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五 离婚
目录
三十五 离婚
上一页下一页
他正神思恍惚着,前岳母又折返,拿手中的包推推他跟他大声道:“你今天就搬家吗?我明天大概什么时候可以换房门钥匙?”
“工作方面会不会有问题?要不要我们一起找人帮忙?”
“全数,你听我解释。简单地说,根据离婚协议,房子归我,我把房子按现价折合房款的一半交给苏明成。但是因为苏明成一意孤行投资被骗,他私自借了他们公司经理十万,问他舅舅借三万,还卖了家中的车子。我得把一半车款从房款中扣除。他们公司经理那边的借款我管不着,但是苏家的事我得有个交代。我担心苏明成拿了我给他的房款后不尽快解决你们父亲和你们舅舅那边的借款,因此我想请你见证着把钱先还了,余款再交给苏明成。你们舅舅那儿是三万加利息,你们父亲那里,你看要还多少?我想先结清买房按揭的那笔款子吧。”
明成今天觉得大哥特权威,不由自主就应了“是”。
“你对我妈倒是一往情深。”
明哲上前抢了明成掏出来的香烟,故作轻松地道:“你不想让我晚上做梦上硝烟弥漫的战场,现在起你就别吸了。我不困,我们说说话。吴非也担心你,让我别追究你上爸那儿闹的事儿,说你最近肯定心烦得很。你跟我说说,你跟朱丽到底怎么回事?你说不出来的话,我替你向朱丽说去。”
明玉倒是没想到朱丽反击得那么快,不由得笑道:“原以为你跟他们一丘之貉。后来看了你对账本的反应,才知道你讲道理。”
“那好,你在家,你多努力。”明哲总算松一口气,解决了一个问题。现在想想,修家史好像又是有利了,否则怎么可能发现明玉与妈的深层次矛盾,那绝不是吴非说的妈重男轻女这么简单。“还有舅舅那边的事。说实话,明成,我现在非常厌恶舅舅,如果不是因为他,妈可以幸福不少。”
“别说赌气话,你们两个一起那么多年,哪是说分就能分的,才多少日子啊,怎么转眼就分了呢?肯定可以挽回。我这次来几件事,朱丽那儿我争取见一面。”
“你不觉得很怪吗?她这么重男轻女的人,连自己女儿都不喜欢,怎么可能喜欢别人的女儿。她不过是帮没用的苏明成拉拢你而已,你还真信。”
朱妈妈嚷出来:“我花朵一样的女儿被他害的,我为什么不能恨他?今晚搬家是他自己说的,我没逼他,人不能说了不做出尔反尔。”
根据明成给的地址,他直接找上明成现居的单身公寓。跟头发乱糟糟的明成进门,明哲差点以为里面闹火灾。明成不知在里面吸了几包烟,好像是把在家没法痛快吸烟压抑下来的数量都放毒到单身公寓了。
明玉笑道:“这三个人,我父亲,我舅舅,还有苏明成,一辈子靠着一个女人窝窝囊囊地活过来。难道你想做第二个被他们依靠的女人?前阵子我差点拿你当作那个伟大女人二世了。”
“给他吧。他要怎么栽培众邦是他的事。给钱后就一刀两断,我们不认识他。”
明成又点头,知道大哥推心置腹地与他说话,全是为他好。
这种指责,明成听得进去,打虎亲兄弟,他最落魄时候,还是大哥最关心他。他迟疑了一下,有些吃力地道:“我打上爸的门,还有其他原因,他诋毁妈。他跟老三说了很多妈的不堪,老三发传真来气我,我才上门去对质,他又害怕不敢开门了,我敲门太响,才被人报了警。我回家气得踹门,把朱丽吓得也报警,吓回她娘家,这就离婚了。”
明玉再次惊愕,很直接地问:“你要不要用三天时间好好想想?你有没有觉得你在意气用事?既然离婚又何必管苏明成死活,或者,你还是在乎苏明成,想留个完美印象给苏家?”
明成点头,“我已经倒霉到极点,大哥,以后的曲线只会往上了。”
他自己动手倒了两杯水,一杯给明成,道:“你们的事,看来只有以后再找机会。但前提条件是你得收起懒骨头,好好做事了。”
“爸那里我明天会过去解释一下的,让他不要害怕。你最近还是别去看他了,你性子怎么会变得这么爆,这么管不住自己手脚。”
当然,明玉是不会插手调解的,要她99lib•net帮助老二?除非太阳从西边岀。看着苏明成如此落魄,她甚至有点幸灾乐祸。
明成不愿拿出来,道:“撕了。”
朱爸朱妈的离开他都没注意到,他两只眼睛只是看着载着朱丽离开的那辆车子远去,一颗心,今天一天在经历了离职离婚之后,终于麻木了。全世界都负他,连朱丽也离开他,他做人失败到可以被开除地球球籍。
明玉心想,这个理由不充分,就比如说她,她只有更怕烂账,怕应收款收不回来,那可都是真金白银,不像朱丽接触的都是些账面数字。但是她绝不会因职业病而想出朱丽这样的越俎代庖的烂主意。明玉总觉得朱丽在赌气。她对苏明成的诋毁好像在朱丽心里烙下很深印象,而苏明成自己也不争气,什么坐牢投资失败打上父亲家门之类的蠢事不胜枚举,料想前天苏明成被她的传真撩拨得发疯,在家不知怎样的失控,朱丽因此对苏明成心生极大反感了。只是,分居,她还能理解,离婚,她简直不能相信。好像太突然。
朱丽一来就看到明成头上的伤,心里很是内疚了一下,觉得此时提出离婚很打击明成,可是又一想,他为什么要打架?为什么别人遇到逆境会得逆流而上,寻找机会,而他则是步步沉陷,自暴自弃?作为一个五大三粗的男人,居然打女人,打老人,他还有什么人格。终于他也有被别人打的时候。想到这个,朱丽的心又硬下来,不再看明成一眼,一脸冰霜地走完全部程序,拿到离婚证。若干年前,他们曾在这儿兴奋地宣誓结婚。
两兄弟一晚上都没睡好。
明玉听了吃惊,由朱丽归还?“半数还是全数?”
朱丽也知道临时约明玉这种大忙人不是很现实,“明玉,我想跟你说说我和苏明成分家产的情况,和其中涉及欠你父母钱的处理。”
明哲抬起手臂,冲明成指指,有点有气无力地道:“对,妈含辛茹苦,不容易。明成,幸亏你在家陪着妈,妈一直说你让她开心,妈终于还能因为你开心几年。”
明哲皱眉,但想到明成在舅舅手下吃亏,就让他骂几句出气吧,“你是不是手头紧,还不出钱?如果……”
“可怜可恨,才造就可悲。”在朱丽面前可以客观说话,因为朱丽知道她和妈的关系如何之僵。
朱丽见电话那头好久没声音,焦急地道:“明玉,你难道不担心你父亲和你舅舅又拿不回借款?”
明哲闻言惊住,难怪明成如此失控。他好一会儿才道:“还有妈年初去世,跟抽了我主心骨似的。明成……”
“我说不出口,你自己明天问爸或者问老三。”
朱丽张口结舌,一颗原本准备做好善后工作完美离开苏家的心一下被明玉的话扭了方向。她有点沮丧地想,可不是嘛,她今天担了责任,将钱还了,可谁知道他们那帮小男人会不会看着她好说话,以后找各种理由缠上她?就像她前一阵,老大家老三家不平则鸣的时候都找上她,因为她好说话会担责任。可是,她能做那个伟大女人二世吗?结合自己的遭遇,朱丽有点感慨:“你们的妈,当年也是身不由己地陷进去的吧。”
朱丽当然听得出明玉说的是自己,可其实是说给她听,想到她来时还有除了要明玉见证还钱之外的一系列宏大的告别苏家的计划,那种离了婚还攀着苏家不放,非要轰轰烈烈清算个彻底走得背影完美的不屈不挠劲头,现在被明玉点醒,想起来,真有点可笑,难怪会被明玉说意气用事。离婚就是离开,还要什么美丽的背影,多余。此时,她从前天夜晚报警时吹涨起来的一股毒气,不知不觉地消了。她彻底正视了离婚。
明成依然沉默,他已经没兴趣说话了,反正都是他的错。
朱丽一想,有那可能,可不管怎么说,婆婆对她可真是好,人不能没良心,即使婆婆有那目的,她以前都享受那么多年了,不能这会儿就否认婆婆。她也不是嘴弱的,讥诮道:“所以你以前看见我也是刻骨仇恨。”
明成点头,没有应声,长长叹息。而朱丽看着却是反感。四个人在民政局大门口分道扬镳,明成看着朱丽独自上出租车开往她事务所方向,心http://www.99lib.net中又是叹息,怎么能让朱丽不离?幸好离了,否则,怎么跟朱丽交代今天他失业的事。
明成忙道:“我自己会找路子,我做的是外贸,下周出去找个朋友的公司挂靠一下,你别替我担心,我又不是小孩。”
“没有。”朱丽矢口否认,声音尖锐,连自己都吓了一跳。深吸一口气,平静下来,才道:“没有,这可能是我的职业习惯,不喜欢看到烂账不被处理。”
“你做了那么多年的既得利益者,要有点心胸吧。不找你,找他们?我不是老寿星吃砒霜吗?”
明哲正色道:“那也得靠你自己努力,别陷在低谷爬不出来。你别学舅舅,你以前也是常靠在妈身上靠山吃山,你从今好歹收起你的懒骨头和依赖心,好好做事,别做第二个舅舅,那样你一生就完了,你知道吗?”
面对明玉,朱丽没什么可隐瞒的,开门见山,“明玉,我刚离婚。”
朱丽没让明玉多想,又道:“跟苏家的事,我也想尽快有个了断。我不愿做逃离现场还留下一条尾巴的壁虎,你是苏家在本市唯一能担责任的,我想请你出面帮我做个见证。如果你有空,我们见个面。”
明玉倒是挺惊讶朱丽那么快就能接受她的意见,换作是她,别说离婚了绝不会那么公平分家产给苏明成,该下手的她也早下手了,别人是休想劝她回头的。否则,她怎么可能与母亲对抗了那么多年,硬是挤在苏家找不快乐?可见还是朱丽比较心平气和。朱丽三言两语就可以明理地被说服,她一直到两天前才想明白。
终于有人肯定了明成对家的贡献,已经憋屈了很久的明成心里满是酸楚,眼睛也涩涩,一时说不出话。但听明哲又道:“可怜的妈,可怜的爸,可怜的明玉,怪不得妈一直看明玉不顺眼。这一下,我终于明白明玉为什么不接我电话,短信也不回,她想与苏家决裂了,她也是个可怜人,从小没得到幸福。明成,以后我们两个对明玉好一点,多记着她是我们一个娘胎里爬出来的亲妹妹,别记着以前的仇,那些仇都是历史原因造成的。你们两个现在都闹得不能见面,这不行。我们两个作为哥哥,也作为以前占了家中较多母爱的人,以后得多谦让明玉,平衡她以前吃过的苦。你在明玉那儿遭的罪,你能忘就忘了吧,不能忘把气岀到我头上来。”
明哲叹息:“你现在这样,要是让妈知道了,她会难过死。”
“还有你跟朱丽的事,原因既然清楚了,我明天上他们家去道歉,话由我来说。即使没法立刻复婚,也可以好好相对。以前我和吴非说起你们的时候都是羡慕,你们两个怎么能草率离婚呢?你明天也跟着我去。”
“呃。”这么快?
明哲今晚第三次震惊,抽丝剥茧下来,原来还发生了那么多不可思议的事情。“明玉没等我回家一起去?爸说了些什么?”
“是。”明成没抬头,乖乖应了一句。
三前一后地从民政局出来,朱妈妈先迫不及待地转身对明成道:“小苏,等你身体允许了,赶紧把房子腾出来。”
“不好意思,还真是没时间。朱丽,对于苏家的事,我到今天是连旁观都不愿的,更别说插手。我既然不愿意做苏家人,那就什么都不管,电话不接,人不见,钱更不借,一刀切,没什么客气,不讲一点情面,别人看了爱骂骂呗,我就是这么做。这是我深思熟虑的结果。”
“所以说,人不能讲理,人得赖,赖到彻底,才百毒不侵,神鬼不侵。”朱丽想到也是三个人一员的苏明成,此人就是赖到了底,她怎么劝说打动都原包奉还。想起来就咬牙切齿。
明哲伸长手,拍拍明成的肩:“怎么能不怪,但又怎么能太怪你。你跟我说说吧,离婚,欠舅舅的钱,打架……”
明成听着又觉得称心,不知为什么这回大哥说的话句句对他的胃口。“不,我想拖着他。什么众邦,三岁才会讲话的笨蛋,高中读了也没用,猪插上翅膀就会飞吗?”
明成摇头,他与明玉几十年的针锋相对,哪那么容易放下干戈。而且对于大哥将明玉尽是往好处想,他不以为然。但他还是因为感动于大哥对他的亲情九九藏书,又点头道:“我会考虑。”
明成心头烦躁,但看在朱丽分上,他什么都不说,怕说出来就不可收拾,转身就走。朱妈妈气极,但被朱爸爸拖住,没法追上去讨伐。朱爸爸劝朱妈妈,这个时候要给人余地,后面办证时候还要苏明成配合呢,把人惹毛了,明天还怎么见面。朱妈妈这才止住手脚。
他仔细看离婚协议书,朱丽算是公平,基本没让他吃亏,也没让她自己吃亏。明成都懒得讨论,摸岀笔就把字签了。朱爸朱妈见此倒是惊讶,原本以为怎么都会有点扯皮,两人还模拟演练了一早上,可没想到,全无用武之地。
“不,大哥,我跟朱丽还有其他原因,今天晚了,我明天再跟你说。再说我现在失业,即使朱丽愿意见我,我也没底气见她。你一路过来很累,我们还是休息吧。”
朱妈妈见他不回答,更怒,“你不说就等于今晚搬完,我明天一早叫人去换锁。”
因为明哲说到妈去世,明成很有同感,迫不及待地“哎”了一声。这一声“哎”,提醒明哲想到孩提时候的小兄弟相处,明成很懒,可大多数时候很乖,大头娃娃似的人见人爱,远远叫他一声明成,他就脆生生应一声“哎”,当年亲戚凑一起时候都喜欢叫着明成听他一声“哎”。中间这二十多年哪儿去了呢?妈妈又哪儿去了呢?明哲看着头上带伤心里也一定带着伤的明成,一时说不出话来,眼睛潮潮的,恨明成不争气,也为明成难过。
“我经历过后才知道,什么叫身不由己。可是你妈妈当年身后只有把她往火坑里推的,没有像今天你这样把我往外拉的。”因为原本赌气似的打算被明玉挡回,朱丽反而温和了一点。
明成既觉得大哥说的有点道理,又有点不以为然,“不错,她以前吃了苦头,但她现在能耐,她现在报复心有多强,你知道吗?大哥。她事事针对妈,针对我,你以为她这份传真是跟你一样的做家史那么好心?她是存心恶心我气我。就像她在看守所放我出来时候搜集我的态说要去妈坟前烧给妈看,她存心恶心妈气妈。好了,她如愿了,她事事把我算计在手心里,我怎么还敢接近她。妈已经看死她,大哥你别劝我,我听妈的。”
传真纸给揉得跟抹布似的皱,屋里灯光又朦胧,明哲费了好大劲才看完,看完,不出明成所料地呆了。而且明成看到,这张本来已经皱如抹布的传真又被大哥揉成一团。明成一言不发,等待大哥反应,他希望大哥出声否定。一个人的否定需要另一个人的支持才心里有底。
“这是真的。”明哲闭上眼睛,头无力地仰靠到墙上,脸上满是阴影,“部分跟我从爸那里知道却没写出来的那些很符合,那些爸不肯跟我说的内容与我知道的内容前后衔接得上。明成,不要怪妈,也不要怀疑妈,知道吗?妈很可怜,她是被逼的,谁让她是大姐。爸也可怜,他们两个都被妈娘家给害了。”明哲似是说给明成听,可更是说给自己听。他意识到,自己写什么家史是捅了一个大马蜂窝。荒唐时代的有些事哪是现在人眼睛能看的,他太粗心。
他一路无精打采地走回家,请了一个有车的朋友帮他搬家。他都没怎么整理,无心整理,衣服连衣架一起乱糟糟堆进朋友车后座,超市里的大塑料袋盛放杂物,胡乱扔进车后备厢。他现在头破血流,面目无光,而刚刚见的朱丽衣着光鲜,举止骄矜,这正好是失意与得意的绝佳对比。一个失意的男人,怎配拥有得意的女人呢?
明哲好不容易熬到周五,晚上连夜乘高速大巴回家,归心似箭,到站时候已经是晚上十一点。
“不用挽回,离了好。”明成正没地方说,对关心他的大哥,自然是话比以前多。
“所以你和大嫂都是合着伙儿专门找我下手。你们怎么不去找别人?”
直到下班,她才打电话给明玉。这回明玉赏脸,居然破例接了她的电话。因为明玉知道朱丽在与明成离婚后,将她划出http://www.99lib.net苏家范畴。
明成本来等着大哥教训,没想到,却看到大哥一双爱之深恨之切的眼睛。他不敢对视,低下头去,看自己的双脚。可又勉强道:“大哥,你说吧。”
明哲起身,又把明成拉到灯光下看看他的伤,闻到明成头皮发出的一股酸臭。他索性拿来绞得半湿的毛巾细细替明成将头发洗了。他在明成头顶尽量轻柔地几乎是一丝一丝地洗头发,明成在他手底下红了眼圈。
明成一直不时看向朱丽,可是他看到朱丽的目光一次都没投到他头上,朱丽是真的被他推开了,朱丽不会再关心他,即使他头上有伤。对此,明成比离婚这个程序更介意。可是,他还能有什么办法?
可是,明成等了半天,除了见大哥脸上皮肉越来越垮下来,眼神越来越悲哀,却不见大哥的愤怒爆发。明成心里发凉,连忙伸手推大哥道:“大哥,这是假的,捏造的,是不是?”
朱爸爸忙跑过来拉住老伴儿,耳语:“别逼人太甚。”
反而是明成此时稍微镇定,他嘴里虽然口口声声地否定,其实早在第一眼看到传真那一刻已经相信,知道明玉无法编出那么匪夷所思的故事来。大哥的满脸萧瑟,证明大哥与他一样为妈心痛。他将传真从大哥手里扯出,一条一条地撕了。反而是他劝慰明哲:“大哥,别想了,好好睡一觉。有什么过不去的坎儿呢?你失业过,现在不是好好的?我失业,又离婚,又怎么了?明天太阳照样升起。妈也照样还是我们的好妈妈,因为妈吃了那么多苦,妈咽下所有的吃的苦头不说,一个人坚强地把我们拉扯大,教育成人,我更敬重妈妈。”
“真的已经拿到离婚证了?不能挽回了吗?”
“传真给我看看。”明哲拉下了脸。对于传真的内容,明成用了屈打成招用了侮蔑,可是,如果真的如此不靠谱,明成会气得打上爸的家,气得打走朱丽?
朱丽不知道明玉说的真话还是假话,因为她明知明玉是很记着苏家的钱被老二一家侵吞的。但既然明玉明确表明不要听,她再接着说就傻了,她还是换一种说法。“我请你来,是想做事有始有终。我准备请你见证我归还苏明成欠他舅舅的钱,和长久以来欠你们爸的钱。”
明成将烟点上,看看大哥,见大哥一脸凶相,也一脸疲惫,仿佛老了许多岁。给还是不给?他心中坚持没多久,就想到大哥也是妈的好儿子,大哥不会把妈想歪了。他起身,从包里翻出那张已经揉皱的传真,交给大哥。
“她对我很好。”
“老三怎么会等你,你跟着,她还怎么逼问爸,如果你在身边你会阻止爸说下去,那是侮蔑,对妈的极度侮蔑。谁知道爸是不是在老三淫威下屈打成招。”
“那你说给我听。”
明成有点疑惑地看住明哲:“你真的不怪我去爸那儿闹事?那么好说话?”
明哲不得不坚决地道:“对待明玉这件事,妈做错。妈把她对爸这个人和对娘家强迫她做事的恶气都撒在还是孩子的明玉身上,这很不理智。明成,这一点上你听我的,我相信明玉把传真发给你,是因为她知道身世后自伤,因此想脱离苏家,这传真,她是想以此给我们一个交代,让我们,特别是我,以后别找她。我们别误会她什么针对你,她最多算得岀你会上门去打她或者责问爸,这都不是她愿意面对的,她怎么可能算得出你与舅舅的债务问题和你与朱丽的矛盾。你别把她想岔了,妈是有原因的,妈看到明玉心里有疙瘩,我这次总算通过家史找到答案,你就别跟风了。明成,听我的,苏家已经少了妈,不能再让明玉离家。妈也肯定不会愿意看到明玉离家,否则小时候就可以把她送人,你好好想想,别什么都怨到明玉头上。”
“大哥,对,对,就是这么回事。所以我看见他就想骂他白眼狼。”明成简直想拥抱大哥,只有大哥和他两个才是站在妈的角度为妈考虑了。
明成与朱丽的离婚协议,是由朱爸朱妈出面与明成谈。明成想,好嘛,今天一并子解决离婚与辞职。
跟朱丽一说,朱丽立马找时间出来,带上所有文件证件,由朱爸朱妈陪同,与明成一起去民政局申请离婚。两人没有财产纠99lib•net纷,没有子女,又是自愿离婚,工作人员问了几句又调解几句,准予他们协议离婚。
“你跟舅舅做个了断吧,这种人拖着是个甩不掉的包袱,你看妈已经被他拖了一辈子。前天你打破头,他想把你甩给我们,你知道,他怎么拿你要挟我吗?这种人以后离远远的,我们不认识这种吸血鬼亲戚。”
朱丽听明玉笑得古怪,回想一下,知道自己做不到赖得彻底,才被明玉讥笑吧。她讪讪地道:“真忙吗?我晚上请你吃饭。”
走远了,明成才又长叹岀一口气。他一无所有了,他是光棍,他是失业者。这些,都是他以前想都不会想到的身份。可这就是现实。他目前头上的伤口在流血,心里的伤口更在流血,可是他没时间疗伤,他得立刻搬家。他甚至都没地方疗伤,他做人失败至此。
朱丽则是回到事务所就埋头工作,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般,只有一颗心时不时一阵猛跳,好像预感到什么可怕的事即将发生似的。她强迫自己工作,可是,她又止不住地抬起头来,两眼茫然。眼前总是闪现岀明成头顶包着纱布戴着网兜的可怜又可恨的模样,朱丽不知自己是什么心情,但是清楚知道,这婚,离得正确。
可是搬出去又住哪儿呢?明成联系到一个做房产的老同学,老同学又找朋友,一圈电话打下来,找到一个炒房炒成房东的,明成搬进比较市中心的单身公寓。帮他搬家的朋友陪他一顿大醉,明成叫喊着酒精解毒,在新窝里度过第一夜。
明哲没搭理明成的躲避,将没收来的烟扔给明成,道:“说吧。”
朱丽依然不看明成,直着眼睛看着远处,跟商谈公事似的道:“明天周五,我们尽快将房贷改名,将房产证土地证改名等手续办完,需要你帮忙的地方,请一定配合。手续齐全后,我们会在手续完结当天把钱交给你。再见。”最后“再见”两个字,是从牙齿缝里艰难挤出来的,可说出来后,朱丽又有解脱的感觉。明成妈去世至今,那么多天,她何尝不累?养一个幼齿孩子,还可以看到未来的希望,但是养一个幼稚成年人,那是只有绝望。
明成忙道:“不用了,先冷静一段时间再说吧。大哥,快十二点了,你睡吧,我也睡了。”
“还有失业。”
明玉一笑,时代到底不一样了,现在离婚容易,否则朱丽得被苏明成吃得死死的,直到大好美女变成鱼眼珠为止。
“我有,可我就是不给他。”
明哲连忙开窗,开洗手间的排气扇,可还是被呛得咳嗽。他好好打量一下房子,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洗手间是整体压制的,小巧紧凑。门边还有一料理台,明哲估计明成用不上。稍一会儿,明哲便挨不住从烟幕中杀到窗边,坐下大喘几口气,才能对头上包着纱布一直静静看着他的明成说话。
明玉发现,她怎么就那么难脱离苏家,可是,朱丽在这个时候的要求她怎么能拒绝,因为她现在是比朱丽更苏家的人。她翻看一下今天的行事历,不得不抱歉地道:“对不起,朱丽,我今天走不开,电话里说行吗?”
明哲这会儿总算恢复一点元气,刚才被传真打击大了。明成的话他理解,他年初也曾失业过,知道失业的丈夫看见辛苦工作支撑一个家的太太是如何的心虚。他终于又支起头,摆手道:“我一路睡过来,不困。难得我们两兄弟今天能坐一起推心置腹地谈,我们有几年没好好谈了?好像我出国后就没好好谈过。不过以前都有妈呢。”
明成又是连声附和,可不是,以前妈在的时候什么都会解决好。于是,他便详细把部门投资被骗,他得罪周经理,两个月几乎没有业务,被公司解聘掉,朱丽与他关系的一波三折,等等,都一股脑儿地说给了大哥。明哲这才明白,明成与朱丽的离婚,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明成很敏感地听出朱妈妈已经以前岳母的身份与他说话,原本的“明成”变为“小苏”。他很是没精打采地回答:“我回去就搬。”就这么结束了?那么容易?
明玉客气而疏远地道:“如果你今天只想说这些,我建议你别说了。只要不扯上我,不要我出钱出力,苏家的事我不愿管。你就说你想要我作什么证吧。”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