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苏美尔与古埃及文明,文字的出现
目录
第十五章 苏美尔与古埃及文明,文字的出现
上一页下一页
当图画不再只表示某个东西,而是发展为表示类似的一些东西时,人类的文字文明又向前迈了一大步。如今,一些特定年龄的孩子所喜欢的画谜,其原理就是这种原始的表现方法。比如, 当我们画一个支着帐篷(camp)并配有铃铛 (bell)的营地时,孩子们便十分得意地猜想,这是一个苏格兰人的名字“campbell”。
在旧世界的古城中,不管是苏美尔还是古埃及,最初城市的日常生活都十分相似。另外,除去街上的牛、驴外,他们的生活方式与三四千年后的美洲玛雅城市的生活也应该十分相似。在和平时期,大部分百姓都忙着耕作、灌溉,当然,宗教节日除外。当时还没有出现货币,而他们也不需要货币,毕竟他们只是偶尔进行一些小型的交易,以物换物。即使贵族和统治者,也是偶尔才以金条、银条及贵重的宝石进行大宗交易。那个时候,人们的生活都是以神庙为重心的。在苏美尔,庙宇被建造成宏伟高大的塔殿,塔顶是观测星象的地方;而在古埃及,庙宇则是一种气势恢宏的单层建筑。在苏美尔,祭司是地位最显赫、最伟大的人;在古埃及,祭司屈居一人之下,而九-九-藏-书-网这个人便是法老——这一地区主神的化身,诸神之王。
在人类发展史上,文字的发明具有里程碑意义。从此,人类便可以将法令、法律及契约用文字记录下来。另外,文字的发明使城市的扩张和延续历史的意识都自然而然地出现了。从这个时候开始,祭司和国王的命令和印章,可以传达到其声音无法到达、视力无法触及的地方,甚至在其死后还能发挥一定的作用。有趣的是,古时候的苏美尔人十分喜欢使用印章。当时,国王、贵族或商贾,请人为自己雕刻精致的印章,并在其所认可的黏土文书上加盖上自己的印章。这便说明,6000年前的人类文明就已经与印刷文明十分接近了。
这一时期的世界几乎没有什么变化。人们在烈日下辛勤耕作,老实本分地生活。当时,几乎不会有陌生人打扰他们的生活,打破他们的安宁。祭司根据古老的律令指导人们的生活,观测天象,确定播种的季节,为人们解梦,挑选祭祀的良辰吉日。人们劳作,恋爱,最后安然死去,生活得十分安逸。他们从不关心民族的未来,也逐渐忘却民族过去的野蛮历史。
如果把旧世界与新世界http://www.99lib.net做比较,那么旧世界应该是一个更为广泛而且更加多样化的大舞台。大约在公元前6000年或公元前7000年,在亚洲和尼罗河的丰饶地区,已经出现了与秘鲁文明水平相当的文明部落。而那时的很多地区都比今天要富饶得多,如中亚地区西部、阿拉伯南部以及波斯北部等,在这些地区都发现过早期人类群落社会留下的遗迹。首先发现城市、庙宇、灌溉系统以及比原始人部落更高级的社会组织,是在地势较低的美索不达米亚平原和古埃及。那个时候,幼发拉底河与底格里斯河通过各自的河口汇入波斯湾,正是在这两条河流狭长的中间地带上,苏美尔人建立起了他们的第一座城市。虽然确切的时间还不清楚,但与苏美尔人的发展同一时期,古埃及也踏上了伟大的历史征程。
每一座苏美尔城市几乎都是独立的,每一座城市都有各自的神灵和祭司。偶尔也有例外,比如一些弱小的城市,可能会受控于某些强大的城市,居民被迫向强大城市的统治者进贡。在尼普尔的一块古老石碑上,就记录了这样一个强大的城市“帝国”,即伊勒克城市“帝国”——这是最早见于文字99lib.net记载的“帝国”, 它的神灵和祭司国王统治着从波斯湾到红海的广大疆域。
苏美尔人和古埃及人,在很久以前就已经认识青铜、铜、白银、黄金了,而且还知道珍奇的陨铁。
最初的文字,只是画图记事的简化方式。早在新石器时代到来之前,人类就已经开始尝试写文字了。前文中提到的阿济尔人的岩画,就能称得上是人类使用文字的开始。阿济尔人的大部分岩画,表现的都是狩猎与远征的情形,其中多数作品中的人物清晰可辨,但是在一些画作中,作者并没有画出人物的脑袋和四肢的形象,而是简单地用一条竖线与一两条横线来表现一个人。由这种画演变为简练的象形文字的过程,显然不会太复杂或烦琐。
苏美尔人的文字,是他们用小木棍写在黏土上的。但是时间一久,这些文字就显得难以辨认了,甚至无法分辨出原意。古埃及人的书写方式就与苏美尔人不同,古埃及人把文字书写在墙面上或是莎草纸(最早的纸)上,所以我们能较为容易地临摹他们的文字,而这些文字也得到了很好的保存。因为苏美尔人的文字都呈楔形,所以人们便称这些文字为“楔形文字”。
有时,人们也能碰上一位勤政爱民的好国王,比如佩比二世,他曾统治古埃及达90年之久。有时,人们会遇到不懂得体恤百姓且野心勃勃的主宰者,比如基奥普斯、迈锡尼斯、基弗林等,他们为了扩张领土、掠夺财富,让自己的子民去服兵役,发动对邻国的战争;他们还驱使年轻力壮的人去做苦役,逼迫他们去修建巨大的墓室和金字塔。吉萨高地上的墓室和金字塔就是这样修建成的,其中最大的金字塔高达450英尺,光石料就用去488.3万吨。这些巨石都是从尼罗河用船运过来,然后主要靠人力搬运到那里。对古埃及来说,发动一场大规模的战争,其劳民伤财的程度,远远比不上建造金字塔带来伤害大。http://www•99lib.net
苏美尔人的语言,是一种由音节堆砌而成的语言,与今天美洲印第安人的语言十分相似。这种语言可以表达图画所不能表达的概念,从而产生音节文字。与此同时,古埃及文字也经历了类似的发展过程。后来,那些语言缺乏确切音节的其他民族,也开始学九-九-藏-书-网习并使用这些象形文字,还对这些文字进行了调整和简化,最终发展为字母文字。事实上,后世所有的字母文字,都是由苏美尔人的楔形文字和古埃及的象形文字(祭司文字)融合演变形成的。中国也曾使用过传统的象形文字,但最终没有发展为字母文字。
苏美尔人的皮肤呈棕色,有着高耸的鼻子。他们曾使用过的文字,如今我们已经能够破译了;他们所用的语言,如今我们也能听得懂。他们已经掌握制作青铜器的技术,而且还懂得用被太阳晒干的砖块来建造高大的塔状庙宇。在苏美尔人生活的地方,盛产优质的黏土,他们便就地取材——在黏土上书写,所以他们的文字才能很好地保存至今。虽然那个时候他们还没有马,但他们已经开始饲养牛、山羊、绵羊和驴了。战斗时,他们便手持长矛和皮制的盾牌,排成紧密的队形,徒步作战。他们身穿用羊毛制成的衣服,甚至学会了理发。
苏美尔人把文字写在黏土上,然后将黏土进行晒晾,使其变得相当坚硬,更适合长久保存。读者们想必知道,多少年以来,生活在美索不达米亚平原上的人,都将信件、账目记录写在不易毁坏的砖瓦上。正因为如此,我们现在才能知道许多过去的历史知识。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