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一 春风得意马蹄疾
目录
二十一 春风得意马蹄疾
上一页下一页
别墅里的冰箱关着,什么吃的都没有,房间倒是干净。明玉进门坐到餐桌前,见石天冬已经走去开放式厨房烧水。她有点迟钝地看了会儿,思想斗争着,是要求石天冬开车回家呢,还是要他留在别墅守她一晚,她私下里希望石天冬留下,她极其希望有个人陪着她。她这会儿怕孤独,真怕,天黑了,她怕又像昨晚一样人虽然累得要死,可是脑袋却清醒得要死,一遍遍回放被抓起头发扇耳光的那一幕,她需要石天冬陪着。但是,这话怎么跟一个有企图心的男子说起?明玉犯难。
朱丽忙摇头:“没有,不是已经说过一次了吗?他在我面前没凶过,以前他妈管得紧,我们吵架他妈都是骂他。我给明玉去个电话谢谢她。”但是朱丽拨过去,那边却已经是关机。明玉是临睡前良心发现给朱丽的短信。
果然是食荤者石天冬。只见他一脸油光,身上背一只硕大双肩包,包里显然比较空虚,仿佛是刚从远处赶来。明玉心想,难道是从香港来?凑巧还是特意?她当然只能当他是凑巧,虽然她看到大步赶来的石天冬脸上明显的欣喜。
“明玉关机,她不想听我的道谢。她心里肯定觉得挺窝囊的,就这么轻易饶恕了明成。”朱丽关了手机向爸妈汇报。因为明玉放过明成,朱丽心中对明玉根深蒂固的反感稍有减少,自然而然地站在明玉角度考虑了一下明玉的感受,觉得明玉做出放过明成的决定有点不容易,尤其是在她看过明玉被打得红肿脸和难以碰触的背之后。“不过她出院,她真的出院了吗?她是不想我们再找上去吧。”
可是明玉还是硬撑着收拾起了床头人家送来的食品和吴非替她收拾的衣服。别的可以扔,吃的,她一向珍惜,因为勤工俭学养活自己的经历,她心中一直感觉食物来之不易。她难得地轻移莲步,缓缓走向电梯,最后一个进入电梯,又被人捎带着挤出电梯,来到宽大的住院部门厅。昨晚,她是被着进来这儿的,只看清楚了满天筒灯。昨晚更早一些的时候,她是与柳青急匆匆而来,没留意地形。这会儿才得有闲心站在大厅左看右看,却不能上看下看,否则头晕。但一看之下,却看到问询台那边有一个人,背影高大结实,类似食荤者。
朱妈妈还是不放心,转头问老伴儿:“你说,明成现在没他妈管着,既然会打妹妹,哪天会不会打我们丽丽?”
出租车很快到明玉住的小区。明玉被石天冬小心扶下出租车,站到地上,一眼蓦然看到眼前熟悉景象,一时无法动弹。眼下星月当空,路灯昏黄,车还是那车,车库还是那车库,时间还是夜深人静,此情此景,与昨天挨打时候何其相似。相似到她恍惚能听见身后又传来令人毛骨悚然的脚步声,相似到恍惚又有一阵掌风凌厉刮过,就像凌晨一次次出现在她记忆中的场景,那是她耻辱的开场。她的脑袋开始热辣辣地疼,疼得天旋地转,可睁眼闭眼都避不开眼前这一幕熟悉的场景,那她最后被扯着头发扇耳光的场景。
朱丽推着妈妈起身:“妈,你睡去啦,我也睡了,昨晚都没睡好。”
“快带我离开这里,去别墅。我不要去医院,否则我翻脸。”明玉急切地只想逃离这个地方,她现在是那么虚弱,她无法停留在这个令她受到极端耻辱的地方被迫回忆,她必须逃离。
朱爸爸“唉”的一声叹:“照你那个小姑的身份,不像是为这种事撒谎的人。既然明成在里面不会受欺负,那就让他在里面看着别人被欺负好好反省反省。兄妹小时候还打架还好说,那么大人了,打架像什么话。”
“那就先回我市区的房子,我车子还抛在外面。昨晚上,我回家很晚,下车时候……被人突袭了。”石天冬抱得很规矩,大约是他力气大,没太造成两人太亲密的接触,让明玉安心不少,可两条手臂还是不知道往哪儿放。安心下来,就好像是自然而然地脱口而出,像是跟极熟悉的人说起极普通的事一般。却因为石天冬的大手一紧,才想到她会不会太唐突。
“我已经做了一天的心理建设,说吧,即使你说是今天放出来我也不会吐血。”明玉坚持。
石天冬见明玉好久不回答,担心地退开她一些怕她是不是昏迷,却看到明玉满脸的泪水。他举起拿钥匙的左手想帮忙擦拭眼泪,又想到这样不干净,一时手足无措,“你……你哪儿疼?求你,我们去医院。”
朱妈妈嘀咕道:“明成若打的是你,我是绝对不会放过他。丽丽,以后如果明成有发狂的苗头,你拔腿就跑,别跟他冲突。”
朱丽心烦管心烦,还是斟酌再三给明玉发了一条短信道谢。明玉虽然现在关机,但她应该是个须臾离不开手机的人,只要她开机,就得让她看到道谢的短信。起码是一个心意。
“谢什么,我高兴。我父母家……以后我会跟你说,我不用回去。”他有点眉开眼笑的,眼底都是高兴,九九藏书又试试水温,“终于可以喝了。”说着,捧着一升大杯子咕噜咕噜全喝了下去,喝完满足地拍了拍胸口。明玉看着觉得好玩,这人够爽朗,应该不是她爸那样的类型。却见石天冬又不厌其烦地倒水,明玉不由冲口而出:“还没喝够?”
朱妈妈本来是往卫生间走,走到一半想起来,回头道:“丽丽,明成连妹妹都打,他到底有没有动过你一个手指头?这事儿你一定得说实话,妈妈很不放心。有的话你别瞒着妈,妈找他算账去。”
石天冬专心致志地找到出去小区的路,又拐上主干道,才准备与明玉说话。不想,身边人却已睡着,眼角还是湿漉漉的。石天冬忍不住停到路边偷看了一会儿,有滋有味地一个人窃笑,感觉与明玉的距离前所未有的近。他喉咙痒痒的,很想唱歌,大声吼上几句,但忽然想到,明玉会不会是昏迷?伸手就去触摸明玉放在膝盖的手,还好,是温暖的。又凑近鼻子细听,呼吸均匀,稍微比他慢了一点。石天冬这才放心。
“我送你回家。”
明玉的车子石天冬不熟悉,再说右手揽着一个随时倒下的人,左手费好大劲才将车门打来,却觉得明玉虚弱得都站不住,他担心地问:“可以吗?我们去医院吧,听话。”
明玉微微皱了下眉头,道:“抓到了,本来想做点手脚关他一阵,但早上我被朋友软化了。估计明天还会有人来软化我,所以不想再住下去。我刚决定,关他四天,而且……而且……不说了,极其窝囊。”
明玉大窘,双手撑开石天冬,“放我下来,别……多不好。”
明玉也笑,觉得露出虎牙的石天冬今天很可爱。她看了会儿,又去吃蛋糕。并不是因为蛋糕好吃,她嘴苦,吃什么都没味道,但是她需要营养补充,眼前却只有蛋糕可以吃。食品袋里的点心更看不上眼。到底还是比以前娇贵了,刚上大学时候,只有涮锅水似的学校免费供应的菜汤就白饭,还吃了上顿愁下顿。
明玉此时心中已经万分确定石天冬是专程为她回来,虽然石天冬并没有大吹法螺地表功。她无奈让石天冬抱着,心中念叨这段路快快到头,“背部也有伤,不过幸好没有骨折。谢谢你特意过来看我。我想去海边的别墅疗养两天,你介不介意这会儿送我过去?”
朱爸爸却道:“丽丽,你包里手机响了一声,好像是短信。”
柳青笑道:“别以为你不露出大尾巴我就认不出你是条狼,你肯真的放过你二嫂的老公?这话怎么这么拗口。我跟刘律师商量了一下,关他三天非常合理,不过免了他遭罪。你看呢?”
朱爸爸皱眉道:“都已经煲了鸽子汤了,明天我们还是去医院看看,万一还在呢?我们得谢谢她,丽丽你这个做二嫂的也得知道慰问慰问人家,一家人。”
可石天冬没放,“别不好意思,你现在只是病人,我作为一个朋友不忍心看你东倒西歪一个人走。你怎么一个人出院?你不知道多危险?让人撞一下怎么办?幸好我来得及时,我还担心岀关时候磨蹭太多时间,你已经睡觉休息。伤哪儿?”
石天冬心里哼着小调,满面春风地将车开去众诚集团所在地。到了之后,都不用叫醒明玉,自己下来问一下集团公司门口保安,保安一看是苏总的车子,立马出来把集团公司海边宿舍区的位置详细告知,顺便看清楚石天冬的脸。
坐了会儿,从车窗吹入的夜风吹得明玉遍体生寒,她轻轻吩咐:“把窗户升上吧,有点冷。”
看那架势,明天一早,朱丽母女还会来。但之前得先给柳青一个电话,了解柳青究竟怎么处理明成这件事。她不想再掩耳盗铃。是好是坏,她还是自己心中有数的好。
“我来看你。走吧。”石天冬说得很磊落,没有花言巧语。但迈步时候犹豫了一下,问道:“你走路那么不方便,要不要我背你?不用在意,我背得动。”
明玉微笑,起身去洗了手,抓起一块起司蛋糕品尝。但一口下去,奇道:“很香,但是奇怪,汤里面加点苦味清口,西点也有这种习惯吗?口感也不错。”
如果现在石天冬手中捏的是缰绳,胯下骑的是高头大马,那他现在不折不扣的是春风得意马蹄疾。
明玉有苦难言,怎么跟石天冬说,打她的是她嫡亲二哥?好在石天冬走得快,很快就到停车场,停车场有出租车,石天冬放下明玉,扶着她屈身钻进去,明玉不免扯痛背部,一张脸龇牙咧嘴。石天冬看着心疼。上了车,石天冬对坐旁边的明玉道:“你背部靠着椅背痛吗?要不趴我肩上?”说着便微微侧身,将肩背朝向明玉。明玉本想不靠椅背地坐,可出租车开得横冲直撞,还没转出医院大门,她已一次次无力地被抛向椅背,无奈,只好倚上石天冬肩膀。靠近了,闻到石天冬身上一股甜甜的奶香,异常怪异,却奇异地安抚了明玉。而石天冬又是欢喜又是担忧,欢喜是因为喜欢的人终于靠近他,而担忧的是,可见明玉的背部真是受伤很重。他不敢动一下下,怕无力的明玉从他肩上滑落,又得挨痛。他尴尬地找话说:“你不如明天就放他出九_九_藏_书_网来,我代你揍他一顿。”前面的司机听了一笑,大约想起以前年轻时候为女朋友拔出拳头打情敌的光荣壮举。
摇头需要力气,说话也需要力气,但说话所费力气似乎少一点,所以明玉选择说话:“不回。”
挨打一整天了,终于有个温暖强壮的怀抱让她栖身,不,应该说从小到大,今天才有温暖怀抱。明玉只记得很小时候生病发烧,到妈妈的医院打针。很多小孩子都是被他们妈妈抱着,她也想骄傲地靠进穿着医院白大褂的妈妈怀里,可是被妈妈推开,妈妈从来不曾抱过她,爸就更别说。她昨晚挨打至此,都没想谁来安慰她一下,抱抱她疼爱她,她脑子里一丝这样的念头都没有,反正从小到大生病受伤哪次不是自己挺过来,可没想到最虚弱的时候,身体和心里都最虚弱的时候,一个怀抱包容了她。她不再害怕,不再耻辱,只觉得满心的委屈。
石天冬“哦”了一声,便噤声。心想明玉可能是顾虑到了身边的司机,不便多说。她这种人做人肯定谨慎。
石天冬把一杯稍微冷下来的水交给明玉,开始处理自己的一杯,一边道:“你放心,我去香港不是做民工,请个假没问题,我请了三天。我不放心你,你脸色精神都很差,我还是建议你去医院。如果不去医院,等下你上去休息后,我出去睡到你车上去,有什么事,你叫我一声就行,这儿安静,听得见。”说着尝试了一下开水的热度,有点烦躁地道:“怎么还不冷。”
“没关系,你难得回家,我陪着你也喜欢。”朱妈妈硬是不肯睡,知道即使躺下也睡不着,挂心女儿。
“等一下。”柳青估计是离座出来,过一会儿才道,“我建议你别问了,问了睡不着。”
这车子已是他第二次开,稍微熟悉。明玉先告诉石天冬一个大方向,便开始闭目养神。车子小小空间里是石天冬这个学西式糕点人的甜甜奶香,明玉这时只觉闻着舒坦。
朱丽读完,朱家一片寂静,好一阵子,朱妈妈才起身,拍拍裤腿,自言自语道:“这下好了,该睡觉去了。”
待得石天冬走近,明玉才水波不兴地问一句:“你来探访病人?真巧。”
短信带来的兴奋过去后,朱丽躺在床上睡不着。身体很累,脑袋兴奋。一整天绿头苍蝇一样地撞下来,总算有了结果,但她为什么高兴不起来?她想到爸妈对明成这个人的疑问,想到下午找明玉的辛苦,想到明玉的脸明玉的愤怒,想到明哲夫妇因此对她的冷漠,想到昨晚明成打人回来还可安然入睡的没心没肺,想到那个都还没去医院看过女儿的公公,还有早上大老板难看的脸色,同事们的交头接耳,她辗转不能入睡。她真是不能明白了,明成究竟是怎么想的,他怎么能如此坦然地做着一件又一件幼稚得无耻的事情,不知道他这回被放出来,他还会不会申辩,说他不是有意,说所有的事错在别人。
石天冬仔细看着明玉走路,见她下台阶时候腰部僵硬,看似不稳,摇摇晃晃如风吹即倒,便毫不犹豫一把抱起明玉。“我刚夜班飞机回来,幸好能遇到你。你今天一天都没开机。你网上叫瘦高个儿?”
明玉看到她受伤后接触到的最痛惜的一双眼睛。虽然这双眼睛直愣愣地注视着她最不愿被人看到的伤肿。但明玉并没有回避,面对着这样的目光,她心里没有尴尬没有懊恼,却有隐隐的委屈。好久,才无力地耷拉下眉毛眼角,勉强微笑,“没事,没有伤筋动骨,都是皮外伤。”明玉觉得,起码她脸上的护甲在石天冬的注视下崩裂了。
朱丽的爸妈本来都是九点睡觉的,因为女儿一直对着电视机神不守舍,他们都不睡了,小心伺候着女儿脸色逗女儿说话。朱丽最先习以为常地倚着妈妈絮絮叨叨,漫无边际地说话,后来忽然想到,刚刚明玉大肆讽刺明成这么大一个人还要岳父母为他操心,她当时还心里发誓不再让父母操心来着,没想到一不小心,又给扯上父母了。她忙看了一下手表,“驱逐”爸妈进去睡觉。
明玉笑道:“不要吃粥,我需要营养,做个食荤者。”这一说,两人几乎算是认定,石天冬在别墅过夜了。但明玉别扭了一下,道:“这里出去不方便,我把车钥匙给你,对了,你什么时候回香港?请假方便吗?”
如果她住在医院,明天太阳升起时,被动将会重演,人们可以直进直岀她的领地,她没法拒绝别人的所谓善意探望。而且其实她并不喜欢柳青的镇定理智,虽然她相信柳青肯定是为她好,她更需要看到柳青的失态,就像刚才石天冬的发怒,所以她明天也不想与柳青讨论关于苏明成的处理。她都虚弱成这样了,她不想随时戴上假面,她只想任性。在医院里,她觉得无力。这些,石天冬可会知道?当然,她也不会对他说起。
石天冬刚刚在问询台咨询,但人家不告诉他苏明玉的病房在哪里,他失望转身时候,看到门口蹒跚出去的一个细瘦高个儿。这个背影何其熟悉,他一眼认出,她就是他买了商务舱赶来探望的那个人。他不会认错,他唯一担心的只是幻觉作
藏书网
祟。当他看到心中描画了千百遍的人蓦然回首,不,是缓缓地脚步一顿,迟钝地带着身子一起微侧,一双疲累的眼睛看向他的时候,他心中狂喜,但又是心疼。寻常人回眸只要脖子一转便可,对伤病缠身的人而言,那种动作却意味着失去平衡。随即,他看到了微肿的那一侧脸。一线怒火迅速从胸口沿主神经飞向大脑,轰一声炸裂。他反而忘了说话。
“好。”石天冬小心不敢将手碰上明玉的背。
“你……不会影响你探望也住这儿的亲朋好友吧?”明玉当然不便问出你是不是专程过来看我。
她的伤并不伤筋动骨,无非是皮肉之痛。昨天劳累带来的无力在今天的几针点滴后大致消退,但被护士扶着起身下床时,眼前还是冒出细细金星。竟想不到身体虚弱如纸糊的灯笼,一顿风雨便失了颜色。
于是,一向爽快开朗的石天冬,在楼下一个人磨磨叽叽地将直通到底的肠子扭成婉约的九曲十八弯。
明玉微咳一声,淡淡笑道:“我出院回家去。我虽然看似腿脚不便,不过已经没有大碍,医生同意我出院。”
柳青嬉笑道:“早知道你会否认,那你说要怎么处置?”
石天冬循着告知找去,虽然是黑天黑地,但并不难找,很快就看到一处集镇边缘宁静村落靠小山的方位,黯淡的月色下,山脚是四层楼高的几幢居民楼,山上是珠串般分布的十几幢别墅。石天冬看着感慨,明玉的别墅大概就在其中了,人与人之间的区别,就在山上山下,别墅公寓。他这才叫醒明玉。
明玉按铃请护士进来结账,大笔一挥,将账记到老蒙名下。明玉签字的气派一点不下于老蒙,签完的时候还在心里不服气的一声“哼”。看老蒙敢拒绝为她埋单不。
但挪到门口,准备下台阶时候,身后传来急促的脚步声。明玉心中“嘿”了一声,心说难道还真是石天冬?那么,既来之则安之,她干脆停步回望,拿未被打肿的脸对着冲过来的人微笑。她是苏明玉,大风大浪过来的苏明玉。只要下了病床,她的周身瞬间铠甲武装,自然百毒不侵。
柳青很久才接起了电话,电话背后声音嘈杂。明玉与柳青没什么可客套的,单刀直入就问:“柳青,我二嫂的丈夫怎么处理?”
明玉被石天冬的话感动,她虽然别扭,却也不是扭捏的人,当下道:“车上怎么睡,只是你好不容易回来一趟,耽误你回家探望父母。晚上请委屈一下,楼下客房休息。明天早餐还指望你呢。非常非常感谢你,我今天很需要你的帮助。”石天冬事事都抢着帮她做好,终于令她感到自己今天是个老弱病残,是个无用的人。本来嘛,她今天本来就是硬撑着一口真气,秘书柳青都还要她动脑筋工作,谁都没留意到她的虚弱,只有石天冬当她是个没用的,明玉即使有用也懒得用了,没用的感觉很不错。
明玉看看石天冬结实高大的身材,不由得笑了,一天来难得的好心情,之前就是与柳青说话的时候。心说这不是你背得动背不动的问题,而是男女授受不亲的问题。“我自己走,在病床上躺了一天,关节都酸,还是出来活动活动。你不是说去香港了吗?我看你在网上这么说。”说着明玉便回头往外走。
“哪够。”石天冬咧嘴一笑,露出两颗虎牙。也不敢看向明玉,专心致志倒他的水。
但朱爸朱妈怎么舍得放下心神不宁的女儿自己睡觉去,朱妈妈立刻找出一条理由,“你别担心我们,天热,早上运动稍微动动就是一身汗,不锻炼啦,我们也要暑假。所以晚上可以晚睡一会儿,看看电视,早上也晚起。”
“晚点去菜场就没棒骨了。唉,这个不懂事的臭小子,这么大了还闯祸。”
朱丽只怔怔地道:“明成这时候能出来给我发短信才怪了呢。”
明玉被问得眉目皱成一团,眼前走马灯似的飞过那些亲戚们的脸,但最后定格的还是柳青电话那头可能很关心的脸。她郁闷地回答:“四天,妈的。不许讨价还价。”
“你连走路都不稳,为什么敢一个人出来?有什么事我可以代劳。我先送你回病房。”石天冬的眼睛终于移开那一侧的红肿,看向明玉的眼睛。
朱丽知道妈在怨明成,只是当着她的面不便太骂。她只有叹息,她更想骂明成,年纪都活到狗身上去了。
虽然今天明玉说欠她朱丽,她此前也这么认为,可如今这么前后一想,作为一个跟着明成一起剥夺明玉生存资源的人,她哪里还敢说明玉欠她。昨天被明玉当众呵斥的事,只能说是她种因得果,活该。
石天冬跳起身,道:“我背你上去。”他这人好像精力过剩,脚底下装着弹簧。说是背,可下手是抱,与出院时候一样的抱。可到明玉卧室,两人都知道不方便,石天冬只好放下明玉,替她关上门,但还是不放心地等到里面明玉说睡下了,他才下楼。
“医院肯定没家里舒服,人多,烦,又有股臭味,但你需要治疗。你看上去弱不禁风。”
朱爸爸早将朱丽的包交到朱丽手里,朱丽只得打开包翻出手机,翻到最新短信,忍不住惊叫一声,一字一字读给爸妈听,九九藏书网“苏明成关四天,没人再欺负他。我已经出院。苏明玉留。”
朱丽忙道:“我设个闹钟,明天早点起来去买些粥啊豆浆啊给明玉送去,希望她还没出院。爸妈你们明天晚点起来,早餐我会来,我得去谢谢明玉。”
石天冬自然不会了解明玉的真实感受,他只听到明玉的任性。他只能笑笑,心里盘算着等下怎么从明玉嘴里问出打她者的有关情况,什么东西,男人的拳头是拿来打女人的吗?
明玉并不告诉柳青她准备出院的打算,免得柳青赶来劝阻,刘律师也跟来。可是她现在红肿着脸谁都不想见,肿着这半边脸,谁见了她都是露出一脸怜惜,她讨厌被人怜惜。她也示弱她也会流泪,但以前她都是掌握住了场合,她的示弱她的流泪都是有的放矢,为的是以退为进。现在她是真的弱,真弱的时候,她不肯示众了。
明玉看着石天冬很快服从,心中咚的一下,不自禁地想到以前家中母亲吩咐什么,父亲都是“哦”一声顺从,与眼前石天冬的做法一丝不差。她很不愿意看到石天冬顺从她,就像当年父亲顺从母亲,那是畸形,那不正常。她心中不由得种下一个疙瘩。
“不回。”明玉回答得有点任性。今天她已经受够医院,出来才感觉到,医院里的她浑不是平常的她,医院里的她多愁善感,没了平日里的坚强执着杀伐果敢。今天凌晨验伤上药之后,只留下秘书陪她。秘书虽然殷勤,但劳累了半夜,沾到枕头便睡着,留她对着雪洞也似的病房发呆。明玉知道她只要哼哼秘书便会起床小心伺候,但她没出声。她只是秘书的职责,而非秘书的担心,而且她还是上司,她得保持尊严。那个时候她最需要有人听她的哼哼唧唧,陪着她同仇敌忾不管三七二十一地骂人,需要有人陪她无聊说话分散她痛觉,但没有,她只有一个人对着陌生的冰冷的环境发呆,任一颗心被深深的耻辱吞噬,她甚至都不愿流泪。今晚回家肯定也是独眠,但起码安静,睡不着的时候她可以看电视看书上网,而不是让脑海中的一幕一次次重演。医院里,她不是她。
朱丽躺在床上越想越脸红,越想越内疚,也越是气恨闯祸连连死不认错的明成。
明玉听了也不由得好笑,她虽然年轻,可心态早不年轻,石天冬的话让她感到石天冬像个大孩子。但是石天冬凭什么身份帮她打架?她只笑道:“再说。”
柳青听了大笑,可怜明玉,如此的心不甘情不愿,可最后还是只咬牙切齿加了一天,此人专擅委屈自己。“行,四天就四天。你现在干什么?”
朱爸爸摇头,觉得这事儿难说得很。像他就是个从来不打女人的人,想不出自己扛得动煤气瓶的手打到娇滴滴的女人身上女人怎么受得了。他深思熟虑地对朱妈妈道:“从这个短信看,明成的妹妹不像个不讲道理的,她做事挺能替人考虑。如果她真不讲道理,现在也不用特意来通知我们,她生我们的气,完全可以让我们明天大热天的白跑一趟医院。人家在气头上都可以不对明成下毒手,我看这次打架,明成肯定得负绝对责任。明成这性子……这以后……”老两口面面相觑。
明玉听了真是异常地不甘,三天?而且还只是吃了睡睡了吃的三天?就这么放过明成?她被这么胖揍一顿只值三天?“不行。”
“准备睡觉。但医院睡得不踏实,虽然被套浆洗得挺括干净,可想到里面的被芯不知道沾染过什么历史污点,浑身难受,做梦都在把被子往下拉,免得碰到鼻子嘴巴。你继续玩,我休息了。”
石天冬犹豫了一下,却明明白白看到明玉闭着眼睛满脸是张皇是害怕,而不是在医院门口时候她虽然满眼疲累,可眼睛镇定自若。这还是他第一次看到明玉慌乱失态,他都没时间细想,将明玉抱起,长腿一迈,便向另一边的车门走去。
明玉暗嘲自己眼花,这个花不是老花眼的花,而是花心的花。她下意识地摸摸一侧依然微肿的脸,估计这一顿揍并没将她的脸皮揍厚成城墙拐角,她还是不去证实,缓缓向门口挪去。她想回公司奖励给她的海边别墅,偷得浮生两日闲,在老蒙回家前,晒晒太阳,听听海浪。料想,老蒙回来后,必定是一场血洗,她又无宁日。
石天冬偷偷看看哭肿眼皮的明玉,见她心情好像不错的样子,不知道她是不是掩饰,按说,她现在心情应该不会好。但她似乎很要强,大概不想太流露感情。他毕竟还是个陌生人。这一分神,开水就给倒出外面,烫着了手。好在他久混厨房,并不在意。明玉见他脸上除了惊讶,并不痛苦,便没过分关心,“这儿都留给你收拾,不好意思,我今天就厚着脸皮支使你了。我还是累,上去休息去,你如果看电视,遥控器在电视下面的抽屉里。”
石天冬只觉手上的明玉越来越重,忙一把抱紧,急着道:“我送你去医院,你别硬撑,你应该就医。”他看到明玉额头细细冷汗,不再犹豫,抱起明玉走向她的车子。
但石天冬有点不舍得将脸移开,心慌意乱地想跟着明玉呼吸的节奏慢慢呼吸,可是没一会儿胸口就闷闷地憋不住了九九藏书网,忙转开脸对着车窗大口呼吸,这才缓过气来。虽然石天冬知道明玉身体还虚弱的时候他不应该那么高兴,可他憋不住地想笑,想开心,只是不敢笑岀声来惊醒明玉,只好张大嘴巴对着空气做大笑状,像个默片里的疯子。
朱丽回家一趟拿衣服,看到苏大强,很想不说话,她现在讨厌这个人,但还是忍着厌恶向公公说了他的老屋已经搬空,明成被关在牢里。苏大强怕明成被关久了他没地方住,问了一下明成将被关几天,朱丽让他去问明玉。苏大强当然不敢,只有忐忑地看着儿媳收拾了衣服回娘家。苏大强心想,儿子不出来,儿媳一直住娘家倒也好。
“我在网上看到了,抓到没?可惜关不了几天。”这几天本地网站本来轰轰烈烈地传播着蒙总的豪门恩怨,大家热热闹闹地细数蒙总这个名人的二奶有多少,儿女有几个。石天冬因为关心明玉,时刻追踪这些八卦,没想到今早出现一条爆炸性新闻,说有年轻女性高层因为抵制分家而被打。石天冬关心则乱,一下就联想到会不会是明玉。照着明玉给他名片上办公室的电话打回来一问,果然是。他想都没想便请假买到机票回来。当时也没想回来能不能见到明玉,就那么回来了。回来在住院部问询台受阻,才想到有些人不是他寻常想见就见的。他觉得很运气,非常幸运,居然会碰到明玉一个人悄悄出院,被他捡了漏网之鱼。
一时,车内陷入沉寂,只有汽车底盘的发动机声回响。
石天冬心中挺奇怪的,他不觉得冷,反而还想叫司机开空调呢。但既然明玉那么说,他就照做,估计她身体比较弱。他看看后面有气没力坐着的明玉,忍不住道:“回医院去吧,我看你还没恢复。”
明玉听得出石天冬浓浓的关怀,即使只是这并不熟悉人的关怀,她现在也甘之若饴。她不再避忌什么,她贪恋这个怀抱,将脸埋进石天冬胸怀,放肆地流泪。石天冬这时体会到明玉的心情,抱着她让她哭个痛快。谁又是铁打的呢?明玉也不知道有什么可哭的,昨晚她都没这么哭,可现在她止不住地流泪。流泪流得痛快,无泪可流了,才被石天冬扶上车,可她还是坚持要去别墅。石天冬见她哭了后反而精神好点,只得随她。
送走朱家母女,明玉冷着脸坐床上想了很久。刚才如果只有朱丽一个人来,她不会那么客气,肯定一是一二是二,我欠你我补偿,苏明成的事提都别提。但是面对两鬓染霜的前辈朱妈妈,她没法太尖锐,只有拿话侧面顶回去,再说明成又不是朱妈妈的儿子,人家没有责任,怎么好拉下脸。可也真亏了那母女,这么多病房,她们硬是一间一间把她揪出来。怎么人家朱丽就那么好命呢?在家有父母疼爱,出嫁有婆婆宠溺,怎么就她苏明玉爹不亲娘不爱,整个一石头缝里蹦出来的呢?
车子一直可以开到门口,石天冬下来,想转过去给明玉开车门,却见明玉已经一腿跨出来,手撑在车门上自己艰难地起身,满脸都是痛苦。石天冬看了心说,这人是真要强。忙上去接手。
朱丽看着她爸爸道:“爸,没事了?明成在里面不会被人欺负了?”
事情既然算是相对完美地解决了,朱丽不再如先前的心浮气躁,但她躺在床上睡不着,思前想后,条理恢复清晰。她心中隐隐开始怀疑,以前总觉得明玉出口伤人,无事找茬,是个很不讲道理的刺儿头,婆婆也一直这么说明玉,她以前一直觉得,连婆婆这个做母亲的都这么评价,明玉这人是真的不可理喻了。但婆婆去世后发生那么多事,从公公那本事无巨细的记账本上披露的种种细节,从事情被揭露后明成的不思悔改,到昨晚索性对明玉大打出手。究竟事实真如她以前认为的,苏家的一切不安宁都是由明玉的蛮不讲理挑起,还是有可能是明成的无知无耻挑起?爸爸从今天明玉所作所为,推断明玉讲理,既然如此,难道是婆婆和明成以前一直扭曲黑白?朱丽心中很想否认明成不是这样的人,婆婆更不是,却不得不勉为其难地承认,账本反映一切。她不能不想到,如果她上面有一个神智清楚体格健全的哥哥无耻霸占去家里所有资源,逼得她连回家住的地方都没有,大学开始就得自己养活自己,她也会视这个哥哥为寇仇,而明成一个大活人难辞其咎。至于婆婆……
石天冬在厨房叮叮当当一阵操作后,拿着一只盘子好几只大大小小的杯子出来,他把盘子放到明玉面前,得意地笑道:“试试我做的西点,有点样子了吧。你慢慢吃,我把开水处理一下。”说着,拿起杯子,这杯倒到那杯,加快蒸发散热。
明玉只睁开一只眼睛看看周围,有气无力说了句“最北最下面最小的那幢”,又闭上眼睛。人是真累了,小睡一会儿也不能恢复体力。
“如果是怕他们来烦才出院,你尽管回去住着,我替你把门。不能伤没好透就出院。凭什么要放过那人?”
石天冬愣了一下,随即明白,顾不得倒水,忙道:“你嘴巴苦,不是点心苦。吃点东西早点睡,明天会好一点。我想想你还可以吃点什么,明天给你吃粥?”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