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目录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章
第十章
上一页下一页
“听钱的话。”
老爷极慢地从口袋里摸出一块手表,对我说:“臭蛋,这个给你。”
小金宝突然推开我,把床框上的洋钱猛地撸进蛇缸里去。花蛇受了惊吓,沿了玻璃壁不停地翻腾。小金宝撸完钱揪住我的耳朵,把我拉到蛇边:“你拿,你再拿!你姓唐,钱也姓唐,你捞上来一块我再赏你一块,——哪里来的,你给我说!”
我用心看了看这张椅子。我看不出钱为什么要听它的话。
我感觉到听盒的一阵阴凉,傻站了一会,把花生米放回桌面。我猜得出老爷不会把我叫来吃花生米的。我退回原处,两只手垂得工工整整。
我偷看老爷一眼,点了点头。
我把手表塞到席子下面,拿起洋钱一块一块码在床框上。我尽量像老爷那样,把动作放慢了。十块洋钱摞在了我的面前,像一只烟囱,洋溢出大上海的派头。我蹲下身子,目光与床框平齐,而后把目光一点一点往高处抬。这只烟囱在我的鼻尖前头高耸万丈了。我的心头禁不住一阵狂喜。我想起了我的豆腐店,想起了每天中饭绿油油的菠菜与白花花的豆腐做成的神仙汤。
“我偷的。”九九藏书网
我不吭声,只是望着她的脚尖。
“你知不知道你跟谁姓?”
“你怎么才能挣到钱?”
我不说话。
我小心点了点头。
“我懂。”我说话时听见了牙齿的碰撞声。
我被带进地下秘室时是午后,铜算盘在我的身前为我引路。我听着他的脚步,眼前一片黑。我就记得他的尖瘦肩部撑着他的上衣,使人想起“皮包骨头”不足以说明他的瘦,实在就是“布包骨头”。我的脚下踩着许多鹅卵石,脚边散了许多叶片。我闻得见四周有很复杂的植物腐朽气息。后来我听见了一阵开门声,是石门,我听得见石头与石头之间粗重的磨擦。后来我站在了地下室的门口,我感觉得到。四周一片阴凉,人像是在井底。铜算盘为我解开了黑布。我睁开眼,漆黑。眨了两下,还是漆黑。过了好半天我才还过神来。不远处的深处有一只拐角,拐角里射过来一束雾濛濛的光。那束光芒照在我脚下的石阶上,石阶很潮,能看得见湿漉漉的反光。
“从今天晚上起,小姐几点钟上街,几点钟见了什么人,你都要记下来,记在脑子九*九*藏*书*网里,七天向我报告一次。——手表你认不认得?我会派人教你。”
我还是不说话。
老爷摇摇头。微笑着捻起我的耳垂。“要想有钱,就不能听钱的话;听钱话的人都发不了财。——要想有钱,就要让钱听你的话。”
我接过表,我弄不明白老爷为什么给我这么贵重的东西。“你要让我高兴。”老爷关照说。
我呆在一边。我听不懂老爷的话,可又不敢问。
当天晚上我就遇上麻烦了。
“是偷的?”
老爷从什么时候疑心小金宝的,我不清楚。老爷到底疑心小金宝什么,我也不清楚。我能吃得准的就一点,老爷对她不放心了。老爷对小金宝的疑心立即改变了我与小金宝的关系。我终于卷进去了。长大之后我听到了一句话,说的就是我: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卷进去,你就出不来了。我就这样。你好好听听这句话: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你别拿自己太当回事。你想了法子做人,盼望着别人给你好脸,别人一给你好脸,你就他妈的不是你了。——你是谁?说不好。这要靠运气。靠碰。
老爷并没有再说下去,他就那样用手99lib•net拍打椅背,沉默了。他的沉默在地下室如一只活尸,使死亡栩栩如生,充满了动感与威胁性。好半天之后老爷才叹了一口气。老爷说:“可是有人想抢我的椅子,”老爷说完这话又静了好大一会儿,轻轻补了一句:“他还想抢我的床。”我又看了一眼老爷的椅子,掉过头看了看四周,地下室里没有床。
小金宝不问了,小金宝坐在了我的床边,却慢慢摸起了我的耳垂。这是老爷摸我的地方。我感到他们两个人都是喜爱摸人耳垂的。小金宝大声说:“柳妈!”
“发财了?”我身后突然有人说。
马脸女佣端进来的又是一条蛇,是一条通身布满白色花纹的古怪东西。那条粗长的花蛇蠕动得极慢,通身上下有一股警告性。
马脸女佣又慌张又笨拙地走了进来。马脸女佣垂手躬腰站在了小金宝面前。“让我看看小乖乖,——今天看老六,”马脸女佣点了头出去了。我紧张起来,我紧盯着小金宝,知道要发生什么。
“你姓唐,对不对?”
我顺了石阶往下走。太阳已经被地面挡在外头了。这是一个怕人的念头。地下袭来了一阵凉气,这阵阴凉加99lib•net重了我内心恍如隔世的孤寂感。我想我的脸上这刻儿早就脱色了。我唯一感受到的只是脚下石阶的坚实。但这种坚实使我双脚反而没把握了,我踏一步稳一步,稳一步再降一步。我从我自己的脚尖都能看出自己如履薄冰的复杂心态。我拐过弯,看见了一张大椅子。椅子的靠背又高又大,即使老爷不在椅子上,我也能猜得出这是老爷的坐椅。老爷的瘦小身躯陷在椅子里头,两只手有力地握住了木质把手。我走到老爷面前,在离他还有一扁担远的地方立住。我不敢靠近他。我小声喊过“老爷”,老爷说:“过来。”我又走上去两步。老爷问:
老爷笑了笑,说:“你不是跟你阿爸姓,是跟我姓。”
铜算盘没有拿水烟。他空了两只手,把我引向了老爷的秘室。他没有和我说一句话,只是盯了我看。他的样子怕人,眼睛像两只洞,他用一块黑布蒙上我的双眼。老爷的秘室在地下。我做梦也没有想到,唐府的地下还有一个唐府。大上海就这样,天上地下九重天。
“哪来的?”小金宝的声音和钱一样硬了。
老爷拍了拍椅子的巨大靠背,说:“只要你有一张好椅子www.99lib.net。”
“挣钱。”
“你到上海做什么来了?”
老爷说:“从现在起,你为我做事。为我做事要有规矩,我的话,让你做什么,你谁都不能说。你在哪里说出去,就在哪里倒下去,你懂不懂?”
“偷哪儿的?”
我吓了一跳,猛地回过头,小金宝正立在我的身后,我弄不懂她是怎么进门来的。我明明闩好了的。小金宝抱了两只胳膊,挑一挑眉尖,问:“哪来的?”我反身扑在洋钱上,我的身子下面响起了洋钱一连串的响声。
“跟我阿爸。”
我一个人把自己关在屋子里,悄悄上了闩子。我想数钱。我知道我有十块大洋,老爷刚给的,可是我要数。数钱的滋味真的太好了。每数一块都一阵欣喜。第一块是第一块的感觉,喜从头上起。第五块又比第六块高兴,前面有村,后头有店,真是上下通达两头有气。第七块的时候心里又不一样了,满足,富裕,要什么有什么的样子。还有那块表,那也是我的。大上海真好,姓唐真好。
老爷从坐椅上走下来,顺手拿起一只金属听盒,扒开铁盖,摸了摸我的头,顺手把听盒递到我手上,说:“吃吧,美国花生米,又大又香。”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