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刀记·费雨桥
2
目录
游园记·四月
焚心记·莫云河
焚心记·莫云河
惊魂记·四月
变脸记·莫云泽
借刀记·费雨桥
2
借刀记·费雨桥
结婚记·芳菲
伤城记·四月
现形记·莫云泽
现形记·莫云泽
现形记·莫云泽
上一页下一页
今天是容的百日祭。
“费雨桥。”
晚上,四月跟莫云泽大吵一架。起因是芳菲下午突然给她打电话,说以后不过来看她了,希望她多保重,好好跟云泽哥哥相片云云。四月于是问莫云泽,是不是跟芳菲说了什么。莫云泽实话实说,“我跟她摊牌了。”于是争吵不可避免,四月的情绪显得有些激动,大声叫嚷起来,“谁允许你伤害她的?你知不知道芳菲对我有多重要,李老师不在了,她是我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
“又不是要你去杀他,有这么严重吗?不管他是谁,我们的目标就是盛图,上次你突然放手,是不是因为莫云泽的身份不能确定,而下不了手?”德叔看似漫不经心,眼光却透着森冷的寒意,“雨桥,如果莫老爷子当年也像你这么慈悲为怀,你爸妈就不会死。”
“谁?”莫云泽心中莫名地一跳。
德叔转过身,眉心紧蹙,盯着他,“你的意见呢?”“难道死去的不是莫云河?”费雨桥倒抽一口凉气,这话一说出来,连他自己都吓一跳。
“可我怎么看他的照片不像呢?”德叔说这话时,眼皮都没抬,手指还在悠闲地打节拍。原来,他早就看过莫云泽的照片,他并不是不闻不问,他其实什么都知道。
德叔的脾气的确是越来越不好了,很容易动怒,七十多了,按辈分费雨桥应该叫他爷爷,但他不依,因为他不服老。
后来她的家庭突遭变故,母亲去世,她被老师收养,开始了寄人篱下的生活。那时候他很想帮她,看着她每天落寞地往返于学校和老师的家,孤独单薄的背影让他心生怜悯,但是他帮不了她,因为德叔给他下了最后通牒,命令他必须返回美国,否则极有可能暴露身份。
“他没有墓地,他只有一棵树。”四月见莫云泽面露疑惑,又解释,“他去世前留有遗书,要我把他的骨灰葬在他家花园里的菩提树下,因为我跟他说过,因为我跟他说过,谁先走谁就在那棵树下等,我知道他一直在那棵树下,可是、可是我……我怕我等不到了,我……”
“您的意思是……”费雨桥不明其意。
“嗯,看来,你还是有长进的。”德叔满意地点点头,笑看着费雨桥,目光中多了份慈爱,“不愧是费耀程的儿子,没有让我失望,我也相信你不会让我失望,不过还是要谨慎行事,搞垮盛图是我闪的终极目标,但不要再出人命,因为我不希望冤冤相报,我希望你和你的后代能安安稳稳地过日子,明白吗?”
“四月,你是说你下午去了容先生的家么,芷园?”得到四月肯定的回答,莫云泽于是不再说话,他更紧地搂住四月,闭上眼睛,任凭那暗黑的海水自心底漫上来,漫上来。
她震动地望着他,唇角颤动,“你,你父亲也是这么去的?”
没有葬在墓地,她只好来这里凭吊。
“那你现在住在哪儿,你好像毕业了吧?”
但费雨桥不太喜欢住榆园,觉得太静了,除了风声和鸟鸣,再也听不到其它的声响,晚上一个人睡床上,有些害怕。
“没错。”
费雨桥哦了声,显出意外的表情,“难怪。”其实他一点都不意外,但样子还是要装装的,“你很难过,是吧?”这话似乎有些多余。
“……”
“谁跟你在一起了,我明天就搬出去!”四月心烦意乱,跺着脚,在客厅的藏书网地毯上走来走去,“你什么都别说了,我跟你是没有可能的,我不会忘记我妈是怎么死的,而且我男朋友刚刚去世,我没这么快移情别恋,我很爱他!”
费雨桥愕然。
“正是,我也是无意中打听到的,为此还特意派人做过详尽的调查。据说莫敬浦的太太常年卧病,并不能生育,她是在问娘家养病时莫敬浦去探望她,然后怀上的,回上海的时候孩子都满月了。可是据我查到的信息,当年的那女人回无锡的娘家后,莫敬蒲根本就没有去探望过她,那么,她的孩子是怎么怀上的?”
“那你怎么过来的呢?”四月问。
每日晚饭后,德叔都有到楼上听戏的习惯,费雨桥也通常就是在这个时候跟他谈谈工作上的事,聊聊天什么的。
七年前,费雨桥曾经回过一次上海。
费雨桥马上抬起头望向他,因为这是老爷子发话的前秦。
“好,好。”德叔连说了几个“好”,转过脸,望向黑森森的窗外,声音透出疲累,“莫云泽的身份还是要继续去查,不然赢了也没意思,一笔糊涂账。他究竟是不是莫敬蒲的亲生子,必须搞清楚。”
“嗯,不过不是亲哥哥,是我堂兄,不,也不能算亲的堂兄……”四月晃晃脑袋,不知道怎么形容这混乱的关系,“我跟他没有血缘关系,他只是我伯伯的养子,有点乱吧。”她自嘲地笑笑,“我也是最近才知道的。”
已经是六月了,芷园院子里的菩提树长出了更多繁茂的叶子,郁郁葱葱,在明媚的阳光下心情挥洒着绿意。费雨桥请的是专业园艺打理的花园,花圃修建得整整齐齐,黄的、白的、粉的各色鲜花争奇斗艳,仿佛春天还没有走远。但最让人心旷神怡的还是花园里的,深深浅浅的绿仿佛浓稠的墨汁蔓延到院子的每个角落,连别墅外墙上也渗开了青葱的绿,那是爬山虎,一人夏,叶子愈发长得繁盛了。
回美国后,他郁郁寡欢,每日纠结在心头的都不是如何去复仇,而是他如何才能理直气壮地站到她面前。他不肯承认也好,不去想也好,其实她才是他最大的目标,如果不是家仇,哪怕是粉身碎骨,抑或是万劫不复,他都不会退缩……可是德叔却严厉地警告过他,他娶任何女人都可以,甚至他最终放弃复仇也可以,就是不能娶仇人的女儿,想都不能去想。
费雨桥每周都会上山看看年事已高的德叔,汇报下工作上的情况、重要的事情报备一下,德叔很少发表意见,因为他相信费雨桥的能力。
芳菲不解地看着他,“你不知道?我以为你晓得这事的……”
费雨桥说:“就算当年被烧死的是莫云泽,可我曾经打听到一个传闻,莫云泽跟莫云河一样也是莫家的养子,他并非莫敬浦的亲骨肉,虽然这只是个传闻,但他的身份我觉得是个谜,需要进一步确认。”
“今天我见莫云泽。”费雨桥如实相告,他观察德叔的表情,想看看他什么反应,结果是什么反应都没有。
“你要娶她,就改姓,跪到你爸妈的坟前说你不是他们的儿子,只要你敢这么做,你娶谁都没关系了。”德叔如是说。
“明白,德叔。”
在德叔身边多年,他已经摸准了老爷子的脾气,如果他汇报了某件事情,或者就某个问题提出看法,老爷子没有发话,他是不能多言的99lib•net。坦白说,他有些怕德叔,在外面无论他怎么为所欲为,一回到这里他连走都不敢放重脚步,说话更是不敢大声。
“这棵树,真这么好看?”费雨桥走到她身后,笑着说,“你都看了快一个小时了,莫不是这树下埋了金子?”
在上海的日子里,他每天都会去看看她,当时她已经十四岁了,虽然还是少女年纪,但已出落得亭亭玉立……只是他没有机会出现在她面前,因为她很少单独出现,要么是和同学放学回家,要么是跟母亲一起出门,而且,他也不知道自己该以何种身份站在她面前。
四月转过身,眼睛是湿的,但仍极力挤出一丝笑容,“你家有金子,还轮得着我来挖?”
费雨桥于是不说话,端起杯子喝茶。
是的,她什么都明白,可是她不能接受,不说跟莫家的恩怨,就是想想芳菲,她都没办法心平气和地跟他来谈这件事。
“芳菲,我也是很喜欢你的,但只是把你当妹妹,无论端姐跟你说过什么,你都不要信,她说的话代表不了我。”
“……”
“那我先走了,您有事就叫我。”费雨桥躬身退出书房,回了自己的卧室。刚准备脱脱衣服洗澡,叮咚一声,床头的手机有短信提示。
“谢谈不上,不过哥哥,姐姐现在可不是你一个人在追哦。”芳菲想了想,还是如实相告。“之前她有被人求婚的……”
四月低下头,转动着手中的咖啡杯,用手指轻轻地摩挲着杯身精致的金色花纹,似乎在思忖着什么,终于说:“那个跳楼的人叫容念琛,是我的男朋友。”
“四月……”
费雨桥脑子里完全是一团糨糊了,他也站起身,踩着厚厚的拉毛地毯走来走去,连连摇头,“关于莫云泽的身份,我之前已经做过很多调查,的确是他,但那个传闻让我觉得他的那张脸背后,还有一张脸……”
四月站在菩提树下,仰着头看着那些迎风而动的绿叶,专注深情的目光,仿佛在看着一个久别的恋人。
“是莫云泽?”德叔冷不丁问了句不着边际的话。
她并没有看他,似乎是很无尽地问的。
早上芳菲过来给四月送汤,结果四月已经出门了。莫云泽难得跟芳菲单独碰上,于是跟她摊牌,他尽量措辞委婉,很怕伤害到她。
他拿起来一看,很简短的一句话:“明天你在家吗?我想去看看那棵树。四月。”
“看不出来,我觉得他像莫云泽,又像漠云河,有时又觉得两个都不像。”
“我跟她没有血缘关系。”莫云泽跟芳菲如果说。
“……”
莫云泽叹口气,“我跟你姐姐之间的渊源以后我再慢慢跟你讲,芳菲,我想你是个通情达理的女孩子,如果我有伤害到你,我很抱歉,只是……”
“四月!”莫云泽搭着她的肩膀将他揽入怀里,轻拍她的背,“没事,没事,都过去了,我们都要开始新的生活……你若生活得幸福,容先生在泉下也会欣慰的,他肯定不愿意看你在人世受苦,四月,我不会再让你受苦。”
裕山的榆园是德叔现在的住所。他很少外出,隐居多年。
因此他并没有留很多人在身边,只请了一个老厨子和一个大嫂料理家务,然后还有个老实忠厚的司机,随时待命。费雨桥为着安全考虑,给他安排了两个保镖,也被他赶到了榆园后面的小院住,说是看不顺九-九-藏-书-网眼。
“知道了,你自己先去休息吧,我想一个人待会儿。”
费雨桥恭恭敬敬地答:“是。”
可她知道,她不是无心。
“这是用咖啡豆现磨的,当然香。”费雨桥悠悠闲闲地说。他脱了西装,换上了休闲的T恤,显得慵懒而闲适,稳重内敛的样子,完全不同于往日的锐利锋芒,让人觉得亲切多了。
四月点点头,跟着他进了客厅。
有风轻软地吹过,碎金子般的阳光透过树叶的缝隙,照进客厅,四月盯着地上跳跃的光影,忽然问:“你为什么会买下这栋房子的?”
“这事不用急,慢慢来,我们有的是时间跟他们耗。”
费雨桥站在边上抽着烟,同样专注地看着一身白裙的四月,长发随意地在脑后束了个马尾,衬着她那亭亭玉立的背影,仿如一幅色彩清新的油画。他看着她就像是看着一幅画,虽然陶醉,却并不满足只站在画外。他想要走入她的世界。十四年的漫长岁月,他终于和她距离一步之遥了,只是这一步该如何迈进呢?
德叔却很喜欢,年纪大了,怕闹。
“不,不是他,是费雨桥,原来是我的未婚夫,订婚宴上我逃跑了,他转身就把戒指戴到我姐手上了。”
老爷子仰躺在摇椅上,闭着眼睛听戏,戴着硕大带翡翠戒指的手指还跟着节奏打拍子,轻轻晃着脑袋,似乎沉浸其中。
“现在还不能断定,我们又不能扒开坟去看,就是扒开了坟,也只剩了把灰什么都看不出来。”德叔不愧是老谋深算,坐回到躺椅上,脸上又恢复了无风无浪的表情,继续听戏,“你呀,还是太年轻了,看事情只关注表面,你也不想想,如果死的真是莫云河,莫家会这么看重那座坟?莫云河三岁父母就双亡,家里一个亲戚都没有,哪来的大队人马去给他扫墓,这件事情一定不会这么简单。”
四月掩饰地笑,“我只是好奇。”
德叔这时候已经站起来,背着手缓步踱到窗前,淡然道:“前儿是你爸的冥寿,我去公田那边扫墓,莫云河的墓刚好在不远处,我就顺便去看了下,结果我看到他的墓修得跟个小庙似的,墓牌巨高巨大,石阶都是汉白玉砌的,我大略扫了下四周,应该是公田墓园最气派的墓了。而且我看一箭双雕他的墓前堆满鲜花和供果,下山的时候我跟守墓的的老张打听,他说每年清明或者祭日时都有大队大队的人上山祭拜,都是开着高级小车来的,一看就是有身份的人。这我就不明白了,莫云河只是莫家的一个养子,他自己无亲无故,莫敬池和莫敬浦去世后,莫家还有谁会把他当回事,给他修这么气派的墓,每年还这么兴师动众地来祭拜他?”
“我,我们怎么可能……”四月的声音开始发颤。
“你是说容念琛?”
“还有这样的传闻?”这回轮到德叔诧异了。
“你……你很喜欢姐姐,我知道。”芳菲的脸色有些微微发白,坐地沙发上绞着双手,低着头,根本不敢看他。
德叔哦了声,轻吁一口气,终于缓缓睁开眼睛,目光瞟向费雨桥,不轻不重地说了句:“就凭一张脸,你就认定他是莫云泽?”
时至今日,德叔仍没有松口。
“哈哈哈……”德叔突然大笑起来,拍着躺椅的扶手说,“好戏!真是好戏啊!这莫家,真是污浊得可以,你今天跟莫云泽见面,就没有看出点什么
九九藏书网
?”
“我们并没有血缘关系!”四月过于激动,开始口不择言。
“咳咳……”德叔咳嗽了两声。
“嗯,当时我才八九岁的样子,一夜之间家破人亡。”费雨桥说这话时的语气很平淡,好似漫不经心,却又从另一个角度显露出他对那段往事的难以忘怀。
屋子里突然沉寂下来,只听到屋外的风声轻微,费雨桥脸上表情错综复杂,一瞬间又看不出他在想什么,他只是稍稍偏了下头,嘴角缓缓地,缓缓地溢出一丝微笑,“你,跟他没有血缘关系?”
“在心理上拖垮他。”
“四月,这世上没有不可能的事!”莫云泽的态度却很坚决,目光盯牢她,“只要我们有决心,谁都阻止不了我们。这么多年了,我差点以为我不能活着见到你,现在好不容易跟你在一起了,我是不会放手的。不管谁介入,我都不会让步!”
“是,德叔。”费雨桥看了看表,站起身,“时候不早了,您休息吧,我叫张嫂去给您放洗澡水。”
费雨桥轻描淡写,声音里透着难以言喻的平静,“吃过一些苦,后来被父亲的一个老部下收养,去了德国,大学又到美国读书,创业,一步步走到今天。”他耸耸肩,再轻松不过的表情,“很寻常的人生路。”
“你不必好奇,其实我早该告诉你的。这房子原先的主人前不久在香港跳楼自杀,刚好我有朋友认识他,听到这消息我很难过,银行对外拍卖这房子的时候,我就买下来了。”费雨桥说得很认真,目光渐冷,“因为二十年前,我的父亲也是这么去的,他遭对手算计,公司破产,被迫从这座城市的某栋高楼上跳了下去,不久我母亲也病逝了。”
“四月!你说话太伤人了吧,芳菲是你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那我呢?我是你的什么人?”莫云泽显然受到刺激,双肩微颤动起来,呼吸亦变得急迫,“虽然我们没有一起成长,没有共同生活过,可是四月,我的命运很多年前就跟你联系在一起了。我对你的爱、对你的关怀不会比李老师和芳菲少半分,你怎么可以把我撇在你最重要的人之外?”
“你哥哥?”
“可是如果不能确定他的真实身份,我就没办法下手,因为……”费雨桥顿了顿,长叹口气,“我不想再伤及无辜。”
“来吧,你想怎样就尽管来,费雨桥,我不怕你。我都是死过的人,还怕什么?”
德叔眉心慢慢聚拢,似乎没有想到这么复杂。
“可是他死了,他死了!我下午都有去看他,看着那棵树,我忍着没有哭,可是我心里有多对过你知道吗?他那么好的一个人,说没就没了,树还活着,人没了……”四月跌坐在沙发上捂着脸呜呜地哭起来。她心里的苦没人知道,比那种最苦的黑咖啡还苦,一直苦到五脏六腑里去。容的去世本来就给她沉重的打击,紧接着李老师又去世,哭过,痛过,看得那样久,那样专注,仿佛想要将整个人烙进心里。过了半晌,终于说:“对不起。”他走过去,轻轻坐在了她的身边,“我不该在这个时候跟你谈这件事情,是我错了。你男朋友的事我也很难过,改天我陪你去他的墓地看盾,好吗?别哭了……”
“暂时住在我哥哥那里。”
费雨桥不敢掉以轻心了,解释道:“他整过容,那年大火将他的整张脸都毁了,后来莫敬添把他弄到美国做九_九_藏_书_网了整容植皮手术,所以面貌上跟他小时候是不一样的。”
“进屋去吧,站了这么久不累啊?”费雨桥拍拍她的肩膀,示意她进屋。
四月抬起头,又转过脸望向院子里的菩提树,“最难过的时候已经过去了,现在平静多了。没想到你会买下这栋房子,让我觉得……这个世界好小。”
“不,德叔,我上次收手不是因为莫云泽身份的问题,而是他已经注意到了我的身份,我不想那么快暴露。不过今天,我想他应该知道我是谁了,我是故意告诉他的。”
莫云泽感动得几乎说不上话了,这反倒让他有些手足无措起来。他原来很担心跟芳菲摊牌会惹哭这娇滴滴的小姑娘,不想她比他想象中的坚强多了。一颗悬着的心慢慢着了地。他笑起来,说不上是欣慰,还是激动,“谢谢你,芳菲。”
“你什么都别说了!”芳菲打断他,明明眼眶泛起潮意,嘴边却挂着笑,只是那笑在她苍白的脸上显得有些虚弱,“云泽哥哥,你不用担心我,我没事的,我已经长大了,不是过去那个任性的小女孩,这点事儿我还是受得起的。何况姐姐如果能得到你的照顾,过得幸福,也正是我希望的,姐姐她……她太不幸了,虽然她只比我大不到一岁,可是她承受过的苦痛比我多多了,所以云泽哥哥,我希望你能带给姐姐幸福,让她后半辈子无忧无虑地生活,不用再那么辛苦……”
四月无力地依偎在他的怀里,贴着他的胸膛,将他胸前的衬衣都浸湿了,他的怀抱给她一种莫名的安定和慰藉,她慢慢平静下来。莫云泽则无法平静,他看着窗外深渊一般的夜空,感觉周身像陷在海水里一样的冰凉。
“对!正是因为我们没有血缘关系,所以……所以你就该懂得我的心,你知道的,四月你什么都知道,那天晚上还要我怎么跟你说明?”
榆园从外表看其实就是栋普通的庭院,两层的小楼,院子也不是很大,一点都不起眼。但是里面却极其奢华,抛开墙上的字画,搁架上的古董不说,中式的黄花梨家具每样都价值不菲,乌木地板亦是特级定制,连房梁上的琉璃吊灯都是货真价实的古董,德叔虽然深居简出,但收藏古董的喜好一直未变。显然这是受费雨桥的爷爷和父亲的影响,特别是费耀程,比费老爷子还热衷收藏古董,在他去世时收藏在檀林公馆的古董字画不计其数,可惜都被费雨桥的叔伯霸占了,所以在费雨桥的复仇计划里,不仅仅是要为父亲报仇,夺回原来属于父亲的财产也是他计划中的一项重要内容。
两人坐着喝咖啡,四月很是惊讶,“费先生,你的咖啡煮得真好呢,好香!”
“所以,莫云泽是不是莫家的嫡系子孙是很值得考察的。倘若传闻是真的,这就让我把握不准,现在活着的究竟是莫云泽还是莫云河。如果是莫云泽,因为他并非莫家的嫡系子孙,莫家怎么会让一个外人执掌盛图?如果他不是莫云泽,是莫云河,那公田那边的墓又是怎么回事呢?莫家怎么会给一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子孙修这么气派的墓,还年年声势浩大地去扫墓,这又怎么解释呢?”
她连他的名字都不知道。
他放下杯子,目光长久地凝视着她,“你很想知道?”
“我不知道,你姐没跟我说过。”他眉心蹙起,眼底掠过一丝惊惧,“他是谁,你刚刚说费……”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