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辑 小杂感一束
一曲有保留的赞歌
目录
第一辑 生命的内在意义
第一辑 生命的内在意义
第二辑 爱智之旅
第二辑 爱智之旅
第二辑 爱智之旅
第三辑 为教育把脉
第三辑 为教育把脉
第三辑 为教育把脉
第四辑 幸福的醒客
第四辑 幸福的醒客
第四辑 幸福的醒客
第五辑 我们心灵中的“第一推动”
第五辑 我们心灵中的“第一推动”
第六辑 时代的反思
第六辑 时代的反思
第七辑 我们都是幸存者
第七辑 我们都是幸存者
第八辑 小杂感一束
一曲有保留的赞歌
第十辑 心灵的桥梁
第十辑 心灵的桥梁
第十辑 心灵的桥梁
第十一辑 宋人弦歌
第十一辑 宋人弦歌
上一页下一页
我这里说的是电脑给文字处理带来的变化,至于图像的处理,变化就更大了。对于老百姓来说,摄影曾经是一件比较奢侈的事情,从买胶卷到冲洗,成本颇高,也就节假日玩玩而已。随着数码相机的诞生和普及,摄影已经成为一种最大众化的业余爱好。既然可以随意选留所拍的影像,拍摄时心态就非常放松,而拍摄完了存入电脑,在屏幕上就可以欣赏。配一台打印机,还可以自己打印,彻底摆脱了对照相馆的依赖。数码技术发展之快,功能之先进,已大有淘汰光学相机的趋势,使得专业的摄影家也纷纷从暗室中解放出来,变身为电脑工作者了。
天哪,还有互联网!在互联网面前,上述种种都显得微不足道了。
2008.9
这种情况好不好呢?我想,至少对我来说是好的,我借此既让这些现代化信息设备为我所用,又避免了它们对我可能产生的害处。什么害处?比如说,我无法想象自己成为一个寄生在网络上的网虫,一个耽于电脑游戏的玩主,一个总在接听手机的忙人。尽管如此,我仍不能躲避掉所有的害处,其中之一是,我不再有手稿,和朋友之间也不再有本来意义上的书信往来。偶尔翻出所保藏书网存的从前的手稿和朋友来信,看着这些渐渐发黄的纸和渐渐变淡的字迹,心中不禁怅然。
我为信息化时代唱赞歌,但有所保留,唱的是一曲有保留的赞歌。
就说二十年前吧,我研究生已毕业,住在单位的宿舍里。那时候,普通家庭安座机电话的也不多,因为初装和月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与亲朋的联络,主要靠公用电话。小区里的公用电话,一般设在自行车的存车处,由看车人代管。若有电话打进来,看车人就到宿舍窗户外大声呼唤,这叫作传呼电话。一听到传呼,我必须立即放下手头的一切,向存车处狼狈冲刺。公用电话用的人多,去迟了,电话被挂断,往往要等很久才轮上打。
的确,信息技术发展之快,其产品普及之神速,令我们不能不为之惊叹。手机刚在市场上出现,形状如一块笨重的砖头,俗称大哥大。我猜测,如此命名的含义,一是因为体积大,二是因为大款才买得起。当时在街上常常可以看见这样的景象:一个生意人把脸贴在这么一个乌黑的重家伙上,扯着嗓子喊叫。为什么要扯着嗓子呢?大约因为那时无线传送的信号太弱吧。我相信,看见这个景象的人,不管心里是鄙夷还是羡慕,多半不会想到自己不久后也将拥有手机,而且藏书网其外观之美丽,体态之灵巧,性能之先进,都是大哥大望尘莫及的。如今,手机已经普及到了这个程度,即使是农民工、保姆、收废品的,基本上人手一部。不分阶层、地位、职业,大家似乎一致感到,倘若没有手机,这日子简直没法过。
如果从蔡伦造纸算起,纸笔的使用将近两千年了。两千年里,人类一直是用笔把文字写在纸上,这样来传递和保存信息、思想、作品的。倘若塞万提斯、歌德、托尔斯泰复活,来到今天的书房,看见作家们一个个都眼睛盯着屏幕在敲键盘,一定会惊诧不已。不用说过去世纪的作家了,即使活在当代的我,与纸笔为伴几十年,何尝想到有一天书桌上放的不再是纸笔,而是一台电脑。
当然,用电脑写作也有烦恼,比如说,因为病毒或故障,保存的文档打不开了,甚至不翼而飞了。在用电脑的十几年里,我丢失过一些文稿,很是心疼。当年刚用电脑,中文软件好像叫WPS,后来屡屡换代,这种软件早已绝迹,而我又没有及时转换文档格式,使得若干早期文稿永远成了乱码。不过,算起总账来,得还是远大于失,而技术产生的问题也总可以通过技术的进步得到解决。
其实,我和我的同龄人,一生中多半岁月都是这么过来的九_九_藏_书_网,说不方便仅是现在回头去看的感想,当时大家都觉得很正常。曾几何时,传呼电话已是遥远的记忆,电报也差不多成为古董了。今天的年轻人在手机普及的环境里生长,他们一定会觉得用手机联络是天经地义之事,难以想象曾经有过那么原始的通信时代。那么原始!可那不过是一二十年前啊!

最显著的例子是手机。
我从1994年开始用电脑写作,算比较早的。不好意思的是,我这个一向自称对现代文明怀有警惕的人,用上以后竟再放不下了,离开了电脑简直不愿写也不会写任何东西。和纸笔相比,电脑真是既快捷又方便。以前用笔在稿纸上一格一字地写,自嘲为爬格子,着实辛苦。当时最头疼的有两个问题。一是修改,在稿纸上涂涂改改,经常涂改得面目全非,只好换一张稿纸从头再来。二是留底,稿子邮寄出去,寄丢了就白写了,即使没有寄丢,编辑给你乱改,你的原版从此在世界上消失,所以底稿是一定要留的,但无论誊抄、复写还是去单位复印,都十分麻烦。有了电脑,这两个问题不复存在,在电脑九_九_藏_书_网上增删挪移,页面始终整洁美观,完稿后保存和备份也不费吹灰之力。有一段时间,还必须打印出来再邮寄给编辑,“伊妹儿”诞生之后,这也不需要了,鼠标一点,稿子立即进了编辑的邮箱,何等便捷。
然而,仔细一想,我对手机和电脑又知道些什么?我是很晚才有一部手机的,而且平时不开机,基本上只用来收发短信,因为我怕有太多的打扰。我用电脑虽然比较早,但也基本上只用来写作,因为我没有工夫用它干别的。我对手机和电脑的诸多功能是陌生的,这些功能对于我等于不存在。
什么是全球化?互联网就是全球化。打开网页,全世界今天发生的事立刻呈现在眼前。有一台安装宽带的电脑,或者一部可以上网的手机,无论身在何处,世界各地的新闻全在你的囊中了。互联网真正使天涯变成了咫尺。
互联网带来的变化是说不尽的,它不但使你可以不出门而知天下事,而且使你可以坐在家里办公、购物、炒股、交友。通过互联网,政府向老百姓发告示,老百姓向政府发牢骚。也通过互联网,无数潜在的作家有了发表自己的小情调或大手笔的场所。
可是,对于互联网,我到底知道些什么?我必须承认我的无知,因为我上网太少,连自称网民的资格也没有。我上99lib•net网仅限于做两件事。一是有目的地搜索资料,为此我感谢搜索引擎的发明,它的确提供了极大的方便。二是写博客和看留言。我同样感谢博客,历史上从来不曾有过这样的情形,一个写作者能够如此迅速地听到众多读者的评论和心声。
在手机之后,应该说一说电脑。

人们已经习惯于使用手机,而习惯成自然,手机已经成为名副其实的生活必需品。随身携带手机,随时随地可以找到自己要找的人,随时随地可以和亲朋通话,随时随地可以谈生意、诉衷情、拉家常,我们从前没有这样的需要,这些需要是手机制造出来的。手机雄辩地证明了技术的威力,它不但满足人的需要,而且创造人的需要。
必需品与奢侈品的界限真是非常相对的。有一些东西,今天已经成为普通人的生活必需品了,退回到二十年前,即使上流人士也是做梦想不到要拥有的。
居住在同一个城市里,联络已如此不方便,异地就更甚了。打长话是一件很奢侈的事,轻易不敢问津。有紧急的事情,就发一封电报,为了节省费用,挖空心思把字数减到最低限度,被称作电报文体。出差在外,人分两地,多么想念也只好忍着,分离得长久就写信倾诉,雁书往返。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