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七 子非鱼,焉知鱼之乐
目录
三十七 子非鱼,焉知鱼之乐
上一页下一页
明玉听了笑,其实,她的时间自己可以弹性处理,但是,她习惯了,要不闲着没事,她又无家可归,干什么去,她是工作机器,为工作而生。不过老蒙既然如此体恤,那就随便他。只有柳青旁边听着很有感觉,他心里想,明玉对老蒙忠心耿耿一心一意他早知道,什么时候老蒙对明玉也是一心一意。这两人的对话,爷儿俩似的贴心。柳青倒是生出一点忌妒来。但他没插嘴,他对老蒙也没明玉对老蒙那么一心一意。
“别跟我提苏家的事,再提跟你翻脸。我从此跟他们一刀两断。下午有什么安排?”
“应酬呢,还没吃完。有事?”
柳青却是脸一僵,但也不再开小差。蒙总不知道两人说了些什么,总觉得两人的心思都不在餐桌会议上。两人公然表达情绪,这种情况有些糟。
柳青没要求开明玉的车,他被那个“今天”给打晕了,苏明玉这是什么意思。上了车就急不可待地问:“今天怎么了?石有什么好?”
明玉呆呆看着前面,心说她是为了亲眼看到柳青带女孩子下飞机而赌气吗?她又不是不知道柳青是什么样的人。可她又扪心自问,她被自己身世震撼了的时候,却是第一个打电话给柳青,而柳青跟她玛丽莎丽的一通,她后来谁都没找。在她心里,恐怕是柳青不知道比石天冬重多少。但是恋爱,她敢找柳青吗?柳青说得轻巧,可偏偏柳青还真是为她考虑,一举戳穿她内心的自欺欺人,她究竟有没有爱石天冬?她不得不解释给柳青听,也是解释给自己听,“柳青,你不懂。我想找个人给我家,我要有个说胡话使性子的地方,我已经压抑了很多年,再压抑下去我会爆裂。我必须找一个能让我放心安心宽心的人。其他,什么都可以培养,我不是没良心的人,再说石天冬其他条件都不差,而且他不会出门回来同机下来一个美丽女伴。”
柳青哼一声,道:“不妨碍你们,你们也别妨碍我们。我先走,回头我找老蒙说话,你做好准备。”
蒙总看看眼皮红肿,又是精瘦的得意门生,终是不忍心再折腾她,但被明玉一说,交给柳青的心也死了,只得道:“算了,我自己收拾他。”
苏大强挺满意自己现在的生活,他现在唯一担心的是蔡根花会不会永远做下去。儿女都不是他能操心的。明成离婚的事,明哲没与他说,他当然也不会主动询问明成家里过得怎么样。
明玉笑道:“所以我不是替你挡着了吗?蒙太子是个大麻烦。但是只要在本市,一岀问题就可以交还给老蒙自己处理,老蒙没有不管的道理。”
“他有什么好?”柳青不屈不挠地继续问。
“可你太委屈。”
柳青不语,依然是意味深长地微笑。两人不再聊,汇入大家的讨论。蒙总这人是工作狂,吃饭时间想让他不说工作,除非拿酒灌醉他。如今柳青过去武汉上位,集团的战略意图昭然若揭,已经不用再掩盖,而且这两月多来,蒙总大刀猛斩,离心离德的一一清除,基本上可保现在的管理团队暂时不会有二心。所以蒙总将工作提到大范围高层会议上来讨论。正好,满满当当一大圆桌人。
打开手机,她都有点不敢看短信,怕又看到明哲那个书生脑袋依然拎不清。好在,总算没了。倒是有一条柳青来的短信,告诉她明天上午的飞机到。
明玉一听,反而笑了,“我宁可听老虎发誓不吃肉,也不要听你说改。看死你,不过心领了。”
柳青无奈地笑,两个人熟悉得对方肠子绕几道弯都知道,又都是最精明的,相互连发个誓都不行了。可是想到明玉与石天冬,他又克制不住地心烦。但他这人肯定不会是明玉敢要的,他理智之下也不敢要明玉,只怕两人有共同未来的话,他得被明玉管死,明玉会被他气死。两个山头的老虎不能住在一起。或者,石天冬还真是个最合适的。
明玉心说柳青这是想家了,明明高层会议定在周一周二两天,他硬是周日就来,可见趁机要好好回家做些事。但是想到前两天她郁闷时候给柳青打电话柳青满嘴玛丽莎丽,她就不给柳青回电,也是短信问一句,要不要叫个司机送辆车子到机场。柳青立马短信回来,满屏都是谢谢。
柳青道:“交给我,确实存在小苏说的问题,但交给小苏……小苏已经够忙,别要她命了。蒙总还是另外物色人吧,或者,只要你不怕他堕落,交给我。”
蒙总摇头:“没人敢管,只有你们两个,他知道你们狠。”
明玉认真地想了想,她当然想不出来,“不知道,只觉得跟他在一起安心,像个正常人。”
石天冬笑道:“我一直以为他们没确切领会我菜单精神,总担心他们做得不到位坏我名声,看起来好像还行嘛。我今天去试试。你常在外面吃,应该吃得岀好坏。这车开着舒服。”
“哈,好,你记一下。”石天冬报了航班号,到达时间,又道:“你顺便在‘食不厌精’定好座位,九-九-藏-书-网就说我名字。”
“趁柳青在,早商量早让他回去。我已经与老毛柳青五六个人在一起,你也快点过来。”
“你们又不是夕阳红,要什么安心?”柳青自己也觉得自己多嘴,但还是口没遮拦了。
“我们在彼此都同意的前提下毁了原来合同,签订新的合约。明天晚上你有没有空?我请你吃饭。”
没想到,却看到柳青和一个雅致女孩一起出来,这才想起,对了,柳青也是这个时间到。柳青看到自己过去的司机和明玉分别等在门口,有点无措,不由看一眼身边女孩,可还是大步走向明玉,“你不是说让司机来吗?怎么还亲自来?哈哈,怎么好意思。”
“你又不是丈母娘,总结得那么清楚干吗。”柳青拍拍胸口,“你心里呢?你有点女人爱男人的意思在心里吗?”
“吃老本才让人厌倦,有挑战才有激情,是不是?我现在业内小有名气,如今名声传出去,又有几家开始接触,不过每家饭店要给出特色菜单来,还真是挑战。以后你出差就带上我吧,我跟着你去吃喝取经。”
柳青一听,也有道理,太子放在武汉,他总不能有事就把老蒙叫过去,那他的担子就重了。明玉还真为他考虑周详,就像他也为明玉周到考虑一样。“哎,我看老蒙现在很……怎么说呢,信任,倚重,这些词用在我身上还行,但老蒙对你,现在好像是对自己女儿一样。你对他也少了很多以前的拘束,说大事跟拉家常一般。你自己有没有觉得?”
柳青的即将到来终于让明玉有点高兴起来,她拉开窗帘,让光线充盈整个办公室,一直做事到夕阳西下。回头看向窗外,夕阳正好从对面一幢楼的屋顶隐去。明玉打几个电话给一起加班的手下,她在“食不厌精”请客。收拾东西时候,却接到石天冬电话。
“跟朋友一起聊啊聊的时候想出来的,以爱好养爱好,人家收藏书画之类的人不也这么在做吗?你以后吃了‘食不厌精’的菜,可得给我提意见。对了,想要什么,问了你好几次,现在还来得及。”
“我怎么没在改?否则柳青的事都压给我,我再添两只手都做不完。但总得让我一点一点地放手,放太快别人没法消化。看我今天下午没在干活。”
蒙总看得出两人有话要讲,但没办法,只好让他们讲去。
“哪有老板怪手下太仔细的。再一个月吧,十月份就可以恢复正常。”
“你太仔细了。老妈子一样。”蒙总不以为然。
明玉正想回答,两人的私下交流却被提心吊胆的蒙总收入眼底,蒙总不满地道:“江南江北不要总开小差,有话大声说出来嘛。”
明玉冲口而出:“我自家老爹都不要理……老蒙,会吗?我,会吗?”
柳青在旁边看着,尤其是看明玉忽然变得温柔欣喜的笑脸,心里无端地不舒服。若有所指地道:“石老板穿得休闲,就你我总是随时都可以进办公室的样子。”
蒙总摇头,他家母老虎肯定不肯,那不是调虎离山吗?但他不再说这件事,以后再说。“小苏,你怎么还没养胖?保姆要不要再给你?”
柳青心下尴尬,却大方将两个女的互相做个介绍,果然女孩不是柳青的手下,柳青这人一向不做吃窝边草的缺德事。明玉微笑,却有些揶揄。这时下一班飞机到站,新一波人流出来,明玉抬头看去,老远就看见高大的石天冬走在人群中,穿一件很鲜艳的橙色T恤,下面是淡灰色很多裤兜的长裤,拎一只硕大的盒子。石天冬到门口晃一圈与明玉开心地打个招呼又转回去拿行李。
蒙总见此,不再多说,双手抱拳,搁在桌上,两只眼睛继续在两人之间打滚。“好,这些不谈。我儿子,你们两个谁接手帮我管?”
闲话过后,三个人的会议才是真正的高层中的高层会议。以明玉电脑式的人脑数据库为依托,柳青凭印象在纸上画下地图,三个人脑袋凑一起,真正地指点江山。头顶上面,是缭绕的青烟。茶馆打烊,三人才出来,又在蒙总的车子边站着说了好一会儿,直到被蚊子围攻,才分头离开。
一路无话。蒙总看到明玉红着眼睛进来,终于决定捅破窗户纸,手指指着两个人,道:“你们两个,今天到底搞什么鬼。小柳你对不起小苏是不是?”
不等石天冬出来,柳青先走。明玉看看司机跟上柳青和那个女孩的背影远去,若有所思,却并不愉快。一直等到石天冬出来,她才又转为笑容,接了石天冬手里拎的盒子,其他大包小包都还是石天冬自己拎着。她想帮忙,石天冬不让。石天冬更是满面笑容,见面就表功,“打开看看,里面有不少你最喜欢的起司小球,不过我这回做得好了,以前的没样子。这回还滚了点椰丝。你饿不饿?现在就打开尝尝?刚才好像见你同事在啊。”
明玉也是微笑:“那当然。你也变样,不过看上去正经许多,今天这日子居然不是穿T恤而是穿衬衫。”
这回才简简单单五个字,明玉听了却浑身一震,搁在窗外的手指一松,香烟掉落。眼角,两行清泪缓缓滑落。委屈?太委屈?明玉就像个摔了跤的孩子,坚强地藏书网忍着痛板着脸一间一间房地找到妈妈,被妈妈抱进怀里疼惜那一刻,孩子才放声大哭。明玉藏肚子里的委屈被柳青一句话催化,终于当着人面哭。她何尝不是早知道自己并不是太喜欢石天冬,以前甚至有点轻视石天冬?可谁能像石天冬那样对她全心全意?她还不是因为看重石天冬对她的好,她才一直有意培养自己喜欢石天冬,让石天冬走进她的生活,而且有些成效。柳青应也知道吧,以她的身份她的能力,又有多少男人敢爱她?柳青也不敢,共事多年知根知底的柳青都有顾虑,只有石天冬这个傻大胆毫无顾忌地像爱一个寻常女人一样地爱她,她有选择吗?可是柳青理解她,却不能支持她,说了何益?明玉反手便擦掉眼泪,虽然擦之不尽。
石天冬看着,笑道:“走,先吃饭。你们都把‘食不厌精’说得那么好,我有点不服气。那家老板原来在古玩街做书画收藏生意,后来朋友多了开了一家海鲜楼,生意一般,我跟他聊起我的想法,他很有兴趣,我们就把合同签下了。听说菜价很高?”
闻言,明玉与柳青对视,无奈地笑,这是实话。看来,谁都看得出来。
“唔?你和他们什么关系?”
柳青笑道:“蒙总,我有个主意,让你儿子的妈移民到加拿大或者澳洲去,调开她一年半载的,这段时间够你调教儿子。”
明玉也不是个好相与的,笑道:“柳总去了武汉派头就是不一样了,以前都说苏明玉我来接你,请你吃饭,现在大模厮样短信一条,说你几点几分携女孩一名到,我立刻乖乖派车给你。吃饭更是自己不肯说,还要蒙总来说。啧啧,蒙总你看他小人得志。”
“行,只要别瘦得跟竹竿子一样就行。等你恢复正常,我再把儿子交给你收拾。”
柳青笑道:“能当面说我小人得志的世上能有几人?凭我们的交情,我这么做有什么不对?”
“今天……起码,飞机场不会接来一个女的跟着他。”明玉跟上蒙总的车子,“柳青,别一脸气急败坏的样子,你这不是助长我的得意情绪吗?”
石天冬的热情虽然被明玉浇了一盆冷水,可并没太受挫的感觉,他总觉得明玉那天早上跟他说的话里有别样意思。他电话里说话声依然热情洋溢。“苏明玉,我明天回家,回来了。”
“我没存心想泼你冷水,当然我曾经想收留你现在心里还有牵挂,我当然心里有点疙瘩,但你别管我,我现在跟你谈话只为你着想,我这方面经验足,可以给你提供思考。你想想,你们在一起,有没有共同语言?你跟他在一起有没有恋爱的感觉?你别跟我赌气,你问问你自己心里想什么。一个女人到世上走一回,连正正经经恋爱都没谈过一次,你知道有多遗憾?”
石天冬跟着明玉一起走,时不时看看明玉,一直地笑,见她吃了好像没太大反应,也没太在意,只是道:“本来一直有点担心你最近心情是不是会不好,见面才放心……”
柳青也是心不在焉,看到明玉亲自去接石天冬,又转眼换上她从没穿过的休闲打扮,心中不忿。谁说她不是工作机器?但她今天穿一身花花褂子也罢了,居然还用上香水,居然不接他电话,居然托词到吃饭时候才到,那是以前从没有过的事。以前除非是出现合同中类似不可抗力时候,她才会迟到。说明她不知跟石天冬厮混得多开心。更出奇的是,明玉眼睛下垂,明显不在状态。他思前想后,越想越没劲,凑近明玉耳朵,很轻地问了一句:“什么时候的事?”
“断不了粮,他娘会供他。所以我要把他送到武汉去。”
柳青看着明玉道:“你心态老得像丈母娘。苏明玉,我很不高兴,但你不用管我,我咎由自取。虽然我不能给你想要的,我去武汉后又想过,我们的性格没法最后走在一起,走到一起双方受罪,但我还是反对你在没有感情的前提下找石。你还年轻,享受一下感情的美好,伤一下又如何?别急吼吼地只想找老公,你应该先找男朋友。”
但是,吃完,明玉又应邀跟着女孩们去血拼,一点没有犹豫,而男人们则去打篮球。女孩们见到明玉的好车,纷纷问她做什么,明玉没隐瞒,直说,可发觉大家对她说话似乎拘谨了一些。明玉是个最不会买衣服的,跟着这帮爱血拼的女孩简直是只会跟不会岀主意,但女孩们却高兴有个米多的跟着,倒是帮明玉买了好几件衣服,都是休闲类的衣服。一场血拼下来,大家便少了拘谨,又是勾肩搭背。明玉把她们送去篮球场,看会儿石天冬矫健地打篮球,实在不好意思再拖时间,只能与大家道别离开。
明玉知道他们在谈什么,但看看石天冬他们一桌朋友,她竟然鬼使神差地道:“我吃完再过去,会稍微晚一点。”
“都不忍心吃它。”明玉当然清楚石天冬“献花”的意思。
“对不起。”柳青将纸盒交给明玉,迟疑了一下,道:“要不,你给我时间,我改……”
他的日子如流金的夕阳,灿烂而安详,非常美丽。
“不是叫司机送车到机场了吗?”明玉不愿在有限的车厢空间内让两种香水缠绵。她第九_九_藏_书_网一次用香水,她没想到自己会如此敏感。
明玉与大家寒暄一下,坐到柳青身边。柳青立刻假惺惺殷勤给明玉斟酒,“苏总现在不给兄弟面子,我打电话请苏总吃饭,不接,发短信,不回,若不是搬出蒙总,这事儿没法成。您来真给我面子,我得敬您酒。”
明玉差点答应,却忽然想到明天柳青来,是不是该给柳青预留明天的时间?“你明天什么时候?我去接你。如果可以就一起中饭。晚上已经有安排。”
“献花。有巧克力花,有奶油花,下面才是起司小球。你喜欢就好。”石天冬很是得意,这是他连夜做成。
明玉赶回家里,两个小时的时间里,拆商标,洗衣服,烘干,熨烫,忙并快乐着。出门,穿上新买的休闲风格衣服。香水是新买的CK one。美丽的衣服,与合适的香水,让她焕然一新。明玉瘦高,本来就是现成的衣架子,穿上这套衣服,紧赶慢赶走进蒙总等晚餐的包厢,所有人都面露惊讶。
“对不起。”柳青也心烦意乱地点上一支烟。他明白,明玉明着赞美石天冬,其实是句句针对他指责他。但他心里犯难,那同机来的女孩美丽温柔可爱,气质一流,第一次遇见时候只知道她是某世界五百强公司驻华中小头目,他心里掂量,这个女孩是结婚的很好人选,于是接近了那女孩。没想到女孩很喜欢他,女孩家父母突袭见了他,他才知道女孩父母来头极大。他犯难的是,那个女孩他喜欢而且不那么容易甩,凭理智那女孩是最佳人选,眼下知道明玉摆明了指责他带女孩来,他没话说,他不想欺骗,只有选择不说。明玉他也喜欢,但好搭档未必是好太太而且他早就知道明玉这强人他不能要。但他看到明玉倾向石天冬,他又难免吃醋,石天冬算什么?
“他们约我打篮球,我没空。唔,换车了?哇,我给你开,给我开开。这是好车。”
“武汉又不是天涯海角。一个电话,卡里面立刻可以打入钱。而且还天高皇帝远,没人看着他。”只有明玉敢在蒙总面前直说,柳青还不敢说得那么直。
至于明哲来一趟吃一顿中饭就匆匆而走,他倒不是非常在意。不过明哲因为他的谦虚而没强行要求看他写的文稿,他在意,若是明哲再坚持一下他肯定缴枪不杀了。他发现,自己现在重精神生活甚于物质生活,这真是一种高尚的倾向。他想到每次退休教师开会时候,总是说老有所为,所以很多人做了一辈子老师后进老年大学做学生学画画,学写字,他就不出门了,他不出门看天下书,通过高科技的网络找的老师只有更精更好。
明玉看看柳青,柳青看看明玉,终于还是柳青说话:“我惹毛小苏了。不过肯定是我对不起小苏。”
蒙总道:“保姆不是问题,但也不是办法,跟你说多少次,抓大放小,有些事给别人做。你总没法改。”
蒙总一见就笑,心说很不错,只除了手中拎的电脑包不够时髦。但随即转念一想,不好,不会是为了柳青回来专门打扮的吧。蒙总心中顿时警钟长鸣,看向柳青时候,果然见他似笑非笑,带着诡异。
直到老蒙到达地点却不见两徒儿跟上,左等右等不来,一个电话打到明玉手机。明玉一看是老蒙的,便将手机抛给柳青,自己下车去车后面拿一瓶矿泉水,用大口喝水压下委屈的情绪。等回到车子,却见柳青已经占了她的位置,她只好转到副驾。
明玉不好意思地咧嘴笑笑:“这是长相,没办法的。不过验过血,血色素已经高了。保姆能再给我更好,饭店吃饭营养没保障。”
而女人们谈女人们的话题,什么跳操、血拼、婚房装修、买房、泡吧,什么都谈,大家还要明玉在买房方面早做打算,否则买幢延期交付的期房,连结婚日期都受影响。明玉唯唯诺诺,答不上话,却感觉与石天冬好像还真是那么一种关系了似的。而其他话题,明玉都参与不上,唯有跳操,她被女友们竭力推荐瑜伽。她也不知道瑜伽是什么,依然唯唯诺诺。
“呵呵,你笨。他们那种天天花样翻新天南海北的菜单,除了我,还有谁给得出来?我跟香港这家饭店如今签的也是类似合约,我不坐班,不上门,但我按合约要求提供菜单和烹饪方式原料使用等的明细。我按照菜单收费。我见多识广吃多喝多,做这项工作正好。而且这份工作也正好既满足我美食需求,又不用自己开一家饭店像坐牢,我还可以继续天南海北去增广见闻。这样的合约我已经签了四份,我准备继续发展类似客户。说起来还真得感谢你送我的treo,这个键盘打字发邮件真方便,现在传输菜单基本就靠treo。”
蒙总看着这两个人,直截了当地道:“你们两个,做朋友很好,做夫妻不行,没一个肯退让的,迟早闹翻。不如趁早收心。”
他们本来吃饭就迟,等正常吃饭时间一过,饭厅的人开始三三两两离开,这一桌的人就聊得更欢。明玉不时有电话短信进来,不得不经常去僻静处接听。而柳青的,她下意识地不接。柳青过后,却很快来了老蒙的电话,老蒙说话一点没转弯,“
藏书网
你睡午觉?电话也不接。”
“你还记着?”明玉多少有点诧异,她吃了一个,没回忆,估计当时看那种小球一口一个吃着方便,就多吃了点。但难为石天冬这么细心,记着她的嗜好。
石天冬与朋友关系不错,就像明玉平时在网上见到的聚会照片一样。而这帮朋友看上去也都是职业正当,说话做事挺有分寸。经石天冬介绍才知,原来都是以前同住一幢单身公寓楼的老友,经常聚会到现在已经有四年,期间有人结婚有人出国有人进有人岀,而这个团体依然存在,不断因为女友老婆的加入而壮大。“食不厌精”的老板也是成员之一。今天这一桌整整坐了十四个人。大家见面什么都说,反而轮不到明玉跟石天冬说话,明玉就笑眯眯地吃饭听他们闲扯,觉得蛮有意思。石天冬只能见缝插针地偶尔给明玉提供一下服务,大家都理所当然地把明玉当作了石天冬的女朋友。
但明玉心不在焉,她自己身上的香水味,和身边柳青的香水味混杂在一起,她觉得刺鼻。并不是气味刺激,而是她觉得香水就像是人藏在心底的一只看不见的小手,远远见了,隐隐闻到香水了,就像是两下里都伸出小手轻轻地勾手指,叫对方靠近,再靠近。靠近了,就像现在,对方的香味侵略性地突破周身防线,侵入人的大脑,就像一只看不见的手,暧昧地轻捻细挑,百般挑逗。她要到今天才能明白香水的功用,但是她也想到柳青早就深谙此道,今天飞机来时,与同行小妞一路不知怎样的暧昧。她开始后悔用上香水,感觉这简直是开门揖盗。一时把石天冬抛到脑后。
明玉笑了笑,道:“柳青还不如我狠。放心,蒙总,只要你断他的粮,我天天搞得他疲于奔命。”
明玉略略听出一点味道,斜睨一眼柳青,笑道:“因为我是从办公室赶来。等会儿一车还是你自己走?我在一家很有特色的饭店订座给石天冬接风,你们一起去?”
柳青自以为普普通通的一句话,在明玉听来却非同小可。一辈子爹不亲娘不爱的,搞得她很没信心,以为不是她身世有问题,就是她这人别扭不招人疼,没想到,她相信柳青,老蒙居然会真拿她当女儿疼,她自己还不觉得呢。看来,老蒙那次说的想收她当干女儿是真话,是她没自信,疑神疑鬼,才一直没当真。不过话说回来,她对老蒙可是无比敬重的,但却不是当爸来敬爱。她对爸……
“你做的糕点,这还用说吗?”明玉为石天冬的新职业高兴,再回头一想,以前曾嘀咕石天冬做事没长性,可现在看来,他这人的爱好倒是始终如一。从以前的办食荤者汤煲店,到现在的菜单提供者身份,他是一步一步摸索着属于他的合适位置吧。如今他的爱好与职业结合得相当完美,是再正确不过的职业。想到她吃过的“食不厌精”的美味,想到老蒙他们这些老吃客对“食不厌精”的推崇,明玉真为石天冬骄傲。明玉一下对中午的菜肴有了更大的兴趣。石天冬真不简单,以前说他没有定性,是错解他。
“俺的眼光你还是可以相信的。”
明玉做若无其事状,“如果不是周日,就不来接你了。走吧,先把行李放你家去吗?”她说着打开糕点盒子,却见里面一盒鲜花,不由犯疑,凑近看去,才知是不知什么做的仿真花,“真漂亮。”
明玉与柳青在蒙总身后对视一下,跟了出去。到外面停车场,柳青先道:“苏明玉你的新车我还没坐过,蒙总你前面,我们后面跟着。”
明玉被问得一愣,她的心?她心烦地打开天窗,点燃一支烟,深深吸了一口,才违心地道:“有待培养,但可以培养。我们可以接近。”
明玉一笑,“我怎样?”
“不要泼我冷水。子非鱼,焉知鱼之乐。”
明玉周日还是上班,周日清净,她找几个在公司的职员单独谈了几次话,了解大家的心态和动态,顺便鼓励几句。但心思显然不在工作上面。不时抬眼看桌面上台钟的时间。等时间一到,她飞快下楼驾车直奔机场。
蒙总心里想的是把儿子跟他老婆拆开,远远地发配到柳青那里,省得总被挑唆。但被明玉一说,又觉得有理。“但小苏,我儿子已让我老婆带得无法无天,我都拿他没办法,或者还是小柳能对他强硬一些。”
早有人在一边一针见血:“小柳与小苏见面总有说不完的话。”众人哄笑。
明玉本来心情就已经被自己的出身搞得很不怎么样,又被舅舅被明哲接二连三地提醒她是苏家人,苏家就跟鼻涕似的甩都甩不掉,阴魂不散,她的情绪更低落。中午破天荒关了手机在办公室的套间里睡觉,一直睡到三点,起来,情绪依然低落。
“那意思是,你以后还尽可以一边旅游一边工作?嘿,这倒是到目前为止最适合你的工作。不过压力也不小,你得防止你被那么多的菜单需求掏空。”
柳青意味深长地微笑,低声道:“大变样啊,犯得着这么重视吗?”
“没开来。”柳青没什么好气。
苏大强的日子过得前所未有的舒心。头顶没人管着,下面却有人伺候着,而且伺候的人工资由明哲来岀,两个人的饭菜零用
藏书网
明哲也负担了去,他的工资每个月都存入银行生利息。他每个月最快乐的事是发退休工资的第二天去银行,凑个整数,把钱存成定期,他快乐地看着定期存折一张一张地多起来。他每天不用做事,不用操心,只要一门心思寻找他的老年娱乐。
“是,不过也该给他们高。别家饭店都是批发同样的菜,他们是定做,工艺不一样。我们老板也喜欢,就是他向我推荐的。有这么一家离我很近的好饭店你竟不向我推荐,我想拿它当食堂。”
明玉看着石天冬对着好车张牙舞爪地高兴,一点没有什么敏感之类的样子,倒是高兴,觉得石天冬这人坦荡得很。她将钥匙交给石天冬,教他几项特殊功能,就看石天冬在车上摸来摸去地探索。一会儿石天冬抬头,明玉一接触他深情的眼睛就转开脸去。石天冬却追着道:“你来接我,我真开心。”
明玉听了直乐,也很是羡慕:“虽然压力大,可很自由。真不错。你怎么想出来的?这真是一个很不错的职业。”
明玉送柳青回去,两人脸上都写满疲态。但上了车,柳青还是话痨不断。“你不应该接老蒙儿子这个茬。他儿子什么人?小太保!交给我只有我被他带坏,没有我带坏他的道理。你一女孩子,万一他跟你耍赖怎么办?当众羞辱你怎么办?你迟早得罪他得罪母老虎得罪老蒙。”
石天冬松口气,他太担心柳青这个人,以前见的时候总觉得柳青与明玉的关系太亲密。“你那次受伤我拎了一盒糕点去,忘了吗?我看你总吃起司小球,对,就这种,你吃了就回忆起来。”
明玉笑笑没回答,她电话接连不断,正好避免尴尬。石天冬一路红灯时候就笑眯眯看明玉,他觉得明玉这趟来接他,意思已经很明白。明玉被石天冬看得头大,只好正襟危坐,目不斜视,恨不得扔过去一句狠的,命令石天冬不许看。好不容易到了“食不厌精”,却见早有一桌朋友等着石天冬,原来是老板知道今天石天冬回来,见中午有石天冬订座,就呼朋唤友叫大家来接风。大家在门口抢了石天冬簇拥着走,一径还埋怨石天冬重色轻友,明玉不由摸摸自己的脸,哪天她的脸竟是变“色”了?石天冬异常郁闷,他好不容易与明玉见面,今天还真想重色,没想到棋错一着。
苏大强的老年娱乐是每天在家看书,出去看报纸,到公园里听听其他退休老头老太唱戏,他也偶尔躲假山后面吊个嗓子。他每天还要写一段读书心得,写好读给蔡根花听,并将妙处解释给蔡根花听,从蔡根花眼睛里看出钦佩后,才打印出来,放在封面写着“归田小寄”的集子里。
所以,柳青两条充满感情的手臂蠢蠢欲动,却终于没敢伸出去给一个抚慰的拥抱。多年老友,看她流泪,他心疼,可柳青自己可以不在乎男女有别,他却知道明玉坚持男女有别。
明玉扮岀一脸歉疚:“我年轻,我天真,我无知。”
但柳青的话还是震惊了明玉,害得她一路“嘿,嘿,嘿”的,都有点反应不过来。都忘了问柳青回去是不是会他同机来的小妞,也忘了自己的什么委屈。
“OK。”明玉对着蒙总说完,便转脸对柳青清楚响亮一声,“今天!”只觉得说出来后分外爽快,心理非常平衡。不,简直是扬眉吐气。
明玉看到柳青一点没变,又是带着女孩出来,心里不舒服,虽然早已见多不怪,只是不由自主地赌气,“不用不好意思,我不是来接你,我等别人。你还是用你原来那辆车,如果嫌不好,把我的换给你。”又朝女孩看看。
明玉一愣,这就是“很快很快很快”?心里倒是欢喜,“你不是说签约半年吗?香港的工作结束了?”
但餐桌会议继续进行,吃饱喝足才散。散会时候,蒙总板着脸对两小徒儿道:“跟我来。去喝茶。”
明玉听着心烦,忽然方向盘一转,冲到路边一家公司门口停下。“石天冬哪儿不好?我心烦找他,他不会冲我乱喊玛丽莎丽,我住院他会买高价机票从香港飞回来陪我,我生气拿他出气不会有事,最主要的是他坦率他阳光,他心态健康,他不计较。我这个心理不大正常的人,找到他,是我的福气。”明玉说完,才觉得自己说得有道理,忍不住又补充一句:“对,就是这意思,我今天才总结出来。”
明玉听了不由撇嘴,“我什么时候说我最喜欢吃起司小球了?这名字听都没听说过。柳青先走一步,他陪女朋友。”
“环境不一样了,穿太随意不行。倒是你……”一边说一边摇头。
明玉和柳青都是一惊,没想到老蒙开门见山谈这事。柳青心说,老蒙那个花钱买大学读的儿子谁敢接手啊,老蒙自己都管不好,别人接手还不是得罪人。明玉看柳青一眼,便知道他想什么,道:“给柳青肯定不行,别好的没学成,学出一个花花公子来。跟我吧,除了我,没人敢得罪他。”
在车上,明玉缓缓地道:“我即使嫁不出去……也不敢要你。哼。”柳青也“哼”了一声,但不敢将“我即使娶不到老婆也不敢要你”说出口,因为显然他的终身大事容易解决得多。但显然两人之间雨过天晴,生活恢复正常。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