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脸记·莫云泽
4
目录
游园记·四月
焚心记·莫云河
焚心记·莫云河
惊魂记·四月
变脸记·莫云泽
4
借刀记·费雨桥
借刀记·费雨桥
结婚记·芳菲
伤城记·四月
现形记·莫云泽
现形记·莫云泽
现形记·莫云泽
上一页下一页
的确,沈端端打量着心无城府的芳菲,笑得优雅而含蓄,“喜欢吃,就多吃点,是低糖的,不用担心会发胖。”
背心亦渗出涔涔的冷汗。
“四月……”莫云泽思忖着该怎么回答,背着手,目光哀凉地看着她,“你还在想着云河哥哥吗?你很喜欢他是吧?”
他知道,如果不反抗,不全力按捺,事态一定会超出他的控制,滑向未知的可怕深渊。他不能眼睁睁地坠下去,所以只能竭尽全力去阻止。
周末,他本想带姐妹俩去附近的湖边走走,不想阿森打来电话,称费雨桥已经答应了跟他见面,莫云泽这才想起费雨桥这档子事,于是只好作罢。
两人客气地寒暄几句后,费雨桥开始切入正题,“莫少今日约见,难道只是打球?你可是个大忙人啊……”
“端姐,这房子真漂亮,比电视里的那些场景还华丽呢。”芳菲对梅苑的一切都充满好奇,晚餐前就拉着同学楼上楼下地参观了个遍。
“……”
“端姐,您真漂亮!”芳菲的嘴巴素来就甜,这会儿更像抹了蜜,“要是我到了您这年纪也能有您这样的皮肤和身材,我做梦都笑醒……”
虽然只在拍卖会见过一次面,但莫云泽还是一眼就认出了他,不是凭借记忆,而是那人的光芒太耀眼,笔直的身姿无端地透出锋芒,气势逼人,旁边的几个同样身份显赫的人都好似成了他的陪衬。听到有人叫他,费雨桥转过脸来,刹那间似乎还没有回过神来,有些恍惚地打量眼前的莫云泽。
数天后的一个晚上,莫云泽再次将四月约到梅苑后山。春天的晚上,没有月亮,风吹过花枝轻轻摇曳,空气中弥漫着梨花的寒香,四月静静地伫立在梨树下,一脸迷茫,“哥哥,这么晚你约我出来,有什么事吗?”
任何女人听到赞美都是心情愉悦的,沈端端也不例外,她笑得很由衷,“你这丫头,真会说话!只是皮肤和身材好有什么用呢,青春是一去不复返了的,我才是真的羡慕你们,花一样的年纪,不用打扮,青春藏都藏不住。”
“你就当他们死了吧。”
一起共处四年,所有青春的成长和疼痛现在回想起来竟然是那么的弥足珍贵,今日各奔东西,不知何年再相聚。于是愈发舍不得,哭哭笑笑,争着把各自心爱的东西赠予对方,牵着手走出校门的时候,谁都不敢回头。
第二天早上,用早餐的时候,他坐在沈端端的对面,表情看似平静,但语气决绝,“我准备搬出去了,如果我注定要死在莫家,我不想死在这里。这座坟墓你们爱住就住,与我没有关系。你也可以把我的话带给三叔,如果他敢动四月一根毫毛,我就从仰擎大厦的顶层跳下去,一分钟、一秒钟都不会迟疑,我是死过的人,我什么都不怕。”
沈端端沉默良久,有些犹豫,“还是不要逼他太狠,他要真跳下去了,莫家还指望谁?指望你吗?”
“……”
“你好。”费雨桥与他握手,面带微笑,从容不迫,仿佛他们彼此很熟悉,好像昨日才见过面似的。不错,他时常“见”到这位莫家大少爷,这么多年有关他的一切,他都了如指掌,只是躲在暗处的滋味不好受,如今他终于不必再藏着自己了。
“这个……”莫云泽尴尬地耸耸肩,“抱歉,这是我的私事,不便跟费先生在此探讨,我只想说,我是很诚恳地来跟费先生谈这件事的,决不会让您吃亏,还请再考虑考虑。”
这话也是肺腑之言,眼前的三个女孩子,穿得都很朴素,标准的学生打扮,也没化妆,干干净净的清水脸,眼神清澈,肌肤饱满,这些都不是化妆品和昂贵的保养品能护理得出来的,那是青春的本钱!而青春,真的是一去就不会复返了。
芸妈介绍说:“这是我们梅苑特有的点心,只招待贵客的,小姐喜欢吃,下次再来。”芸妈很会察言观色,她看出端姐对这个女孩子十分喜欢。
此时,夕阳正照在他的脸上,让他的表情显得模糊不清,外边球场隐约传来喝彩声,仿佛是从很远的地方传来。他不明白费雨桥为什么跟他说这些,可脑子里隐约又有星星点点的光亮,而且按理说话说到这个地步,已经没有进一步谈下去的必要了。可是费雨桥的笑意更深了,好似漫不经心地问他:“还想继续听下去吗?”
沈端端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跟芸妈聊着天,莫云泽跟她打了声招呼就径直上楼,沈端端也不看www.99lib•net他,不轻不重地丢了句:“芳菲这女孩子我蛮喜欢的,跟你很般配。”
姚文夕和李梦尧拼命去拉四月,旁边的人也都帮忙,可是四月这个时候任凭别人怎么拽,怎么拉,就是无法站立起来。她已经哭得声嘶力竭。
他也不欢迎别人前来拜访,特别是莫家的人。
“云泽,你这是把自己往绝路上逼。”沈端端直直地看着他,目光冰利寒冷,“在莫家,没有谁可以真正做到恣意妄为,包括你三叔,都做不到!你如果跟四月走到一起,在外人眼里就是乱伦,你三叔,包括莫家的所有长辈都不会允许这种事发生,你在莫家长大,你该明白这点。当年你父亲那么喜欢四月的母亲颜佩兰,到死都惦记着她们母女俩,想给她们母女一个名分,结果呢,他做到了没有?他是莫家长子,他都做不到,你凭什么?”
终于毕业了。
桌上两杯绿茶,正冒着热气,是上好的碧螺春,香气怡人。一片片碧绿的茶叶旋转着缓缓上升,像是针芒,无声无息地,一片接一片缓缓浮上去,于是越来越多的针芒聚积在杯面,直直地挺立……
莫云河的心没来由地怦怦乱跳起来。
沈端端抬起头看着他。
莫云泽倒退几步,几乎无法站立。绝望,抑或是愤恨,随着澎湃的血脉,在他胸口气海中翻腾,狠狠如骤起的惊涛骇浪,瞬间将他湮没。他扶住身边的梨树,虚弱地看着她,“四月,我只爱你,这辈子我只爱你。我爱了你,就再也爱不了别人了……”
“难道你没有听说?”费雨桥忽然问。
“我没有疯,至少目前没有。”莫云泽洞悉她心里的想法,丝毫玩笑的意味也没有,“你别怕,听我把话说完,我知道你心里想什么,你在想我们是堂兄妹怎么能结婚。不,四月,我们并没有血缘关系,因为我是莫家的养子,我身上流着的不是莫家的血。”
“我叫莫云泽。”
“听说什么?”
莫云泽送四月她们回校,一直到很晚才回来。
“你慢用,我先走了。”莫云泽说着就起身,头也不回地走出了餐厅。沈端端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门外,叹口气,放下手里的刀叉,问旁边站着服侍的芸妈:“芸妈,你说这里……我是说梅苑,还要死多少人?”
他将四月带到自己的公寓,细心照顾着,他什么都不提,只想她能尽快好起来。而四月耿耿于怀的是她为什么没有跟李老师叫声“爸爸”,没有机会了,这辈子她都没有机会了。她开始变得絮絮叨叨,常常一个人自说自话,过去那么久的事情,她都能尽数回忆起来,每个细节,甚至连李老师说话的语调和咳嗽的声音,她都能完整地叙述出来。
费雨桥的笑容温和,不露声色,“过奖,哪能跟莫少相比,莫少年轻有为,深藏不露,怎会把力气浪费在球场。”
“什,什么?”莫云泽惊诧得连呼吸都快停止。
“原来是这样……”四月脑子里晕晕乎乎,乱成了一团麻,她摇着头,声音远得不像自己的,“太突然了,我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为什么我以前从来没有听说过呢?”
莫云泽冷笑,“你不就是仗着三叔的势吗?告诉你端姐,我也是看在三叔的面子上一直对你以礼相待,敬重你,但这并不意味着我容许你干涉我的私事,你爱管莫家的事你尽管去管,我的事跟你无关!”
四月当然也算是莫家的人,只是她的存在,代表的是莫家的耻辱。这个貌美如花的女孩子,从一出生就给莫家带来了无妄之灾。因而她在莫家人的眼里,一直是个不祥之人。端姐叹口气,转过脸跟芳菲说:“你们以后有空就经常过来玩,我一个人住在这里实在是太寂寞了,芳菲,你有空过来陪陪我。”
“嗯,我有空一定过来。”芳菲忙不迭地点头,恰在此时,芸妈又端出一盘精致得令人咋舌的点心,两个女孩子的眼睛都瞪直了,“哇,好漂亮的点心……”芳菲就差没当面流口水了,“我都舍不得吃呀,太漂亮了。”
“你凭什么干涉我的私事,我娶谁与你何干?你算莫家的什么人?”因为实在是气极,莫云泽一点情面都不打算给她。
“我此前又没有见过你,怎么会记得你。”
莫云泽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方才还火花四溅的眼眸,瞬间只剩了一点余烬。他像个战败的伤兵,佝偻着背,脚步沉重地上了楼。
沈端端侧过脸,九九藏书网毫不回避他的目光,嫣然一笑,“别这么看着我,我的意思是,也许不久我们梅苑要办喜事了。”
沈端端道行深得很,并不生气,反问他:“那你告诉我,你想娶谁?四月吗?”既然已经撕破脸皮,她索性挑明,“云泽,你心里想什么我都知道,只是我必须提醒你,你跟四月是兄妹!不管有没有血缘关系,哥哥娶妹妹,莫家丢不起这个脸!对,本来这事是不归我管,我的确也算不上是莫家的什么人,但我到底是你的长辈,在莫家,还没有谁敢说我沈端端管不了莫家的事……”
“费先生的球打得不错。”因为初次相交,免不了先上球场切磋两回,莫云泽跟费雨桥打了两杆后,直夸他的球打得好。
“……”
这回轮到莫云泽看着他了,等着他继续说。
“费先生。”莫云泽上前打招呼。
“我是四月的哥哥。”莫云泽说着俯身打横抱起哭得浑身抽搐的四月,“跟她妹妹说声,就说我带走了她。”
当时两人已经坐到球场边上的山庄里休息了。
端姐从未见他那么笑过。
“这,这怎么好意思呢?”芳菲高兴得不知如何是好,圆圆的脸蛋红扑扑的,着实招人喜欢。沈端端也确实很喜欢这个女孩子,一直到四月领着芳菲和同学离开,她脸上始终保持着深浅莫测的笑容。
莫云泽无疑充当了最好的听众,她絮叨的时候,他就静静地坐在旁边听,从不插言,只在四月流泪的时候,体贴地递上纸巾,或者轻轻将她揽入怀中,拍着她的背,像哄一个婴孩,“四月,你还有我。”
“四月,我是谁的养子现在三两句话没法跟你说清,以后我再慢慢跟你讲。我现在唯一可以肯定地告诉你的是,我们确实不是堂兄妹。我进莫家的时候你还没有出生,可能佩兰阿姨都还没有认识我二伯。”
“替他们卖命啊,我三叔常年混迹于风花雪月,根本不懂经商,他很清楚如果他来接管盛图,莫家家业早晚不保。他不愿意承担这个责任,也不想背这个骂名,所以他把我推到了前面,对外宣称是给后辈让贤,其实是他逃避责任,以便继续他花天酒地的逍遥生活。他在世界各地均有房产,如果不是家里确实有事,他是不会回来的,我一年都看不到他几次。”
“哥哥,那是你的家吧,好漂亮啊,我可以进去看看吗?”芳菲说这话时,正勾着莫云泽的臂弯,指着山脚下的梅苑又叫又跳,十足的小女孩样。四月都看不下去了,拉扯芳菲,“不像话,那又不是你的家……”
李老师死了。
“是真的,我父亲跟我母亲结婚多年都没有生育,但我母亲又特别想要个孩子,就从老家无锡抱养了一个,我就是那个抱养的孩子。老实说我不太清楚上一辈的事情,我只知道关于我的身世当年在莫家被很多人猜测过,有很多的传闻,可是真正知道真相的也就那么几个。我爷爷跟我父亲在世的时候很忌讳别人提起,他们一直把我当莫家的亲生骨肉来养,给我最好的生活,让我接受最好的教育,下面两个弟弟有的我都有,慢慢地,假的也变成真的了。”
“这种事情说起来不是很光彩,怎么可能外传?”他看着她,慢慢收敛了笑容,“这个家表面上是风光,万人景仰,其实背地里千疮百孔,随便掀开一个角,都流着脓水生着蛆……而我却不得不在这样一个千疮百孔的家里生活,替他们卖命,做牛做马,原因只有一个,我欠他们的。不仅仅是因为他们把我养到了这么大,也因为在当年那场大火中,云河为了救我而葬身火海,云溯也死了,除了三叔,莫家再无其它的子嗣,他们逼着我‘还债’。”
而就在毕业这天,四月接到芳菲的电话,还没开始说话,就在电话里一通大哭,“姐,姐,你快回来,我爸不行了……”
“嗯,我必须见你,一刻都等不得了。”莫云泽迎风站在夜色里,目光中有不可抑制的灼热与执狂,“四月,你已经毕业,我希望你嫁给我,我们在一起生活。”
这么说着,他已不能自抑,声音近似哽咽,“没有人知道我活着有多么痛苦,每一天都在忍受着煎熬,四月,我不能想象如果没有你,我如何还能活下去。也许这件事对你来说很突然,但请你务必考虑,好吗?”
费雨桥很“认真”地听完他的话,嘴角向上一扬,勾起一抹淡笑,声音轻得仿佛是叹息,“承蒙莫少垂www.99lib.net爱,只是很遗憾,那宅子对我也有很重要的用处,恐怕不能如莫少的愿。”说着斜睨着他,露出百思不解的表情,“莫少,谁不知道你们盛图是地产界的翘楚,在城里有数个别墅区都是你们开发的,什么样的房子你们没有,缘何对敝人的芷园青睐呢?”
“芳菲她爱上了你!她要嫁给你,她就是这么跟我说的,我只有这一个妹妹,我没办法跟她争,一点办法都没有。”
莫云泽闻言,淡淡一笑,“是这样,听闻费先生最近乔迁新居,搬进了彼岸花都的芷园,可巧,那宅子正好是我之前看中了的,准备买下赠与家人,不想晚了一步,真是很遗憾。”
沈端端无疑已经捏到了他的痛处,愈发的不急不缓了,她慢条斯理地坐到沙发上,坐姿优雅地斜靠在沙发上,恢复了惯有的端庄,“你三叔要我带话给你,如果你敢做出败坏莫家门风的事,你就别怪他会动四月……”
“嗳,你,你……”姚文夕追上去。
而莫云泽压根就没听她说话,他跟四月站在不远处的落地窗边,两人对着外面的花园比画着,不知道在说什么,莫云泽脸上的笑容十分温暖。
上课的时候,猝死在讲台。
四月吓得直哆嗦,木愣愣地看着他,“你,你疯了!”
显然,他自己都浑然不觉,而沈端端却被他脸上那不可思议的生动表情震慑住了。因为他做过手术,脸上甚少有表情,多年来端姐已经习惯了他脸部僵硬的线条,无悲无喜,仿佛一尊凝固的雕像。她一直以为他是因为手术而致,却不知,他是故意隐藏了心底的温情,他的温情,从来不会流露给外人,尤其是莫家的人。
四月那几天一直处在浑浑噩噩的状态,她始终不相信李老师已经不在人世,看着躺在鲜花丛中的李老师,总是在心里不停地问,他是谁?他不是李老师吧?他真的是李老师?他还会醒来的吧,他只是暂时躺在那里……
费雨桥微微眯起眼来,他是狭长的单眼皮,目光深不可测,凝视着他,等着他继续说下去,那样子像是一个老到的观众在“欣赏”一个蹩脚的演员说台词。莫云泽顿时被他“看戏”的眼光刺激到,浑身不自在,话也说得前言不搭后语了,“我知道提出这个要求很不合理,但是这宅子对我有很重要的用处,不知费先生可否割爱,价钱好商量,绝对不会让你吃亏。”
四月慌忙摇头,“没,没有……不是你想的那样,因为在你们三兄弟里,我只跟云河哥哥打过交道,我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我还只有八岁呢,就在这山上遇见的,他当时在画画,他还给了我糖吃……”
“她凭什么说要嫁给我,我又没有跟她表示过什么,这太荒谬了!”
姚文夕和李梦尧满头大汗地抬起头,并不认得这个人,只见这人一身黑西装,身姿笔挺,虽然戴着墨镜,英俊的面孔仍显露无遗。
四月哭了起来,她从来没有这样无力过,从来没有这样茫乱过,拼命摇着头,“可是我没办法接受你,连想都不敢去想,因为我妹妹芳菲她爱上了你,她今天下午都在我那里跟我说了很久,她说她要嫁给你……”
四月赶到医院的时候,李老师已经被盖上了白布,程雪茹哭得死去活来,几欲昏死。芳菲大约已经忘了哭,呆坐在病房外的椅子上,像个被抽走了灵魂的偶人,没有了人类的表情。一切都来得太突然了,四月都来不及反应。追悼会设在学校的礼堂,来了很多人,李老师生前教过的学生闻讯从四面八方赶来,送老师最后一程。
“怎么还?”
“姐!”芳菲欲过来扶她,无奈程雪茹在丈夫被推进火化炉的时候就昏死过去了,芳菲得送母亲去医务室,只好喊旁边的姚文夕和李梦尧帮忙。
“那宅子原先的主人去世了,在香港跳楼自杀的,很年轻,不知道是什么事情让他想不开,从酒店二十三层跳了下去,当场死亡。”
四月当即表示质疑,“那云河哥哥……他,他是谁的孩子?”
莫云泽礼貌地回道:“承蒙夸奖,在下不敢当。”
“是,我是很可怜,可是没有办法,我欠他们的,只能做牛做马来给他们还,这没有问题,但我不能把自己一生的幸福都葬送在这个家里,我有追求自己幸福的权利。而你,四月,你就是我幸福的方向,我喜欢你,从小就喜欢你,我要跟你在一起,哪怕我只能活三五年,我也要跟你在一起。”
莫云九九藏书网泽看着她,忽然说:“可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你才百日。我跟云河都很喜欢你,经常去你读书的学校门口偷偷看你,没想到……”他自顾笑了起来,摇摇头,“你记得的只有云河,我好失望哦。”
莫云泽那段时间没有住在梅苑,他搬出来了,住进了城南的一套隐蔽的高级公寓,除了助手阿森,没有人来过他这里。
“你三叔的底子你是知道的,惹恼了他,他什么事都做得出来,我这是好心好意地提醒你,咱俩什么事都好商量,到了你三叔那里就没这么好说话了,云泽,我一直是向着你的……”
费雨桥端起杯子,似漫不经心地看着已经浮到了杯面的茶尖,仿如针芒,一根根地直挺着,他的笑容近似恍惚,“我之所以买下那栋宅子,是因为死者让我想起了一个故人,也是跳楼死的,很多年了,抛下妻儿老小在这城里的一栋大厦上跳了下去……”
四月瞪大眼睛,呼吸窘迫,结结巴巴地说:“怎,怎么会?我没听说过伯伯有过养子,云河哥哥才是我爸的养子……”
莫云泽似乎是屏息静气一样地小心翼翼,尽可能地让自己吐词清晰。
他的笑,通常只是嘴角弯出的一道弧线,很难抵达眼睛。可是此刻面对四月,他满目春光,一腔依恋无遮无拦地倾注在四月的脸上,那目光仿佛温柔的网,不着痕迹地罩着四月,而他自己那张终年僵冷的脸,自然焕发出异样的神采,生动得不可思议。
晚饭是在梅苑吃的。莫云泽本没有带四月和芳菲她们去梅苑的打算,但芳菲嚷嚷着想到梅苑去看看,让他奈何不得。这丫头可是一点都不生分,不过半天工夫,就跟着四月喊莫云泽“哥哥”,哥哥前哥哥后的,让莫云泽哭笑不得。
两天后,莫云泽搬出了梅苑,除了换洗的衣服和书房的那帧画像,什么东西都没带走,也没有跟沈端端说他搬去了哪里。沈端端可能已经将话转给了莫敬添,没有人阻止他。莫敬添在电话里说:“由他去吧,他如果真的打算从仰擎大楼上跳下去,我也不拦着他,但他想把四月娶进门,就只有到九泉下还夙愿了。”
莫云泽倒抽一口凉气。
她以为还有时间的,她有余生大把的时光来好好报答李老师的养育之恩,可是她没有想到,上天没有给她时间。直到李老师被推进火化炉,火葬场的大烟囱冒出袅袅青烟,四月才相信她最最敬爱的李老师不在了。
芸妈放下手中的燕窝粥,站得笔直,答:“夫人,除了你和我,这个家还有活的吗?”
四月当时在电话里听着李老师嘶哑的嗓音,想起这些年李老师把她抚养成人所承受的种种艰辛,只觉心里针扎般地难受,有那么一瞬间,四月几乎就要喊出口,她想喊他一声“爸爸”,可是到底胆怯了些,没能喊出来。
两人长久地对视着,凝神屏息间,似乎还能听到花落的声音。
“我不管,端端,如果这件事情摆不平,别说你了,我在莫家也是抬不起头的,我不反对四月进梅苑,她本来就是二哥的骨肉,认祖归宗什么的,我没意见。但是若是以儿媳的身份进莫家,想都别想!乱伦,这是乱伦你知不知道!”莫敬添在电话里火气很大。
“……”
沈端端也气得不行,也将手中的无绳电话扔到了壁炉上,砸得粉碎。“关我什么事!凭什么对我发火!”她从沙发上霍地跳起来,挥舞着双手叫。刚好芸妈端了燕窝粥出来,她喘着气看着芸妈,目光飘忽没有焦点,“早晚,早晚这个家要死绝!”
继而又抬头吩咐芸妈,“要老张准备些点心打包,让她们走的时候带上。”
整夜,他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没有出来。
“让我来吧。”一个挺拔的身影站在了她们的跟前。
“你们别管我,出来了好好工作,只要你们有出息,爸爸就很高兴了。”李老师在电话里的声音很嘶哑,一听就是用嗓过度所致。因为李老师带的是毕业班,正是高考冲刺的关键时候,劳累就可想而知了。
一句话将莫云泽打入地狱,他好半天没有回过神。
“……”莫云泽沉默了。
四月跟寝室的姐妹狠狠醉了一回,然后抱头痛哭。不知道哭什么,就是想哭,哭得最惨的恰恰是素有女侠风范的姚文夕。
沈端端自嘲地笑了笑,“房子漂亮有什么用,房子再漂亮也是给人住的,可是这房子住的人太少了,我呢,又不喜欢出门,没什么朋友来往,一个人守着这空荡荡的房九九藏书子,有时候真是觉得寂寞。”说这话时,她有意无意地将目光瞟向旁边的莫云泽。
“哎呀,哥哥,你带我去看看吧,都到你家门口了。”芳菲撒娇的功夫可谓万夫莫敌,莫云泽只好笑着点头。的确,都到了家门口,如果不带她们进去,过家门而不入,沈端端一定又有番说辞了。只是他未免在心里问自己:“这是我的家吗?”
她号啕大哭,那哭声凄厉绝望,身边的人都过来拉她,可是她半个身子都滑坐在了地上,头发散乱,满脸是泪,哭得嘴唇都泛紫了。
那天是莫家一个辈分很高的叔公的寿辰,当时碍于那么多亲友在场,莫云泽忍着没出声,一回来就跟沈端端大吵一架。
莫云泽白天要上班,怕四月一个人待着难受,就打电话叫来了芳菲,要芳菲过来陪陪四月,芳菲欣然前来。看着芳菲追随的目光,莫云泽几次想跟她摊牌,但想想这个时候不恰当,他怕伤害这个善良单纯的女孩子。虽然他也很喜欢她,但只是哥哥喜欢妹妹那样,没有丝毫的杂念。对四月不一样,他从来就没有把四月当做妹妹。从来没有。
四周静得令人发慌,空气中依然弥漫着梨花香,夜色已深,兴许是城市的灯光过于璀璨,衬得天上的星光亦是黯淡的,并不闪耀的星辉下,只看到山脚下梅苑的屋顶,漆黑得、沉寂得仿如千年古刹。远处倒是有星星点点的灯光,不闻半点人语,仿佛隔绝了尘世。
而就在李老师去世的前天,四月都还和他通过电话,李老师要她有时间跟芳菲回家吃顿饭,说是提前给她们姐妹俩庆祝毕业。四月答应了,还在电话里说:“老师,我和芳菲毕业了,你以后就别那么辛苦了,我可以赚钱养家。”
“我阻止不了他,名不正言不顺的。”
“她说是端姐跟她表态的,她说端姐很喜欢她,希望她能嫁到莫家,端姐还说,还说你也很喜欢她……”
此后很多天,莫云泽连个电话都没有打回来。
会面的地点在高尔夫球场。费雨桥先到,莫云泽去的时候,他正站在球场边跟人闲谈。当时正是傍晚,大片柔和起伏的绿色在夕阳下泛着金色,景色宜人。费雨桥当时正站在球场边上的一棵落叶松下跟人说话,半边身子都沐浴在夕阳下,整个人像是镀上一层金色的毛边,熠熠闪闪的。
“哥哥,你好可怜……”
莫云泽保持着上楼的姿势,没有动。良久,他缓缓转过身,“什么意思?”
“是我二伯的儿子。”
“也是,我们此前确实没有面对面地遇见过,所以你对我没印象,这个可以理解,但是请你务必相信,我跟你没有血缘关系,我们这个家很复杂,埋藏着很多的秘密,即便当年那一场大火将这里烧得精光,但秘密始终是存在的。而最大的秘密就是,我并不是我父亲的亲骨肉,我跟云河一样也是莫家收养的,详细的情况我以后再跟你讲,请你务必相信我说的话,而这件事除了我,莫家知道的人不会超过三个,我是指活着的。”
“是养子还是亲生的儿子?”
“四月,我们真的要分开了吗?是不是真的啊?”姚文夕哭得一双眼睛又红又肿,抱着四月,把她的半边肩膀都哭湿了。
四月吃力地透着气,眼前一阵阵发着黑,“不,不可能……”
出人意料的,沈端端对四月和芳菲以及跟随芳菲来的女同学表现出少有的热情,吩咐厨房做了很丰盛的晚餐。梅苑平日静得像寺庙,因为有了几个女孩子的唧唧喳喳,变得热闹起来,空寂的房子一下有了生气。沈端端好像对芳菲的印象很好,晚餐后又准备了精致的甜点和水果招待她和同学,问长问短的,相谈甚欢。
在搬出梅苑之前,他跟沈端端有过一番剑拔弩张的较量,他本不想把关系搞这么僵,但是沈端端的意图太明显了,不仅频频邀请芳菲来梅苑做客,还将芳菲介绍给莫家的亲友,甚至毫不避讳地宣扬“云泽的喜事近了”,暗示芳菲是莫云泽的未婚妻。
“那就想办法!”莫敬添怒极,嗒的一声就挂了电话。
那几天,老同学韦明伦和耿墨池从国外回来,他忙于应酬,倒也暂时无暇顾及四月,他知道这事不能急,得慢慢来。过去,莫云河跟韦明伦和耿墨池都是顶好的兄弟,云河去世时,韦明伦和耿墨池都在国外,闻知噩耗悲恸不已。这次回来,大家免不了要去云河的墓地祭拜,结果遇见了在养父墓前哭得声嘶力竭的四月,莫云泽心疼不已。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