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 不美好的过程
目录
九 不美好的过程
上一页下一页
朱丽看一眼明成,明成道:“爸喜欢跟我们回去住呢,还是自己在家里住?”
明玉说出话后,等了半天,却是一片寂静。她只能盯住父亲再问:“爸,你不用回避,事实就是事实,直说吧。或者拿岀你的记账本,这儿有专业会计师在。今天说清楚了也好,免得说我无理取闹。”
朱丽最先是搬了椅子与明成一起看,但她看得慢,后来变成明成看完的交给她看。
后面的账,大同小异,果然这个家没明玉什么事,所有的花费大多堆在明成身上,而小部分给明哲与两老对分。她相信这本账,但这本账推翻了她心中固有的概念。她是个靠数字吃饭,以数字为据的人,这本账上面的数字,让她透过往日苏家和煦温暖的场景,看到截然不同的婆婆公公和丈夫。
“你有点担当好不好?错了,就别为自己找理由,再有理由也是错了,后果已经造成了。我还知道叫明玉不必再承担赡养义务,你有吗?你连知错就改都没有,你这算是知错了吗?”
明玉见朱丽也终于看完,才继续前面的话题。“刚才说了第一条,爸来我家住。被爸否决。我的第二条是……”
明成看了朱丽一眼,立刻打断明玉的话:“既然你与爸妈之间早有协商,那你把爸住你家列为第一条,有点做戏给我们看的成分了吧。我不清楚你们的协商,既然今天大家一起商量赡养父亲的事,而协商又与这件事有关,你把协商内容公布一下吧,我们都有知情权。”
朱丽没想到明成居然会问出这么一句没心没肺的话,忍不住冷冷地道:“自己拿账本加加减减算一算不就得了?”
记账是从明成读书开始,朱丽做惯审计,善于从数字与说明中发现问题总结问题。第一年第二年的看下来,平淡无奇,但看得出这家手头比较拮据,每月几乎没有结余。到得第三年,也就是明玉上大学那年起,她留意了,果然,里面没一笔明玉的开销,而给明成每月生活费却是不少,朱丽记得以前读大学时候,她差不多也只有那么点钱做零用。便是连春节到时,给明玉买衣服之类的开销也一笔都无,却有给明成买衣服,给明哲买礼物寄邮件的花费。而每月开始有几十块几百块的结余,悉数被存进了银行。
明成无奈地道:“那我们回去吧。回头我发个邮件跟大哥说一下,一切照旧。”
明玉是踩着约定钟点敲响父母家门的。她想,早了,她没父母家钥匙,只有无聊地等。晚,则不是她的习惯。来开门的是明成,因为上次在殡仪馆停车场的激烈争吵,两人见面木无表情。
明玉道了谢,坐下。因为没有大哥在场,她又很不想搭理明成夫妇,只想速战速决解决问题便走,所以便如在公司一般,一上来就取了主动,直接问她父亲:“爸了解大哥家的事了?你什么想法?”
“你还在找理由,你都不敢面对问题。”
朱丽张嘴想说什么,但终究没说。虽然事情看来与她有那么点关系,但毕竟那是小姑与公婆之间的矛盾,她做儿媳妇的不便参与。明成当然与朱丽不同,他发了会儿呆之后,有点息事宁人地道:“明玉,这点我得劝你。我们做孩子的与父母拌个嘴也是有的,但哪有当真的道理,你怎么能把吵架的话看作爸妈对你的誓言呢?”
苏大强依然垂首坐着,他压根儿就不想参与这样的讨论,更不想来这阴气十足的老屋,但是饭后被明成拉来这儿,他身不由己。“你们讨论吧,讨论完了,让我去哪里我就去哪里住。”
苏大强认真地道:“我跟你们说过啦,我一个人住这里害怕。只有跟你们回去了。”
苏大强听着这话,感觉风向有异,忙又补充一句:“你们妈每天搓麻将,虽然有输有赢,但输少赢多。每天几十块进账是有的,都没入我的账。但我知道大多进了明成腰包。”
苏大强等了好久,见儿子儿媳两个一起发呆,忍不住问了一句:“那我现在怎么办呢?”
苏大强还没熟睡,听见隔壁传来吵架摔门声音,心中猜测肯定跟他有关。非常想起床钻出来偷听,但又怕被明成他俩抓住,只有将被子一拉盖住头挡开声音,干脆不听不问。没多久,他便愉快地睡着了。反正儿女们没有丢开他的道理。
“你爹。”朱丽也不回床上了,直接到洗手间。可人虽醒了,脚底却跟踩棉花似的,走起来踉踉跄跄,不小心撞了额头才又清醒一些。可又举着牙刷在99lib•net镜子面前发了好一阵呆才发觉没有挤上牙膏。洗完脸更是乱了顺序,化妆水倒得满手都是,眼霜擦在脸上,离开镜子才想到脸上还什么都没擦。
明玉注视朱丽良久,才起身道:“好,那我先走。再见。”她将手伸给朱丽,与神思不宁的朱丽握了下手,但是没搭理明成和父亲,径直打开门走了。
明玉没想到父亲上回讨论时候还积极要求去大哥家,这回却是如此消极,一下被打了个措手不及,愣愣看了父亲会儿。再看明成朱丽,一脸了然的样子,显然两人早已经与父亲有了交流,但也没问出结果。她想了一下,道:“这样吧,我看有三种选择,爸你自己挑喜欢的。第一是住我家。你去不去?”
没钱,就只好拖着,先住一起挤着,先每月存下一点积蓄。为此,朱丽在电脑上建立了一个账本,让明成也学着开始记账。但他们两个的记账与苏大强一包醋一包酱油的记账略有不同。他们只记录超过一百元的支出。
明成迷惘地看看计算器,再看看老爹,自言自语道:“我都没想到问家里拿了那么多,还以为都还了呢。每次还钱,妈还说还那么多干吗,两人有退休金,不用儿女出钱养老。我从来都没算过这笔账。”
明玉看了明成一眼,心中冷笑,他可真是给脸不要脸了。但她还是转头对父亲道:“爸,我说,你补充吧。是这么回事,当初爸妈准备将两室一厅置换成一室一厅,差价给你们结婚买房装修时候,我不同意。”
“买房子的钱,还有装修的钱,我妈说了,孩子结婚,大人总要支援一些的。我们没办酒席,我妈就把钱打在房子里。她说不要我们还。”
明成道:“慢着,爸妈置换房子的原因是因为原来的房子临近小学,以前上班时候还不觉得,退休后白天在家天天听学生吵得烦,他们才考虑搬迁。不是因为我,这个因果要搞清楚。”
明成连忙放下牙刷,跑到朱丽身边想看仔细了,但朱丽当然不给他机会,一扭身给了他个后背,但已让明成看到她在抚摩脚趾。明成略一想便明白出了什么问题,心疼得不得了,再不敢倔强,上去低声下气赔小心。
可又睡不着,一颗心突突突地跳,满脑袋都是乱糟糟的没头绪的事,怎么都静不下心来。煮咖啡时候,不出所料烫了手。
明成知道朱丽肯定会提起,所以还不如自己从实招来。“朱丽,我真不知道计算下来我竟然拿了家里这么多钱。我还一直以为有借有还,外加经常回家带东西上去,已经够好了呢。”
“明成你是真傻还是假傻啊,你到今天还看不出,你爸妈这笔钱是哪里来的吗?是从他们自己牙齿缝里省下来,再从明玉头皮上刮来的啊。如果不是把钱给了你,你爸妈还好好住着两室一厅,明玉与家里关系也不会那么糟。我们说起来是罪魁祸首啊。”
朱丽听了明成的话,差点尖叫。“苏明成,你还不知道你错在哪里吗?你拿着你妈的十二万块有没有想过还钱?你压根儿是认为你妈偏心你所以你可以揩你爸妈的油。你别告诉我你是无意的,你是无辜的,错就错了,别找理由。”
明成只听见门一声闷响后便没了声音,呆脸盆前举着牙刷和牙膏发了会儿愣,听外面不再有别的声音,心中不由担心朱丽会不会出走。他冲着镜子做了个坚决的鬼脸,暗道:“不,坚决不妥协,她还以为她有理了。”但将牙膏挤岀来后,终于还是不敢放心,偷偷打开一条门缝来瞧,却见朱丽姿势怪异地坐在床尾,肩膀微微耸动似乎在哭。
饶是苏大强进出如影子,但对于明成朱丽的两人生活而言,还是构成不小的烦恼。尤其是天渐渐热了起来,这年头四月天有时都能热得人汗流浃背。最郁闷的是朱丽,因为公公在家,她总不能穿得太随便,早上起床不能穿着睡衣就到客厅做咖啡,很是拘束。但最大麻烦还是因为家中有了这么个老人,他们又不想慢待他,所以晚上尽量能回来与父亲一起吃饭就回来。除非是真正因为忙于工作。本来,明成朱丽是常出去外面浪漫就餐过夜生活的,但现在丢下父亲自己两个人去玩总有点于心不忍,不习惯。可带上父亲的话,即使吃饭,也少了情调。于是两人回家就餐的时间多了起来。钞票省下不少,乐趣也打了折扣。
苏大强闻言立刻将身子往后一缩,清清楚楚说了两个字,“九_九_藏_书_网不去”。明成与朱丽都没想到明玉会把去她家作为第一条提出,一时相顾哑然。她的态度够明确,够大方,不要去的是苏父,而不是她不让去,所以她一下撇清了自己。
明玉看他们两眼,道:“我当时激烈反对。爸妈说这是他们自己的财产,怎么处理我管不着。我说我在家里连放一张床的位置都没有了,你们还拿不拿我当女儿。妈当时说女儿是给别人家养的,养到十八岁已经尽够责任义务,以后他们反正也不靠我养,我不上门也无所谓。再吵架,他们发誓死也不会踏入我的家门要我赡养,要我不许多管家里的闲事。就是这么一回事,你们没有异议吧?这算不得我与父母私下签订的不合理协议吧。”
朱丽工作的单位是知识分子密集的地方,会计的职业又让大多数人谨小慎微,小心敏感,说话很容易被人惦记到秋后算账。朱丽本来是个粗心的,但天长日久下来,也知道收起羽翼,待人客气却有保留,说话分寸而留有余地。所以她看见明玉时候,反而微笑招呼,起身让座。
苏大强一听可以不用他说话,如蒙大赦,立刻进去里面卧室翻箱倒柜地找账本。很快,他拿来薄薄的一叠小本子。所谓账本,都是拿他儿女们用剩的作业本撕下来自己装订的白皮书,纸张有大有小,颜色是深浅不一的老黄。他将本子撂火球似的撂给明玉,自己又老老实实摆出一副接受审讯的坐姿。
至于明玉说起的大房换小房的那笔差价,果然一分不少地打进明成账户。同时打入的还有一笔存款,注明是给买房用的。朱丽心中一回忆,正好是当时明成拿出的购房款。那时做按揭还得付十万头款,明成拿出六万,她从家里借了四万,而账本记载打入的存款正好是六万。后来她将钱还了父母,从后面的账目来看,好像明成没还。而他们的装修,则大多是用大房换小房的差价了。朱丽顿时感觉背后冷汗刷地一下冒出来,冷津津地刺入心头。
明玉与明成都吃惊地看向朱丽,但朱丽还是坚决地重复了一遍,“明玉,你没义务。你不用再参加讨论。”
这一晚,两人终究没再讨论苏大强的赡养问题,一个陪足小心,一个不哭了,才闷闷地睡觉。朱丽好一会儿睡不着,心里好一阵的憋闷,躺床上又将婚前婚后的事情想了很多。可是明成妈对她是真的好,她又不能怪她婆婆太偏心,弄得苏家兄妹现在闹成这种局面。其实也不能太责怪明成,他就是那大大咧咧的懒虫脾气,什么事情没到火烧眉毛不能让他认真起来。这不,一晚上又吵又闹,他现在还能睡得好好的,这会儿呼吸均匀悠长,不知道做到什么好梦了呢。可是朱丽就是觉得内疚,虽然不是杀人放火,可她和明成总归是害了人。别说是对不起明玉,也对不起对她那么好的婆婆,还有公公。
苏大强看见明玉走了,感觉头顶的压力消失大半。稍稍扭了扭肩膀,不起眼地移动了一下屁股,他坐直了。才刚坐直,只听明成问了一句:“爸,我问你们借得多,还是还得多?”
“朱丽你客观一点,要明玉参与讨论赡养是你提出来的,要明玉退出赡养也是你说的,我什么时候反对过?你怎么正面反面都是理,反而我左右不是人了呢?话都让你说了好不好?我反正说什么都是在找理由。我不说了。”明成说完甩掉外套,踢掉裤子,一甩手进了洗手间,关上门真不说了。
第五年开始结余多了,对了,明成毕业了。有几笔大的开销,是装修房子的。朱丽略一思索,便已想到,那时候她与明成谈恋爱,他们花钱装饰门面。所以算起来,这笔开销应该记在明成头上。然后隔三岔五的,都有一笔比较大的菜篮子支出,朱丽不由心虚地想,好像那是公婆为应付她到明成家玩的吃喝支出。
而后,她看到婆婆时常不断地在1日到10日间给明成钱,明成发工资的时间在每月的10日,可见他每月都花光了钱问家里要。但明成有还钱,还了又借,好像是借多还少。朱丽也不大记得清楚,准备回头好好累计一下这笔账。
明玉看着苏大强道:“看来爸还记得你和妈一起发的誓,很好。那么第二条……”
明玉不客气地道:“你别站着说话不腰疼。事实是,我想不作真,所以才会拿住我家作为第一方案提出,但是爸记得很清楚,说明他们两个是作真的。而且照惯例九九藏书来看,爸妈一直把与我吵架的话作真。比如最明显的,你也了解的一件事,就是我大学学杂费。因为妈擅自把我保送进我不想进的大学,吵架时候我说再不用家里一分钱。直到我去报到,妈真没给过我一分钱。以后四年,我没主动问家里要钱,家里也没主动给我钱。这点,爸有记录。我记得爸将家中所有开支全部记录在案,小至一毛钱。对不对,爸?你说实话。你要给我证明,你们跟我吵架时候说的话句句都是当真。包括你,明成,你工作后也没主动给过我一分钱,当然你也没这义务。”
关于赡养父亲的事,明玉想得很明白。父亲如果有胆敢跟她住,她两幢房子,父亲住甲,她就住乙,有怨气的两个人没必要在一个屋檐下百忍成钢。她会出钱请保姆照顾父亲,因为她不缺钱。但除此之外,她无心也无力,她甚至懒得跟明成他们解释。明成这样的惫懒人,解释了,他知道了,有用吗?有用又怎样?只是没想到朱丽透过现象看到了本质,这么爽快就做出让她不必承担义务的决定,这倒让明玉对朱丽这个娇娇女有点刮目相看。
她看向自己的丈夫,这时候竟觉得他有点陌生。他这是傻了还是蠢了,那么多年,竟没看到家中如此的不公?他这个既得利益者于心何安?可是如果婆婆没有去世,依然存活,不出现需要赡养公公这么件波折的话,这种假象还会继续下去吧?那她也会一如既往地来婆婆家喝婆婆专为她准备的抹茶酸奶,吃婆婆专为她烧的好菜好饭。她也是个无耻的既得利益者,这个认知让她羞愧。
苏大强将账记得极细致,即使烧菜时候临时跑出去买包酱油米醋之类的几毛钱也记在账上。但饶是如此细碎,他们两人的支出还是有限得很,常常一页纸不到便是一个月的进出。
明成觉得委屈,他又不是故意的,他不是有意要刮父母的钱。“朱丽,别不讲道理,说话就事论事,别捎上意气用事。我不是故意的,我是存心想对不起爸妈的人吗?你没见我们三兄妹里面,谁常在哄爸妈开心?谁最常回家看他们?那不都是我吗?因为这个我妈喜欢我,多偏着我点,这是人之常情。我有时又没问妈借钱,是她看我钱包瘪下去,自己要塞给我救急用,我推不掉。而且我也是有还的,只不过我粗心一点,没记清楚数字,妈说够了就够了。我也没想到我欠着爸妈的钱啊,我难道想欠吗?我认错,我粗心。可你也别把问题扩大化,别一会儿说我幼儿园孩子,一会儿说我傻,行吗?”
“可是……你从来没跟我提起说你问你家要钱。对我们来说,才不多的钱,省省就出来,对你爸妈可是活命钱啊。而且,我们买房装修房子的钱你都还没还你爸妈呢。怪不得你爸穿得那么旧,明玉还要给他买衣服。”
朱丽没看明成,低头想了会儿,叹了声气,转身朝外走。今天的账本太让她感到意外了,到现在她还没缓过气来。她从来聪明好学,争胜要强,追求的是自强独立潇洒。没想到,不知不觉,跟着明成做了啃老族。她甚至怀疑,婆婆的过早去世,会不会与钱被他们啃光,婆婆生活环境不良,无心医治有关。虽然知道这种猜测有点勉强,可现在她就是内疚。
苏大强就这么在二儿子明成家住下了。除了明成家充足完备的家用电器,和小区外优美的绿化,其他他都并不觉得太好。这个小区大多是年轻人中年人,一到白天,呼啦一下都开着车走了。他下楼逛上一遭,都没见几个人,见到的也是不熟悉的,那感觉,就跟他在明哲家时候,看着窗外半小时才能看到一个人走过。但明哲家门外有不怕人的小鸟松鼠,下雨天还有鸭妈妈领着一群小鸭子大摇大摆地走过,明成家的白天一片寂静,寂静得让他这个享受寂静的人都觉得难受。
就像大自然某些拥有保护色的动物一样,苏大强的保护色是“不设防”。他的“不设防”,钻了人类社会文明表象的空子,安然无恙地度过烽火连天,稍微有点委屈,却平平安安地活到现在。他的保护色已经习惯成自然,其实他自己都没意识到他有保护色。当他从小第一次展示保护色的时候,只是无心,但因为好用,便并无刻意地一直用到现在,活到老,用到老。
明成这才注意到朱丽的脸色铁青,忙走过来笑道:“怎么了?好,好,我算,我算。”
朱丽本来就因为早上九_九_藏_书_网没睡好,心情浮躁,又遇上账本的事儿,心里已经憋了一肚子闷气。现在见明成不求自责,却口口声声为自己辩护,一时忍不住,气话冲口而出,“你别总是你妈说你妈说好不好?又不是幼儿园小朋友,每天嘴边总挂着我妈说我爹说,你自己不会用脑袋想想?你那么高那么大一个人,问你妈伸着手借钱,好意思吗?”
朱丽看到明成坐到桌边,拉开架势,她看着心烦,走过去一把拿过账本,掏出纸笔计算器一边计算,一边记录。苏大强的原始数据在她训练有素的手指下面,迅速变成整齐可观的表单。但是,朱丽的脸色却随着数据的不断列出,而不断深沉。看着最后得出的数字,她将计算器推给明成。“我们两个人的收入一个月合计有两万,但是我们平均每个月还向拿退休工资的你父母伸手拿一千五到两千。而你父母支持我们婚房的六万,与装修的六万,合计十二万,我们至今没还。我们真做得出来。”
明玉对苏大强道:“爸,你说吧,最好把你历年的记账本拿出来,看来老二今天要与你算账。”
苏大强对于撒谎这点技巧掌握得不好,也不大会考虑利害关系,听到明玉点名,他便道:“你妈明说是被小学生吵得烦,其实主要目的还是看我们手中存款够了你买房,不够你装修婚房。她怕你没婚房结不了婚,老婆跟人跑了,你自己手里又没一点积蓄,我们只有换小房子拿差价贴你了。”
“反正你说了算,我说的都是强词夺理找理由。你决定,大家都听你的。”
好在,苏大强终于在明成的阻止下,清晨不再仰天长啸了。
明成听了吃惊,很有点不信,不由习惯性地看向朱丽。却见朱丽瞪大了眼睛愣愣地也看着他,一脸不解。
朱丽忽然打断明玉的话,“不用第二第三了,爸的生活我们照顾,明玉你没义务。”
明成见朱丽皱着眉头一脸想不开的样子,很是心疼,不忍心她总是自责,强笑道:“朱丽,你别把屎盆子都往自己身上扣啊,我们不知者不怪。你想,我是妈的儿子,妈对我又那么好,我不信她的话可能吗?所以妈说什么我信什么,都懒得用脑子来想一想。这事儿跟你更没关系,我都没跟你提起问妈借钱的事。”
朱丽犹豫了一下,问:“要不要跟你大哥说明一下让明玉退出的原因?”
但是,明成很快就开赴广交会,朱丽只得接下记账的重任。每天在单位已经受够那些账目,回家再面对那些数字组合,朱丽真是审美疲劳。但是有什么办法?为了美好生活,人总得忍受不美好的过程。
朱丽真是欲哭无泪,双手抓着窗台等苏大强舒展胸臆结束,才一脸似笑非笑地回身。真看不出,每天走路不见声响,整个如影子飘水的人,却有如许的肺活量。
他只有打开明成的电脑上网。他热爱百度,因为只要是他想得到的,输入进去,几乎都有答案。通过百度,他在网络里海阔天空。他甚至拿儿子女儿的名字上网搜索,没想到,里面竟然有很多条有关明玉的内容。他一条条都读了下来,觉得非常新奇。有些内容,他看得懂每个字,但不很明白这些字连在一起的意思。明玉似乎很神秘。明成明哲的几乎没有。明哲的名字出现在校友录,明成的名字出现在一条小广告上。
可似乎都没睡稳,耳边又响起松涛巨浪般的长啸。她气不打一处来,挣扎着起身,猛地拉开窗户。外面天才蒙蒙亮,清凉的风拂面吹来,是吹面不寒的杨柳风。但朱丽无法欣赏,她稍一凝神,便听出嘹亮的呼啸声传自隔壁,她家客房,她的公公。
“那是你嘴快早说了一步。我如果反对也不会让明玉走了……”
这边明成也被惊醒,睡眼蒙眬地问:“究竟哪个打鸡血的?端盆水泼下去。”
为此明成与朱丽私下曾经商量,不如给爸换一套房子,两室一厅的,地段好一点,生活方便一点,请个保姆照顾着。这样对两方都好。但是,换大房子的钱呢?如今房价飞涨,多十几个平方的实用面积,就是十来万的支出。他们暂时没有储蓄。他们也不敢问大哥拿钱,本来,苏家两老大房换小房,钱都是用到老二头上的,如今他们怎么好意思在换回大房时候要明哲明玉分摊?尤其是不敢问明玉要。
“我已经认错了,你还要我怎么认错?你难道还要我到妈妈灵前跪拜认错?难道还想深挖我的思想根源吗?难道要我承认我本性九*九*藏*书*网贪婪才罢休?你今天怎么这么不讲道理?”明成也火了。朱丽有完没完?都已经错了,再追究有什么用?
苏大强低下头不敢说话。明玉这个时候的口气太像她妈了,空气中都是她的声音,正义强大的声音,没有别人插嘴的余地。朱丽也是凝神屏息地看着公公,她对明玉的话将信将疑,怀疑明玉有趁婆婆不在了,秋后算账的意思。明成确实清清楚楚知道,明玉真没用家中一分钱。但他当时还挺为明玉骄傲的,好样的,能耐不小,大学里就能赚钱养自己。可今天这件事经明玉的嘴说出来,怎么味道都变了呢?变得他们一家怎么都这么不是东西,置小小明玉死活于不顾呢?他偷偷瞧一眼朱丽,见朱丽没看着他,两只眼睛只盯住他爸,神色非常凝重。明成忽然觉得一阵心虚。
朱丽听见这无赖话,气得都顾不了风度,一脚踢了出气,却忘了前面是门,穿着软拖鞋的脚结结实实踢在门上,痛得她闷哼一声,蹲了下去。一时又气又委屈,眼泪前赴后继地涌了出来。但她硬是争口气,不哭岀声来,挣扎着起身往床上拖去。
大多数的时间,苏大强还是从网上下载喜欢的书籍,打印出来看。他已经在朱丽的指导下学会熟练使用文字编排。他喜欢拿到自己住的客房半躺着看。所以,虽然明成家的房子那么大,他的活动范围还是只有一个厨房,一个卫生间,一个卧室,一个客厅,与老家一样。
每天上午,钟点工会过来。最先,苏大强还与她搭讪几句。但是几天下来,他发现这个钟点工的嘴是极厉害的,似乎总想从他嘴里挖掘岀点什么,又总希望通过他向明成朱丽传达什么信息。而他如果没传达到,钟点工的脸色就很不好看。他后来就不敢搭讪了。钟点工来的时候,他就下楼散步,算好时间了才回来。刮风下雨时候他就去社区活动中心看报纸。
而此刻苏大强却是本能地清醒,比一向机灵的朱丽清醒得多。他已经看出,这个家,说话有分量的是儿媳。所以,每次看见朱丽时候,他本能地冲朱丽展开的笑容,一如他退休前在幽暗的学校图书馆里面对学校每一个大小领导展开的笑容,灿烂,而带着点天真,绝少城府。这种笑容,提示对方他是个打不还手,骂不换口,毫不设防的单纯老人,谁想往笑容里面加点什么的时候,都得好好想一想,是不是胜之不武?或者,会不会在别人面前落下恃强凌弱的不良口实?
明成看着朱丽则是不敢吱声,他知道朱丽肯定在生气,生他的气,更生她自己的气。他自己也奇怪,没想到会欠下父母这么多钱。可是妈为什么从来都不与他明说,他要给钱妈还拒绝呢?为什么?
明成搔了搔头皮,讨好地笑道:“别了吧,我们自己知道原因,以后把事做好就行,否则大哥得把我架烤炉里烤了。”
朱丽在床上辗转反侧半宿才睡着。
朱丽看着关得严严实实的洗手间门直咽气,“说的是你家的事啊,你倒先躲起来了。你说你怎么养你爸吧。”
苏大强的账记得清晰明了,虽然没有什么专业的进销存,只是原始地记录一笔笔支出与收入,后面是备注说明钱的去处,但是明玉看着觉得非常说明问题。她拿了先翻下来,翻完一本交给明成一本,看到最后,简直有将本子摔明成脸上的冲动。看完便冷冷瞅着明成夫妇两个的反应。她到今天才又知道一层,原来父母经常接济给明成的家用数量不小。虽然明成时常还钱,但是她心中粗略计算一下,父母收入的一半进明成口袋了。不知朱丽这个注册会计师看不看得出这一点。
朱丽看着飘进飘出忙着洗漱,偶尔对她灿烂一笑的苏大强心想,这日子可怎么过哦。
一路无话,直到苏大强回家后睡下了,明成与朱丽才走进卧室,召开闭门会议。
朱丽则是想到每次到公婆家来,吃了还拿,婆婆总是装了时令吃食让他们带回家,如今家中冰箱里还有一盒年前婆婆做的芝麻核桃阿胶膏呢。可是他们两个又吃又拿,吃的拿的是谁的东西?公婆退休收入固定,被他们吃了拿了,公婆的生活质量下降,当然,明玉更是得不到一点好处了。可是,以前,她还以为公婆家与同等收入的她父母家一样,生活小康,吃喝不愁,以为他们到公婆家看到的便是公婆平日里的生活。看了账目才知道,原来,公婆只维持了最基本生活水平,他们的脂膏,被她和明成恃爱之名搜刮光了。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