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九 小蒙的教育权
目录
三十九 小蒙的教育权
三十九 小蒙的教育权
上一页下一页
明玉扔一支烟给小蒙,看看手表,道:“快十点,你再不去他们该散了。要不给你一个借口,我车后有一箱水,你端去给他们喝。”
一个长假,明成眼睛血红地盯着电脑,从网上找下很多生意信息,源源不断地发回复出去。他想将事情做好,他不再耍小聪明,所有发出联络的信息都登载到office文件里,有无回音,何时何地,一清二楚。如今单枪匹马,又与以往有所不同。
“你小心眼里准备冲我做几件事,我先替你说了吧。一件,你想搞臭我,用的办法就是骂我是二奶。一件,你想气死我,用的办法是千方百计捣乱公司捣乱我个人生活。你的目的,一是想公司没人再敢接收你,你从此可以逍遥过日子;二是你想通过整死我替你妈报仇;三是你可以报复你爸。凭你本事,你最多只能想到这些,或许还是我替你想多了。我干吗跟你小屁孩一般见识,你一小屁孩我跟你吵什么,直接找人晚上拖你到郊区打几闷棍才出气呢。我先礼后兵,今天明天还会跟你讲道理,你如果肯听,最好,不肯听,以后我就拿你当不讲道理的人看待,你惹毛我了我会做什么,你想清楚。”
“对不起,我把你的过去翻出来教育他了。其实小蒙也挺可怜,他那家庭,我今天被他提醒才想到,他心里当然别扭。不会怪我吧?”
小蒙非常逆反地一梗脖子,“不去!”
办公室主任一向知道明玉只要说她会担着,天大的事她都不会推卸责任,以前早有先例。于是他虽然怕老板责怪,可还是去组织观摩“人猴”了。做销售的少有钝嘴钝舌的,一人三句,说得高兴了都还不想走了。长假过后的上班时间都郁闷着呢,哪儿去找这么好的娱乐,还真像是去动物园看猴儿了,窘得本来得意扬扬在明玉办公室里挥着衣帽架当麦克风横扫千军的小蒙恨不得找地洞钻进去。说啥他也是一群小瘪三们的大哥,怎能被人如此对待。可是人家人多势众,他只有将衣帽架一挥,将门顶上。可是,没多久,门又被打开,外面更多贼笑的脸。
“你一不是我亲朋好友,二不是我上司,三不是我看得起的人,我干吗送你?下去,不下就跟我去体育馆,继续做跟屁虫跟我看朋友打篮球去。”
明玉微微一笑:“我会担着。你尽管组织,大家有点娱乐精神。”
“他谁?噢,苏某某你不会贪我爸的财,贪这位兄弟的色?你真狠角色啊。”
小蒙依然双手插裤兜里,就是不动。但见明玉拿什么一动,身后只听“刷”一声,他回头一看,墙上露出一台液晶电视机。他心说这是干什么?还没等他想明白,画面上已经出现中国地图。只见一支三角箭头在地图上移动,他回头看,果然看到明玉拿着鼠标在操作。
老蒙在投降交出小蒙的教育权之前,曾经自己操刀亲手教育过两个月。他的理论依据是疑似同宗孟子的语录,“天将降大任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但是与圣人攀亲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小蒙血液中没有孟子的基因,无论如何都不接受父亲的教诲。老爹发配他去车间做苦力,他将头顶的行车开得如跑车,吓得下面工人狼奔豕突,唯恐天上掉下个螺丝帽。分厂长简直是哭着求蒙总把儿子绑回去。老蒙只好亲自盯着儿子记账,但是儿子在账本上画鬼脸,还说人家都电子化无纸办公了,谁家还那么原始拿账本记账,就像小学生还学什么珠算,别拿落后的东西误人子弟。老蒙被气得差点高血压发作。
“那当然,豺狼来了有猎枪,朋友来了有好酒。”
明玉听着来气,“你他妈没良心的,你长那么大连你爸是什么人你都不清楚。你爸小老婆虽多,可从不吃窝边草。仗着手中有点权势吃手下女职员豆腐的男人最没品,你爸不是那种人。你妈……你妈但凡了解些蒙总,你也不会多出那些个弟妹。我看你小时候还挺好一个小男孩,怎么现在满嘴喷粪像个小流氓。”
老蒙迫不及待地希望自己的儿子尽快进入受教育进程,一听说销售公司六日就开始上班,老蒙立刻下午找出时间,带着全天下所有父亲相同的痛切心情,亲自将儿子押进明玉的办公室。
“就知道打死你也不会说,即使是白痴也不说。你慢慢看吧,十二点下班,你回家吃了东西去看篮球,老地方,石天冬他们几个跟人对抗呢。”明玉说完,去冰箱取出一块蓝莓软曲奇,美滋美味地享受,才不理已经饿了的小蒙饿狼一般的眼睛。小蒙当然也不是吃素的,自己冲过去挑了个起司蛋糕,三口两口地就没了。明玉看见啧啧道:“你这种吃相,吃岀什么味道没有?石天冬看见你这么吃他的作品,得吐血了。”
明玉与石天冬说了好几句今天婚宴之类的事,才长手一把拎了小蒙衣襟,扯到面前给石天冬介绍:“喏,我们蒙总儿子,缺管教的,以后你见面就教训,一点不用客气。”
“你才是猪。”
明玉哭笑不得,又点燃一支香烟,眼睛只管悠闲地看场中的石天冬,嘴里吐出一个烟圈才与小蒙说话:“你看,左边那个场子,白背心黑裤子的那个,挺黑的,看见没有?你有种把刚才的话跟他一字不差重复一遍。”
“奸夫淫妇吧。我吃。”小蒙说完又冲去吃冰箱里的糕点。
明玉站门口,笑眯眯地道:“小花猫,把嘴巴边的饼屑抹了,上班时间偷吃要擦干净嘴巴哦。”
小蒙还是没挪地方,看着明玉一脸没把他当回事的样子,心中有点生气,有意促狭地道:“我要坐你办公室,让你天天盯着我。我自己去吩咐你的秘书把桌子搬进来。”说着就得意扬扬地往门口走,意图制造混乱。
“你一晚上不三不四,满嘴跑马,你说你爸我不管,你毁谤小苏我不干,你向小苏道歉。”
“随便。”明玉就要下车,她又不怕小蒙这么大一个男孩还会丢了,如果是女孩她才担心一点。
他把买车,为什么买凯悦HRV,买电脑,为什么买苹果小白,都细细在博客写出。他现在没人说话,写博,就像是与冥冥之中的妈妈说话,他需要有地方倾诉。他没把博客告诉大哥。就让他秘密到底吧。
小蒙才刚听得云里雾里的,却九_九_藏_书_网一下来了个结束,他立刻回头瞪住明玉。“太水了吧。”
石天冬怕明玉吃这种天不怕地不怕小衙内的亏,伸手拉开明玉的手,却将自己手中篮球扔给小蒙,笑道:“小蒙,帮我拿着,我擦把汗。”
“你怎么会要饭呢,再不行打车回去也可以。我这儿很快就完,你别走远了。钱带足的吧?”
明玉一个人面对小蒙时候还行,这会儿大家都听着,她就尴尬了,看到大伙儿都笑,正想自嘲一句解围,旁边石天冬已经扇了小蒙一个后脑勺,道:“吃什么醋,她不看我看谁?看你?再练个三年吧。”
果然,进了电梯,挤在一电梯的下班人群中,明玉又道:“上车之前,你还可以改变决定,去还是不去。”
明玉有点心疼地看着,不得不摇头道:“吃相像猪,不知道脑袋像不像猪。”
明玉听着笑,接了香烟搁在桌上,对蒙总道:“反正有什么公物损坏,我开账单给你。蒙总你回吧。”
小蒙在明玉身后直骂奸商,要他拿自由换取可有可无的答案,当他脑子进水了吗?谁知道她有没有男朋友,即使有肯定也不是什么好货色,谁要知道。
明玉听了更气,但眼看前面是下去的路口,她怕走岔路,只得任由小蒙胡说,不去理他。直到过卡缴费完毕,才将车在路边一停,瞪眼呵斥:“听着,古代有个故事,叫三人成虎。无中生有的事,被多人传说,听的人就会以为真有那么回事。难怪你小瘪三见我就像我欠你三百两似的欠揍相。明着跟你说吧,我做你爸女人的话,最多只是个姿色平庸,用过几天就不要的寻常女人,然后我会记恨你爸一辈子,凭我的脑袋与你爸作对,你爸不会好过。但用我做手下,我可以勤勤恳恳给他打下偌大江山,让他不用在销售方面多花精力。用你的榆木疙瘩脑袋想想,哪种选择最合算?你看你爸会要我给他赚的钱还是要我这么难看的色?笨蛋说的就是你这种人,别人说什么你信什么,一点头脑都没有,做流氓也只能是小流氓,成不了大器。”
“谁,谁孩子?”石天冬与小蒙竟然一齐不满,石天冬道:“他还小孩?小孩能满嘴小流氓腔?苏明玉你走开,这儿是我跟小蒙的事,与你无关。”小蒙冲明玉道:“对,你走开,我们男人的事你少管。你老子才小孩呢,你不招我,我能惹你?你不就是想拍我老爹马屁吗?不就是想替我老爹拉拢我吗?你倒不是小孩,你是小人。”
“谁?”
“什么玩意儿。”小蒙很失望,原来不是应酬饭,婚宴上他怎么敢捣乱,还不让人灭了。
明玉轻蔑地看小蒙一眼:“我有什么不敢?我呢,奉劝你两条,是男人的话,模样先周正了,别总歪脖子歪眼跟汉奸似的。再一条呢,你老大不小了,什么事都自己动脑筋想一想,看合理不合理,别人家放个屁你跟着说香,一点性格都没有,小屁孩一个。男人最给人看不起的就是小,心眼小,心胸小,见识小,行为小,这些都要不得。你可以不工作不生产靠着你爸的财产吃饭,可你不能光长一副男人胚子没男人德性,给人看不起。你现在就很让人看不起,整一个混吃等死的游手好闲人。”
明玉说话跟放连珠炮似的,小蒙插不进嘴,可才开始听着觉得有理,后脑勺又挨了一记狠的,小蒙看明玉居高临下的凛然,敢还嘴却不敢还手,“不许动手动脚,别以为我不敢打你。”心里还真觉得明玉说得对,爸的女朋友个个漂亮,哪像这个苏明玉竹竿似的,是男人都不会拿她当宝贝好车好位置地供着。“算你有理,行吧?算你不是我爸的鸡,行吧?你这种人做鸡都没资格,做鸡还能赚男人钱,你这种人男人都不要。”小蒙被明玉打得有气骂得有气,即使知道明玉可能不是爸的狐狸精,可心里还是不爽她。
“赶我?”蒙总刚把烟点上,闻言惊诧。
戒烟不易,明玉终于还是摸岀老蒙扔给她的一支熊猫点燃,打开车窗悠闲地看石天冬玩篮球。想不出的事她就不想了,此刻就单纯看看石天冬,香烟也是有一口没一口,任它在车窗外明灭。可没想到,忽然有谁抽去了她手指间的香烟。她心头一紧,全身肌肉绷紧,却又听车后“嘣”的一声,她这么重的车子也晃了几晃,显然是有人大力踢车,她本能地升上车窗,却隐隐约约看到一个熟悉身影,不是小蒙是谁?
办公室主任心说刚才看到老板带着儿子进门,别在苏总办公室里面做法的正是老板儿子吧,得罪不起。他犹豫着道:“苏总,会不会影响不大好,传到总部去。”
小蒙以为石天冬帮他,又挺吃石天冬男人的那一套,心甘情愿地帮石天冬拿着球,可嘴里依然不干不净使劲吆喝:“石大哥,你擦汗得转个身,别让有些女色狼得逞。女色狼刚刚流着口水偷看你半天啦。”
小蒙这回上车了没说话,闭目打盹。因为与明玉闹没意思,骂不过她,又不能动手,老爹出门就已经叮嘱他要敢动手断绝钱粮供给,搞得他很没劲,懒得再闹。明玉看他怪异,奇道:“又打什么坏主意?说吧。不过最好有点技术含量,什么我是你爸二奶之类的话都是别人说烂了的,我听着没感觉。”
“我不道歉,她自找的,她自己明白。”小蒙知道自己不是石天冬对手,见石天冬两手已经全部施压,他索性将自己的两手插到裤兜,一脸不反抗随便你打的样子。
“好啊,你不愿意去也好,我等下把你放在高速出口,你自己搭车回家。”明玉也挺高兴他不要跟去。朋友婚宴,小蒙跟着算什么身份。
他那么多鞋子衣服里面,这几天穿最多的是睡衣和拖鞋。唯一的娱乐,就是上网打个游戏,更新一下博。博客上面,他反正用的是假名,犹如人戴着面具,什么都可以写,没人知道他是谁,他不是名人,即使有人跟踪追击找上来,也肯定会为他的平凡失望。他尽可以在博上作惊人之语。
小蒙偷鸡不着,又不敢在大手大脚的石天冬面前说“奸夫淫妇”,只好忍气吞声。明玉看着心说,这小子也有吃瘪时候,看来对这小子的教育,武斗比文斗有效。
“说。”
“好吧,不过你有委屈告诉我,你唱白脸我唱红脸,那小孩流99lib•net里流气,有时还是得给点颜色。”
看不见小蒙了明玉才开始生气,可有什么办法?早在答应老蒙接下这烫手山芋的时候就已经想好得受几场好气。但想到自己是老蒙一手带岀来,老蒙儿子不成器,她怎么也得援一把手,帮忙带岀老蒙的儿子。成不成慢说,起码她得努力一次,尝试一次,也算是对老蒙带岀她的报答吧。老蒙待她如自己孩子,她得拿小蒙当弟弟教诲。
明玉镇定自若:“这句话你也一字不漏告诉他。”
明玉白了小蒙一眼,见他气呼呼的,便不再骂他,发动汽车上路。过了会儿,才慢腾腾地道:“你以前有误会,我理解,换谁见了老爸的女朋友都没好气,你今天跟我直说,而不是背后做小动作,很好。但现在我跟你解释清楚了,你再侮辱我对我没好气,那就说明你这人是非不分。我给你十分钟时间,如果到婚宴场合你还没法用理智克制你的情绪,我从此以后拿你当小男人小流氓。如果你即使生气心里还暴躁可管住嘴巴不说了,我以后当你男子汉看待。做男人,最要紧是心胸,你记住了。现在,给我闭嘴。”
石天冬上车后就道:“你还真大度。”
“还不承认?你除了花钱行凶还会做什么?不是你爸撑着,你早给人打死。我见识过一个跟你一样的太子,人家才是真光棍,将老子玩得吐血。人家走出来,前呼后拥都是大佬,不像你,前呼后拥的都是白吃你的小瘪三,没一个囫囵人,很让人看不起。所以说你连流氓都不如。”
石天冬不由笑道:“你也配评点我?不过你临危不惧,倒是有点男人样。”
车到婚宴所在宾馆停车场,明玉问小蒙:“想清楚了?想清楚了就跟我下去,人站直,背挺直,眼神正面对人,做人有个人样。没想清楚自己下去找吃的,等我吃完载你回家,别跟我出去丢人现眼。”
“去哪儿?上高速干吗?”
明玉惊讶地看着石天冬,没想到他替她出头,心里又喜欢又好笑,她其实又不在乎跟小蒙斗嘴。见小蒙双肩好像承受大力的样子,忙上前去掰石天冬的手臂,“哎,你放手,小蒙还孩子呢,别跟他认真。”
小蒙唧唧哼哼:“等着跟你去吃饭。”其实小蒙刚才早被讥讽得想夺路而逃了,可他不能出去,外面都是拿他当猴子看的人,他哪有脸出去。
他工作之余最大的乐趣,是去瞄一眼博客上的计数器,看到数字又有变化,他就暗暗欢喜。如果数字增加得快,他就跟捡来便宜似的。
“你凭啥支使我?女色狼。”
“你妈个逼,打发要饭的?”
但无论如何,敌进我退,敌退我进,小蒙总算在消除对她的敌意,慢慢肯听她的话。
明玉起身迎接,看到庞大的蒙总身后是一脸不服气的斜着眼挑衅地看着她的小蒙,明玉一笑,不去理他。蒙总不等明玉让,自己往沙发上一坐,看着儿子对明玉道:“以后交给你,你怎么发落就怎么发落,不用跟我招呼。”一边掏出香烟扔了一根给明玉。
明玉把台式电脑和键盘鼠标给他,不客气地道:“我把疑问抛给你,后面你自习。资料都可以从地图点进去,也可以拉下来从图表进去。你自己对照着我给你的问题看资料领会吧。别告诉我你少年痴呆症,三个问题没记住。也别告诉我,这么傻的程序你不会操作,你只会打游戏。如果你真白痴,你也不用从实招来,这儿还有一盘石天冬去西藏玩拍的光盘,只要你一整天都看光盘,我就默认你是白痴。”
“你如果想知道,明天以后上班,你不许迟到早退,人站直,背挺直,眼神正面对人,说话不带脏字。违反一条,你不是男人,不是女人,是人妖,我在你办公桌上贴‘人妖’两个字。”明玉相信小蒙做不到,不迟到早退先能要了这太子爷的命。
小蒙挺懒得说,“我说你是我爸二奶你怎么还跟我讲理?”
小蒙本来可以答应了却不做到,他言而无信的时候多了。可是对苏总,他不敢,他要是言而无信,肯定不止办公桌上被贴人妖,全公司乃至整个集团人见他都会叫人妖,他还怎么做人?就因为这苏总心狠手辣做得出来。
市体育馆里的篮球馆外面,有三副篮球架,大概是因为国庆长假,打球的人不少。灯光明晃晃地照着铁丝网围起来的场地,明玉在外面的黑暗中很容易就找到石天冬。石天冬穿着白背心黑短裤,在球友中间并不显得高,但显得黑。他看来在享受篮球,他和同伴们一起快乐地玩街头篮球,玩灵活过人,玩空中飞人,一只球在他大手掌里像是说粘就粘住,说放就放开,还有投篮时候,他总喜欢狠狠扣下去,人跟大猩猩似的挂在篮圈晃几下。明玉虽然没有走近,可想象得岀,石天冬一定是露着两颗虎牙笑得快乐。他真是会创造机会快乐的人。
明玉笑着走到小蒙身边,老三老四拍拍他肩膀,道:“小兄弟多谢,到底是有身份有资格的,不做跟屁虫,否则我还真担心你骚扰我们开会。你一个人爱玩再玩一会儿,不爱玩就回家吧。拜拜。”
明玉笑一笑,放了电话,她哪是当好人,她恨不得当恶人,可是小蒙是蒙总儿子,她下手重不得轻不得。骂了没事,可饿着不行,留下伤痕不行,老蒙会心疼。她到婚宴时间本来已晚,再加婚宴本来拖的时间就不长,她早早吃完,出来一个电话叫上小蒙回家。
“有。”明玉回答得爽快。
“嘿,比我还忙。好吧,我走。”蒙总轰然起身,拍拍屁股离开,但到门口时候,又回身对儿子恶狠狠地威胁一句:“管住你的手脚。”
明玉将车门锁上,窗户放下一些,缓缓跟着疾走的小蒙,大声道:“你回去好好想想,有没有必要做个像模像样的男人。别总让人瞧不起,一辈子只跟些小瘪三一起混。”说完才把车子开走。
碍于那么多朋友在,石天冬虽然讨厌小蒙当着他的面毁谤明玉,可见到明玉不出声,他也不主动。但等席终人散,大家各自取车回家,他才找到小蒙,一把搭住小蒙肩膀,拉到明玉面前,一点不客气地道:“你向小苏道歉。”
“你吃吧,吃死你。”
长假海岛之游,令明玉看出石天冬是个与苏家三个男人全然不同的人,完全不同于父亲的怯九九藏书网懦自私、明哲的阴柔迂腐、苏明成的无赖惫懒。石天冬也有别于柳青,没有柳青的精明,当然更没有柳青的帅气,但石天冬有宽阔的胸怀,更有,对她的专一感情。明玉已经感觉她越来越喜欢有石天冬的陪伴,越来越想听到石天冬的爽朗笑声,她觉得,那应该是恋爱的感觉。但,就是石天冬了吗?明玉却举棋不定。想到家庭之可怕,想到未来之漫长,明玉实在不敢做出选择。
小蒙依然两手插在口袋,吊儿郎当地斜睨着石天冬:“我本来还敬你是条汉子,可你对马子低三下四,溜须拍马,真不是男人做得出来的事。”
“八小时以外,放你一马,回家吧。”明玉将所需的东西一一收拾进包里。她的行头,一只电脑包,有时还有一只大拎包。柳青曾经讽刺她这是没安全感,明玉觉得有理。
石天冬抓紧机会看明玉一眼,笑道:“你说我该为你还记得我的旧事高兴呢,还是该为你拿我当正面教材教育小蒙高兴?你明早七点等着我,别吃早饭,我今天做了一些点心,很不错,我给你拿去。”
“你敢。你以为我吃素?”
“等会儿卖了你,你帮我数钱。”
明玉也不会总跟小蒙针尖对麦芒,人家总是老蒙的儿子,不看僧面看佛面。“朋友结婚,婚宴。”
“啥?石大哥做的?他还会做这个?你到底跟石大哥什么关系?”
“没吃饱跟我说一声,我打包剩菜剩饭给你。”
小蒙见明玉终于被他挑逗得骂岀声来,赶紧回骂,“你才流氓,你是鸡,全公司谁不知道你是我爸的鸡,别看你人模狗样做什么经理,都知道你是卖出来的。我都知道,我才不会买你的账。你瞪我?你凶什么凶,我是我爸儿子,以后公司是我的,我第一开除你。”
这几天他哪里都没去,吃饭也只是下楼去拎只饭盒上来,顺便带垃圾下去,他几乎没什么垃圾,除了饭盒与烟蒂。单身公寓周围的生活非常方便,比原来在家时候方便。他都没考虑置冰箱微波炉。
“去,为什么不去,白吃谁不吃。”小蒙得意了,终于找到报仇雪恨的机会。
小蒙气愤地道:“我操你。”说完摔车门出去。
而后,他博客后面的跟帖越来越多。每天的点击量也成百上升。他心里好快活。博客简直成了他离婚失业后的第二缕阳光,第一缕是大哥。
等明玉按部就班开完会回来,小蒙坐在门背后的沙发上已经喝了三杯水,脸色铁青。明玉视而不见,一脸惊讶地道:“下班了,怎么还不回?”顺手整理桌上被小蒙搞乱的文件夹。
明玉送蒙总回来,看到小蒙双手插在裤袋里依然站在原处依然还是斜着眼看她,不由好笑,若是年轻个十岁做出这等举动来,还可说是逆反,二十多了还这样,只能是瘪三。明玉也不跟他客气,径直坐到自己位置上,对小蒙道:“自己找地方坐。我不会管你,你也别反感我,我给你爸打工,他说要把你交给我,我只能接着。但有前车之鉴在,我想我也未必有本事管好你。今天我们就讲明了先,你继续玩你的小朋友玩意儿,我不去汇报,你也别打扰我工作,大家相安无事,各自混日子。否则呢,你下一站肯定是给押到武汉的柳青那儿,到柳青手下讨生活就很可爱了。反正你斟酌吧。答应,我就在这儿给你放一张桌子,不答应,回去你爸那儿等着给发配到武汉。”
明玉心里还真是挺不乐意给小蒙跟着的,但既然跟了,也只能由得他。但等车子开上高速,小蒙心中那隐隐的受骗上当感觉又冒上来了。
直到十来点钟,才有空出去,见小蒙打游戏正打得热火朝天,他倒是真没捣乱。明玉拍拍小蒙肩膀,轻轻一声“进来”,自己先回办公室。小蒙斜睨着明玉走开,打算不理,可磨蹭会儿还是跟上了,进门,他就将门惊天动地地踢上。
“放你身上你也大度,你只不过见不得我受委屈罢了,谢谢你帮我出气,我真高兴。不过小蒙不一样,他爸一手带大我,我对小蒙有责任。只好阻拦你了。”明玉想起石天冬粗钵大的拳头瞄准小蒙,心里就好笑,难怪当初威胁了苏明成后,朱丽吓得要上门求情。看看石天冬放离合器上的手,再看看自己的,对比很是强烈,心里很是想笑。
小蒙在后面冲车子挥拳头,呸,我就是男人,还要做什么像模像样的男人,男人生来就是男人。你看不起我,我还看不起你呢,就一打工的。小蒙打车回家,不理老娘的殷勤,一头扎进自己房间,气死了。可忽然又想起这臭女人好像说是去体育馆看朋友打篮球,他又忍不住冲出去,开上自己车子去找茬。
节日过了,他开始四处奔波,于是他博客里面的内容也图文并茂起来,有落叶镶遍的山野小径,有夕阳余晖最后的金黄,有趣味偶遇,有小小体会。十月十一日,他写吃,写的是与客户在山岙野店里吃的比白鸽大没多少的草鸡,他写到久违的漂着金黄鸡油的鸡汤,久违的咬不动的鸡筋,久违的没长大的鸡蛋串,没想到引来第一个跟帖。跟帖跟着他一起流口水。令明成感受到极大的乐趣和满足。
“看见了吗?地图粉红色部分,是我们产品已经覆盖了的省份。只有西藏我们没进入。但西藏铁路已通,哪天我得过去看看。”
小蒙看看场里的石天冬,不敢去,知道不是那个人拳头的对手,而他更相信,苏明玉这样子正常跟他说话的时候,背后肯定隐藏着不可告人的阴谋。说不定就是要他自己送上门去挨那大汉的揍。可他怎么就此认输,依然嘴上不干不净:“人说缺啥补啥,你这排骨精看上人家肌肉男?说你色你还不认,做人不能假惺惺。给支烟。”
“你还说不跟我吵架,你满嘴都在损我。你还说你不恶毒。”
其实这种地区业务研讨会小蒙一窍不通,会上说的客户名都是简称,他们说得顺溜,小蒙听着迷糊。但他只要嫌烦想动了,身边就伸出一只手压住他的肩膀,他只好被迫稳坐听着,最多肩膀一斜,把肩膀上的手卸了。终于半个小时的会议结束,他跳起来先明玉一步跳进明玉的办公室。明玉跟进来,将小蒙拖到电脑地图前,点开一个省份,出现的是一长串的表单,明玉让小蒙好好地看,对比刚刚开会的结果九九藏书,看能不能懂一点,如果一点不懂,说明真是猪脑。小蒙发现自己被明玉不真不假玩得真像猪脑一样,也不知他今天参加会议是不是正中这个狡猾女人的下怀,他满脑子都是疑问,反而使不出坏来,最多火大了踢一脚桌子,得意地看着桌对面的明玉被惊,才终于有点心理平衡。
“饿不死。”小蒙没好气。
“谁卖谁。到底去哪?”小蒙才不怕苏明玉,瞧她那细溜溜的手腕,他一拧就断。
小蒙当然不肯,明玉越是不让他跟,他越要跟,图的就是让她难受,给妈出气。“你去哪我就去哪,这是我爸命令的,除了你家。”
“狼狈为奸!昨天刚缔结攻守同盟,专门对付你。”
“不……”小蒙被明玉骂得逆反,刚想拒绝,忽然想到昨天她也是激怒他之后让他自觉说出不跟去开会,忙改口:“一起去。”说完得逞似的笑。
明玉见小蒙不答,她下车,转过去将小蒙也拖下车,要小蒙自己找吃的去,她甩甩手进婚宴去了。一路还笑着想,小孩子还是容易对付,三言两语就能搞混小孩子的脑子。
可小蒙哪是真正安静得下来的人,眯了会儿眼睛,见明玉真的不理他,又忍不住了,猴子一样回身趴椅子上东张西望,看了半天没看出有什么明玉自己加上去的诸如香水纸盒玩偶之类的小玩意儿,没劲了,又缩回椅子,好奇地问:“哎,苏明玉,你搓衣板一样的身段,我爸怎么会看中你?”
明玉笑着在后面跟岀一句:“我不跟小流氓坐一间。”
一队人离开体育馆就去消夜,又是一桌十几个人,大家吃得热闹。小蒙人来疯,说话喝酒拍桌打凳的,拉着人拼酒,猜拳,挨罚,起哄,样样都积极,还硬不要AA,非要由他来请客。众人都是侧目,明玉就说不要理这小子。石天冬实在看不下去,不得不出手扯住小蒙领子把他拎回来坐在身边,一只大掌牢牢镇压住小蒙。小蒙这才安静。小蒙只要不能动手动脚,他一张嘴就得挨明玉一顿好训,他想反唇相讥,却有石天冬的手掌落在他肩上,只得小规模地不三不四。
“地图上那些深蓝的点,是与我们公司产品相同又有一定规模的公司。我们公司的大本营靠海,基本处于全国市场的交通边缘。你爸今年夏天新买工厂放在武汉,你明白他意图了吗?我把总公司与柳青现在管的武汉公司作为椭圆的两个圆点,画一个椭圆,你看看里面包括了几个竞争对手?我们两个圆点互相呼应,你看出有什么好处了吗?这是第一课:市场。结束。”
明玉扬起眉毛笑道:“有品!就冲你‘除了你家’这句话,以后谁叫你小流氓我替你出头。在女人面前不耍流氓的不会是等外品。走,跟我去吃饭。”明玉说完就背起一只包,拎起一只包,大步绕过大书桌走了。小蒙当然紧紧跟上,他看得出,明玉不喜欢他跟着,连马屁都来了。殊不知,明玉拍他这个马屁的原因只是因为怕他真的耍小流氓动手动脚,女人在这方面总是吃亏。
“做人不能这样吧,好事做到底,送佛上西天,我不下车,你送我回家。”
“干吗?”小蒙吃惊,明玉也吃惊,一齐看向石天冬。尤其是小蒙,本来还挺仰慕高大壮实的石天冬,这下给兜头浇了盆冷水。
小会议室里一室安静,大家正静听同事们一个接一个地汇报。但第二个同事才开始汇报,忽听门外霹雳似的传来一声重金属音乐,随即,鬼哭狼嚎的饶舌调子充塞了办公室的每个角落。明玉竖起脖子看向她办公室的方向,心说“来了”。既来之则安之,明玉拿起手机交代办公室主任,“你组织各部门所有人轮流参观我的办公室,每个部门十分钟,参观者必须说出三句话,大意是拿里面做法的小男孩当动物园的猴子看,但不要上前阻止。所有人必须去看。”
如果跟小蒙说不要这样不要那样,小蒙不会听。但是跟小蒙说不这样不那样就不是大男人,他才会比较关心,他这年纪的人最想当大男人。可是要他十分钟不说话,那怎么行?但转眼一看苏总,他这时候不敢连名带姓叫苏明玉了,见苏总冷着一张脸满身似是冒出寒气,他又不大敢说了。因为今天在公司已经知道苏总这人心黑得很,什么损事都干得出来,还比他更损。他还真有点担心明天去上班时候又被苏总当猴子捉弄。他知道他要是逃班,等于认输,他没面子。而他即使没面子,爸也会押着他去上班。爸知道他输了只有更积极地押他上班。他并没一路反思,而是一路掂量。
“事实早已证明一条真理,我的脑袋不是猪脑。与真理作对的人,必定拥有猪脑。思维决定你的归属,拥有猪脑的人肯定是猪。原来你真是猪。”明玉说着起身,拿了手提电脑离桌,“我预算给你的二十分钟用完了,现在我要去开会,你跟不跟?”
“我半个小时后有个会,这会儿想与小蒙单独谈话。你在……没效果。”明玉微笑着直说。
“答应。”小蒙吊儿郎当地看着明玉,心里却不能确定她打的是什么主意。
“这种贼眉鼠眼的哪是我弟弟,跟屁虫。”说着对后面跟来的小蒙道,“小蒙,这些都是你哥哥姐姐。嗯,那个是你石大哥。”
小蒙没想到被骂作流氓,流氓也罢了,前面还给加了个小。他心中生气,变了脸色,“哈,我流氓,那你谁?你婊子。”
整个集团公司上下,还没人这么敢说小蒙,即使他把行车开废了,分厂长都只会气得向老板告状,不敢说他,他来了这儿却被骂了个下马威。但明玉根本不给小蒙反应的时间,接着滔滔不绝说她的:“小兄弟别生闲气啦,技不如人就技不如人嘛,好歹你钱多,你爸牌子硬,不就养几个小瘪三嘛,多大的事儿,我都不知道你爸着急什么。来我这儿,爱玩继续玩,爱闹去外面闹,大姐我跟你讲义气,绝不告状。好了,我去和华中部的人开会,你跟着来玩吗?”
明玉听了倒是吃惊,她原以为小蒙不过是恶少一个,有钱不上进,仗势欺人,没想到他好像还另有想头。拍他老爹马屁是没错,为老蒙分忧解难本来就是她接手小蒙的初衷,但是帮老蒙拉拢小蒙,这怎么说?她想了想,还是大力掰开石天冬的手,可惜掰不开,一边对小蒙道:“我干九九藏书网吗要替你爹拉拢你?我自己高中毕业后就与家庭脱离关系,比你只有更彻底。不信你问石天冬。你自家那点屁事自家处理去,你小没脑袋的爱靠谁靠谁,关我什么事。石天冬,放手,看来有误会。我跟小蒙才见面第一天,都没给他说话机会。”
“靠,死也不会跟你说,死也不看光盘。”
明玉走过去与那些充当拉拉队的已经见过一次面的女眷们招呼。有人指着小蒙问:“你弟弟?不说早来一会儿,大家一起玩。”
“那当然,你就是牌子做坏了,有理也没理。明天上班,准点到。你这儿下车,自己招车回家,我不送你。”
明玉微笑看着石天冬,他可真是对她好。“我还惦记着那几天钓的那么多海鱼,你冰箱里放得下吗?”两人想起国庆长假,都是微笑爬上眼角。
小蒙一声口哨,“嚯,我就说你没人要。你这种人谁敢要,你孤单死了只好跑这儿偷看男人,而且还是流着口水偷看,连车都不敢下,怕人看见你这头女色狼。嚯,色狼,偷看男人,嚯,看中哪个肌肉男?我替你拉皮条。”
小蒙不得不自己找地方吃饭,这不是难题。他才到饭店坐下,明玉打电话给他,“找到地方吃饭了吗?”
明玉知道小蒙在气她,斜睨小蒙一眼,不去搭理。女人与男人说到色的问题上,总是吃亏,不如不说。再说小蒙是摆明了存心找茬,她不回应。
“你有没有人要?”小蒙这话问岀,眼睛不斜了,腰直了,脖子挺了,像模像样像个人了。
第二天,明玉拎石天冬给的点心上班,原没指望看到早到的小蒙,没想到小蒙却侧着脑袋斜睨着她进总经理室的门。明玉笑笑,将点心扔进冰箱,照常上班,小蒙在不在外面一个样。
“凭等会儿跟那人吃好吃的消夜,笨。食色,性也,知不知道。”明玉跟小蒙说说话,就不生气了。见石天冬那边场上果然开始收拾着回家的样子,她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自己找上门去,跟石天冬说几句话。小蒙见此跟发现新大陆似的,咦,排骨精找男朋友?奇闻大事啊,非第一个知道不可。他再不记得捣乱,跟屁虫似的跟了过去。
明玉一直看着小蒙思考,到这儿连忙插话:“小蒙,说到男人样,你就是比我都比不上,更别说石天冬。石天冬从小丧父,母亲很快改嫁,他没被打击覆灭,自己养活自己,没怨谁,没堕落,如今是条响当当的汉子,还能保护我,他是不折不扣的男人。我呢,爹不亲娘不疼,高中毕业就被清理岀家门,全靠自己双手养活自己,现在还能管你。你看看你,你爹妈虽然有矛盾,可都待你像宝贝疙瘩一样,你有啥可以闹的。别的家境顺畅的或者还没法说你,你在我俩面前就别折腾了,你不就是父母吵架老爸花心吗?这点点小事跟我们两个怎么比?都是你爹妈钱给得多烧的,你这不是小孩子穷折腾是什么?还有,我跟自家爹妈关系都不愿理顺,我管你跟你爹妈怎么样,你少在我面前自作多情胡思乱想。我俩面前,没你说话的分。石天冬,你送我回家吧,小毛孩只不过一时想不开而已,别跟他计较。”她给石天冬使个眼色,推着石天冬走,石天冬有点身不由己。小蒙依然孤鸟似的手插裤兜里斜睨着两人,不过心里满是惊讶。
“靠。”小蒙气得扑上去,明玉早打开门笑着溜了。众人只看到小蒙竟然与苏总相处融洽,打打闹闹,大惊。
“你什么都有理……”
“你回答我一件事我就跟你走。”小蒙抓紧时机要挟明玉。
她气得很想冲出车门拎了小蒙批耳光,可只能隐忍。她又降下车窗,竭力以平静声音跟小蒙说话:“阴魂不散啊,怎么又来了?”
石天冬过来,看见明玉大为开心,两只眼睛哪里还能看到小蒙,只眉开眼笑对着明玉,两人小声说话。小蒙一边儿瞅着,心说苏某某好像还真与那个黑脸肌肉男有一腿的样子,重大新闻啊。那么看来,难道她真的不是爹的二奶了?应该不是。看来是个女色狼。
明玉当昨晚什么都没交流,只抬抬眼皮,都没看到小蒙脸上,道:“拿把椅子坐我旁边来。我给你解释一下销售流程。”
小蒙见明玉高兴,他又不干了,老三老四地道:“等着你卖我吧,老子累了,打个盹儿,到了你叫我。”
石天冬这才放开小蒙,但还是警告一句:“以后嘴巴放干净点。”
“好,就这么定。秘书旁边的一张空桌子给你,给你配了专线电脑,你爱玩什么都可以,只要不出声,不过我也没给你配声卡。我们的上班时间是早上八点到下午五点,我看你迟到早退是一定的啦,对你没要求,爱来不来,我反正把考勤记录每周传真给你爸。”明玉一边说,一边拿起老蒙刚给的香烟,一看,居然是熊猫,不由“哦”了一声,凑鼻子边闻了一下,但还是扔回桌上。她已经答应石天冬戒烟。
把个明玉气的,这臭小子拿她当瘪三跟班了还是怎的。但也好,省得一路啰唆。
小蒙见明玉不理,得意了,以为这是明玉软肋,追着道:“你别跟我装正经,你要正经,我爸哪能赏你那么多好处?别一边做婊子一边树牌坊,恶心死人。”
小蒙“哼”了一声,觉得这话还中听,等明玉走后,他坐上老爸刚才坐的沙发上喝水。但还没坐稳,忽然拍案轻呼,“上当”。敢情那妞压根儿不想他参与会议,七拐八弯骗得他赌气不跟啊。嘿,果然是个最鬼的,妈就说过,一帮人里面,最要当心的是两个搞销售的和一个搞外贸的,说这三个平时说的都不是人话,一不小心就上他们当。小蒙非常郁闷,起身打量着办公室开始准备搞破坏。
“我干吗要听你的?腿脚长我自己身上。”小蒙偏歪脖子歪眼。
小蒙不语,不过他站的位置离电视机太近,眼睛晃得难受,不得不退后再退后,可就是拒绝听话拿把凳子坐明玉身边去。
可是,他下午没法去看石天冬的篮球赛,他妈肚子疼进医院了。明玉看小蒙离开,觉得挺可惜的,本来今天已经把小蒙锻造得稍微有型了,终于哄喝骗拐地引岀他工作的兴趣,估计小蒙被蒙家母老虎教育一下午,得一觉回到解放前。
他暗嘲自己,他与那些发小广告发骗子短信的人快差不多了。起码在数量上,基本可以等量齐观。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