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
目录
27
上一页下一页
乔治安娜表姐小心地放开了门柱,发现自己能够站住了。她顺从地在一旁跟着华兰茜,此时的华兰茜在她眼里已经完全是另一个人了。乔治安娜表姐对已婚女人一向很尊敬,但是想到这可怜的姑娘所做的一切,真是太可怕、太轻率、太鲁莽了。华兰茜一定是疯了,可她疯得那么开心,乔治安娜表姐突然觉得要是家人逼着华兰茜清醒过来会是个错误,她从未看过华兰茜如此的眼神。但是阿米莉娅会说什么呢?还有本杰明?
“我已经说了,我结婚了。”华兰茜平静而耐心地说。
“按照上帝的旨意,应该叫华兰茜·史奈斯了。”
“巴尼?晚餐?”奥利弗倒抽了一口气,“你是什么意思,华兰茜·斯特灵?”
“很美,”华兰茜冷冷地想,“不过,”她好像用全新的角度看着这个堂妹,“没有任何独特之处。”
“是吗?”华兰茜心不在焉地说。乔治安娜表姐到底因为什么事看起来这么神秘,这么煞有介事呢?但是有什么关系呢?没有,除了巴尼和米斯塔维斯的蓝色城堡,一切都不重要。
华兰茜的眼中露出凶光,他们随便说她什么都可以,但是不能诋毁巴尼。
“有人看见他在劳伦斯港喝醉过,简直烂醉如泥。”本杰明叔叔说。
“听你说这些我倒宁愿你死了。”弗雷德里克夫人终于哭出来了。
“华兰茜喜欢吃蘑菇,”乔治安娜表姐叹了口气,“我担心她是吃了树丛中长的毒蘑菇了。”
“这件事只有一个麻烦,”华兰茜神秘地说,“你看,我已经结婚了。”
“那个酒鬼,那个歹徒,那个……”
“我肯定你行,你一直都那么喜欢孩子。”
“是个循理会的人!”弗雷德里克夫人觉得让一个卫理公会的罪犯来主持都会比这更体面一点。这是她首次开口,她真的不知该说些什么。整个事情太可怕,太可怕了,就像一场噩梦。她多想赶紧从这梦中醒来,那些葬礼时的希望全部破碎了。
“你是说你真的结婚了,和那个臭名远扬的巴尼·史奈斯,那个罪犯,那个……”
“我不会那么不雅的。还有我告诉你,你嫁给那个酒鬼真是把脸丢尽了。”
“劳伦斯港的淘尔斯牧师。”
“没错。”
“嫁给一个你根本不了解的男人。”乔治安娜表姐忍不住说。
“这是别名,一定是。”本杰明叔叔说,“我觉得,这个人有一半印度血统,而且我相信他们住在一个小棚屋里。”
“那么,”詹姆斯叔叔发怒了,“你真是一个无耻的家伙,一点儿礼义廉耻都不懂了。我从此与你断绝关系,我再也不想见到你这张脸。”
乔治安娜表姐控制住了泪水,绝望地轻轻呻吟着。
“求之不得。”华兰茜接下去。
“可九个孩子可是个大家庭啊!”华兰茜严肃99lib•net地反驳。
“那我和你一起去。亲爱的多斯,我一直等着你呢!我有件非常好的事要告诉你。”
奥利弗没有晕倒,她呆呆地向巴特利特夫人家走去。多斯是什么意思呢?她怎么会有戒指呢?哦,这个讨厌的姑娘还想给这个无辜的家族带来多大的羞辱和非议啊?早就应该把她关起来。
“这比死亡还糟糕。”詹姆斯叔叔发表着自以为是前无古人的言论。
是的,开满了花朵,又大又红的玫瑰,像天鹅绒一般,芳香四溢,热烈奔放。
“是的。不进屋吗?”
“你终于回家了。”弗雷德里克夫人说着掏出手绢,她不敢生气,但还是忍不住哭了。
有什么大不了的?乔治安娜表姐是在脸红吗?
“我应该为一直听您的话而忏悔。”华兰茜倔犟地说,“但是我不忏悔了,我现在只是感谢上帝赐予我每日的幸福。”
詹姆斯叔叔摇摇头。
“就算是真的,我也不信,还有他一定有情可原。现在我建议你们不要看起来那么悲伤了,接受事实吧。我结婚了,这是不能改变的事。还有我真的很幸福。”
“巴尼·史奈斯太太。”乔治安娜表姐尝试着听听这称呼的效果。
“上帝保佑我吧。”他呆呆地说。除了格拉迪斯表姐昏倒了,其他人都僵在那里。梅尔德里德姑妈和惠灵顿叔叔把她扶到了厨房。
“你不要再认她了!”华兰茜关上门后,詹姆斯叔叔严厉地说。
“不,我不去了,”华兰茜满不在乎地说,“我还要回家给巴尼做晚餐,今晚我们要在月光下沿着米斯塔维斯划小船逛逛。”
“你没有自尊吗?”惠灵顿婶婶问。
斯迪克斯堂姐呜咽着。
“哦,我不需要那么多,我不希望我的蓝色城堡太凌乱,两个垫子就够了。我们开车路过时会顺便来拿的。”
本杰明叔叔一下子弹起来又坐下。
“多斯,亲爱的,我可是老太婆了,你别拿我开玩笑啊?”
“我的房子永远为你敞开。”弗雷德里克夫人哀伤又不失尊严地说。
“她可忘不了遵循维多利亚时代的传统。”华兰茜笑着说,自顾自地在一把椅子上坐下来。斯迪克斯堂姐开始抽泣。
“亲爱的多斯,”斯迪克斯堂姐伤心地说,“有一天你会知道血浓于水。”
“听起来不错,”华兰茜轻蔑地说,“但是跟巴尼抱着我的双臂和贴着我的面颊相比简直一文不值。”
是不是她在考虑再婚呢?嫁给爱德华·贝克?荒谬,她都快六十五了,而且脸上皱纹密布的,看起来好像都一百岁了。可是……
“我敢说这个婚姻是不合法的,他以前都结过好多次婚了。阿米莉娅,我真受够她了,你得承认,我尽我所能了。现在,华兰茜对我来说等于死了。”詹姆斯叔叔的表情异常凝重。
www.99lib.net“为什么,自己的丈夫抱着自己有什么不检点的?如果没人抱才是羞耻呢。”
华兰茜盯了表姐一会儿,然后想大笑一通,但她只说出一个字:“我?”
在她那迷人的小岛上住了四天之后,华兰茜决定有必要去迪尔伍德告诉所有亲人们她结婚了,不然要是他们发现自己从亚伯那里失踪了,一定会发布寻人启事的。巴尼本打算开车带她过去,但是她宁愿自己去。她朝乔治安娜表姐灿烂地笑着,发现表姐其实是个不错的人。华兰茜真的开心极了,她能对每一个人微笑,甚至是詹姆斯叔叔。对于乔治安娜表姐的陪伴她并不反感。渐渐地走上居民较多的路段时,她能感到一双双好奇的眼睛正从每个窗户里向外看着自己。
而且多斯也来了,从亚伯家的方向走来,还穿戴着一身奇怪的裙帽。这真是好运气啊!乔治安娜表姐可以有机会立刻把这秘密说出去,而且没人打断她们。这是天意啊!
“迟早的事。”华兰茜神秘地说。
一路风尘中疾步行走的华兰茜正赶回到那凉爽的紫色小岛,她把家人完全抛在了脑后,也忘记了自己这么匆忙可能会随时死掉。
“如果他真的娶了你,是谁主持婚礼的?”刚刚与她断绝关系的詹姆斯叔叔说。
“没有,我在说实话。看在老天的分上,乔治安娜表姐,”华兰茜被她的反应给吓着了,“你千万别在大街上哭啊!”
这下好了,华兰茜终于回家了。可她不但不谦恭卑下、满面愧容,反而泰然自若、无比自信,更奇怪的是,她还看起来年轻了许多。她站在门口望着大家,身后站着期待着什么的乔治安娜表姐。幸福使华兰茜再也不讨厌家里人了,她甚至从他们身上看到了从未发现的优点。她同情他们,这种同情让她更温柔。
“那倒是没什么关系。”华兰茜由衷地说。对她来说爱德华·贝克脸上长不长粉瘤确实没什么关系,但是华兰茜起了一点疑心,乔治安娜表姐像是压抑着极大的喜悦。
“一定是我砍的那几下起作用了。”华兰茜笑着说。她摘了一把花,打算去装饰米斯塔维斯走廊上的餐桌。接着,她微笑着上了台阶,发现奥利弗也在那里。她像女神一样站在那儿,眉头紧锁地看着华兰茜。美丽傲慢的奥利弗,身穿着玫瑰色镶有蕾丝边的丝裙,大大的白色帽子下露出金黄的卷发,面色非常红润。
“他答应我晴朗的周末会陪我去的。”华兰茜说。
“如果他以史奈斯这个假名结婚,那就是说这婚姻是无效的吧?”斯迪克斯堂姐充满希望地说。
华兰茜没有猜。
“爱德华·贝克身家有两万美元,还有这里最漂亮的房子。”本杰明叔叔说。
“华兰茜都二十九了,已经不是孩子了。”惠灵顿婶婶讽http://www.99lib.net刺地说。
“那是当然。但是谁想让水变得那么浓呢?我们只希望水是清的,无比清澈。”
“而我也岁数不小了,”华兰茜接下去,“你真的觉得我能当好后妈吗,乔治安娜表姐?”
“是的。”
“拿走,都拿走!”弗雷德里克夫人说。
“是的,你!他在葬礼上看上你了,还到我这里来问我意见。我和他的前妻算是好朋友,你知道的。多斯,他是很认真的,而且这机会对你来说太好了。他很有钱,而你,你……”
“疯子,简直是疯子。”本杰明叔叔咕哝着,虽然他恍惚觉着好像有人说过类似的话。
“我看这是不是什么人格分裂症?我不太熟悉这些新词汇,但是真有可能是,这可以解释她的这些让人费解的行为。”
华兰茜看着妈妈和亲人们,好奇他们是否懂得什么是爱。她从未像此刻这样同情他们,他们太可怜了,却从来没有发现自己如此可怜。
“华兰茜,”詹姆斯叔叔是第一个能说出话的人,“你刚才说的是真的吗?”
“跟她讲什么礼节?”詹姆斯叔叔讥讽地说“,她再也没有廉耻心了,她就这么堕落了,随她的便吧。”
“我不能忘了我是一个母亲,我可怜的孩子啊!”弗雷德里克夫人说。
“我了解他比爱德华·贝克要多。”华兰茜说。
“您要是也偶尔喝醉一下可能会更好相处,而且巴尼不是酒鬼。”
“很有自尊,我为自己不费吹灰之力得到一个丈夫而骄傲。乔治安娜表姐还想把我嫁给爱德华·贝克呢。”
“谢谢,”华兰茜高兴地说,“您真是英明。现在我必须回去了。妈妈,我能把去年冬天我做的那三个羊毛垫子拿走吗?”
华兰茜打开客厅的门,看见斯特灵一家正在屋里气氛凝重地集会。他们是凑巧聚到这里的,惠灵顿婶婶、格拉迪斯表姐、梅尔德里德姑妈还有萨拉表姐刚从传教士集会那边回来,顺路来家里坐坐。詹姆斯叔叔是来和阿米莉娅谈一项有风险的投资的。本杰明叔叔也在,他过来告诉大家今天很热,然后问问他们蜜蜂和驴子的区别是什么,斯迪克斯堂姐那么笨当然不知道答案。“一个是采蜜,另一个是挨打。”本杰明叔叔自以为幽默地回答。不过大家心里其实都在想着华兰茜会不会回家的事,还有就是如果不回来,接下来该采取什么行动。
“最大的两个已经成人了,老三也差不多了。剩下只有六个,而且大多数是男孩,男孩比女孩好带多了。有一本书叫《宝贝抚养健康手册》,格拉迪斯有一本,我想,这一定对你有帮助。还有好多关于教育的书,你会处理好的。反正我告诉贝克先生,我认为你会,你会……”
“哦,多斯!”斯迪克斯堂姐和萨拉表姐不约而同地说。
“哦,多九九藏书斯,你到底做了什么?做了什么啊?”
“爱德华·贝克去教堂,”乔治安娜表姐说,“那个巴……我是说你丈夫去吗?”
“你当然记得爱德华·贝克,”她责怪道,“他住在劳伦斯港一幢漂亮的房子里,他按时来我们的教堂,你一定记得他。”
“是的,我上星期二晚上在劳伦斯港嫁给巴尼·史奈斯了。”
“你这辈子就没有一天是不哭的吗?”华兰茜好奇地问。
“哦,是我引诱他的,我向他求的婚。”华兰茜坏坏地笑了。
华兰茜在奥利弗惊呆的脸前晃了晃她的结婚戒指,然后径直走到屋里去了。尽管奥利弗看起来马上要晕倒了,但乔治安娜表姐紧跟在华兰茜后面进去了,她不想错过这个惊天动地的时刻。
“妈妈。”她高兴地说。
“哦,不,不,亲爱的,我怎么会那么说呢?我说你可能会好好考虑一下。你会的,是不是,多斯?”
幸好旁边有一个门柱,乔治安娜表姐紧紧地抓住了它。
“你们这些人的问题就在于笑得太少。”她说。
“华兰茜到底是怎么了?华兰茜啊!”惠灵顿婶婶仰面问上天。
乔治安娜表姐走出家门,她住在离迪尔伍德半英里的地方,她想去阿米莉娅那儿看看多斯是不是回家了。乔治安娜表姐急着要见见多斯。她有重要的事情要告诉她,这件事多斯听了一定会很高兴。可怜的多斯!她的生活是多么无聊。乔治安娜表姐明白多斯一定不愿意生活在弗雷德里克夫人的控制下,但是现在一切都不同了。乔治安娜表姐觉得这事太重要了,此刻的她完全忘记关心谁会是下一个死去的人了。
“看看我的玫瑰丛!开花了!”
“我想你是要回家了吧,多斯?”乔治安娜表姐偷偷看看华兰茜的裙子,想着她里面是否穿了衬裙。
“华兰茜,你不该这么不检点。”惠灵顿婶婶说。
“如果您想更好受的话不妨说脏话吧。”她建议道。
“结婚了!”乔治安娜表姐惊呆地看着华兰茜,“结婚了!”
到斯特灵家门口时华兰茜惊呼起来。
华兰茜不会邀请他们来看她,害怕他们会因为好奇而来,她说:“妈妈,您不介意我偶尔来看看您吧?”
“华兰茜,”弗雷德里克夫人严肃地说,“你从来没有为自己不听母亲的话而忏悔吗?”
“你那可怜的妈妈会怎么说啊?”乔治安娜表姐呻吟着。
“哦,不了,我刚待了一会儿了。我经常来安慰可怜的伯母,她很孤独。我现在要去巴特利特夫人的茶会,我得帮忙倒茶去。她的表妹从多伦多来了,真是个迷人的女孩。多斯,你会喜欢她的。我想巴特利特夫人一定给你发请帖了,你可以一会儿过去。”
“没有几十个孩子,亲爱的,哦,不,也就十个左右,不出十个,目前只有九个,其他的都死了。九九藏书他不老,只有四十八岁,正当年呢,多斯。还有长粉瘤有什么关系呢?”
“不,关键是结婚的人,而不是名字。”
奥利弗想,华兰茜终于回家了,谢天谢地,可是华兰茜看上去一点儿不像一个知错悔改的浪子,这就是她皱起眉头的原因。她看起来喜气洋洋的,粗野无礼!那身古怪的裙子,还有那帽子,手里还拿着一大把血红的鲜花。不过奥利弗立即发现自己的衣服里还没有这样的裙子和帽子,这让她的眉头更紧了。她伸出手。
“你们知道吗,上次赫伯特的银婚聚餐我就有这个预感了。那次她还为史奈斯辩护,你们一定记得吧,我回家还和大卫说过这件事。”格拉迪斯表姐恢复过来,重新回到大家旁边,但还是有些虚弱。
“你猜前两天谁来找我?”乔治安娜表姐狡黠地说。
“嫁给那个……那个巴尼·史奈斯。为什么,他们说他已经有十几个妻子了。”
“她是我见过的最古怪的孩子,”本杰明叔叔接着说,“还记得我这么说过吗,阿米莉娅?我说过我就没看见过有人长着那样一双眼睛。”
华兰茜起身向门口走去,到了门口她转过身,她从未这么同情过他们,他们没有她那幽静的米斯塔维斯的蓝色城堡。
上天并没有回答她,不过詹姆斯叔叔说话了。
“这让我想到了那个故事,叫什么来着,就是精灵从摇篮里抱出孩子的那个故事。”本杰明叔叔无助地说。
“哦,我现在记得了。”华兰茜回忆了一下,说,“是那个额头长着粉瘤还有几十个孩子的老头,他总坐在教堂挨着门的长凳上,是他吗?”
“我看要是他真娶了你倒也省了一桩心事呢。”萨拉表姐试图乐观地说。
“爱德华·贝克到底是谁啊?”华兰茜漠不关心地问。
“伤心也总比枯萎好,”华兰茜说,“在心碎之前一定要去经历一番美好,那样就算痛苦也是值得的。”
“目前只有我一个。”华兰茜说。
“要是我杀人了,您会说什么啊?”华兰茜问道。
“亲爱的,爱德华·贝克想娶你。”乔治安娜表姐说。
“你要是想知道就随我来听听。”华兰茜说,“我正要去告诉她。”
本杰明叔叔又在那里呼唤着上帝保佑。
乔治安娜表姐盯着她。
“爱德华·贝克,”乔治安娜表姐几乎是在耳语,“爱德华·贝克!”
“一切都将不同了!”斯迪克斯堂姐抽泣着。
“巴尼·史奈斯这个浑蛋引诱你嫁给他。”詹姆斯叔叔暴怒地说。
“嗯,不完全是。”华兰茜说,她扔下了一枚炸弹,“我想我只是顺便来一趟告诉您我结婚了,上星期二晚上,和巴尼·史奈斯。”
“我真庆幸自己没有孩子,”萨拉表姐说,“他们迟早要伤你的心的。”
“多斯,你回来了。天气很暖和,不是吗?你是走着来的?”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