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03 我终于到达,但却更悲伤
3、我只想要平静的生活
目录
Chapter 01 那年夏天那片海
Chapter 02 因为一个人,爱上一座城
Chapter 02 因为一个人,爱上一座城
Chapter 03 我终于到达,但却更悲伤
3、我只想要平静的生活
Chapter 04 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
Chapter 04 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
Chapter 05 你此去经年,我心已成灰
Chapter 05 你此去经年,我心已成灰
Chapter 06 我爱你,你知道吗?
Chapter 06 我爱你,你知道吗?
Chapter 06 我爱你,你知道吗?
上一页下一页
唯有赵成俊不露声色,对阿莫微微点头:“我知道了。”
因此,章见飞这个时候再打亲情牌显然是不合时宜的,不但达不到预期效果反而令赵成俊心生反感,一丝一毫通融的余地都没有了。
“那就好。”
章见飞反问:“阿俊,那你能告诉我你来南宁的目的是什么吗?你跟毛丽在网上聊了一年多,还租她的房子,这些事如果不是她今天说出来,我还蒙在鼓里,你计划很久了吧?”
毛丽很快买了水来,递给他一瓶,“你看上去比我还累,阿俊,你要多注意身体,别那么拼命。”她拧不开瓶盖,把自己的那瓶也给了他,然后坐在了他身边。
正思索着,赵成俊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响了,没有铃声,是振动,毛丽一直看着那个有着闪亮银色金属壳的手机在嗡嗡地振动,电话断了两次,又紧接着打过来,像是有什么急事。
不管怎么说,这次她算是圆满完成任务,虽然未能将张番先前那部作品拿回来,但她要到了张番另外一部更有分量的作品,所以朱庸还是给予了她相当的肯定。“我就说我没看错人吧,毛丽,你是个人才。”朱庸笑得跟个弥勒佛似的,让毛丽一时有些迷惑,白贤德不是说他是朱阎王吗,可现在哪里有阎王的样子?可是接下来老朱话题一转,指了指楼上,“行了,你去八楼跟老容汇报汇报吧,他也很想听听你对张番这部作品的看法,你不在的这段时间老容非常挂念你,天天问我要人,你回来了理当去跟他打个招呼,免得他茶饭不思,开会都走神。”
隔壁的人说:“在啊。”
“那,那又怎样?”
“是的,他叫赵成俊,在南宁投资做生意。”
她犹豫着拿过手机,摁下了接听键,“喂,请问你是哪位?”
赵成俊当天就飞回南宁,匆忙得来不及跟毛丽道声别。一抵达南宁就主持召开紧急会议,与会的都是中国总部的高级主管,以及马来西亚那边赶过来的高层,会场气氛紧张,仿佛人人都知道一场硬战即将来临,所以一片死寂。
“你说呢?”白贤德明摆着不轻饶毛丽,凑到她跟前,那眼神就像要将她生吞活剥了似的,“我跟老容共事十几年,从来没见过他这个样子,毛丽,你也太不厚道了吧!”
毛丽眨巴着眼睛:“我妈来过?”
容若诚果然愣住:“你,你有男朋友了?”
“你呢,你有没有想我?”毛丽一边问一边在心里发笑,两人真够二的!可是恋爱中的男女最在意的不就是这些问题吗,你爱不爱我,你想不想我……爱与思念就是爱情永恒的主题,再俗再可笑却是彼此心里最放不下的。
偌大的舞场喧嚣沸腾。他们都跳累了,于是避开人群在僻静的角落里找张椅子坐下来,赵成俊仍觉眼前这一切像是场梦,如果是梦,他唯愿一辈子不再醒来。他的脸渐渐贴向她,她本能地闭上了眼睛,并且很快就热烈地回应着他。她贪恋他唇上的烟草气息和淡淡的薄荷香气,那样的温软,带着梦寐已久的幸福和希望,令她沉醉不已。她什么都不管什么都不顾了,过去和未来她通通不去想,她只要此刻,让所有的渴望,都在这样的唇齿缠绵间寸寸激活,她不要在无望的希冀中慢慢干涸。
“我……”
毛丽怔怔地看着他……
没错,在赵成俊来上海前,他与章见飞的确有见面,一次是在听雨轩,一次是在北海,章见飞突然来南宁,名义上处理公事,但赵成俊知道事情没有这么简单。
从上海回来后,赵成俊一直都很忙,他忙的时候,毛丽似乎不太好意思打搅他,有事顶多发条短信,连电话都很少打。她觉得可能还是进展太快的原因,没有过程也就没有磨合,见了面都很客气,她客气,他更客气。但男女间的磁场是很奇妙的,当你中意一个人时,对方怎么样都能接受,而且会觉得很愉悦。毛丽很喜欢赵成俊的这种含蓄,一见到他就心跳加速,哪怕是他默默的注视,也让她有种沉迷的眩晕,而这些是她从前不曾体会过的。她不由得感叹,原来这就是两情相悦!
毛丽在被子里不停伸出头张望浴室的门,里面透出橘色的灯光,水声一直在响,赵成俊却始终没有出来。
“我问你怎么做到的!”苏燮尔气势汹汹。
毛丽郑重其事地点头。
……
晚饭后的公园很热闹,附近的市民都喜欢晚上去公园散步或运动,树影和暗角处随处可见热恋的男女依偎在一起。公园里有个很大的广场,那是整个公园最热闹的地方,很多市民在广场上跳舞,放眼望去全是密密匝匝的人群,各种各样的舞步混杂在一起,有探戈、拉丁和各类交谊舞,还有老年人喜欢的扇子舞、太极拳等等,不同的舞曲回荡在广场上,加上人声鼎沸,虽然有些吵,但是这样的热闹是毛丽喜爱的。
他继续说:“你上海那边的家人还好吧?”
“白姐冤死了,又不是她把你派去上海的,老容不好说朱阎王,只有找白姐念经,哈哈哈……”
至于赵玫怀孕,恰恰是赵成俊最不想听到的事情,她终于还是有了孩子,这就意味着他有了个流着仇家血的外甥,他的确谈不上有多高兴。章见飞打电话过来告诉他这一消息,无非是想以亲情来“绑架”他,逼他妥协,他岂肯就范!
“喂!”白贤德到底是个沉不住气的人,瞪着毛丽,“你昨天没干啥事吧?”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赵成俊还没有出来。
说完就掐断了电话,嘴角勾起放肆的笑意。
“你是我们孩子的舅舅!”
散会后赵成俊将几个亲信叫到办公室,继续商讨应对事宜,正说着话,门外传来首席秘书阿莫的轻叩声,赵成俊准她进来,但见她脚http://www.99lib.net步有些轻微的踉跄,脸色亦发白,这明显不符合以沉着冷静著称的阿莫的风格,赵成俊顿觉心往下沉,肯定有不好的消息。
除了这件事,防城港那边的s&t码头工程进展也颇为不顺,事故频出,短短一个月,他往返防城港不下十次,令他烦不胜烦;还有北海那边新投资的一个度假村开发项目,好不容易通过重重关卡准备进入施工阶段,却卡在了拆迁上,项目部为此焦头烂额,又丝毫不得要领,整个局面成了一盘死棋。所有这些事加在一起让他不堪重负,最近已经开始加倍服药,henson还不知道,否则非骂死他不可。
“来,我们跳舞吧。”毛丽散步到广场边上要拉赵成俊跳舞。
电话那端一阵沉默。
毛丽起身离开的时候,容若诚的脸上一直是那样温和的笑容,还不忘嘱咐她:“晚上不要熬夜,多注意休息。”
“不会,每个人都有很傻的一面,有时候会干一些很傻的事,自己想想都觉得不可思议,但这就是真实的自己,情感和理智,很难有绝对的平衡点。”毛丽说着打量赵成俊,他看上去绝对是一个足够理智的人,没想到他竟然也有这么感性的一面,这让她觉得意外的同时也充满好奇,不由问道,“你看星星的时候想念的是谁呢?”
“没错,她就是一直惦记着呢,不过感情这种事是讲缘分的。”毛丽清楚地看到容若诚的的脸色渐渐黯然,心下一横,“容总编,谢谢您这两年对我的关照,真的很谢谢您,您是个难得的好人,只是……”
终于,他吻到了她泪水的味道。他放开她,见她已是泪流满面,而她仰起脸来,分明还带着含着泪光的笑意。
毛丽觉得这样不行,真的不行,她已经辜负过一个人,不想重蹈覆辙。思忖片刻后,她努力挤出笑容:“容总编,谢谢您,不过……我晚上约了男朋友吃饭,所以……”
“喂?你是谁啊?”
“你这个样子可像猴子了,别摸了,嘿嘿……”容若诚脸上的笑容再寻常不过,语气亦出奇温和,但目光躲闪,还是流露出那么一点怅然和无奈。他将话说得很圆满,滴水不漏,“你是个很特别的姑娘,在你身上我看到了常人难有的本真,你真实,不矫情,做事也还算认真,这是我欣赏的。你男朋友很有福气,也很有眼光。”
门被轻轻带上。
这个晚上,毛丽留宿在赵成俊的公寓。
“今天晚上……”容若诚似乎在转移话题,犹犹豫豫的样子,“晚上你有没有空?嗯,那个,你母亲来过几次,一再托我好好照顾你。你要是有空的话,晚上到我家吃饭,我给你做炖骨汤,很补身体的……”
丛蓉和唐可心在外面唉声叹气。
“我一直就说你很有能力,就是……”他温和地看着她笑,“有时候有些懒,爱玩。”
他到底是上流社会的,风度翩翩舞步娴熟,什么是鹤立鸡群看他就知道了,毛丽也是舞中高手,俊男靓女本就吸引人,加上配合默契,以及两人脸上洋溢着的幸福笑容,其情其景堪称惊艳,很快周围的人都停下脚步,驻足观看他们跳了,人群中不时爆发出喝彩声。
“还站着干吗,坐啊。”容若诚和颜悦色地招呼她坐下,样子倒像是在谈公事,“怎么样,这次去上海收获蛮大吧?”
可是他已经没办法停止这一切,这是他多年构建的事业王国,轰隆隆已经发动马达,一旦停下来他这些年的心血就付诸东流,也必会让章家小看他,不,他的仇还没报呢,就是拼尽最后一口力气,他也要章世德那个老畜生付出代价,既然泓海已经停止收购博宇股权,那么博宇与其坐以待毙还不如主动出击,所以今早他秘密部署了下一步计划,不久之后大马股市必然掀起巨浪,章见飞,你输定了!
“贤德,你要我怎么说呢?”毛丽打断她,戚戚哀哀地看着她说,“我也不想这样,可是感情这种事情是勉强不来的,我知道老容是个好人,可是我没办法呀,如果我要跟他来电,两年了,早该来了吧?我真是……再说了,我已经有男朋友……”
“喂,你说话啊,到底哪位?”
赵成俊扫视全场,又道:“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马上筹集更多的流通资金进行反收购,用庞大的资金来击退他们,同时跟小股东谈判速战速决!”
“阿俊,你没事吧?”门外传来毛丽的叩门声。
丛蓉掩嘴笑:“主要是老容这阵子表现得太不正常了,白姐都怕了他,瞅见他进电梯她宁愿走楼梯,因为老容一看到她就问毛丽怎么样了,什么时候回来,编辑部事情这么多,不能为一部稿子耽误整个工作进程吧?”
可是门刚一带上,他就缓缓低下了头。
他又是那种深不可测的目光长久地注视着她,伸手将她鬓前的一缕碎发拢到耳后,在她脸颊轻轻一吻,“毛丽,你永远不会知道我有多想念你。”
有轰然的雷声自头顶炸响。赵成俊不能答话,心跳紊乱,每一次都重重撞在胸口,直撞得发痛,痛得连呼吸都没有办法继续。豆大的冷汗从额际渗出,他愣愣地盯着阿莫,像是没有听明白她说什么,眼神飘忽。
两个人都有点不好意思起来,大约是为了掩饰窘迫,毛丽起身道:“你渴不渴,我去买水!”赵成俊没有拦她,目送她走远后马上从上衣口袋里掏出小药瓶,倒出两粒药丸后迅速噙入口中,就着唾沫咽了下去。
“无论你想要什么,只要我给得起,我都可以给你。”
“我没干啥啊!”
“慌慌张张的干什么,天塌了吗?”他很少呵斥女下属,尤其是对一向信任有余的阿莫,可见他很不满她的慌乱,敌人还只拉起九_九_藏_书_网了弓,就自乱阵脚,乃兵家大忌!他板着脸,一点情面也不给:“就是天塌了,也压不着你们,慌什么慌!”
“我明白!”容若诚打断她,不愧是当领导的,很会掌控场面,脸色随即恢复常态,还面带微笑,“你不用说了,没有关系的,我也是讲缘分的人,能跟你共事本身就是缘分,我很荣幸,真的。”
毛丽哈哈大笑,“听你这意思,是要我负到底啰?”
“来过几次,给我带了很多新鲜蔬菜,大妈真是好。”容若诚笑盈盈的。毛丽只觉两眼发黑,这老太太,还当真要认人家做女婿啊?
“你想赢我有很多种方式,为什么一定要把毛丽牵扯进来?我们之间的恩怨我私下解决,别逼我,阿俊。”章见飞当时声音不高,目光中却透着森冷的寒意,他很少有那样的表情,这让赵成俊甚觉陌生。在赵成俊的印象里,章见飞是个心思极细密的人,很善于隐藏自己的情绪,即便有时处于下风他也是淡泊自如,真正是泰山崩于前而不色变,但他亦有雷区,你可以举刀将他千刀万剐,就是不能触及他的雷区,其实他在槟城时就看出赵成俊来南宁的目的,却不动声色,装作什么也不知道,他真是沉得住气!
“要不要吃药啊?”
赵成俊对这个不争气的妹妹真是失望透顶,自从兄妹俩闹得分崩离析,亲情早已疏离,赵玫因为心虚平常连电话都很少跟哥哥打,有委屈只能找闺蜜阿莫哭诉。而阿莫跟随赵成俊多年,非常了解他,虽然口头上不认这个妹妹,但心里多少还是有牵挂的,聪明的阿莫时不时的会跟他透点口风,所以赵成俊对于那两个糊涂蛋的婚姻状况也是略知一二,他丝毫不意外,没有爱情的婚姻能有什么好结果?当初他们结婚时他就预料到有这一天,他不能原谅章见飞的是,赵玫脑子犯浑他也跟着犯浑,无论他们两人最终的结果如何都是自食其果,他根本不会给予他们半点怜悯,更不会受制于这充满背叛和伤害的亲情,今生今世,来生来世,他唯愿跟那两个人再无交集。
结果有人打到隔壁办公室:“容总编不在吗?”
果然,三十分钟刚过,秘书阿莫敲门进来,面露欣喜地对赵成俊说:“总裁,刚刚吉隆坡那边来电话,他们取消撤资的决定。”
“傻瓜!”
似乎天都暗下来了。只听窗外有呼啸的风声,那样遥远,听在他耳中,却是惊心动魄。防城港的s&t码头工程,耗资数十亿,维拉潘集团投资占一半,突然撤资的后果除了工程停滞,博宇还将因此背负银行巨债……
“没,没事,肚子有点不舒服,你先睡吧。”
一直到下班,容若诚都没有接电话。也没有跟人说过一句话,别人叫他下班了,他也没有回答。甚至一直到凌晨,他办公室的灯都是亮的,大厦保安上去敲门,他只说是加班,叫人不要打搅他。第二天早上,社里同事们都知道了容总编一夜未回家,因为秘书室的小姑娘上他办公室做清洁,扫出了几十个烟头,说是一进去差点被呛死,满屋子都是烟。而容若诚人已经不知去向,直到下午才给汪社长打了个电话,说是身体不舒服,要请假几天。
“嗯,这个……”毛丽将头靠在他的肩上,陷入遐思,“说出来你别笑我,我小时候很傻,爸爸去上海后我跟妈妈一起生活,每次想念爸爸的时候我就到海边捡贝壳,因为爸爸跟我说过,如果我想他的时候就对着贝壳说话,然后将贝壳扔进海里,他在上海那边若捡到我的贝壳放到耳朵边,就可以听到我说的话,因为据说贝壳会收集海的记忆……很幼稚吧?可那时候我当了真,每次挨了妈妈的骂我就去海边捡贝壳,我问爸爸有没有捡到我的贝壳,他总是哄我说捡到了,现在想起来觉得小孩子真是很好骗……”
在山顶看星星……
“老容这是怎么了?”同事们见面就问。
众人面面相觑,不明白都这个时候了,总裁怎么还笑得出来。要知道一旦维拉潘集团真的撤资成功,防城港s&t码头工程很有可能会将博宇拉到万劫不复之地,光银行逼债和工人讨薪就可以让博宇在业界的良好口碑功亏一篑。
“您快别这么说,您这么说我都不好意思了,在这工作没少给您添麻烦。”毛丽这次是真的不好意思,挠挠头发,摸摸耳朵,十分地不自在。
“我呸!你装吧你!”白贤德可没那么好糊弄,“自你昨天上了楼,老容就在办公室关了一天,晚上都没回去,抽了几十根烟!”
还是沉默。但可以听到那端传来粗重的呼吸声。
“赵成俊,你实在是太阴险!”
“几个月了?”外面的丛蓉冷不丁问了句,原来她们都在竖起耳朵听呢,大约是理解错误,以为毛丽怀孕几个月了。
赵成俊觉得如果能和她就这么一直跳下去,其实也很不错,即便是短暂的美好也让人沉醉,他将以后的生活安排得很好,特意在五象广场附近置下一套新公寓,阿莫帮他物色的,因为他感觉毛丽不喜欢酒店,她似乎比他还洁癖。毛丽对此欣然接受,没有半句异议,这让他放下了心,可是与之相反的是,他最近的身体状况频出,病情反复不说,精神状态也极差,失眠的恶疾卷土重来,令他心力交瘁。这在很大程度上与他心理的焦虑有关,因为就在他以非常规手段将苏燮尔逼到悬崖边,苏燮尔被迫收回撤资的决定后,泓海发动的首轮强势收购毫无征兆地戛然而止,一个星期过去了,大马那边一点动静也没有,就像什么也不曾发生过一样。这正是他的焦虑所在,看得见的战争远比看不见的暗箭要好对付,因为他不知道泓海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http://www.99lib•net
,不知道章见飞什么时候又来个突然袭击,章见飞的沉稳和运筹帷幄的能力并不亚于他。
“妈呀,一周啊,我哭都哭不及!”
白贤德说不出话了,她怎么会不明白,强扭的瓜不甜这道理谁都懂,可她心里还是很为老容难过,又实在不知道该怎么收拾毛丽,瞪了她半晌,捧起一大摞稿子砸到她面前:“今晚看完,明天要下印刷厂!”
啪的一声,赵成俊合上手机。他觉得他应该重新审视章见飞这个人了,从前只觉他这人聪明,但是人很木讷,与世无争,什么都不在乎的样子,却原来是深藏不露。原来,他宣布收购只是个烟雾弹,以转移这边的注意力,然后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拉拢维拉潘,以釜底抽薪给博宇致命一击!
上了八楼,毛丽在总编办公室外磨叽了半天才敲门进去,容若诚正在看文件,抬头瞅见她的刹那,眼底溢出的光芒让毛丽心里发虚,这光芒如此显眼,她不可能视而不见,原来大家的猜测并非捕风捉影,只是……
赵成俊点点头,把一份加密的文件递给阿莫:“给我影印一份,立即传到吉隆坡的维拉潘集团总部,一定要苏燮尔先生亲自过目。”
“平静的生活?”
两日后,毛丽带着愉快的心情飞回南宁,在机场她给赵成俊发短信,告知她要回南宁的事,赵成俊随即回过来两个字:“等你。”不过是两个字就让她像是掉进了蜜缸,心里甜滋滋的,她不禁自问,原来她也不过是个小女人,她想要很多很多的爱,也想要很多很多的安全感,而这一切赵成俊能给她吗?毛丽心里十分憧憬,这憧憬让她好似又回到了十七八岁情窦初开的年纪,满面春光,走路生风,用白贤德的形容说,“浑身散发着爱情的气息。”毛丽正要得瑟,这大姐又补一句,“跟老容一样。”
半个小时一分一秒地过去,会议室内议论纷纷,每个人都像是到了生死存亡的时刻,说什么的都有,有的甚至还建议清理资产,意思是要准备退路。无论大家说什么赵成俊都不发表意见,他不发表意见,副总裁也不吭声,因为一起奋斗多年,他相当了解赵成俊这个人,作风严谨,在槟城商界以出其不意闻名,历经多次商业大战,几乎没有失过手。他此时的沉默应对足以表明,他有秘密武器!
他仍是一脸的轻松。
他答:“不可能。”
她很是担心,感觉他的身体可能比她想象中的还糟糕。她装作不在意,并不代表她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她不吭声只是为了照顾他的自尊,就像方才在床上,她几次想要停止却说不出口,因为他那个样子差不多是在拼命,好像唯有如此才显出他是健康强壮的,他没有问题,可以在床上随心所欲。可是这种事是装不了的,毛丽几乎害怕他会死掉,最后那一刻他反常的抽搐太吓人了,虽然没有开灯,但他贴着她裸露的肌肤,他身体的任何细微的反应她都能感觉得到……她非常不安,总觉得赵成俊在瞒着她什么,不仅仅是他的健康,好像还有别的什么。
可是电话那边亦是沉默。两人都沉默。短短两分钟,仿佛一个世纪那么漫长,那人缓缓地说出一句话:“回头是岸。”
赵成俊说着就挂了电话,虽然出了口恶气,但他也已经疲惫至极,不过精神还是相当好,正处于高度亢奋中。他给自己倒了杯红酒,端着酒杯踱到落地窗前俯瞰南宁城。昨晚下了一夜的雨,整座城市都被洗得干干净净,天空碧蓝,参差林立的高楼反射着夺目的阳光,这阳光给他抚慰,他忽然明白自己为什么这么喜欢站在高处,因为他需要这种凌驾的气势给自己增加底气以应对更多不测的风云,在这弱肉强食的世界,要想风光人上人,是需要魄力的。
“……”
赵成俊倨傲地扬起脸:“那又怎样?”
“快说快说,我都说了你不能保留!”
毛丽有一瞬间的恍惚,目光微闪,“看星星?”
因为旅途劳顿,加之头晚彻夜未眠,赵成俊已经疲倦不堪,连声音都沙沙发哑:“诸位,事关我们博宇生死存亡的时候来了,如存有侥幸心理的,最好即刻打消!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请诸位务必保持镇定!”
“你还要我怎么对你呢?我都以身相许了……”
“啥,你有了?”白贤德一下抓住了关键字眼。
“当然,不然我岂不白许了?”他存心逗她开心。她果然咯咯地笑起来,拧了把他的胳膊:“你呀你,没看出来还真会贫!”
那晚他们在听雨轩有过激烈争论,中途赵成俊接到毛丽的电话,说要跟他见面,事情发生得太突然让他措手不及,他要章见飞躲到包间的屏风后面去,不得出声,以试探章见飞是否真如他自己说的那样已经放下了毛丽。所以毛丽进包间后自始至终都没发觉屏风后面有人,她说的每一句话,她的每一声哭泣都让屏风后面的那个人揪心不已。
“嗯,我们两个人的。你能给的,是吧?我不是那种贪心的人,不要你有很多的钱,不要你多么成功,只要我们能平静安逸地过着大多数人都有的那种生活,我们一起做饭,一起散步,有了孩子后带孩子到海边堆沙堡捡贝壳,偶尔会拌嘴,但是很快就和好,就像天底下所有平凡的夫妻一样,没有惊天动地,只有细水长流,那样的日子其实是我一直向往的……”
“阿俊,你劝劝她吧,她的情绪不太好,我从南宁回来后她就跟我吵,我很担心。”
即便是赵成俊这样外表疏离内在强悍的男人,也未能免俗,他看着她,眼中满是宠溺:“我当然想念你,毛丽,你想念一个人的时候你会做什么?”
依然沉默。
“抱歉,请恕我不方便透99lib.net露,你最好还是回家去问你哥哥,一家人嘛,有什么事情不能摊开来说的呢?”赵成俊呵呵笑着,语气间却已经有了萧杀的意味,“所以你大可不必这么咄咄逼人,我们还是一如既往的合作对不对?从我们联手打击泓海开始,我们就是一条绳上的蚂蚱,是生死存亡的关系,你怎么这么快就忘了呢?”
“骗人!”
“ok,我马上来。”赵成俊说着起身,看也不看傻眼了的高管们,径直走出会议室,只有副总裁面露微笑,他什么都不用问,他就知道会有这样的结果。
毛丽拧亮床头灯,她承认自己对这个男人有着强烈的好奇心,她知道这样做不对,但还是忍不住俯身轻轻拉开了床头柜,因为她刚刚撞见他拉这个床头柜时很慌张的样子,这里面有什么?
一周后的某个晚上,毛丽与赵成俊共进晚餐。
赵成俊笑道:“那要问你亲爱的哥哥。”
“那是你们的事,跟我没有关系。”
“是啊,他很爱我,所以长大后即便知道那是骗人的,我也不怪他。你呢,你想念一个人的时候,会做什么?”
恰在此时手机突然响了,在寂静的空间尤为显得催魂夺魄。赵成俊拿过来,屏幕上跳动着那人的名字,他长吁一口气,摁下了接听键。
白贤德瞅着毛丽:“看吧,都是你干的好事!”一边说着一边连连摇头,“我真是替老容难过,难过……毛丽,很多事情你其实不知道,老容他……”
桌上电话响的时候,他亦像没有听见似的,不接。
毛丽懒得理她。
阿莫低着头,红着眼眶:“对不起,总裁。”
“是。”阿莫接过文件随即回隔壁的秘书室。
毛丽不好意思地挠挠头。
不久两人在北海又有过一次见面,章见飞摆明了态度要将这件事管到底,他此次来南宁就是来谈判的,既然谈判破裂,他自然会有进一步的行动,只是赵成俊没有想到他行动会这么快,可见他爱毛丽至深,连最基本的判断力都丧失了,爱情让人盲目这话真是没错……
“是啊,我啃都啃不完。”
“我很尊敬他,打心眼里。”毛丽抢白道,“但是这种事如果不早挑明,误会越闹越大,对他反而不好吧?贤德,你也是过来人了,这个道理你该明白。”
三年了,这是他们第一次在电话里听到彼此的呼吸。
夜幕渐渐降临,下午还晴好的天气这时候已经下起了雨,办公室格外的闷,赵成俊起身踱到窗边用力推开窗子,风呼的一下灌进来,狂风挟着冷雨飞溅在他身上,很快就浑身湿透,他从未如此绝望地面对过窗外的沉沉黑夜,只觉脑子里一片虚空,因他知道,这一切才刚刚开始,可是他的人生已经在朝终点狂奔而去,一个人,孤独地,狂奔而去……
赵成俊道:“很正常,落井下石是商人的本性,我本来就没有对他们寄予厚望。”他似乎很平静,这种危机时刻作为总裁他是不能表现出慌乱的,商场上的风云诡变,他早已见怪不怪,这么多年的披荆斩棘,他何曾有过退缩,即便是此刻兵临城下千钧一发,他依然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连笑容都是淡淡的,“我给各位三十分钟时间,大家畅所欲言,就这次的维拉潘集团撤资事件提出你们的看法和意见。”
他感谢这夜色,很好地掩饰了他的病容。
“他们都很好。”
赵成俊深吸一口气,“她知道就好。”
他踱回到办公桌边,拨通章见飞的电话,不慌不忙地通报:“请继续出招。”
“从上海回来后,你有想我吗?”他问。
赵成俊想想都好笑,那人以为拉拢维拉潘集团就可以制服博宇,哪有这么白痴的!他当初在跟苏燮尔合作的时候就防了他一手,暗地里拉拢苏燮尔的哥哥苏尧清,以为日后纷争增加筹码,所以那20亿的银行担保确实是通过苏燮尔的哥哥搞到的,苏尧清在维拉潘董事会虽说不上话,但手中并非没有实权,只是他一直很受苏燮尔排挤,因为他们并不是同母所生,苏尧清背地里很看不惯弟弟为人的作派,很多事都跟董事会对着干,其实他本身并不是很喜欢经商,为人低调,这点倒是跟章见飞颇为相似,他不喜经商,也是个出了名的多情种,赵成俊只不过将苏尧清倾慕已久的一名绝色佳人安排在了他身边,银行担保就轻松搞掂,如今东窗事发,这位仁兄回去如何跟苏燮尔交代,那就是他们自家的事了,赵成俊不用关心。
毛丽本来心情挺好的,一听这话又沮丧起来,原以为离开一阵子跟老容的绯闻能平息下去,没想到还有愈演愈烈之势,这都哪跟哪啊?她垂头丧气地回到办公室,唐可心问明情况,摊手道:“那没办法喽,许帅在的时候大家还能八卦下他的绯闻解解闷,现在他走了,大家就全指望你跟老容的绯闻啦,哈哈哈……”
编辑部更是议论纷纷,白贤德坐在毛丽对面,杯子顿过来顿过去,键盘也敲得噼里啪啦一顿响。毛丽装作没听见。
“哦,这样……很好,你年纪也不小了,也该有个归宿,免得你母亲一直惦记。”
“都七个多月了,她一直不让我跟你说,她说你不会喜欢这个孩子。”
事实上里面除了各种小瓶子,什么都没有。
“说吧,什么事?”赵成俊最看不得女人在他面前哭。阿莫这才缓缓抬头,还是有些发抖:“刚才接到槟城那边的电话,维拉潘家族宣布撤出和我们在防城港合资兴建的s&t码头工程,并终止跟我们的一切合作……”
“那你就对我好点喽!”
赵成俊这才推开门走进去,会议室一片静穆,大家都在等着他。“总裁。”长圆桌两侧的高层一齐起身跟他问好,他示意大家不必拘礼,镇定自若地坐到圆桌的首领位置,www•99lib•net左侧是刚刚从吉隆坡赶来的副总裁罗森,他一脸焦虑地跟赵成俊说:“事情很棘手,苏燮尔坚持要撤资,理由是我们的银行出现信贷危机,他们怕卷入其中。”
“小玫怀孕了。”
阿莫又道:“还有,苏燮尔先生想跟您通电话。”
翌日一早,赵成俊准时抵达博宇中国总部所在的南宁地王大厦,阿莫在会议室外等他,替他打开门,轻声提醒他:“副总裁他们刚刚到。”
赵成俊来到自己的办公室,接听了苏燮尔的专线电话,对方怒气冲冲地质问他:“我只想知道一件事,你们找银行贷款的20亿是怎么让我哥哥作担保的?”
“嗯,是不是觉得我很傻?”
“嗯,很多,很多很多。”
“……”
赵成俊凝视她半晌,握紧她的手:“毛丽,谢谢你这么信任我。”
为了避免被动应战,赵成俊要求公司员工保持高度戒备,公司二十四小时有人值班,密切关注大马那边的股市动态,每日都要有详细的分析数据呈报上来,这样持续了一个多月,别说赵成俊自己,公司其他高层和员工也个个筋疲力尽。于是他渐渐明白,这是章见飞故意采取的策略,在决战前先拖垮博宇的意志,待这边误以为风平浪静的时候再杀个措手不及,所以公司上下没人敢掉以轻心,人人自危,时刻戒备,只是这个样子消耗下去,他不知道自己还能撑多久。
“嗯,还行。”毛丽从未如此拘谨。
白贤德气不打一处来:“闭嘴!还不快干活!一周内审不完稿子,你们都给我到外面凉快去,我不让你们凉快,朱阎王也会让你们凉快!”
赵成俊凝神作思考状,“我想念一个人的时候就会看星星,你别笑,我说的是真的,在我们槟城有一座升旗山,站在山顶看星星非常美丽。”
“怎么没人接电话呢?”
“是我,brant。”
毛丽只觉一颗心沉到了谷底,他有病为什么瞒着她?
“不用,你先睡,我想泡个澡。”赵成俊这么说着,几乎是爬到浴缸边,拧开水龙头,哗啦啦的水流声掩盖了他的惶恐。浴缸边的墙上装有无绳电话,他拿起电话颤抖着拨出号码,电话通了,传来henson温和的声音:“喂,哪位?”
“很出乎意料吧?”赵成俊事后问他,语气不无嘲讽,“连我都很意外,她说要跟你说对不起,我原来以为她会恨你的,现在你该死心了吧?”
众人只觉寒意顿生,空气仿佛凝固。
“哇……”会议室里顿时炸开了锅。
吃过饭,两人手牵手到南湖公园散步。
毛丽的心猛地一跳,她忽然意识到这个电话是谁打来的,虽然隔着漫长的电话线,但那样的呼吸那种感觉不会是别人。
“不会吧?”
“阿俊,我什么都不要,我只要平静的生活。真的,这些年我折腾得够呛,累极了,我折腾不起了。”
“我们谁都不要说谁,你单方面撤资已属不仁,你不仁我当然就不义了,我是中国人,我们中国有句俗语叫‘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你应该听说过吧。我不知道章见飞给了你什么好处,让你突然倒戈,但是我提醒你,我们若被银行逼仓,你们也跑不掉,好自为之吧!”
毛丽哀号:“爱人——”
不停有电话响,他一直没接。
两个人显然都猜到了对方是谁。空气突然沉闷得窒息。
“谢我什么?”
片刻后,电话那端传来一声颤音:“毛,毛丽?”
“我不是你爱人了,我们离异了!”
章见飞果然是言出必行,自两人北海谈判破裂后,不过短短数日,他竟然就能挥起大刀砍向博宇,他在这么快的时间内发动攻击大约也是想速战速决,而且成效显著,博宇这边虽然第一时间宣布反收购,但还是明显处于劣势,大马那边的银行纷纷做出反应,很多小股东也开始抛售手中股票一时间大有山雨欲来风满楼之势。
赵成俊帮她拧开瓶盖,毛丽刚喝了口就猝不及防地被他贴过来的双唇覆上,他吸吮着她唇上残留的水,只觉清甜:“毛丽,我不知道我能给你什么,告诉我,你想要什么?”
“阿俊,谢谢你。”
听到这,毛丽抹脖子的心都有了。
毫无疑问,他在浴室待的时间格外的长,他将门反锁,瘫坐在门口的地板上,连移向浴缸的力气都没有。
赵成俊颇有些犹豫,在这种地方跳舞他想都未曾想过,这实在与他的身份和性格不符,但拗不过毛丽,他也只能配合着与她步入舞场。这真是种很奇妙的感觉,身边是熙熙攘攘的人群,每个人都在旋转,天和地亦都在旋转,赵成俊慢慢地变得激动起来,眼前就像是一个人生的大舞台,万人中央,他只看得见她。
他挥挥手,示意众人退出去。
毛丽粗略估计了下,起码也有一二十个瓶子,大大小小的瓶子上都是英文标签,灯光又暗,她看不清楚,但她知道,这些都是药。
“总裁,这次情况很危急。”资管经理似乎在提醒他。赵成俊颔首:“我知道,所以才召集你们来嘛。你们谈,不要管我,我想听听你们的意见。”
赵成俊听入了迷,“你爸爸很爱你。”
“想念你。”
“我还有事,先挂了。”
听说那两个人婚后生活并不幸福,吵闹不休,虽然赵玫没有跟哥哥透露过半点,但这些事如何瞒得住?
激烈的纠缠让两人大汗淋漓,只觉来不及,就像明天就是末日,他们唯有融入彼此的骨血才可以永不分离……这样的激情显然让赵成俊吃不消,最后一刹那的抽搐令他瘫倒在毛丽的身侧几乎昏厥,许久许久,他才摸黑去浴室,毛丽好心为他拧亮床头灯被他吼道:“赶紧关掉!”与她在一起时他从不开灯,黑暗让他觉得安全,如果让毛丽看到他惨白的脸,那还不如让他去死。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