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刀记·费雨桥
4
目录
游园记·四月
焚心记·莫云河
焚心记·莫云河
惊魂记·四月
变脸记·莫云泽
借刀记·费雨桥
借刀记·费雨桥
4
结婚记·芳菲
伤城记·四月
现形记·莫云泽
现形记·莫云泽
现形记·莫云泽
上一页下一页
说完他静静地凝视着她。
直到获知莫云泽失踪,她再打电话给芳菲时,芳菲才说实话:“云泽哥哥失踪几天了,梅苑的人过来问过我,我什么都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姐你别问我……”
四月听清了,慢慢停止挣扎……
她亦凝视着他。
“是的,一个女人来找的,听声音应该是那天晚上打电话的那个人,她把芳菲约到对面的咖啡馆里去喝咖啡,说了些什么我也不知道,芳菲还是什么都不肯说。”到底是自己的女儿,程雪茹显得六神无主,可是又无计可施。
从今以后,她就是他的了。
“道歉!”老板娘吼。
四月明白了,是沈端端。
“至于教养,对不起,我不是什么千金小姐,我是弄堂里长大的孩子,就是这个样子,而且我可以很明白地告诉你,虽然我长得像我妈妈,但我可没我妈那么懦弱,明明被伤害了,还找根绳子吊死。我不会这样,我是个非常记仇 人,过去那些事情我一点一滴全记着,所以请不要奢望我会对你们有多客气。如果我身边的人还受到你们伤害,我就更不会客气了!”
“这我就不知道了,我问她她也说不出个所以然,这孩子!”
“我怎么知道她发生了什么,我忙着招呼客人都忙不过来。”
“不是,不是这个理,我不跟这样的人计较,大不了辞职,但真的没必要弄成这个样子。我也是女孩子,如果我的脸毁了,我会生不如死。”四月说着心底一阵刺痛,她想起了另一个面容被毁的人,“没有了脸,还怎么活?费雨桥,你让我很害怕,如果我得罪了你,你是不是也会……”
“谁说我没有妈妈?要不是你们莫家,我妈妈现在一定还在我身边,端姐,这个不需要我来提醒你吧?”
气氛异常紧张起来。
费雨桥直摇头,“幸亏你不是法官,否则不知道会有多少人冤死。我没想到我在你心目中的印象这么恶劣,看来你还是不了解我,我这个人做什么不做什么,都光明磊落,从来不屑于偷偷摸摸,更不会做了还不承认。”说着他给四月斟酒,动作轻缓,又是和和气气的了,这男人变脸比翻书还快,“四月,我不是这样的人,你该相信我。”
“莫云河,云河……”
“真不厚道。”
“别,别这样,我只是不想看到她而已。”四月说。
费雨桥耸耸肩,“你就不能满足下我的虚荣心?”说着拍拍她的头,“一点玩笑都开不起,逗你玩的呢。”
四月惊恐异常,拼命挣扎,一刹那间,她脑子里闪过很多恐怖 念头和画面,她想她可能被人绑架了,是劫财还是劫色?可是不由她有更多的念头,她已经被人抵在了暗角的墙上,四周一片黑暗。“别出声,是我!四月,是我!”那人压低声音附在她耳根低吼。
两天后,四月从王珊那里得知,魏老板在去医院换药的途中突遭车祸,命是检回来了,却废了两条腿,成了终身残疾。四月那两天住在芷园,那天晚上她晕倒在酒店洗手间外的走廊上,是费雨桥把她带回住处的。因为身体太虚弱,四月连路都走不稳,费雨桥没敢放她走,是费雨桥在床上给王珊打电话询问公司的情况,顺便让她帮忙请假,这才知道魏老板出车祸的事。
“我哥怎么了?”
“你……”
四月目光飘忽,那样子就像是灵魂出窍,自说自话起来,“我有种不好的感觉,这件事可能跟莫家的人脱不了干系,没有理由,就是直觉。我恨莫家的人!今天跟那个女人见面,就勾起了我 恨,我明明已经劝自己放下,不去想了的,结果还是没能控制住自己……那家人,那个院子,总让我觉得是个吞人不吐骨头的地方,这么多年了,我经常在梦里梦见我跟妈妈被那些人围欧的情景,常常在半夜里哭醒。我真不也想象哥哥是在那个地方长大的,我就觉得他好可怜,他一定受了很多苦,背着一张不属于自己的面孔,那该有多痛苦……”
四月一点面子也不给,还奚落他,“费先生,你知道你最让人难以接受的是什么吗?就是你老是喜欢马本该隐瞒的事情讲得那么明,中国人应该含蓄点,含蓄是美德。”
过了两日,四月回公司上班。老板娘见了她像见了亲妈似的,拽着她的手嘘寒问暖,让她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不知道出了什么事。结果开会时才知道,老板娘已经给她调换了工作,不再负责前台,而是直接升任总经理助理,独立的办公室,独立的电脑,还给她配了个小妹做秘书。四月受宠若惊,不明所以,直到她看到隔壁戴绯菲的办公室空了的时候才隐约猜到,可能跟费雨桥有关。
“魏老板出车祸了。”
“OK,我知道了。”
费雨桥耸耸肩,“我又不是警察,我没办法得到他的消息。”说着不免醋劲上来了,斜睨着四月说,“难不成这就是你答应跟我一起共进晚餐的原因?四月,我就这点利用价值?”
“什么是我干的?”费雨桥的一脸无辜。
果然,老板娘中午请她和几个中层骨干吃饭,不仅亲自嗖她道歉,还委婉地表示希望四月今后能多多跟融臣的99lib•net费老板保持联络云云。
“没必要的,我不值得你这样,你该明白。”四月仍是拒绝,只觉这样的谈话很吃力,她不想再继续,“费先生,我们没有可能的,我必须重申这点,我要进去了,你回去吧,我以后不会再见你。”说完扭头就走。
四月当时是靠窗坐着的,有一束阳光透过咖啡厅的落地窗斜照在她的身上,让她整个人焕出熠熠闪闪的光芒。她整个人就是一个发光体,被阳光照着那半边脸愈发显得通透如玉,连皮肤底下细微的毛细血管都隐约可见,那和娇嫩和饱满真的不是化妆品可以涂抹得出来的,那是她这个年纪特有的青春的气息。
“云河,如果你还活着,别说嫁给你,就是给你做一辈子仆人,我也心甘情愿,不仅仅是因为那场大火,在很多年前梅苑后山的梨树林里,初次相见你就走进了我的梦里。那像云像雪梨花,那极致美丽,已成为我今生挥之不去 梦境。而悲伤的是,云河,这世上已没有了你。我用尽生命来呼唤,也唤不回了你……”
“想让我跟你道歉,门都没有!”戴绯菲冷哼一声,抓起手袋朝门外走,扭头又跟老板娘说,“我明天就辞职,我跟你弟弟也会分手,你满意了吧?”说完砰的一声摔上门。
四月愣愣地看着戴绯菲。
那天晚上究竟发生了什么?
“我凭什么相信你?”四月的样子很孩子气,倒把费雨桥逗乐了。他端起杯子晃了晃杯中暗红色酒液,兀自发笑,“四月,我就那么像坏人?”
“四月,那样的禽兽是活该!我们都说是活该!”王珊在电话里愤愤不平,虽然大家都那晚的事。四月什么也没说,轻轻放下了电话。费雨桥刚好进屋,端了钟点工阿姨刚煲的汤,放在床头柜上,“来,快趁扫喝了,这是阿姨最拿手的汤,很营养的。”
这个想法一冒出来,她自己都被自己吓到,一颗心怦怦乱跳起来。
她和他不过数面之缘,时间也过去那么久远,可是她依然记得他。每每想到他为了救她而葬身火海,她就没办法止住心口的疼痛。
“怎么会没事忙呢,可以去约女生嘛。花好月圆的,一个人待着,多没劲,去吧去吧,别在这儿耽误时间。”四月丝毫没察觉这话在费雨桥听来有多刺耳,费雨桥当时歪着头盯了四月数秒,那样子恨不得上去掐死她。他的脸色渐渐阴郁下来,“四月,就算你不喜欢我,也用不着这么侮辱我吧?你觉得侮辱一个追求你的人,心里很痛快是不是?”
“是个女的,声音很温柔,说是梅苑的管家。”
她身子不由自主地向下滑,而他将她整个人贴紧在自己胸口,一手搂着她的腰,一手托着她的后颈,他吻得如此投入,仿佛她的唇上有着这世上最甜腻的蜜,唇齿间清淡的芬芳让他几乎发狂,他很快捕捉到她的舌尖,婉转吸吮,恨不能与她同呼吸。
“证据。”
爱情是一个很美丽的事情,至少在认识容之后四月是这么认为的。她就觉得这辈子只要跟他在一起,什么都不重要,什么都可以不在乎。看着他,抑或听他说话,都让她觉得温暖幸福。他身上的气息,他的目光,他的笑容,甚至是一个轻轻的拥抱,都可以让她满足。想来,她是爱容的吧。至少以她对爱情有限的理解,她应该是爱他的。只可惜这份感情刚刚开始就被命运无情地斩断,很长一段时间,四月觉得自己像被掏空了一样,她还没来得及细细品味爱情的滋味,就什么都结束了,除了芷园 那棵菩提树,还有夜深人静之时悲切的怅然,她找不到任何可以证明这份感情存在的痕迹。
“哦,回家,我回家……”说着迷迷瞪瞪地往前面走。
“他出车祸关我什么事?这个城市每天都出车祸,意外而已。”费雨桥耸耸肩,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四月显得有些不安,更深地窝进靠枕里,“其实,也不需要这样的,我不跟这样的人计较,再说也没必要废人家的腿。”
四月一点都不含糊,“不好意思,我房间挺乱的,而且我是跟同事合租,不大方便。”话是说得很委婉,意思就是拒绝,可能觉得拒绝得太明显,又掩饰着转移话题,“你去忙你的吧,改天我请你吃饭,老是你请我都不好意思了。”
“四月!”费雨桥的好脾气终于到了头,“我很不高兴听到你说这样的话,你凭什么就这么断定这件事是我做的?你有证据吗?你怎么不想想,以我的身份,我会去做这种下三烂的事吗?”
“玩笑也能这么开?”
戴绯菲哪里拉得下这个面子,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牙齿咬得咯咯响。到底是年轻气盛,她没能忍下这口气,操起桌上的一杯红酒就朝四月泼去,老板娘还来不及阻止,四月的头发上,衣服上全都浸透了红酒。
从咖啡厅出来回办公室的路上,四月在心里忽然大胆地设想,如果她现在面对的是莫云河,她还这么难以决断吗?
费雨桥只是笑,“四月,你比我想象的还要善良,她欺负你,泼你酒,你还帮她说话,你可以当天使了。”
“姐,我已经答应了www.99lib.net你离开公司。”戴绯菲眼泪汪汪的,试图博得老板娘的同情。不想老板娘根本不买账,“是你自己做错了事情就该你稳赚负责,你让四月这么年轻的一个姑娘,被那些臭男人摸,如果是你,你愿意吗?何况你还打了她,凭什么不道歉?你以为你是谁?别说你还没过门,我要你滚蛋你照样滚,你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吧……”
“你的样子好像在生气。”费雨桥瞅着她笑。
四月微笑起来,明亮的眸子望着他,“费先生,请你不要开这种玩笑。”
“那你怎么有空亲自打电话给妈妈,说芳菲不回家要在梅苑住一晚上呢?芳菲哪来这么大的面子?”
“四月,你犯不着对我这么敌意,我们之间好像并没有深仇大恨。”沈端端的好教养让她始终保持着淡淡的笑容,只是那笑容未曾出现在她的眼中,相反,她眸底的光是冷的,于是连笑容亦是冷的,这会儿她仍是笑着说,“我只不过是问问你,知不知道云泽去了哪里,没有别的意思,你为什么反应那么激烈呢?”
“菲儿,你是我最疼爱的妹妹,这世上我就你一个亲人了,我怎么可能会抛下你不管,无论发生什么,姐姐一定会站在你的前面,我不会让你受伤害,你明白吗?”
四月刚好就捕捉到了他眼底的杀气,顿时哆嗦起来,“你,你别干傻事啊,我跟她之间的事情,你犯不着插手。”
四月心烦意乱,点点头,“嗯,我跟她原来是一个寝室的,我们之间有些过节,她一直不肯放过我。”
“你说,他是不是被人绑架了?”四月这会儿又神神道地道问费雨桥。
四月确定自己是从容不迫地走出咖啡厅的。背挺得笔直,步履不缓不急。她对自己刚才的表现很满意,虽然那些话从她口中说出来连她自己都觉得惊讶,原来她还有当泼妇的潜质。不过她随即就安慰自己,在这个冷酷嗜人的社会,泼妇有时候是一种美德,至少比装十三要强。没有一个亲人在身边,她必须学会保护自己。
“我是我妈的女儿,当然像她。”
“为什么?”老板娘颇为意外,戴绯菲都这样待她了,她还不想让费老板知道?四月抬头看着老板娘,“除非你想让戴绯菲死。”
吃完饭,费雨桥很有风度地将四月送到她公寓的楼下,两人一起坐车里,一个站街边上,挥手道别。费雨桥显得意犹未尽,不想这么快就结束今晚见面,因为他不知道下次什么时候她才肯出来,于是还问她:“你不请我上去坐会儿?”
晚上,费雨桥约四月吃晚饭,四月本没心情去吃这顿饭,但考虑到她还等着莫云泽的消息,于是只好应允。见了面,四月都不等菜上来,就迫不及待地问费雨桥:“他还没有消息吗?”
“你警匪片看多了吧。”费雨桥觉得真是沮丧,人坐在他,心却在另一个人身上,他只能安慰她,“哪里那么多绑架,没准只是他想暂时休息下,躲到没人的地方静养去了,你不要想太多,你看你都瘦成这样了,你这个样子下去,只怕莫云泽没回来你就先垮了。”
“姐,我也一样,无论发生什么,我也会站在你的前面,不会让你受伤害,没有人可以动摇我们的感情……”
“芳菲为什么不自己打电话说,让梅苑的人转话呢?”
饭吃到一半的时候,老板娘还打电话叫来戴绯菲,要她给四月道歉。戴绯菲当时脸都黑了,站着没有动,嘴巴抿着紧紧的,怨毒地望向四月。
他亦是她的。
“我不需要证据!”四月丢下刀叉,喘着气,别过脸不看他。
他想说:“我也是其中一个。你知不知道我也遭遇过家破人亡,你不知道这些年我是怎么过来的,为了站到今天的位置,我不惜把灵魂交给魔鬼!我走过的路,滴滴血泪。莫云泽只是没有自己的面孔,我却是连灵魂和心都没有了,四月,你什么都不知道啊……”
莫云泽是在三叔莫敬添生日后 第二天失踪的,因为是花甲之寿,莫敬添早前特意赶回上海庆生,沈端端为此专门打电话给莫云泽。要他务必回梅苑参加三叔的生日PARTY,莫云泽当然不会在这种时候失礼,哪怕他是真的不想看到莫家人。那天晚上,沈端端还有意邀四月和芳菲一起参加。但四月没有去,一是她听出沈端端的邀请不过是客气和礼节,并非是真情实意;二是她确实不想去,即便是重建的梅苑,在她的心底仍郁积着深深的阴影,对于莫家 一切,她能躲多远就躲多远。不过她倒不反对芳菲去,因为她觉得芳菲跟梅苑并没有什么牵扯,她没有理由阻止,何况她也看出芳菲很想去。
“这么晚了,我没事忙,而且我很乐意请你吃饭。”
隔着一米的距离,四月站在街边上,仍能感觉到飕飕的寒意逼过来,四月顿时有些发怵,讪讪地说:“我……我没有侮辱你的意思。”
沈端端不露声色,端起咖啡杯,一副漠不关心的样子,“这我就不知道了,那天晚上她玩得很开心,也喝了很多酒……”
老板娘猛拍了下桌子,“老娘才不管她死不死呢,她都说要辞九-九-藏-书-网职了,还要跟我弟弟分手,我巴不得她死!她最好现在就死!贱人,这个贱人!……”
“嘘——”他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别叫我哥哥,叫我云泽,从今往后,我只要你叫我云泽。”她刚想张嘴说什么,他的唇就贴了上来。灼热的吻掠夺着她的呼吸,让她脑子陡然缺氧,全身亦变得绵软无力。
心底翻腾的气血让她恨不得把面前 咖啡泼向这个女人,但她忍住了。她知道,她越是失控这个女人就越得意,她不能中她的计。她长嘘一口气,稳定情绪,冷哼道:“沈女士,我想有必要提醒你,请你不要动不动就‘我们梅苑我们梅苑’,因为你并不是梅苑的什么人,你代表不了梅苑,所以我妈怎么着还轮不到你来说三道四;其二,你口口声声说教养什么的,想来你也是个很有数教养的人,可是我还真没见过对亡者这么不留口德的人,原来你所说的教养都是狗屁;其三,至于梅苑,我还真没看在眼里,外表风光,背地里不知道藏了多少肮脏见不得人的东西,就说沈女士你,你有什么资格代表梅苑来跟我谈事情,你不过是云泽三叔的枕边人,还不是正式的,想来你比任何人都想嫁人梅苑吧?是不是?”
说着四月笑了起来,从手袋里掏出一张百元钞票啪的一志拍到桌上,全然不顾沈端端铁青的脸起身离去。
然后她想到了莫云泽,他那样一个人,真是可怜。没有属于自己的面孔,连姓氏都不是自己的。四月每每想起这些,心里就很痛。冷静下来仔细想,她之所以拒绝莫云泽,到底是因为容刚去世她没那么快接受新的感情,还是因为当年母亲含恨离世让她对莫家的人讳莫如深?其实她自己也说不准。
“芳菲!”四月叫起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为什么不肯告诉我,我是你姐姐!你这个样子让我怎么放心,你存心让我心里不好受是不是!”
同情,怜悯,那不足以决定她的选择。
“很晚了,回去吧。”四月只此一句,转身就迈上台阶进了大楼。她没有再回头。她已经够乱了,自己都深陷绝望,如何给他希望。她只希望一切到此为止,点明自己认得他,已经是极限了。她不会再给他一丝一毫靠近的机会。
“我计较,而且非常非常计较!但这件事确实不是我干的,你要我怎么说才相信呢?”费雨桥眉心蹙起,样子并不像在撒谎,“只能说那家伙命衰,如果不是看在他出车祸的分上,我会将他碎石万段!我的女人是谁都可以摸的吗?你说那个戴绯菲,是不是经常安排你去陪酒,然后让你被人摸,是不是这样?”
顷刻间四月的泪水就簌簌地掉了下来,还是上班时间,她怕同事看见就躲进公司一楼的洗手间,正是夏天,老式的写字楼没有冷气,洗手间异常潮湿闷热,四月只觉身上黏黏糊糊,人像被闷在密闭的罐子里一样,汗淋淋的就要窒息过去。心底撕裂般的疼痛让她揪着胸口躬起身子,任由着泪水小河一样地淌满脸颊。可是她哭不出声,靠着贴满瓷砖的墙壁慢慢滑坐到地上,心口上的疼痛太过清晰,让她连呼吸都不能继续。
四月却皱起了眉头,“那天早上?阿姨你是说芳菲那天晚上没回家,她是早上回来 ?”
“你这是兴师问罪啰?”沈端端顿时也拉下了脸,重重地放下杯子,“明明是我来问你事情,反倒被你来追问,四月,即便你没有妈妈,也不该这么没有教养……”
四月没有看汤,只是静静地看着他,“是你干的吧?”
“姐你别电话,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是我没有面对过,所以有些慌,我一个人就好了,你就安心地等着云泽哥哥吧,他肯定会回来找你的,如果他带你走,别管我,走得越远越好,最好这辈子都不要回来。”
“四月,你不是住楼上吗?”费雨桥指了指四月身后的大楼,想了想,还是不放心,下车来扶她,“我送你上去吧,你这个样子让我很担心。”
也许,她真正拿不定提她对他究竟是一种怎样的感情。
而莫云泽的出现,莫名让她陷入迷惘。她喜欢他,这是毋庸置疑的,但是否跟他厮守终身,她真的拿不定主意。在她过去二十余年的生命历程里,这个人跟她没有过任何实质上的交集。唯一的一次“接触”,不过是伯伯去世时她和母亲被莫家的女人欧伤,是莫云泽和莫云河送她们母女俩去的医院。可是当时的情况那么混乱,她对他没有一点印象。
四月叹口气,“别让费先生知道了。”
四月顿时蹙起眉心,质疑道:“玩得开心?那她为什么一回来就情绪大变!”
四月放下刀叉,看了他半晌,终于说:“你太狠了,费雨桥。”
“如果只是问问,你要了电话就可以了,何苦亲自跑来见我,端姐,我不是傻子,我还正想问问你,我妹妹芳菲那天晚上也参加了你们的晚宴,为何她一回来就像变了个人似的,如果不是受到什么刺激,她不会这个样子。”
“除了你还有谁!”
“那你想让我怎么对她?”费雨桥脸上云淡风轻,语气也似平和,可眸底却透着杀藏书网气。
可是很奇怪,芳菲去之前还高高兴兴 ,拉着四月陪她上街买衣服做头发,第二天四月要电话给芳菲,问PARTY上玩得开不开心。不想芳菲的声音嘶哑,支支吾吾,没说几句就挂了电话。之后几天四月一直很忙,没顾上去想芳菲为何情绪大变,只当她是小孩子闹脾气,也许是又跟程雪茹怄气了也说不定,四月完全没放在心上。
因为已经夜深,一楼大厅空无一人。高跟鞋踏在水磨石地板上,声音很突兀。四月跟往常一样摁了电梯,一只脚已经迈进去了,突然被人从身后拽住胳膊将她拖了出来。她还没来得及叫出场,嘴巴就被人从后面捂住,人也被拖到了电梯右侧一个灯光照不到的暗角。
实在是糟透了,这些天她几乎无法入睡,一闭上眼就想起莫云泽跟她说过的那些话,想象他是不是遭遇了什么危险,很少看报纸的她每天都关注报纸的头版头条,一有电话响就心惊肉跳,潜意识里期待莫云泽的消息,又拍接到他遭遇什么不幸的坏消息,饭也吃不下,工作更是无法集中精力。短短几天,就瘦掉了一圈。
“戴绯菲,你干什么!”老板娘说着就推她一把。
四月盯了沈端端数秒,没有动。
“十四年了,看到你现在这么有成就,我很为你高兴,但你不用再等了,有些东西不属于你,怎么也等不到的。”
如果说到莫云河,她可能多少还有些许记忆,毕竟那样的面孔是不多见的,何况莫云河还救过她。问题就出在这里,如果她真的对莫云泽完全没有感觉,那还好说了,至少不会让她陷入迷惘。让她疑惑的是,她总是恍恍惚惚在莫云泽身上看到了另一个人的影子,他们明明是不同 两个人,却意外地重叠,不仅是面孔。似乎还有别的什么。是什么呢?
费雨桥并没有要追的意思,看着她纤瘦的身影渐渐消失在灯影暗处,犹豫了下,终于还是喊住她:“四月,你还记得梅苑后山的梨花吗?”
公司里那阵子真是热闹,老板娘因忙于处理离婚官司无暇来公司,同事们根本无心工作,一上班就议论这件八卦的最新进展。四月对这些毫无兴趣,也很少发表意见,每天照常上下班,当做什么也没发生。周末的时候费雨桥约她吃饭,她没有推辞,但是在饭桌上她一言不发,当费雨桥透明。
芳菲说着嚎啕大哭,四月被吓到,意识到事情可能比她想象的还要严重,她放心不下,当即打车去李老师家。结果被程雪茹告知,芳菲连续几天都把自己关进房间,而且也是从那天早上回来后开始就这样了,饭也不怎么吃,话也不肯说,程雪茹也正着急,不知道出了什么事。
而他更紧地搂住她,跟她脸贴着脸,温柔的呼吸扑在她的脖颈。多么熟悉的气息……四月战栗着几乎不能自己,眼眶轰的一热,大颗大颗的泪水滚落下来。“乖,别哭,我在这里。”他感受着她的战栗,亲吻着她的脸颊,然后松开手臂,将她的身子板过来面对着他,压低声音,“四月,我终于等到了你。”
“四月……”
“是卸她的胳膊废她的腿,还是花了她的脸?”费雨桥竟然还笑了起来,语气就跟约她吃饭一样稀松平常。
两天后,沈端端找上了四月,虽然言辞委婉,但评改颇不客气。四月最讨厌的就是沈端端总是摆出一种居高临下的姿态,好像生怕别人不知道她出身高贵生活优越似 ,那种女王的架势让四月极端厌恶。谈话的地点是四月选的,就在她公司对面的名典咖啡,结果话不投机,一开场就陷入僵局。当沈端端暗示四月,如果她不说出莫云泽的下落,莫家就会如何如何时,四月冷笑,“端姐,你今天是来打听云泽哥哥下落的呢,还是来威胁我的?如果你是来要听云泽哥哥下落的,拜托你放低点姿态好不好?你用这种威胁的语气跟我说话,你以为我会怕?我能活到今天,多害怕的事情都经历过了,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我怕什么呀?”
“没,没事。”四月摆摆手,还站着没动。
经过她身边的时候又补充一句,“不要生气,生气容易长皱纹,虽然你脸上涂了很厚的粉,可我还是看到了你的皱纹,所以你还是想想你自己怎么快点嫁入梅苑吧,不然人老珠黄了,你的下场不会比我妈好到哪里去。我还要上班,先告辞了!”
“此话怎讲?”费雨桥的样子明显在装糊涂。
“哟,你还挺有气魄的,不愧是颜佩兰的女儿。”沈端端这时候反倒不生气了,优雅地转动着镶着金色花边的杯沿,冷笑道,“想来你们母女跟我们梅苑的孽缘还真是剪不断理还乱,你妈当年勾引云泽的二叔然后就有了你,她原以为会嫁到梅苑,不想云泽的二叔短命;后来你妈又缠上了云泽的爸爸,还是不成;现在终于轮到你了,丫头,想进梅苑有那笃姬容易吗?”
“谁是人的女人?”四月顿时拉下脸。
“好好好,不开不开,你先告诉我,那个戴绯菲是不是经常要你去陪酒?”
“那你站这儿干吗,不回家?”
吃完饭费雨桥送四月回公寓,四月气鼓鼓,他说什么,她都99lib•net不接茬。费雨桥把车停在公寓楼下,四月推开车门就要下车,费雨桥忽然说了句:“四月,你这么关心戴绯菲,怎么不关心下你的哥哥呢?”见四月面露疑惑,又补充,“我是说莫云泽。”
四月一点也不客气,“我没觉出你是好人。”
“哥哥……”
费雨桥说:“四月,你并没有花时间了解我,所以你不会懂得我跟你之间的渊源有多深,可是我愿意花时间在你身上,这是我自己的事情。而且我要告诉你,我不是那种把泡妞当正事的有钱公子哥儿,坦白说我并不缺女人,我是说如果我愿意话。让我舍得花钱的女人也不是没有,但是让我舍得花时间的女人只有你一个。”
“他失踪了,都十来天了吧。”
四月再也撑不住了,眼泪夺眶而出,她紧紧地抓住费雨桥的西装外套,不肯放开。一时间恍如狂风呼啸,她几乎站立不稳,摇晃着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费雨桥温和地拍后她的背,“别担心,他家人已经报了警,警方正在全力寻找,很快就会有消息的。来,我扶你上去。”
她想,她是忽略费雨桥隐藏的冷酷了,虽然他平日看似亲切随和,但她知道他绝对不是一个随和的人。他不苟言笑的样子她也不是没见过,即便他有时候笑着,笑意也很少抵达眼中,跟他打交道,是不可以掉以轻心的,她想她是有些忘形了。
费雨桥果然知道了这件事情,表面上倒还平静,只打了个电话过来问四月:“你没事吧?”“没事,她就这脾气,我习惯了。”四月知道费雨桥的底子,还不忘叮嘱他,“我的事你就别掺和了,戴绯菲那里……”话还没说完呢,费雨桥就挂了电话。
费雨桥叹口气,目光变幻莫测,“四月,这世上受苦的人很多。”
“四月,四月,对不起对不起,她疯了,你就当她疯了。”老板娘急得不知所措。拿了纸巾帮四月擦拭身上的酒渍。
费雨桥也笑,“你看我是开玩笑的样子吗?”
“后来梅苑的人来找过芳菲?”
沈端端盯着那张年轻姣好的面孔,不由得笑了,“你真像你母亲,不仅长得像,连说话的语气和神态都像。”
一周后,戴绯菲的脸被花了,是老板娘用玻璃划的。两人的那场架打得可谓是惊天动地,偏巧四月因为不在公司错过了,据王珊事后说,戴绯菲满头满脸都是血,如果不是同事报警,只怕眼珠子都会被老板娘抠出来。而老板娘之所以发飙,是因为她突然收到一叠艳照,照片的女主角无疑就是戴绯菲,赤条条地和一个男人纠缠在床上,姿势不堪入目,而那个男人不是别人,正是老板娘的老公……
最后,四月还是下了车,魂不守舍摇摇晃晃的,像是喝醉了酒,朝他摆摆手,“谢谢你的晚餐,再见。”她看似乎平静地关上车门,也许是路灯的缘故,她的脸色白得骇人,一丝血色也没有。黑黝黝的大眼睛突然就空了,目光飘忽没有焦点。她下了车站在街边上左顾右看的,像是迷路的人,不知道自己该去哪里……
“可是我已经等了十四年了,我不在乎继续等,我觉得等待至少可以给人希望,而放弃,我意味着绝望。四月,我这一生经历过的绝望太多,我不会放弃守候了十四年的希望,我舍不得。”这番话他忍了很久,终于说出口,只觉心下无比痛快。
“……”四月一只脚都踩下跑了,愣了下,又收回来。她想起已经好些天没接到莫云泽的电话,莫云泽也没有来看过她了,难道他病了!
费雨桥哭笑不得,“四月,我跟你无冤无仇,你有必要这么打击我吗?”四月冷着脸,明显情绪不佳,“我现在没心情跟你开玩笑,很抱歉。”
四月看着芳菲紧闭的房门,陷入了深深的迷惑。
“可不是,那天晚上我等到很晚都没见芳菲回来,很着急,打芳菲的手机她又不接。后来是梅苑 人打电话过来,说太晚了,怕芳菲回来的路上不安全,就暂时在梅苑住一晚上。我看她话说得那么客气,我,我就同意了……”程雪茹的怪异,目光躲躲闪闪。四月忙追问她:“谁打的电话?”
四月当时都到台阶边了,又回过头来,长久地凝视着他。夜的背景下,她的脸透着不可思议的象牙般的迷人光泽,乌黑的头发被街头的风吹得丝丝散乱,更衬得一双眸子如宝石般璀璨光华。她看着她,嘴角弯出一道美好的弧线,“费先生,其实我很早就认出你了,谢谢你送给我的那些梨花,我一直记着,并没有忘记。”
戴绯菲什么时候跟老板娘的老公勾搭上的已经无从考究,但这件事无疑让老板娘尽显河东狮的本色,不仅花了戴绯菲的脸,还将老公踹出了公司,不久就离了婚。值得一提的是,因为那些照片,老板娘成功地在法庭上将老公归咎为错方,因而霸占了公司大部分财产,她老公基本上是净身出户了。
“费先生,你觉得这样有意思吗?”四月胸口起伏着,压抑着怒火,“她的脸毁了你知不知道?一个女孩子脸都没了,那跟要她的命有什么区别?”
费雨桥摇下了车窗,探出头,“四月,你没事吧?”
那么,她爱他吗?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