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辑 一切都会好的,只要时间过去
目录
第一辑 一切都会好的,只要时间过去
第一辑 一切都会好的,只要时间过去
第二辑 世上万事,不过是一懒二拖三不读书
第二辑 世上万事,不过是一懒二拖三不读书
第三辑 迟来的安慰
第三辑 迟来的安慰
第四辑 如果有人想自杀,就放他去菜市场
第四辑 如果有人想自杀,就放他去菜市场
第四辑 如果有人想自杀,就放他去菜市场
上一页下一页
日本文艺里,都有这种架势,叫矫枉过正也罢,叫拧巴也好,就是爱这么杠着。反差鲜明而不留余地。斑斓华丽到庞杂臃肿,清净枯寂到纤毫不染,至野蛮与至文雅之间打转。樱花易凋人生无常,热爱年轻即逝如源义经和坂本龙马这样的悲剧英雄,都如是。
从遵守纪律中获得快感,从破坏纪律中获得快感,本身都是种符号化的拧巴。越是年轻人,越没法摆脱这种诱惑。所以,无论你是封闭的也好,是张扬的也好,极端一点无所谓,只要占据道德制高点,总能轻易煽起许多人的快感。
www•99lib.net小波有个杂文里写,西方人以物质需求得到满足而自喜,中国人则以人际关系得到满足而自喜。其实看《梦粱录》和李渔、袁枚那些写吃写玩的东西,中国人也追求物质享受来着。只是,如鲁迅所说,有些中国人(通常物质生活丰裕)就追求“披衣吐血看雪中梅花”的感觉,说穿了跟贾宝玉他爹一样,“不由兴归农之思”。他老人家爱归农吗?未必,但是在我们这里,归农啦、自然啦、淡泊啦,都被符号化了。其实也是一种拧。明清之际,每个儒家知识www.99lib•net分子心里,都有个披发入山归隐田园的梦想作为支撑,也是一种拧。
从个人行为上来说,强迫症和拖延症其实是一个硬币的两面。强迫症者多半曾经是拖延症者,走到一个极端后,觉今是而昨非,于是拧过来了。这事推而广之,其实可以远远说开来。人都说魏晋风度,嗑药喝酒裸奔哭笑无忌破衣服捉虱子,张扬至于狷介,《世说新语》这本八卦书,记的好些事都能直接当行为艺术看待了。而http://www•99lib•net历朝最后归结,总要说到彼时政治斗争之恐怖、社会氛围之压抑等等。还都是拧出来的。环境压抑,于是需借药酒以自娱,再加上放歌纵笑来纾解,所以最荒诞的故事,都出于压抑的时代。都是拧出来的。
话说,历史本身是种螺旋式发展的过程。每一朝都有封闭严谨和放浪形骸的两面。互掐之下,每一次封闭,都会比之前一次更保守,而每一次开放又总会比之前一次更大胆。如此者层层叠叠,规矩愈多,附加的东西也就越多。西方历史学家常会说,东亚的等级制度太森严了历史太http://www•99lib•net悠久了,于是在各种禁忌和反禁忌的斗争间,酝酿了无数对立矛盾。最后,各类符号化的东西,不可胜数矣。
蔡澜说,黑泽明一辈子爱吃消夜,理由:“白天饮食补益身体,夜晚饮食补益灵魂。”晚年身体偶有小恙,医生劝他戒吃鸡蛋。他老人家本来不爱吃鸡蛋,一听此话,开始狂吃鸡蛋。“心有挂碍就是不好!”这调调,用《大宅门第一部》最后一集里陈宝国那句话说:“不是越不叫我干什么吗?我偏干什么!”
西门庆在《金瓶梅》里,每次寻欢作乐,都爱让他的几位太太叫他达达。这说法很多,有种考证说达达就是爸爸的意思。那么西门大官人大概能从中获取所谓forbidden love(禁断之恋)的快感,说到底还是一种拧。大概,历史越长,禁忌和反禁忌越多,大家就越能从拧巴中找到快感了。而我们也没办法,在我们动念头“不行,这回绝不拧巴”的瞬间,我们已经拧巴了。九九藏书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