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 大哥的信
目录
八 大哥的信
上一页下一页
明成只会呆呆地看着那扇关闭的门,两颊越鼓越高,憋得久了,才“噗”地吐出一声长气,哭笑不得。难怪平时回家总听不到爸的声音,原来压根儿是他自己不想发出声音啊。但是爸不发表意见,不意味着他苏明成也可以不声不响将事情撂下,他还得将最终决定向大哥汇报呢。
明玉点头,“考虑过。我想过两个可能。一个是老蒙不方便拿你抢老孙女友做借口处理你,又在那么短时间内抓不住你其他错处,只好寻个销售布局方面的借口给你点颜色,给老孙看着舒心,但顺便不得不把我也处理了。他事先跟我打过招呼,料想以后也会补偿。另一个是可能我有点小人之心,不排除老蒙经过这件事之后,忽然警觉我们两人在公司所占比重太大,他不得不考虑,万一哪天我们两人翅膀硬了端了他的位置,把他以前端旧单位台子的旧事重演一遍,所以他得开始找这个机会找这个借口分我们的权。”
“别总是随便随便让我来想,你自己也动动脑筋啊。”明成一手捏着面包,一手移动着鼠标。
明玉感觉石天冬有什么话要说,但她没鼓励石天冬说出来,只吐出一口烟,微笑道:“这几天忙,没法过来吃饭。我与同事谈点事,石老板你忙你的。”
明成电话与明玉约时间。其实他是很不愿意与明玉通话的,不知为什么,这个妹妹见了他总没好气,好像他是八辈子的仇人。他不知道他哪儿惹她了。惹不起,躲得起,免得自讨苦吃,但今天的事,明玉非参与不可。爸也是她的爸,她不能不管。起码,如朱丽所说,她得给个态度。至于态度是好是坏不论,只要她拿出态度,他与朱丽以后也方便办事。
“你偏心老蒙,为老蒙做说客。”
“三个月,我答应你三个月。这三个月里面,老蒙即使骑到我头上我都不会吱一声。”
明玉轻叱一声:“废话少说,不可能的事。柳青,当周二老蒙不是做岀别的举动,也没一脚踢走孙副总,而是快速在我们两个公司安插监理的时候,我已经感觉到了。我也有点失望,但是再一想,从他的角度来说,走出这一步是必然,他迟早得改原来的凭信任管理我们到用制度有效约束我们。换位思考,换成你我,坐到他这位置了,也会这么做。所以,我就安心接受这一变动吧。”
“我总感觉其中有误会。柳青,看我面上,再坚持三个月如何?我们都找老蒙谈谈。其实你与你女友还没领证,现在就离开公司,对你不利。你总得有点讨价还价的资本,对吧。而且我不赞成把感情与事业捆绑在一起,那会让你行为被动。”
柳青一边说,明玉一边喊“冷静”,好不容易柳青歇一口气,明玉才道:“老蒙做事,常出人意料。他准备引入监管机制,我想没错,但有关他的动机,我心中跟你一样疑问很多。我想他不是傻瓜,这么为了一个老孙把他两个亲手拉扯起来的亲信惹毛了,不值得。他应该还有其他考虑,我们拭目以待吧。”
柳青坦然道:“我无法接受。如果老蒙跟我明讲他需要引入制度化的监管机制,我无话可说,这是公司管理,不是朋友间玩闹。但是老蒙冲我们玩弄权术就不对了。我们一起这么多年,有什么话不能直说?他那样做,太见外。让我不得不反思我们之间的关系。”
柳青进门后便东张西望,他很好奇明玉会来这种店里用餐,记得她从来都去比较上档次的酒店用餐的,她怕小店不干净。但看了几眼汤煲店里面陈设,果然挺干净,只不知道明玉是怎么找到这里的。但他今天没心情说别的,坐下就跟明玉道:“老蒙想怎么发落我们?跟你透气了没有?”
明成听了笑道:“贤妻,听侬的。”
朱丽嘀咕一声“神经病”,扯上被子遮住耳朵继续睡。但是春天薄薄的被子怎么挡得住魔音穿耳。明成支起身子支棱着耳朵听了会儿,想辨别声音来自哪儿,但终究是懒得下床打开窗户,听了会儿,等人家呼啸痛快了,他才扑通一下摔床上继续睡。但是睡得好好的人硬是被魔音唤醒,满心都是暴躁,再睡下容易,再入睡难。
“本来我一直在犹豫,说实话,以人家丈夫或者男友的身份挤入她家公司决策层,即使我原来有多大的能耐放在这儿,九-九-藏-书-网多少还是让人有点看不起的,有吃软饭嫌疑。但是老蒙的作为让我寒心。他好像看出我是个不稳定因素,干脆逼我早走早了。我毕竟已经跟了他那么多年,他怎么一点情分都没有,只有赤裸裸的利益考虑。你看,我只有走了。”
明玉扔下电话,便心无旁骛地继续她的总结,也只有周末时候才有如此安静的氛围,让她可以独自深入地思考。
“老蒙有没有逼你还难确认,但是你肯定在逼你自己。你别都赖老蒙身上。”
明成抓抓头皮,道:“我也是这么在想,但不知道怎么说出口。这话说出来好像是我光顾着自己舒服,把老爸往外扔似的,不知道他会不会想岔了。唉,其实他怎么说都好,别一声不吭钻进他房间里去。对了,朱丽,这里面还有明玉的份,可她收到大哥邮件后还没给我回话。”
明玉愣了下,“你还是没打算对你的女老板女友认真?”
柳青听了也恨不得挥起拳头一拳敲过去。本来以为苏明玉挺潇洒一个人,没想到这么想不开。“听着,人对人好,都是有前提的。如果不是因为你自己优秀,谁会善待你?怎么没见老蒙善待别人?别一副小鬼没见过大馒头的样子,我最见不得人没道理的愚忠,对我愚忠也不行。”
此话一岀,石天冬再无法厚着脸皮搭话,只好讪讪地走了。柳青在一边饶有兴致地看着这一幕,等石天冬走得看不见了,才笑道:“苏明玉你走桃花运了,难得难得。”
明玉进门没看到石天冬,便与柳青各自点了个汤。今天她上了二楼,一楼的单人位容纳不下两个人。
明玉看着眼前这个忧郁的英俊小生,柳青的烦恼,是他又想功利,又想纯粹,所以难以取舍。她考虑了会儿,道:“柳青,我坚持人格独立。”
“明哲那么聪明,又是博士,会很快找到工作的吧,再说这回被裁又不是他的错,招聘单位会谅解的。你跟他说说,我们签证还是去签了吧。”
相比明成的睡眼惺忪,苏大强则是红光满面,精神焕发。他笑嘻嘻地一迭声地道:“随便,随便。”
明成对着朱丽坦白道:“我没法答应。爸还不老,有手有脚,而且腿脚都还利落。一个人住,大家都自由,跟我们住,大家都不自由。短期住我们家行,长期不行。可是我问他怎么想,他又蔫不拉叽地不表态,我没法跟他沟通。”
柳青盯着明玉将话说话,但越听越不耐烦,等明玉说完,他将手中的打火机往桌上一拍,手指抬起指了一下明玉,又觉得不妥,愤愤收回手,撑着桌沿道:“苏明玉,你想标榜自己是吃苦耐劳忍辱负重的传统中国妇女,是不是?你有没有想过,凭你一流的数字记忆,凭你一流的宏观分析,坐到你今天的位置,只是迟早的事。老蒙对我们确实不错,但他只是引领我们入门的人,而不是给我们一切的人,我们的天下是我们自己出力打下来的。我们之间是平等关系,而不是他是上帝,他想拿回去就拿回去这么简单。我们帮老蒙打开市场,通吃全国,难道不是已经对老蒙的最好报答?苏明玉你的观念不对,现在即使父子关系,也得讲究个公平合理,难道你还想仿效什么卧冰求鲤彩衣娱亲之类的老套故事?我还是那句话,老蒙不该使暗手。老蒙的暗手说明一个问题,在他心目中我们与他的关系并不如我们心中设定的亲厚,我们在自作多情。”
明成答应。虽然父亲是苏家的,但是往后由他来赡养父亲,肯定需要朱丽岀一半的力,讨论时候,朱丽当然得在场。
明成倒也罢了,翻了几个身,喃喃咒骂几句,便又睡了过去。朱丽不行,朱丽本来就睡得浅,这一被吵醒,心头无数细碎事情立即涌上脑袋。她做的本就是极其琐碎的会计活儿,清晨四周一片安静时候不由得不想起单位里的活儿,一想起来,她就再也睡不着,闭着眼睛,数字在脑海里面飘。可偏又无法考虑得仔细,就是东一榔头西一榔头地乱敲,敲来敲去满脑子的乱麻。睡又睡不着,起又起不来,体温陡然升高,如卧针毡。终于躺不下去,只得悻悻地起床,坐在客厅阳台对着晨曦未开的外面发了半天的呆。也懒得去管公公苏大强轻轻地在客房走进走出,一会儿倒温九*九*藏*书*网水喝,一会儿洗漱,非常健康。苏大强也不去招惹二儿媳妇,他虽然做家长了,可是长年累月被老伴儿教育惯了,老伴儿让他对二儿媳妇十二分的客气,没事少招人家烦。
他也进去自己的房间,关上门用手机给朱丽打电话。
柳青皱眉想了会儿,不以为然。掏出香烟给了明玉一根,又帮明玉将烟点上,才点燃了自己的烟,深吸一口,道:“给我颜色,为什么连你一起发落?你考虑过没有?”
朱丽已经到了办公室,刚冲了一杯速溶咖啡提精神。在办公室里没有煮咖啡的设备,讲究不起来。
听到明成的电话,朱丽再迷糊也醒了。“什么?你爸得在我们家长住?明成明成,你答应了没?”
苏明玉“嗳”了声,不得不承认柳青说得有理,凭蒙总对他们两个的了解,肯定算得出两人遇到压迫各自会产生什么反应。本来她心中还有一个疑问,想蒙总把他们逼急了有什么好处,现在看来,其实一切都在蒙总算计之中。她不得不再三玩味柳青的这句话,“知道你是肯定愚忠的,所以怎么折腾你都没后果。”然后一声叹息,“柳青,无论如何,我准备愚忠到底了。蒙总是第一个真心善待我的人,在有一次他被我气得挥起拳头想敲我一顿,但最终重重砸在桌上敲疼他自己的那一刻起,我心里开始把他当成我的父辈。猜疑归猜疑,委屈归委屈,我都要报答蒙总对我的真心对待。随便他怎么对待我。”
“老蒙对我,怎么说呢,没有老蒙,就没有我的今天。当年老蒙像对待自己儿女一样对我,对你也一样,把自己一身销售甚至做人本领倾囊传授。我每次看到我犯错误,老蒙痛心疾首比我还难受的样子,我真是无地自容,他对我是真的关心。我长那么大,老蒙是第一个真心指点我关心我提携我的人,我对他感恩戴德。说实话,我生活简单,没你消费高,我业务做得好,并不单纯是为了奖金那些刺激,主要还是想对得起老蒙对我的好,不敢让他失望。我今天这一切是老蒙给我的,所以我这么想,他想拿回去的话,我没有怨言。他那么做,肯定有他自己的考虑与苦衷,我支持他便是。”
明成禁不住地点头:“对,我等下给她电话,就怕她不来。朱丽,你说爸去不成美国,会不会另外找个风景好的,比如明玉的海边别墅去住?如果爸这么提出来,明玉不知道怎么回绝。”说出来明成自己也诡笑,可能性不是没有,他想象着明玉该如何拒绝。
“本来想认真的,可现在两人的关系牵涉到太多利益,越想越没意思。感情与事业捆在一起,可能最后不得不为了事业经营感情,那样子我还是男人吗?可是,利益的诱惑又非常大,这边老蒙又在身后逼着我。苏明玉,我很矛盾,我最近脾气很大。”
上三十的女人,一旦没睡舒服,一张脸立刻反映出来。皱纹,色斑,皮肤顶着散粉不肯服帖。朱丽看着镜子中的自己,简直连生气的力气都没有。从洗手间出来,见明成倒是没心没肺地又睡着了,一点不知道她有多难受,可是她又不好推醒了明成也不让他睡。坐在床边漫无边际地生了会儿闷气,又不知道明成会什么时候起来,出来随便做了份面包夹奶酪,给苏大强也准备了一份,然后拿了一盒牛奶吃着出门。
明玉知道柳青生气,她今天找他出来就是为这个。她将那晚与蒙总的谈话与柳青简单说了下,“孙副总现在说不走了,大概老蒙答应了他什么条件。所以老蒙总得给你点颜色瞧瞧,让孙副总顺气。”
柳青闻言,沉默了许久,忽然伸出手,一定要与明玉握手。握手后,他才道:“你拿我当自家兄弟,才会说出不怕我害臊的话来。可是你没觉得我现在是被老蒙逼得骑虎难下了吗?我现在还有退路了吗?”
苏大强此生从来都是他老伴儿帮他拿着主意,眼下,当明成将神圣的决定权拱手送到他面前的时候,他忽然茫然了。明哲那儿暂时不能去了,那么他将何去何从?继续留明成家?回家住?换地方一个人住?还有其他吗?似乎有很多的选择,但是那些选择又都不是他想要的,他最想去明哲家。他也不知道选哪个好,考虑半天,扶着沙发背缓缓起身,闷声不响回自99lib•net己房间去。
“博爱慈悲是拿来形容没温度的菩萨的,你是人,女人。明天开始我给你介绍男人,你答应我一定要参加相亲宴,否则我不答应你的三个月。”
苏大强一手扶着把手,一手老老实实放在膝盖,好好坐在沙发上却不靠背,模样跟以前“四类分子”做检讨时候一样的凄惶,当然眼睛也是看着地面的。因为要出国,要跟着大儿子,苏大强这几天跟打了强心针一样地恢复体质。闲时明成不在,他上网搜索美国地图,寻找明哲家附近的旅游景点。其实在明哲家即使不出去旅游,单纯坐在他家回廊上面对着绿草如茵鸟语花香喝茶发呆也是舒服。他那么几十年一个人待学校图书馆安安静静地度过晨昏早就习惯,人多了的时候他反而不适应,不喜欢,甚至有点害怕。他喜欢明哲安静的家。但是,他去不成了吗?
明成毫不意外地被催醒,艰难地睁开眼睛,见面前是同样瞪着眼睛一脸恼火的朱丽。而长啸声依然回响,声声不绝。明成怒道:“打鸡血了吗?谁大清早这么亢奋了?”
明玉接到明成电话的时候,已经在办公室里上了两个多小时的班。趁周末大多数人休息,她得把近期的销售情况做一下分析,包括产品分类、地区分类、产品数量等的变化,她都必须每周总结一次,如有情况,方便下周立刻调整销售策略。市场瞬息风云,平日里每天都有一份手下做的分析报告给她,但她还是喜欢周末自己看着那些会说话的数据亲手做一份分析总结。
苏大强有点讨好地笑道:“要不去郊外钓鱼?你们小的时候我常去钓鱼。”
明玉一听,想争口气不去吃。但是又忍不住,尤其是看到柳青狼吞虎咽地侵吞山药泥,眼看被他通吃,她忍无可忍,只得投降。虽然她不明白自己争的是什么气,而且,既然争气,还来这儿吃饭干什么。
柳青翻了个白眼,道:“废话,你不如直说,你就是信任老蒙,被他卖了你还给他数钱。苏明玉,你不是没分析能力的人,用脑袋想想好不好?我现在算是更看清了,老蒙知道我是肯定走的,所以怎么对我下手结果都一样。知道你是肯定愚忠的,所以怎么折腾你都没后果。”
“一个是我长辈,一个是我兄弟,我偏心谁?我建议你先别浮躁,稳定下来,以不变应万变,好好想想。”
明玉翻个白眼,不去理柳青,才注意到周围吃饭的人早变得稀稀拉拉,原来他们说话说了太多时间。“快点吃,别光顾着说话。”
明玉笑一声:“我最近也需要安慰。家里人居然想到苏家还有个女儿名叫苏明玉,频频来电来邮提示我姓苏,搞得我无所适从,需要有人帮我宽解。你请我吃饭吧。”
明玉笑道:“饶了我吧。又不是没人向我示意,是我暂时没时间应付这些。你别给我安排相亲,否则我跟你断交。”
想到父亲下周就要去上海领事馆签证,而且中签率可能比较高,明成与朱丽无法不偷偷儿地,又自知很不应该地有点理亏地高兴。所以虽然曙光还在前头,两个人心理上已经放下包袱,在梦想提前享受过往的两人生活。尤其是朱丽,这几天工作虽累,可周六时候总得睡个痛快,加班也得迟点才出门。她一早关了闹钟,打算今天睡到自然醒。
“你们决定吧。”苏大强说完就关上了门,坐到窗边飞快地拿起一本书来看,以小说来逃避外界,这是他一贯的做法。
明玉不解,“谈恋爱与人味有什么必然联系?我现在不好吗?博爱,慈悲。要不我三天不洗澡,保证人味十足。”
下来见到石天冬。石天冬只是在厨房门口远远地跟她挥别,她觉得心里有点不舒服。好像石天冬慢待了她似的。
明玉叹道:“柳青你不知道,现在我成大鬼了,很多人千方百计想接近我,我已不稀罕。但是那时只有老蒙和你对我好,那时我还是黄毛丫头,你们无缘无故地善待我,你不知道我多珍惜你们两个。看着你这几天公然发脾气,我替你们两个难受,唉,我真不想看到对我最重要的两个人生分。”
明成心里其实也是这么在想,失业只是暂时性的事,但是谁能知道明哲什么时候就业呢?明哲自己也不知道。他们怎么好意思去问明哲要个确切时间。他皱眉想了会儿,九-九-藏-书-网有点不耐烦地对父亲道:“目前美国IT行业就业形势不好,大哥即使水平再好,也得看有没有空位置给他。大哥现在没工作自己也心浮气躁着,我们自家人别再去问他工作的事了。爸的签证还是拖后吧,签证是有时效的,你现在签了,万一这个时段内你没法过去,不是作废了吗?作废的话,会影响以后签证。爸,你还是考虑下一步准备怎么办吧。”
专心工作时候,时间过得飞快。完成作业伸一个懒腰,看时间已经可以午饭。她打一个电话给江北,“柳青,有没有空,我知道有家汤煲店,味道极好。”
朱丽听到“明玉”两个字,不由微笑道:“明成,照常规,你妹肯定不肯管你爸的事,最后你爸肯定是让我们背着的。我们背着养爸的责任没事,但是我们做决定的时候还是得通知她,让她参与讨论,起码她得给个说法,以后有什么事大家才没话说。别我们都管了,到时没落下个好。她不给你回话,你做二哥的给她电话要求她参与讨论啊。”
明成并不是不想做个孝敬的儿子。但是孝敬这两个字,知易行难。这一阵他忍受着父亲的不良生活恶习,与父亲常常同进同岀。忍受着父亲的无聊无知,陪着父亲大声地聊着无聊的天。明成觉得自己尽力了。反正父亲很快就会送到大哥那儿去,他和朱丽都说,咬碎钢牙,也要忍过这么几天,让爸在他家过得高兴,绝不能让妈在天之灵着急。
苏大强一听是明哲的来信,立刻双眼闪光地靠过来,看着明成点开这封信,两人一起阅读。但是,几行看下来,两人的脸都转为沉重。整篇看完,明成发了会儿呆,又将信看上一遍,才一只手抓啊抓啊,从桌上抓到电话,他得立刻与朱丽商量。
柳青没好气,道:“回到正题,告诉我你怎么看老蒙这次的权术。别玩打火机了,你又看不出里面的好处。”
明玉一笑丢开柳青的打火机,确实,她只用住宾馆吃饭店时候随手拿的,好用多用几次,直到将里面的气体用完,不好用就丢开。抽屉里有几只别人送的高档打火机,但欣赏过后便遗弃角落,常用的还是一次性打火机。
明玉吸完一根烟,自动从柳青那里再拿一根,自己点上,不由自主看了几眼一声“叮”响得极其纯正柔和的打火机,微笑打了句岔,“你拿出来的东西总是高档。”
柳青,能抛媚眼发短信地勾引了孙副总的女友,自然有他与众不同的风流态度。当他一手随意地拎着灰色西装,一身黑衬衫灰裤子地与明玉一起出现在“食荤者汤煲店”的时候,获得里面老少女子们的一致瞩目。食荤者石天冬自然也看到了柳青,看到难得一笑的苏明玉与柳青在一起语笑嫣嫣,看到两人气质风度如此接近,不由心痛,避进厨房做无视状。
朱丽微笑,她想得更多,“明玉拒绝或是其他,都是她的态度,我们只要看到她拿出态度就行了。这么多年了,你难道还指望她拿出行动来?反正最后做事肯定是我们在做,我们只要她的态度就行,免得有事时候啰唆。”
明成看到信箱里有几封信,便坐了下来,一边顺口道:“行啊,有家鱼塘……咦,大哥的信?”
柳青点头。决定下来三个月不变,他心中的浮躁果然消退不少。他忽然道:“苏明玉,公司上下很多人怕你,你太坚强太冷静,绝对的不近人情。好好找个人谈一场恋爱吧,把自己搞得有点人味。”
当清晨第一缕微弱的光穿过主卧的窗户,穿过银光闪闪的遮光帘,穿过粉黄的窗帘,穿过粉白的细纱帘,微微照亮地板一线的时候,一束雄浑的长啸也穿透重重阻碍,撕破清晨的寂静,飞向酣梦的床头。这声音,如怒河奔腾,如松涛翻涌,浩浩荡荡,绵延不绝,犹如非洲雄狮傲立山头,向苍穹仰天示威。
“嘿,嘿,吃起我的豆腐来了。告诉你抢来的女朋友去。对了,你非走不可吗?”
明玉不理他,只管自己啃汤里面的嫩玉米。冷就冷了嘛,又不是冷到没法吃,柳青就是臭讲究多。
柳青搅搅冷透了的汤,起身道:“我下去叫点吃的来。汤冷了没法吃。”
“行,但愿三个月后会出现转机。你不许赖。”
但是,明成回头一眼看到了满面失望的父亲,心中叹息一声,搁下已经抓起的电话,
九-九-藏-书-网
想到手机还在卧室门背后的裤袋里。他不忙着起身了,手中的面包也食之无味,被他扔到桌上。见父亲忧心忡忡倒退着坐到沙发上,他才问道:“爸,怎么办?大哥那里看来是去不成了。”
朱丽道:“是,有个防备。我们能者多劳可以,但我们没法避免做多错多,我们得为自己打好预防针啊。你和明玉约时间吧,这事尽早解决。现在带你爸出去玩玩吧,别吓着他。你爸老了,大事还是我们替他担着吧。”
柳青瞥了明玉一眼,他大致知道她家的事,知道她在家是个不得宠的孩子,但今天这样的话,还是第一次听她说。他是个从小受尽宠爱的独子,没想到不受宠爱的孩子长大后心理会与他那么不同,甚至,苏明玉对待蒙总的心态有点扭曲。一直以为她外表随和,内心冷漠,没想到冷漠的冰核下,她还有一颗那么敏感那么渴望被爱的心。正因为蒙总曾经真心对待了她,她竟然血性报答。想想,柳青都觉得不可思议,起码他自己做不到。他不由嘀咕道:“可惜我跟你熟得已经浪漫不起来,否则下手娶了你,随身多一个会挣钱的老妈子。”
明成目瞪口呆地看着父亲不发一言就走,愣怔片刻,赶在父亲关门之前,大声问了一句:“爸你到底怎么想的?”
柳青闷哼一声,道:“等着,我来接你。”
他也是随便地烤了片面包吃了。一边吃一边打开电脑,接收邮件。看到老爸脚步轻飘飘地在身后出现,便问了一句:“今天我休息,你想去哪儿玩?”
柳青斜睨着明玉,看到她神色平静,非常不明白,道:“你是经我提醒才想明白的,还是早就想明白的?我看老蒙两种想法都有,所以我才生气。这么几年下来,都拿他当自己长辈了,他却还提防着我,背后下黑手削我的权。不,还削你的权。你别没事人一样,在我面前戴假面就不够兄弟了。”说话时候他不由得看向明玉背后,他看到有个高大健壮的男子出现在明玉身后,一脸欲言又止的样子。
大哥的邮件她早就看到,当即便回了一个,说大哥如果有回国工作的打算,她可以帮忙。本来想给明成电话的,但是想到老爹在明成手里,明成只有比她着急得多,她便安心等明成电话上门。果然不出所料。她也没多余的话,三言两语与明成约了晚饭后父母老家会谈,让朱丽也到场,方便问题一次性解决。
柳青一笑,不答应。“刚才那个石老板对你有意思。”
“可是老蒙逼我。”
“苏小姐好几天没来了。”说话时候,石天冬不由自主地看看明玉手中的香烟,他怎么也没想到明玉会吸烟,明玉娴熟的抽烟姿势再一次颠覆她在他心中的高雅文静形象。而且刚才看她与桌子对面男子说话时候的神态,也与他平时所见全然不同,完全一副指点江山的中性态度。让石天冬不自觉地就将后面的话咽了下去。
明成道:“你是怕万一爸有个七病八痛的,她指责上我们?”
“你那个石老板送的体己菜。好像是枣泥蒸山药泥。”柳青有点挤眉弄眼。
没想到柳青再回来,亲手端了一盆白底虎皮纹的蒸食上来。她伸出勺子就来一口,甘甜润泽,口味一流,果然是食荤者的出品。“这什么东西?”
朱丽松了口气,道:“对,就是这么说。你爸与我们的生活习惯不一样,他早睡早起,我们晚睡晚起,还有饮食习惯等等。大家互相迁就,时间长了肯定岀怨气,反而影响团结。其实理智点考虑,他还是自管自地住,我们三家各贴若干钱给他请一个保姆照顾他的生活,专门照顾他一个人,他吃的也可以顺心一点。再不行,你大哥现在困难,保姆费用我们岀三分之二。你看呢?”
江北柳青长叹一口气:“是不是想安慰我?请我吃鲍鱼吧,我最近迷这个。”
明玉看到柳青脸色有异,回头看去,见石天冬站在她身后。她便微笑一下,道:“石老板这会儿有空?”
明成好不容易才起床,起床时候,太阳已经透过没拉严实的遮光帘,将房间照得透亮。看看空空的另一只枕头,想了会儿才想到,朱丽又加班去了。她现在怎么没完没了的加班?明成有点抱怨。但是想到父亲就要去签证去美国,恢复两人世界的朱丽肯定不会再这么勤快加班,明成的情绪很快便好了起来。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