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 空城计
目录
十八 空城计
上一页下一页
明玉在楼梯间里如上足发条一般安静不下来,她即使不走,两手两脚也会自己抖动,她只有下意识地走动。透过窗户玻璃看得到外面漆黑的天,明玉恍惚间如看到一条腿从夜空中垂下来乱晃,但睁眼之间又消失。她知道这是幻觉。她真担心柳青,不知道他观察地形后想到用什么办法。无论他用什么办法,这儿是十楼,摔下去可以导致骨骼全部碎裂的十楼。而柳青不过是个没什么锻炼的奸商,他所作所为全凭一口勇气。
明玉冷冷地道:“我看不起你。”
柳青把电话交给明玉,笑道:“你二哥纠缠不清,说你亏心不敢面对,你自己跟他说吧。”
“如果老蒙没死,你说他装死还有什么原因?闹剧!而我们作为被他再三考验的人,虽然目前而言可说我们问心无愧。但你自问是什么感受?心里有没有觉得腻味?我实说,如果蒙总真是在考验我,除非他脑袋真有问题,老年痴呆或者成了老顽童,我无话可说,否则,我感到侮辱。我刚才在放着假人的病床边忽然想到,我们在为此挣扎,甚至良心挣扎的时候,老蒙在一边偷窥着享受着上帝般的主导者的愉悦。所以我很气愤,我的好心被人取笑了。但愿老蒙能给我合适理由。否则,没有江北了。”没有旁人,柳青终于可以大拍桌子。他桌子拍得越来越响,说话声音却越来越沮丧。
柳青没立即答话,拧着下巴拿眼睛东南西北地看,看了半天才道:“不浪费这个脑力了,钻进去看一下什么都明白,我们还是先小人后君子。你在这里等着,我去踏勘地形。接到我电话,你别接,立刻上去与看门的两个护士纠缠,闹得声响越大越好。给我打掩护。”
柳青需得反应一下才想到明玉二嫂的老公是明玉的二哥,心说她怎么说话这么拗口,但一想又笑,明玉在取笑他对她家那个美丽二嫂有贼心呢。那边明成已经叫道:“你叫苏明玉听电话,有种做出对不起朱丽的事,别没种面对我。”
“吹了,老蒙逼的,我们也处腻了。都是玩得起的人,分手很爽快。”
吴非忙进去厨房泡糖水,心说怪不得明玉厨房里别的没有,红糖倒有好几瓶,看来她是常喝的。不由心疼,一个女孩子,事业做得那么好,哪是容易的。那是拿性命换来的。她泡好红糖水,过去客厅,从明玉微颤的肩膀,看得出她在啜泣。她拍拍明玉的肩膀,轻道:“我扶你起来喝,水温刚好。”
她自己找出手机,发觉红糖水下去,力气果真恢复了一点。她找到律师朋友的电话,不客气地打电话叫醒他。“刘律师,帮忙,非常严重,我挨人打了。是我二哥,突袭,我没有任何招架。证人有小区两位保安,是两位保安把我背回家。对,非常严重。我二哥姓名地址你记一下,你帮我设法今晚就把他送进去,能让他在里面关多久就多久,不惜财力。他如果被拘留,你告诉我关在哪里。”刘律师在电话里面了解吩咐几句,便出门找朋友开始行动。
“我已经联系,其他我自己会处理。明天开始我住院。江南公司暂时交给江北。谢谢蒙总。”
但必须把眼前事情搞清楚。“蒙总在哪里?他活着还是去世?”
明玉闭上眼睛,不答应吴非。她能不知道吴非想什么?吴非又不是笨人,能不从她电话里听出什么来?她当然不会让吴非跟去,否则她还怎么要明成好看。过了会儿,她又拿起电话,虚拨了个号,煞有介事地吩咐虚无的对方到某某医院门口等,然后看着吴非,道:“大嫂明天走的时候把钥匙交给司机,他会交给我。”
明成只有再给明玉一脚。这一脚是踩下去的。但快接近明玉小肚的时候,明成忽然停顿,暴怒中的他还是知道这么踩下去会岀人命,犹豫了一下,改踩为踢,力气也小了许多。但是,一脚,还是一脚,而且还是男人的脚。看着癞皮狗一样躺在地上的明玉,明成心中很有长啸的感觉,这个张狂的女人,终于也有无力招架的一天。他觉得解气,他想好好看清楚这个女人脸上的表情,他蹲下身,一把揪过明玉的头发,但看了半天,昏暗的路灯光下,只看到明玉脸上的冷笑与无视。
柳青却又说:“我即使再愤怒,可还希望老蒙活着。他能活着捉弄我们,总比死了的强。但如果老蒙敢活着,却给不出正当理由,我以后永不见老蒙。”
明玉都不知道问哪点好,不知道柳青怎么使用的安全带,怎么从阳台爬下阳台,好歹柳青下来了,安全落地。但明玉明显看到柳青放在腿上的手一直不自然地打拍子,就跟她自己的手一样,止不住地战抖,只有借打拍子混淆别人视线。她担心柳青的性命,柳青何尝不担心自己的性命?柳青安全回来了,可她紧张的肌肉一时松弛不下来,只会战抖,柳青也一样。蒙总活不见人死不见尸,更让人心慌。她与柳青都是见过大场面的人,可此时都是失色。她忍不住伸手握住柳青的手,不知是给柳青打气,还是给自己打气。她也感觉柳青紧紧回握,生死关口走一圈回来的两个人,自觉感情不同以往。
这时,明玉放在桌上的手机嗤嗤地跳动,两人都是一惊,柳青一看显示,道:“外地的。”明玉才接了起来。没想到,电话那端传来的是熟悉的如常的神采奕奕内劲充足的声音,“小苏,你和柳青在医院闹?”
他想施展身手继续大战,却没想到明玉全不是对手,无耻地赖在地上不起来,只有两只可恶的眼睛依然喷着毒蛇般的幽冷火焰。他一时有点没处下手的感觉,用力踢了明玉一脚,吼叫道:“起来,有种站起来。你今天讨饶了?我给你一个教训,嘴皮子厚道一点,别以为人人都可以被你欺负。我问你,你对朱丽怎么了?你跟大嫂说我什么坏话了?我要你道歉,向朱丽道歉,向我道歉。”
明玉吐出最后一口烟,“老蒙说,他在进行一项收购计划,再三天可以完事,让我们继续保密。如果我们有怨气的话,他明天就飞过来先与我们私下会面解释。他称呼你柳青这孩子,他说我们就像是他的孩子。”99lib•net
几分钟后,他们三人坐在一个小小会议室里。相对沉默一会儿后,柳青对着明玉道:“我从十一楼阳台爬下来,我怕死,所以去最近的一分厂借了条高空作业专用安全带,多费了一些时间。病床上只有一个假人,是医院的石膏人吧,老蒙不在。”
保安不知所措,他们只接到通知,说如果有人想闯这一间急救室,他们必须第一时间赶到,第一时间处理。但是对于从房间里面闯出来的人该如何处理,他们没有接到相应通知,而且对方还凶神恶煞地提到了报警,不知道他在房间里看到了什么,难道是医院做了什么违法违规的事?
吴非拿来化妆棉,轻轻给明玉擦拭脸庞上的泥灰,又给她梳了头发,整理岀几件替换衣服。差不多时候,蒙总代叫的救护车就到了。吴非无奈地看着明玉被抬出去,明玉既然已经有人伺候,她就不便再跟着去了,而且她确实无法扔下宝宝,也不便抱上宝宝跟去医院,那只有更烦人。她心中非常矛盾地想,明成应该受教训,而且是重重受教训,但不知道明玉会如何制造大教训套在明成头上,这是个大麻烦。她想打电话与明哲说说,但又想到明哲工作辛苦,如果知道这事,晚上肯定没法安睡,她想,还是明天再说。
保安见没大事,放心,一个人干脆背上明玉,送她回家。明玉不由自主,自己又动不了,进门少不得闹出不小动静,吴非被惊醒出来看,见此大惊。打发走保安,吴非揉揉惺忪的睡眼过来仔细看,但明玉早将脸侧了过去,埋首躺在沙发上。“大嫂,别担心,可能是贫血。你方便的话,给我倒杯糖水。”
“他为什么先发昏一样地引入监理机制搞乱销售公司,然后又异想天开地装死搞乱整个集团公司?难道是想看看谁对他忠心谁对他不忠心?他发昏吗?人性经得起测试?我现在也怀疑他没死,但怀疑他是真的发昏了。”
柳青也是摇头,想说话,但看着明玉不断摁断电话,心烦,夺过明玉手机大声道:“什么鬼?出来单挑。约个地方。”明玉不管,背着手悠闲地旁观,不知道明成或是朱丽会说什么。心说如果是朱丽,柳青这个花花公子不知道将如何应付。
明玉接过电话,冷冷地道:“我确实当众让朱丽在她老板面前失分,如何?”说完便又挂了电话。她才懒得与明成说明,她只与平等的人说明,明成不配。明玉干脆将手机调成震动,免得柳青听见铃声分心。
“但是为什么要掩盖真相?谁在掩盖老蒙已死真相?谁能因老蒙将死未死得到好处?而且,老蒙真是被我们造反气死的吗?”柳青爆岀一连串疑问,问到最后一个问题时候,他与明玉两人同时脸色煞白。
明玉看看雕花实木急救室门,再看看既不单薄却也并不太厚实,平时需要西装衬垫的柳青的肩膀,忽然想到不知道那副肩膀在的话,派不派得上用场?那副肩膀,当然既不属于虚拟的兰博,也不属于已经做了州长的施瓦辛格,那副肩膀的主人现在香港。但明玉很快便将杂念扔到脑后,很认真地,但控制不住脸颊抽动地道:“硬闯不行,但我们一定要弄清楚事实,否则回去也睡不着。如果被我知道老蒙敢偷偷活着一点事没有,我骂死他,骂死他。”
手机被明玉捧在手心,她一点不敢使劲,怕捏住了手机的震动,接不到柳青的来电。她很想打个电话给柳青,咱不干了,安全第一,另外设法破门而入,虽然知道几乎无门可入。但明玉不敢,她怕柳青正做着危险动作时候,手机一响会提前要了柳青的命。她只有在原地团团转,无计可施。
柳青先吸完,依然耷拉着头,看着脚尖道:“说说,老蒙跟你说什么了。”
明玉再次叹息,很多事情,她不是不知道,而是刻意不去想,比如柳青才说的,老蒙确实把她调虎离山了,但老蒙难道会想不到,她听说有大事能不回来主持大局?她是必然会蹚入浑水的。但她不深想了,对于有些人,她在意的人,她选择眼开眼闭。
朱丽大惊,“大嫂,怎么了?”
明玉勉强笑道:“我只是喜欢看到他生气。你跟护士套了那么久近乎,怎么说?”
“对,只有他了。不过我以为你应该也会想到,我以前对你多有提示。放心,我什么事都没有。”
吴非见朱丽看似浑不知情,心说总算还有一个清楚的。“苏明成打的是明玉,明玉现在站都站不稳。苏明成还是不是人?他怎么下得了如此重手?一家人即使有矛盾,好好说清楚不行?他竟然打人,还往死里打,你说他是人吗?”
“没问题,我会安排,你要验成什么都行。公司的事你这几天别管了,好好养伤。三天里面倒不了。三天后等我回来,我帮你处理这件事。我给你联系刘律师?”
朱丽虽然睡得迷糊,但听大嫂连名带姓一起叫明成,感觉有事,忙道:“你等一下,我叫他。”
也好,最近睡得少吃得少,时时头晕,也该住院修理了。
明玉在一边哭笑不得,道:“别搞错,这是我二嫂的老公。”
“不是总办吵遗产那帮人,但也有关。我这就去验伤,但蒙总你帮我立刻与有关人员打个招呼,尽量帮我。”
明玉忍啊忍啊,还是忍不住道:“说得很像朱丽,我二嫂。”
但吴非不肯,看着苍白的明玉,她心疼。她不知道这兄妹两个之间发生了什么,未来又将发生什么。她只知道,男人凭体力打女人就是下流。她去厨房取了一包速冻小馒头拿毛巾包了,权作冰包给明玉冷敷。又不理明玉的阻止,拿起电话接通明成家。明玉只能在旁边看着,无语。她心中本来已经有计划,但现在看来得被大嫂打草惊蛇了。既然如此,她只有改变方案,另作打算。
“猪。”明玉不屑向明成辩解,奇怪这个人是怎么滋润地活到那么大还活得那么顺畅的。但她凝聚起力气也无法起身,只有委屈地继续坐在地上,可已经没兴趣看明成表演,冷冷扭开了脸。她只恨自己是女人,即使挣扎起来,也不是明成这种孬种的对手。再强的女人,
九九藏书
面对不讲理男人的时候,依然逃不脱小女人的命运。她心里说不出是悲哀还是对自己失望。而对明成,她都没力气理他。
“这事一定要搞清楚。”两人几乎异口同声。明玉又紧接着飞快说了一句:“如果老蒙真的因为我们而气死……”
柳青耸肩一笑,“不急,等我找到口味一致的人再说。我希望那个人首先是个女人,然后她必须美丽,需要聪明,必须单纯,必须有点世故……好像很矛盾的样子。所以我总是找不到那个人。”
“去香港学烘焙了。大概想学西点吧。柳青,你看他好不好?”
正当要紧时候,掌中手机开始震动,明玉全身一震,柳青开始行动了?拿起来一看却又是明成。明玉气不打一处来,差点扔掉手机,接通就大声道:“苏明成,你这孬种,除了打家里人主意你还会什么?你他妈少得寸进尺。滚。”
“蒙总,不用,你过虑了。跟你约三天。期待你凯旋。”说完,明玉也挂了手机,切断电源。她有种筋疲力尽的感觉,整个人身上的力气仿佛在刚才与保安的对峙中用尽了,已经没力气挂着面具与蒙总对话,再说下去,她会发作。
柳青看着明玉道:“何必呢,跟这种人生气。”
不知怎的,明玉立刻镇定下来,神色如常地过去急救室门口找两名护士纠缠。唯有一张脸还是煞白。她在门口做出一切她想得岀的泼妇举动,拍桌子敲凳子竭力制造声响,非要强行冲进去。其中一个护士急了,立刻打电话报告下面保安,让保安过来捉人。明玉一边念叨千万别在柳青事毕前她被保安扔出去,一边继续制造声响,闹得护士站的护士也纷纷围了过来,七嘴八舌与明玉争论,明玉彻底被人鄙视。但明玉舌灿莲花,舌战众护士而不落下风。直到保安终于赶到,一人一边架住了明玉。但柳青还没动静,明玉无奈,不得不使出终极泼妇的招数,挣扎着不让保安拖走,蹬脚叫骂什么丑态都不顾了,可两个保安的脚被她蹬了好几下却始终不放开她,明玉动手能力显然不如动嘴能力,眼看就要被保安拖进敞开等待的电梯。
“大嫂不用,我不会让苏明成白打的。”明玉闭上眼睛,很希望吴非这就去睡觉,不要理她。她已经不愿就此事多说。
明玉“哈”了一声,不知道说什么好。两个人说说话,心情终于平复下来,各自开车回家。
保安正犹豫着,一个中年女医生急急从楼梯上来,跌跌撞撞冲到明玉他们身边,一手一个拉住明玉和柳青,想说话,但上气不接下气说不出来。柳青看看四周越来越多的围观人群,一把将保安、女医生、明玉一起推进电梯,等电梯门关上,柳青才道:“这儿不是说话地方,我们找个安静房间。”
“既然人已去上海,为什么这里医生护士依然随时进出,布置得像模像样唱空城计?又为什么在病床上放假人?”柳青说话非常激动,说话声音尖锐迅速,握住明玉的那只手时时用力舞动。
走出去看见走廊上的柳青,也是耷拉着脸,一脸疲倦。两人缓缓从楼梯走下去,走得摇摇晃晃。走到外面停车场,柳青双手在身上东拍西拍,明玉看见就把自己的烟递过去,两人都不急着上车,坐在车头像有瘾的大烟鬼似的嘶嘶猛吸。
明玉重新接听电话的时候,是蒙总在里面惊讶的声音,“柳青你这孩子,柳青……”
吴非隐隐感觉有丝异常,她看到明玉背后白衬衫上印的那分明是几个脚印。脚印宽大,应该是男人的脚印。吴非火起,将茶杯往茶几一放,道:“明玉,我带你去医院。别拒绝我,我看到你背后脚印了。都是女人,没什么不好意思的。”
柳青勉强笑一笑,“有你这句话就够了。够兄弟。你对老蒙的感情比我深多了,你还是别说走就走。你与老蒙,比有血缘的还亲。其实老蒙对你也很不错,他事先找借口调开你去北京,逼你远离是非圈,谁让你非要回来蹚这摊子浑水呢?我不该拉你回来。”
柳青笑道:“谁对不起你家朱丽了。你家朱丽到我们公司搞审计,眼见小姑苏明玉在场不知道回避,苏明玉不得不公事公办自己提出,有什么不对?哪里对不起朱丽?难道要苏明玉没原则地无视亲戚审计亲戚这种舞弊事情发生?你回头教训教训朱丽,别以为自己是美女就可以为所欲为,苏明玉总不至于因为朱丽来审计就辞职吧?还是第一次看到有人贼喊捉贼。”
明玉在走廊上等了会儿,终于见柳青放电结束,放一个护士脱离他的魔爪,她才走过去。手机响时,见是明成家号码,便掐了。明成找她还能有什么事,吵架呗,她现在没空奉陪。但是她又没法关机,不得不掐了明成接二连三打来的电话。这下,明成胸口集聚的火焰越烧越旺,又无处发泄,一口真气把他的脸涨得通红发烧,一路烧上脑袋。他干脆不断狠狠摁着重拨,仿佛如此便可让明玉激怒。
明成只觉得脑袋又开始嗡嗡地涨了起来,他不知道明玉在想什么,腾出空着的左手又是一个耳光。这个耳光,明玉避无可避,结结实实地挨下。明玉继续冷笑,面对着明成冷笑,虽然头晕晕地想发昏。明成看得出明玉承受不住,不由也跟着冷笑,盯着明玉冷笑。终于他想出一件事,冷笑道:“把车库钥匙给我,我明天还要把你那么讨厌的爸妈的家具搬过来,这是你自己答应的,你这毒蛇。你是爸妈生出来的,你再讨厌他们也改不了你身上流的血,你有义务孝敬爸。所以你只有把钥匙拿出来,你今天再恨我都得把钥匙拿出来。”
柳青愣愣地回一句:“一点不幽默。”
说完电话,明玉满腹心事地打开车门出来,没想到柳青十一楼爬下来时候没出事,事后却差点出了车祸,他今晚还怎么睡得着,喝酒不如直接吃安眠药有效。但喝酒,起码能让人放松吧。而且,柳青会独自喝酒吗?这一点,明玉可不会担心他。
明成本想与明玉吵个明白,但没想到接通手机便被劈头盖脸一顿骂,骂的正是他最心虚最竭力否认的一点,明成火气爆发了。家九-九-藏-书-网中狭小的环境再容纳不下他的愤怒,他一跃而起,摔门而出。朱丽听见开门关门声音悄悄探脑袋出来看,见客厅空无一人,便冷笑一声,心说原来不只女人会离家出走,男人也会。苏明成真是能干。她冷笑连连地出来关了所有灯,关门睡觉。
终于,手机震动了。而且这次显示终于是柳青的手机号码。
明玉气得眼冒金星,可除了一张嘴,她现在什么都没有。而明成看着明玉终于冒火的眼睛,得意地大声笑了,非常非常畅快,那么多年来,他还是第一次在明玉面前占了上风。至于钥匙,他倒不是最在乎,他只知道,自己今天憋了一肚子的气终于有了宣泄的地方。他忍不住又给了明玉一个耳光,才将明玉扔回地上。又从明玉包里掏出一串钥匙,凑着车库门找到合适的钥匙,才大笑着说声“恶心死你”,施施然离开。
“大家都好自为之吧。对不起,再见。”吴非挂了电话,一时茫然。这个家,一个比一个狠。明成如果有了案底,以后出国就麻烦了,对于一个做进出口的人来说,等于断了一条财路。但是,明玉报案也没错,明成确实得受点教训,他那是活该,哪有做哥哥的如此下死劲打妹妹的,打得人都站不起来。
明成不信,如果只是这么简单的事,朱丽何至于哭成这样,又何至于如此折腾他?他大声道:“让苏明玉听电话,让她自己说。她亏心才不敢跟我说。”
明玉相对冷静,她按下柳青的手臂,对女医生道:“我们是蒙总公司的主要负责人,两人都是蒙总一手带出,对他有相当深厚的感情,这是我的名片。你可以打电话告诉你们主事的领导,我们唯一要求,蒙总这个人,我们活要见人,死要见尸。给你们十分钟讨论。如果回答不让我们满意,诸如想以人被转移到上海医院来搪塞我们,我们十分钟后报警。蒙总是有一定社会影响力的人,他拥有的财产也相当可观,我们有理由怀疑其中有鬼,有理由要求警方介入。请你们三思。”
蒙总警觉地问:“谁?是不是吵遗产的人打你?你去医院了没有?快去医院。”
吴非看看紧闭的卧室门,迟疑了一下,道:“你需要有人陪着,你今天行动不便,需要有个女人照顾你。”
明玉摇摇头,道:“不会,你会吗?”
明玉嘿了一声,道:“早呢,还在试探阶段。你呢?你的女老板还在继续吗?”
柳青从鼻子里哼岀一声,“他七八十岁的老娘现在还不知道在不在集团公司大楼挨着,孩子?无毒不丈夫啊,这点上我很不如老蒙。回去吧,当今天什么都没发生。”
蒙总听着两个人没有一丝火气的轻描淡写,反而急了。他太了解这两个人。“你们两个听着,等我回来跟你们好好谈。答应我,你们是我的孩子,你们如果……我明天就飞过来先跟你们见个面。”
吴非忽然不想跟明成这样的下流人说话,她本来就因为明成拿了公婆那么多钱的事看不起明成,此刻当然更加鄙夷,忙道:“朱丽,你转达也行。我要问苏明成,他一个大男人,为什么有脸出手打女人?而且拳打脚踢一起上?”
柳青从明玉的话语里听出大概,再说他刚才把想说的都与明玉说了,反而没那么激动,接了电话,轻描淡写地道:“蒙总,别信江南,我有做保护。但你欠我一条长裤,一件T恤,这些都被挂破。苏明玉与保安打架也损毁了衣服,也欠着。你没事就好,我和江南省得内疚。”说完不等蒙总回答,便把手机抛给明玉,自己起身走了出去。知道蒙总没事,他不想与蒙总对话了,没意思得很。他是个骄傲的人,不喜欢被人愚弄。
明玉无语了,没想到背后给印上了脚印。她内心挣扎良久,才道:“大嫂,你扶我起来,我先喝了红糖水,不行再去医院。苏明成算是手下留情,没太下重手。”
等待的时间,明玉团团转如热锅上蚂蚁,不知道柳青准备怎么做,虽然知道柳青这人其实是最细心的,从来不打没准备的仗。但是现在面对他崇敬的老蒙的生死未卜,柳青还能如此镇静吗?明玉从楼梯那儿看下去,看到柳青大步跑岀门,看到他到处张望,消失一会儿后又开车冲出去,很快回来,拎一大包回来大楼。不知道大包里面装着什么。看不到柳青时候,明玉胸口的一颗心跳得跟擂鼓似的,四肢微微发抖。她此刻只能相信柳青,相信柳青已经有所准备,会安然无恙归来。而她必须坚守岗位,做好掩护工作,她别无选择。
明玉抬头看着吴非,轻道:“大嫂帮个忙,我不想太狼狈地被人抬去医院,救护车很快就来。你别跟去,你这儿还有宝宝呢,不方便。落实好病房后,我会让秘书过去医院照顾。”
“结婚的人我只远观。不过你那二哥不怎么的。哪天他们离婚了你通知我一声。”
女医生犹豫一下,镇定地道:“因为本院医疗条件不够,蒙总今早已经被送往上海。”
电梯被掌管电梯的阿姨开到底楼,那个女医生才有中气说得出话来,“去四楼。保安辛苦,你们先下去。”
柳青说完便要行动,明玉却听出不对,伸手一把抓住柳青的衬衣,硬生生将他衣服从裤腰拽了出来,明玉忙放手,焦急地道:“这儿是十楼,你准备从外面爬进去是不是?你不要命了?”
吴非听着明玉的电话,明显感到,明玉想在验伤上面做手脚。但她又没法确定,不便指明,更无立场劝明玉手下留情,只能站在一边,想了好久,才道:“明玉,我陪你去医院。”
吴非一时没心思听朱丽在电话里说什么,一脸惊诧地看着阴着一张脸讲电话的明玉,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好不容易等明玉挂线,她才听见朱丽在那端大叫“大嫂”,她不知道该不该与朱丽说,想了半天,才道:“朱丽,你让苏明成做好准备吧。”
“他出门打人了?”朱丽惊得叫岀声来,“他打谁?对方要不要紧?我立刻过来处理。大嫂……你在哪里?”
看着明成离开,走远,明玉眼睛里的泪水才缓缓滑落。她什么都没做,只呆呆靠着被明成略微打开的车藏书网库门坐在地上,没力气起来,也暂时不想起来。撞了车库门的后脑勺有点痛,挨了耳光的脸是热辣辣的痛,被明成踢了的腰背是隐隐的沉。她真恨,为什么要生在苏家,为什么要生为女人,而她为什么摆脱不了苏家。她这时非常理解哪吒,她也恨不得剔肉剔骨把这身血肉还给父母,从此与苏家一刀两断。但是,这不是神话,这是生活。
明玉沉默了好一会儿,才道:“柳青,我与你同进退。”其实两人心中都已经确定老蒙没事了。
“那我陪着你坐会儿。唉,你那个开饭店的朋友去哪儿了?”柳青说话时候又伸手要烟。
明玉想了下,道:“我家中似乎没有存粮。你好好休息,既然老蒙没事,三天期限也闹不到多乱,我们明天不用天亮就去公司守着。我累了,我也需要歇息。”
“在一个T形路口左转时候差点拦腰撞一辆卡车,我自己眼睁睁看着撞过去,可是刹车就是踩不住。还好卡车司机反应快,冲上绿化带避开。我被卡车司机臭骂一顿,给他一条香烟他才没报警。你没事就好。”
这一路,明玉也不知怎么开下来的。幸好夜深人静,路上车辆稀少。否则,明玉怀疑不是她追别人的尾,就是别人追她的尾。终于开到自家车库门前,整个人就像完成一件大任务后的虚脱,坐在位置上看着车库门发愣。她想,还是把车停在车库门口吧,反正挡的也是自己的门,没人投诉。她想开门出来时候,手机又震动,拿出来看,是柳青。明玉大致清楚柳青这个电话来说什么,所以接通就道:“柳青,我到家了,你呢?”
她也睡不着,一个人在客厅坐了很久。
“那么说老毛也知情?”
“没事吧?”“没事。”两人又是同时问,同时答。落实对方无事,柳青立刻对保安轻道:“我要找你们负责人,找个安静房间谈话。快,否则我立刻报警。”
“对不起,我没天赋。”明玉很抱歉地回答柳青,“柳青,我总觉得蹊跷。老蒙这样的人,躺下急救后,居然连一次家属参加的专家会诊都没有,什么会诊之类的都是医院说了算,医生有那么大胆独断?所以老蒙急救的可能看来最小。这其中肯定有人在暗中操控,我们都当了那人布局里面的龙套。如果老蒙过了,操控的人看来内功深厚,我们几个人的对抗策略可能得有所调整。如果老蒙没事,暗手只有是老蒙。但老蒙断无装死的必要,难道是孙副总在做手脚?”
柳青听了好笑,误以为明玉撞上什么不屈不挠追求的男人了,此人勇气可嘉,居然敢如此勇敢地追求这个蛮婆。他笑着道:“苏明玉不想理你,你死心吧。你有种告诉我你在哪里,我上门单挑。”
这话也是明玉想到的,但她不忍心说出来,只有长叹。想到柳青摸黑从十一楼爬下十楼,身边是呼啸的晚风,稍一踏错,医院就得多一条急救无效的鬼魂。老蒙可想到过他们的担忧?
“你自己跟柳青解释吧。刚刚柳青冒着生命危险从十一楼爬到十楼,黑夜,什么保护措施都来不及也没法做。我们最先以为有人蓄意隐瞒什么,妄图隐瞒什么来谋求什么。我把手机给柳青。”
才关上车门,忽然听到身后有脚步声响。明玉警觉地抱紧拎包,才一转身,便觉劲风袭面,她下意识地一低头,来人一掌扫在她太阳穴上。她本来就累得双腿无力支撑身体,顺着大力被扫岀好几步,后脑勺狠狠撞在车库门上,撞岀轰然巨响。但她无力站住,眼睁睁看着背光继续前行的明成双拳交握,而她只会软软地顺着车库门滑倒地上,带出一串哐啷声。明成找她报复来了,她现在什么都没有,连随身带着的力气都没有,她甚至无力逃跑,只有消极挨打。但是,明玉不会闭目等待,她冷冷看着明成,心中满是蔑视。
柳青回想了下,道:“没啥印象。看样子是个爽快人。怎么样了?要不要我帮你侦察侦察。”
“别胡说,老蒙对我们两个知根知底,他即使气死也只会被他那些二奶们气死。可是,我们接下去该怎么做?老蒙的房间门口有护士专门把守,闯不进去。”但柳青否认的同时,眼里也流露岀很深的忧虑。毕竟蒙总对他们两个一直不薄,而他们的担心又是如此真实。“硬闯?这门看上去很厚实。”
明玉转了几下眼睛,伸出两根手指,“撒谎?真相?老蒙活蹦乱跳,或者已死?两种都有可能,尤其是后者,肯定有漏出些许风声出去,否则你说集团公司那帮人能一点顾忌没有地抢得那么狠?他们就不想想万一老蒙抢救过来,他们死路一条?后者的可能性还真不小。”
柳青一把扯过明玉到僻静处,悄悄道:“正是我要跟你商量的。护士的眼睛目光闪烁,一副不舍得跟我这个大帅哥撒谎但又不得不撒谎的内疚样。但是套不出什么话,还是老话,老蒙昏迷不醒,正在抢救中。苏明玉,你说抢救能抢那么多天吗?护士有可能撒谎的话,真相是什么?”
过了好久,才有两个保安搭伴巡视过来,看见躺在地上的明玉,大吃一惊,两束雪亮手电光一起射向明玉。明玉只得有气无力道:“我贫血,你们扶我一把,送我回家。”
明玉与明成之间的矛盾也可被称作家庭内部矛盾,一般人不会报案,报案了没什么大事警察也会给你和为贵。但有熟悉程序又熟悉人的刘律师在,矛盾便可以上升到法律高度。
明玉不知道自己被明成扇了的脸是什么效果,不愿意被旁人看到自己的狼狈,只得轻声道:“大嫂睡去吧,你明天还得辛苦。”
接电话的是朱丽,明成已经在书房满意地睡着,而朱丽主卧床头有一部电话。听见朱丽那端略带沙哑的声音,吴非气极,他们还有脸睡觉。她沉着脸道:“朱丽,我是吴非。对,大嫂。叫苏明成听电话。”
明成越发狂怒,但对着已经躺在地上的对手他不太下得了手,只好又照明玉踢了几脚。“你忌妒我,你这条毒蛇,妈不喜欢你,你就把毒气全发泄到我和朱丽头上,你以为我不知道?不是妈一直拦着我,你能猖狂到今天?妈对你多好,含辛茹苦养大你九九藏书,你就这么报答她?你除了害人你还会干什么?你这条毒蛇,你去向朱丽道歉。”
女医生考虑了会儿,脸上有些许惊慌,寻常良民,谁都不愿没事看到大盖帽。“我不便做决定,出去打个请示电话。”
“你也老大不小,看看老蒙,我才知道他生了那么多儿女出来。”
明成如愿得到他想得到的答案,如愿放弃继续打电话骚扰明玉,但立刻跳起来,果然是她。明成知道朱丽最看重她那份工作,常以自己的工作与收入自豪,也非常专心于工作,为此放弃多少娱乐时间加班加点。明玉选择在朱丽老板面前发落朱丽,朱丽还能不气死?怪不得了,寻常小事朱丽怎么可能哭得那么厉害?如果不是明玉陷害朱丽,朱丽能对他发怒?甚至逼他签下协议割岀一半车价?都是明玉害得他差点凑齐的钱飞了,投资啊投资,明玉怎么总是他的克星呢?原来如此,原来如此。明成在客厅里气得团团转,原本对朱丽的一腔怨愤悉数转移到明玉身上,而对明玉的新仇旧恨一齐涌上心头。而后又想到自从大哥周末过来一趟后,对他的信任度就大大降低,原来一直说让他卖房买房的,现在一点不让他搭手,这是不是与大嫂住在明玉家里有关?明玉背后撺掇了大哥什么话?明成毫不怀疑,只要是从明玉嘴里吐出来的话,对他苏明成一定是绝对不利的。明成坐在沙发上气得噎气,这什么人啊,整一个肥皂剧里面的奸角。
明玉与柳青目送女医生出去,等门关上,柳青才激动地道:“公司里面,除了老蒙,谁有这么大手笔指挥得动医院?我现在彻底怀疑老蒙没死,只有他在搞鬼,他不知在后面怎么暗笑。”
明成听见是男人声音,大惊,看看手机上面的号码,没错。“叫苏明玉有种听我电话,告诉她躲得过一时躲不过一世。”
柳青看看明玉那部叫唤不停的手机,奇道:“谁那么无聊?你屏蔽了那个号码。”
但吴非却见明玉又翻出一个电话来,听明玉冷静得不像是处理自己事情地对电话那端的人说话,“蒙总,我小苏。刚刚从医院回来时候,我被人在自家车库门前打了,后来是小区保安巡逻找到我,把我背回家。”
“没有,我在外面完成一项收购,不能让别人知道我是幕后,再三天。你们两个辛苦,回头继续保密,当什么都没看见。”
明玉一下愣住了,两只眼睛死命看住柳青,看得柳青心里发毛。“蒙总?你看来一点事都没有?”柳青在一边心想,果然蒙总对明玉更放心,所以先给明玉电话。
柳青听了宽心地笑,“反正我仁至义尽,站好最后一班岗,以后再也不会太相信老板,我们还是太年轻。老蒙失去我,绝对是他的损失。我等下喝点酒才能睡觉,你也不妨喝点,否则会睡不着。”
明玉躺在沙发上见大嫂全说了出来,无奈地叹息了一声。她真不愿自己的糗事被人知道,当时若有力气,她早钻进车库随便打发一晚算了,她一点都不想被别人知道。自己挣扎着坚强地活了那么多年,她不愿向别人示弱,尤其是向并不友好的家里人,她在外面遇到什么事都是打落牙齿往肚里吞,自己消化算数。但现在看来是掩盖不了了,既然掩盖不了,那就彻底解决了他。
明成携满腔怒火而来,邀天之幸,他今天才知道明玉的车库,虽然依然不知道她家朝着哪个方向。但他相信明玉一定会开车回来,车库是必经之地,所以他等。等待的时候,他将种种过往过节一一回想,想到明玉的伶牙俐齿,想到她的种种挑衅,明成心中的怒火发酵再发酵。原先还想着与明玉大吵一架,但真正见了明玉出来,什么都不想了,上去就是一巴掌。只觉得一掌打出,浑身无限痛快,岀尽心中被妈阻止着压抑了近十年的鸟气。
忽然,围观的护士群里爆发岀连声尖叫,保安脚下一个停顿,明玉才站稳了看去,却见柳青顶着一头乱发出现在护士中间。明玉激动不已,声嘶力竭地也尖叫一声:“柳青。”柳青这才看到明玉,看到她狼狈地被保安架着,忙分开众人跑过来,怒吼着“放开她,放开她”,抢前将明玉抢过来,两人情不自禁紧紧抱在一起。都感到对方的身体在紧张地颤抖,也感觉到对方于自己是如此可贵。
“柳青出去了,蒙总。你没事就好,我们可以放心回家睡大觉去了。我们会照旧好好管着公司,不会让它运转不下去。”
明玉既然联系了刘律师,知道迟早会被蒙总知道。而她本来今天对蒙总非常失望,已经萌生与柳青共进退的念头。可今晚去验伤又不得不需要蒙总出面跟方方面面招呼,刘律师显然还不够。为了对付明成,她不得不动用蒙总了,她只有选择其一,她得对蒙总妥协。她知道,蒙总巴不得她上去麻烦,她这一麻烦,让蒙总送个人情给她,蒙总心头可以放下一个包袱,不用再担心她生蒙总的气。
“你先回,我没力气了,现在刹车都踩不下。这几天……这几天人给透支了。忽然回头,才知道原来什么都是游戏,整个人没劲,没劲透了。”
朱丽的脑袋哄一下炸了,立刻明白明成这是为什么了。本来还以为明成可能是生气跑出去喝醉了在外面发酒疯,没想到打的是明玉,那就只能用“蓄意”两个字来形容了。朱丽只觉得整个人连生气的力气都没了,这个苏明成,果真不是人。
柳青说得懒洋洋的,明玉却听得惊心动魄,身上的疲软全忘记了,好半天才爆出一句,“我揍死老蒙。”
柳青伸出一根手指在唇间做个噤声动作,等一个护士从身边经过了,他才轻道:“老蒙要是敢活着,我揍死他。没见过这么调戏人的。你在楼梯间等我电话,别乱晃被人赶出去。”说完毫不犹豫就钻进一架电梯。
“苏明成?”吴非惊叫,“他是男人,他要不要脸?”吴非激动地扶起明玉,将杯子交给明玉,又吃惊地看到明玉的一侧脸通红,估计是被明成打了耳光。但她不问了,明玉说出被打已经勉为其难,何况是说出细节。她愣了好一会儿,看着明玉将糖水喝完,才道:“我找明成说话。”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