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曙光来临的前夜
归途慢叙
目录
第一章 监狱纪事
第一章 监狱纪事
第二章 被警方盯上的“那个人”
第二章 被警方盯上的“那个人”
第三章 潜行毒窝
第三章 潜行毒窝
第四章 从跑腿的成为大佬
第四章 从跑腿的成为大佬
第五章 正邪博弈
第六章 曙光来临的前夜
归途慢叙
第六章 曙光来临的前夜
归途慢叙
上一页下一页
“为什么?”余罪问。
“别对杜组有成见,他是面冷心热。”林宇婧解释道。
“哎哟我说大姐,我们这儿当然比外面地摊上贵了,咱这东西绿色环保,纯天然的,绝对没打任何激素……真的,不骗你,草莓个小才好吃,那外面一个一个长得跟西红柿一样,全是转基因的玩意儿……好咧,您挑,放心任挑任拣……”
“你是跟我说公事,还是说私事?”余罪问,表情很平静。从见傅国生回来,余罪若干天都提不起精神来,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
“教教我怎么玩,反正你也闲着。”林宇婧像是找话题。余罪捻起了过滤嘴,笑道:“把戏拆穿不值钱了,就像犯罪团伙一样,你侦破了案子才发现,就那么回事……我教你,我拍手的时候,其实过滤嘴并没有消失,而是夹在我的指缝中,但我向你亮的是手心,看!”
“我要眼睛能透视,绝对不看你这里。”余罪笑着一指她的拳头,但眼光却贼贼地看向林宇婧的脸,然后视线下移。这飞机上肯定没有林宇婧发飙的地方,余罪做个夸张动作,像故意刺激林宇婧一般。
“老杜?招我?”余罪笑了。
“你选择方向除了禁毒局、省厅直属的特勤中队以及继续深造,可能没有其他选择,刑警队都供不起你这尊大神了。”
“保密条例,不该听的不听,不该问的不问,你真想听,听完下飞机还得集中学习一周啊。”林宇婧道。一听这个,鼠标赶紧起身走了,生怕又像在滨海那样,被关在房间里来回背条例。
“我没摸着。”余罪很严肃而诚实地说道。
“起来,坐我那儿。”
这份热情让余罪幸福得醉了,老爸也高兴坏了,叫帮工去买了几件啤酒,几道小菜,没打烊就叫着左邻右室的商贩们在街边支开桌,吆五喝六地给儿子接风洗尘。酒量不大的爷俩一个德性,喝到半截就都钻桌底了。第二天爷俩醒来时,你问我,我问你,都不知道咋回家的……
“哦,那你说,我不是一般人了啊。那这深造是干什么?”
“……那是我的第一次,也是她的第一次,能不珍惜吗?”鼠标郑重道。
余罪一捋袖子,按住鼠标,直接用拳头回答了。
林宇婧嫣然一笑,一抿嘴时,腮九_九_藏_书_网上飞红,露出两个好看的小酒窝,看得余罪愣了下,其实他很不愿意两清,实在是怕这妞不谈风月论拳脚,那他的赢面太小。他像被林宇婧的眼光电了一下子,赶紧侧头,这样子让林宇婧觉得好笑了,笑道:“那天骗你走……我知道你不太愿意去见傅国生。”
搞定鼠标,林宇婧看了异样的余罪一眼,故意说道:“看什么看?长脾气了啊。”
余罪笑了,这一趟滨海之行,让自己变得洒脱了点,最起码不为就业什么的发愁了。林宇婧却是有点可惜,她本以为,余罪会欣然而往的,毕竟禁毒局也是省城数得着的好单位,看余罪心思根本不在这个上面,她胳膊动了动余罪,换着话题道:“公事完了,该私事了,有点私事得和你说清楚。”
“不去。”余罪直接回绝了,不是一般的坚决。林宇婧用异样的眼光看着他,问道:“你可想好了,禁毒局的待遇可比普通警员高很多,每年挤破脑袋的大专院校毕业生多了去了,就那我们都不一定要。”
“那算什么,你就不说话,人家下命令,我不照样得去?哎,都说天网恢恢,其实咱们身上也有一张网,你脱不出去。”余罪感慨道。不过听出来了,对林宇婧并没有什么意见。林宇婧掏着上衣口袋,握着拳头伸到余罪面前,眉色一挑,笑着问:“猜,这是什么?”
“那你……好像没地方去了。”
“找什么呀,忙着走,你光把我的地址留给她了,我没留她的地址,只知道是韶关那边人,韶关多大你知道吗?比咱们省城还大。”鼠标恨恨道。
“呵呵,你记性倒好……这也想学?”余罪哑然失笑了。再一示范时,那手指简直夺光掠影,不管林宇婧怎么防备,第一个扣子总被解开。余罪笑着道:“告诉你啊,这是在看守所一老贼教我的,那可是行窃十几年的老手,他只要挨着你,你身上就得丢东西……”
回头时,鼠标回来了,刚一坐下就直骂余罪道:“他妈的这叫什么事,你们坐这儿互摸,我站那儿腿直哆嗦……太不把我当兄弟了,说,你摸人家哪儿了?大红个脸就回去了。”
“我不向组织伸手,不提要求,自降身份都不许?”余罪道。
www•99lib.net这个……这个很难解释的。”余罪为难道,说着却是眼前一亮,如逢大赦地喊道,“来了,来了。”
“就是学会了当一个不被尿憋死的活人,我琢磨着就我这水平,还真不应该去挣警察那点工资,简单地讲,你看海边那些走私户,一个小舢板就养家糊口,一辆小货厢就发家致富,其实机会多得很啊。咱以前什么都不缺,就是缺乏发现这些机会的眼光……”
“活人能让尿憋死,此行你知道我最大的收获是什么?”
“那你应该练习好透视功能,然后再看这里。”林宇婧笑着,把余罪的脑袋推到一边,然后手移了移,“唰”地一下亮了出来。余罪这回是真的愕然一惊,不解地看着林宇婧。
杜立才看到余罪站起身来,还以为他有什么事,却不料是按着严德标在打,旁边不少旅客都在笑。这个学员,真让他大失所望,即便是办了件案子,仍然让他很失望。他更没有注意到,身旁的林宇婧脸红了一片,像藏着秘密怕被组长发觉一般,一路直到降落都一言未发。
林宇婧哭笑不得了,半天才反应过来,这家伙还没脱出警校生的胚子,是真不懂,就从简单的开始问了:“许处没和你交流过?”
“嗨,别生气啊……你这个理想恐怕实现不了了。”林宇婧道。
“交流什么?”
林宇婧愣了,她不知道这家伙是吐露心声,还是故意说怪话,当余罪贼贼的眼光看向她,她明白这家伙纯属故意,于是她也故意说道:“好,那恭喜未来的余富翁找到发财门路啊,不过你要作奸犯科,将来被鼠标或者孙羿抓住,哎哟,那得多丢人啊。”
“真不要脸……给你,喜欢就拿上玩吧。”林宇婧倒大方了,把那玩意儿往余罪口袋一塞,红着脸跑了。余罪赶紧塞进口袋深处,生怕被同学发现。
“回泰阳,当个派出所所长啥的,不挺好?”余罪突然道。林宇婧一愣,余罪自降身份又补充道,“副所长也行,指导员也罢,这个要求不高吧。”
余罪不屑了,重重强调道:“那我当个片警,总行吧?穿上三级警司服,吓唬吓唬我们家门口那些土鳖。”
“没发现啊,鼠标,你还是情种?”余罪取笑道。
林宇99lib•net婧愣了,然后笑得浑身直颤。笑了半天,睁开眼时,余罪眼巴巴瞧着她,于是她明白了,这不是开玩笑,这就是余英雄的理想。余罪哼了哼,侧过脸不理她了。
“是什么?”
“随后再说吧,去老家找她。”余罪小声道。
“就是到特警队进行体能、技能训练,或者到高等警官类大学学习。”
“啊?不能这样吧?当我不存在不就行了。”鼠标不悦了。
起飞了,这个话题断了,直冲云霄的航班载着离家半年的余罪,他现在感到了一丝留恋,似乎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如今在这种感觉里又有些归心似箭。他现在很想家,很想学校,想回家像以前一样睡上几天懒觉,还想再和以前那样回学校和宿舍的那帮狐朋狗友踢踢球、喝喝酒,瞅哪个学校的学生不顺眼,结伙揍他们一顿去。那颓废的生活此时想起来,真是如同天堂啊。
“你是指什么私事,咱们两清了啊。”余罪赶紧说道。
“你是荣立一等功集体出去的人物,你觉得能让你当片警去?”林宇婧反问道。
不用怀疑,这是卖剩下的水果,又被老爸忽悠出去了。余罪笑吟吟地站在门口,等着余满塘不经意看到时,欢喜得一个趔趄奔上来,却被儿子抱了起来。他欣喜若狂地拽着儿子的腮帮子,哈哈大笑着,跟不相识的顾客得意道:“瞧,我儿子,警察!我儿子是警察,怎么能骗你?不说了,买一斤送半斤,今儿我高兴,哈哈!儿子,怎么回来也不给爸打个电话?嗨,臭小子怎么黑成这样了,洗煤了还是捡炭了,哈哈……”
飞机刚飞平稳,有人说话了,是林宇婧。她拉起孙羿让他去坐自己的位置,孙羿不愿意和后面的杜立才坐一块,却哪知禁毒局这位警姐的臂力不是盖的,自己强行被赶到后两排。林宇婧一屁股坐到孙羿的位置,又拽着舷窗边的鼠标,命令道:“去后边自己找个座位。”
“请乘坐CZ2356次航班飞往五原的严德标旅客,迅速到A10号登机口登机,您乘坐的航班马上就
九*九*藏*书*网
要起飞了……”
来了,果真来了,只见鼠标飞奔着,终于在最后一遍广播开始的时候踏上了机舱。林宇婧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反倒是余罪拉着气喘吁吁的鼠标坐到了舷窗边上,替标哥抚抚前胸,看看同来的人都已经落座,关切地问着:“找到了吗?”
“那你准备干什么?”林宇婧问。看余罪的表情,不像破大案的,倒像犯了案的,好不懊丧。
林宇婧纳闷,一般在大案告破的时候,每个人的心情都会很好,这个论功行赏的时候,很多人都会升职。然而余罪这位同志连警籍都是火线加入的,本来她以为要入特勤籍,可没想到许处长居然舍得放人,给杜立才提了这么个建议。别说余罪不乐意,杜组长还不乐意呢。
“不相信。”林宇婧觉得余罪有点吹牛了。
“没有,房东也不知道,再没回来过。”严德标懊丧道。
“不去就不去,废什么话?每天看老杜那脸,我都得少活好几年。”余罪道,仍然是坚决回绝。
许平秋因为本省省厅观摩会滞留在滨海市,归程只有这一拨参案人员。出了机场各人上了来接的警车,林宇婧有点留恋地看了上专车的余罪和严德标一眼,却不料正和余罪的眼光碰触到一起,她慌乱地躲开了,余罪有点失望地移开了,所有的一切,在今天以后,怕是都会放在记忆中。
“那你这么紧张,她摸你哪儿了?”
一拍一亮,反手时,过滤嘴夹在指缝下面,技法果真很不值钱,手熟而已。林宇婧饶有兴致地学了几下,不过手不够快,余罪明显发现林宇婧的手被长年训练摧残了,拳面是平的,骨节畸形了,估计是打沙包打的。他看着那手,心疼了片刻,教着要领,不一会儿林宇婧居然学得像模像样了。这招学完,林宇婧又想起来了什么似的,指着自己的胸前扣子道:“那天你是不是解了我一个扣子?”
是个香烟的过滤嘴,他严重怀疑是那天塞到林宇婧胸前的那个。
“什么第一次?”孙羿凑上来了,好奇地问。余罪附耳一句,孙羿哈哈大笑了,笑得鼠标浑身不自在,回手拽着孙羿训他笑什么。孙羿就说了:“你太落伍了……嗨……”
林宇婧一惊,赶紧摸口袋,然后脸“唰”地红了,瞪着余罪。余九*九*藏*书*网罪得意得把刚刚从林宇婧身上偷到的东西递给她,一亮出来他也脸红了,是一个叠得四四方方的卫生巾。他苦着脸给林宇婧塞进口袋,捂着前额,第一次老脸泛红道:“对不起啊,不知道你亲戚来了。”
机场的卫生间、吸烟室、购物区都响着空乘甜美的声音,不过站在机口的余罪却是焦虑地看着表,鼠标这死货,广播两遍了还没有回来。一旁等着的孙羿要问,被余罪挡回去了。林宇婧又从机舱里出来了,不悦地问道:“他到底去哪儿了?怎么一点纪律性都不讲,飞机都不晚点了,他倒晚点,不是一块来的么?”
“公事,杜组长让我问问你,有没有兴趣到禁毒局,有的话,可以破格录取。”林宇婧道。这个工作不是一般人想干就能干了的,一般的招聘除了对口的大专院校,就是武警、特警退役的人员,最起码很少直接招聘本省警校学员,这一次算是破天荒了。
世界,只需要两个小时就能改头换面。当看到起伏山峦如苍劲的水墨画线条绵延在机身下方,当看到熟悉的城市轮廓出现在视线之中,当北方的干燥代替了已经熟悉的潮热,那种熟悉而又陌生的感觉,就像近乡情怯一样,格外地清晰。
“不去,再念书都念傻了。”
“不高,不过地方和省城不是一个概念,有空降公安局长的,可没有空降派出所所长的,总不能省厅往泰阳派个派出所副所长吧?”林宇婧笑了。再怎么说余罪还是个警盲,不太懂警务,警衔和职位很多时候都是两张皮。
回家了,头回感觉到国家的人待遇就是不一样,省厅派出的警车直把余罪送到泰阳家门口,司机像接了一个重要任务一般,从头到尾一句话都没说,下车就走人,继续送严德标回家。走的时候是冰天雪地,回来的时候已经是绿色浓郁,开心果园的门口已经摆上了大西瓜。余罪刚到门口就听到了熟悉的声音,是老爸在和几个肥婆讨价还价。
“嘿嘿,我知道你不相信,所以你身上的东西已经丢了。”余罪得意道。
找谁呢?当然是细妹子了,那是鼠标在滨海留下的一段美丽恋情。因为队里的召唤抛下妹子,恐怕要成为标哥此生最大的遗憾了,已经找过几次,今天又趁候机去过一次,还是失望而归。
更多内容...
上一页