她的一切想象,她捂住脸,失声恸哭起来。
费雨桥的两个手下也帮忙,四月被他们摁着拖着,她又踢又踹,冲着莫云泽嘶吼咆哮,“我不会原谅你!我一辈子也不会原谅你!你就是躺到太平间去了我也要撕碎你!你多给她一点点温暖,多给她一点点爱,她也不至于要离开,是你,是你们莫家害死了她,我不会放过你们,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们……”
四月完全发疯了,如果不是费雨桥喊医生过来给她打了一针,不知道她会失控到什么程度。那一刻天也塌了,地也陷了,整个世界都覆灭了,她感觉自己被埋在废墟下,再也看不到一丝光明。在这荒漠般的人世间,上苍终于将她最后的一点亲情维系都夺了去,她想象过很多种她和芳菲分开或重逢的方式,也许芳菲出国,她 们白发苍苍时才相见,也许芳菲回心转意,在外面漂泊累了的时候终于回来找她。四月设想过那么多可能,就是没有想过她们会以如此惨烈的方式分开,从此阴阳相隔,她再也唤不回芳菲,她的妹妹。
“不,不,她没有出过,绝对还没有!”四月晃着脑袋说,“她约我见面的第二天我给她打电话就不通了,而她当时跟我说她一个礼拜后才走……”
“你才胡说八道!莫云泽,我妹妹没事就好,如果有事我决不饶你!你看我不放火烧了你们梅苑……”
“你这个样子不行的,地上很湿很冷,起来烧吧。”
因为用力过大,莫云泽被她推得倒退几步,他将她的手扯开,“我现在不能说,否则就打草惊蛇了,但我肯定会给你和地下的芳菲个交代,你要相信我。”
“她一个大活人怎么会不见了呢,你不是说她要出国吗?说不定已经走了。”费雨桥扯了纸巾替她拭泪,“瞧你,多大点事就急成这样。”
“我不想死在国外。”这是他的回答,再无多话。
冰冷的太平间,四月终于见到了消失十多天的妹妹,因为在水中浸泡多日,整个人已经肿胀得变形,脸都根本无法辨认,但看到她脚上的那根系着她生肖的红绳时,四月撕心裂肺地尖叫起来,那是芳菲十八岁生日那天四月送给她的礼物,芳菲当时还开玩笑说,“我会一直戴着,直到死。”
婷婷说着都要哭了,“你没见哥在办公室的样子,几次都跟我说,也许他也会走他父亲的老路,从窗户里跳出去。”
这一夜四月睡得很不安稳,模模糊糊似乎又在做梦,很意外,她居然梦见了容。她已多年未在梦里见过容,他就站在那棵菩提树下,穿着灰色的西装,样子跟多年前一样,脸部的线条依然那么柔和,连唇畔的微笑都真实得不似在梦境。四月醒来却发现只是个梦,而她浑身已湿透,虚脱般张着嘴喘气。
四月暗自一惊,他的语气跟芳菲何其相似。
“云泽!……”四月连连后退,伏在芳菲的墓碑上,所有的怀疑,所有的怨恨,此刻都被这样一双眼睛击碎。她躬着身子,哭得人都蜷在了一起。
“芳菲——”四月只觉嗓子眼涌出一股腥气,一口鲜红的血吐了出来。费雨桥扶着身子向下滑的她,“四月你别这样……”
费雨桥爬上床的时候,四月佯装已经睡着。因为她实在不知道跟他说什么。费雨桥从背后抱住她,大约是洗了很久,身上已经没有那种香水味。可是四月知道他们再也回不到从前,说不清是绝望还是心慌,她又有了那种末日来临前的凄惶。
费雨桥的眉心蹙在一起,“哦?她是这么说的?”
在她们关系最僵的这两三年,哪怕她们不相往来,但至少芳菲还存在于这世上,无论是幸福着,痛苦着,她存在着,就是四月心底的一个牵挂。
而出院后四月很快又获知,莫氏盛图也走到了末路,被那家海外基金总计收购了百分之四十一的股权,盛图改姓指日可待。
“说了不九九藏书网关你的事!”四月大声嚷道,猛然意识到这是在墓园,她不能惊扰地下的人,只好又压低声音,“你走吧,芳菲不想看到你,我也不想看到你。”
“是不是很可怕?所以我从来不敢在人前露出脸。”他静静地看着她说。
费雨桥的人一向训练有素,仅半天就将各种可能的记录都查了个遍,结果是机场在近期内根本没有芳菲的出境记录,最糟的是领事馆那边只查到了芳菲是申请的美国签证,签证虽然已经办好,但芳菲并没有领,工作人员称他们也多次打电话联络芳菲领证,却怎么也联系不上她。费雨桥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忙向警方报案……
四月哭哭啼啼,语无伦次,“芳菲她……她不见了,我找不着她了……”
莫云泽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了四月的身后。
只此一句就让四月哭成了个泪人,“难道这座城市还有你留恋的人吗?”
这话也激怒了四月,她疯了似的跟他对打,结果反被他狠狠地教训了番,费雨桥借着酒劲折磨四月到半夜。大约是知道自己做过了火,第二天费雨桥派婷婷来当说客,安抚四月,“嫂子,你千万别怪哥,他是真的被逼到了绝路,又有百分之九的股权没有了,而银行方面像是商量好了的一样,不是要求我们提供更多抵押就是要求还款,公司现在真是内外受困。”
“莫云泽!”四月有点歇斯底里了,“你到底知不知道我妹妹去了哪里——”
“真的一点办法也没有了吗?”四月心软了。不管怎么说,他们始终是夫妻,这阵子她确实只顾着自己哀伤,忽略了费雨桥。
四月说不知道,她是真的不知道,像是突然间被什么蛊惑了心智,脱口而出叫他“云河”,连她自己都吓了一跳,她缘何突然迷蒙至此!后来细想,实在是他身上的气息和他的眼神太像那个已经故去的人,四月沉浸其中难免时空错乱,她觉得荒唐不已,莫云泽却镇定自若,追问她:“你希望我是云泽还是云河?”
“我会有很多很多的钱,我也会有很多很多的爱,我再也不需要你们!”
“别说了,你别说了!你是在博得我的同情吗?”
四月答不上来,莫云泽叹道:“其实你心里一直爱的是云河吧?”
“我说了我不害怕,让我看看你吧。”
四月知道他的顾虑,箍住他的腰,“你不要管那么多,是我愿意的!我是他的妻子没错,但我没有做过对不起他的事,而他其实一直都有别的女人……”她压抑着哭音,“我不计较,因为我没办法让自己爱上他,我能给他的都给了,唯有我的心给不了,云河,我给不了……”
就在四月伸手要揭下他的围巾时,费雨桥捉住了她的手,“四月,你冷静点!”婷婷也过来拉她,“嫂子,嫂子,你别这样……”
“信不信只能由你自己来判断了,我左右不了你的心。”
她凝视着这个病弱不堪的男人,蒙着面,连额头都被帽檐遮得严严实实,加上特制的宽边墨镜,整张脸被遮得密不透风,但他静静地立在那里,身着黑色长大衣,背景是迷雾重重下的灰白色墓群,雾气让整个世界呈现出白茫茫一片,愈发衬出他身影萧冷。他就像是一部冗长的电影,悲剧的结局已经注定,可是悲剧的力量足以摧垮她所有的抵抗和意志,那种内敛而悲怆的气息,无声无息通过空气穿透了她的胸膛。
倏忽间寒冬过去,春天来了,花园里草长莺飞,一夜春雨,树上光秃秃枝丫冒出了很多茸茸的绿芽儿。连鸟儿的鸣声都变得清脆起来,欢快地在枝头飞来飞去,仿佛也闻到了春天的气息。四月想起梅苑后山的梨花怕也要开了,这次莫云泽又打算躲到哪里去呢?
婷婷叹着气说:“如果有办法,他何至于把自己搞成这个样子。”
“你多关心下他吧,他最在意的人就是你了。”婷婷说。
“嗯,所以我觉得她没有走,她一定是出了什么事,我天天晚上做噩梦,总是梦见她喊救命,雨桥,我有种很不好的预感,她……”
“有。”他拄着拐杖往远处的坡地一指,“我的兄弟就www.99lib.net长眠在那里,我答应过他,死后要陪着他,所以我买下了他旁边的墓地,不久的将来我也会长眠在此。”
四月吐得黄胆水都呕出来了,滑坐在地上喘息着说:“没事可能晚上吃得太油腻,又喝了凉东西。”
“就是你!就是你害死的她——”
“谢谢。”他突然又说了声“谢谢”,四月身子僵了下,因为自从他们有过共识后,就很少再对对方说谢谢。
“那只是暂时稳住病情,不至于死那么快。事实上,我整个身体的免疫力已经被长年服用药物摧残得所剩无几,而停药这三年里,我又感染了多种疾病。我身上大大小小的病不下二十种,哪种都可以要我的命,特别是日益衰竭的心肺功能……”
四月依稀记得芳菲这么说过。这个傻丫头,以为有了钱就可以换来很多的爱,这世上什么都可以拿钱来交换,唯独生命和爱是交换不了的啊。她怎么就不明白……事实上,在警方随后的调查中,在芳菲的账户里发现了数百万巨款的进出己录,她的确拥有了很多的钱,却再也没办法寻找爱,而当四月获知那笔巨款均来自莫云泽的账户时,她愈发对这个人心冷到极点,虽然不是他直接杀死的芳菲,但他的钱却起了帮凶的作用。
四月差不多是被他们架着走出太平间的,一出来就看到莫云泽蒙着围巾站在走廊的拐角处,依然拄着拐杖,尽管他将帽檐压得很低,还戴着墨镜,站在那里像尊雕像。四月不由分说就挣脱费雨桥和婷婷,踉跄着奔过去扑到他身上,抓着他的衣襟歇斯底里哭喊:“莫云泽!你这个魔鬼,是你害死了芳菲,如果不是你这么绝情,她怎么会走到这一步!你还我妹妹……”
“你帮她办的签证怎么会不知道她去哪里?”
“不是我害的。”莫云泽似乎在低低地辩解。
“你觉得我是云泽还是云河?”那日她莫名叫错名字后,莫云泽这么问她。
有了婷婷的道歉做铺垫,过了两天,费雨桥终于回家来,拿了一大捧玫瑰送给四月。他并不是个俗套的人,虽然平日经常送我礼物,也懂情调,但送花这样的事他很少做。“送花太傻了。”他打心眼里看不起这样的伎俩。所以当四川看到那大捧玫瑰时,心里五味杂陈,并不好受。“对不起,我向你负荆请罪。”费雨桥拥抱她。
“咔嚓”一声,电话又挂了。
第二天是芳菲的百日祭,四月意外地在墓园遇见了莫云泽。其实也不算意外,莫云河也葬在这家墓园,四月看到莫云泽的时候,他就正站在远处坡地上莫云河的墓前。天气不太好,有雾,湿气很重。虽然只是个模糊的背影,四月仍是第一眼就认出他。
“那你呢,你凭什么要我信你?”
“你快点洗吧,别感冒了。”四月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低头走出浴室。
“是不是怀孕了?”他冷不丁问了句。
莫云泽背着手,俯瞰坡地下的墓园,灰白色的墓碑密密匝匝排列着,在雾气的笼罩下陡生了无尽的苍凉。他的声音也透着苍凉,“其实我也常常左右不了自己的心,这些年来我不仅身不由己,还心不由己……每天晚上我都将手机放在枕头下,期望能响起那个烂熟于心的号码,可是自那晚三个多小时的通话后,我再也等不到那样的奇迹,就像我再也没有勇气看梅苑后山的梨花盛开一样。你去香港的这三年,每到梨花盛开的季节,我就远远地逃到国外,因为只要还在这座城市里,梨花的香气就会无处不在,我害怕、心惊,于是只能去国外……”
“别说了!”四月打断他,走到他跟前,仰起头看着他,“我不怕你,就算你真是个鬼,我也不怕你。”说着就要去揭他的围巾,他条件反射立即捉住她的手,“四月,不可以。”
莫云泽迟疑着默默转过身,摘下了墨镜……
“咦,你还不知道你有个亲爹?”四月意识到他可能不知道这事,立即变得兴奋起来,存心刺激他,“费雨桥的养父陈德忠是你亲爹呢,你会不知道?你不是一直自称孝子吗?他都瘫痪在床了,没几天活了,你还不快去尽孝……”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