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城记·四月
2
目录
游园记·四月
焚心记·莫云河
焚心记·莫云河
惊魂记·四月
变脸记·莫云泽
借刀记·费雨桥
借刀记·费雨桥
结婚记·芳菲
伤城记·四月
2
现形记·莫云泽
现形记·莫云泽
现形记·莫云泽
上一页下一页
“别忘了你现在是费雨桥的妻子。”他冷冷地提醒我。
竹林中的小径是那种碎石铺成的路,有些湿,走在上面稍不小心就会滑倒。还好我穿的平底鞋,不然要走上山还真有些吃力。听护士说,莫云泽每天都会步行到后山呼吸新鲜空气,身体状况不好时需要借助轮椅,稍微好点就拄拐杖。
“莫先生因为当初是做的异体移植,就是脸上的皮肤”他比画了下,“不是他自己本身的,是从……哎,怎么讲,就是会有排斥反应,必须长期服用抗排斥的药物,可是他已经停药三年,患上了多种疾病,特别是脸上的皮肤,已经有坏死的迹象……医生多次建议他接受治疗,否则一旦整张脸坏死他就将面临又一次的面部植皮手术,可是他死活不肯,谁劝他都没用。最严重的是他的精神状况也变得难以控制,他现在整天戴着口罩,就是在家里也戴着,虽然他的皮肤是比以前差了许多,但也不至于见不得人,心理医生说那是他心理有严重障碍的缘故,他对周遭的一切都觉得恐惧,戴上口罩让他有安全感,他完全不像是个活着的人了,他已经没有了求生的意志,你说我着不着急!”
疗养院地处城郊,建在一片坡地上,环境很好,白墙青瓦的宅院掩映在一片苍翠的竹林中,风起时飒飒有声。举日望去,但见竹浪滔滔,连绵起伏着,浮躁的心顿时安静下来。我喜欢那些珠子,被莫云泽拒见后我就在疗养院后山的竹林中徘徊,幽僻的小径蜿蜒向上通向竹林深处,我从未在小径上遇到过别的行人,仿佛那条路从未有人走过。这次我仍然没有见到莫云泽,不过不是被他拒见,而是被护士告知,“莫先生去后山散步了。”
当时我跟芳菲坐在医院花园里的长椅上,我打量身边的芳菲,衣着修饰仍是贵妇太太的样子,大约是为了掩饰消瘦晦暗的面孔和整个精神面貌的颓靡,她的妆容很浓,眼影涂成了青黑色,脸上不知道擦的什么粉,一点皮肤的质感都透不出来,让她看上去像戴了张面具。这样的妆容实在不适合出现在清冷的医院,包括她脖子上闪闪发光的钻石吊坠项链,还有身上驼色的Gucci裙装,非但没让她显出高贵,反而平添了几分风尘味。
小护士解释说“莫先生人很好的,就是脾气有点怪,不喜欢被人打搅。”
我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手足无措起来。
“尸……尸体?”这话极大地刺激到我,隐忍许久的泪水终于汹涌而出,身子也瑟瑟地发抖。我疑心是风太冷的缘故,身后的银杏树被风吹得沙沙的作响,金色的小扇子在风中旋转着坠落,眼前一片耀眼的金黄。
檀林公馆是费雨桥的祖业,我们回上海后就住这里。宅子很大,婚后费雨桥花巨资重新整修了一番,作为他在上海的固定住所。而婚前他购置的芷园已经被他转手卖给了他的一个朋友,是个归国华侨,事先他出于尊重还是征求了我的意见,我能有什么意见呢?那是他的房产,怎么处理是他的权利。至于园子里的那棵菩提树,我想只要有人住,那棵树就会得到很好的照料,树在,容就在。
我眼眶轰的一热,几乎就要哭出声,“好,我去劝他,可是他肯见我吗?”
“慢慢来,除了我,他现在拒绝任何人靠近,但我相信他不会真的拒绝你,因为我在他的枕头底下见过您的照片。”
说着阿森递给我一张名片,将反面的一行字指给我看,“这是家私人疗养院,莫先生现在就住在里面,您抽空去看看他把,他唯一想见的人也许就只有您了。”
一声长叹后,是他的颤声回应,“我的苦痛是你承受不了的,就像我不能把我的脸撕下来贴到你脸上一样。四月,我们的缘分尽了,到此为止了,我不需要你的同情和怜悯,你救不了我,放手,回去吧。”
见我面露诧异,他笑了笑,索性明说:“有件事我一直没跟你说,芷园那棵菩提树被我移植到了墓园,包括树下的骨灰。”见我瞪大眼睛没吭声,他又说,“那房子毕竟是要住人的,吓着别人可不好。墓园比较适合容先生,哪天有空我带你去看看。之所以一直没跟你说是没找到合适的机会,因为你……”他又笑了下,摊手,“你并没有跟我讲过容的骨灰埋在树下的事,我如果突然挑明,怕你心里不好受,现在我跟你说,你不会怪我吧?”
他咧嘴一笑,“我没喝多少,这点酒就能让我醉?你别岔开话题,其实我也在问自己,我究竟爱你什么?三年了,就是块石头也能捂热吧,可是我在你身上感觉不到丝毫的热度,哪怕是假意的迎合你都没有,每次在床上被我摆布时你就跟个死人似的,我有这么丑陋得让你难以接受吗?难道我现在的样子还抵不上那个成天戴着口罩的怪物?四月,你的心到底是什么做的!你一点点的希望都不给我,你就这么心安理得地享受我的付出和爱吗?……”
他将容的骨灰移到墓园的事,让我对他又多了几分了解,这个男人也许不是天生冷酷,他对容的慈悲,足见他也有悲悯的一面,只是他的爱憎太分明,他爱一个人可以爱得毫无保留,憎一个人也可以让对方万劫不复。这正是他的危险性所在,想必也是他始终让人无法真正亲近的原因,所以他才觉得孤独,所以我在依赖他的同时多少有些怕他,我现在可以被他爱,我不知道什么时候也会被他恨。
她是莫云泽的贴身护士。来过几次跟她有些熟了,从她的只言片语中我感觉莫云泽在这里是个很受欢迎的人,“他很慷慨,经常送我们礼物”,每个人都这么跟我说。这家私人疗养院费甩昂贵,服务是很不错的,每位病人都配有专门的医生和护士,非寻常人可以入住。小护士偷偷跟我说,“住在这里的都是有身份的。”因此这里的私密性很好,外人要来探视需通过几道关卡,还得经过本人同意,所以我至今无缘见到莫云泽,因为他不同意见我。
“四月,还记得那天我跟你说的想要个孩子的事吗?九九藏书”费雨桥借着酒意搂着我的肩膀,也不管阿江在前面开车,竟然跟我谈起原本应在私下交流的话题来,“请你认真地考虑下吧,有了孩子就有希望,哪怕这次我败下阵来,我的孩子将来会为我争一口气,就像当年我父亲被莫氏打垮,我作为他的儿子现在不是可以俯视莫氏了吗?”
“你在这里看什么?”我不知道一棵石榴树有什么好看的。
几天后,我从费雨桥嘴里也隐约得知此次商业并购非同寻常,当时是在外滩一家西餐厅,结婚三周年纪念日,费雨桥百忙之中抽空跟我一起共进晚餐。我们已经很久没有在一起吃饭了,每天他一大早就出门,回来时总是深夜,想必为了这个纪念日他推掉了很多重要的应酬,席间他频频接听电话,心绪很烦乱的样子,眉心的褶皱比往日更深了。
对此我也没什么好说的,尽管他在我面前一直将冷酷收藏得很好,但我知道他从来就不是个热心肠的人,有时甚至是很吝啬,对他打心里厌憎的人他连基本的敷衍都不屑。我也知道费雨桥对程雪茹一直不大感冒,包括对芳菲,很多时候都是碍于我的面子说话才有所保留。芳菲跟我断了往来后,费雨桥反而很高兴,求之不得的样子,我当时有些不高兴,反唇相讥,“你还追过她呢。”
“你运气很好,他今天一个人,你或许可咀以碰上他。”小护士跟我暗示,如果在散步时碰上,那就不受疗养院条条框框的限制了。
“是的,他想收购盛图,需要我名下百分之九的股权。”
我打量面前的年轻人,规规矩矩的西装,留着平头,戴着眼镜,很干净很斯文的小伙子,面目亦很和善。对我的自我介绍我并不意外,因为在他身上我感受到了某种相似的气息,温和内敛,于人无害。
我更激动,大口地呼着气,因为是冬天,那吐出来的雾气都是白色的。我抹了把脸,满手都是泪,试图继续向他移动脚步,“云泽,我只是想看看你,我没有别的意思……”
“很抱歉,是我自作主张来找您的,莫先生并不知情。”
费雨桥也真做得出来,他借口有重要公务没有陪我出席葬礼,只派秘书送了个花篮到灵堂。我并不意外也不责怨,结婚两年多,这个人的冷酷决然我也不是才了解。我曾经听到过一个有关他的八卦,真实性无从考究,说的是费雨桥大学时曾经交往过一个女友,好像是他的学姐,比他大好几岁,两人在一起起码也有三四年,后来女方不知道什么事得罪了他,费雨桥断然提出分手,从此老死不相往来。但女方一直深爱费雨桥,苦等数年无果,不惜以死相逼,不想这招对他完全不管用,女方服毒自杀入院,他连看都没去看一眼,只派人送了个花篮了事。对自己情投意合过的女友都尚且如此,我就不期望他对其它人比如程雪茹能有多慷慨了。这会儿我也没工夫跟他计较,我的手揣在大衣口袋里,手心捏得紧紧的,因为就在方才下山的时候,有个戴着墨镜的年轻人从我身边走过时突然塞给我一张纸条,我相信没有其它人看到,因为那人速度极快,我甚至都没看清他的脸,他就随莫家的人上了车。
我整个人像是被抽空了般,吃力地透着气,眼前一阵阵发着黑,却勉强说:“我不相信阿姨是这样的人,不相信,你怎么说我都不相信。”
所以,此刻我连眼泪都没有了,这样也好。我扶着椅背想站起身,可是双腿像是失去了知觉似的,无法挪动半分。我佝偻着身子,很痛苦地蜷缩成一团,胸口都贴到了膝盖。也许是因为疼痛,也许是因为无力,我并不是很清楚。
我吸了吸鼻子,“我没哭,我只是太高兴,能见着你真是太不容易了。云泽,你为什么不肯见我,因为你的脸吗?阿森说你现在停药拒绝治疗,你这是何苦呢,为什么不能好好地活下去?只要你能好好地活着,健健康康地活着,我就觉得自己还不至于一无所有,这世间还有值得我活下去的理由,你明不明白?”
我猜费雨桥多少应该知道那棵树对我的意义,虽然我从未对他提及容的骨灰葬在树下,但他那么聪明的一个人,什么事情能瞒得了他?这个我觉得无可厚非,他的出发点是希望我忘掉过去,好好跟他重新开始,他并没有错。
“很冷吧?”上了车,婷婷体贴地将一条厚厚的羊毛披肩裹在我身上,“哥刚打电话过来,他在家里等你。”
其实我自己也不知道那个塞给我纸条的年轻人是谁,他是莫家的什么人,但潜意识里我感觉他跟莫云泽多少有关系。
听到我说恨她的话,她转过脸看着我,唇角抽了抽,似乎想笑,却终究没有成功,“你不一直恨着我吗?”她上下打量我,目光停留在我脖子上的蓝色宝石项链上,这回她是真的笑了,“Tiffany1934年的限量版,全世界仅此一条,市值几百万,你的男人果然爱你。你戴着这样的项链还要跟我扮演姐妹情深吗?别跟我说你是为了让妹妹幸福才放弃莫云泽,嫁给你不爱的费雨桥,真好笑,如果你没有嫁给费雨桥,你戴得起这样的项链吗?”
像是被人从背后猛然抡了一棍,我浑身一颤,本能地松开了手,“你说什么?费雨桥找你要股份?他来找过你?”
“您也不需要懂,让他们去斗吧,莫家罪孽太深,早晚也是要落到这步的,我现在只担心莫先生,希望他能好好活下去。”
我有些诧异她的漠然,心下略有不快,“为什么不早告诉我?不管怎么说雪姨始终是我的养母,当年如果没有她和你爸的收留,我现在都不知道在哪里流浪。幸亏你现在告诉了我,不然我真会恨你!”
“别过来!”他喝止我靠近的脚步,“你还来干什么,看我死没死吗?”
费雨桥没穿西装,里面穿了件很闲适的家居套头毛衣,松松散散地披了件粗呢大衣,跟他平日出入那些场合时的精英派头大不相同。见我进来,他朝我笑了下,“我在看这棵树明年能结多少石榴99lib•net。”说这话时他摸着树干,目光很深情。
有冰冷的泪珠滴落在我的手背。他原本有些抗拒的僵硬的身子慢慢变得松弛,慢慢地随着我的拥抱变得贴合了。
他压在我的身上,钳制住我的双手,“四月,我这么爱你,为你付出一切,你就对我这么吝啬?”他的样子有些发狠,眼睛里布满了血丝,满是酒气的呼吸直扑在我脸上,“结婚三年,我把你当做生活的全部意义,你还是一点点的爱都不肯分我?莫云泽有什么好,他现在的样子像十鬼,白天都不敢出门了,你还爱他?你究竟爱他什么?”
“不,云泽,你别这么对我,三年了,我天天在梦里梦到你,你每次都是用背影对着我,现在依然是这样……好吧,你这样背对着我也可以,你打我骂我都可以,就是别赶我走,让我在你身边待会儿,就一会儿……”我央求着,山顶的风很大,我感觉整个人都被风吹透了,可是没有语言能形容我此刻的激动和幸福,能见到他,哪怕是个背影,我亦觉得是莫大的幸福。
“云泽,云泽……”我如梦中般大声呼喊着他,这一次不是梦了,他真真切切地被我圈在怀抱中,我分不清是悲还是喜,放肆地恸哭起来,“我不要你等死,我要你活着,就算我把我的呼吸借给你,我也要你活着,就算活着比死去更痛苦你也要活着,我愿意替你承受所有的苦痛,千倍万倍地承受都可以,只要你活着……”
“我今天没有陪你参加你养母的葬礼,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冷酷,不近人情?不,四月,我不是这样的人。我不参加葬礼是因为你养母肯定也不想看到我,她是亡者,有些话我不便说出口,但你心里不会不明白。我这个人对人对事都是有自己的衡量标准的,值得我尊重的人,我会回报以尊重,比如容念琛,你的前男友。”
“哦,很麻烦吗?”我佯装不知情。
“我知道。”他这讽刺的语气,真是让人讨厌。
我沉默不语。难怪费雨桥这阵子这么忙,原来是他遇到了更强劲的对手,他一向很自负,商场上披荆斩棘游刃有余,很少遇到真正的对手,无数次身处险境也能力挽狂澜,这次逼得他日夜紧缩眉头的应该不是等闲之辈。
费雨桥凝视我半响,突然抓住我的手,用力地将我的身子扳正,迫使我面朝着他,眼中闪烁着咄咄逼人的气息,“四月,你爱我吗7”
她什么时候起身离去的我不知道,我坐的地方靠近门诊楼,来来往往都是人,不远处的注射室传来小孩子的啼哭声……这么热闹,我却像是站在荒原里一样,从里到外地颤抖,如果来之前我还对这份姊妹情义存有幻想,那么此刻彻底幻灭了,天地间仿佛就剩了我一人,独自凭吊,独自哀恸,而全世界已剧终。
“他今天是拄的拐杖。”护士好心地跟我透露。这个小护士很招人喜欢,脸上的小雀斑让她平添了几分可爱,说话轻轻的、柔柔的,笑起来眼睛眯成了弯月。
“你什么意思?”我问他。
“不全是这样,莫家这几年被莫敬添败得差不多了,可谓内忧外患,现在并不只是您先生的融臣收购盛图,还有别的买家也在收购。”
“你们男人的事我不懂,我只知道人不要太贪心就够了,退一步海阔天空。”我叉起一块鹅肝,丝毫没有想问下去的意思。
而眼前的他,迎风而立站在竹林之巅,穿着件浅灰色的长大衣,大衣的衣角和腰带在风中扑扑地飞,消瘦的背影依然挺得笔直,那种傲然独立的超然气质令身边的竹林亦为他折腰,随风朝着他的方向扑倒,扬起,又扑倒。
我茫然地看着芳菲,听着却不能懂,像是突然不认识她了似的,整个世界突然失声,就剩了她的嘴还在一张一合。我愈发的冷了,仿佛置身冰天雪地的风口,连胸口仅存的一点余热都让寒风夺走,再不存余半分。
类似的暗示经常有,但这么直接地说出口还是头一次,我不免觉得有些唐突,讪讪的,“我,我还没做好这个准备。”
“别把我爸抬出来,他已经死了!”芳菲神经质地大叫,“没错,我是没有人性,我从小就在那样的家庭中长大,没有人告诉我人性是什么!我只知道我爸拼死拼活养活这个家,而我妈却成天嫌弃他,说两句就跟他吵,打心眼里瞧不起他,嫌弃他是个窝囊废。这些都是你能看到的,你看不到的是,我爸白天上课的时候我妈就偷人,偷人你知道不?几次都被我撞破,我妈就拿钱封我的嘴,不敢相信吧?我妈在我身上下足本钱培养我,也不过是为了她自己能过上有钱人的生活,只要有钱,她什么事都可以做。那年我爸的学校分房子,我妈为了争名额,不惜怂恿我跟校长的儿子交往还要我跟他睡,当时我才十九岁!这些你也不知道吧?还有,费雨桥追求你的时候,我妈不止一次敲诈过费雨桥,甚至明说,只要他肯给钱怎么着都可以,哪怕是费雨桥把你迷奸了她都无所谓。当时我都在场,你知道吗?为了拆散你跟莫云泽,我妈跟沈端端合谋算计你们,不惜把她的亲生女儿也搭进去,你也不知道吧?你不知道的事情还多着呢,要不要我全说出来?”
“那你告诉我,我活下去的理由是什么?你已嫁为人妻,我娶了个我看都不愿多看一眼的女人,身边没有一个亲人,除了这张死人脸,我一无所有。我被莫家的人榨干了最后一滴血汗,我已经一无是处,没有人值得我爱,也没有人爱我,我活着还能干什么?除了等死,我还能干什么。”这么说着,他用拐柱不断敲打着地面,显得异常激动。但他就是不肯转过脸来面对我,他宁愿迎着凛洌的寒风也不愿意面对我。
“他太太也不管他吗?”我指的是芳菲。
他的声音不高,却透着令人生畏的冷酷和威严。
“雨桥,有什么话明天说好吗?你今天喝多了。”我被他钳制得动弹不得。
“你,你怎么不说话?”大约是不见我出声,他试探地又侧了下身子,但脸始终没有转过来的http://www.99lib.net意思。而且他很灵敏,仿佛嗅到了什么,“你在哭?”
“也许唐突了点,但实在是迫不得已,因为……”他眉心紧蹙,长叹一口气,“我实在是很为莫先生担心,他现在的状况可能您不太清楚,很糟糕,医生说再这样子下去,他活不过一年了。”
“你要我怎么看你呢?”芳菲反问,“我们谁也比谁高尚不了,虽然我们爱上过同一个男人,但你比我有理智,起码你还能抉择得出谁能给你更好的生活,而我却被爱情冲昏了头脑,什么龌龊的事都敢去做,明知道前面是火坑也要往里跳。原来我以为我是看上了他的钱,可是后来我发现我根本不在意他有没有钱,事实上结婚后他没有给过我一毛钱,连个发卡都没送过给我,我依然舍不得离开他,哪怕他现在是具活着的尸体。”
我有些诧异地抬起头。
果然,在酒吧见面后,他自我介绍:“我是莫云泽先生的助理阿森。”
费雨桥上前轻轻将我揽入怀中,“是不是觉得我有点傻?其实咱俩都挺傻的。”他摩挲着我的长发,在我耳边低声地说:“四月,我不仅傻还很孤独,我很期待你能多少懂我一点,不要全懂,一点点就好。我是真的很用心地经营着我们的婚姻,常常觉得如履薄冰,生怕一不小心就让你转身离去,我夜夜睡不好,总是突然惊醒,伸手触到你在我身边我才安心,你说我是不是很没出息?”
“那只不过是个幌子,我的目标是你。”费雨桥毫不掩饰。
我觉得有些无聊,准备进屋。他叫住我,“四月,这棵树是我爸爸为我种的,因为我小时候很喜欢吃石榴,我爸爸就特意在院子里种了棵石榴,可惜石榴终于结果的时候了,他不在了。我在想,我的儿子将来会不会喜欢吃石榴。”
果然,下一秒他将目光投向我,“四月,我们该有个孩子了。”
他一定知道我去见过莫云泽,否则不会如此失态。我早该料到的,我的一举一动都逃不过他的视线,我真是太自作聪明了,以为可以掩人耳目。我不告诉他是不想他误解,因为我知道他是个多疑的人,而我只是去看看自己重病缠身的堂兄,这有什么不可以的。所以我干脆不打算偷偷横摸的了,早上醒来,我稍稍收抬了下,特意打电话要阿江开车过来接我,阿江问我去哪里,我说:“去见一个戴口罩的怪物。”
我下意识地拽紧放在膝上的手袋,有些透不过气,但我没有插话,等着他继续说。
我不顾一切地站起来拔腿追过去,几乎跌倒,可是医院大门车辆和人流进进出出,无数的背影重叠,我再也看不到他……
我颤动着嘴唇,视线陡然变得模糊,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费雨桥并非是专程陪我来见程雪茹最后一面的,他不过是刚好要来上海处理公事,顺路就送我来了。所以出机场的时候他问我,要不要他陪我去医院时,我说不用了,我一个人去就可以了。费雨桥于是不勉强,先送我到医院门口,自己跟助理一起回上海这边的公司。
我本能地将纸条揣进口袋,紧张得发抖。所以上了车婷婷不仅给我裹上披肩,还要司机将暖气开到最大,她以为我冷。当着婷婷,我自然不能看那张纸条,显得坐立不安,好像很不舒服的样子。婷婷关切地问:“嫂子,你不舒服吗?”
“我的事不要你管!”他固执地掰开我的手指,“你既已嫁为人妻就安守本分地做好别人的妻子好了,我的事轮不上你管,你回去告诉费雨桥,我名下的股份就是捐给慈善机构也不会给他,叫他死丁这份心吧。”
“……”
他的父亲跳楼自杀,我不希望他重蹈覆辙,更不希望我的孩子将来也走复仇的道路,冤冤相报的悲剧我决不希望在下一代的身上重演。
“不——”我更紧地箍着他,“你不答应我就不走,你休想赶我走!下一次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见到你,我不走!”
“真对不起,吃顿饭都不得安宁。”费雨桥颇为歉意地为我斟酒,“实在是这阵子太忙,遇到了些状况,始料未及。”
只此一句,就让我万箭穿心。但我仍不肯松开手,“你这是在骂我吗?你觉得我不自重,没有廉耻没有自尊是吗?云泽,我没有忘记自己是费雨桥的太太,我也没有想要亵渎你的一丝,我只是希望你能坚强地活下去,你这个样子自暴自弃让我如何安心?你没有爱很可怜,我的爱给不了我爱的人同样可怜,我们已经这么可怜,何苦还要彼此伤害?”
晚上,费雨桥有个商务晚宴,又是一副贵胄精英的派头出门了,仿佛白天在石榴树下的那个忧愁无助的男子并不是他。
“你找我有什么事吗?”我和颜悦色地问。
“没事,就是有些累,这两天没怎么睡。”我掩饰道,想了想又说,“我,我想上洗手间。”婷婷马上吩咐司机,“张师傅,麻烦你进市区后选个有洗手间的地方停下。”
我含糊地嗯了声,靠着车窗不说话。
纵然我一生懦弱,可终于在此刻勇敢了一回,仿佛连呼吸都顺畅了,下一秒,灵魂和心腾空而起,我扑向了他。从来没有想过,三年的漫长思念,我只用数秒就飞奔着穿越,不在乎他的背冰冷似铁,不在乎他依然不肯跟我面对面,只要能靠近他、温暖他,即便是我扑向的是万丈深渊,下一秒我就粉身碎骨,我亦不在乎。
下山返程的时候,我坐上费雨桥派的车,芳菲跟沈端端上了莫家的车,但不是坐的同一辆。整个葬礼芳菲跟沈端端没有说过一句话,沈端端见到我倒是很客气地点了下头,我不记得我有没有回应她。
车内的气压莫名地高了起来。
他抱着我,轻吻我的脸颊,在我的耳畔喃喃说着平日很少说出口的话。我抽泣着,他的吻带着清凉的薄荷香气,还有烟草的味道,那是他身上特有的气息,令我觉得有种微妙的悸动与心安。我不免在心里问自己:“这个人,我是否真的用心去了解过?”
我小心地将名片收好,连声道谢,“谢谢你,阿森,莫先生有你这样贴99lib•net心的人在身边,是他的福气。”
“别这么说,这是我应该做的。”阿森腼腆地一笑,露出一口整齐的白牙,眉目清明,似曾相识的气息扑面而来……
阿森说:“是真的,具体情况您可以回去问您家先生,这个买家并非实业,而是以一个基金的形式存在的,简称Y&H基金,对盛图志在必得,别说盛图吧,就是融臣早晚也会被其收入囊中。所以现在真正形成对抗之势的应该是融臣和那个海外基金,盛图反正已经是待宰的羔羊,没有生还余地了,就看是最后跟谁姓了。”
芳菲笑着点头,“没错,如果你现在看到他的样子的话,你会很庆幸离开他……嘿嘿,他连脸都不敢露出来,把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像个木乃伊。所以你比我聪明,你的男人英俊又多金,坐拥数十亿资产,而且是独立的资产;不像我的男人,所有的财富都属于莫家,他个人的财产养活他自己就不错了。当初你很清醒地认识到了这点,于是扭头就嫁给了费雨桥,不是吗?”
婷婷并没有跟我们住公馆,送我到门口后就下车回了她父母的家。费雨桥在院子里等我,站在一棵石榴树下,背着手左看右看,好像闲得很。
“你喝多了啦!”我有些恼怒,试图挣脱他的束缚。
那个背影,无数次出现在我的梦中。我不会不认得!
“四月,你怎么可以这样看我?”我瞪大眼睛,眼泪在眼中颤动,声音也在不争气地发颤。
阿森给自己倒了杯酒,咕噜噜地喝下,放下杯子的刹那,我看到他的眼眶都红了。他紧紧握着杯子,指关节微微发白,哽咽着说:“以前他没有停药的时候,身体就已经被那些药物摧残得虚弱不堪,免疫力低下,弄出一身的病。后来停药了,身体还是越来越差,他现在已经行动不便,严重的时候需要借助轮椅,莫家的人也根本不管他,由他自生自灭了。颜小姐,我跟随莫先生多年,莫先生于我有恩,他现在这个样子我一点忙也帮不上,只能厚颜来求您,希望您能劝劝他,让他接受治疗,好好活下去。”
阿森嘴角抽动了下,神色愈发的凄惶了,“他们从来就没在一起过,一直各过各的,现在莫家的处境很艰难,谁也顾不上管他,因为他现在这个样子对莫家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了,莫家人恨不得一脚踹开他。”
待我想看得更仔细些,他已经转身拄着拐杖颤颤巍巍地蹒跚而去。他不转身还好,一转身,我几乎叫出声。
风将我的声音传得很远。
天地间仿佛就剩了他一人,头顶上是乌云沉沉的苍穹,脚下是枯草丛生的大地。这世间,我从未见过这样一个男子,干干净净,一尘不染,以如此脱俗的姿态屹立于尘世的边缘,他不用迎着太阳,依然光芒万丈。
山林中顿时回荡着我的呼喊,一遍又一遍,穿透云霄,响彻宇宙。感谢这风,感谢这云,感谢这片竹林,终于让我喊出了我心底最深切的思念,这么多年了,我从未如此痛快淋漓地对着一个男人说出爱,不是我不爱,而是情窦初开时没有遇见他,擦身而过的人不是他,相守身边的人亦不是他,为什么不是他!
已经是冬天了,后山的风很冷,但因为有薄雾的缘故,空气非常清新。我从不知道竹子的香味这么好闻,直沁人心脾。
到了医院我才知道,芳菲在电话里说“也许还能见上一面”并非虚言,程雪茹真的不行了,淋巴癌晚期,先后做过三次手术,终究还是无力回天。我见到她的时候她已进入弥留状态,听芳菲说,已经昏迷数天。
而芳菲还不肯放过我,将手搭在我的肩膀上,说不清是怜悯还是嘲笑,凑到我的耳根一字一句咬着说:“姐姐,你认命吧,有个什么样的养母就会有个什么样的妹妹,你不要对我期望太高。我在你面前演了这么多年的戏,老实说我早就厌倦了,所以你千万别在我面前继续演戏,继续扮演姐妹情深,我觉得恶心。”
她疯了!她一定是疯了,所以才说出这么颠倒黑白的话……我摆着头,天与地都旋转起来,只觉胸口像是突然被撕裂了一样,有汩汩的血涌出来,我疼得直发抖,滑落到唇角的泪水咸涩得发苦,“芳菲,你一定要将我们的姐妹情分弃之不顾,我也没有办法,但你不可以这么侮辱我,我自认没有对不起你,你凭什么这么伤害我?你的心是什么做的?你还有没有人性?!如果李老师听到你这样的话……”
我慢慢有些绝望,想喊下路过的人帮下忙,扶我起来。可就在我抬头的刹那,我看到门诊楼前面的樟树下站了个人,一身黑大衣,戴着帽子和口罩,整张脸包裹得严严实实,他的身子看上去很单薄,因为我看到了他手中的拐杖。
“你不要太激动。”飞机降落在上海虹桥机场的时候,费雨桥跟我说。
“你别乱讲!”我神经质地推开他。
“我是说你见了李小姐的时候,不要太激动。”费雨桥很认真地补充。他一直称芳菲为“李小姐”,他连名字都不屑叫她。
路上的争执未果,大约是考虑到还有外人在场,他终于还是克制住没有做出进一步的举动。一回到家他就将我推进卧室,像是老鹰扑住小鸟一样,把我摔在床上牢牢地摁住,我感觉我的肩膀都要被他捏碎了。
葬礼简单而冷清,莫家只有沈端端出席了葬礼,然后就是些过去弄堂里的老邻居,其它亲戚也零零星星地来了几个,我都不认得。我和芳菲作为程雪茹女士的两个女儿,一个捧遗像,一个捧骨灰,还算是比较体面地安葬了她。
在触到他身体的刹那,我仿佛通了电般战栗着哆嗦,我伸出手臂从背后紧紧圈住他,箍着他,将满是泪水的脸贴着他的背。
说这话时,芳菲没朝我看,表情漠然。
我有些愕然。
费雨桥喝了酒,并没有开车,司机是阿江。
费雨桥出门后,我如约赶到那家奥斯汀会所。
他条件反射地马上又转过身背对着我,身子变得僵滞,拄着拐杖的右手轻微地发抖,“你……你来干什么?谁告诉你我在这儿的?”他即便克九九藏书网制着,我仍听出他声音里的激动,虽然这种激动更多的是愠怒。
“四月!”他看着我,外面的雨声正盛,他的眼神比雨还冷,“这个回答有这么难吗?还是你根本就不想回答我?你说,你爱我吗?……爱吗?”
可能正是因为我这种漠不关心的样子惹恼了他,两个人话不投机,气氛很差,一顿饭吃得磕磕巴巴,回家的时候下起了雨,冷冷的雨夜里,街上闪烁的霓虹灯鲜艳而迷蒙,那种光隔着雨雾仿佛是冷的,就像离人的眼,无限怅惘,无限哀愁。
我想这也许就是我无法真正了解他的原因吧,他总是变化太快,我常分不清哪个才是真正的他。但平心而论,我是感激他的,两年前在我最痛苦无助的时候,若不是他出手拉我一把,我根本不敢想我现在会是什么样子。现在的我生活平静安逸,被他无微不至地照顾,我时常在心里想,或许他就是我命里的人吧,我还有什么不能放下的?因为我不够爱他?还是因为我并没有在心底留有足够的空间给他?这么一想,除了感激,我或许还有几分内疚。
我相信不到十分钟,费雨桥就会知道我去哪里。他大概不知道,其实我一次都未曾见到过莫云泽,去了三次都被他拒见。他果然是恨我,他一定是很爱我,所以才这么恨我。这大约是我有勇气一次次去碰壁的原因吧,我感觉我都有点厚颜无耻了。
在小护士的形容里,莫云泽大多数时候希望一个人独处,即便身体虚弱行动不便,他也甚少要人帮忙搀扶或推轮椅,他似乎对每个人都很友善,但又分明为自己筑起一道无形的墙,没人可以真正亲近他。他今天是拄着拐杖上山的,看来他今天的身体状况不错。
万人中央,无论我跟谁演绎着凡尘俗世的戏,心底最爱的只有他。哪怕这份爱的缘起是因为那位在大火中往生的人,哪怕被人怨、被人恨,哪怕下一秒我就埋入黑暗的地下,哪怕余生要遭受千刀万剐,只要眼前这个可怜的男人重新燃起生活的希望,我愿意将所有的爱全部倾注于他。不是因为我欠他,不是因为他可怜,而是因为我此生只爱他。
“好的。”张师傅很周到,选了家酒店门口停下。婷婷执意要陪同我一起进去,但我没让她进洗手间,要她在门口等着。我自己进去后选了个角落里,迫不及待地掏出纸条,摊开一看,顿时激动异常,上面只有很潦草的一句话:今晚八点,奥斯汀会所。
“我先生正在收购莫氏盛图。”我低下头,有些惭愧。
我走得有些急,没走多远就气喘吁吁的了,越往深处走,雾气越重,我头发都是湿漉漉的了,发梢上凝结着品莹的露珠。
“你怎么知道这世上没人爱你?你自己不敞开心扉,叫人如何爱你?云泽,如果我说我爱你,你信不信?你肯定不信是不是?”我再也承受不了这样窒息的沉默,突然迎着风大声呼喊起来,“莫云泽,就算全世界的人都抛弃你,我依然爱你,即便再给我一次生命,我还是爱你!我没有办法欺骗自己,其实我一直都在爱着你……”
山并不高,跟梅苑的后山差不多,只是因为山路过于蜿蜒,不断地上坡和下坡,所以显得路途很遥远,兜兜转转地在迷雾中穿行,不知道何时是个头。终于,自我跌跌撞撞地爬过一个高坡时,忽然看到前方另一个高坡上迎风而立站着个人,虽然只是个模糊的人影,但我知道是他,就是他!一颗心顿时蹦到了嗓子眼,我唯恐惊扰到他,屏住呼吸下了坡,走过一段平地,又上坡……尽管我的动作很轻,当我终于爬上了这个坡,我的喘气声还是惊动了他,他警觉地侧了侧身子,“谁?”
他这话是暗示吗?
他点点头,“有些麻烦,不过难不倒我。”
我狂喜……
他的话像锋利的刀子一刀一刀地割在我的身上。我哭起来,我越哭他越用力地折磨我,将我抵到床头,每一次冲击都让我粉身碎骨,丝毫不顾及我的疼痛。结婚两年,他一直是个绅士,即便在床上也是彬彬有礼,从未如此粗鲁。到后来我连哭都哭不出来了,意识模糊,我不知道他什么时候结束的,又是什么时候他摔门而去的,那一刻我觉得我已经死了。
三年来,我无数次臆想过与他的重逢,我想过在无数种情况下,可就是没想到真正的相逢竟跟梦境如此相似,他伫立在雾的那端,不肯靠近我,也不许我靠近,就那么与我隔空相望,冷冷地相望。仿佛我一靠近,这个梦就会碎掉,我们之间的一切亦会化为虚无。在梦里我从未清楚地看到过他的脸,现实是,我仍然看不到他的脸,他以背影与我沉默相对。三年前决然离去,如今再相见我以为他会对我歇斯底里,我以为他会恨透了我,我以为他会以激烈的言辞向我宣泄,我以为他会挥起手中的拐杖敲碎我,诅咒我。可是这一切通通没有发生,他只是背对着我,站在风里黯然神伤,无语问苍天,就仿佛这是一场落幕了的戏,没有台词,没有情节,戏的剧终就是眼前这般哀恸沉默的场景。
我吓得赶紧停住脚步,“是,是我,四月。”
生活是场可耻的欺骗,不记得是谁说过这话。我惟愿在这冰冷的世界消失,从肉体到灵魂,毫无痕迹地消失。对这世界我已经没有什么留恋。
“孩子来了就来了,不需要准备什么。”费雨桥走到我跟前,将我的披肩拢了拢,语气再平常不过,“我是个很好说话的人,我已经尽可能地做到了为你着想,很多的事情……我都考虑到了你的感受,所以也请你为我……唉,怎么说,我知道这事不能勉强,可我真的很想要个孩子,你看我都这么大岁数了。”
两天后的下午,程雪茹醒来了片刻,认出了我,颤颤抖抖吐出一句“对不起”后,就闭上了眼睛,再无声息。她濒死想见我一面,不过是想跟我说声“对不起”。其实她弄错了,我并不恨她,因为我从来也没有在她身上寄予过希望,所以她真的不必道歉。
“随你。”芳菲就两个字。
“商场上的事我不懂。”我摇着头说。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