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犹太的教士与先知
目录
第二十二章 犹太的教士与先知
上一页下一页
由于有很多希伯来人过着流离失所的生活,苦难也越来越深重,先知的重要性也就越发显现出来。这些先知到底从何而来呢?他们的出身背景都不相同,先知以西结出身于祭司阶层,先知阿摩司则身披牧羊人的羊皮袄,不过这些先知都有一个相同点,就是他们都效忠于正义之神,他们把神灵的旨意直接传达给民众。他们不需要任何人的许可,也不需要任何仪式。他们经常先说一句“现在,耶和华的旨意降临到我的身上了”,便开始履行他的职责了。他们有着极高的政治热情,激励人民起来反抗古埃及,说他们是“折断了的芦苇”,也鼓励大家反抗亚述和巴比伦的统治。他们谴责国王的残暴、祭司阶级的好逸恶劳。当时,有些先知开始致力于我们现在所说的“社会改造”。他们揭露各种社会丑恶现象,如富人欺压穷人;一些人过着奢侈浪费的生活,而一些孩子却连面包都吃不上;富人们结交异族,并沾染对方骄奢淫逸的恶习。这一切都是他们的神——耶和华所痛恨的,如果不根除这些恶习,耶和华就会降灾难到这个国家,以示惩戒。
犹太人的这种精神上的团结,与政治家和祭司的设http://www.99lib•net计、设想或推动都完全没有关系,是他们自然形成的。随着犹太民族的发展,人类历史舞台上又迎来了一个新团体,还迎来了一种新类型的个体。在所罗门统治时期,希伯来人似乎与那些聚集在王宫和神庙周围,受国王的野心所统治、为祭司的智慧所掌控的小人物没有什么区别。但是,读者可以从《圣经》中了解到,“先知”这种新兴的个体已经存在,并于犹太民族中崭露头角了。
巴比伦和亚述的衰亡,只是闪米特人遭遇灾难的开始,之后各种灾难接踵而至。公元前7世纪,闪米特人辉煌一时,似乎整个文明世界都在他们的掌控之下。他们统治着庞大的亚述帝国,还征服了古埃及。就连巴比伦、亚述、叙利亚也都成了闪米特人的天下,他们所说的语言彼此相通。闪米特人好像掌握着整个文明世界。与此同时,闪米特人还控制着世界贸易。在腓尼基海岸上,提尔、西顿等一大批闪米特人的城市逐渐形成。他们入侵西西里、西班牙和非洲等地,在这些地方建立殖民地并不断扩张。闪米特人于公元前800年前建立的迦太基城,此时已经发藏书网展为一个人口超百万的大城市——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它都是世界上最大的城市。迦太基的船只经常开往不列颠,甚至到过大西洋,有可能还去过马德拉岛。如前文所提到的,海勒姆与所罗门为了开拓阿拉伯和印度间的贸易,建造了红海船队。在法老尼科统治时期,一支腓尼基远征队已经出现,并绕着非洲航行了一周。
不过,也有一些先知是不同意这种理念的。聪明的读者从这些先知们的书中一定能发现许多仇恨或是偏见,甚至在今天看来仍然有害的宣传内容。不管怎样,我们都应该承认,在犹太人受辱于巴比伦期间出现的先知,代表着人类历史上一种新兴的力量。这种力量,提倡加强个人道德建设,呼吁人们挣脱束缚人类的物神崇拜和奴隶式愚忠,是一种代表自由意志的力量。
这小小的犹太国不断被摧毁,但每一次它都能顽强地站起来。犹太人的这种能在艰难岁月中鼓舞人心的精神崇拜,深深地吸引着一大批语言相通且有着共同的习俗、嗜好和传统的民族,如巴比伦人、叙利亚人以及后来的腓尼基人——他们都想拥有犹太人的宗教信仰,履行宗教誓言。这真是一个奇
九_九_藏_书_网
迹!
先知的这些讨伐声被记录并保存了下来,有人还对此进行了研究。无论犹太人走到世界的哪一个角落,先知都会在那里出现。每到一处,他们都会向当地的民众宣扬这种新的宗教精神。他们引导民众,帮助民众摆脱祭司和神庙、宫廷和国王的桎梏,让他们获得正义的生活,这是先知在历史上的重要作用。在以赛亚的伟大演说中,先知的声音达了一个美好的预言:在唯一真神的庇护下,全世界将实现和平统一。这是犹太预言中最伟大的一个预言。
当时,雅利安人还是未开化的民族,仅有希腊人在刚被他们所摧毁的废墟上重建新文明。正如亚述碑文上所记载的那样,米堤亚人逐渐成为中亚地区“令人畏惧”的种族。在公元前800年,恐怕没有一个人想过,闪米特民族的所有统治将会在500年后结束在一群说雅利安语的征服者手中。更令人吃惊的是,除了生活在阿拉伯北部沙漠地带的贝都因人外,各地的闪米特人九-九-藏-书-网居然都对雅利安人俯首称臣,甚至被迫开始四处漂泊。那个时候,只有这些贝都因人依旧延续古老的游牧生活,而这种古老的生活方式可追溯到萨尔贡一世率领阿卡德人南下去征服苏美尔人之前。因此,阿拉伯的贝都因人是唯一一个从来没有被雅利安人所征服的闪米特族系的部落。
犹太人认为,他们的神是高高在上的,是遥不可及的,是天地间无处不在的正义之神,而不是被供奉于神庙中的神。这便是犹太思想的精髓。其他各民族也都有自己所信奉的神,他们将神灵塑像后供奉在神庙中,如果神像被毁、神庙被拆,那他们的神灵也就消散了。然而,犹太人的神却是住在天堂,是高于祭司和祭品的一个新概念。犹太人坚信,他们是亚伯拉罕选中的子民,他们肩负着重建耶路撒冷的重要使命,并使这座城市成为世间的真理之城。这种信念一直激励着犹太人。在他们从巴比伦返回故土耶路撒冷的那刻起,这种信念就已经烙在犹太人的心灵深处了。
在这动荡不安的500年里,闪米特人忍受着侵略者的践踏和蹂躏。而被居鲁士遣回耶路撒冷的犹太人却紧紧团结在一起,始终保持自己民族的传统,重建自己的家http://www.99lib.net园。全仗那部他们编纂于巴比伦的《圣经》,他们才完成了这样的伟业。如此说来,更像是《圣经》塑造了犹太民族,而不是犹太人创作了《圣经》。贯穿《圣经》始终的是一种催人奋进、教人永不言败的思想,这种思想与其他各民族的思想有很大的不同,其能在经受2500年的苦难洗礼后,依然还能被犹太人所坚守、信服。
在迦太基、提尔、西顿以及西班牙的腓尼基城市败落之后,腓尼基人便突然消失在世界历史中了。然而我们却能发现,不管在耶路撒冷,还是在非洲、西班牙、古埃及、阿拉伯和东方,但凡腓尼基人出现过的地方,就一定能找到犹太人的聚居区。这些犹太人就是依靠《圣经》,依靠阅读《圣经》而聚集到一块儿的。一开始,耶路撒冷不过是犹太人名义上的都城而已,他们心中真正的首都则是《圣经》中要传达的精神。这是一种全新的历史现象,而这种现象其实早就已经开始萌芽了,早至苏美尔人和古埃及人用现代文字替代象形符号之前。犹太民族是一个与众不同的民族,他们没有国王,也没有神庙(后面我们将会详述公元前70年耶路撒冷被毁的情况),仅仅凭借文字的力量就把人们聚集在一起。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