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兄弟们中间
目录
在兄弟们中间
上一页下一页
就这样,我们既是生活在兄弟们中间,又是生活在英雄们中间。对着兄弟,我们感觉到温暖;对着英雄,我们衷心敬佩。于是温暖与敬佩交织在我们心中,我们同阿尔及利亚朋友们在一起度过的每一分钟、每一秒钟就都成为无上的幸福了。
一走下飞机,从空中下望给我留下的那美丽的印象在眼前还没有消逝,耳旁又听到了阿尔及利亚的朋友们亲切地喊我们“中国兄弟”的声音。我的心立刻热了起来,我知道:我们是来到了一个美丽的国家,一个兄弟的国家,一个英雄的国家,我们将要生活在兄弟们中间、英雄们中间了。
在陪我们参观的一大群人中间,有一个十岁左右的小男孩,两只黑亮的大眼睛,闪闪发光。最初我们还没有十分注意到他。但是,整个下午,我们走到什么地方,什么地方就看到他那一双闪闪发亮的大眼睛,突然从桌子后面,或者从大人的身后露了出来。这当然就引起了我们的注意。问他的名字,他就把自己的名字写在我的小本子上:穆斯塔发。他父亲告诉我们,小穆斯塔发听说中国叔叔要来参观,欢喜得直蹦直跳,一定九_九_藏_书_网要带着照相机跟中国叔叔在一起照一张相片。我们听了,心里很抱歉:为什么不早了解一下这一个小朋友的心事呢?我们赶快站好,让穆斯塔发站在我们前面,照了一张相。我又拿出来了一支钢笔,给他别在上衣的小口袋里。这显然有点出乎他的意料。他一会儿把钢笔拿在手里,仔细地观察研究;一会儿又把它别在口袋里,还用手在外面拍一拍,好像这是一件无价之宝。他父亲笑着说:“你别看他现在不说话,赶明儿到了学校里,对着同学,拿出这一支中国钢笔,他还不知道吹些什么哩。”小穆斯塔发只是抿嘴一笑,并不说什么,但好像同我们交上了朋友,他再也不离开我们,一直跟我们到餐厅,共同听那些动人心魄的歌声。到了半夜,我们离开那里的时候,我们还看到那一双大眼睛在黑暗中闪闪发光。
我们也永远不能忘记阿尔及尔的“青年中心”。我们来到的时候,男女学员们在门口手执鲜花列队欢迎,掌声响彻晴朗的天空。以后,国家指导部的领导人和本校的领导人陪我们参观。教室、会议室、宿舍、健http://www.99lib.net身房、厨房、餐厅,好像什么地方我们都参观到了。我们走到什么地方,掌声就跟我们到什么地方,而且是越来越响。当我们到餐厅去吃饭的时候,掌声之外,又加上了歌声,一片喜洋洋的节日气氛。
每当傍晚,我们访问完毕回到我们所住的人民宫的时候,这幸福的感觉总变得愈加浓烈。这里是一座极大的花园,这时正盛开着月季花、藤萝花,还有一些不知名的花。月季花朵大得像中国农民吃饭用的大海碗;藤萝花高高地挂在树顶上,一片淡紫色的云雾,看样子像是要开到天上去。整个园子里高树浓荫,苍翠欲滴;姹紫嫣红,一片锦绣。在胜利以前,这园子是外国统治者居住的地方,阿尔及利亚人是不许进来的。欣赏这些美妙绝伦的花木的只是那些骄横恣睢的眼睛。花木有灵,也会负屈含羞的。然而现在住在这里的却是中国兄弟,于是这些花木棵棵都精神抖擞,摇摆着花枝,毫不吝惜呈现出自己的美丽,来迎接我们。古树仿佛更绿了,月季花的花朵仿佛更大了,藤萝也仿佛想往更高处爬。浓烈的香气使我们陶醉藏书网。连喷水池里琤琤的流水声都像是在那里歌唱我们的兄弟情谊。到了夜深人静的时候,我回想到白天里遇到的一切人、一切事,幸福的感觉仿佛在我心里凝结了起来,久久不能入睡。这时花香透过窗帘涌了进来,把我送入梦中。
像这样的事情是说也说不完的。我们真像是沉入兄弟情谊的海洋里了。
是的,我们确实是生活在兄弟们中间。在七天的访问中,我们走过许多地方:首都阿尔及尔、革命名城君士坦丁、美丽的海滨城市奥兰,都留下了我们的游踪。我们接触过许多人:从政府领导人、人民军军官、大学校长、大学教授、中学教员、工人、农民,一直到“儿童之家”七八岁、十几岁的小孩子,每个人对我们都有一双温暖的手、一脸像和煦的春风般的笑容。有时候,我们谈得很多、很长;但是有时候,也谈得很少、很短,甚至于一句不说。不管怎样,我们好像彼此都了解得很深、很透。在一个简单的微笑里,我们也仿佛能够看到彼此的心。
我就是这样度过了七天七夜。多么美好的七天啊!七天当然是很短很短的,我也没有法子把每一天都拉长九-九-藏-书-网。但是,另一方面,这七天也可以说是很长很长的,它在我的生命中仿佛凸出来一般,十分显著。我相信,这七天将会永远保留在我的记忆中,什么时候回想起来,都会历历如在眼前。
但是,同时我们也确实是生活在英雄们中间。天天陪我们的人,我们天天见到的人,都是真诚、淳朴、平易近人的。在他们身上丝毫也看不出有什么特异之处,但是,如果一追问他们的身世,你就会不由自主地感到敬佩。他们有的曾手执武器,同敌人在战场上搏斗;有的曾在城市里做地下工作,在大街小巷中同敌人捉迷藏;有的曾越过层层的封锁给游击队运送弹药;有的曾在敌人的监狱中度过了漫长的岁月。尽管他们都很年轻,但是每个人都有一段不平常的可泣可歌的经历。都是烈火中锻炼出来的真金,都是英雄。
我们永远不能忘记君士坦丁的“儿童之家”。当我们踏着黄昏的微光走进去的时候,到处都静悄悄的,几乎连个人影都看不到。我们心里有一点吃惊。但是,一走进一间大教室,蓦地有一片强烈的灯光、一阵豪迈的歌声,迎面向我们扑来。几百个儿童整整齐齐地站在
99lib•net
那里,高声齐唱欢迎我们的歌曲。在独立以前,这些儿童有的在街上给人擦皮鞋,有的拾破烂,有的到处流浪;现在政府把他们收容起来,给他们准备了这样好的学习和生活的地方。其中还有一些烈士的子弟,他们的父亲或哥哥为国家牺牲了,政府也把他们收容到这里来。中国人民和阿尔及利亚人民的友情,他们是经常听老师说到的。今天竟然亲眼看到中国伯伯叔叔们站在眼前。于是,他们小小的心灵里那一团对中国的热爱,那一团对今天生活的幸福的感情,一股脑儿随着歌声迸发了出来。他们越唱声音越高,心情越激动。盘腿坐在木头台子上的民间音乐家,这时也挥舞着双手,弹奏起民间乐曲来。歌声、乐声交织在一起,像疾风,像骤雨,像爆发了的火山,里面充满了友情与幸福的感觉,充满了信心与希望。整个教室沉浸在一团大欢乐中。校长告诉我们,他们准备这样唱下去,一直唱到天明;他们无论如何也不放弃同中国兄弟在一起的机会,哪怕只是一秒钟。我们也真想在这里待到天明。但是,事实上这是不可能的。过了中夜,我们只好怀着恋恋不舍的心情离开了这里。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