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06 我爱你,你知道吗?
4、寄给未来的信
目录
Chapter 01 那年夏天那片海
Chapter 02 因为一个人,爱上一座城
Chapter 02 因为一个人,爱上一座城
Chapter 03 我终于到达,但却更悲伤
Chapter 04 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
Chapter 04 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
Chapter 05 你此去经年,我心已成灰
Chapter 05 你此去经年,我心已成灰
Chapter 06 我爱你,你知道吗?
4、寄给未来的信
Chapter 06 我爱你,你知道吗?
Chapter 06 我爱你,你知道吗?
4、寄给未来的信
上一页下一页
毛丽,我最亲爱的你,今夜星空灿烂,我坐在海天苑的书房为你写这封信,心情竟然非常平静。其实这很有可能会是我为你写的最后一封信,应该算遗书吧。提前写这封信是害怕哪天我突然离去,连声道别都没跟你说,这样很不礼貌。
在养病的这段日子里,我非常孤独寂寞,总想起过去的那些事情,想起第一次去南宁见你时的情景。当时我们投资的防城港s&t码头项目已经批下来,我跟我的助理彼得安去南宁督工,在南宁、北海和防城港待了两三个月。那段时间很忙,我们一方面要确保s&t码头工程顺利开工,一方面还要筹备博宇设在中国内地的首个子公司,我将子公司的总部选在地王大厦,因为那栋楼最高,离天空最近,离你最近。
毛丽,我最亲爱的你,请相信我一直在等着你,我知道你一定会回来的,我相信。只要你在马路对面出现,我的目光一定会穿透纸面落在你身上,你若幸福,我也幸福。
出版社对面的那家影楼吸引了我的注意,让我想起了那部照相馆的片子,脑中闪过一丝火花,我忽然有了个特别的想法。我走进照相馆,要老板给我拍张遗照,我知道我现在的样子不太好看,但我从小就不爱照相,还真拿不出一张像样的照片当遗照。老板以为我开玩笑,直到我再三肯定我的要求,他才相信。他很热心,亲自为我掌镜,他要我对着镜头微笑,可我怎么都笑不出来,于是老板说,“你就当做这镜头是你最爱的人,你跟她微笑就可以了。”
今天已经吐血两次,早上还晕倒在浴室,在冰冷的地板上躺了两个多小时才醒过来,我是真的不行了。事到如今,我并不害怕死亡,以我的病情,我能活到今天已经是赚了,我在自己生命的尾声还能轰轰烈烈地爱一回
99lib.net
,我死而无憾。我已经安排好一切,会走得干干脆脆,了无牵挂,这很好。虽然你还对我有着这样那样的误解,但我相信你终有一天会明白,我是一个怎样的人,所以我不会在信中对你做过多的解释,我握笔已经很吃力,我没有力气。
下午我出了一趟门,步行到你上班的地方,看着你办公室的窗口,我微笑。我觉得这样的结局也不错,我们激烈地相爱过,当我离去时,你又将拥有新的生活,所以我才会走得这么安心,谢谢你,陪我走过这段生命最后的时光。
我不知道我的照片会在橱窗中摆放多久,老板说只要他的照相馆不拆,他就会一直将我的照片放在橱窗,直到永远,但这世上哪有永远呢,除了爱。
我走出照相馆的时候,老板一直送我到门口,我回头对他笑着挥了挥手,下午的阳光很好,行道树的叶子闪着光,斑驳的日影在我眼中跳跃,一刹那的时光,在我的生命中已然是另一种永恒,毛丽,我从不后悔爱你。希望你好好保重自己,不要再任性,如果日后遇到爱你的人,请一定要珍惜。记住,相信爱比单纯去爱更需要勇气,亲爱的你,相信了吗?
事情就是这样的,我在槟城静养三个月后再回到南宁时,你已决然离开,只留下了那张便签。你说你庆幸自己没有爱上我,这话比让我死一百次还痛苦。毛丽,你终究还是不信我!包括那天早上看到容若诚从海天苑出来后,我跟你说的那些话,其实都是违心的,不是我的本意,因为我那阵子我的病毫无征兆地再次复发,我以为我多少还可以再拖个一两年的,没想到老天这么急着要收我回去,我一定是前世做了太多的孽,这辈子遭了报应了!
拍完照后我给老板留了个地址,要他按九*九*藏*书*网这个地址给我把照片送到公寓,同时我还提了个小小的请求,我希望他能将我的遗照放一张到外面的橱窗,照片一定要对着马路对面的出版社,不要太大,也不要过于醒目,藏在角落里就可以。老板问我为什么,我说我心爱的姑娘曾经在马路对面上班,我希望在她回来的时候可以看到她……老板听完眼眶都红了,握着我的手许久都没有松开。
那次我回槟城忙股东大会的事,henson跟我说了实话,说我没有再动手术的可能了,我活不到第二年春天,这真是让我绝望透顶!我是个要面子的人,不希望让你看到我临死的样子,我想在你眼里保留最后一点自尊,我什么都没有了,只剩这点自尊。所以那天我借着容若诚这件事逼着自己说了那些禽兽不如的话,原谅我,我实在找不到别的理由让你离开,我无法确认你是否真的相信了那些话,但章见飞相信了,后面的情形你也知道了,他收购我的公司逼我离开南宁,一辈子不得再回来。
有时候我会驾车尾随着你回公寓,你一定不会知道,那段时间我也与你租住在同一个小区,我住的楼正对着你住的楼。毫无疑问,我看得到你的阳台和窗口,你养的茉莉花几天浇一次水,我都清清楚楚,那花儿皎洁,如果是有风的晚上,我几乎可以闻到清淡的芬芳。大概是因为寂寞,你经常晚上出去玩,很晚才回来,有时候喝得醉醺醺的,看上去并不开心。有一天晚上你又喝醉了,我刚好驾车回公寓,看见你蹲在你楼下的花圃边吐,我停下车过去扶你,给了你手帕,你还跟我说谢谢,但估计你并没有记住,因为两天后的早上我们在小区门口迎面遇见时,你昂头与我擦肩而过,你确实不记得我。当我在南宁的前期筹备工作暂告一段
藏书网
落,我不得不回槟城,离开的那天,我在你的楼下站了许久。
老板的话很管用,我看着那个冷冰冰的镜头,眼前浮现出你的面孔,前尘往事,潮水般涌入脑海,我想我是笑了,老板也说我笑了,只是那笑容后来僵在我脸上许久都退不去,我笑得脸部肌肉痉挛,眼泪却滚滚地落下来。
我经常在你上班的出版社对面喝茶,看着你驾车进出大门,心里格外宁静。非常奇妙的感觉,在没有见到你之前,我每每幻想与你相见时,内心就会澎湃不已,真的见到了反而平静。我熟知你每天上下班的时间,知道你什么时候洗车,什么时候过马路到茶楼边的小餐馆跟同事一起用午餐。我多次坐在茶楼二楼的落地窗边打量你,有一次我甚至进餐馆与你“共进午餐”,当时我与你的距离是两米,我就坐在角落里很不起眼的位置。
事已至此我并不怨你,都怪老天给我的时间太少,我来不及向你证明我有多爱你。对不起,亲爱的。不过我还是要说,无论你将来遇到谁,请一定要放下心结好好地投入地去爱,相信爱比单纯地去爱更需要勇气,我与你到底是宿缘太浅,你不相信我的爱情有可原,可是一个人若总是带着怀疑的眼光看着这世界,是得不到幸福的,毛丽,我希望你能幸福,所以我希望你能相信爱,相信你自己。
但是现在回过头来想,我对他并没有太多的恨意,他不过是太爱你,爱有什么错呢?当年我与他同时认识的你,我却没有他那样的勇气,可以去追求自己想要的爱情。最近我时常想,如果我当初足够勇敢,现在的结局会不会不一样?你可能不知道,你跟章见飞结婚的婚房还是我给你们设计的,我在剑桥学的就是建筑,章见飞打电话向我求助,我没办法拒绝。
刚刚我得到消息,我的藏书网仇人章世德在槟城病逝,我竟然也很平静,事到如今,爱与恨都已随风而去,什么都不重要了,真的。
毛丽,我是发自内心的想好好爱一场,可惜老天不成全,我们终究隔阂太深,最后以如此狼狈的情形收场,实在与我最初的美好希冀相去太远。
不,毛丽,我不会离开你离开这座城市,既然注定要死,我希望可以死在一个离你最近的地方,因为你,我深爱这片土地,我要把自己埋在这里。我已经找好了地方,谁也不知道,这是我的秘密。至于章见飞,我保证最后让他连我的尸骨都找不到,我要让他后悔一辈子!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我是他的兄弟,他如此不相信我,那我又有什么必要让他瞻仰我的遗容?
我回槟城后做了一次手术,这个手术可以不做,但不做我就难从病房中走出去,保守估计活不过三个月;若做了,生命倒是可以延长,但下次进医院可能就要直接推进太平间了,我的私人医生henson在将我推入手术室前话再三征询我的意见,要我最好缓缓这个手术,他在这三个月内兴许能帮我找到更好的医治方案,而且已经有眉目了,但我坚持要做,因为我不甘心啊,我还想多看看你,多与你相处些日子,万一我等不到三个月就再度病发,我与你岂不要就此阴阳相隔,我害怕,我赌不起了。
亲爱的,当你住进我为你设计的房子时,你可知道每个细节都包含着我对你的爱恋,比如卧室的天花板,我设置成伸缩的天窗,当天窗展开时,你就可以看到灿烂的星空,每颗星星都是我送与你的礼物;还有客厅的那个面向大海的大露台,我特意改成朝向正对着槟城的方向,当你站在露台上眺望远方时,我也许正在海平线的这端遥望着你,虽然我们彼此不能望见,但同在一片九_九_藏_书_网星空下,我们的目光总有交汇的时候吧!我用我自己的方式表达着对你的爱意,可惜你并不知道。
风,轻轻吟唱,记忆的深海翻涌着波浪,黑的夜被临岸的灯火照出暗紫色的天光,往上升去,往上升去,璀璨的星光在墨黑的天幕闪烁。当风声灌满耳朵,当繁星纷纷坠落,寄给未来的信,像是皎洁的月亮慢慢升起,唤醒我沉睡的记忆……
回到槟城后不久,我在彼得安收集来的资料中发现了你的msn注册名“mickey”,我随即在电脑上加你为好友。我点开你的msn空间,看到上面登载了一条个人信息,称有房要出租,信息的下方还附了几张房子的外景和内景照片,我只瞟了眼就知道那正是当年我为你设计的婚房“海天苑”……是的,一切都是按计划进行的,我有“预谋”地接近你,但我并没有恶意,我只是不想让自己的人生留下遗憾。其实自章见飞与你离婚,这三年里,我一直犹豫着要不要去见你,却一直没有勇气。hansan鼓励我说起码应该让你知道我对你的这份感情。我不求有结果,不求你爱的回应,只想让你知道,这世上有一个人爱你如生命。
你一直说我欠你一个解释,其实有什么好解释的呢,去年圣诞前夕我突然与你失去联络是因为那天我病发,因我的病情特殊,加之我不想在本地入院,怕被你发现,所以我要彼得安将我送回槟城,我在去机场的路上给你打电话都是强撑的,我跟你撒谎说要回槟城处理紧急事务,过阵子就回来,你不知道,我当时满脸都是泪,话都说不清楚了,因为我不知道这一走会不会是诀别。我后悔头天晚上没能多抱抱你,后悔没有提前带你去北海道,你可能不知道,这次我计划许久的旅行其实是我准备送与你的圣诞礼物,可惜来不及了,什么都来不及了。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