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园记·四月
4
目录
游园记·四月
4
焚心记·莫云河
焚心记·莫云河
惊魂记·四月
变脸记·莫云泽
借刀记·费雨桥
借刀记·费雨桥
结婚记·芳菲
伤城记·四月
现形记·莫云泽
现形记·莫云泽
现形记·莫云泽
上一页下一页
步伐却明显地放慢了半拍。
我点点头。正要向他送我裙子表示感谢,他抢先说道:“我给你准备了生日礼物,希望你喜欢。”说着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个天鹅绒的小盒子。
“颜,是我。”果然,是容的声音。
一家人目瞪口呆。
芳菲将裙子高高举起,嘴巴张得可以吞下一个梨。
不仅如此,程雪茹在对女儿的培养教育上也是明显区分对待的,即便芳菲万分不乐意,她也要逼着女儿去学舞蹈,说学过跳舞的女孩子会很有气质;学舞蹈不够,还逼着女儿学钢琴,说女孩子会一两样乐器将来在社交场合上不会丢脸。为此程雪茹拿出自己积攒多年的私房钱为女儿买了架钢琴,每天芳菲放学的第一件事就是学琴,否则不让吃饭。
“姐,你谈恋爱啦!”芳菲拿着裙子在我身上比来比去,兴奋得满脸放光。
我知道他要处理的是什么。我没有为此欣喜,更谈不上期盼,因为我很清楚我跟他之间的距离,我们可以偶尔拥抱亲吻,也可以很客气,见面谈谈天气,但是生活境遇的不同让我们的灵魂始终无法产生共鸣,他不是我命里的人。
没办法,我只得摸黑窸窸窣窣地穿衣服。李梦尧马上为我点燃蜡烛,姚文夕也拿出了手电筒给我,要我下楼小心点。我很抱歉吵醒了她们,李梦尧说:“没事,王子终于现身了,我们高兴!”戴绯菲问:“要不要穿上那条裙子?”
他其实很忙,有时出门十天半个月也见不着人。
他微笑着,灯光下眼睛明亮有神,深情款款地将盒子递向我,“HappyBirthday,颜。”
这段子后来在系里传开,颇为热闹了一阵。李梦尧因此成了系里的名人,有一次上公共课,李梦尧到晚了没位子坐,旁边一个坏男生认得她,把胸脯一挺,逗她,“哎,你看是我的奶大还是姚文夕的大?你回答了我就把位子让给你。”
而程雪茹不惜血本地培养女儿只有一个目的,要把女儿嫁入体面的人家。说白了,就是有钱人。她要向所有的人证明,她程雪茹培养的女儿将来是绝对不会在狭隘逼仄的弄堂里生活的,她也决不允许女儿重走她的老路。
芳菲不知道,其实我也有过动心。
我觉得胸口有细微碎裂的声音。
而且,芳菲反而比我早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已经有了秘密。她把那个秘密也跟我分享了,她暗恋上我们学校的一个男生。每天晚上,她都要挤在我的被窝里跟我谈她对那个男生的思念,她非常想向那个男生表白,可是一直没有勇气。我鼓励她跟他写信。她随口接了句:“你帮我代笔吧。”
“太太已经在法国起诉我了。”容苦笑着说。
“谁送的?”程雪茹讪讪地问。
程雪茹一下被问住,气得差点一耳光扇过来。
显然,这是一份华丽的成年礼。
“可我真不知道是谁送的。”
“去你丫的,你没看见我胸脯上的这两个奶啊,你们有我的这么大吗?我要去男澡堂……嗯,如果我去男澡堂……哎,你们说会咋样?”
容先生也笑了,“唔,我们在议论你,Sophie说你长得像仙女。”
“姐,公主裙呃。”
他一边扣着西服的扣子,一边居高临下地看向我。
我多次婉拒他的邀请后,他逐渐明白些什么,以为我是介意他还有婚姻。于是在某天他给我打电话,“等我处理完后,我再来找你。”
我倏地瞪大眼睛,生日礼物?
我如释重负,“那就好。”
“就在这儿吃午饭吧,跟Sophie先沟通沟通再教她比较好。”容先生放下女儿,语气再随和不过,“正好我没什么事,可以陪你们一起用午餐。”
“姐,你为什么不谈恋爱?”芳菲一直认为恋爱是走向成熟的一个重要标志。我总是笑笑,“姐没时间呢。”
“容先生,真的不行。”
芳菲一直被程雪茹保护得很好。家务事从不让她沾手,程雪茹说女孩子有一双漂亮高贵的手可以显出她的好教养。而她丝毫不介意我每天放学回家淘米做饭,吃完饭洗碗擦厨房油腻腻的案板,会不会把手弄得粗糙。哪怕是寒冬腊月,我都得九*九*藏*书*网把手伸进冰冷刺骨的水槽。
“看着我干什么,不相信?”李老师冷冷地瞥了一眼程雪茹,继续说,“还有件事你不知道吧,四月的高考作文是满分,今天都见报了,文章一注销来就有报社的记者来学校采访,不仅F大,北京那边好几所大学都表示欢迎四月去就读,你想不到是吧?连我都想不到,我教出的四月竟是这么优秀,是我这辈子教过的学生中最优秀的,我为她感到骄傲!”
李老师从呆了的程雪茹手里拿回通知单塞到我手里,抚摸着我的头说:“孩子,你虽然很不幸,但是你很坚强,秋天你就要进大学了,你是真的长大了。老师没别的要说的,就想告诉你,无论你过去经历了什么,一定要学会爱,千万千万不要让自己去恨。爱可以让自己和别人幸福,恨却可以把自己拖入地狱。可以爱的时候,不要恨。记住。”
就觉得眼眶一阵潮热。
十几岁的女孩子已经发育了,从日常生活用品中的毛巾、牙膏牙刷、洗发水和香皂到内衣内裤和袜子,如果芳菲用的是飘柔,我只能用几块钱一瓶的蜂花洗发水;内衣胸罩什么的,我从来都是买的十几块钱一件的地摊货,芳菲则是她妈带着到百货公司亲自挑的名牌;即便是每个月的生理期,芳菲的日子一到,程雪茹就会给她熬红糖水补血调气,而我因为痛经在床上痛得翻来覆去也无人问津……
每天早上,芳菲都在母亲的监督下擦上玉兰油面霜,说女孩子的脸面第一。那个时候玉兰油是很昂贵的护肤品,几十块钱一瓶在我眼里是可望而不可即的。而我用的,只是几毛钱一袋的郁美净儿童霜。我并不介意,因为对于我来说还有比脸面更重要的事情,那就是生存。
“快拆!快拆!看看里面是什么!”芳菲迫不及待地催促我。
一上车,他就抱住我吻。
“颜,我等得太久了!”他激动得难以自抑。
“不可能!”李梦尧上铺睡的是戴绯菲,她是本地人,家境很好,最爱买衣服,是我们这栋女生宿舍楼最时髦的女生,因此她对衣服之类的东西很有眼力,“这裙子很贵呃,英国的一个牌子,绝对不是一般的穷学生送得起的,这个猜测可以排除。”
自从我考入F大,经济基本独立后,程雪茹对我的态度好了些,至少不会无故给我白眼。有时也会主动跟我说话。没想到她会为我的生日准备午餐,让我颇有点受宠若惊。
我哑口无言,再次确信,芳菲已经赶在我前面“长大”了。因为恋爱,高考她考得一塌糊涂,我为此很自责,她反倒安慰我,“凡事都有得就有失,我既然得到了我要的爱,就肯定会失去什么,上帝是公平的。”
“她在国外出生,不大会讲中文,我想让她接受正统的中文教育。”容先生跟我谈女儿时,满脸慈爱。
我无法忍住那些眼泪,战栗着一句话也说不上来。
第一封信发出去,那个男生就主动找芳菲来了,问信是不是她写的。芳菲不敢说不是她写的。因为那男生说:“你真有才华。”
“不管,我要见你!”容的语气里透出少有的霸气。
芳菲在进入大学的第二个月就跟高中的那个男生分手了,大学俨然为她打开了一扇通向未知世界的门,一切都是那么新奇。“真幼稚!”她这么评价初恋男友,抑或是评价她自己。就像是被束缚了一个漫长冬季的茧,就等着春天来临破茧成蝶了,脱离了母亲管教的芳菲迫不及待地想要呼吸新鲜空气。
对我而言,爱情是件遥远的奢侈品,就目前的状况我享受不起。每个周末,我要挤好几趟公车去给人做家教。我觉得自食其力才是成熟的标志,这点显然跟芳菲的理解不同。当然,这丝毫不影响我们相互依存的感情。
在一次微醉后,他吻了我。
程雪茹有一个表姐,没她漂亮,上世纪八十年代就嫁到了美国,据说现在在那边过着资本家阔太太的生活。每次程雪茹跟邻里唠嗑家常的时候总要把那个表姐拿出来晒晒,“阿拉是命不好啦,阿拉哪样比不上伊,就是命不好啦。”
我也有些来九*九*藏*书*网气,“如果我不去呢?”
他答:“我会每隔五分钟打电话过去。”
“哎呀死丫头,阿拉说什么了,阿拉什么都没说。”
他走到我跟前的时候,我觉得他一直盯着我看,脸上始终挂着温和的笑容。坐下来交谈的时候,我偶尔也瞟瞟他,发现他是个蛮耐看的男人,单眼皮,面目和善,笑起来的样子给人一种很安心的感觉。后来我见到了他的女儿,穿着宝蓝色的锻裙,长得很漂亮,像个洋娃娃。孩子很安静,也很有教养,一直乖乖地坐在我们旁边听大人讲话。
“归我。”
有一次我和芳菲一起放学回家,又听到程雪茹在弄堂口说东道西,一向乖巧的芳菲当即板脸怒斥她妈妈:“我姐不是那样的人!不许你这样说她!”
至于我,别说碰琴,靠都不能靠近。
程雪茹顿时像被人抽了一耳光似的,茫然地看着丈夫。
他将我带到一家会所,喝完牛奶又吃了些点心,他才慢慢缓过来。“飞机上的东西不是人吃的。”他笑着说,然后他握住我的手,温柔地摩挲着,俯身轻轻吻了下我的手背,“天知道我有多想你。家里的事处理得不太顺利,没有处理完我又不敢来见你,怕被你拒绝。现在好了,总算是处理完毕,我签完字就直接往机场赶了。”
他们之间怎么开始的我不知道,反正我前后代替芳菲写了不下二十封信,每个周末她去学舞蹈其实就是跟那个男生约会。
“你怎么了,不舒服吗?”容先生发现了我的异样。我掩饰自己的窘迫,笑了笑,“我在猜你们说什么。”
我没有对他看似平静实则斗争激烈的家庭生活发表看法,因为我没有资格。我只是有些同情这个男人,他虽然仪容不凡,看上去很贵胄的样子,其实他很疲惫。婚姻让他疲惫,生意上的事也让他疲惫。他用一个绵长的吻试探我,我没有拒绝,但是亦没有表示可以进一步。
虽然在同一座城市读大学,但我和芳菲见面的时间并不多,我既要忙功课又要忙着做家教,而芳菲却忙着谈恋爱。每次见到她,她的脸上总是红润饱满,有一种真正因为年轻而散发的气息,我想那应该是爱情的滋润吧。
他也长嘘一口气,“是啊,太不容易了。”接下来是短暂的沉默,他终于说,“对不起,本来是想赶到你生日当天过来的,到底是没来得及,能接受我迟到的生日祝福吗?”
晚上芳菲把事情告诉了爸爸,李老师很生气,严厉批评程雪茹,“你怎么可以这么在外面败坏四月的名声?如果是芳菲出了这样的事,你会到处说吗?你怎么连起码的同情心都没有?”程雪茹自知理亏,应了句:“阿拉家芳菲是不会出这样的事的。”
当时是在学校食堂吃早饭,我们几个人坐一桌,听到这话一个个笑得前仰后合,差点被包子噎死。一向最老实的李梦尧忽然插了句:“我觉得如果你去男澡堂,他们会比你亏。”
“小心点啦,那琴很贵的,弄坏了侬赔得起吗?”每次我拖地拖到钢琴旁边的时候程雪茹总是夸张地大叫。
“谢谢。”我更窘了。
对了,他姓容,叫容念琛。她女儿有个法文名字Sophie。原来她出生在法国,她跟父亲交流时也是说的法文。
“你还狡辩!如果哪天我被别人搞大了肚子,你还会不会在这里跟人到处说?”
一直闹到熄灯,寝室里才渐渐恢复安静。
他有些无助,问:“我是不是不够优秀?”
这一点我完全能理解。因为程雪茹最痛恨和不甘的就是自己生活在油烟弥漫的筒子楼里,她并不比别人生得丑,相反她年轻的时候是出了名的美人,无奈命不好,挑来挑去嫁了个穷教师,她人生最美好的年华都在灶台前耗掉了。
一寝室的人围着看那条白裙子。唧唧喳喳,问这问那,而我无心回答。因为我真的不知道是谁送的,至少不能肯定。
其实后来我才知道,容先生为了和我们一起吃饭,推掉了当天一个重要的商业午宴。他说他就想和我多待会儿。
“什么事?”
“我就在你校门口。”
虽然自己不够幸福,但是能让爱的人幸福,这本身
九_九_藏_书_网
就是一种幸福。芳菲是我爱的人啊。于是我跟她说:“姐也很幸福。”
我抱着盒子满腹疑问地回到宿舍。
他的目光停留在我的脸上,“你的确很美。”
“不,我一定要现在见到你。”
记得那天我穿了件绿色开胸毛衫,自己织的。里面是条玫红的绣花仿锻裙,我买不起真的,是跟同寝室的姐妹在大市场淘的外贸尾单。脚上是双十几块钱的绣花布鞋。挎着个廉价的草编袋。我想我的衣着应该跟他家的豪华家居很不协调,愈发显得局促起来,搓着手羞涩地跟他笑了笑,连招呼都不知道怎么打。
我不知道别人听法文是什么感觉,我觉得法文很好听,尤其是被清脆干净的童声说出来,就更好听了。可能是渐渐地聊得有些熟了,Sophie孩子的天性逐渐显露出来,很自然地坐到父亲的膝盖上。她勾着父亲的脖子,附在父亲的耳畔说着悄悄话,容先生则笑着点点头,又拍拍她的小脸蛋。
我不介意,也是因为我已经习惯了程雪茹刻意在我和芳菲之间分出的彼此。寄人篱下本就如此,我能有个栖身之地就不错了,还能要什么?还希望得到什么?我并没有做错什么,我只是比别人不幸。
而且他很懂得尊重人,跟他说话时,他的目光总是专注地注视着对方,一点也没有盛气凌人的架子。他知识渊博,见识广,说什么都能侃侃而谈,但他很少跟我谈及他的私事。我只知道他是个商人,大部分时间都在世界各地飞,他的太太是个有着法国血统的香港人,现在是巴黎很有名的歌剧演员。因为太太拒绝来中国,也拒绝让女儿学中文让容很反感,婚姻陷入僵局,双方就Sophie的抚养权归属问题争执已达两年。在一次大吵后,容毅然带着Sophie回到中国,并退了Sophie的法国籍,加入中国籍。
我顿时有些脸红起来。
“噗”的一声,一桌的人集体喷饭。姚文夕当时已经瘫了,指着李梦尧直抽搐,“你,你丫的,你见过男人有奶啊……”
十八岁对于一个女孩子来说,是正式跨入成年的一道坎啊。
那一刻我不记得眼中有没有泪水。
“不知道是谁送的啦,一早就摁了门铃。”程雪茹端着一盘鱼香肉丝从厨房里出来,李老师赶紧接过去搁餐桌上。
“Sophie呢?”
说着李老师把目光投向我,“四月,你父母如果泉下有知,一定也会很骄傲的,你对得起他们。你不比任何人差,相反你是最优秀的。”
“有卡片呢。”程雪茹在盒子里翻出一张淡粉色的CARD。我赶紧拿过来,一打开有很优雅的香味,上面只有一行字:恭喜,你已经成年。
我也赞成这个看法,我知道F大有很多对我表示爱慕的男生,但确实还没有谁有这样的实力。如果是容送的,为什么不留名?
很多年前,我也是这么坐在伯伯的膝上,在他怀里撒娇。伯伯是个慈爱的人,也是个优雅的绅士,他身上有种独特的气息让人觉得很舒服。每次伯伯去看我们,我总爱缠着他唧唧喳喳地说话,而无论我说什么,伯伯总是微笑着看着我,间或拍拍我的脸……多久的事了,真的是很久远了,久得仿佛成了前世的事。
晚上我会和她去看一场电影。散场出来她总要缠着我给她买校门口夜市的羊肉串,回宿舍的那条路很长,路灯下总聚拢数不尽的飞蛾,芳菲亲密地挽着我的胳膊,一边吃着羊肉串一边看着那些飞蛾说:“姐,我好幸福。”
我经常在放学时,听到她跟邻里说:“阿拉家芳菲是不会这样的啦,阿拉把伊教得好好的,连跟男生走一条路,放学伊回家都要跟我说的,是决不会出那样的事啦……破没破身啊,阿拉怎么知道呢,阿拉又不是医生不会检查的啦……哎呀,现在的社会很开放的啦,阿拉也管不着伊,伊个肚子大了阿拉也管不着……”
我的第一反应是容,但又不能肯定,我们已经半年没有联系,他怎么突然送我礼物?而且,他又怎么知道今天是我生日?印象中,我并没有告诉过他任何有关我的事情,包括我的住址。不过,99lib•net以他的能耐,这好像不是什么难事。
那是刚入大学的时候,有一次我去见一个家教。报纸上看到的启事,我就打了电话过去,是个男人接的,他要给他九岁的女儿找个语文老师。听声音应该是个很和气的人,他约我下午三点见面。一进入那个绿树成荫的僻静小区,我就知道这户人家不是普通阶层。这是一片别墅区。我找到那栋白色的房子,摁了门铃。先是一个四十多岁的阿姨接待的我,过了一小会儿,一个三十七八的男子从客厅的旋转楼梯上走下来。
“你可以出来下吗?我刚下飞机,很想见你。”
尤其是那次差点被强暴的事后,她脸上的嫌恶更明显了。虽然事情最后有了一个较圆满的结果,在养父李老师奔走相告以及全校师生联名上书的情况下,那个姓黄的恶棍终于得到了应有的惩处,被市教育局清理出教师队伍,并移交司法机构,但我的名声也在程雪茹有意无意的渲染下变得恶劣起来。
就如此刻,他的吻终于让我也慢慢地升温起来。纠缠了好一会儿,他才恢复些平静。他有些微喘地说:“跟我去吃点东西吧,我十几个小时没吃东西了。”
李老师哼了一声,“你以为你女儿就一定会比四月出息?你太自以为是了吧!”说着李老师甩出一张通知单给程雪茹,“你自己看看,四月已经被F大录取了!而我们的芳菲却连专科的分数线都没达到,如果不自费,她连三流的大学都上不了!”
显然她们都认定裙子就是打电话的容送的,我也这么认为。但我没有穿,三更半夜的穿条纱裙在校园里晃,会吓着人的。何况这是什么天气,还是二月呢,不吓死人也会冻死人,我才不听她们的拾掇,在毛衣外随便套了件棉袄就溜出了寝室,但校门这时候是锁着的,我只得走后门。远远地,隔着铁栅栏就看见容的黑色奔驰静静地停在对面马路上。见我出来,容打了个弯儿将车开了过来。
就这样,我们开始了。其实也不能算开始抑或是结束,因为我从未答应过他什么,他也没有给过我什么许诺。我只是很喜欢跟他在一起的感觉,他身上独特的成熟男人的包容和涵养让我总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我并不愿去想这是因为什么,潜意识里也拒绝自己去想。
她一点也不害怕程雪茹知道,因为她知道我会为她保守秘密。但是我很担心会影响她的功课,她却说:“姐,我没你优秀,我就是有四条腿也赶不上你,我妈在我身上拼命下工夫,其实也是因为她心里很清楚,我比不上你,无论是哪方面我都比不上你,她不甘心,所以才那么失去理智地培养我。”
但只要他在这座城市里,他每周总会抽出空去学校接我,一起用餐或喝喝咖啡什么的。刚开始还带上Sophie,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就一个人来了。而且每次总有礼物送我,我拒绝了几次,他也就不再勉强我了。不是我矜持,而是我觉得和他还没有到那个层面。
脸上是慵懒而漫不经心的表情。
那是我的初吻,我觉得他是在试探。
这些事我都没有跟芳菲说起过。
当然,程雪茹不遗余力地拉开我和芳菲之间的差别还有个目的,就是要证明出身好人家的女儿绝对跟出身不清白的女孩子不一样。在她的眼里,我无疑就是出身不清白的女孩子。这一点,从她平常看我时鄙夷的眼神就表现出来了。
“因为,因为他们那么多人只看了姚文夕一个人的奶,可是姚文夕你一个人可以看到那么多男生的……的……”李梦尧憋红了脸,不知道接下去怎么说,实在“的”不下去了就脱口而出,“的奶。”
“骗人!这么华贵的裙子,肯定是认识你的人送的啦!”
“明天吧,现在很晚了。”
结果哄堂大笑,李梦尧当时就被气哭了,这一幕刚好被来上课的副教授叶春秋看到,当场把那个男生狠狠训了一顿,李梦尧却好几天没去上课,羞于见人。所以自那以后她很少发表言论,本来就性格内向更加不爱说话了,每天只顾发奋读书,是寝室里最用功的女生。我跟她的关系很好,因此她对我收到礼物这件99lib•net事难得地发表了意见,猜测道:“肯定是某个暗恋你的男生送的,四月,你走桃花运了吧。”
泪水夺眶而出。
以我当时的年纪,可能还不是太懂李老师话中的含义,但是李老师的宽仁和善良是真真切切地感染了我,随着年龄的增长,其实我没有那么恨了。无论程雪茹怎么不待见我,除了李老师,还有芳菲对我是掏心窝子的好,她经常偷偷把省下来的零花钱塞给我用,趁妈妈不在的时候帮我干活,冬天我的手生冻疮,她每次出门都要摘下自己的手套给我戴,或是用自己的钱买来润肤油抹我手上,在我痛经痛得死去活来的时候,她都会含泪给我揉肚子,或是跟她妈偷偷学着熬红糖水给我喝。有一次笨手笨脚被开水烫了手,我很自责,问她痛不痛,她反倒说了句:“姐,相比起你的痛,我的痛根本就不算什么。”
在我十八岁生日这天,李老师打电话到我住的女生宿舍楼,要我回家吃晚饭,说要给我庆祝生日,说芳菲也回来了,在家等着我。
在我十八岁生日这天,我去李老师家吃饭,一进门芳菲就神秘兮兮地搬给我一个包装华贵精美的大盒子。我以为是她送我的礼物,她说不是。
那一刻我知道芳菲并没有我想象中的单纯。她其实不笨,她只是表现得单纯,她的心思跟她柔软的头发一样,非常细致。
我却在床上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大约到凌晨的时候,我终于疲惫不堪地昏睡过去,好像才眯了会儿眼睛,寝室的电话突然刺耳地响了起来。戴绯菲靠电话最近,咕噜着不耐烦地接了。“四月,你的。”我半梦半醒间听她叫我的名字。我揉着眼睛爬起来,生怕吵醒其它人,事实上已经吵着她们了,我知道她们都在竖着耳朵听。
每次芳菲来看我,我都在宿舍里用电炉给她煮面吃。还不能给舍管发现了,因为宿舍是禁止用电炉的。
我狐疑地拆开盒子上系成蝴蝶结状的缎带,在盒盖揭开的刹那,只觉眼前一阵刺目的白光,还好不是炸弹,是条礼服裙。款式很简洁,很少女。白色的绸缎配上薄如蝉翼的柔纱,领口和腰间的蕾丝上镶满珍珠和水钻。
我知道不是这个原因,但我可以肯定我不会和他发展。不仅仅因为他是有家室的人。我总觉得在我灵魂深处有个空位,一定是给谁留着的,但不是给他。我说不出具体的理由,就是一种似是而非的直觉,不是他,肯定不是他。
他的吻技非常娴熟,甚至说得上高超,温情而热烈。即便我没有迎合的想法,也没法拒绝。他就是这样一个人,从不刻意要求我什么,但他总有办法让你无法拒绝,他很有耐心,似乎也很自信。他的自信跟他的温暖随和一样,是他特定的身份和生活方式所决定的。我不知道他工作时是什么状态,和我在一起时,他的举手投足,抑或是说话的语气,都带着种慵懒闲适,不大声说笑也不刻意板脸。
我支吾着说:“我也不知道是谁送的。”
说实话,我是有些感动的。时隔这么久突然出现,在我生日的这天送我成年礼,放在任何一个涉世未深的女孩身上都做不到无动于衷。而且不管我承不承认,不管他是不是我命里的人,我心中的位置是不是留给他的,我还是有些想念他的。他的一切都让我觉得温暖,即便某天彼此相隔天涯,他也是个值得让人怀念的人。
然后,他冲我莞尔一笑,“是颜小姐吧。”
我们异口同声问:“为啥?”
“四月,你确定你不知道是谁送的?”说这话的是睡我上铺的姚文夕,她是寝室老大,性格豪爽,最爱跟男生混在一起,称兄道弟。隔壁寝室的彭莉经常开玩笑说:“每次在澡堂子里碰见姚文夕,听到她的大嗓门,我就怀疑我走错了地儿,姚文夕,你应该去男澡堂。”
不是不愿意跟她“分享”,而是我天生就不是一个喜欢倾诉的人。而且,我也没觉得我跟容的事值得跟人分享。大约有半年,我跟容没有任何联络。我想可能他的婚姻有些棘手,Sophie的中文课我早已停止,可怜的孩子,无辜地成为大人争夺的筹码。
“很晚了,我出去不方便。”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