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八 舍钱为父
目录
二十八 舍钱为父
上一页下一页
明成多年开车,早上去路厂长工厂的时候还早,天气不算太热,自己也精神挺好,坐中巴就坐中巴吧,虽然不方便,还得转车,但这不也说明自己正在努力,能上能下吗?但回来的时候就不一样了。回来时候正是下午,太阳晒着中巴车的铁皮顶,车只要停一下,里面就热得像烤炉,开起来的时候有热风进来稍好一点儿。可是中巴车三步一磕头,时时停下来等客,明成无奈坐里面受尽煎熬。他想,回头几个月工资奖金发下来,凑足了钱,先买一辆车再说,这车子是生产工具,不可或缺。
明哲听了哭笑不得,心说,爸可能还真提得出来。他看看父亲在电脑面前小心地忙碌,见明成有朋友过来打招呼,他便过去父亲那边。苏大强见他过来如见救星,抓住他短袖子道:“明哲,你看这个电脑怎么与明成家的不一样,我看着都不会用了。”
既然父亲已经有了新家,明哲当然宿在父亲家里。第二天去超市,明哲不敢叫上父亲,他给父亲搞怕了。真怕父亲走进超市里面狮子大开口,酱油要日本的,面条要意大利的,料酒要法国的,水果要以色列的。不满足父亲,父亲又叽叽歪歪扯着他袖子轻声细语,他真受不了。他又不能学着以前的母亲对父亲来一声狮子吼,他只有能躲即躲,想出一个主意,请父亲去探索附近一家菜场,让父亲买些菜蔬回来做中饭。
没想到,明成这时候采取的是和周经理一样的战术,他怕回家遭朱丽提问,不,审问,他想把自己灌高了回家立刻装睡回避。他原本只想着稍微灌高一点,只要脚步有点踉跄给朱丽喝醉的感觉就行。但没想到喝着喝着就开闸了,最近几天的不顺事情件件走马灯似的在脑子里盘旋,包括他最不愿想起的在看守所的两夜一天。他心中越发的气闷,借酒浇愁原本就是人类的普遍行为,明成也不例外。
周经理脸一沉,仗酒劲杀一儆百,“小苏,你说话要负责任。大家在一个部门,有好处我引荐给你们,大家利益均享。好,现在投资出现问题你把责任推给我,那我也无话可说,幸好其他人是理性的,否则我只有剁碎了自己向你小苏谢罪,是不是?那好,我以后再也不敢把好处推荐给你,刚我给你的两单生意,明天你给我吐出来,免得害你。大家,你们都是见证,我姓周的以后再做这种出力不讨好的事,周字写脚底下。”
这一处的小区因为年代稍久,从窗户看下去绿树成荫,但房屋间距不大。时常有老年人进进出出,可见这儿住着的老年人比较多。不像她住的小区,见车子多过见人。可能明玉住的小区更是白天只见屋子不见人。
明成越听越不对,刚刚他好像打了个盹儿……而小偷刚刚上来下去一个折腾……他忙又翻看自己的包,顿时一声惊叫:“我的包给划了。小偷哪儿下的车?我的钱全给掏了……”
明玉见朱丽久久没声音,以为她为难,又不便拒绝,只得道:“如果你不想去,我找个人过去吧。朱丽,别为难自己,再见。”
明哲又对朱丽道:“我叫上明玉一起来吃饭,行吗?”他从这一周种种来看,觉得明玉和朱丽现在可能沟通交流联系得挺好。
明哲心说,还真被明成说中。他收拾着耐心道:“我们这回暂时不买电脑,我带的钱不够。以后再说吧。”
明哲实在是不好意思去找朱丽,上回明成被明玉关进去的时候,朱丽对他多有指责,上礼拜遇见时候大家淡淡的。但是顺手抓明玉不顺,他也只有去找朱丽了。没想到朱丽的手机正忙。明哲只得另找时机。
占了朱丽手机的是明玉,她不肯管苏明成,可人道还是有点的,一脚踢给朱丽,朱丽不管的话,再说。她做事快手,决断快速,这就抢了明哲的先机。没想到朱丽因为对明玉一直抱有戒心,一看显示是明玉的电话,以为她来为中午吃饭的议题追问办事结果,接起电话就自觉地道:“明玉,我已经去了中介,他们答应帮忙做按揭,也说可以做岀按揭。我与他们已经谈好,后天大哥来的时候,我们拿钱过去一起去办一下,后续手续我周一后会做完。房子依然用你们爸的名字,按揭由我们每月打钱进去。这笔钱不会多。”
明玉大致了解朱丽的心情,既然朱丽不怕麻烦,那就让她去做吧,只要她自己安心就好。“朱丽,谢谢你为房子的事奔波。我找你说的是另一件事,刚刚我大哥转达我爸的电话,说苏明成回到家里上吐下拉,要我去看看。我说实话,非到无人接手苏明成时候我才会帮忙,我厌恶他。你呢?”
苏大强立刻沉默了。老婆都惹不起的人,他哪里敢惹?明哲与朱丽旁边听着,都没答话,任明成揶揄。自苏大强提出电视机再要大一点的,他们已经在心里嘀咕了。三米六宽度的客厅,放上一台二十九英寸电视,走路都得收腹挺胸,老爷子真是敲竹杠。只要明成说得不过分,大家都心照不宣不去阻止。但明成略感郁闷,估计老头子没法完全确切地领会他嘲弄的精髓。
因为周末有空,明成的部门中付了投资款的其中一位同事带着一团热情,不满足于平时只与沈厂长电话联系获得安装藏书网消息,带着老婆孩子驾车前去沈厂长的工厂,带着DV,准备拍点筹建花絮回来自家看着高兴。没想到过去一看,工厂铁将军把门,看进去里面没一点生气。明成的同事急了,翻门而入,遍地搜寻,可哪里找得到他们花钱购买的设备。即便是沈厂长原来车间里的那些还在生产的旧设备也被搬运一空,只余空空如也的车间。
明成拿下巴指指已经被热情的服务员邀请着坐下捏起鼠标的父亲,明哲又不好说什么,他还指着自己能在弟妹们面前带头孝敬父母做榜样呢。他只能道:“下个月吧。等我下个月发工资。”
明成被明哲说得讪讪的,虽然嘴上应着“好”,脸早扭开去了,果然看到朱丽的一张俏脸也是不满,心里知道自己这回是犯众怒了。明哲那儿他还可以抗辩,但是朱丽既然也不满,他还是不说了吧,他觉得朱丽现在有点被明玉收买了的样子。正好父亲又是絮絮叨叨:“明哲,你学电脑的,你给找找这儿哪有跟明成家一样的电脑。”
苏大强坚持道:“不一样,不一样的。这种我不会用,我要明成那种的。”
苏大强一见两夫妻出去,立刻又打电话报告明哲,万事大吉。明哲很为两人高兴,朱丽回家就好,可见两人之间不是原则性的矛盾。只是现在明成手机没开,他不能去电问候明成。
“怎么敢不放,我们不想做生意了吗?”
朱丽灵活,见此忙道:“没想到下午出来才做几件事,这都快五点了,我们先去吃饭,吃了饭再说。”
“还要搬房子吗?”苏大强还真认真上了,看着明成,满眼睛都是憧憬。
“嗳,我去,我这就过去。”朱丽忙阻止明玉,一边已经走向自己卧室,准备换衣服出门。手忙脚乱的,穿衣服都颠三倒四。
该怎么办,回家怎么与老婆说,以及沈厂长会逃去哪儿,这是饭桌上大家唯一的议题。至于沈厂长为什么会卷款逃走,那只能等明天警方搜查工厂后才能见分晓。而毫无疑问,上周沈厂长的什么庆功宴,那是他为稳定人心放的一颗烟幕弹。
明成同事急得冷汗直窜,立即打电话通知周经理,周经理懵了。等到大家聚集到空无一人的沈厂长工厂门口时候,见此情景,毫无疑问,讨论都不用讨论,一致推定,大家中计了。明成更是懵了。屋漏偏逢连夜雨,这二十六万里,有他卖车的钱,这也罢了,其他十三万却是他分别问舅舅和周经理借的,天,再加父亲按揭的七万,他什么时候能还岀?而且,这投资还是他发愤图强计划的重要一步啊,他瞒着朱丽气得朱丽离家出走才做成的投资,他还指望着年底的红利让他在朱丽面前扬眉吐气呢,可是,现在这样子,别说是没红利,本都没了。他可怎么向朱丽交代。明成全懵了,感觉头顶有乌云压城,他回家后果可期。
苏大强想到儿子赚的是美金,美金啊,拿点来给他花花,随便他怎么花都行了。“不行就把电视机柜换了吧,报纸上还说有液晶电视,薄薄一片,肯定能放得上。还是眼睛要紧,眼睛要紧。”
“这帮人是小偷?看不出,比我穿得还好。”
但当务之急,是回城。明成不得不往回走,大太阳地里,走得汗流浃背,怨声载道。小站倒是不远,好在还有一家小店,明成忙打电话给一个有车的朋友,请他帮忙来接他一下。朋友听说他遭偷,立马答应。付了电话费,明成就没钱买矿泉水。他实在忍不住,趴在小店水龙头下喝了几口自来水解渴。人真是霉运当头。
明成歪嘴笑了声,道:“爸还缺微波炉和烤箱各一,助动车一辆,数码相机或摄像机一台,冬天专门可以窝被窝里看的电子书一台,音响也没有,不过幸好那么大年纪了,驾照没法考出来,否则还缺汽车一辆。嗯,还得请个保姆。”
明成见明哲过来,笑道:“刚刚那朋友过来问我有没有个妹妹叫苏明玉,我说没有。他才放开胆子了说,说苏明玉手段特别好,搞七搞八不知道怎么攀上他们老板,搞得销售公司另一个大头被她踢走,老板所有老婆二奶也被她下黑手处理了。现在整个集团,就她和他们总裁的车子档次一样,进进出出风光得不得了。”
警察问来问去,不过就是这些破事儿,又是周末又是夜晚,也无法做得太多,大家签字画押出来。
明哲最怕爸总是扯他袖子,夏天袖子短,扯袖子就跟搔他胳肢窝似的。但对这个父亲,他真是没要求了,他要扯就扯吧。只好看看电脑道:“界面都差不多的,没什么两样。”明哲没进过明成家书房,不知道他家电脑什么样子。但想想也应八九不离十,都是一种操作系统,最多窗口图案不一样。
回到家里,中暑了,上吐下拉。明成想去医院,可想到手头没有现金,没力气去自动取款机上取钱,而且也没力气下楼叫车去医院,就躺床上吞着冰块死忍。苏大强看见吓坏了,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不得不打电话给明哲求救。明哲犯难,叫明玉去帮忙还是叫离家出走的朱丽?靠爸爸是肯定靠不上的。
过了会儿,四个人浩浩荡荡打车杀奔电器商店。在车上,苏大强兴奋地对着明哲道:“我现在眼睛
九_九_藏_书_网
很不好了,看什么都模糊,这回电视机再换大一点的吧。”
第二天朱丽送明成去上班,跟明成说了她准备按揭给他爸买房的打算,说到由他们五年内付清银行按揭贷款,明成忙信誓旦旦地向朱丽表示,他会好好工作,争取提前还贷。他得给朱丽信心,他必须告诉朱丽,他会站起来,他是男人。
所以大家都拖延着回家,避得一时是一时,再说都没吃晚饭,眼下饥肠辘辘,有人提议去吃饭,竟然获得全体响应。大家这回都自觉蹭进一家小饭店,不敢再乱花钱。而且,进门前就说好,AA。
明成喝得比周经理还醉,本来心中就埋怨周经理引来这种投资给大家,也埋怨周经理知道他没钱还欲擒故纵害他卖车签借条地投资,最终欠下一屁股的债。他心中对周经理一腔儿的怨,只可惜大家都没骂出来,他也只有拿酒杯堵自己的嘴,偏偏周经理还理所当然抓他的差,他心中的火气一下有了宣泄,他不愿做老实的杨白劳,当下阴阳怪气地道:“周经理,在你鼓励下,我早把车子当了送沈厂长,你这是要我背着你回家?”
但时间不等人,明哲心急慌忙地拨了明玉的手机。明玉听了,无法抑制自己不冒出一声国骂。
中巴立刻停下,前面司机急切地道:“你赶紧报警,三个小偷就在前面一个站下的,你走回去没多远。”
明成一听立刻一声“对”。这话他爱听,妈在这个家里劳苦功高,但很多人不理解,只看到妈的泼辣。比如明玉就不理解妈,事事与妈作对。
“那你还放他们上来?”
这时候朱丽收集了相关政策出来,打电话给明成想与他商量一下,但手机一接通,那边阴阳怪气地冒出一个陌生声音说了几句下流话,就挂机了。气愤地再打,已经不在服务区。朱丽很生气,不知道明成这是做什么,气愤地回父母家说说自己的打算。
朱丽不情不愿地看着明成匆匆离开,与明哲和苏大强随便吃了晚餐,去苏大强新家稍微收拾一下才走。可朱丽不大会做家务,说是收拾,其实还是明哲在做事。
明成毫不犹豫地冲下车,才刚站稳,那辆大站小站都要等几分钟的中巴车立刻呼啦一下飞速开跑了,明成想记下车牌都来不及。明成站在热辣辣的太阳下,这才明白中了中巴车司机的计,人家巴不得他下车免受牵连。明成想找手机报警,可是,还哪里来的手机。而且,回去刚才小偷下车的站,他还能找得到小偷吗?
朱丽跟爸妈只说了与明成谈判,没说明成有事,怕爸妈着急跟上。朱爸朱妈见女儿去与女婿谈判,大力支持,也不再要求明成出马来接,只要女儿家没事就好。
“怎么不是?我每天在这车上卖票,早认识他们。所以他们上来前我提醒你们小心。”
走之前,明哲怕父亲一个人待家里胡乱吃,也是这么一根青瓜一把菜地过日子,便顺着父亲有点贪小便宜的德性,与父亲约定,让他天天记账,记录买了些什么菜,花了多少钱。以后,父亲花在买菜上的钱是一块,他报销五毛,依此类推。给父亲一些吃好点的积极性。明哲走的时候有些哭笑不得,但更多的还是对父亲独自生活的担心。万一有个头痛脑热,没人在他身边,谁照顾他呢?妈妈已经因一次危险而长逝,他必须为独居的父亲考虑。
苏大强吓得一激灵,忙靠到明哲身边,紧紧贴着明哲。明哲也忍无可忍,但终于没说父亲什么,只回头对明成道:“明成,你看……以前妈担负的生活压力超过其他同期女人。”明哲想,有这么一个老公,这三十多年,妈真不知怎么熬过来的。他今天忍了才半天,都已经快受不了。爸即使再冤,妈能忍了他三十多年,含辛茹苦把三个孩子拉扯大,已是功德无量。
最先到的同事的妻子已经在哭泣,而110也随后赶来。警察开口问情况,大家将目标一致对准了拉来这笔投资生意的周经理。于是,周经理被警察带到一边简单问话,问询之后,大约因为看到案情涉及金额巨大,情况严重,大家饥肠辘辘地被带到沈厂长工厂所在地的县公安局。
明哲像看陌生人似的看着父亲,不语。朱丽也是摇头,想起明成被抓第二天,公公也是啥都不管,只想到自己会不会没地方住。只有明成终于抓住机会,道:“我家的是iMac,操作系统与微软的不一样。得去专卖店买。”
“大哥,我总算知道妈是怎么死的了,冲苏明成一点上吐下拉爸都没措施,妈还不给爸耽误了?苏明成的事我不管,吐死他拉死他活该。”说完不等明哲反应,她先挂了电话。她也会挂电话。大哥这是发疯了,以为她就那么崇高了吗?连苏明成这渣滓也能原谅?
明哲摇摇头,“差不多了。我总得留出生活费,还没发工资呢。”
原来那户人家用的是二十一英寸电视机,因此商场所有二十五英寸的底盘尺寸都比那电视机柜大。明哲想着爸妈以前看二十五英寸的,现在换二十一英寸的有点亏待,准备去弄块厚板垫到电视机柜上之后,再放二十五英寸上去。明哲现在手头紧,又刚经历了一次失业风波,手脚没刚开始工作时候大九*九*藏*书*网,花钱不得不理性。想到明玉车库里那台依然很不错的旧二十五英寸电视就心疼钱,但想到父亲的号叫又心疼父亲。两者相权,他还是舍钱为父。
明成不敢将电话内容告诉朱丽,故作镇定地道:“有事,要紧工作。你陪着大哥,我完事就回来。”
一行四人叫了一辆车,搬上苏大强有限的所有细软,以及被苏大强用了半年的明成家的床褥等也都卷上,杀奔新屋。走进屋里,中午的阳光正是灿烂,苏大强开心得不知怎么才好,眼睛亮亮地笑着从这扇门到那扇门地晃悠着,走个没完没了,绕得儿子们头晕。
“敲竹杠啊。”明成终于忍不住,说出明哲的心声。
买空调时候倒是没有太多异议。苏大强想两间卧室一间客厅都装空调,被明成一句你电费付得起吗打了回去。明哲这回也是旗帜鲜明地说他没钱了,苏大强只得买了一间卧室空调作罢。但与明哲事前讲明白,以后他周末回来看老爹时候,住那间没空调的房间别嫌热。明哲只会翻白眼。心里开始怀疑上周父亲向他哭诉的那些话的真实性。不,他不怀疑父亲是在撒谎。但是,他怀疑,这样的父亲眼睛里看出去的人物有几个是正常的。
打手机给沈厂长,沈厂长最先还一如既往地热情洋溢地汇报“安装进度”,但一听明成同事说正在搬空的工厂里面,沈厂长立刻关掉手机。再打,手机已经不在服务区。
明哲去超市买了大包小包打出租车到家了才打电话请父亲下来看着东西,他一次一次地上楼下楼搬运。但忙碌完毕看到父亲买来的菜,明哲差点晕过去。一根青瓜,两只鸡蛋,一把一手可以抓起的鸡毛菜。明哲就这么吃得半饥半饱地回上海了。
可朱丽心中无法克制对公公的厌恶。她下午回来时候也是,公公一见她回来,立刻将客厅柜式空调关了。要用就用,光明正大地用,鬼鬼祟祟干什么。既然知道耗电,那就换个小房间用,打量着儿子的钱不是钱,杀大户一样。
明玉看看手机,放到桌上,心说朱丽与吴非差不多,心里恨丈夫恨得牙痒痒的,措施也会拿出来,但是丈夫遇到问题了,她们都着急。换她呢?明玉都怀疑自己心狠手辣,第一个岀刀子杀丈夫的就是她。她忍不住随手打开邮箱给石天冬发去一个邮件,说女人怎么都那么傻,那么重感情。搞得石天冬莫名其妙,回邮问她怎么回事,她又觉得一言难尽,只说是家务事。虽然没说出来,却还是觉得顺气了好多。
到了冰箱区,苏大强只认准西门子零度冰箱,因为他常在电视上看到广告。但明哲告诉他,他那厨房放冰箱的位置只有五十二厘米,西门子零度冰箱放进去,他的厨房门就别想关了。苏大强又扯住明哲的袖子,小声告诉明哲,他以后一个人过了,现在人也老了,腿脚不方便,不可能天天上菜场,家里冰箱里得多储备一些吃的。明哲告诉他,165升的冰箱宽度差不多五十厘米,里面塞足食物,够他吃一周的,他公寓里用的才135升。苏大强又告诉明哲,那台165的冰箱非抽屉式冷冻室里放食物容易串味儿,等一周放下来,他成天只能吃猪肉味的鸡肉,鸡肉味的鱼了,饭都吃不香,做人还有什么乐趣。明哲跟父亲讲数据,大强跟儿子结结巴巴心惊胆战地讲他的要求。明哲终于被烦不过,给父亲买下那台西门子零度冰箱。但心里挺火,决定眼不见为净,将送货时间定为周一,让父亲自己去安排位置。
说完,周经理拂袖而去,留下桌上其他人面面相觑,但都保持了周经理嘴里的理性,没一个人说话留住周经理,也没一个人再出声埋怨周经理,怕第二天被谁传到周经理耳朵里惹祸。因为大家做的是同样的生意,有的手里还有周经理交给的单子,别像明成一样被没收了,而有的知道,周经理可以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她有那能力。但也没人劝明成冲出去立刻向周经理道歉,自己的事情还烦不过来呢,谁有心思管别人。再说,他们还得靠着稳定工作挣钱还债,谁也不想节外生枝。
明哲刚才听了明成转达的他八卦朋友说明玉的话,很替明玉难过,想找明玉说说。但见此只能作罢。他准备饭后再与明玉联系。明玉虽然对他没好气,可她该做的事一件不落,明哲被明玉呛后回头想想,明玉其实还是帮着家里的,所以明哲还想趁爸搬家机会叫明玉过来一起吃饭热闹热闹。
明成后面跟着,道:“早不一样了。现在的都是液晶屏,我们的还是老式的。”
明哲与明成索性不管他,两人拿出卷尺丈量可以放冰箱、洗衣机和电视机的空间。苏大强不要旧家具,正好这间二手房有几件壁橱等原房主搬不走的家具可用,只要添上几件电器,勉强可以方便地生活。
可在场的人个个都急,周经理一个人还掏了一百三十万呢,可是沈厂长以前是她的生意伙伴,这个投资项目是她考察后引进给部门同事的。这会儿面对警察的提问,她有苦说不出。警察问她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的时候,她背对着这些同事,回答得异常艰难,她平日里因为业务出色,一向凌驾于众人的嚣张此时荡然无存,她感觉九_九_藏_书_网得到同事们怒火燃烧的眼光烧灼着她的背部。她巴不得永远面对警察,而不用回头面对这些同事。虽然,最后是大家决策大家共同与沈厂长谈判,可她是引进人,大家能放过她的责任?到这个时候沈厂长找不到,她还不成了大家怒火的焦点?她又不是笨人,她心里清楚。相比部门同事,她受双重煎熬。
只有明成醉眼冷看周经理走,心里得意,弹着桌子还吆喝了几声,正好可以让走出去的周经理听见。他终于把想说的大声说出口,心里总算有一丝痛快,不知不觉又多喝了两杯。回到家里,又吐了个痛快。
没等朱丽回答,苏大强一声“不要”立即出口,明成则是道:“大哥,只要你请得来,一起吃也行。”还是朱丽厚道,微笑道:“大哥,明天你单独跟明玉吃吧,叫上我也行。”
没想到,还没走下楼梯,明成接到一个电话,嗯嗯啊啊几声之后,放下电话,满脸变色,汗珠密密从额头沁岀,他简短地冲朱丽道:“周经理来电话,让我过去一趟。说大家都在等我。”
朱丽愣住,明成怎么了?他一个人住着岀问题了吗?
苏大强只想着自己的电脑,想到如果今天不要求的话,明天明哲一走,就啥都没指望了,忙紧紧拉着明哲的袖子,轻轻道:“明哲,让明成把他那台给我吧,你另外给他们买台新的。我现在每天都要用电脑呢。”
正当众人以为这下买得差不多了的时候,苏大强却眼睛一亮,发现了电脑区。他欢快地跑过去,站到一台液晶显示屏电脑面前。明成本来袖手旁观,他现在拿不出钱,仅有的现金还被小偷偷了,这会儿还靠着银行卡透支过日子,但到这时也终于忍不住问一句:“大哥,你还有钱吗?”
可是,他只能一步一步地来,他充分体会到心有余而力不足的无奈。那边,他还没有把吴非安抚过来呢。这回,吴非并没有因为危机解除,买房加入朱丽按揭提议并付诸实施而回心转意。吴非在电邮里说,要明哲自己挖掘挖掘如此独断的思想根源,搞清楚家是夫妻共有,他父母家的河东狮吼是不对的,现在他想男人当家也是不行的。夫妻必须公平合理分配家庭资源,谁都有说话的权利,钱得花在刀刃上,而不是感情用事,他们还没那么富,吴非要他想明白了再回话。
但二十五英寸电视放苏大强那两室一厅里还算得上是庞然大物,放在商场那么多大电视机中间简直可算小巧玲珑。苏大强越看越不满意,扯着明哲袖子小声要求买再大一点的。明哲给他解释的时候,明成却催着服务员径直去开了票。苏大强没办法,只得作罢。
明玉没想到朱丽跟她说这些,按揭倒也是办法。明玉不急于说苏明成的事,老大个儿的人,吐几下没事,又不是吐血。“只是为了七万块钱的按揭,额外的保险啊手续费啊可能要多花好多。有点不合算。”
明成阴阳怪气地道:“干脆给你买台背投,小电影似的,不用电视机柜。不过缺陷是你客厅不够大,得看得头晕,要不把房子再换大一些,专门弄个放映厅?”
明哲道:“下个月我给你买,回头我教你怎么操作。很简单。”说着给明成夫妇一个眼色,他得赶紧拉父亲离开,否则还不知道他再想出买什么东西呢。他不是不想提高父亲的生活质量,但父亲也得考虑考虑他的柴米油盐。他如果有万贯家财,不用等父亲说,他自己主动上门帮父亲将家电配备齐全了。
但美好愿望还在前头飞,新的车子还在梦想中,这会儿现实的炎热烤得明成昏昏沉沉,他高大的身材坐在狭小的位置上,苦不堪言,可也只能静心等着到站,身不由己。蒙蒙眬眬间似乎听耳边七嘴八舌讨论得热闹。
“跟你女儿套套近乎,人家一幢海边别墅正空着,你想住随时去住。”明成说得一本正经。
“那我要最新式的。”苏大强毫不犹豫地说。
明哲耐心道:“去商场看看,主要是得看看电视机底座能不能放到现有的电视机柜上面。”
他是那么的爱朱丽,他又是那么的怕失去朱丽,他最爱的妈妈已经去世,他只有朱丽,他必须使出浑身解数拉住朱丽。朱丽对他还是好的,否则不会在听说他生病时候就急急赶来,前面什么过节都不提起。他不能失去她,他必须不断给自己加压,他必须上进,再上进,不能让朱丽看不起。他要做很多事,他必须努力活得光鲜,再不能如过去那样懒散。
明成虽然对公安局的环境有些心理障碍,但此时他只有狂热地将破案拿回钱的希望寄托到警察身上,恨不得不回家在警局住下来盯着他们破案。他比谁都急。
“不去。”想到以前明哲衬衫领子上的口红印,还有明成不知道怎么借出来的十万块钱,朱丽心中对周经理充满敌意。
走到卧室门口,果然见隐隐光线中有一坨人躺在床上,卧室没开空调,里面一股酸臭。朱丽打开灯,见明成缓缓回过头来,嘴唇失色,果然是身体虚弱。见到朱丽来,明成心里好过许多,忙撑着想起身,朱丽上前按住他。一个叫“朱丽”,一个叫“明成”,场景凄惨,好像两人分开了好多年。朱丽心中再有气,看到这样的明成,她也气不起藏书网来,只有叹一声气带明成去医院看病。明成也是,两人都把最近的疙瘩放到脑后。
周经理特别郁闷,一上来就猛喝啤酒,不肯说话。她的目的也很明确,喝酒了,可以装酒醉,别人说什么都可以不应,当没听见。但大家在事情水落石出之前,虽然有怨言,有对周经理的怒气,可还都不敢当场冲周经理发火,大家都还得在这圈儿里混呢,还得靠圈子里混着赚钱将二十六万损失平了呢。所以,周经理更可以将些微有些针对的牢骚忽略不计。渐渐的,她也有些喝多了。
但再喝多,周经理心里还是清楚的,知道场上唯一可以抓的只有一个苏明成,因为她手里握着苏明成的十万块借条。所以吃菜喝酒到一半,周经理感觉酒上头时候,就一如既往地指挥明成,“小苏,你送我回家。”
明成离了朱丽明哲,这才慌乱地夺路出去,找车子与周经理他们会合。
明哲心想,好嘛,又添一台打印机,不知道后面还有什么。明哲没有回答,已经懒得回答了,又不好说没电脑又不会死,拖着拉着他袖子的老爹过去明成那儿。
但明哲想不明白,他又不是不想照顾吴非的父母,只是因为现在他父亲的事情比较急,他才先办了他父亲的事。对于吴非的一再不理解,明哲心里也是很反感。到上海工作后,几个非上海籍中国同事说上海人爱斤斤计较,他心里觉得有点道理。吴非这个上海人太会计较了。所以,明哲也有点打不起劲道歉,干吗呢,他在父亲买房这事上已经多次退让,吴非现在是得寸进尺。他这回不想再轻易地退。
苏大强忙跟上明哲,他是断断不敢跟明成的,现在只有明哲是靠得上的。他跟着明哲,趁热打铁,“明哲,都已经上街了,等下我们拐去专卖店看看好不好?先看看是不是跟明成家的一样。”
“我爸妈也这么说,不过我想既然条件符合可以动用社会资源,还是通过社会资源解决吧。谢谢你中午的提议。”问银行按揭起码不用欠人情,不用在人面前抬不起头,宁可多花一点钱。朱丽心里这么想。她上班后节约一点,每个月按揭不是问题。
朱丽走到阳台上张望。这几天她的心每天围着这房子转,都已经审美疲劳。终于可以恢复无拘无束的生活了,朱丽心想,不知道明成在他爸搬出来之后,会不会恢复以前的活泼热情。总觉得明成现在勤快了,用功了,但冷漠了,虚伪了。朱丽知道,她出走后回来,明成对她依然很好的,还是跟以前一样好得迁就,但现在是更迁就了,仿佛有点唯唯诺诺没有性格,这样的明成让她觉得陌生。朱丽希望他的变化只是暂时。
明成站在路边束手无策,掏了半天才从包底摸岀几枚硬币,凑起来是一块多点的钱,都不够他坐回城的中巴车。他想了会儿,发了会儿呆,心说真是倒霉,要是开车,什么事儿都不会有。工资积起来得买车。
明哲听了皱眉,严肃地道:“明成,以后再听见有人这么说你妹妹,你照着他的脸就给一拳。女人的名声能被折腾吗?明成你别笑,明玉是你妹妹。”
只是,朱丽的这趟出走,让明成心中危机感益重,心里感受到很大的压力。而这压力,他无处诉说。
苏大强倒也听话,恋恋不舍地起身,却又拉住明哲的袖子,可怜巴巴地道:“可是,可是,我现在每天都得上网找小说打下来看。明哲,我现在眼睛不好,看不来书上印的小字,我得看自己打印出来的大字文章。我现在都离不开电脑了,我一个人没事可干挺寂寞的。”
朱丽道:“乱七八糟,我不相信,大哥别听明成的。”刚刚朱丽听明成的朋友八卦两句就走开不听了,回来竟然听明成带着一丝得色向大哥传达,心里别扭,明成这样子与长舌妇有什么不同?朱丽与明玉几次接触下来,虽然不愿意亲近明玉,可是也知道此人不寻常,不是胡作非为的人,更不是以色伺人的料。
周末,苏大强在两个儿子一个儿媳的簇拥下,交出卖掉一室一厅的二十七万,以及明哲带来的五万,又在中介办了一些手续,签了不少字,他终于可以搬家了,而且是搬到两室一厅,周一之后做出来的房产证土地证只有他的名字。苏大强满脸油光光的兴奋。
朱丽急急打车回到家里,见到处黑灯瞎火,只有书房的灯光从门缝里透出来,朱丽打开门一看,充足的冷气扑面而来,公公正埋头于电脑面前忙活,都没看到她来,太平无事的样子。朱丽不由得起疑,瞧公公一副没事人的样子,难道这是明成设的一个圈套?她拧起弯弯的眉毛,冷下了脸。
都没法回家交代,全用自家钱的回去得挨老婆骂,借用丈人钱的前一刻还是丈人赔笑脸,这一刻得成众矢之的。而明成更复杂,问舅舅借的钱,还有问周经理借的,他自己房子和父亲房子按揭的钱。他身上正好三座大山。这还让他怎么做人。
明成虽然留恋过去的好日子,可是也知道人无远虑必有近忧,他不得不放弃过去的悠闲。
旁边的明成与朱丽无话可说,只能拿这当活剧看。朱丽听了明哲气愤地说岀周一送货的意图,她也决定周一坚决找别的事做,对,她回去事务所向大老板忏悔要求上班。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