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真正人类的产生
目录
第十一章 真正人类的产生
上一页下一页
由此可见,从人类历史一开始,人类就至少分成两个重要种群,这的确十分有趣。对此,人们还做了一些猜测,前者可能属于褐色人种而不是黑色人种,他们可能来自东方或是北方;后者的肤色是黑色的而不是棕褐色的,他们可能来自赤道附近。
直到今天,西欧国家,特别是西班牙和法国境内,是科学家发现最早人类遗迹的最多的地方。种种迹象表明,留下这些骸骨和石器的是与我们有亲缘关系的最早的人类。在法国和西班牙,都有骨骼、武器、有划痕的骨头和岩石、雕刻过的骨片、岩壁及洞穴壁画等发现。据推测,这些珍贵的遗迹大约形成于3万年前。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西班牙是拥有最早人类遗迹最丰富的国家。
与当今的人类相比,这些大约4万年前的原始人已经很相像了。他们懂得把颜料涂在自己的身上,知道把收集好的贝壳串成项链,还会在石头和骨头上雕刻图案,而且懂得把野兽简单却很生动的图案画在光滑的岩洞的四壁和岩壁醒目的位置上。他们制作的工具各式各样,尼安德特人制作的工具都比不上他们制作的精巧。现在,他们制作的大99lib.net量的工具和岩画以及小雕塑等物品,在我们的博物馆中都有保存。
据估计,他们可能懂得了用兽皮搭建帐篷,却还不会建造房屋。他们知道用黏土捏泥人,但是还不懂得制作陶器。因为缺少炊具,所以他们做饭的方法应该很原始,甚至根本不懂得做饭。除此以外,他们对农耕、编织和织布等仍没有概念。除了在身上披上兽皮,他们还在自己赤裸的身上涂满颜料。他们就是这样的一群原始人。
不过,人类对这些遗迹的收集只是刚刚开始。我们迫切希望,将来会有更多的研究者,去彻底探究每一个相关史料,到现在考古学家所不能涉及的国家去进行详尽的考察。直到今天,还没有一个训练有素的考古爱好者,到过亚洲及非洲的大部分地区探险,并且自由地对那些地方进行探索。所以,我们要谨慎对待我们的发现,不要妄下定论说:定居西欧的这些物种就是人类的祖先,这一地区就是他们最早的生活地。
大约在1.5万年或1.2万年前,一个全新的种族迁徙至西班牙南部地区,并在当地露天的岩壁上留下了大量的令人叹为观止的岩画。他们便是“阿济尔人”(根据其生活的洞穴马斯·阿济尔岩洞命名)。阿济尔人已经开始使用弓箭,喜欢在头上装饰羽毛。他们很擅长画画,他们的栩栩如生,他们甚至懂得用简约的符号来代表画中之物,比如用一条竖线和两三条横线来表示一个人,而这也预示着文字观念已经萌芽了。除了表现狩猎的速写外,他们还刻画一些符号似的线条,有一幅画就是画着两个人用火熏一个蜂巢。九_九_藏_书_网
令人惊讶的是,在不到100年的塔斯马尼亚岛,一个孤僻的小岛上,还有人类的一个种族存在,不论是在体质上还是智力上,他们都输给了那些曾在欧洲留下遗迹的早期人类。因为地理变迁的原因,该种群和其他种群被隔离开来,外界的影响与刺激无法传达给他们,所以他们不仅没有进化,反而在不断退化。他们的生活方式仍然极为原始,靠捕猎小野兽和捞取贝壳为生,只有容九九藏书网身之处而没有固定的住所。他们也是真正的人类,不过,这些人类不但没有初期人类的灵巧的双手,也不具备审美的能力。
或许,在亚洲、非洲及一些现今已沉入海底的某些地方,埋藏着比我们已发现的遗迹内容更丰富、历史更悠久的人类遗迹。在这里,我们之所以没有提到美洲,是因为至今为止人们尚未在美洲发现任何高等灵长类的遗迹——不要说是人类遗迹,就连类人猿、亚人类、尼安德特人的遗迹都未曾发现。如此看来,生命进化好似止步于旧大陆(译者注:哥伦布发现美洲前,欧洲认识的世界,包括欧洲、亚洲和非洲)。直到旧石器晚期,人类才跨越如今被白令海峡阻断的陆路,抵达美洲大陆。
这些人仅仅懂得削制工具,因此我们称他们为“旧石器时期”的最后一批人。一种新的人类在大约1万或1.2万年前出没在欧洲的大地上,他们既会削制工具,又知道磨制工具的方法,他们也懂得了农耕和劳作,“新石器时代”开始了。
在欧洲发现的最早的人类似乎至少分属于两个不同的种群。而且,其中一种有硕大的脑袋,高挑的身材,已经是很高级的99lib•net人种了。在已经被发现的一个女性的头盖骨中,我们可以看出其容积要大过现在男性的头盖骨;其中还有一具男性的骨架的身长竟然超过了6英尺。北美的印第安人的体型与他们非常相似。由于这些骨骸最早发现于克鲁马努洞穴中,所以他们被称为“克鲁马努人”。虽然人们认为他们只是原始人,但是他们已经是高级的原始人了。另外一个种族的遗迹,是在格里马迪的洞穴中找到的,并且有明显的黑色人种特征。现今,与他们最接近的种族,就是南非的霍屯督人和布什曼人。
这些原始人类主要靠捕猎一种长有胡须的小型野马为生,是狩猎者。这种小型野马是逐草而居的,原始人为了获得食物,不得不跟着马群迁徙。除了小型野马外,他们也捕食野牛。他们应该十分了解猛犸,这从他们留下的惟妙惟肖的猛犸图画中就可以看出。从保留至今的一个模糊不清的图画上,我们可以确定,曾经的他们一定设过陷阱捕捉过猛犸。
当时,他们大多用长矛和掷石捕杀猎物,弓箭这种武器似乎还没有出现。他们没有猎狗,无法判断他们是不是已经开始驯养动物了。在他们留下的画作中,九-九-藏-书-网有一幅刻有一个马头,还有一两幅展现的是套着辔头的马,辔头是用兽筋或兽皮制成的。但是,当时该地区的野马体型极小,根本无法用来当原始人的坐骑,所以它们即使是被驯化了,也不过是用来驮运东西。另外,他们是否学会喝动物的奶汁,这一点值得怀疑,但又似乎不太可能。
现在,我们知道的这些人类的祖先,在欧洲广阔的草原上以狩猎为生,已经持续了大约100个世纪了。气候在不断地变化,他们也踏上了漂泊迁徙的道路。时光匆匆而过,欧洲的气候开始变得温润起来。此时,驯鹿逐渐向北、向东迁徙,野马、野牛也朝着相同的方向撤退。与此同时,自然环境也发生了变化,草原被森林取代了,野马和野牛则被赤鹿代替了。在这样的大背景下,工具的用途和性质也有了很大的变化,当人类日益依赖河流湖泊中的鱼虾为生时,骨制工具的制作也就日益增多。关于这些骨针,德·莫蒂雷曾评价说:“这一时期的骨针比后来制作的——甚至包括文艺复兴前所有历史时期所制作的所有骨针,都要更加精巧。就以罗马为例,任何时期的罗马人都没打造出能与这一时期相媲美的骨针。”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