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四 天使
目录
四十四 天使
上一页下一页
明玉想到石天冬嚷嚷说老蒙要他呈交体检表,原来老蒙早已替她得罪人。再想到自家的父亲不仅不替儿女考虑,还有意将包袱甩给儿女,令她不得不去插手他的婚姻,对比之下,真是令人感慨。她是失之东隅收之桑榆。她很是由衷地道:“蒙总,你看过,你基本上同意,我就放心了。这是最重要的。其他都是细枝末节。”
明玉笑道:“我父亲会问,女方父亲不用送茶钱吧,有没有红包可拿。嗯,感觉是不是像被当作嫌疑犯?”
石天冬本来还想着晚上一定要缠着明玉问岀老蒙的意见,没想到明玉出差,电话里还问个鬼,只得无奈道:“好吧,我等下过去你那边送你去机场。你给我个时间。”
“当真的。”
“娶一个老婆哪有那么容易。哼。”
明玉满脸堆笑,道:“周经理太紧张了。虽然我们做内贸的江湖气重一些,三教九流接触得多一些,但强迫人的事情还是不会做的。再说,苏明成是什么样的人,我比周经理更清楚,不会勉强周经理接受他。我想讲一段我个人的经历给周经理参考,作为佐餐美点,如何?”
明玉笑道:“说到这儿,我们真该握手了。女人做管理最难。管得严了,手下嘀咕女人心眼儿小。管得松了,又嘀咕到底是女人,不会强硬。即使管得不松不紧刚刚好,也落不下个好,手下那些鸟男人不管能力好不好,挺不高兴给个女人管着,迟早得要求离开。有时候想想投胎时候怎么没跑快一步呢?看我们现在,做的事情比别人多,得的收益比别人差,名声也不见得好到哪儿去,一声女强人,活脱变态的同义词。等着瞧,多的是苏明成这样大事做不成,眼界还挺高的男人纷纷挂冠求去。”
“问了,都问了,你还真了解你们老板。他是不是要从这些问题里看出我的为人?他还要我立刻去体检,将体检报告交给他审阅。你说,我如果见你父亲,你父亲会问那么多吗?”
明玉脸红,“石天冬被你吓坏了。蒙总,我有个最担心的问题,石天冬会不会因为能力方面的问题,最后被我压得阴盛阳衰。”
老蒙的肯定让她放心。
明玉看看时间,拎着行李出去电梯间迎候老蒙。老蒙出来一看见明玉身后还有其他出差人员,心领神会,忙道:“小苏,你乘我车子,我路上有事跟你谈。”
周经理上班时候被总经理请去,总经理客客气气地说,苏明成的妹妹通过他一个老友请她周经理吃饭,时间地点如字条。周经理想说不去,谁知道这个苏小妹是个谁。但总经理非常严肃地指出,她必须去。周经理只能委曲求全,终究人在屋檐下。令周经理心虚的是,在她发布对苏明成的封杀令后,曾有消息反馈给她,说苏明成有个妹妹大有来头,她从那时起已经在等待苏明成妹妹的挑战了,可是,一直没有动静。直到今天,苏明成妹妹请她吃饭。宴无好宴,会无好会,周经理心知肚明。
因为她无法、不愿故作大方地原宥和宽恕。
明玉喃喃道:“这话我绝对不向石天冬透露,不然他得担心岀心脏病。蒙总是想调查他?”
各自坐下,明玉并不含糊,直截了当地道:“很不好意思,与周经理不相识,又想认识周经理,只好请同人帮忙,辗转通过贵公司的总经理才请到周经理。与周经理明人不说暗话,周经理可能也已经猜到,我是受了苏明成所托,想来做个和事佬。这是我名片,希望以后常联络。”
老天告诉她之前,她只会翻白眼。翻白眼又太标新立异,她只有闭眼假寐。做人咋那么难。
有了工作,明成不免稍微放弃一些他在网络的耕耘。但他已经从网络上找到甜头,喜欢上在博客里的恣意挥洒。原本他什么时候高兴什么时候上一篇文章,一天两三篇三四篇都有,而且还尽是与跟帖的人吵架。现在他决定一天一篇,跟帖就不再太当回事了。他发现,他更进一步的宽容。
周经理无言。
回头,周经理便打电话给明成曾经挂靠的公司的老总,告诉那老总她送个新年礼物给苏明成那小畜生。
明玉想象得岀石天冬在强硬www•99lib•net的老蒙面前所遭的罪,连油滑的柳青都被老蒙捏着转,何况爽直的石天冬。但是,她喜欢老蒙为她出头的感觉。她这一辈子,都是她自己在为自己搏位出头,这一次的个人大事,她并没指望有人替她出头,她觉得自己能把握自己的生活。可从老蒙流露岀要与石天冬见面的意思起,到还不到一天时间老蒙就采取行动,还有老蒙使出看家本领挖出石天冬自己可能都不知道的本性,明玉深深感动。现在真好,石天冬能为她出头,老蒙也为她出头。可也知道,那对石天冬并不公平,老蒙有点盛气凌人了。她微笑道:“你别太当回事,你该怎么做还是怎么做吧。我下午要紧急去见一个客户,等下就去机场,估计明天晚上或者后天回来。”
她想尽快了结此事,免得成为心病成为无穷无尽的烦恼。苏家的事总是能够给她制造麻烦。
周经理当然听得出明玉说了一大串明成的幼稚,却一句不提她对苏明成如何如何,倒是有点狐疑,不知道苏明玉留着什么后手。但是,大家不同领域,谅这么个细细瘦瘦的小女子苏明玉对她鞭长莫及。她也海阔天空地乱扯:“这倒是与我们部门以前的情况相同。小苏为人天真烂漫,就是做事有点懒,有点拖,我们也常恨其不争。但估计小苏也被我管得烦了,辞职开创自己的事业。我们嘛,也只好认命,如苏总所说,无奈得很啊。”
此时,明玉的秘书来报,蒙总就要到来,明玉对线路那端的石天冬道:“好,现在老蒙来了,再见。”
“问些什么?有没有问你的工作为什么这么怪?你为什么住那个地段的单身公寓?为什么你爱穿着粗毛衣?”
周经理见明玉非常客气,不带一丝火气,也知明玉不愿得罪于她,这是生意人的圆滑。但是,这个苏明成的妹妹就是这么不带火气地将该警告的警告了,该威胁的威胁了,该劝诱的劝诱了,最后还给你揉一把,弄得周经理也没法生出一丝火气。但周经理终究还是强悍的,既然答应放过苏明成,那么她借出去的钱就得收回。她对明玉道:“道歉免了,与苏总谈话受益匪浅。不过还有个问题问苏总,小苏欠我的十万块怎么归还?”
明玉笑道:“也不是什么大事。我刚毕业时候就做销售,不知天高地厚。有次与部门女上司一起出差,到千岛湖一家饭店吃饭。我竭力向她推荐千岛湖的野生鳜鱼,说我见过人家撑小船拿竿子搭游轮后面随便到一小岛垂钓,绝对是野生,也绝对是美味。女上司与我们这种光棍不同,她有家有口尊重钱,不舍得吃那么贵的野生鳜鱼,点了红鲤鱼。我极表遗憾,非要点了鳜鱼,最后大家AA结账,女上司不得不掏了腰包。后来还去了别处,凡是我认为好的,我都要热心地强加给她,不知道甲之熊掌乙之砒霜这个道理。回来后,女上司与我结了仇,而我还不知,吃了无数暗亏。论理,女上司也合该生我的气,她以为我是成年人,早不该行事如此幼稚,她该记恨,她又不是做销售的,钱没我们多,她不多的钱还得养家糊口,就这么被我逼着花了,不知多心疼。”
明玉也笑,吃了几口,才又道:“然后,我被女上司修理了半年。有人了解因由后,劝我低头认错,我不肯,那时候年少气盛得很,我宁可多花十倍时间精力将业务跑出来也不愿意低头。其实,换作现在,我会认错,因为我虽然是好心,但终究是办了坏事。看问题不看初衷,得看后果。作为小辈,先认个错没什么大不了,相信比我年长的上司是不会再为难我的。而且,凭我当时身份,如果识时务的话,知道与上司作对没好下场,也应该赶着去主动道歉。但是,年龄局限了性格和心胸,我们终究一直对峙。我后来依仗业务,迅速升官发财,很快与她平级,然后做她的上司,然后上司的上司,再到现在这个位置。但是我过去的上司需要稳定的工作,又不能离开寻找另外的工作,我们公司的工资福利都是上乘,她有实际考虑,她不得不屈居在我手下。我当然http://www.99lib.net想过报复,我不是圣人。但一是感觉胜之不武,更上层楼后,眼界开阔,不屑纠缠鸡毛蒜皮;二是我不愿将自己也降低到过去的档次,被人骂一声女上司总归小肚鸡肠;三是我不愿有风使尽帆,谁知道哪天会不会风水轮回。做人留个余地,等于给自己留个余地。不过,我可以不计较,但过去的女上司的日子想必很不好过,她自己心知肚明。其实,对峙是两败俱伤的一件事。因此,周经理,我自告奋勇做个和事佬约你出来。苏明成虽然幼稚,虽然我也讨厌他,但我们是苏家人,打断骨头连着皮,我不会看着他落魄,我会提携他。他幼稚他懒惰,这都不重要,关键是他聪明,他即使仗小聪明都可以混得不错,何况懒惰和幼稚都可以被我拎着耳朵改进。我会创造条件给他机会让他翻身。请周经理也给他机会。有要求,你可以向我提出。”
老蒙想了会儿,道:“也是。柳青太花,有些事业的人刀子太狠,都不是能让人放心的人。也好,小石这个人倒是个耿直开朗的,人也比较正气,虽然能力不如你,但摆到社会上已经是个不错的青年了。心胸也不错,是个有担当的人。关键是他能对你一心一意,这才最要紧。不过你如果觉得委屈,你就等等,我替你物色别的人。”
周经理越听越糊涂,越发不知道这个苏明成的妹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不过看她骂苏明成骂得挺真切,那些有关女管理者的话她深有同感,便真真假假地举起杯子道:“苏总这话说得有理,为所谓的女强人干杯。”
周经理淡淡地道:“请。”都被总经理逼来吃饭了,难道还能不听苏明玉说几句话?但心中则不免将江湖气和三教九流这两个词掂量了一下。这是她自今晚吃饭以来,唯一感觉有点内容的词组。
明玉如此亲和,周经理无所适从。难道这个苏总单纯到以为吃一顿饭说几句明成的不是,就可以算讲和了吗?不会吧,后面肯定有地雷等着。周经理索性挑开了问:“苏总,我们说了那么多,你准备怎么让我和小苏和解?硬的,还是软的?”即使苏明玉是什么苏总,难道她还怕了一个小姑娘不成?
明玉认真考虑了会儿,道:“小石不是没有能力的人,他事业小有成就,活得有滋有味,我羡慕他都来不及。我跟在他身边,活像一个千年白骨精被他带出来晒太阳,看到的是另一种活法。我看到的缺点,是他太喜欢追求新奇,性格有些浮躁,但不严重,他能自己养活自己。至于钱的方面,估计石天冬不会太计较我钱比他多,但也不大肯花我的钱。再说我的钱也是有限,他如果有心,应该找更富的女人,不会找不到。”
老蒙微笑着考虑了会儿,道:“你自己已经想得周全,很好。不过我还是提醒你,婚前必须做好财产公证,做好体检,你还得好好了解小石的家庭。谈朋友可以不考虑对方家庭,谈结婚一定要注意对方家庭是不是个讲道理的。你要是不好意思说,我代你说,我不怕得罪小石。”
老蒙斜了明玉一眼,嘀咕了一声不知道什么,但好歹同意了。却又在“好吧”之后撂下一句狠话:“我晚上还找他。”
明玉忍不住回电,“怎么回事?”
“没良心。”老蒙却笑了。
蒙总绝没想到明玉会提出这样的问题,他没有这个思想准备,所以想了好一会儿,才道:“不会,应该不会。小石这个人阳刚十足,又不大会斤斤计较,他可能会在生活中让着你,以你为重,但这不能说是阴盛阳衰。他很有自信,自信的男人不会有阴气。”
明玉没想到蒙总如此直言,她需得好好考虑了,才道:“我知道是谁,可跟那人在一起,夫妻关系弱于合伙人关系,等于一天二十四小时做工,做人也太悲惨。我只想回家就什么都不用想,回家就当弱智,石天冬他是个大快活,跟他在一藏书网起轻松愉快。我这人不大会休息,他会带着我玩。好在他还不是个游手好闲的。”
周经理听了呵呵地笑,非常自觉地将自己与那个女上司对号入座了。心说怪不得苏明玉一上来就痛斥哥哥如何如何幼稚,原来是为这个故事打伏笔,让她看在苏明成幼稚的分上,饶了苏明成。这个苏明玉倒是有点异想天开,也不知她是怎么做上销售公司的老总,难道其中有猫腻?难说,年轻女孩子都是难说得很。
可是,明玉终究不愿欠下明成一次又一次的人情债。她可以看着明成落魄到赖在父亲家无动于衷,可是她无法对明成在落魄到底时候对她的示好无动于衷。她宁愿没有看到,可她看到了。她既然看到了,她就不愿欠下人情。她得还了人情才能换得原来的平静,她但愿以后再别看到听到苏家的任何事情。
下了飞机上了车,明玉第一件事就是发短信给石天冬,“以后不许再告诉我任何有关苏家的事。”
“你一定得第一时间告诉我小蒙的爸跟你说了些什么,我担心。”
明玉也笑笑,道:“看,是我一厢情愿了。说起来,我有时候也想对苏明成死心,凭什么啊,我还比他小呢。但是,凭的就是血缘。周经理,不好意思今天请你出来,占用你时间。但能与前辈说说话,还是很受教的,多谢,多谢。回头我让苏明成自己向周经理道歉。”心说只要周经理答应以后不牵涉,压在明成身上的大山等于消失,以后的事,看明成自己做出来了,他若是个扶不起的阿斗,那也是他自己的造化,她总不能要求周经理送一把业务给明成,又不是同一领域的,难道叫她操刀子架周经理脖子上逼之就范吗?那是明成自己被逼上梁山该做的事,她不想得罪人。明成被逼急了她这个明成的八世仇人都会出面,谁知道周经理给逼急了哪个大佬会出面,皇帝也有几个穷亲戚。
老蒙想了会儿,却道:“我还没最后同意。我只知道小石这个人为人实诚,性格开朗,但靠两个小时的谈话说明不了什么问题。你尽管岀你的差,等你回来我再说同意不同意。”
明玉发现,自早上她忽然意识到自己已经成为强者之后,现在她又仿佛失去憎恨的目标。那个曾经在黑暗的路灯下扯着她的头发带给她最深屈辱的人,忽然似乎软化了。明玉觉得这世界简直是不可思议,颠倒黑白。人家都已经在背后称她为“天使”,她这个“天使”还怎么能继续怀揣着放不下的仇恨?明玉真想求求老天,告诉她这个所谓的“强者”,她该怎么做。
晚上下班,按照约定时间地点,周经理到达餐厅。被领座小姐领进去,见一个瘦高女子正看着电脑,见她过去,立即盖上电脑,笑吟吟起身迎过来,非常客气周到。都是场面上的女人,见面握手寒暄,一点不含糊。周经理发觉,苏明成的妹妹除了身高和嘴巴与苏明成有点相像,其他,与浮躁的苏明成是完全不同的两种风格。
明玉笑道:“我今天有同行的,回来时候可能要你接一下,再联系你。”
明玉做了好事,心里却不快活。送周经理回家后她没回家,找到石天冬那儿,把石天冬叫下来说了十分钟话才安心离开,石天冬就跟是她心理医生似的。她也高兴于石天冬又签下一家西点工坊的研制新产品合同。
“不用。”明玉有点着急地阻止老蒙,“嗯,蒙总,不用。”明玉又是顿了会儿,才吞吞吐吐地道:“有感情了,那些差距就忽略了。”
明玉心中终于放下一块大石头。石天冬的缺陷,她早就有所认识,这些不用老蒙提醒。她最需要老蒙帮她的是预测未来两人的相处,她相信老蒙的眼光,她也相信自己的,但面对终身大事,她需要老蒙的肯定。老蒙肯定了石天冬的阳刚与豁达,老蒙估计两人之间不会阴盛阳衰,她就放心了。她最担心的是重蹈父母的老路,别哪天她死后,石天冬也跟父亲一样发出翻身农奴的号叫。她更担心的是,她已经不幸了,她可别荼毒了她的子女。
她宁愿闭目塞听。她的过去她无法轻易放下。
明玉举举她放了一片柠檬的九_九_藏_书_网水杯,笑道:“干杯。不过恕我戒酒戒烟,呵呵,女人据说有这特权。”
老蒙一听,咧嘴大笑。“我想你也应该预先考虑过那些实际问题,你不是脑袋容易发热的人。既然……那是好事,好事,哈哈,我祝福你们。我找个时间再看看小石,今天我光顾着挑刺,下次好好看看他有什么好处。”
“天使”?苏明成说她是“天使”?她怀疑苏明成脑子岀问题。昨天还可以说苏明成脑子发昏写了一篇倾向于她的文章,可能是因为在明成心里,他老爹的形象更加不堪。可今天,明玉再不能说别的理由了。一次倾向可以说成是吃错药,两次倾向就不可能再是吃错药。她简直是诚恐诚惶于被苏家老二说成是“天使”。难道是明成落难之后,知道反思,知道悔悟了?可他即使悔悟,也不用说出“天使”这两个字吧。幸亏她了解明成不知道她无意间闯入他的博客,否则,她都得恶意揣测明成这是有意向她摇尾乞怜了。
明玉知道老蒙要谈什么,心中也是忐忑。一上车,老蒙就问:“你跟小石是不是当真的?”
好不容易老蒙一走,石天冬立刻跑朋友办公室一个电话打给明玉。“小蒙的爸刚走,天哪,整审了我俩小时。”
周经理不是个随人搓圆捏扁的,对于被总经理硬逼过来敷衍,心中耿耿于怀,但也不得不承认,她确实想到苏明成妹妹见她的目的肯定是想给苏明成说项,人家自己说出来,反而大方主动。她仔细看了明玉的名片,心说果然有点本事,比她哥哥能干得多。她收起名片,微笑道:“原来苏总过来是为这种小事。不瞒苏总说,小苏的处事小苏的工作热情都大大不及苏总。三个月前吧,小苏喜新厌旧,完全无视这几年究竟是谁带他出道,拍着桌子要求调离我的部门。现在,我和小苏井水不犯河水,不敢有劳苏总特意请客谈起和解。其实,不和解也无所谓,小苏翅膀硬了,本来就应该离枝飞走,何况他已经飞出公司,我应该正视现实,自然规律嘛,哈哈。”
她出差回来第一件事,就是与集团进出口公司经理商量帮她引见那个将明成欺压得抬不起头的周经理。帮明成一个大忙,还他一个人情,以后明成再有感谢,那也只是与她的这个帮忙动作相关了,她可以视而不见。
石天冬将明成的回帖读给明玉听,明玉听了,好一阵的沉默。半晌,才回答一句:“我得登机了。”
石天冬没想到鬼子这么快进村,明玉也没想到老蒙心那么急。既来之则安之,石天冬反而放下包袱,轻装上阵。他只是想到,难怪明玉一直对小蒙偏心,原来老蒙也对明玉关心。
石天冬心惊,恨不得立刻赶去明玉的办公室,半路劫了老蒙离开,免得他吐露半个字。因为刚才是他经历的最没把握的考试,在他不知不觉中,考试就像梦游一般地结束了,他心中完全没有标准答案。他一个劲地回想,当时,老蒙见面时候的态度与分手时候的态度有没有变化,分手时候有没有笑容多一点,人客气一点。但回想来回想去,好像老蒙只有更严厉。最后的一句话还是威胁。难道他在老蒙眼里是如此的不可信?石天冬忐忑不安。以前早已想到,与明玉这样的人交往,会承受来自明玉的强势压力,可现在相处下来,明玉那儿的压力倒是不明显,她是个太过合理的人,朋友间提起的女朋友的种种不合理要求和小性子,明玉都不大会提出。今天,在老蒙面前,石天冬才清楚意识到,明玉所处的世界与他的不是同一个。他没自信,他为人处世的哲学会不会被老蒙这样的中年人所接受。
一顿饭的时间,老蒙问了无数问题。首先是籍贯、民族、学历、家庭成员、工作简历、爱好、特长,就跟人事经理一样详细。然后,老蒙问了石天冬与明玉如何相识,看中明玉的哪些方面。最后,老蒙的问题开始围绕石天冬的工作打转,那些问题看上去与明玉毫无关系,甚至有点漫无边际,暴露岀老蒙对餐饮这一行业的无知,可老蒙事无巨细,自有其刁钻的一套,问得石天冬差点抓狂。
明玉看着老蒙深思九*九*藏*书*网熟虑的侧脸发呆,石天冬死定了,他的祖宗十八代都得被老蒙挖掘出来研究。老蒙要是发狠,他们苏家可以被他挖掘到苏东坡。她犹豫了很久,才反抗出声:“蒙总,人好是关键。其他,相信我都能对付。”
周经理一时没吱声,她不笨,更不愚钝,听得出苏明玉话中的暗喻。她沉默了一小会儿,才若无其事地道:“很可惜,我已经给过小苏很多机会,快十年了。也对小苏耳提面命了近十年,他让我失望,我是再不愿意接手他,也不愿意与他有任何牵涉了,请原谅。”
明玉头大,也不知道这事该不该与老蒙说,思想斗争三十秒,才道:“我更担心我不合理压制他。”
明玉也哈哈跟着干笑,心说他们两方各自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谁知道他们谁有理,她才不当仲裁,也没时间心情向苏明成了解个清楚。西餐,各自点菜。点菜完,等服务生离开,明玉才看似自嘲地道:“我家兄妹三个,我老小,但苏明成从小娇生惯养,从心理年龄上来说,他应该最小才是。活到现在,我们一家都拿他当小弟弟。没办法,谁让家母最宠他,如今家母去世,只得由我和大哥接手,无奈得很。”
明玉当然不肯为明成岀这笔钱,她微笑回答:“根据当初所签条约办吧。周经理放心,我苏明玉三个字,放在江湖上还是值个十万块的。”
吃完饭,明玉又殷勤地送周经理回家,嘴上行动上都非常周到,让周经理无可挑剔。周经理下了车后才收起笑得僵硬的脸,心说做内贸的确实奸猾得多。如果苏明成有这能屈能伸的本事,她一早被苏明成踩脚底下。回到家里,又思前想后地回味一番,心中终是有了忌惮。收篷吧,不能有风使尽帆,已经有黄雀在后了,谁知道那黄雀会做出什么三教九流的江湖事来。
明玉上飞机前当着同事的面不便说如此私人的事,但给石天冬发了一条短信,短信有点文过饰非,“老蒙对你的印象很不错。”老蒙所作所为纯粹是为她考虑,而她不能不考虑到石天冬未来与老蒙相处。哪料到石天冬给她一条短信,“谢天谢地。另,你兄弟说你是天使。”
“现场没那感觉,只觉得老蒙真啰唆,被你一说才知道这是他看人的方法。我不知道老蒙从我嘴里挖去多少情报。明玉,千万千万,听到对我不利的评价,你要当作耳边风。我宁可明天再不刮胡子让你刺一遍糍饭粒。”
那老总当即打电话给明成,两人都不知道周经理忽然松口是什么原因。但明成毕竟是高兴的,终于不用受那女人压迫。他立刻取出已经中断一阵子的业务。幸好,中断的时间还不长,有一些业务他可以找个借口推搪过去。
蒙总斟酌着道:“小石为人有些理想化,无论从能力、魄力、智力来讲,都不如你。我不放心把你交给他,他背不起你,他连柳青都不如。我知道有个人,刚接替他父亲的公司,做得不错,对你也有意思。我倒宁愿割爱,放你离开公司,让你跟那个人在一起。”
老蒙哼的一声又笑出来,“你又不是个不讲理的人。放心,所有家庭都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稍微随风倒点没什么。倒是以前你和柳青走得近的时候我很担心,你会被柳青压死,或者你压死柳青,你们两个都太不服输,又都太有手段。小石这个孩子,野心不大,功利性不重,未来不是个可以太成大器的人,这一点是你唯一需要考虑的。你很能挣钱,但不会花钱,你得考虑以后你作为家中经济支柱,小石未来会花你的钱,你会不会不平衡。”
可是,面对老蒙看似轻松实则审视的目光,石天冬不得不有问必答,他除非不想要老婆了。石天冬这一顿饭食不下咽,度日如年。最后还被老蒙威胁,说他如果敢对明玉三心二意,小心走夜路。
明玉忍不住做个鬼脸,“找借口,明明是你想借石天冬的光蹭‘食不厌精’最好的菜。”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