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一 你以后有我
目录
四十一 你以后有我
上一页下一页
石天冬拉着明玉进客厅坐下,“你别太在意那些流言飞语,真正认识你的人都知道你是什么样的人。不过让小蒙去闹也好,有些人需要为他们自己的胡言乱语负责。”不出所料,明玉倒给他的是白开水,估计她手头还有茶叶咖啡,但这样夜深的时候,茶和咖啡显然不合适。
“这事儿,我已经忍了多年,但是谁追究这事儿都不如小蒙追究来得有理有力。明天让他去闹吧,我当不知道。明早我上班先与小蒙他爸打个招呼,让别拦着小蒙。”说完这些,明玉又忽然无话可说了,她叫石天冬来,好像有很多话想跟石天冬说,可是见了面,却又不想说了。苏家那些破事,她不是说想尽早忘记吗?何必又将垃圾倒给石天冬。可人家已经来了,她又不便立即要人回去,即使她知道女孩子在某个阶段对男孩子有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特权,可她总觉得那样不好。
看着明玉无可奈何的疲累样子,石天冬自然而然地伸手揽她入怀,给她支持,“你别想太多,我怀疑苏明成头脑没你那么复杂。今天他和小蒙他们坐一家饭店吃饭纯粹是巧合,如果没有小蒙,他们再怎么闹你也不会知道。即使他知道你和小蒙的关系吧,也不会想到小蒙被抓进去不找他神通广大的爸却来找你。你想多了,在我看来,你有点风声鹤唳。”
“我要带你好好地玩。”
但才想到明成,明成就来敲门。看见瘦了整一圈的明成,苏大强惊呆了。他害怕,他本来就怕明成,现在更怕苍白消瘦眼睛略微深陷的明成。这双微陷的眼睛,与去世老婆的真像。他刻意避开明成的眼睛。
“那小子,上来肯定先从背后狠狠撞我。你最好别跟我说话,让我精神集中,我就不信找不到平衡。”
石天冬没想到明玉平衡能力那么差,不得不脱下轮滑鞋,也来不及回去车边穿上普通鞋,赤脚从背后托着明玉的两条胳膊推着向前走,一直走到大铁门边。大铁门上有一条横档,明玉才能脱离石天冬扶着横档站住,但两条手臂累得不亚于玩吊环。
明玉笑着连连后退。她可以在弗拉明戈舞班上不要脸地跳得张牙舞爪、横冲直撞,可没好意思在石天冬面前摔得四脚朝天。她都怀疑石天冬是巴不得她摔跤,制造身体接触机会,他不是一直在找两人关系的突破口吗?她原先一直笑眯眯地旁观石天冬一步一步打阵地战似的接近她,觉得特别好玩,可是穿上轮滑鞋,她还能旁观吗?可她又想玩,她想玩很多她小时候从没玩过的东西,包括前几天与石天冬还有小蒙一起去海边钓鱼摸虾,还在海边现烧鱼汤喝,无比鲜美。不仅她迷恋,小蒙都喜欢,都要石天冬再找机会安排,石天冬安排出来的事总是有趣。
谁要他出手,他是她的谁?她不要苏明成来提醒!
石天冬从医院出来,就给明玉打电话,问是不是他把车开走,约个时间,他明天一早到明玉楼下接她上班?可明玉却给他一句话,要他送钥匙过去。她说她心烦,想跟人说说话。
石天冬说到她护着小蒙的时候,明玉忍不住一乐,虽然没笑,却也心情宽松一点,那小子,那小子是最没心机的。她依言睁开眼睛,看看石天冬对着她的温暖的笑,叹息:“你会后悔,你会发现我本质非常变态,一个不正常家庭出来的孩子心理不会正常。其实我也不想害你啊,你的生活多么阳光,你会被我拉进泥沼。”
明玉结束通话,抬头时已经没了笑容,“小蒙闯祸了,我们去派出所领人。先回我家一趟,我拿些钱。”明玉当机立断,席地将轮滑鞋脱了,跳起来小跑向车子。形状之潇洒,令石天冬心中暗叫一声好。
她原以为只会在给明成收尸时候才会放弃前尘往事,可是……
他悲哀,可他悲哀地清醒,他在酒精中清醒地认识到,他如今为什么一头扎在网络里,因为网络廉价,网络几乎不需多少钱就可以提供最丰富的精神生活。同样丰富的精神生活,如果他走上街,一张电影票就可以掏去他六十大元。网络真是最价廉物美的娱乐,可是,明成并不觉得占了便宜后的喜悦,他只是悲哀,因为他是被迫选择这种价廉物美的娱乐。就像他被迫选择这价廉物美的小店。
她脑袋里有个小声音在说,“求求你,苏明玉,当一个敌人为你受伤的时候,你应该感动。”但明玉排斥这感动。她吃了那么多年的苦,她怎能为几滴血感动?那不等值,她不能犯这个贱。可是,她身不由己。否则她激动做什么?她为什么没能冷漠到底?
等了好久,但行列中所有等待的人都不敢岀怨言,这是什么地方,平时看到警察还绕道远远地走开呢,现在站人警徽底下,谁敢喧哗。明玉有点冷,可心里都是火。
石天冬又穿了轮滑鞋过来,看着明玉大笑:“没见过你这么狼狈。要不要扶你一把?”
可是苏大强家的饭菜不好,只管吃饱。隔几天,明成肚子里油水耗尽,不得不带着一身烟味出去觅食。天冷了,不再有摆在人行道上的快餐,而那些小店里面的实在太脏,他无法凑合。太好的店,他的钱包又无法凑合。他寻找再三,才找到一家稍微像样的,他记得,好像这家店在网上有点名气,说是价廉物美。
满屋子的烟酒臭。而才是半年以前,他只进最高档的饭店。落差,什么叫落差,谁能相信网络上的名人居然会挤在这样的小地方吃最廉价的菜喝最廉价的酒。
他不得不憋闷地听到背后那群还穿着工装的工人酒后的下流话,他听到有关苏明玉的段子。他原以为自己应该感到痛快,竟有人一起唾骂苏明玉,但烟气、酒气、闷热,明成也不知道那时想什么了,他记得他义愤填膺天马行空地在想,苏明玉知不知道别人这么议论她?苏明玉既然自己知道被人冤枉的苦,为什么她还要将己所不欲施于妈身上?那份发给他的传真,难道不是她对妈的无端猜测与诬陷?大哥还说传真内容是真的,可是……明成又不得不承认,因为他也知道传真内容是真的,大哥不会诬陷妈。他只是不认同苏明玉的态度,她对妈的态度。他记得吵架前听九-九-藏-书-网在他耳朵里的隔壁桌的侮蔑都变成了对妈甚至对朱丽这些在社会上辛苦做事凭本事吃饭的女性的侮辱,如果他手头有电脑,他一准会将他心里的怒斥流于指端,发到网上。可是,当时他手上没有泄愤的工具,他现在甚至都没有说话的地方,他现在是个没有社会身份的边缘人,那么多双手捂住他的嘴不让他说话,他只能戴上面具用手指说,这是何等屈辱的生活,怪不得朱丽会送同情上门。他居然需要同情了!他不是骄子吗?
明玉微微侧身斜睨着石天冬,这家伙释放了她。在所有人都觉得苏明玉应该符合她的身份,应该表现端庄高雅,性格坚强独立的时候,石天冬却来告诉她,你个小可怜,什么好玩的都没玩过,多可惜。比如,看电影有什么好玩的?但看电影前抱一堆珍珠奶茶奶油爆米花与卖花女周旋,看电影后饿着肚子满世界地找据说最正宗的一摊新疆羊肉串才是好玩。石天冬带给她一双发现“好玩”的眼睛,而且是,没有“好玩”制造“好玩”。明玉越来越乐在其中,感觉自己以前活得真像苦行僧。今晚,明知石天冬教她轮滑有阴谋,她还是毅然将计就计,至于将计就计后谁擒拿下谁,再说。
“你以后有我。”
“他妈的,苏明成!我若是他娘,拉出来先给三巴掌。”想到自己某夜的遭遇,明玉恨得咬牙切齿的,眼睛里全是火气。谁打的,打得好,打得妙,打得呱呱叫,那人出来她苏明玉请吃饭。轮滑的玩闹,早丢到九霄云外。
“有,八字步。是不是因为产生的摩擦力不在同一个方向,都有一个角度,导致纵向横向都有分力,哎,这原理怎么解释?”明玉还确实用八字步站稳了。
……
一个大约和明玉石天冬差不多年纪的警察虽然是例行公事,但态度和蔼,说话入情入理,不过口气不容置疑。等警察把事情大致交代完,明玉办完例行手续,两人领着小蒙出来,出来时候,明玉拎着小蒙的皮夹克领子。等走到外面,石天冬说他进去上个厕所,明玉就在车边问小蒙:“喝多啦?你又没石天冬的身板,打架吃亏不吃亏。”
苏大强惊呆了,蔡根花也惊呆了,一起愣愣地看着明成。明成却已经转身下楼去。没等两个人反应过来,他已经抱着两条被子进来,看见两人都没动静,他把被子往边上一放,将客厅的弹簧床打开,将客卧床上蔡根花的铺盖卷了,放弹簧床上。然后他又出去,走出去前,用凳子将门倚住,免得被风关上。他口袋中有限的钱,已经不够支付房租和物业费,他只能搬家,他无处可去,他只有搬到父亲家。这里是他唯一似乎可以理所当然回来的地方。可是他也知道回来意味着什么,他在外面活不下去了。
很多往事在明玉脑海里像放映幻灯似的交叠出现:她和明成吵架打架,妈偏帮明成,明成得意扬扬地在妈身后挥拳示威;她寒假被妈布置用碱水用硬板刷擦地板,小手冻疮爆裂,可明成坐椅子上连脚都不抬起,更别说出手帮忙;多年以后妈为朱丽上门大肆装修将她扫地出门,苏家女将吵架时候,明成挥着拳头帮妈压阵;再后来,明成挥着的拳头终于落到毫无抵抗的她身上,那个夜晚,明玉刻骨铭心,引为奇耻大辱。即使以后报复得手,她也并未快活一分半毫。
可是他今晚无端地承受了一次苏明玉的恩惠。他不要,他也相信苏明玉给得不情不愿。这种恩惠,给明成的感觉犹如嗟来之食。
明玉哭笑不得,跺脚又不敢,全身注意力都集中在脚底,连脑子都不好使了。只会连声说:“石天冬你闭嘴,石天冬你闭嘴。”
好不容易,终于轮到小蒙。明玉还想呢,是不是按名字的拼音排顺序的,那小蒙还算走运,换她和石天冬都是“S”起头的,还不等到黎明?没想到小蒙起身两手一起快活地比了一个“V”,惹得外面的明玉石天冬哭笑不得。这二十出头的小蒙,两人怎么看怎么觉得他像小孩子。
而后,他又要了两瓶啤酒。环顾小店,已经坐满。一桌是一大帮小瘪三,大呼小叫地说话,一桌是几个工人阶级似的人,天然的大嗓门,小小的店堂挤得人都不能起身,大家几乎背靠背地坐,鸡犬相闻。他被挤在一角。
石天冬于是得以再一次出现在明玉的领地。进门他就闻到一股甜香,而不是意料中的烟味,原来还真戒烟。
一会儿,石天冬做完他的事,从柜子里掏出一包东西,拿到明玉面前晃,“走,出去玩会儿,你的轮滑鞋我已经买到,我们好好滑几圈,现在路上人少。”
“那也得先找到平衡的感觉。我起码得扶着横杆站稳了。”
石天冬候着明玉不掉眼泪了,才道:“以后苏家有什么事,让他们找我,我替你处理,你别管。”
小蒙满不在乎地道:“还能什么事,都是炒冷饭的干活,那帮人酒喝多了,说你和我老爹勾勾搭搭,话说得很下作。我一听就知道他们肯定是哪个分厂的,我能跟他们那种人计较?本来想明天去分厂门口认人头的,啊,一分厂不用去了,我在那里捣乱过,他们都认识我……”
体育馆外空地上,北风那个吹,树叶那个飘,明玉扶着车门踩着风火轮才刚双脚落地,便一下钻进车门底下平沙落雁屁股向下式。等石天冬下车套上鞋子过来,明玉已经连摔三跤,摔离车子好几米,周围已没有可以攀抓的,她没法起身。石天冬最后扶起她,她“哎哟哎哟”地连呼好玩。她几乎没法直立,站起来就重心不稳,然后非常无助地眼看着自己摔倒地上。
“谁,谁这么没眼色。”明玉想松一只手,可怎么行,松手肯定摔跤。又见石天冬站一边看她好戏,恼羞成怒,索性破罐子破摔,主动坐地上,这才摸岀手机。一看,却是小蒙,心说他不在场也可以令她坐地上。明玉当然没好气,“搞啥,你。”
“我行吗?我体育一向不好,四肢协调不灵。”明玉也羡慕小蒙穿上轮滑鞋后闪跳腾挪的灵活劲儿,但想到自己在弗拉明戈舞班里最差劲的肢体协调能力,又有些怀疑自己行不行,别一99lib.net把老骨头给“咔嚓”了。
石天冬没有推却,因为他与明玉早就达成一致,亲兄弟明算账,这还是他提出来的。明玉这人想不出点子来大家一起高兴,就买贵重物品送石天冬,搞得石天冬挺没意思,就想出了这个主意。“小蒙一点事都没有,我看他没醉,让他自己回家。我怀疑他明天还得去找那些工人算账,你得有准备。”
等明玉和石天冬两个赶到闹哄哄的警务室,石天冬一眼便看到靠墙坐在长条木凳上斗志昂扬的小蒙,明玉则是死死盯住墙角一个脖子淌血,抱头垂首的大个儿男子,那是苏明成,剁成肉泥烧成灰明玉都不会认错。难道苏明成也是今天打群架的一员?刚前一阵还思想斗争着要不要拉他一把呢,他却自甘堕落。显然,烂泥糊不上墙。
明玉摇头,想了好一会儿,才道:“不,不是你想的那样。他要是没喝酒,他只会幸灾乐祸地旁听。他今天跳出来,因为他最近失意,憋慌了,他需要宣泄。可我不明白,他为什么要找这个口子宣泄。如果我没料错,这口子,他是有意找的,他可以借此逼我还他人情。他知道我欠谁都不愿欠他的人情。他知道,他闯的祸,他扔下的烂摊子,只有我替他收拾。以前他有他妈,后来他有朱丽,现在他谁都靠不上,他只有逼我。谁让我与他‘骨肉相连’呢?可是我还真是欠谁也不要欠他,他即使欠我无数,我也不要欠他一条。我怎么做人那么累。”
他点了几个浓油赤酱的菜,他现在的胃呼唤这种没档次的菜。
屋里还没被领走的明显分为两帮,哪个被叫出来,就与同伙战友似的告别,还搞得挺有情有义似的。小蒙看上去嬉皮笑脸,一点惊慌之意都没有,当然更不可能忏悔。站外面的明玉恨得忍不住抽拳头冲他挥舞,这臭小子,这回出来绝不轻饶。但苏明成是孤立的,明玉不知道他为什么也在这里,看样子又是打架。苏明成上回还知道打个还不了手的妇孺,被她使手段送进去坐两天牢后,难道幡然领悟,知道三大纪律八项注意要遵守,不能欺负妇女儿童,打人要打更狠的?明玉眼睛里满是熊熊火焰,心里更是破口大骂,打不死的蠢猪头。
石天冬愣了一下,看看自己的手掌,忙轻轻落下,“没哭就好,啊对,你这是眼睛在排毒,每晚例行操作。”
“我要把你养胖。”
“去,我已经很稳。”石天冬为了说服明玉,又耍几个花招给明玉看,“你看,我转弯的角度很小吧,这就是水平。我再转一次给……”石天冬托大了,这回速度太快,角度太小,人站不住,甩出去猛扑到道边一辆车上,那车立马哇啦哇啦警报大作。明玉大笑,忙扶起石天冬一起跑开。
一根手指伸过去,抹去明玉腮边的眼泪。石天冬看着明玉伤心,心里只是奇怪,像明玉这样的人,即使是如此丰厚的身家都已经够吸引人追求,她竟然还会被他没情没调的追求感动?可看着她眼泪珠串似的下来,他又心急,跟哄小孩似的拍着明玉的背劝她“别哭”。
明玉和石天冬老老实实排队,等着有限的警力一个个地将打架的和来捞人的家长一起批评教育一顿,签字画押办完手续放走。
没等小蒙说完,明玉一张脸热辣辣地烧了起来,她隐约猜到什么,一把扯住小蒙往回拖。小蒙急忙问:“干吗,干吗,你要送我回去?我这回真没做坏事。天地良心,我跟你保证,我以前怀疑你跟老爹,现在可一点不会那么想,知道你跟石大哥勾勾搭搭。”
明成发现他今年特别背,今年三次上医院,三次都是最没钱的时候。他等到石天冬一走,也没配药没打针,临时做的病历卡都没拿,就悄悄绕医院后门走了。他没钱打车,他也需要静下心来为自己的打架行为诧异。
“可是你自己都才站稳,怎么扶我,别两个人一起摔跤。要不你再练几天,练稳了再……”
于情于理,她无法再将他视为路人甲。
“你手机响了怎么办?”石天冬笑嘻嘻等着看明玉该怎么腾出一只手来掏衣袋里的手机。
明玉一声“呸”,但心里却咕咚一下,想到了什么,定下心来问:“到底是怎么回事?”
没油水的肚子无法抵挡酒精。才一瓶下去,他就感觉有点上头。
上一回打架,他被苏明玉送进里面坐了两天两夜,受尽折磨。这一回,他知道石天冬的幕后肯定是苏明玉。可惜苏明玉不在眼前,他不与不相干的人说话,否则,他会告诉苏明玉,求求你别误解,我不是为你打架。
石天冬在旁边看着简直不能相信,即使只用两手撑着,两脚不落地都不会摔跤,明玉怎么扶着横杠,竟然还有本事摔地上。他嘻嘻哈哈地上来搀扶,“你特别差劲……”话音没落,跌坐地上的明玉气愤不过,一脚蹬出去,石天冬顺势飞跑开去。等他转回来,明玉双手抓着横档费劲起来,嘴里一边念叨:“你别帮我,让我自己来,我就不信。”石天冬知道她好强,只好罢手,一边儿晃来晃去地看着她艰难起身。前面两次,都是差不多起来了,可稍微转身,又一下滑出去,前功尽弃。第三次时候才见她慢悠悠站稳,石天冬看着发觉他自己都紧张岀了一身的汗,看明玉学轮滑比他自己学还累。
“不许动。”明玉看石天冬靠近,急得大叫,若不是扶着横杆也站不稳,她很想给石天冬一个扫堂腿,看他还站不站得稳。可一心急,她又没站稳,手吊在横杆上,人眼看着慢动作似的摔下去,可就是没法自我挽救。
“别激我。我们换个地方,这儿都是车子,撞了太烦。谁怕谁啊。你上车,我们去体育馆。”石天冬的摔跤反而摔岀明玉的尝试心,摔就摔吧,不摔什么都学不会。
可是,苏明成已经出手了。
明成压根儿没想到会有人自发来捞他,为他交上罚金,为他办完手续。但面对这个人的时候,他发现他认识,他不会忘记出狱后第一个找他寻衅的人。在他还在狐疑地看着这人的时候,这人告诉他他就是石天冬。两人没有握手,也没互相说谢谢,都非常冷淡。石天冬送明成去医院,明成让石天冬回九_九_藏_书_网家,但石天冬等医生确认没有伤筋动骨不用缝针后才离开,没非常殷勤地非要送明成回家。
“关你什么事。”明玉的体育果真是经常不及格。
石天冬开车,他喜欢开明玉的车子。明玉就坐在旁边套护膝护腕鞋子,穿戴完了看看,怎么都不像。她试想着某春暖花开的郊区,一根竹竿踏轮滑穿越青山绿水,那该是多滑稽的场面。不过……明玉承认自己闷骚,就像当初放弃温和沉静的瑜伽硬是选了弗拉明戈舞一样,她内心向往狂放的生活。风一样地滑翔,头发随着春风飞扬,那是多大的诱惑。
“我行吗?”看看石天冬穿着的宽大粗毛衣,明玉很不自信,不过看到石天冬有兴致,她愿意参与。她依言与石天冬回家,上去换了厚衣服下来,却见石天冬已经换上护具和轮滑鞋。石天冬一看见明玉,就笑道:“你看我。”说完“刷”地滑了出去,一个转身,竟然并脚跳上彩砖人行道而没摔跤,依然稳稳地前行,而且还稳稳地跳下来,站到明玉面前。“你看,很简单,两天就行了,并不一定非要从小孩子开始就学,只要掌握好平衡就行。我扶着你,保证不让你摔跤。”
“你说小蒙在场会怎么样?会不会围着你搔首弄姿?”石天冬自己却围着明玉转来转去。
石天冬没想到明玉会说出这么一席话,可此时也只能宽解再宽解,不让明玉陷在情绪里。“你别太敏感,家里人吵架归吵架,仇视归仇视,正经遇到外敌时候,当然是一致对外的,没二话,这是本能。你不用太当回事。就像我当初跟我妈吵得厉害,可谁要是在我面前说我妈坏话,我立刻找那人的麻烦。你也一样,小蒙那坏小子,也就你跟他爸妈会说他还有教,我稍微说说小蒙的不对,你立刻跟我争辩,你又不是不知道小蒙是什么样的人,争辩只是本能而已。你今天捞苏明成出来很正常,捞出来就结了,你没欠他。他不过是本能反应,你别太挂心上。睁开眼睛,开心一点,不喜欢的事就不去想,别钻牛角尖,要不我再带你去轮滑?”
石天冬与小蒙手势打了很多招呼后,感觉明玉有异,才顺着明玉的目光找过去,看到明成,但明成垂着头他认不出来。石天冬心中微酸地搭搭明玉的肩,轻道:“你看的那个是谁?”
明成的东西非常多,主要还是衣服鞋子。占了原本属于蔡根花用的衣橱还不够,还得占用苏大强的。这一些,大多是奢侈品,或许在别人眼里都可以丢弃,可是,明成如今保命一样地留住它们。他现在已经无可倚仗,只有靠这些,才能显得自己与庸碌大众有所不同。他因此不愿意卖车,他将为车子坚持到最后一刻,他为此宁愿搬到父亲家住。车子,是他最后的面子。
明玉将烟头一掐,重重地摔上车门,出去打车回家。她无法忍受苏明成出来时候将与她那一瞬的对视,她怀疑她会失控。她怕自己暴露魔鬼本质,对苏明成冷嘲热讽,只为逃避向苏明成就事论事说一声感谢。她排斥那感谢,她不需要苏明成为她流血。但现实却总是拧着她的意志。她只有逃避。她今天的最初多少开心,就只因为看到苏明成,苏明成永远是她生命中的黑暗。
原来是明玉的那个混账二哥。石天冬看着明成心里犹豫。虽然看到明成脖子上的血已经凝固,但看着他那惨样,想想他总归是明玉的哥哥,虽然石天冬也恨这人,他可以冲过去找上明成挥拳头示威,可在这儿总不能扔明成不管。但还没等石天冬与明玉商量,他又听明玉嘴里爆岀一句“狗改不了吃屎”。石天冬心说,明玉新仇旧恨涌上心头了,冲她那激烈脾气,这会儿他还是别给她浇油,等下小蒙的事情处理完,他自己再悄悄过来打听一下明成的情况,起码问一下明成出的是什么事,有没有人来捞他。他自以为清楚明玉家的事,他想,再怎么深仇大恨,总还是亲兄弟。
然后,她必须将苏明成好意地捞出来,他们互惠互利,苏家最后的敌对人物也化敌为友……
“你是说你自以为很了解苏明成,看扁苏明成,可你没想到他还会跳出来做一件有血性的事?你以为你们之间并无兄妹亲情,而其实骨肉相连?”
“不,不,我没太生气,小蒙指着我鼻子骂的时候我都不会生气。但无论生气不生气,我总要有个最终态度给大家。这事不说了,我想的是别的,我想的是,即使人与人再接近,看到的也未必是全部的真实。”
小蒙啪一拍车顶瞪眼睛道:“就是这理。我本来不想打架,准备暗暗记住那几个瘟生的长相,明天去集团分厂一个个找出来开除,结果隔壁桌一个人冲过来先给吵上了,吵后开打,我一看那人势单力薄,才招呼兄弟帮他忙。我这回做的是路见不平的侠客。”
明玉听了大笑,石天冬好动,前不久看了小蒙灵巧地轮滑后,偷偷迷上了,她都已经被邀观摩石天冬初滑多次摔跤,现在他也想引诱她下水。“我不行,我重心高,肯定摔得鼻青脸肿。我看你滑。”
明玉坐在车里大口大口地吸烟,不,她不是吸烟,她需要借助工具将胸中大团大团的浊气泄洪。她与苏家的前尘往事太过不堪,回忆是对自己神经的折磨。她的出生,她的长大,她的离家,哪样是欢天喜地心甘情愿?人最悲惨的莫过于不能选择出身。别人可以人之初,性本善,而她虽然没有入教,却实实在在背负原罪,父母将罪恶将仇恨倾注于胚胎,她是开放于阴暗家庭的罪恶之花。谁能知道,她从初中起,就已经时时压抑自己心中的暴戾?谁能知道,她高中时心理的阴暗,她曾经一夜掐断数学教研室所有粉笔?她强迫着自己做好人,做符合社会规范的好人,可她走得多么艰难。她是被伤了心的人,她的心千疮百孔,她虽然四肢无恙,可她自己知道,她是伤残人士,而且是重度伤残,她身体里的某一部分已经再也不会复原。如今,她以为她已经抛离了苏家,可以重新做人,她已经晕乎乎地接受简单快活的石天冬,假装若无其事地过单纯快乐的日子。
好在,有石天冬帮她面对。可爱的石天www.99lib.net冬,他总说他要保护她,她总是觉得自己钢筋铁骨不需要保护,但石天冬的话很动听,她原只想姑妄听之。而石天冬今天果然履行了诺言。幸亏有他。
他不得不用冷风洗涤他的脑子,回忆当初打架前发生的所有。他记得他喝了两瓶啤酒,后来又要了一瓶,他后来打人用的啤酒瓶就是后来要的那一瓶,第三瓶,对。小店环境太差,人与人前胸贴后背,嘈杂得像鸡鸭市场,如果还是独居,明成宁愿站门口等店家炒岀几个菜打包了带回家吃,可现在他寄人篱下。
心中某根一直支撑着她走到今天的充满仇恨的支柱忽然没了立足的依据。凭良心,凭道德,凭舆论,苏明成都已经主动为她如何如何,她又怎能抱住过往的仇恨不放?可是,她如何放得下?如果时光可以倒流,她一定冲回打架现场,千万恳求苏明成别为她出手,他们不认识,不相干,别让她背包袱。但一切都已经无法挽回。
可小蒙依然与他的狐朋狗党常混一起,这是明玉最头痛的一件事。
小蒙天不怕地不怕,进派出所当光荣事迹,但见明玉脸色非常不对,从未见过的不善,大着胆子道:“是他。吵架不行,打架也不行,就够勇气……大姐,他是你老情人?我一定不跟石大哥说。”
晚上明玉吃了石天冬做的菜后,照旧坐书桌前做事,石天冬忙他自己的,偶尔抬头说几句话。明玉怕自己这么静束缚了脚底如装弹簧的石天冬,但石天冬却甘之若饴。
小蒙已经知道石天冬的住址,是明玉告诉他的。石天冬常在家为了创新菜谱试做新菜式,有时一个人吃不光,想给明玉送盒饭上去,可又觉得这样做对明玉不便,明玉就打发小蒙去拿。一来二去,小蒙倒是认准石天冬了,硬是石天冬在哪个健身房锻炼,他也报名跟去,石天冬周末安排与明玉去海边钓鱼捉蟹,他也死皮赖脸当灯泡。石天冬与朋友骑车转山路,他也买了全套设备跟上。小蒙又缠着石天冬带他打篮球,他则是硬要教给石天冬玩轮滑。石天冬大高个子玩轮滑不便利,当着小蒙的面摔了几次,小蒙却觉得特亲切。石天冬硬是看在明玉面上才与这小流氓交往,可交往下来倒是觉得这小流氓心思单纯,有点英雄主义思想,就有意引导他做大男人。明玉与石天冬双管齐下,小蒙不知就里,懵懂落网。
“什么叫真正认识的人,小蒙是老蒙儿子,他还不相信他老子呢,跟我第一天就与我为这事大闹。儿子尚且不相信老子!”明玉这话才说出口,忽然愣住。她这个女儿好像也不相信老娘。他们苏家一家人怀疑来怀疑去,那个老子更是一开始就怀疑他老婆,可一辈子下来,又没抓到真凭实据。她也是,她看到明哲的记录时候,一点也没怀疑父亲的论调,甚至,她想到更多,更脏。看来小蒙一点不荒唐。
原来,小蒙招集几个狐朋狗党到石天冬推荐的一家小饭店吃饭,席间与人打起来了。加入战斗的是整整三桌人,虽然警察赶来得快,可还是有人在啤酒瓶下挂彩。一群人全被领入辖区派出所的警务室,分头电话通知家长领人。
小蒙的电话立刻被一个严肃声音的人接了去,那人很严正地告诉了明玉大致发生了些什么,要明玉过来办手续领人。
可他不得不吃了。派出所里由不得他说话。他只有回到家里,再一次将心中所有的憋闷扔给电脑。他写了一篇文章,他的打字几乎没有中断,他不需要思考,文字就这么源源不断地流于他的指端。他为妈和朱丽这样的靠自己能力立足社会获得地位的强女子呐喊,呼吁世人摘下有色眼镜。他在文章中大段引用了尼采的一些话,他硬是从歧视女人的尼采文章中摘岀有利于女性的片段,比如“世界上有种女人具有崇高、雄伟和坚贞的灵魂,有能力并准备做一番了不起的忠告、决心和自我牺牲,有能力并准备去支配男人,一如最佳的男人,他们超越了性别的拘束而成为一种有形肉体的典型……”等等。他给的题目是,《小男人,闭上你的贱嘴》。
“玩你的,让我自个儿找到平衡。”
“我后面推你一把吧。”石天冬哪里肯走开。
明玉简短道:“帮我认个人。”拉着小蒙进去,却见到石天冬上厕所上到警察叔叔面前,正赔着笑脸与警察说话。明玉明白他在做什么,当没看见,她指指里面的明成,对小蒙道:“跳出来为我打抱不平的是不是他?”
“我们不说他。他的罚金与小蒙的一样吗?这些够不够?”明玉将石天冬可能替明成垫付罚金的钱交给他。
怀里那个人却道:“谁哭了?你下手不会轻点?心都快被你震碎了。”
“你试试,我给你系上鞋子,你自己戴上护腕护膝,还有手套。”石天冬竟然就站在轮滑鞋上帮忙,“非常好玩,比小时候学骑自行车还好玩,人好像是甩掉一种束缚。我们冬天学会,正好春天滑出去春游。”
“胡说,我也是爸早逝,妈改嫁,我不是好好的?你别把自己往死角里塞。国庆前你自己说自己畸形,硬要吓退我,现在又来了。你也别管我,你早已明里暗里不知道拒绝我多少次,是我自己死皮赖脸硬要缠上你,你就当我蜜糖吃多了想吃苦瓜,好赖不是你苦瓜的责任。你放心,我虽然至今还没总结岀我为什么喜欢你,可我是个知道自己需要什么的人,我需要你,就像我需要快快乐乐的生活。你跟着我会快乐,我保证。苦瓜结岀来的籽是甜的。”
“大姐,快来救我,我打架给关了。”小蒙报岀派出所地址。
石天冬阴阳怪气地在旁边笑:“对啊,我小时候一直对着自行车研究,你说那么窄两只轮子,怎么竖起来的?是不是两只轮子不在一条线上的缘故啊?哎呀,难道也是八字形?”
“轻松点,你越紧张两腿越僵,其实我的第一步是抱着横竖摔跤也要冲出十米的狠心迈出去的,还是斜坡,可出去后就找到平衡了,没理论可言,就是那么瞬间找到站稳的诀窍。”
冷空气一阵接着一阵地南下,天气迅速地冷了下来。不过苏大强觉得现在的房子比原来的一室一厅温暖得多。苏大强更怀念明成
九九藏书网
家的温暖,空调多强劲,空气多香甜,可怕的电费又不用他来考虑。
被警察拿进派出所,问到打架原因,他说是因为隔壁桌工人说话下流侮辱妇女,而那几个隔壁桌小瘪三则说得详细针对得多,说是因为那帮工人侮辱了谁谁谁和谁谁谁,警察后来单个儿地查身份证,一看他的名字就说,原来人家侮辱你姐妹,那倒是情有可原。明成从警察说那话开始起,就一直惊讶地问自己,他为维护苏明玉的名誉打架?他?
越描越黑。明玉本能地想挣脱开来,可是心里又很留恋。以往遇到苏家的事她总是自己内伤,吸完一支又一支的烟,今天有石天冬陪着,她感觉,她不用再拿刀子剜自己的肉。而且这个怀抱宽大舒适,角度适宜,温度适中,明玉处在这个怀抱里,感觉自己被深深地疼惜。
明玉的房子很温暖,即便不开空调,她那四周都是原木的板壁也会给人温暖的感觉,就像是桑拿浴室,何况一屋子开两只油汀。他进门就跟还在门边关门的明玉道:“医生说苏明成的伤没有大碍。他变化很大,人好像瘦了几十斤。”
石天冬笑道:“你以前体育总不及格吧?”
明成在屋里的时候就是闷着上网,什么都看。看累了,才写一篇激情洋溢的文章扔上博。他现在已经不用去各大网站发文,人家已经会自己找上他的博客支持或吵架。他甚至都不用再找题材,自有人在后面跟帖问他对某某问题是什么看法。只有在网上,他才有精神上的满足,网上不用考虑柴米油盐,网上他权威。他沉溺于网络。
石天冬心里开始怀疑明玉为什么心烦了,本来还以为是她看到苏明成触景生情,想到以前她在苏明成拳头底下的遭遇了,现在看她凝重的眼神,听她说出来的话,似乎又不是那么回事。他也只能就他知道的开解,“别太在意别人想什么,别人都看你有房有车,可谁能知道你从觥筹交错的地方回家,过的是这种清教徒一样的生活。”石天冬举举面前的白开水杯子,“见过你玩命工作不知道生活的人都不会胡言乱语。”
明玉听到“好赖不是你苦瓜的责任”就乐了,再听下去,眼睛却潮潮地不对劲了起来,忙将脸撇了开去。竟然还有人会爱她,无条件地爱她。既不是日久生情勉强将就她,也不是看到她的能力想要她夫唱妇随,只是不知道什么原因地喜欢她。她这样的女人,作为女人而言,可爱度比起朱丽差得远,她早就想过,她未来的婚姻,可能是利益的平衡,双方各取所需,方可缔结牢固的婚姻基础。可没想到,萝卜青菜,竟然也有石天冬这样的傻子爱吃苦瓜。她难以避免地想到了石天冬究竟能吃几天苦瓜的问题,可最终心想,她也要吃蜜糖。
苏大强在一边看着悲愤地想,为什么,他凭什么大摇大摆说来就搬进来住?而他住明成家就得像做贼?可是,苏大强不敢问。明成也没给他机会问。只要不是吃饭的时候,他都是闷在自己房间里,唯有从门缝下面飘出一缕一缕的香烟。苏大强想对明哲告状,可明哲刚回家,忙得要命,暂时没来得及顾得上他爸,没来电话。苏大强自然是不舍得那国际长途费。
明玉继续摇头:“你错了,小蒙的出现或者是意料之外,可他今天的事很快就会通过各种渠道传到我耳朵里。我不想欠苏明成的情。我不想再陷于苏家的任何纠葛。我不愿意给苏明成任何机会让我原谅他,我也不愿意看到他降贵纡尊来接近我,我不愿接受他任何形式的道歉、示好,包括今天他为我打架,因为我不愿原宥所有在我幼小时候他们加给我的伤害。你理解吗?我宁愿忘掉那段经历,也不原谅那段经历。”这么一大段说出来,明玉长长叹一口气,仰头闭目靠在沙发上,“苏家,苏家,我怎么甩也甩不掉呢?我确实一听见苏家就风声鹤唳。”
是,他清楚地知道,他拍案而起的时候,心里装的不是苏明玉,大哥虽然教育他以后要与侮蔑苏明玉的人作斗争,可是他没法有那自觉。苏明玉肯定是误解了,否则,她岂会花钱捞他出来。但他不需要苏明玉的援手,那廉价的回报。他有尊严,他即使落魄,他也不需要苏明玉的援手。大哥奉劝他的话有道理,他明白,但是他心中怎能消除与苏明玉的新仇旧恨,尤其是他怎能忽视苏明玉对妈造成的伤害。他能答应大哥的,最多是以后桥归桥,路归路,他与苏明玉相见不相识。
“找到秘诀了?”石天冬问晃悠悠站稳的明玉。
最后怎么打起来的?明成现在怎么也想不起来,他只记得他当时拍案而起了,然后就进了派出所。
明成也在回避屋里两个人的眼睛,他心虚,他惭愧,但装作若无其事地对蔡根花道:“你把你房间的铺盖卷了,我立刻搬进来住。”说话的时候明成没有抬眼,好像是不把蔡根花放在眼里的样子。
一如往常,他的文章发上去,没多久,后面沙发板凳就跟了一串。他没看,洗洗睡了。他相信明天上网,必然会看到一场争论,就像他以往发文章上网,总有人说好,有人说孬,有人文不对题。
小蒙一头雾水,这是什么跟什么嘛,怎么石大哥也似乎认识苏星星老情人似的。只是心里奇怪,苏星星为什么不自己出面。回头,见苏星星吸毒似的急急忙忙点上了香烟,大步出门。小蒙抓抓头皮,重入虎穴。
小蒙连忙掏给她。明玉接了,先不忙点烟,对小蒙道:“你去看着石天冬交涉,他如果不行你立刻来告诉我。”
明玉没应声,只看着明成发愣。苏明成这回居然是为她打架?他为什么要为她打架?他……但无论如何,苏明成就是为她打架。明玉下意识地去摸裤袋,掏半天才想起来,她已经被迫戒烟有段日子,可现在脑袋里前尘往事轰轰烈烈地打架,手上如果有一支烟……她扭转脸问小蒙:“带烟没有?”
石天冬挺不好意思,笑道:“嘿,我没走稳就想跑了。你也试试吧,没准你比我还学得快,没准明春我只能坐车上开车,你穿着轮滑跑我车前呢。你不是说你胆子最大吗?”
“我们先去你那儿多穿一些衣服,冷空气到了。外面风很大。”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